返回

靠近美女董事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靠近美女董事长 (第1/38页)
    
其他弟子,以先夭期高手居多,旋丹境界的次之,后夭期的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林哥,是你吗?”就在这时,林铭突然听到有入叫他,回头一看,竞是当初引他进入山门的神凰岛核心弟子张镇。当初,张镇带着林铭参加了夭光上入的宴会切磋,告诉了林铭不少神凰岛和五行域的事情,两入之间的关系一直很融洽。

从开战到扎纳死亡,只有四五息的时间,在场许多巨魔、妖jīng,刚才还在谈笑风生,如今却全部呆住了。扎纳死了!?入类与巨魔族同级武者的差距,在这些入心中已经是根深蒂固了,虽然他们不愿意,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瞪着眼看着扎纳的尸体依1rì挂在林铭的枪上,在扎纳的背后,鲜血汩汩的流出……“蓬!”

一团血雾从扎纳身上爆出,飞shè到林铭的手上,迅速的凝成了一个血饮之印,而后消失不见。而扎纳的尸体,迅速千瘪下去,而后如同一个破麻袋一般被甩飞。“这扎纳果然是巨魔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气血之力强大无比,用来凝聚血饮之印在合适不过。”

杀入吸血,林铭面不改sè,目光一扫台下,“还有上来的么?”“这小子!”在场巨魔武者再看林铭的脸sè已经变了,只用了四五息的时间便解决掉了扎纳,现在再也无入敢轻视林铭。之前挑逗林铭的妖jīng族女郎,也是收敛了她脸上花枝招展的笑容。“他修炼的竞然是吸血功法,可谓是魔道中的魔道,杀道中的杀道,这个小家伙看起来入畜无害,没想到修炼的是这等功法!差点被他的外表骗了。”

妖jīng女郎有些后怕,要是真的诱惑林铭,妄图采补对方的jīng元,恐怕要被反过来吃得骨头都不剩了。第五百三十一章再战林铭持枪站在擂台之上,枪点地面。“嗯……这是?”林铭突然发现,一股灼热的能量流从他脚下灌入,直冲夭灵。

这能量流入体之后,在他身体经脉中肆意奔行,横冲直闯,种种幻象缤纷呈现在林铭眼前,似乎有一种被压抑许久的狂躁之力,要从内心深处奔腾而出,让林铭热血沸腾……“这是煞气?”渴望鲜血,渴望杀戮,渴望肆意的放纵和美sè!

这一时间,林铭心中有种莫名的悸动和快感,想要将之发泄出来,如原始的野兽一般。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林铭心中一凛,他急忙沉寂心神,进入空灵武意,让自己的心境平和下来。林铭久练《太一灵魂诀》,再加上他jīng神之海的强大,这股煞气带来的躁动,只是爆发了瞬间就隐没了下去。

“这煞气果然能扰乱入的内心,这极星城的入会这么疯狂、变态,大概就是因为长期煞气入侵灵魂吧。”林铭想起之前扎纳吸收煞气之后的享受表情,以及幽绿的眼睛,不禁轻吐一口气,如果压制不下煞气,rì后甚至可能被煞气cāo纵,成为一具只知道杀戮的行尸走肉。

林铭默默的闭上眼睛,几息之后再度睁开,双目之中,已经一片清明。在他手臂之上,原本模糊的夭魔纹身,更加凝实了一些,那丑恶的恶魔脸孔也变得更加狰狞了。“这小子定力真强。”一个巨魔盯着林铭,面sè凝重,“他是第一次来杀戮场,一般入首次吸收煞气,很可能被煞气冲的短时间内失去理智,可是这家伙,只是微微闭眼就恢复过来了,不简单!”

“明佛大手印!”白眉方丈一掌推出,巨大的金sè手印铺天盖地的直劈下来。“混蛋!”炫无机心中也被打出了火气,他本来就被人算计,还没来得及的细想到底是谁算计了他,现在又被南允王和白眉方丈劈头盖脸的一顿狠打。心中暴怒。

“别以为我炫无机怕了你们……给我破!”炫无机目光中闪过一丝厉芒,一矛向金sè大手印刺来!轰!金sè的明佛大手印被炫无机一矛刺了个对穿,而他本人,也身体倒飞出去。这个时候,其他人,也跟南海魔域剩余的三个长老打斗起来。

看到来势汹汹的长老联军,南海魔域的三个长老。顿时心中发苦,腿肚子转筋,一向妖娆妩媚的炫雨妾脸sè苍白,而其他两个长老。老脸直接涨成了猪肝sè。……在长老们混战成一团的时候,在魔帝药园之中,却只剩下了林铭一个人。

以神凰岛为代表的小宗门与大禅寺早就有合作的约定,这次又重新许以重利,自然也要追上去了,他们奢望不了梵天龙根的主干,但是得到半条根须什么的,也非常知足了。毕竟几经磨难之后,还活着的长老们只剩下了二十个出头,再扣掉南海魔域的四人,总共十七八人,根须却有九条,如果能全歼南海魔域,并在战斗中起到一定作用,分到半条根须的话,还是大有希望的。

以至于转瞬之间,魔帝药园人去楼空。林铭当然就被留在了魔帝药园了,牧凤仙自然不可能带上林铭,且不说林铭速度极慢,关键是争斗起来战斗惨烈,林铭说不定就被卷进去身死了。林铭压抑住心中的激动,闭目冥神,同时心中默数着时间。

一息……两息……三息……传送阵距离魔帝药园有十里距离,而一般命陨大能的感知在这残破的世界中也就是几百丈,林铭有足够的时间开启药园的上古阵法。何况,他们正处于激烈追杀之中,不太可能注意到这里。十息之后,林铭估算,魔帝药园已经离开这些命陨老怪们的感知范围了,这时候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安全的!

林铭深吸一口气,猛然睁开双眼!魔帝药园的上古阵法有南北两重,梵天龙根也有两株,每一重阵法中,各自封住了一株梵天龙根!这两重阵法,相互支持,炫无机不了解阵理,只能两道阵一起破,而林铭却可以一重一重的开启。

之前林铭为了方便炫无机抢到梵天龙根,有意开启了距离炫无机较近的南边阵法,而留有北边的阵法未曾开启。于是,南边的这株梵天龙根被炫无机掠夺走了,而北边的,却纹丝未动。富贵险中求,此时无疑是最好的机会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林铭脚步一动,身体如一根高度压缩的弹簧一般猛地弹shè出去,飞shè到第一个阵符的跟前,手掌一拍,瞬间改变了阵符的结构,第一道阵符……能量贯通!这几个时辰一来,开阵的过程早已经在林铭脑海中推演了无数遍,为的就是节省时间。

对此时的林铭来说,时间就是生命!他不确定那些命陨老怪什么时候会回来。如果炫无机成功通过传送阵逃掉,那么那些老怪自然会很快返回,林铭就没多少时间了。然而……那传送阵早就被林铭做了手脚……林铭很期待那时候炫无机的表情,如果让他知道是自己动的手脚,恐怕生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跑不掉,他们势必会大战一场,这就给了林铭更多的时间。林铭自信自己这次坑人坑的十分隐蔽,就算大战之后,这些老怪们觉得不对劲,醒悟过来,再回来,也应该有半刻钟到一刻钟的时间,足够林铭做完一切了。开启这个药园古阵,原本就用不了多少时间,然而林铭更讲将这个过程压缩到极致,因为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去尝试另一件事!

药园上笼罩的上古阵法,就如同一套繁杂的密码锁一般,只有正确的改变每一个阵符的结构,才能将上古阵法开启。林铭出手如风,身体在三十六个上古阵符之间快速的奔跑。只是十几息的时间之后,所有的阵符都被林铭改变了能量结构,随之……整座阵法,发出了蒙蒙的白光。

林铭那一瞬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了!千万不要出问题!这十几息开启阵法的时间,林铭手心已经出了汗,他一双眼睛灼灼的盯着防护罩之中的梵天龙根,屏住了呼吸。“呼——”随着阵法的开启,苍莽、冰寒的气息扩散开来,林铭只觉得浑身上下彻骨的冰寒,他甚至不得不强行运转真元,才勉强抵抗住了这冰寒之气的侵袭。

“好厉害的寒气!”林铭全神贯注,待到阵法完全开启的那一瞬间,他一个箭步蹿出,来到梵天龙根的跟前,真元包裹双手,伸向了梵天龙根。那一刻,林铭的手在颤抖。得到了!这无数命陨大能梦寐以求的天材地宝——梵天龙根!

这一株梵天龙根,生长如此久的时间,完全是yīn差阳错。寻遍天衍大陆,能找到比它价值更大的天材地宝,也怕是没有多少了!接触到梵天龙根的那一刻,林铭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即便双手之上包裹了厚厚的真元,他还是感觉到了手心冰凉刺骨,似乎隐隐的有丝丝寒流,沿着周身经脉传递过来,甚至传入了骨髓之中,这种感觉十分的舒服。

“不可思议,只是拿着它,就能感到骨髓之中与梵天龙根的共鸣,仿佛它就是为《混沌罡斗经》而生的!”快速而小心的将梵天龙根附近的土拨开,一条条根须被林铭快速的清理出来,连细小的根毛他都不舍得碰断。就这样,十几息之后,一株完整的梵天龙根,被林铭取出,放入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玉盒之中,林铭又取了当地的土壤,塞满玉盒,将梵天龙根完全包裹了。

接着贴上封印,小心将玉盒收了起来。这种依然有生命的灵植,无法收入须弥戒中。第四百九十八章再入洞府(求月票)第四百九十八章再入洞府(求月票)“到手了!终于!”收起玉盒的那一刻,林铭有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要知道,在此之前,可是有三十位命陨老怪,为了得到梵天龙根而聚集在一起,冒险闯魔神帝宫,之后更是有近十位命陨大能,为它而陨落!

炫无机更是为它付出十年心血,甚至不惜发动南海战争!可是现在,这梵天龙根却好好的躺在了自己的玉盒之中,完完整整的,连根须都没有断一根。..得到的过程看似极为容易,连一场战斗都没打。然而事实上,林铭为了这一刻,却已经付出太多太多!

一路险象环生,林铭屡屡压榨自己的潜力,甚至不惜留下隐伤,赤血丹与遁符统统用掉,光是回阳丹就吃了三颗,终于在最后一刻布局成功,得到了梵天龙根,林铭只觉得一切都值了!感受着怀中玉盒的温润,林铭心中感慨万千。

这个世界天才无数,而最终站在武道巅峰的人却屈指可数,可以说,这些天才无一例外都遇到了天大的机缘。至于气运,其实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以林铭的理解,所谓的气运,其实就是武者争机缘,追求武道极致的决心,以及个人的实力、勇气和智慧。

在理智的情况下,去搏杀最大的利益,才是一个天才武者该做的事情。做完这一切,林铭抬头望了不远处乾坤熔rì炉所在的洞府。其实林铭也清楚,在这么多实力达到命陨二重、三重,光寿命就有近千年,不说算无遗策,也是城府极深的老妖怪之中,自己能做到这一步,得到一整株的梵天龙根,已经十分不易。

有了这株梵天龙根,他足可以完成淬髓,算是收获极大了。至于乾坤熔rì炉,虽然林铭有办法破解八龙瑶光阵,但是这乾坤熔rì炉显然被魔帝用某种秘法封了起来,想取走它却是不可能,甚至能不能打开炉盖都是个问题。如此一旦等那些命陨长老回来,林铭必死无疑,谁也保不住他!

但是如林铭之前所想,没有哪一份机缘不伴随着艰难和危险,掉到自己眼前的机缘都不去争取,只能平庸一辈子,更妄论追求武道极致。林铭咬了咬牙,无论如何他要试一下,如果开不了炉盖,那他也只能放弃了。身影几个闪烁,林铭便来到了洞府之前,在这里,依旧热浪滚滚,地面上,还有两摊被赤sè霞光烧毁的灰烬,这是之前惨死于此的长老留下的。

林铭想到这里唏嘘不已。时间紧迫,他也没空理会这两摊骨灰,脑海中回想着八龙瑶光阵的破解之法,林铭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火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感觉仿佛置身火山之中,口干舌燥,吸入肺中的空气都像是流火。一阵阵热浪袭来,林铭感觉脸上如针扎般的疼痛。

目光落在乾坤熔rì炉旁的八根盘龙柱上,林铭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八根盘龙柱上传来的神秘浩瀚的气息。要开炉,首先要开八龙瑶光阵。真元包裹手掌,林铭来到了第一根盘龙柱的跟前。合抱粗细的赤红sè盘龙柱,也不知道是何种金属打造,盘龙柱有十丈高,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虬龙,一双猩红发出炽目的光芒,仿佛活的一般,此时这条虬龙,正张着巨口,对乾坤熔rì炉,不断的喷出道道红霞。

林铭深吸一口气,默念法诀,伸手在盘龙柱的三处地方轻轻的抹过,只听咔的一声轻响,那根盘龙柱的光芒微微黯淡下来。林铭身影一闪,来到了另一根盘龙柱前,这一次,他换了一种方式,手指连点五次,结果,第二根盘龙柱的光芒同样黯淡下来。

一根又一根的盘龙柱,林铭如法炮制,十息之后,八根盘龙柱同时震颤,此起彼伏的龙吟声在阵台上响起。紧接着,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所有的红光同时消散,八条虬龙那猩红的眼睛全部黯淡下来。笼罩在乾坤熔rì炉上的红霞,顿时消匿得无影无踪,只剩下阵阵余热传来,似乎在提醒着人们,这八龙瑶光阵的强大。

成了!林铭轻舒一口气,有了魔帝的记忆,破解八龙瑶光阵对他来说并不难,然而难的是……如何开炉?林铭只是靠近这乾坤熔rì炉,就感觉一阵阵灼热扑面而来,看那通红如火的炉身,不知温度该有多高,如果直接用手接触,怕是就算有真元包裹,也会直接烫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之前白眉方丈用明佛大手印开启熔rì炉,浮现出两样宝物,一枚蓝sè丹药,一团红sè鲜血。那蓝sè丹药,如果没错的话,是以梵天龙根为材料炼制而成的,其价值可想而知。而红sè鲜血,林铭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能从那鲜血之上感受到一股古老强大的魔气,让人心神惊悸。

林铭隐隐的知道,在乾坤熔rì炉中,可不止这两样宝物,还有更多的宝物被镇压在炉子里的更底层。只是白眉方丈只开启了最浅层的乾坤熔rì炉,无法见到罢了。“也不知道最底层的那些宝物究竟是什么,魔帝灵魂碎片中关于这乾坤熔rì炉的记忆实在少得可怜。”

林铭要求不高,只要能勉强开启炉子的一个角,得到哪怕一点点宝物,他就知足了。然而,林铭可没有明佛大手印,也没有任何开炉的神通,他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他从须弥戒中抽出了紫铉枪,一枪戳入了炉盖和炉身的连接处,接着,林铭双脚一沉,向下一压枪杆!

然而现在,林铭轻松破开了八龙瑶光阵,而后竟用如此土气的办法开炉,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随着林铭的用力,紫铉枪弯了下去,可乾坤熔rì炉却纹丝不动。看到这幅情景,林铭哑然失笑,自己是糊涂了,紫铉枪虽然能存住力量,但毕竟是弹枪,拿来开炉自然吃力的很。

手一翻,紫铉枪换成了大荒血戟。戟和枪虽然形态相似,但却有一点不同,那就是……所有的戟都是硬杆兵器,比如这大荒血戟的戟杆,就完全用金属打造。戟刃插入到炉盖之下,林铭暴喝一声,用力一压!“咔咔咔!”戟刃和炉盖的交接处,发出金属挤压的声音,林铭一咬牙,毫不犹豫的开启了邪神之力!

淬髓力量爆发出来,林铭的力量瞬间攀升至十万斤!淬髓近七成之后,林铭战斗已经很少倚仗纯粹的力量了,然而即便如此,乾坤熔rì炉的炉盖还是没有开启的意思!林铭猛一咬牙,再燃古凤之血!“吱吱吱——”即便是大荒血戟,在这样恐怖的压力下,也发生了极其轻微的变形。

而乾坤熔rì炉的炉盖,似乎只是颤动了一下,距离开启,依然有一段距离。“这么紧!?”林铭脸sè一片cháo红。他心中不断估算着时间,现在距离那些命陨大能离开已经过了半柱香的功夫,假设他们要激战一刻钟,那也就是三炷香,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

然而林铭不敢如此笃定,他准备最多一炷香多一点的时间,就离开魔帝药园。而就在这时,一个突如其来的苍老声音,让林铭如冰窖!“嘿嘿,小娃子,乾坤熔rì炉不是你这么开的!”……第二章,继续求保底月票,若能破一百六十票,今rì必四更,双倍的一百六,其实就是八十票而已,求一点激情。

第四百九十九章老狗“谁!?”那一瞬间,林铭亡魂皆冒!他猛然一个箭步蹿出,转身横陈大荒血戟于胸前!这只是他的本能反应,他也清楚,随便一个老怪回来,都可以翻手间灭了他!然而在他背后,洞口空荡荡的,空无一人。

林铭冷汗都下来了,心中jǐng惕到了极点。感知全开,依然不见一人。隐藏了身形?以那些老怪的实力,根本就犯不着用这招,如果他这么做,只是抱了猫戏耗子的心理而已。“小子,不用看了,你找不到本圣的,不过话说回来,本圣还真是惊讶,你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把一群活了一千年的老头子坑得这么惨,还真是……正对本圣的胃口啊!”

“你……”林铭心念急转,本圣?那些命陨老怪中,没有一个自称本圣的,如此狂妄的称呼,怕是封皇强者才敢以此自居吧!这苍老的声音,就响起在自己的脑海中,这要么是真元传音,要么就是……声音本来就发自自己的jīng神之海!

想到这里,林铭心中猛然一惊,难道……“你是魔帝!!”“魔帝?嘿,本圣可不是他!”“不是?”林铭心中一怔,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苍老的声音,就是之前蕴含在魔帝灵魂碎片中的残余意识,怎么会不是魔帝?“你是藏在魔帝灵魂碎片中那条红sè的狗?”

“狗!?你竟然敢说本圣是狗!”那个苍老的声音似乎突然激动起来,被封印在林铭jīng神之海中的本体猛地一阵挣扎,搅得林铭脑袋轻轻的一疼,像是被蚂蚁咬了一口似的。毕竟他被吸入魔方的时候,就已经被灵魂漩涡绞碎了主体意识,又被魔方封存了太久的时间。

不过他嘴上却不肯服软,冷声道:“小子,若你再对本圣有所不敬,本圣必然震碎你的jīng神之海!”林铭直翻白眼,不过这个时候,他才没空跟这家伙闲扯,他眼睛一转,说道:“你这个时候你跳出来,应该不是跟我说这些废话吧!”

听到林铭如此一说,那声音流露出几分傲然的味道,“嘿嘿,小子,你倒是挺聪明,不错,本圣这次出来,是赐给你一番天大机缘!”林铭眉梢一挑,机缘?“你想得到乾坤熔rì炉中的宝贝吧,老夫却知道,这乾坤熔rì炉的cāo纵之法!”

“嗯?”林铭微微一沉吟,他相信这家伙确实可能有这番手段,可是他不信这家伙会好心帮助自己。“你想要我付出什么?”“跟你说话还真是省力,本圣可以告诉你开启乾坤熔rì炉的方法,条件是你将我被分段封印在你jīng神之海中的意识主体全部解封,并且还本圣zìyóu。”

“不可能!”林铭当即否决,现在的他可不是这条老狗的对手,好不容易在魔方的帮助想将其封印,放出来自己是找死了,说不定被它夺舍,与其冒这般风险,林铭宁愿不要乾坤熔rì炉。“小子,你想好了,这乾坤熔rì炉中的宝物,对你来说可是个天大的造化,而且,本圣也需要意识形态完整,才能cāo纵这乾坤熔rì炉,甚至,本圣可以让你把乾坤熔rì炉整个收了,成为你的法器!”

将乾坤熔rì炉整个收了?林铭陡然听到这条老狗这么说,他心中也是一阵悸动,然而最终还是收起了心中的贪念,冷声道:“你的条件在下不可能答应,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在下时间宝贵,也无意在此多呆了。”林铭说罢收起大荒血戟,起步便要离开,这时,那老狗似乎有点急了,说道:“等等,你看这样,你只要解封我的一段意识,其余的不必解封,本圣一样助你取得乾坤熔rì炉!”

“解封一段意识?”林铭心中一动,当初,这条老狗被魔方轰成了七八段,如果只是其中的一段,林铭完全有把握对付,毕竟当时面对这条老狗的时候,林铭在争斗中也重创了它。“你到底是谁?跟魔帝什么关系?怎么会在魔帝的灵魂碎片之中?”

“你问本圣是谁?嘿嘿,说出来你也没听过的。”老狗的声音,带着一丝傲然和不屑,确实,如果这老狗出身神域的话,林铭自然不太可能听说过。林铭没闲工夫跟他扯淡,现在被这老狗一耽误,又过去了二十息的时间,他最多再有半柱香,就必须离开,否则就有危险了。

可是这老狗的条件……谁知道它会有什么yīn谋?它难道是要乾坤熔rì炉中的宝物么?那些丹药什么的,它拿来也没用吧!丹药必须血肉之躯才能吞服,林铭可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灵魂体能够吃丹药。思前想后,似乎对自己都没有什么害处,毕竟只是一段意识的话,这老狗不是自己的对手。

就算它有yīn谋大不了自己得不到乾坤熔rì炉便是,反正本来林铭就打算放弃了,得到了算捡的,得不到,也不损失。时间紧迫,林铭也来不及细想,既然不会有危险,索xìng答应他的条件,因为一些顾虑就放弃机缘,这可不是林铭的行事风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