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公很难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相公很难缠 (第1/4页)
    
十里!五里!三里!已经到了可以出手的范围了。“林铭,你不要逼我!”炫无机发出一声怒吼,而就在这时,林铭出枪了!一枪刺出。空间扭曲,灼热的焚星之炎爆发出来,灌注战灵的一枪犹如青虹,横贯长天!葬天!“轰隆!”

轰隆!那一刹那,林铭饱胀的丹田终于彻底爆炸了!林铭猛然吐出一口鲜血,丹田附近,经脉寸寸爆裂,血雨挥洒,在精纯无比的天地元气中化成了迷蒙的血雾!林铭的肉体终于开始崩裂了,然而仅仅是丹田引爆的话,却不足以完全裂解林铭的坚韧的肉体,只是飞溅出大块大块的血肉,不能碎得彻彻底底。

林铭毅然引爆了邪神幼芽中高度压缩的赤金雷光!那一刹那,整个闭关之地如同升起了一轮金色的曜日。释白眼中精光一闪,之前林铭就已经跟他说过,他体内蕴含着足以击杀神海大能的雷霆,一旦引爆,大阵之内一切化成飞灰!

“我们退!”释白伸出双手,抓住神弃一族的两大长老,身法运转到极致,飞身暴退出去!“咔嚓!”金色的神雷冲破了长老宫的穹顶,直冲霄汉,整片夜空都被神雷照亮,人们直视这道雷光的时候,都被刺得双目刺痛,睁目如盲!

那是一幅震撼世界的情景,无数金色神雷在天空中闪耀,仿佛神灵掷出的绝世神兵,灿烂炽烈,留在眼睛的虹膜之中,化为永恒的光影,让人终生无法忘记!“这真的只是在破命陨吗?”“那恐怖的雷威,相距这么远也能让人心神颤抖!”

周围的武者呆呆的看着天空中闪耀的金色雷霆,如同梦中的场景,充满了虚幻和不可思议之力,这等天地异象,哪怕破神海都不会有!“咔咔咔咔!”不远处的一座宫殿被震裂了,而后轰隆隆的坍塌,掀起烟尘无数!神弃一族的宫殿,内部自然有阵法加持,然而饶是如此,还是被恐怖的能量震碎了!

阳云高高站在神辇之上,看着远处这等情景,脸上流露出一丝难以言明表情,他轻轻的摸了摸手中的戒指,自语道:“一个大时代即将来临……”林铭所在的闭关之地早已经化成一片金色的能量海洋,雷霆呼啸狂吼,林铭的肉体在这样的海洋之中,不断的爆碎,再爆碎!

从拳头大小的肉块,到鸡蛋大小,再到如同蚕豆……不断的裂解,最后小如尘埃!轰隆隆!雷霆丝毫没有停息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简直如奇迹之海的九天雷域,呈现到了神弃一族的中千世界。在修罗神国的悬空宝塔最高层,司徒妖月远远的注视着这一切,妖邪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如美玉一般的牙齿。

“想不到,林澜剑的体内竟然能存储如此恐怖的天地雷威……”司徒妖月自语着,清亮唯美的瞳仁之中闪过一丝战意,丝毫没有被天空中的异象乱了心神。她修炼一甲子,吃得苦中苦,经历无数险境,修为终于突破七重命陨,如今让她面对一重命陨的武者,说心中不带丝毫轻视那是不可能的,林澜剑是天才,她何尝不是天才?

一直接近五千里,飞过了整条陂陀山脉,林铭的速度丝毫不减。“该死,怎么搞的!”修罗神国第三魔使,天命榜排位九十三的中年人不得不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滴石乳精华,有些肉痛的吞服下去。“大概飞出去有五千里了,他还能坚持!?”第四魔使也坚持不住了,从须弥戒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雪白的丹丸,吞了下去。

“我们的真元消耗到快极限,他修为不如我们,不可能比我们坚持得更久,他飞不了多远了。”为首的是第二魔使,十分笃定的说道,他在天命榜排名八十三。然而接下来……六千里,七千里……林铭眼看要飞出一万里的距离,反而越飞越快,第四魔使额头青筋暴起,这不可能!

又飞出两千里了,这叫飞不了多远……第二魔使脸色极为难看,林澜剑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他的遁速这么快?又过了一千里。接近八千里的距离,林铭始终能保持一个相对轻松的状态。武者的飞行如同凡人的奔跑一样,如果以极限速度奔跑,可能跑出一百米、两百米就筋疲力尽。

可是如果保持以七八成的中上速度奔跑,往往可以保持这个速度跑出数千米。林铭现在就是如此,他一直保持以七八成的速度飞行,飞出八千里来消耗得也并不大,加上他开了休门,恢复力远超一般武者,所以丹田中的真元始终保持充沛状态。

可是后面紧跟着的三大魔使就惨了。他们时刻保持极限速度。却越落越远,第三魔使已经是第三次吞服石乳精华了。“别追了。”第二魔使陡然停了下来,从一开始他们距离林澜剑只有十几里远,到现在落出去一百多里!而且他们已经连续几次补充真元。补充真元的药物再好。持续吃下去也会导致真元内存有杂质。无法发挥出巅峰战力,在九鼎神国出现这种情况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这个林澜剑要么有顶级飞行辅助宝器,要么就是有一种特殊的飞行秘法。或者两样都有。”第二魔使沉声说道。旋丹后期在速度和持久力上超过六重命陨,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我定要活捉这小子,将他抽筋剥皮!”第三魔使愤怒的说道,想到那三十万元灵石,他肠子都要疼得绞在一起了。

那是三十万元灵石啊,而且都是难得的上等元灵石,连他平时修炼都不舍得多用,只有在突破瓶颈或者渡命陨的时候才会用个几十块。这次丢失三十万元灵石,他们三个难辞其咎!肯定会遭受神国的处罚。“打坐,回去,这次也不是全无收获,起码我记下了林澜剑的气息纹路,下次就算他带上木灵玉面具,我也能认出他来!”第二魔使脸上阴云密布,他首先落下来,找了一个僻静之地打坐调息。

他们远遁出八千里的距离,这里荒无人烟,附近没有什么传送阵,想要回去还要慢慢飞回去,想到这里三大魔使更为郁闷,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终于不追了么。”……陂陀山,修罗神国分部——“林澜剑太冲动了,不知道他现在情况如何,可惜这陂陀山全面封闭,我们根本没办法跟上去。”

“是啊,可惜了,错过了一场大战。”“嘿嘿,封山也是正常,林澜剑出现事关重大,他身上带着大量宝物,简直就是个移动宝库,在他被抓住之前,消息当然不能泄露,否则被人捷足先登的话,修罗神国就鸡飞蛋打了。”几大门派的名宿还在议论着今日是否会是林澜剑的穷途末路,而这时候,三个黑衣人大步走入广场,其中为首一名老者正是这修罗国陂陀山分部的负责人。

修罗神国在天衍大陆各处设立了几十个分部,分部负责人的称呼为堂主,因为堂主数目较多,所以地位并不算多高。不过陂陀山分部例外,陂陀山主管九鼎神国内部事宜,算是分部中最大几个之一,分部堂主也有勉强列入天命榜的实力,当然比起出自修罗国神宫的魔使地位差很多。

“司徒堂主!”几个老者抱拳说道,他们因为常常跟陂陀山接触,所以认得司徒堂主。司徒堂主抱拳回礼,“各位稍安勿躁,我神国魔使大人已经去追捕林澜剑,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他一边说着,一边庆幸陂陀山分部有三大魔使坐镇,否则他一个人绝对对付不了林澜剑,他那诡异的速度让他望尘莫及。

“只要能抓到林澜剑,那么三十万元灵石被当众抢走,修罗神国颜面受损的责任也会被免去,甚至可以给我记大功一件,毕竟这次群英会是我发起主持的。”想到这里,司徒心情不错。第七百九十九章回马枪“现在整个陂陀山已经开启封山大阵,全面封闭,所以还请各位能耐心等待一段时间,不要私自离开,待到三位魔使大人归来,自然会让大家离去。”

司徒堂主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解除了守护化神丹的阵法,将化神丹和放出来展览的天阶中品宝器收入须弥戒,目光在场中武者之间环视一圈,看到无人有异色,满意的点点头。发生紧急事件后封锁现场也是应该的,而且这也是对陂陀山分部的保护,加上修罗神国势大,所以没有人敢多说什么。

“哈哈,司徒堂主太客气了,那我们恭敬不如从命了,日后有吩咐得着我们的地方,神国尽管开口,我们在所不辞!”各大宗门名宿跟司徒堂主一番相互恭维,时间慢慢流逝,两个时辰悄然过去…………“快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回来?”司徒堂主眼皮微跳,心中有些发慌。

“司徒堂主,马上两个时辰了。林澜剑还没抓到么?封山大阵什么时候解除?”有宗门长老开口询问道。两个时辰,确实比较久了。司徒堂主心中虽然也犯嘀咕,但是脸上却露出信心十足的笑容,“哈哈。我修罗神国三大魔使都是天命榜前百的人物。三人一起出手。不会有问题!封山大阵应该很快解除的,各位还请耐心一些。”

一旦启动封山大阵,隔绝一些消息。包括修罗神国自己的,而且就算能通讯,司徒堂主也不会贸然给三大神使递送传音符,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处在战斗的关键时刻。“司徒堂主说的不错,孙老何必着急,来,我们坐下来喝一杯。”

这次群英会宴请各大宗门长老和年轻俊杰,自然备上美酒美食,就在广场上随意放置,只是之前没有人顾得享用罢了。“对,大家开怀畅饮!”司徒堂主笑着说道,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林澜剑偷我修罗神国圣物,窃我传承,今日若能令其伏诛,多亏各位长老鼎力相助,司徒在这里敬大家一杯!”

司徒堂主说着一举酒杯,正欲一口饮尽,就在这时候,封山大阵泛起了水波一般的涟漪。开阵了?司徒堂主心中大喜,这是有人在外面开阵的征兆,应该是三大魔使回来了。“哈哈,诸位,三位魔使大人已经凯旋,在下这就去迎接,去去就来。”

司徒堂主满脸笑容,台下一片恭贺之声,不过也有不少人心中略有失落,如果三大魔使没抓到林澜剑就好了,那时悬赏必然飙升,如果被他们配合抓到林澜剑的话,那就赚翻了。司徒堂主刚刚走出几步,突然整个封山大阵剧烈的摇晃起来,能量明显提升了一个档次,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了,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传来,他手中的酒杯差点掉到地上。

怎么回事?司徒堂主吓了一跳,全场武者也是愣了一下,三大魔使在对封山大阵发起攻击?所有武者都是心中疑惑,一起释放感知,绕过了一座遮挡视线的大殿,而后他们“看”到了封山大阵之外的情景。一个白衣青年,脸带木灵玉面具,手持一杆红色的长枪,正在对封山大阵发起攻击!

一枪又一枪,每一枪都惊天动地!每一枪都震动整座陂陀山!与这惊天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青年面具上那蜿蜒如黑蛇一般的黑纹,静谧、诡异而冷漠,蕴含了无尽杀机!“林……林澜剑!!”“这……怎么可能!?三大魔使呢?”

“他该不是把三大魔使杀……杀了吧!”“不可能!三大魔使何等实力,他们甚至都有希望冲击神海境界!林澜剑天才不假,但是三大魔使年少之时,也一样是皇级天才!他们都是六重命陨修为,而林澜剑区区旋丹后期,他就算再逆天,也绝对不是魔使的对手!”

在场武者脸色都变了,而这时候,林铭猛然一记贯虹打出,枪芒划破虚空,封山大阵如玻璃一般出现了一丝裂纹!看到林铭一次次攻击,阵法裂纹一次次扩大,在场武者都是脸色大变,这是什么样的攻击力啊,那可是封山大阵,虽然只是一个修罗国分部,但也该能承受数百武者同时攻击!

怎么会被林铭几次攻击就出现裂纹了!?“别慌!他是因为精通阵法结构,所以才能破坏大阵,他的攻击力绝没有那么强,否则就算是天命榜排名前十的高手亲至,也别想短时间内撕开大阵。”魔帝传下来的封阵自然强大,这是让修罗神国平时引以为傲的传承,可是现在只是起到了反作用,毫无疑问,林铭比他们更懂魔帝的阵法。

“这小子,肯定得到了魔始大帝大量的笔记手札!”司徒堂主心中刚刚划过这念头,只听咔嚓一声,在林铭面前的封山大战碎开了蛛网一般的裂纹,一个三尺宽的豁口出现在他的面前。“阵破了!”在场武者顿时紧张起来,一些人已经生出了退却之心,虽说林铭在天命榜只是排行三百多,但是他今天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却让他们感到畏惧了。

林铭缓缓的飞到广场之上,他杀个回马枪的目的,一是为了来大闹一场,给这些妄图活捉他用来换悬赏的武者一个深刻的教训,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想回来拿化神丹。这枚丹药对他突破命陨有极大的帮助。于是,事情就发展到如此诡异的一幕,有三大魔使镇守的陂陀山,竟要面临林铭的二次洗劫!

这就是惊门开启之后,速度带来的绝对优势,要比休门的恢复力,杜门的承受力和协调力更有价值,只要运用好了,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目光一扫化神丹原本放置的地方,那里的阵法已经被解除,化神丹被拿走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化神丹不可能一直放在众目睽睽之下。

不过林铭可以肯定,化神丹就在场内某个南海魔域武者的身上,当初他抢走三十万元灵石的时候,三大魔使暴怒追出,在那电光火石之间,三大魔使不可能有时间解开化神丹的阵法,取走化神丹。如此一来,化神丹被遗留在广场上,最大的可能是被陂陀山分部的负责人收了起来。

他目光在场中一扫,集中在了一个黑衣老者身上,除了林铭已经见过的三大位列天命榜的宗门名宿之外,只有眼前这个黑衣老者是生面孔,而且修为达到了五重命陨,他十有八九是陂陀山分部的负责人。黑衣老者正是司徒堂主,他抽出须弥戒中的短枪,面色无比凝重,他不知道林铭用什么办法骗过了三大魔使,毫无疑问,三大魔使都失败了!

这是他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考验,但同时也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如果他能活捉林铭,绝对是大功一件,他会因此而得到神国的重赏,想到这里,司徒图堂主紧张的同时,双目又流露出少许激动嗜血的光芒,“诸位豪杰,今日谁能助我擒下这个逆贼,除了可以得五十万元灵石,化神丹,还可以得到天赐延寿丹一枚!”

这个非常时刻,司徒堂主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为了抓住林铭,不惜一切代价,哪怕他根本没有权限许诺如此重的赏赐。天赐延寿丹!司徒堂主一句话说出来,在场各大宗门名宿先是一愣,旋即双目都绽放出兴奋炽热的光芒!第八百章血溅陂陀山

(感谢lingling2000盟主的两个星期累积六万打赏,相当于飘红了,非常感谢。)对在场的大多数名宿来说,生命之火已经没剩下太多,此生难进一步,在这种情况下,那能够提高实力,甚至可以增加一点冲击神海成功率的化神丹,对他们的诱惑力其实并不大。

很多宗门名宿会去夺化神丹主要为后辈考虑的,而他们就算吃下化神丹,也基本没可能从五重命陨到六重命陨。可是这天赐延寿丹却不同,那是能直接触动各大名宿神经,甚至让他们疯狂的神丹!而这天赐延寿丹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它不但能够延长寿命,而且能够让生命之火更加旺盛,让身体机能年轻五百岁!

这种逆天改命的神丹即便四大神国也存量不多,对这些名宿来说,年轻五百岁,就意味着他们有可能修为更进一步,再配合化神丹的话,突破六重命陨也是有可能的!六重命陨之后,如果再有天大的机缘。他们甚至有那么一丝极为渺茫的可能晋级神海!虽然是最弱的神海,但那毕竟是神海啊,脱胎换骨,丹田巨变,至少有五千年寿命可以挥霍!那相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

“我们一起上,他半个月前还在天命榜排名三百开外,而且他的修为还是旋丹后期,这么短的时间,修为也没突破。实力不可能有大的进步。我们这里有四个天命榜高手,只要配合好,定然能活捉他!”司徒堂主大喊道,而他这一喊。林铭的目光也锁定在他的身上。冰冷的面具。以及面具上蜿蜒而下的黑纹,散发着无尽杀机,顿时让他心中一凛。

不过旋即想到他们身后的三大天命榜高手。连他一共四大高手,比起林铭有极大的优势,司徒堂主又有了底气。“一起出手!冯岩、鞠笋,你们去开动主殿的守护阵法!”陂陀山分部主殿自然也有防御大阵,哪怕林铭精通魔帝阵法,也不能完全无视之,一旦阵法发动起来,可以极大程度的牵制林铭。

司徒堂主开出的赏赐太诱人了!“不要慌,我们实力占据绝对优势,而林澜剑之前全速逃跑定然消耗了很多真元!”司徒堂主的声音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流岚宗所有弟子听令,流岚战阵!”流岚宗宗主就是在场三大名宿之一,天赐延寿丹对他的诱惑太大了,他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而且林铭重伤彦君轩,这个仇也要报。

这些精英弟子都是训练有素,虽然局势紧张,他们依然能有条不紊的找准自己的位置,而与此同时,流岚宗宗主却站在弟子的前面,一个人挡住林铭,如果林铭发动攻击,他也可以撑住,保证流岚战阵布置成功。就在这时,林铭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冷笑。虽然不把这战阵放在眼里,但他也不会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你以为你挡得住我么?”天魔武意,全开!轰!恐怖的力场能量如潮水一般冲出,林铭体内邪神之力运转到极致,同时开启三重八门遁甲的力量,又将青铜级大成的战灵灌注到力场能量之中。修罗力场,压迫肉体真元!杀神力场,斩灭生机!

几个布置流岚战阵的流岚宗弟子被这双重力场笼罩,修为最弱的那名弟子因为承受不住修罗力场的压力,脑袋如西瓜一般炸开,红白脑浆溅了一地!而其余几人,身体猛然一震,接着双目爆碎,血管炸开,浑身经脉寸寸断裂,丹田崩毁!

蓬蓬蓬!连续几声闷响,那几个武者如烂泥一般软到在地,其中一个无头尸体还在抽搐抖动着。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全场武者都是愣了一下,他们几个怎么死的?根本没看到林澜剑动手!?仿佛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全死了!“林澜剑!你屡屡杀我流岚宗弟子,老夫取你性命!”

流岚宗的彦姓老者双目血红,他抽出须弥戒中的长剑,全身能量运转,剑尖直指林铭。林铭冷笑一声,“笑话!你们要杀我,我难道不该反杀你们,还要引颈受戮不成。”彦姓老者根本无意跟林铭废话,他双说平捋剑锋,剑锋变得晶莹如玉,能量震颤,神芒直冲青天。

“分天剑!”彦姓老者一剑向林铭劈斩过来,流岚宗作为实力强劲的五品宗门,自然也有十分不错的传承,这分天剑就是流岚剑法中威力最大的一招绝学,必须要将传承心法练到最高几层境界才能施展。据流岚宗典籍描述,分天剑威力达到极致之时,一剑击出,便可平分青天!

“铮!”剑芒吞吐,如玉龙下山,刺耳的呼啸声穿云裂石。面对天命榜高手的一剑,林铭面无表情,手中长枪一抖,火焰意境与空间法则交织在一起,毁灭法则,星辰之链!“呯!”空间仿佛玻璃一般被敲碎,火焰能量与空间之力融合在一起,凝成了一个个的细小碎片,像碎裂的星辰一样飞速旋转,向着彦姓老者的剑芒笼罩而来。

“嚓嚓嚓!”刺耳之极的能量切割声响起,星辰碎片撕裂了剑芒,恐怖的真元余波爆炸开来,如暴风雨一般向周围扑去!在这样恐怖的能量撞击之中,彦姓老者胸口如遭重击,他身体倒飞出去,体内气血翻涌,差点吐血!“宗主!”

流岚宗年轻俊杰看到彦姓老者只是一个照面就被打飞,心中惊骇莫名,宗主用出的分天剑可是他们宗门的最高绝学啊!怎么会这样?林铭根本不给彦姓老者任何机会,手中红色长枪一转,星辰之链再出!这一次是林铭的主动攻击,无数的空间之力凝成的碎片迸射出来,彦姓老者手挡其中,而其他诸多武者也被笼罩其中。

“小心!”“后退!”几个长老发出惊呼,同时放出真元护盾守护四周,可是他们也最多守护的了自己身边一点范围,不可能守护全部。星辰碎片的速度太快了,如同喷射的刀锋碎片,肆意的激射向在场武者。部分碎片与长老的真元护盾发生激撞,激起灿烂而致命的能量火花,而大多数的星辰碎片却飞射到了普通武者的阵营之中,他们大多数修为只有旋丹期,甚至是先天期修为,根本不可能抵挡!

“蓬蓬蓬蓬蓬!”猩红的血花在人群之中肆意绽放,一声声惨叫响起,几个旋丹武者被碎片贯穿头颅,暴躁的空间之力爆发出来,他们的脑袋直接炸裂,脑浆混合着血雾迸射出来!“快退!”各方宗门、世家的幸存年轻武者肝胆俱裂,落荒而逃,他们是想要化神丹和种种机缘,可是眼前的林铭简直如同恶魔!机缘再好也不如命值钱。

然而他们刚刚奔逃出不远,就绝望的发现,整个大殿都被陂陀山分部的大阵封死了,他们根本出不去!!“开阵,快开阵!”很多年轻武者发出嘶吼之声,还有武者对着阵法发动了攻击,可是别说是他们,就算是精通魔帝阵法的林铭,也要十息时间才能破阵而去。

“不要慌,开启大殿杀阵!”眼看局势失控,司徒堂主大吼道。几个修罗神国的分部护法已经站在了阵纹之上,而这时候,林铭连看都不看,只是手指轻弹,三股附着了战灵的真元气箭飞射而出。这真元气箭无声无形,灌注青铜大成战灵之后,又有意境加持,丝毫不逊于三四重命陨强者全力掷出的天阶宝器攻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