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贴身高手全文阅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贴身高手全文阅读 (第1/4页)
    
做完这一切后,林铭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从空中直直的摔了下来。颤抖的伸出手指,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枚养魂的丹药服下,林铭只觉得眼皮沉重如铅,周围的景色慢慢模糊,他就这么睡了过去,一切陷入了黑暗之中。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林铭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睁开双眼,洞穴之中漆黑一片,只有一些残余的木系真元石发出淡淡的绿色荧光,看起来分外美丽。

火之毁灭意境——逐日!这一枪之威,仿佛化神镜第二世界中的陨石落地,只听轰隆一声爆响,白冠云手中的剑应声而断!什么!?白冠云眼看着自己的剑像玻璃一般破碎,心神惊骇到极限,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身体暴退出去,然而林铭的长枪犹如跗骨之蛆,毁灭法则在白冠云身前绽放,海水在刹那间分解,白冠云惨叫一声,身体右半边身体血肉模糊!

没死?林铭眉梢一挑,一语不发,横枪扫来!白冠云吓得亡魂皆冒,“鱼兄,救我!”此时危难之时,章鱼怪也发现了林铭的恐怖,虽然不知道这四个月来发生了什么,但毫无疑问的是,林铭的实力飙升了一大截,绝不是现在的它能够对付的了的!

至于救白冠云,那完全是开玩笑的话语,它巴不得白冠云为它拖延一些时间,让它好逃跑,事已至此,什么千幻封海大阵它都没有兴趣去布置了,如果杀不死林铭,后果会非常严重。章鱼怪十几条触手并用,迅速向深海窜去。白冠云心中大骂,死道临头之际,他猛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强行运转真元,身体生生的拔高了一丈,这也使得,林铭原本扫向白冠云的腰间的这一枪最终只扫到了白冠云的小腿。

“噗!”腿骨爆裂,鲜血挥散,白冠云惨叫一声,心中满是歇斯底里的绝望。林铭没有顾得再去追杀白冠云,猛然转身,修罗力场和杀神力场同时爆发,与此同时,他手指一弹,一团紫色的火苗迸射到手心。这火苗一出现,周围的海水瞬间汽化消失,整个深海被灼烧出一个球形的空洞来。

这火苗正是焚星之炎。战灵灌注到火苗之中,林铭屈指一弹,焚星之炎如箭矢一般飞射出去!“嗄!!”刚刚逃出不远的章鱼怪发出一声刺耳之极的尖叫,它的速度先是因为被双重力场笼罩而骤降,接下来,它只觉得海中仿佛出现了一轮太阳,它体内丰富的水分被这轮紫色曜日迅速的抽干!

章鱼怪作为深海一族,本来就是水系生物,火是它们的天敌。“吼!”章鱼怪咆哮一声,吐出一个通体漆黑的圆球,射向焚星之炎。妖丹?林铭手持红色长枪,猛然踏前一步,这等程度的爆炸余波,对习惯了化神镜第二世界陨石爆炸冲击波的林铭来说就如一阵清风一般,根本不值一提。

他轻易的破开余波,脚踩金鹏破虚身法,刹那间出现在了章鱼怪的面前!那一刻,章鱼怪的面孔剧烈的抽搐扭曲,它的妖丹尚未返回体内,林铭却已经杀了过来,情况之糟糕可想而知!“死吧!”林铭面无表情的一枪刺出,枪上蕴含了十成十的灼热意境,红色的枪刃犹如从烈日中冲出,大量水汽蒸发,章鱼怪一声惨叫,被林铭这一枪直接刺进了柔软的头部。

“嗄嗄嗄!!”章鱼怪发出了完全非人的惨叫声,它原本乳白色的脸庞被犹如彩霞一般的色素细胞布满,像是各种水彩画一般的颜色交替闪现。哧哧哧!章鱼怪的肉体迅速萎缩,体内水分被大量的蒸发掉,而那一枚滴溜溜旋转的黑色妖丹,却被林铭一把抓在了手中。

此时,在林铭的精神之海,魔光已经开始咆哮了,无论怎么算,它才算魔帝最当之无愧的传人。“于是这帮家伙就开始以主人传人自居,认为天下凡是关于主人的传承都该属于他们,简直神经病!林铭,干死他!都杀了!”林铭联系前后,再加上魔帝遗留的残缺记忆,也认同魔光所说,修罗神国所谓魔帝传人,只是得到了魔帝的某处秘境而已,而且绝不是魔神帝宫,至于说魔帝之铠是从那秘境中取出的更是无稽之谈。

“林澜剑,你一再侮辱我修罗神国,今天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修罗皇子目露杀机,看林铭的眼神已经如同在看一个死人。林铭很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他从须弥戒中抽出红色长枪,冷声道:“你要战,我奉陪!”第七百八十七章十招之约

一场争斗已经不可避免,阳云立在九华池碧玉亭的中央,衣衫飘飘,神色平静,“你们真的要一战?”“哼,林澜剑辱我神国传承,我必杀他!”司徒川不容质疑的说道。“既然如此,我定十招之约,十招定胜负,之后不可再战!”

阳云定下十招之约其实就是为了避免死斗,如果真的任由两人激战下去,出了人命也不足为奇。四大神国之间虽然明争暗斗,但却不会出格的事情,谁都知道发生国战的可怕后果。“哼,十招足够灭你!你不要以为你排入了天命榜末尾几名就天下无敌了,四大神国的皇子如果没有经过本人允许的话,是不会排入天命榜的!”

司徒川虽然说得信心满满,其实也打起十二分精神,拿出全部实力,他很清楚林铭的棘手,尸鬼人可不是蠢货,他会折损在林铭手上,林铭自然有过人之处。这时候,修罗国亲王世子司徒峰说道:“十招,如果林澜剑你输了。那么交出魔帝之铠!”

这司徒峰也是一个神海大能的后人。本人实力也极强,否则他也不可能参加这次九华宴。不过司徒峰与司徒川、阳云等人一样,丹田之中蒙了一层迷雾,看不清修为到底多少。这种隐藏修为之法在四大神国之中极为普遍。司徒峰说完之后。就灼灼的盯着林铭。眼神满是挑衅之色。

林铭静默片刻。开口了,低沉的声音仿佛在人的心间响起,“我输了交出魔帝之铠。那么我赢了呢?你们是不是要交出魔神护心镜?”“你做梦!”司徒川大怒,“魔帝之铠原本就是我修罗神国的圣物,你的先祖在一万两千年前偷了我们的魔帝之铠,现在竟然还觊觎魔神护心镜,真是不知死活!”

“嘿嘿!”林铭哂然一笑,“不知死活的是你们,口口声声说魔帝是你们的先祖,却没有半点的证据,不敢用魔神护心镜来赌,是你们知道自己会输么?”“你!”司徒川正欲暴走,被司徒峰压了下来。“姓林的,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明确的告诉你,魔神护心镜我们不可能给你,也无权给你,它也不在我们身上,如果我们输了,赔你十万元灵石!”

司徒峰一口气抛出十万元灵石,林铭却不屑一顾,“十万元灵石就拿来赌魔帝之铠,你们的算盘打得倒是精妙!”十万元灵石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不过相较魔帝之铠的价值自然差很多,按照魔光所说,完整的魔帝之铠价值丝毫不次于乾坤熔日炉,是准圣器。

而且防御性的准圣器极为少见,论价值不输于真正的攻击性圣器。即便在神域,圣器也价值极高,又岂是区区十万元灵石能够相比的。“如果你们输了,拿出十斤百万年份的木灵玉,再加上一斤木灵玉玉髓!”林铭狮子开大口的说道。

“十斤百万年份的木灵玉,再加一斤木灵玉玉髓!”司徒峰眼珠子发红,百万年份的木灵玉有价无市,即便四大神国也存量不多,至于木灵玉玉髓就更珍稀了,那至少要五百万年份的木灵玉!木灵玉如果经过漫长的岁月,它本身的成分会慢慢的扩散到埋藏它的岩石中去,岩石中的杂质则会渗入木灵玉中,普通灵植形成的木灵玉绝对不可能存在几百万年时间,否则早就成化石了。

能存在五百万年而保持纯净的木灵玉,莫不是顶级天材地宝形成的,比如七八万年年份的梵天龙根,九幽草,玄金神果等等。这种灵植原本就少之又少,形成的木灵玉几乎绝迹,一旦凝成,就会自主吞噬日月精华,时间久了,甚至可以孕育出灵性,拥有生命。

木灵玉玉髓的价值根本无法用元灵石来估量!“你发什么疯!”司徒川愤怒的咆哮道。“相较十斤百万年份的木灵玉,再加一斤木灵玉玉髓,魔帝之铠的价值只高不低!”林铭冷然说道。司徒峰嗤笑一声,“我想你搞错了情况,你根本没有与我们谈条件的资本,我修罗神国想碾死你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

“哦?那就不要谈了,说了半天不过还是不敢赌而已。”林铭说着作势欲收枪。司徒川和司徒峰如果不敢赌战,那就别提什么收回魔帝之铠了。素来高傲的司徒川哪能咽下这口气,“我怕了你不成!十斤百万年份的木灵玉,再加上一斤木灵玉玉髓!我十招要你命!”

林铭最终以《大荒戟诀》中的几种招式为基础,领悟《大荒戟诀》中的空间意境。并融合雷之意境、火之意境。创造逐日、追电、贯虹、葬天等招式,对林铭来说,这些招式的威力要比单纯用《大荒戟诀》强大得多。就让我领教一下你的《大荒戟诀》吧!

林铭眼中战意灼灼,他倒是要看看。魔帝的成名战技在纯正的魔道武修手上到底能发挥出何等威力。比起自己的自创招式又会如何!“嗖!”随着长枪的鸣啸。司徒川出手了。一出手便是血印旋杀,赤红的血饮之印迅速旋转,发出刺耳的呼啸之声。仿佛切开空间一般。

只有十招,司徒川自然会全力以赴,争取能在十招之内击杀林铭。林铭也没有留手的打算,他同样不会轻视司徒川,一枪刺出,融合雷火双重意境,与血印旋杀激烈的碰撞在一起。“嚓嚓嚓!”血饮之印激烈的撞击在林铭的红色长枪之上,想要将长枪弹开,这是血印旋杀的特殊效果,一枪弹开别人的武器,直刺胸口。

林铭对此早有预料,枪身之上灌注了战灵,雷火意境同时爆发。“轰隆!”如天雷炸响,恐怖的气浪四散冲去,九华池亭台被一股无形的阵法所笼罩,却依然摇摇欲坠,仿佛在狂风中颠簸的小舟。原本平静的九华池掀起狂浪,那些池中冰莲如果不是有阵法的保护,怕是要在这样的狂猛爆炸中被摧残成飞灰了。

阳云神色不变,林铭却是知道这些冰莲的价值,株株堪比天材地宝,在这里打斗一旦弄破了阵法,损失极大。脚尖轻点,林铭跳出了玉台,向雪山飞去。而这时候,司徒川早已经怒火攻心,杀红了眼,哪里会去注意这些用来泡茶的九华池冰莲。

他以为林铭退走是承受不住他的血印旋杀,一声冷笑,大喝道:“无胆鼠辈,哪里逃!混元枪!”一枪刺出,血饮之印旋转,形成红色的旋转风暴,这种风暴扭曲了空间,形成一股强大的吸力,仿佛黑洞一般吞噬一切。《大荒戟诀》的招式中蕴含空间意境,林铭最开始领悟攻击性空间意境就是从《大荒戟诀》开始的!

看到林铭速度大减,司徒川心中大喜,被他混元枪吸住的武者就犹如被蛛网网住的飞虫,别想活了。长啸一声,司徒川杀机锁定林铭,枪中融入空间意境,一枪刺向林铭的眉心!这一枪,看似很慢,但却在一个眨眼的时间穿越了空间,诡异的突然出现在林铭的面前!

如此神出鬼没的招式,让司徒川出其不意的杀掉了不知多少高手,是他引以为傲的一招。然而面对这几乎是瞬移到眼前的一枪,林铭却面不改色。“空间意境吗?你的火候还不到家!”呼!林铭也刺出一枪,他的枪速竟然看起来比司徒川更慢!

然而无比诡异的是,林铭的枪芒,却不知为何,先刺到司徒川的胸口!什么!?司徒川大惊失色,光华在那一瞬间绽放,睁目如盲!蓬!司徒川倒飞出去,护体真元崩碎,一口逆血涌上来,却被他强行压了下去,低头一看,他身前的天阶宝器护甲,赫然出现了一个碗口大洞,鲜血直流。

第七百八十八章杀道对决司徒川毕竟是修罗神国可以竞争未来皇位的皇子,天赋自然不容置疑,三十岁年纪,实力应该能位列天命榜,虽然不知道跟林铭相比谁强谁弱,但决不至于差距这么大!不但是七星国亲王世子,还有大冶国皇子也觉得难以置信,这时候阳云喝了一口茶,不动声色的说道。

此时的司徒川,心中无比憋屈和羞恼,空间意境是他们修罗神国的招牌意境,被记载在《大荒戟诀》之上,只有司徒皇族的嫡系才能修习。可是现在,他的骄傲却被林铭毫不留情的打碎了!“这小子竟然也懂空间意境,而且连出招方法跟我修罗神国的传承如此相似,甚至威力更甚,他一定有更完整的《大荒戟诀》!”

司徒川并不会认为林铭在空间意境的天赋上超过他,他认为林铭拥有了更完整的《大荒戟诀》传承,而这些东西,毫无疑问该属于修罗神国!“只有我修罗神国的司徒家族赔得上拥有这些传承。其他人都不配。”司徒川在心中呐喊。如果他能修炼这些东西多的话,实力必然更进一步,甚至哪怕面对阳云也不会被对方的光环掩盖。

“司徒兄,这切磋算结束了吧!”阳云的声音突然响起。虽然司徒川是因为一时大意而受伤。但受伤毕竟是受伤。这是切磋,并不是生死对决,输半招都算输。“十招之约还未过,我一招大意,却未必会输!”司徒川搬出十招之约来,阳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默默的看了一眼林铭,没想到林铭对空间意境的理解也能到这种程度,似乎他无所不能似的,这种天赋,实在是闻所未闻,超出他的理解范畴。

长枪横陈,司徒川全身气势爆发,这一次他不再去指望空间意境,意境不如人,如果再强行使用,那只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是愚蠢的做法,而《大荒戟诀》中除了空间意境之外,还有另一大支柱,那就是对杀道的理解!司徒川不相信,林铭能在杀道之上的成就同样胜过他。

轰隆!在血饮之印的激发下,司徒川的杀气爆发出来,铺天盖地,一时间,数百道血饮之印如同星辰一般飞旋,笼罩全场,愈发鲜红。整个九华池上空能量激荡,黑气滚滚,散发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气息。抛开空间意境,仅以《大荒戟诀》的杀道对决!

在九华池玉亭之上,几个年轻俊杰在这样的杀气笼罩下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虽说阳云这次宴请的都是天衍大陆天之骄子般的人物,但是天之骄子并不意味着实力强,如果年龄上不来,修为仅仅旋丹期的话,任你再天才也是实力有限,抵受不住司徒川的杀气。

“司徒家族果然是一个凶残的家族,他们的皇子、世子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就会被扔到一些险境之中历险,斩杀凶兽、巨魔,无法通过考验的王族成员只有死路一条。”“是的,修罗神国国内有一个天然形成的中千世界,里面生活着巨魔一族,被他们圈养起来,成为他们王族天然的试炼场,司徒川能对杀道理解到如此程度,应该斩杀过成百上千的同阶巨魔。”

在场年轻俊杰们纷纷议论,四大神国培养下一代的方法都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以修罗神国最为严苛残酷,没有天赋的皇族成员,下场比平民还惨。“这一招,我必须占尽优势!”司徒川恶狠狠的看着林铭,刚才一招他因为轻敌而负伤,不管是什么理由,输就是输,厚着脸皮再战,如果还不能压制林铭,反而被对方所制的话,他会被别人耻笑输不起,一张脸丢尽。

“司徒家族的荣耀我一定要拿回来,还有属于魔始大帝的传承,也该回归我司徒家族!”司徒川心中压了一口火,他的怒气、意志和身体全部的潜力全部灌注在接下来的一击当中。“大荒戟诀——屠戮!”透支体力和真元的一击,灌注了司徒川的全部力量,黑色的枪芒迸发出来,划破虚空,席卷着司徒川释放出的滚滚黑气,融合数百道血饮之印,一枪刺出,山河震动,睁目如盲!

“杀道的对决吗?”林铭嘴角上翘,“我在杀道上实在没有什么天分,但努力之下也有一番成就。”不过,林铭的杀道可不光是血饮之印。真元凝聚丹田,林铭的杀神力场和修罗力场一起爆发出来。“轰!”力场的能量如汹涌狂奔的铁流,司徒川放出来的黑气与修罗力场一接触,竟然被摧古拉朽的撕碎,直接散掉了大半!

“什么!?”眼看着林铭杀神力场全开,连阳云都极为吃惊,不同于司徒川释放出来的散乱杀气,林铭的杀气凝成了真正的力场,而且不是一种,却是两种!力场叠加,压制对手的同时增幅自己攻击的威力。“杀气凝成的力场,这林澜剑绝对是踏着同级武者的尸体成长起来的!”白族公主轻吸一口凉气,力场算是极为少见的技能,林铭还有两种。

而至于那些修为仅仅旋丹期的二十几岁天才们,在这样杀气的席卷之下一个个都是脸色苍白,几乎支撑不住。葬天!真元呼啸,火之意境与空间意境融合,八门遁甲全开,青铜大成的战灵灌注枪身之中,林铭用出的赫然是以《大荒戟诀》中威力更甚屠戮的葬天为蓝本改造出来的自创招式。

红色长枪撕裂虚空,空间之力逸散出来形成空间风暴,焚星之炎被空间乱流激发,演化成黑色的魔焰!“嗤嗤嗤!”魔焰烧碎虚空,空间碎片散落下来,以此代替血饮之印疯狂旋转!“啊啊啊!”事到如今,司徒川没有任何退路,这一击他必须要赢。

“轰隆!”两杆长枪激撞在一起,狂暴的真元气流席卷下来,吹得九华池玉亭几欲碎裂,几个旋丹期的年轻俊杰纷纷脸色苍白,尤其是一个只有旋丹初期的武者,从座位中被掀翻,连退数步,差点吐血。直到阳云、大冶皇子和白族公主同时出手,这才挡住了能量乱流。

在众人的关注下,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林铭枪身周围旋转的空间碎片竟是将司徒川的血饮之印击碎了小半,突破司徒川的枪芒后,林铭枪势未消,带着决然的火焰与空间意境击在司徒川的护体真元上。司徒川护体真元崩碎,身体倒飞出去。

战斗的结果超出了之前所有人的预料,司徒川被林铭完虐,怎么会这样,林铭当初面对尸鬼人时,是艰难取胜,可是面对司徒川却胜得如此轻松,难道司徒川远不如尸鬼人?第七百八十九章八千里黑色沼泽司徒川重重的摔进了九华池,激起飞溅的冰寒水花直冲天际。

一枪将司徒川砸进池水中,而林铭却凌空而立,根本就没有消耗太多的样子。“可怕!”看着天空中凌空而立的林铭,之前气血翻涌的几个旋丹期武者都是脸色灰白,刚才的撞击让他们感受到了不可抗拒的强大力量,其实不如司徒川也就罢了,毕竟司徒川年已三十,修为命陨二重顶峰。

可是那个林澜剑,具体年纪不清楚,但恐怕不会超过二十六岁,而且修为仅仅旋丹后期,就是这样的实力,压着司徒川打。这让他们有种极大的挫败感,这简直不似人类能拥有的天赋。“轰隆!”池水炸开,司徒川冲天而起,此时的他,脸色苍白,披头散发,浑身水渍,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林铭漠然的看向司徒川,对方的抗打击能力太强了,连遭两次重击,受伤却并不重。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大荒戟诀》作为魔帝的成名战技,本来就是攻防一体的招式,血饮之印不但能用来攻击,而且能用来护身和防御。在司徒川的护体真元之中。就融合了一部分血饮之印,这使得他的护体真元超出常理的强悍!

“这司徒川绝对是一个高手,也许比尸鬼人稍差一点,但绝不会差太多,如果激发他刚才的血脉秘法,甚至能够压制尸鬼人,然而可惜,他遇到了我。”遇到林铭是司徒川倒霉,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司徒川的《大荒戟诀》林铭练过很多年。而且他所学的《大荒戟诀》比司徒川手上的版本更全。

司徒川刚才使用的招式比如血印旋杀、混元枪、屠戮林铭都了如指掌,血饮之印的特性也清楚的不能再清楚。还没打,招式就被人家摸了个一清二楚,还怎么战斗?最可悲的是。司徒川的两大倚仗——空间意境和杀道都完败林铭。直接导致他发挥不出《大荒戟诀》的威力来。

司徒川唯一的优势就是领先林铭一个大境界外加一个小境界的修为。可惜又被战灵、八门遁甲、意境等等诸多因素弥补,导致从头到尾司徒川都被林铭压着打。原本司徒川的恐怖防御力也是他能位列天命榜的原因之一,然而防御不比攻击。攻击强能够压制别人,防御强照样挨打,打到现在,司徒川狼狈无比,看起来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司徒川一张脸都剧烈的扭曲在一起了,这样的失败他接受不了,他宁愿折寿一百年也想击败林铭。“司徒兄,你败了。”阳云起身说道。司徒川嘴角剧烈的抽动着,脸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一而再,再而三的劣势,司徒川再也不能以十招未过为由继续攻击林铭,而且他也料到,再战下去一样是输。

“别打了,我们两个不是他的对手,再打下去只是自讨其辱。”司徒川耳边突然响起一道真元传音,这是来自司徒峰。“这小子明显对你的招式非常了解,他应该也有《大荒戟诀》的传承,而我们对他的招式却一无所知,只是能从他招式中看出一些《大荒戟诀》的影子来,这件事我们要报告给神皇陛下,由陛下定夺!”

司徒川脸上阴晴不定,终于一咬牙,从空中落了下来。“十斤百万年木灵玉,一斤木灵玉玉髓。”林铭开口说道。听到这句话,司徒川和司徒峰嘴角都是抽动了一下,即便以他们的身家,想要拿出这些东西来也是极为吃力。“我身上没带这种东西,我以元灵石和其他东西补偿。”司徒川脸色阴沉的可怕。

林铭轻笑一声说道:“百万年木灵玉和木灵玉玉髓都是有价无市的东西,不是元灵石能够衡量的,在座这么多年轻俊杰,身上奇珍无数,我想以修罗神国皇子的身份,借出一些来不难吧。”“你!”司徒川听到林铭这一番话,气的肠子都抽出了,司徒峰怕他一开口就要发飙,自己站出一步来说道:“愿赌服输,太子殿下,借木灵玉一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