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炎黄小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炎黄小说 (第1/9页)
    
由于七玄武府弟子外出历练的不多,所以一天能登记三五个弟子已经算不少了,这种无聊且没有前途的工作,稍有实力的武者都不屑于做。孙亮是一个二品上等天赋的武者,家里虽然不能跟那些大世家相比,但也算不错了,以前凭借一点关系,混进了天运武府,修炼了十几年磨蹭到了练脏期便懒得练了,龟在七玄武府登记处当起了一名执事。

欧阳荻花目光闪过一丝狰狞,“你不让我活,那我们一起死!”他伸手在须弥戒上一抹,抓出了一大把霹雳邪火珠,“同归于尽吧!”第二百二十一章杀欧阳荻花林铭目光一凝,手指急速弹出,只听“咻!”的一声轻响,盘龙钢针如闪电般飞出,切开了空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划过了欧阳荻花的两只小臂!

“噗!”欧阳荻花双手被切断,断腕喷血,两只断手,连带着一堆霹雳邪火珠飞向了天空了。“啊啊啊啊!”欧阳荻花发出痛苦的惨叫,林铭冷哼一声,随意的一挥手,一股旋风卷出,将所有的霹雳邪火珠收集了起来。风托着霹雳邪火珠悬浮在半空,至少二十多颗珠子,在滴溜溜的乱转着,而欧阳荻花却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

他的双臂从手肘往下,全部断开,上臂还闪烁着雷霆,已经烧的焦黑!张奉先在一旁看的心如死灰,往常见惯了大场面的他,现在却腿肚子直哆嗦,张奉先担任联合商会会长这么多年,不知道处死了多少人,可是如今,当他自己面临死亡时,他却浑身发抖。

人越是身居高位,就越怕死,张奉先也是如此,手掌大权几十年,令人尊崇的身份,享尽无数的财富、珍宝、美女,这一切都让他无比的留恋生命,惧怕死亡。半空中的那个少年简直就是魔鬼,他太强了,强大到可以轻易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就像猫戏耗子那样,在他面前,任何反抗都失去了意义。

林铭放出灵魂力扫了一遍这些霹雳邪火珠,微微一笑。毫不客气地将它们全部收了起来。“早知道你有霹雳邪火珠,我又怎么会给你机会?”欧阳荻花犹如一只死狗一样跪伏在地上,双臂已断,他只能用脑袋撑着地面,鲜血不断的从他口中喷出,他恶狠狠的说道:“你……你等着我叔叔疯狂的报复吧……他会让你生不如死!”

林铭之所以敢杀欧阳荻花,就算算准了没人会怀疑到自己。“我当时在武府登记处记录的历练时间是两个月,现在才一个半月而已,我杀了你之后,再等半个月才出现,谁会怀疑我?人们都知道你跟我有矛盾,但是谁又知道,我们的矛盾已经升级到必须杀了对方的地步?”

林铭用枪尖挑起欧阳荻花的上身,欧阳荻花满脸是血,已经不成人形。林铭很从容的摘下了欧阳荻花的须弥戒,灵魂力一扫,啧啧称叹,“不愧是七玄谷长老的亲侄子,家底就是丰厚。谢谢了,我正好手头有些紧了。”林铭一边说着,一边拿着须弥戒在欧阳荻花眼前晃了一晃。

“噗!”欧阳荻花怒极攻心,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他浑身经脉已经多出断裂,不是被打的。而是被林铭气的!怒火便是所谓的“气”,气息通达,念头舒畅,修武也事半功倍,反之,若是怒极攻心,气淤积在经脉之中,就可能损坏经脉。

一旦迷失,武道之心受损,甚至可能影响到日后的修为。即便是有天才感悟到了轮回的含义,也往往是经历了几个,甚至十几个世界才慢慢摸索到了。而林铭,竟然在第二个世界中,就看破了真假,体悟到了轮回,这让眼貘如何不吃惊。

“可惜,主人多半已经仙逝,否则他一定会愿意收下这个徒弟,我本来还以为,这个少年本身天资普通,只是得到了什么好机缘,才有了这等成就,没想到他在感悟武道之心方面,有如此天赋!”“我就看看,他能在这百世轮回中体悟多久。”沙发。!

第一百八十三章百世轮回在轮回世界中,时间已经失去了概念,林铭只是走过了,看过了,将一切都深深的印在了脑海之中。每一次林铭面临选择的时候,他都面对着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林铭看到过飞黄腾达的自己,也看到过落魄的自己。

他看到过未来自己不同的妻子,不同的子女。留在天运国,成为七玄武府府主,与已经成为七玄使的秦杏轩结成夫妻,子孙后代开枝散叶,建成天运国第一家族……留在南疆,娶娜依、娜水两姐妹为妻,重建娜氏部落,成为南疆之王……

当然,也有无尽灰色的人生,最惨的一次,林铭没有得到魔方,被朱炎迫害,手筋脚筋全断,而后父母病逝,半生行乞……一个个人生看过来,林铭始终保持着他的过客心态,不留悲喜。“所谓的‘现在’原来如此脆弱,哪怕‘过去’错了一点点,‘现在’就是完全不同的结果……”

“过去是‘因’,现在是‘果’,因果相续,便是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林铭感悟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他的武道之心不再如以前,只是简简单单的坚定执着,而是愈来愈复杂,包含万千——在巫神塔之外,娜依娜水已经等待了五天五夜……

其实从第二天开始,娜依已经不抱希望了,林铭恐怕已经死在了神国中,否则不可能去这么久。在此之前,娜依万万没有想到,林铭会死。一个本来会惊艳南疆的天才,就这么陨落了……当希望泯灭之后,娜依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惋惜,痛惜,还有一些难过。

她们姐妹只能依靠自己走下去,父母的仇也要靠自己了。虽然认定林铭死了,可是娜依却并没有离开巫神圣地。因为从巫神圣地离开,到最近的部落,路上要经过荒野丛林,以她们姐妹的实力,活着走出去的概率不超过七成。七成的概率,娜依也许还会冒险,然而让她绝望的是,在地宫中滞留了两天两夜之后,出了巫神圣地,娜依发现,马死了。

拴着四匹矮脚马的缰绳被硬生生的扯断了,地上留下了大片大片的血迹,一匹马直接被吃掉了大半,另外三匹则被咬死了。这直接绝了娜依的念想,没有马,她们活着出去的概率不超过两成。娜依自然不可能让妹妹冒这么大的险。

娜依本来想着从马背上的口袋中找一些有用的东西出来,然而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森林之中两对绿莹莹的眼睛。那是两匹腐狼!腐狼是二级凶兽,相当于易筋巅峰的武者,以腐肉为食,当然它们也不介意吃活物。幸亏传送阵还开着,娜依在腐狼扑上来之前逃回了巫神圣地,在里面关闭了传送阵。

就这样,娜依和娜水被困在了巫神圣地。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这个时候,食物快吃完了,这些食物,自然是猴脸男子和光头大汉带着的,不过他们带的也不多,因为食物和饮水都可以在南疆森林中找到,他们有这个实力,也懂得辨毒。

寻找食物变成了一大难题,而两匹腐狼就在外面守着,娜依根本不是对手。山地马,一匹有七八百斤,三匹马有两千多斤,两匹腐狼就算一天吃五十斤肉,也够它们吃四十天了!这四十天时间,娜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们如果被困在巫神圣地中,那就得渴死饿死。

“姐姐,我们怎么办……”娜水摸着肚子,小声说道,她饿了。炼体期武者相比凡人能在不饮不食的情况下活更长时间,但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有难熬的饥饿感,现在两姐妹的食物只够三天了,为了节省,她们每天都吃的很少。看着脸色苍白的妹妹,娜依心中一动,转身望向了巫神塔,目光中有了一丝坚定。

她现在唯一的一个希望就是去闯巫神塔!这个时候当然顾不得自己不是闯巫神塔的最佳年龄了,可关键问题是,即便闯了巫神塔,她的实力顶多提高一个境界,达到易筋期。在易筋期对付两匹易筋巅峰的腐狼又有多大可能?就算赶跑这两匹腐狼,在没有马的情况下,想带着妹妹穿过六七百里的荒野丛林,又有多大希望?

“谁?”青年冷声道。这个青年,也是林铭,成为杀手的林铭,天运国第一杀手,人人闻而丧胆!一直站立在虚空中的林铭微微一惊,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察觉到。“察觉到了我,是出自杀手的直觉么?无论是直觉又或不是,至少,证明我与这个虚幻的世界并非泾渭分明,而是已经部分的融入了其中,所以他才会发现我……”

“虚幻与真实本来就对立存在,却又彼此相依,没有虚幻,也就无所谓真实,没有真实,虚幻也失去了意义,真亦假,假亦真,这已经是第九十九个世界了……”林铭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他依旧静立着。那杀手青年皱了皱眉,最终认定刚刚只是错觉而已……

林铭背过身,脚踏虚空而去,第九十九个世界,是离开的时候了。九十九后,还有么?林铭抽出了须弥戒中的重玄软银枪,九尺九寸,枪的极致。为何是九尺九寸,不能再长一点呢?恍惚之中,林铭来到了一片白亮的世界,这个世界中什么都没有,只有无数的光点渐渐凝成一个清晰的少年,与林铭遥遥对立。

那少年的装束、样子、年龄、气质都与林铭完全一样,完全是现在林铭的一个复制品。“这就是第一百个世界吗?空荡荡的世界,只有我的本心在这里,以前九十九个世界中的我,每一个都与现在的我不一样,而这第一百个世界中的我,却就是现在的我。”

“你是谁?”少年惊疑的问道。“你是谁,我便是谁。”少年皱眉道:“我是林铭,可是林铭只有一个。”“是的,只有一个。”林铭点头。“那你是假的?”“不,我不是假的。”“那我是假的了?”“你也不是假的。”“那我们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林铭?”那少年不解的问道。

林铭沉默了,良久之后,他喃喃自语道:“假的背后,不一定只有真……”我懂了……九九之后,是归一。九尺九寸的重玄软银枪,再长一寸,却是一丈。九十九个世界后,是第一百个世界,也就是我的本心世界。九数尽的时候自然回转为一,九九归一,这是一个轮回,一个宿命。

然而这个“一”,却与一开始的“一”不同了。轮回并非简单的返回,而是涅槃和重生。突然明悟到这一点,林铭叹道:“我与你不同,是因为我经历了九九轮回……”话音刚落,林铭面前的少年忽然化成了无数的光影,消散了。

光影在空中飞舞了一会儿,最终全部飞进了林铭的体内,没入其中,消失不见。“呯!”白色的世界完全破碎了。林铭的身体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所有的世界碎片,所有的轮回景象,都倒逆着卷入林铭的本心世界。纷呈繁杂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林铭的精神之海。

错综复杂的经历,分裂的人格,如果本心不坚定的人,直接就会因为这些记忆的涌入而迷失自我,轻者精神分裂,重者变成白痴。然而林铭经历过魔方空间,两次吞噬灵魂碎片,已经有了抵抗如此情景的经验,只是他不明白,为何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为何百世轮回的世界,会全部破碎了涌入他的本心之中。

他已经看透百世轮回,此次考验理应结束。为何会如此?记忆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连林铭也接近极限了。精神之海上掀起了风暴漩涡,如果不是林铭灵魂之力非常庞大,光是这风暴漩涡就能将他的精神之海绞碎了。风暴漩涡越来越狂猛,林铭猛一咬牙,让自己全部的灵魂力尽数冲入漩涡之中,想要将其压制。

“呼!呼!”冲起的灵魂力仿佛一条条蛟龙,从精神之海中冲出,直扑向海上那黑色的风暴漩涡。“轰!”林铭只觉得自己的头颅仿佛要炸开一样,身子一震,无力的跪在了地上。精神之海的风暴终于平息下去了,但却没有消失,黑色的漩涡依旧在精神之海上空旋转,犹如一个撕裂了空间的黑洞一般,通向神秘的世界。

“这难道是……”林铭擦了一下额前的汗珠,用灵魂力观察着那黑色漩涡,心潮起伏。闭上双眼,无数纷乱的景象闪过林铭的脑海,仿佛那是无穷的人生碎片。百世轮回……已经融入了我的本心世界吗?猛然睁开双眼,林铭的瞳仁竟然变成了一双黑色的漩涡,仿佛透过其中,就是无尽的宇宙一般。

“武意……这是一种新的武意!”“我看过百世轮回之后,竟然领悟了一种新的武意!”第一百八十四章逆鳞之血林铭心绪难以平静,领悟两种武意的人,世间少有,其难度难的让人绝望!没想到,自己竟会得到如此机缘!“既然这武意是我看过了百世轮回后领悟的,那么就叫它是轮回武意吧。”

林铭心绪完全平静下来,他周围的世界如同水纹一样消失,下一刻他回到了生死试炼之中,而在他面前,虚空发生了一阵水纹般的波动,眼貘出现了。“恭喜你,你完美的通过了第七层!成为巫神塔建立以来,第一个通过全部考验的试炼者!”眼貘开口说道,虽然说的是道喜的话,却依旧是冰冷无情的声音。

“第七层的试炼本来就是一个机遇,我想你已经明白了吧。”“嗯,我懂了。”林铭点头,巫神界原本就不存在,因为巫神并非神,世界也没有神,所谓的神是人们想象出来的,它只存在于人们的心中,所以巫神界,就是人们的心中世界。

在经历百世轮回之后,林铭的武道之心有了本质的变化,从开始的只懂得坚持、执着,到现在,他武道之心似乎隐隐的联系到了某种大道至理,揭开了“武”和“道”的秘密。这种变化,短时间内不会体现在实力上,但是对林铭日后的成就却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更珍贵的,就是这轮回武意。林铭可以感觉到,轮回武意,要胜过他以前的空灵武意许多倍,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武意。“依照约定,这是给你的宝物。”眼貘说着,空间出现一道波纹。封着红色细丝的红水晶出现在了林铭的面前。

林铭深吸一口气,用手去触摸这红水晶。入手如水一般的触感,林铭问道:“现在可以告诉,这是什么东西了吧。”“当然可以。”眼貘说道,“这是主人在神域,一次战斗中,偶然得到的逆鳞之血。”“逆鳞之血?”林铭微微一怔,耐心的听下去。

眼貘道:“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这红水晶中封着的红色细丝,是真龙的逆鳞之血。此血有灵。故而用万年红晶封住,以防其灵性逸散,或是逃走。”“真龙?”林铭愣了一下,传说中的真龙,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真龙到底有多强,谁也不知道。

在天衍大陆上只有蛟龙,而即便是蛟龙,也是根本见不着的。人们能见到的只是亚龙,也就是混了蛟龙血脉的凶兽,只能算假龙。据说蛟龙性淫,好**,所以就有了这些龙血凶兽,这些凶兽。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堪比先天高手的凶兽,甚至更强。

像林铭之前吃的红金龙髓丹,那红金龙,只是混了亚龙血脉的凶兽,比有蛟龙血脉的亚龙更差一筹,可即便如此。一颗红金龙髓丹也是价值连城。“这逆鳞之血能做什么?”林铭的声音充满了期待。“吸收进体内,能让你的真元带有一丝龙阳之气,在你修为低的时候,它的作用还不明显,越到高的境界,你就会越发现它的好处了,现在你修为太低,还不足以好好利用这丝逆鳞之血。”

“龙阳之气?”林铭轻呼一口气,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效果,但是光凭真龙这个名号,他便知道这是一场巨大的机缘。林铭问道:“为何巫神前辈自己不利用这股龙阳之气?还是他已经有了?”“原来如此,不过巫神前辈没有想过用这逆鳞之血换取什么东西么?”

“原来如此……那巫神前辈成功了么?”林铭如此一问,眼貘却沉默了,而沉默已经是一种回答。这让林铭心生感慨,巫神何等人物,为最后的闭死关做了这么多准备,甚至不惜重返凡间,修建七十二座巫神塔,了却尘缘牵挂,最后,他放下一切,以返璞归真的心态,冲击瓶颈,即便如此,却还是失败了!

修武一途,是与天争命,是挣脱轮回,永存世间。然而世界上有多少天资绝顶之人,却终究没能争的过这浩浩天道……想到这里,林铭下意识的握紧双拳,天道难违,可是我偏偏就要去争下去,修武直到武极巅峰!林铭道:“我知道了,谢谢眼貘前辈。”

“割开手腕,将血引入吧。”听了眼貘的话,林铭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把匕首,用力一切,直接划开了腕动脉,血流如注。不过林铭的恢复力太好了,划开这一道之后,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愈合着。这时,林铭手中的逆鳞之血悬浮起来,眼貘意念一动,只听得一声脆响,红色水晶上破开了蛛网般的裂纹,那逆鳞之血仿佛被关在笼中不见天日的鸟儿一般,得到自由之后便一冲而出。

然而就在它要逃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却压制住了它,直接将它压入了林铭的血管中。在强大气血之力的支持下,手腕处的伤口很快便愈合了,逆鳞之血就这样被封在了林铭体内。随着逆鳞之血没入林铭的身体,眼貘闭上了它巨大的眼睛,一股股无形的意念波动从眼貘身上散发出来,全部汇入了林铭身体中。

在林铭身边,空间开始扭曲起来,仿佛一个空间囚笼,将林铭完全锁在了里面。林铭知道,这是眼貘在下禁制,避免逆鳞之血逃出。逆鳞之血桀骜不驯,刚出牢笼,又来到另一个牢笼,它怎能甘心,在林铭身体内左突右冲,想要破开林铭的身体,逃到外面去。

可是一股无形的空间力量却将它禁锢住了,这空间力量越挤越紧,直将它逼到了林铭的心脏处。逆鳞之血更加狂躁,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冲的林铭心口剧痛,这种疼痛感就仿佛有一根尖锥在自己体内乱扎一般。用灵魂力探查到逆鳞之血在自己体内的动作,林铭苦笑不已,这么下去,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将它吸收掉……

这巫神给了自己一个大蛋糕,却只是看得见,吃不着。眼貘一边封印逆鳞之血,一边说道:“我会将它封入你的心脏,而后将解封之法告诉你,不到先天至极,你不要贸然解开禁制吸收它,否则你会有生命危险。”“先天至极?”林铭无语,自己连凝脉期都没达到,到先天至极得多久?不过也不奇怪,这逆鳞之血是真龙血脉,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点,却也不是现在的他所能驾驭的,要怪只能怪自己修为太低。

眼貘看出了林铭心中的失望,在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之后,却被告知这股力量无法使用时,失望是人之常情。眼貘说道:“修武一途,须循序渐进,你现在拥有的力量和体制,已经是许多天才想都不敢想的了……”眼貘话刚说完,突然咦了一声,就在它说话的时间,林铭体内的逆鳞之血突生异变!

逆鳞之血临近林铭的心脏之后,仿佛突然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甚至表现出了深深的惧意。它不再左突右冲,只想着尽快逃离林铭的心脏,然而眼貘布置出空间之力,却挤压着逆鳞之血不得不向林铭的心脏逼近。

逆鳞之血似乎急了,它拼命的抵抗着这股力量,可是它毕竟只是一丝血脉而已,即便是真龙血脉,也抵抗不了眼貘的力量。距离林铭的心脏越来越近,逆鳞之血的血灵开始颤抖了。林铭一直用灵魂力跟随着这股逆鳞之血,他感受到了逆鳞之血的恐惧,心中微微一愕,逆鳞之血可是真龙的血脉,虽然它本身力量有限,但是它的高傲却如真龙一样,怎么会突然如此害怕,难道是……

第一百八十五章意外的融合林铭心念一闪,是魔方!它能吸收强者的精血,自己竟然拒绝忘记了!当初林铭得到太龘子送的紫金软甲时,上而的后天巅峰高手的血符就被魔方吸收了,林铭因此得到了第二次进入魔方空间的机会。果然如林铭所想,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林铭的心脏中冲出,犹如袭击猎物的毒蛇一般,一下子锁住了逆鳞之血,拖着它缓缓的向林铭的心脏靠拢。

逆鳞之血大急,拼命的冲,却也挣脱不了。这时候,林铭心念急转,怎么办,魔方显然想吸收逆鳝之血,而且看情形,它吸收逆鳞之血似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逆鳞之血如果被魔方吸收了的话,虽然可能会增强魔方的力量,可是却太过暴殄天物了……

毕竟魔方可以吸收后天高手的精血,虽然质量差了很多,但是可以用数量补充。林铭也有些急了,这时,逆鳞之血巳经被拖入了林铭的心脏,进入心脏之后,逆鳞之血愈发拼命的想要挣脱束缚,它开始向林铭的心脏肌肉中冲,仿佛宁愿融入其中,也不想被魔方吸收掉。

而这时,魔方牵制逆鳞之血的力量突然弱了那么几分。逆鳞之血洪到机会,终于冲入了林铭的心脏之中,而后毫不犹豫的开始与林铭的心脏融合。这是主动的融合,并非被魔方和眼貘的力量所迫。“嗯……这是……”魔方不断的放松对逆鳝之血的束缚力,而逆鳝之血则拼命的与林铭心脏融合,这竹,过程完全出自于血灵自愿,林铭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痛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