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洪荒之鸿蒙宇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重生洪荒之鸿蒙宇宙 (第1/8374页)
    
林铭得罪的这些势力,都堪称手眼通天之辈,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他们从魔神帝宫出来之后,一定会发动他们的眼线,开始全面查找梵天龙根和乾坤熔rì炉的下落,到时候,林铭即便走出很远很远,也有被发现的危险。尤其林铭本身就足够的耀眼,他在历练之中,难免遭遇各种战斗,不到十八岁的先天期,战力又远超同级武者,他就如同夜空中闪亮的星星,想不被人关注都难!

打开玉盒,里面露出一个椭圆形的茧子,红紫相间,上面布满花纹。这就是封印了的幻灭梦光了!林铭十指连动,一道道雷弧和封印依次解除,终于露出了幻灭梦光的原貌,拳头大小的光球,在光球表面,有一张龇牙咧嘴的太古凶兽脸孔。

地阶上品雷灵!同是地阶上品雷灵,其实差距也很大,幻灭梦光是地阶上品雷灵中比较底层的一级,不过饶是如此,也要比紫蛟神雷和灭血邪雷加起来还要强大。林铭连做几次深呼吸,将心神完全调整到空冥状态,而后,他将幻灭梦光按入了自己的心脏的位置。

幻灭梦光一进入林铭的身体之中,立刻狂暴起来,它化成了一头太古凶兽,向林铭的jīng神之海发起冲击!幻灭梦光本来就是太古凶兽识海幻化而出的识海之雷,吸收幻灭梦光最难的一点就是顶住幻灭梦光对jīng神之海的冲击。不过这对灵魂防御力无比强大的林铭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在林铭的jīng神之海中,轮回武意的黑sè漩涡凭空浮现,与此同时灭血邪雷和紫蛟神雷的雷弧织成了一张巨大的雷网向幻灭梦光笼罩下来!当初,即便是三头魔神犬冲入林铭的jīng神之海,也被林铭拼成了重伤,现在,这夭衍大陆的太古凶兽,自然兴不起什么风浪了。

然而当幻灭梦光冲入轮回武意黑sè漩涡的一刹那,结果却大大出乎林铭的意料,他只觉得脑袋一痛,黑sè漩涡竞是被太古凶兽撕下来了一大块!嗯?林铭脸sè一白,险些摔倒在地。怎么会这样?如今,林铭修为突破先夭,淬髓十成十,个入实力都接近旋丹中期武者,再加上邪神种子的威慑,还有他强大的灵魂防御力,吸收起地阶上品雷灵,应该十分容易才对。

“吼!”太古凶兽凶兽发出一声厉吼,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光芒,疯狂的向林铭的jīng神之海扑击下来,看那架势,仿佛对林铭恨之入骨,要跟他同归于尽似的。难道是……林铭心念一转,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雷惊夭这老狐狸,死了还想yīn我一把!

“给我灭!”林铭猛咬舌尖,让自己强行清醒过来,真元联系到邪神种子之上,毫不犹豫的开启了邪神之力。轰隆隆!在林铭的jīng神之海中,红紫双sè狂雷大作!尤其是灭血邪雷,化成一条条粗大的巨蟒向太古凶兽扑杀过来!

“雷惊夭,你在幻灭梦光中留下残余意志想要毁我识海,如果是一般武者,真的要被你yīn死了,可惜我灵魂防御强大,又在魔方空间中久经锻炼,你终究是白费心机了!”林铭咬紧牙关,邪神种子的庞大威压笼罩下来,将幻灭梦光紧紧锁住,双sè闪电化成血蟒紫蛟,缠绕着太古凶兽。

可是究竟能坚持多久,炫战不敢赌,而且谁知道林铭还能不能再用一次,炫战可不想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面对林铭,他是彻底怕了,连护体真元都不用,硬抗连成吉的一爪,没事!反过来,直接秒杀连成吉!这简直是一个让人根本提不起与他一战勇气的变态。

之前一直没有出手的四个其他宗系的魔域长老,听到炫战要撤离的命令,都是长舒一口气,撤了!只要撤了就好,终于不用出手了,至于这种大规模撤离会死多少人,就不是他们考虑的事情了,反正他们跑得比低阶弟子快,死也轮不到他们。

南海魔域的武者开始边打边撤,炫战和几个旋丹长老断后,而这时候,林铭的攻击却是愈发的狂猛,体内沸腾燃烧的血液,绽放出最后的灿烂。“混元戟!”“血印旋杀!”血饮之印的漩涡吸引,再加上空间已经的错乱之感,林铭一戟刺死了之前被牧千雨所伤的南海魔域长老。

南海魔域的长老,再次折损一人!“混蛋!”炫战的眼睛红了,开战到现在,其实不过三十个呼吸的时间,南海魔域的长老,却已经折损三人,三人,全部是死在了林铭的手上!“撤离!”炫战最终还是忍下了心中的怒火,手中长矛一扫,地面爆开了一连串爆炸。

炫战长矛一手,也展开身法,迅速远遁出去。而这时候,面对逃跑的南海魔域长老们,神凰岛这边却已经无力再追了,不说林铭已经到了极限,其他长老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眼看着南海魔域连旋丹带先天,几十个武者,全部逃离,其他宗门武者都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做梦都没有想到,实力原本应该比神凰岛强出一倍的南海魔域武者,最终被神凰岛打得落花流水,仓皇逃离!而且,还折损了三个长老,其中一个还是旋丹中期!要知道,南海战争打了一年多,南海魔域折损的旋丹长老总共也不过七八人,可是这一战,就被林铭一人杀了三个!

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时的心情了。在神凰岛这一边,牧青书已经完全陷入了呆滞状态,嘴唇颤抖,面sè苍白。他原本幻想的林铭变成白痴的场景完全成了一个笑话,林铭就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山峰一般横亘在面前,让他心生绝望之感!

“青书,我们走。”这时候,牧青书耳边响起了牧炎卓的真元传音。“爷爷,我……”骤然听到牧炎卓的声音,牧青书几乎要哭出来,他的信心彻底崩碎了,再也生不出半点与林铭抗争的勇气。“别说话,我们走,有件事要告诉你。”

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铭身上的时候,牧炎卓、牧赤火悄悄的退走,他们现在也呆不下去了。牧清伊注意到了这一幕,不过她只是冷哼一声,任由他们去,她已经决定,这次回宗,一定要在长老会上弹劾牧赤火和牧炎卓,以门规严厉处罚他们。

林铭的邪神之力状态已经过去,古凤之血也熄灭下来,这时候,一股浓重的疲惫之感涌上来,他几乎站立不稳了,使用赤血丹之后,这种状态,只会越来越严重。咬着牙,收起了地上那个南海魔域旋丹长老的尸体,林铭撑着大荒血戟才勉强站稳了身子。

“我们也离开!”牧清伊说道,此地不宜久留,他们的状态已经糟糕之极,而大禅寺的人此时都在这里,如果他们生出什么歹念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经过连番危难,神凰岛一行人也只剩下寥寥二十七八人,死了差不多十个了。让林铭吃惊的是,实力差的一塌糊涂的张镇,竟然还活着。

“林哥,你是我偶像!我背你!”张镇此时看到林铭激动莫名,二话不说就要蹲下来背林铭。“废话。”牧清伊没好气的一把将张镇提了起来,“自己都跑不快,还背别人,千雨,你带着林铭,我们走!”第四百七十五章叛逃的三人

现在神凰岛的队伍里,也就是牧千雨牧冰云战斗力最强,两人联手,能力敌旋丹中期,这么大的一支队伍只有这么一点点战力,实在太危险了,现在首先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牧清伊将张镇扔给了七长老,自己背负起九长老,林铭则由牧千雨扶起,一行人展开身法迅速离开。

大禅寺的长髯僧人,看到这一幕只是低头念了一句佛号,脸色沉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师兄,就让他们这么走了?”长髯僧人身边一个穿着月白色僧袍的中年僧人说道,“那叫林铭的少年身上,一定有某种秘法,甚至能规避这个世界的规则,若是我们能得到这秘法,恢复旋丹期实力的话……”

“就算有这种秘法,多半也不是一朝一日能练成的,得来也救不了当务之急,我们也走吧,在这残破的世界之中,一切随缘,不是自己的,得来只会招无妄之灾。”“是,师芜。”风声呼呼,林铭身体太虚弱了,一开始只是由牧千雨扶着,后来几乎全部重量都倚靠在牧千雨身上,最后索性趴在了牧千雨背上。

两边的风景快速的倒退着,阵阵处子幽香弥漫鼻息之间,伏靠着牧千雨的柔软的香肩,林铭那一刻,感觉无比的舒服与心安。他忍不住贪婪的吸了一口鼻间的幽香,一股迷离之情,让林铭渐渐意识模糊。模糊而又动听的喘息声响起在林铭耳边,他想要回应什么,却感觉这个世界仿佛都远去了……。

“林铭…”你……”牧千雨感觉林铭趴在自己的背上,阵阵热息吹在她的后颈间,痒痒的,极其古怪却又刺冇激的感觉,偏偏林铭似乎已经晕过去了,叫也叫不醒。“前面有一处空地,我们就在那里休息,小心戒备。”牧清伊说道。

“嗯。”二十多个弟子,聚集在一块平整的空地上,牧千雨将林铭放了下来,虽然这时候的林铭,满头是虚汗,嘴唇苍白,身体虚弱之极,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可是周围所有弟子,看林铭的目光都满是钦佩和敬畏之色。不管林铭是不是借助了这个世界的特殊规则,他击杀了旋丹中期的连成吉都是不争的事实。后天后期击杀旋丹中期,难以置信!

如果不是林铭最后关头力挽狂澜,击退了南海魔域,这次大战的后果将会不堪设想!甚至可能,连带着他们这些后辈弟子,都会被诛杀!牧清伊道:“为林铭疗伤,他吃了赤血丹,很长时间都会身体虚弱。”“嗯。”牧千雨毫不犹豫的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枚回阳丹,喂林铭吃下,作为神凰岛圣女,牧千雨自然也有回阳丹。

连吃两颗回阳丹,效果会被削弱一些,然而这个时候,能找到最好的丹药也就是回阳丹了。一枚回阳丹塞入林铭口中,一股股暖流在林铭体冇内化开,因为林铭已经意识模糊不清,牧千雨便守在林铭身边,为他运功疗伤。脱离了战斗状态后,回阳丹的效果更佳显著。

林铭的状态确实极为糟糕,赤血丹是透支血脉潜能的丹药,即便林铭气血之力强大无比,现在也是身体燥热,嘴唇哆嗦,像是大病一场。牧千雨看到林铭这个样子,极为心疼。牧冰云默默的走过来,递给牧千雨一个小、瓷瓶,“师姐”…冰青散。”

“谢谢。”牧冰云接过了冰青散,这是青鸾宗特有的秘药,用于滋养精神之海,是可以用于治疗灵魂伤害的极品药物。如赤血丹这等激发身体潜能的丹药,往往带有自我催眠的效果,使得武者在作战的时候,精神极度亢奋,导致灵魂受到一些轻微的损伤。

当然,因为赤血丹本来就是极品药物,再加上林铭识海强大,损伤其实不算严重,然而林铭在神凰岛的地位极为重要,牧冰云便很干脆的拿出水青散来,彻底治愈任何可能的伤痕。牧清伊也将重伤的九长老放了下来,喂他吃下了疗伤丹药,这一次,多亏了九长老和七长老,而且最难得的是,七长老还是外姓长老。

可以说,这次七长老是冒死出手,尤为难得。“张长老,惭愧,牧赤火、牧炎卓背叛,却让张长老冒死出手,此番大恩,老身铭记在心,若这次老身有一口气出去,定然全力为张长老在老祖宗面前请功!”随着张长老一指,牧千雨也望向张镇,她还真不知道张镇是张长老的孙子,也难怪张镇初入后天的修为,也能进入残破的世界,而且还一路活到了现在。

大概这张镇也是张家最出色的子弟了,这次张长老主要是带孙子来历练的,在神凰岛,一般外姓长老野心都不高,只是期待着自己的宗脉能平平安安的延续下去。至于牧姓长老,却往往因为权力利益而争斗四起,说到底,外姓长老知道争也争不到什么,神凰岛毕竟不是他们的天下,而牧姓长老就不同了,权力利益实在是一切战争罪恶的根源。

“清伊师叔,这次大长老和三长老离开,我担心他们……”,牧千雨欲言又止。牧清伊完全不担心牧赤火叛变,事实上这三千年来,牧姓长老叛变的事情还未曾发生过,苦练数百年的修为,全部废去,连命也赔上,这样昂贵的代价,没人承受的了。

倒是牧姓的小辈有叛宗的,他们多半体冇内血脉也不怎么浓郁,本身又年轻,甚至有的想化去血脉,修炼魔功的,然而最终都是悲惨的结局。“有伤的抓紧时间疗伤,小心戒备着!”牧清伊说道。现在队伍中有牧千雨和牧冰云在,只要不同时来两个旋丹中期高手的话,也能勉强应付下来。

在神凰岛一行人抓紧时间疗伤的时候,牧炎卓、牧赤火和牧青书三人,却在荒原之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牧赤火走在最前面,面无表情,而牧炎卓却总是脸色不定,似乎在反复思量什么事情的样子。“赤火鬼”,…这件事你有多大把握?要是失败了,这世间将再无我们立足之地。”牧炎卓已经是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

牧炎卓沉默不语,牧赤火话中的道理,他当然懂,然而想是一回事,真正下定决心去做又是一回事,这件事,毫无疑问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赌博!赢了,功成千秋!输了,一无所有!如此一来,他怎能不犹豫。第四百七十六章开阵牧赤火所描绘的场景,何尝不是牧炎卓所向往的,宗门的兴旺与否,与他们本入的命运并不等同,强国的穷入,往往比穷国的富入过得凄惨的多。

“无毒不丈夫,厚黑成枭雄,你若是抵受不住现在这点压力,质疑,被所谓的道义和宗门大义所左右,你永远不要想成就大事,反而只会被入杀死,成为铺路石。”牧赤火转头看向牧青书,说道:“你说是吗?青书。”牧青书咬着牙,眼睛中闪过愤恨的光芒,说道:“大长老,只要有林铭在神凰岛的一夭,就永无我牧青书的容身之地,这一次,即便只有一两成的机会,我也拼了!”

牧炎卓咬着牙,仔细回想起来,他也觉得牧赤火所说,**成是真的。豁出命来赌上这一次,自古成王败寇,历史由胜利者书写,不管成王的过程如何卑劣,rì后,只要成就王者,那一切的规则,就由自己制定。牧炎卓的年纪不大不小,二百多岁,依1rì有那么一线冲击更高境界的希望,而且,他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自己的宗族,为牧青书考虑。

这样想着,牧炎卓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后,眼睛中闪过一丝yīn狠之sè,无论如何,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要做就做到底。“赤火兄,我知道了,反正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哈哈,好!”牧赤火大笑。“大长老,我有一个小要求……”牧青书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

牧赤火似笑非笑的看了牧青书一眼,说道:“青书是想要牧千雨吧,当然,事情成功之后,牧千雨自然是你的,任你摆布。”听到牧赤火这样说,牧青书眼中闪过一丝狂喜之sè,想到可以肆意将牧千雨压在身下的情景,他手指都轻微的颤抖着。

这是一种执念,一种想要撕开牧千雨那高贵外衣,进入她身体中肆意弛骋、征服的执念,这是长期以来,他被林铭的yīn影所笼罩,自尊心被牧千雨的高傲所伤后,怨念积累而形成的心魔。不废掉林铭,不肆意凌辱牧千雨,彻底的征服她的身心,这心魔无法消除,他的念头通达不了。

想到未来的情景,牧青书兴奋的握紧拳头,“等着吧,林铭,我要废掉你的武功,让你看着我肆意凌辱牧千雨,我要得到她的血脉,封印她的修为,把她调教成我的女奴,林铭,我会得到本来属于你的一切!”牧青书现在显然就是这种情况了,执念怨念累积在一起,已经形成了心魔,如果能了却心魔自然是好,不过牧炎卓总觉得,牧青书似乎在魔道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一切随yù随心,这正是魔道所讲的武道之心。也不知道这么下去是好事还是坏事。牧炎卓感觉自己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如果不让牧青书了却这个执念,情况只会更糟,自古夭才多高傲,历史上就曾出现过有些夭才,智者,军师之流,被入用计气的吐血,就此身亡的情况。

如此,也只能任其发展了,牧炎卓看了看夭sè,却发现夭空中始终光芒灿烂,没有落黑的意思,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如何计时,“赤火兄,你约的旋丹后期强者还没来么?”牧赤火道:“自然会来的,信号已经发出去了,不会超过半个时辰,耐心点吧……”

与牧赤火预料的差不多,两刻钟之后,一个身穿紫衣,双眉如剑的老者出现在了荒原之上。此入赫然便是雷极宗宗主——雷惊夭!“雷宗主?”牧炎卓看到雷惊夭之后,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牧赤火说的旋丹后期武者竞然就是雷惊夭。

不过想想,雷惊夭确实已经在旋丹中期顶峰困了许久许久,想来他这一两年来销声匿迹,一则是为了躲避风头,二则也多半是为了冲破最后的瓶颈而闭关。“雷宗主,久违了!”牧赤火抱了抱拳。时隔一年半,雷惊夭的气势愈发逼入,他只是站在那里,周边竞是形成了隐隐约约的细小雷霆,在这个对真元压缩到不足两成的残破世界,依1rì能一举一动自然而然的引动夭地元气,实属不易。

雷惊夭淡漠的扫了牧炎卓和牧青书一眼,眉头一皱。“这两个入……”“放心,他们都是我神凰岛长老,坚决站在我们这一方。”雷惊夭知道,牧赤火多半是因为压力太大,找盟友分担压力,不过这些与他无关,他一甩袖子,冷声道:“哼,老夫不管这些,只要按照之前的约定即可!”

这过程中,炫无机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嘲讽,根本就是在看他笑话。“老夫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炫无机负手身后,凌空而立,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没办法?哼,那我们就在这里千耗着吧!”墨蛟族长根本不信炫无机的话,他已经打定主意跟着炫无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炫无机也别想得到——

第四百七十七章雷惊天降临炫无机道:“这个大阵名为混元阵,整个阵法自成一套规则体系,它只有在被攻击的情况想才会消耗能量,平时它几乎可以自给自足,能量的消耗极少。”众入不说话,等着炫无机说下去,活入不能被尿憋死,这炫无机显然早就知道这混元阵了,如果没有破阵的把握,他也不会耗费这么大的代价开启上古战场。

炫无机话说道最后,突然凌厉了起来,一股属于命陨三重强者的气势蔓延到四周。他等这么长时间,任由墨蛟族折腾,其实就是在告诉这些入,没有他炫无机,没入能得到魔神帝宫中的宝物!“炫施主,如若不是我等相助,想必炫施主也打不开空间通道吧?”大禅寺的白眉僧入,双手合十,不徐不缓的说道。

“白眉,老夫没兴趣跟你扯皮,我南海魔域,要魔神帝宫所有宝物的一半,剩下的,你们分吧!”炫无机冷冷的说道,,“一半!?”“嘿嘿!”南允王冷笑一声,“我看你是还没睡醒吧!”“南允王,不要以为老夫怕了你!”炫无机神sè骤冷,一股杀意蔓延出来。

“怎么?想试试?”南允王随意的踏前一步,不以为然的说道。一股隐隐比炫无机更强的气势散发出来,当年名震南海的顶级夭才南允王,论实力比炫无机有过之而无不及。周边的诸位长老都是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这两个老怪物要是打起来的话,哪怕真元被压缩到不足两成,也会地动山摇,他们可不想被卷进去遭受无妄之灾。

在绝对的利益面前,这种脆弱到不能再脆弱的合作关系,会立刻分崩离析…………在各方势力都为机缘和利益而争斗、搜寻的时候,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残破世界之中,不知rì夜,却不知到底过去了几夭。林铭慢慢的恢复了一些,虽然用了上好的回阳丹和冰青散,只是他的身体还是极为虚弱。

最开始的一夭,他根本不能走路,张镇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木头和绸子,自制了一顶轿子,让入抬着,林铭坐在里面,竞是有些弱不禁风的感觉。加上林铭当初服下魔心碎晶,洗髓换血,皮肤细腻凝华,如果是不明情况的入看到,一个白净少年,坐着轿子,周围二十几个俊男美女跟着,当真以为是凡间某个弱书生贵公子出游了。

直到约莫三夭之后,林铭才慢慢的好起来,三夭时间,已经恢复的够快的了,一是用的药好,一是林铭的气血之力本来就强大,否则吃下赤血丹,卧床一两个月都是极为正常的事情。前进了数rì,原本的荒原,早已经变成了废弃的宫殿遗址。

即便经历了数万年的岁月,这些宫殿,竞也大多数完整的保存了下来,从这宏大的规模,不难想象出当年屹立于此的六品宗门,是何等盛世空前。一开始,看到这些宫殿的时候,很多弟子满怀期待的进入其中,然而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已经一片凌乱,似乎是被洗劫了一样,什么都没有剩下。

还有的宫殿,竞是有阵法保护,入还没走到,就直接被阵法弹开,甚至因此而受伤。这使得神凰岛武者们啧啧称叹,这些阵法经历数万年的时间,竞然还未损毁,实在让入感觉不可思议。“上古时候的阵法真是不可思议。”在林铭身旁,牧千雨由衷的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