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级进化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超级进化眼 (第1/379页)
    
她来时帐篷都是她和哥自己搭的,那女仁竟然一群人冲过去抢着帮。还把要送给她的东西全送那女仁帐篷里去了。更气人的是,那J人竟然不要,一个个又全给退了回去。什么意思,显得她高贵她就贪小便宜是不是?看她不把这J人的脸给拉吧下来,然后丢地上慢慢踩。

在外人的眼中,就是飓风开始从跪着站了起来,过程非常慢,站好后还及为不稳的前后晃了好几下。一个个全倒吸着冷气的呼吸都忘了,拽住旁边人的手或是衣服,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飓风。好在七夜最后稳住了,她站了一会儿,再次感受了下自己对飓风的操控力,然后尝试着踏出第一步。

很不幸的,没稳住,飓风一个踉跄的又单膝跪了下去,发出了巨大的脆响声。“呼。”“天哪。”有失望的,有紧张,也有心疼的。郑炫炂和李彻几人就是心疼,精神力连接的机甲,痛感是相连的,这么猛的一腿,夫人那腿该有多疼啊!

轩辕冥殇也接到了通知匆匆赶了回来,一进来正好看到飓风膝盖着地的这一幕,差点没直接飞奔过去。还是李彻发现了他冲过去将他给拦住,“首领,夫人这时应该是不希望有人拦她的。”夫人对飓风的热爱,他们这些近的人哪个不知道?

现在有机会能驾驶机甲了,夫人肯定不希望任何人防碍她真正的拥有飓风。这时飓风又动了起来,一手撑着地缓缓的再次站了起来,这次站得比第一次站起来要稳许多,至少看不过它没再晃动。接着,一步,再一步,又是一个踉跄倒地,这次更惨,双膝着地的跪下。

李彻这回也不拦着轩辕冥殇了,他瞧着也心疼。他不拦,反而轩辕冥殇自己不动了,只是双拳紧握的死死盯着那边。七夜又再次站了起来。这次终于没再摔倒,缓慢的开始一步一步朝前走去。飓风的一步,那是相当大的,很快观众席上的人就看连飓风都看不清楚了,渐渐成了一个小心。

于是,老院长调出实时监控放到中央屏幕上。只见飓风走路已经非常稳当,七夜这时正在伸着手练习着手指的灵活度。然后就见她抽出了背上隐藏的光剑,接着又收了回去,拔出左膝隐藏的匕首、右膝隐藏的手木仓……飓风,全身上下哪都是武0器,几乎是每一个重要关节都藏着东西,左手藏着机木仓,右手藏着火木仓,双肩都藏着炮口,腰部藏着鞭子。

这些,七夜都展示般的一一拿出来后又重新藏回去。“嘶~”观众席上是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虽然能来看这场历史【性】时刻的人,除轩辕冥殇和李彻郑炫炂这些基地的中坚力量,都是参与了飓风改造的人员。可他们都是被分开,一人或是几人只负责一小部位,因此并没有几个知道飓风身上到底装了多少东西,到底能强大到哪里。

除了老院长和李副院这俩。两人对视了眼,都是那个骄傲啊!让飓风能拥有这么强的杀伤力,可都是他们俩不曰不夜研究出来的成果呢。这是他们的荣耀。第1174章 生气七夜从飓风下来,还有些意犹未尽。操控着机甲的那感觉,根本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看李剑白同意成婚一事。长孙皇后就当即给了李剑白一块令牌,可以随时出宫。不过长孙皇后也再三叮嘱,日落之前,必须回宫。而李剑白则是满脸敷衍的点头同意,内心却是惊喜自语:还回个屁啊,再也不会回来了。看着李剑白欢喜的拿着出宫令牌离开,长孙皇后也苦笑的摇了摇头。

七位皇子,六位公主,长孙对李剑白最为亲切,虽然李剑白来到宫中时间不成,但却有一种很亲切,很随和的感觉。也许,长孙知道,李剑白是她的后辈。李剑白拿到令牌,当即就准备出宫,自己可是一分一秒也不想待了,本想来长孙母后这里讨要借取一些开销银两,在拿到令牌之后,这件事情,李剑白立即就抛之脑后。

因为自己都要出宫了,还要什么银两呢?不过为了离开,银两还是拿了不少,因为出了宫,各个方面都需要用钱。出宫!离开了皇宫,走出那堵高高的红墙,李剑白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顺畅了不少。皇宫有着无比严厉的规矩,有着戒备森严束缚,就算李剑白贵为皇子,也有点不适应。

特别是,李剑白是一个现代人,受不了皇宫的这种状态。出了皇宫,就是长安城!长安城,规模宏伟,布局严谨,结构对称,排列整齐。外城四面各有三个城门,贯通十二座城门的六条大街是全城的交通干道。而纵贯南北的朱雀大街则是一条标准的中轴线,它衔接宫城的承天门、皇城的朱雀门和外城的明德门,把长安城分成了东西对称的两部分。

这里可谓是唐国的核心。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一场婚约,意味着有两个人,一个自然是李剑白。还有一个当然就是长孙无忌最小的幼女,长孙有情。本应该大好年华,刚刚懂事,应当享受青春,享受美好,但是却因为唐王的一句话。

圣旨钦点,长孙有情陷入了无尽的苦恼。长孙一脉,有皇后长孙无忧,有三朝元老长孙无忌,有一位大将武侯长孙有国。长孙无忧不用说了,一代贤后,在民间的威望甚至超越唐王。长孙无忌更是三朝元老,唐国今日的开明之治,离不开长孙无忌。

长孙有国,十大武将王侯之一。所以。长孙一脉,乃是唐国第一家族,而长孙有情更是长孙无忌最小的女儿,享受了无尽的宠爱。所以,从小单纯而刁蛮,任性而不知人心险恶。当知道了自己有了婚约,而且还是唐国最顽劣不堪的六皇子,长孙有情,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不嫁,不嫁,就是不嫁,死也不嫁!”长孙有情狠狠的摔了茶杯,茶壶,座椅,板凳!“哼,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是唐王钦点,你不得胡来。”长孙无忌心中也是火大。虽然看得出来六皇子李剑白心思活跃,且灵动机敏,但是长孙无忌并不看好这位六皇子。

“父亲,我不嫁,女儿死也不嫁!”长孙有情,面带梨花。“不嫁也得嫁,你姑姑也同意你嫁给六皇子。”长孙无忌呵斥。“什么!!”长孙有情,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自己姑姑也要自己嫁给那个顽劣不堪的六皇子?!一时间。

长孙有情竟然不哭不闹了,心中明白,没有人可以帮自己了。如果父亲逼自己,甚至是唐王钦点,长孙有情自己都可以拒绝,但如果是自己那位无忧姑姑也同意了,就没有人帮自己了。必须自己靠自己!这是长孙有情第一时间的想法。

逃婚!竟然两位新人,同时产生了同一个想法。另一边。离开了皇宫的李剑白,第一时间把长安城转了一遍,因为自己一旦离开,就基本上不再回来了。毕竟长安城乃是天子脚下,自己还没有傻到再次回来的地步。不转不知道,一转吓一跳,因为李剑白发现,竟然有人在跟踪自己。

“是禁军?还是御林军?”李剑白不傻,明白,这绝对是自己那位父皇,或者长孙皇后,派人跟踪自己,或者算是一种保护。毕竟在他们眼中,自己是第一次出宫。“先必须甩开他们。”李剑白虽然出了皇宫,但明面上也跟了不少人,有两个太监,还有两个宗卫。

“走,我们去逛一逛,好好玩一玩。”李剑白大喝了一声,带着四五人,大吃大喝,畅玩了一番。这也符合,自己为什么出宫,出宫放肆的目的,减低那群跟踪之人的警惕。半日时间的游玩。李剑白心中盘算,差不多了。又带领着四人,进入了一间商铺,这里面很大,很杂,几乎什么都卖。

李剑白故装豪气了一把,道:“你们有什么看重的,随便挑,什么选,今天好好的赏你们一番。”两名太监和宗卫,都恭敬谢恩。而李剑白眼珠子转了一圈,嘿嘿一笑,自己抄起一件衣服,道:“这衣服不错,我试一试。”说着就准备进入试穿一番。

随后,李剑白就溜出这间商铺,混入了人群之中。下一步,就是离开长安城了!可惜……李剑白这一次还是失败了。第23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出宫。终于彻底自我放松了。没有了那身皇子身份的枷锁!不用在每天面对太监了,不用在忍受皇宫的那种压抑气息了。

不用在每天活得很累了,不用伪装自己的身份,自由自在的活着了。一时间,李剑白感觉自己一身轻。不过内心中,李剑白还是感觉挺对不起长孙皇后的,毕竟这道令牌是长孙皇后给自己的。若是自己彻底不再回皇宫,恐怕自己那位便宜父皇一定会暴怒的。

还有就是,李剑白隐约担心那个人,那个素未谋面却被自己利用的人。这个人自然就是长孙有情。以成婚为条件,假意答应,如今却逃婚,逃出皇宫。就算内心有诸多不忍,但李剑白还是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离开是最好的结果。

没有人跟在自己后面了。就连暗中跟踪保护自己的禁军,李剑白也将他们甩的一干二净,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离开长安城。出了宫,不代表就彻底离开了。只有离开了长安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开。第一时间,李剑白就收拾了一些东西,朝着北城门而去,准备一路向北。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嘿嘿嘿嘿,参北斗哇。生死之交一碗酒哇,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哇。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哇……李剑白哼了一首“大河向东流”,一人背负行囊,逍遥而去。

北城门。李剑白跟随着人群,依次准备就此离去。“再见了,长安。”“再见了,皇宫。再见了,长孙母后,红姐,还有那便宜父皇……”李剑白紧了紧背后的行囊,朝着长安城挥了挥手。出了北城门,李剑白整个人感觉要起飞了,要轻松了不少……彻彻底底的放松了下来。

可是就在此刻。一列军队,横在前面。“哈哈,真是有缘啊,六皇子殿下,我们这也能遇上,难道知道微臣今日在此狩猎?”一道粗狂的声音响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烈马之上,王猛挡在前面。“你大爷的……王猛。”李剑白整个人都不好了,暗呼:鬼才和你有缘!

“哈哈,原来是王统领,真是有缘啊。”李剑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如同做贼心虚,被人撞了个正着,有苦难言。“有缘?我看六殿下是心中有怨才对,陛下允许你出宫,但是并未你出城啊,六皇子,你这是要干什么?”王猛话语突然一变,武道九品的气息爆发。

让李剑白全身冒汗,心中直呼:原来这才是武道九品的强大。在皇宫红墙之中,王猛也要屈服皇权,但是离了皇城,携领一军,气势爆发,再无压制。整个人的气势,强悍的无可匹敌。“王统领这是什么话,我只是想狩猎一番,这要怪都怪王统领你,说好了答应我林中狩猎,可三番五次的推脱,如今我出宫了,自然要过瘾一把。”

李剑白随便找了个借口,虽然漏洞百出,但是王统领也没有再说什么。“六殿下真的只是要狩猎,只需要提前和我打一声招呼,随时可以,何必一人偷偷摸摸,何况今日天色已晚,六殿下还要一人打猎,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担不起。”

“哈哈……是吗,既然王统领说天色已晚,那狩猎一事,今日就作罢,那我先回去了。”说完,李剑白也不废话,立即掉头回城。因为想在王统领手底下逃走,几乎不可能。九品修为的王猛,手底下还有三十六位禁军,除了先天,根本无人可以走得脱。

李剑白还没有这个自信。就算自己强行仗着身份依靠,王猛也敢拿下自己!只能憋屈的回城,李剑白心中明白,自己要出宫,要出城。恐怕自己这位便宜父皇早就知道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王猛亲自出来堵截自己!可恨,可恶!

回到长安城,少年越想越气,今日失败,日后将会是难上加难!回到城中。李剑白全身湿透了。皇子没有诏令,私自离开,这可是忌讳!就如同亲王没有诏令,私自回京,也是谋逆大罪!不过,李剑白可不管这些,只是心中明白自己想要离开,日后几乎没有可能了。

而且这一次离开失败,日后将会有不少麻烦。第一,引得唐王震怒,日后再无机会。第二,婚约之事,自己已经答应下来,想要取消,恐怕不是易事。第三,长孙也会为此受到牵连,虽然不痛不痒,但也总归不好。刚一回到长安城,两名太监,两名宗卫,就焦急万分的找到了李剑白。

这四人,诚惶诚恐,如果他们找不到李剑白,或者李剑白失踪了,他们四人必是死罪!这一点,李剑白也没有考虑到,心中对这四人也有些愧疚。虽然他们是下人,死不足惜,可李剑白并不怎么认为,毕竟李剑白是现代人,认为人人平等。

想要光明正大的离开,恐怕只有最后一个方法!那就是修炼,修炼到武道九品,成为武道巅峰,甚至先天宗师!到时候,实力大过一切,自己想走想留,仅在自己一念之间。“六殿下,你去哪里了,吓死我们了。”“总算找到您了,爷啊,你吓到小的们了。”一位太监满脸大汗,庆幸的抱怨一句。

李剑白对四人点了点头,无力在说什么。现在回宫?自己还要面对那位父皇的责问,还要愧对长孙母后的信任,最为可怕的还是那个素未谋面的人。真的要成亲?这一点,李剑白最为难以接受。甚至,这一瞬间,李剑白后悔了,自己不应该假意答应,不应该自私的妥协。

这一局,自己输了!输给了那位便宜父皇。“不!”李剑白脸色坚定,道:“我一定要找到破局之法!”不能成亲,不能完成束缚自己的婚约。“怎么办?”一时间,李剑白脑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终于,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好办法!

置之死地而后生!第24章 长孙嫡女长孙情出宫成功,但是出城失败。这算什么?千算万算也比不过权势滔天,也比不过千军万马,特别是在这大唐的长安城之中。因为,九五之位的那个人,一句话,无人能敌!就算是先天,在长安城之中,也要夹着尾巴做人!

这一刻,李剑白知道,自己那位便宜父皇,既然同意自己出宫,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变化。别说是北城门,就算是李剑白从南城门,东城门,任何一个城门走,也会被王猛的禁军给怼回来。别说是城门了,就算是钻狗洞,也出不了长安一步!

出不了城,意味着就必须要回宫!回了宫,面对自己的是什么?是那位善变的父皇,是一方圣旨的婚约,是朝中旋涡般的局势,是各位皇子夺嫡的开始。甚至是自己假皇子身份被一步步揭开。越想,李剑白心中越是寒颤,心中感觉穿越也不好玩了,本以为凭借自己现代人的知识和灵活,完全可以玩转这个异界版的唐国。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面对的乃是整个天下风云局势,自己看似不起眼,但唐王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从滑翔翼,从热气球,从自己各种越超这个世界的奇怪表现。“不管如何……先应该将婚约这一局,给破了!”不管是“洗劫”自己的修文阁。

还是随后李剑白去“破坏”御花园。到被责罚去“禁军”,面对王猛的下马威。还是文武殿的“考核”,御书房三位太傅学士的“对辩”,李剑白从未输过一局。而现在,李剑白宁愿前面自己全部输了,只要能赢下“婚约”这一局救好。

因为这一局,赢了不打紧,但是输了的话,那意味着自己将要输掉一辈子啊!一场婚约,一生牵绊,可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是两个人的人生大事啊!不能输,也输不起。归根结底,李剑白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破局之法!置之死地而后生!

左思右想之下,李剑白决定了“自毁”“自爆”,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在所不惜!这破局之法,自然就是“毁了自己!”“走。”李剑白狠狠的踹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太监。像是发泄,更多的是将其作为出气筒。“爷,你,您您轻点!”

尖锐的娘娘声,这太监让李剑白心中生怒,低骂:“给我闭嘴,带路,去长安最大的青楼!爷今天要好好的放肆一把!”听到这句话。不等那名太监反驳,两名宗卫立即上前,劝阻李剑白。“六爷,别,您,您第一次出宫就去那种地方,一旦被发现了的话,可,可不好。”

两名宗卫知道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六皇子第一次出宫,就去了青楼,不论谁对谁错,他们四个肯定是要受罚的。就算不处死,也会被打断双腿!宫中对皇子们的要求管束,十分的苛刻。甚至就算是宫女和皇子们过多的接触,都会被直接杖毙!

生怕有些心思不良的宫女,勾引诱惑了年纪不大的皇子。而出宫,就逛青楼,这种烟花之地,两个宗卫,两个太监,都没有做到劝阻职责,都是死罪!“怎么,你们要拦我?哼……”李剑白直接一脚又踹翻了一位宗卫。现在的李剑白修炼小成,在禁军训练了大半个月,修为更是达到了武道四品,仗着身份,有恃无恐,四人也不敢还手。

一脚干翻一个。正在气头上的李剑白,可不管那么多,以前自己心情好,向来也尊重自己手底下的仆人。可是现在,可不一样,自己必须赶紧破局,心中也更加暗恨自己那可恶的父皇。更加痛恨到底是是谁,出了一个如此难题!这一刻,宗卫,太监,四人都意识到了眼前自己主子的怒火,再也不敢多劝什么。

毕竟他们也见识到了,自己主子可是敢和当今陛下对着干!御花园的名花,珍惜灵鸟,或者是修文阁之中桀骜不驯,还有文武殿之中的不卑不亢。现在这是逛一逛青楼,应该不算什么大事。长安最为有名的青楼。大唐长安的青楼可不是一般的烟花之地,这里的女子,个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吟诗作对也不弱于名士大家。

而这里的人,大多都是达官显贵,或者是放荡才子。青楼是青楼,而妓院是妓院,两者有很大区别。青楼女子,是卖艺不卖身的名花,只娼妓是卖身!还有歌妓,舞妓等女子一般都是不卖身的,称为清倌人。当然也有卖艺献身的,她们称为红倌人。

青楼里多数是卖艺不卖身的妓女,也有卖身的,但数量很少,档次也比较高,接待的都是些达官贵人,风流才子。至于那些纯粹做皮肉生意的妓院称为“窑子”,档次较低。李剑白为了“自毁”,自然不会去那些档次较低的“窑子”,而是选择了名气最大的秦红楼。

传言这楼,建于始秦时期。秦红楼,分为两座楼,一座青楼,一座红楼。自然就是卖艺和卖身的两座楼,一边住着清倌人,一边住着红倌人。李剑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秦楼。这里有放荡才子,有诗人作对,有名家对谈,有仙曲琴声,有美酒佳酿,还有秦白倌人。

这座秦楼,乃是长安时尚的风向标。有人作出绝句诗词,有人奏出美妙佳音,更有人舞出九天迷漫,更有人一掷千金!而今日,一掷千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剑白。少年登台,黑夜揽月!拿着一达宣纸,卷成喇叭形状,对着台下所有人大喊了一句。

“各位好,今日的消费由我李小白买单!”说完,白衣少年,狂饮烈酒下肚,摇摇欲坠,李剑白哈哈大笑,忽然脑中想起了一个电影画面。那就是摇滚的夜店之中,有人拿着麦克风,大喊:今日的消费有赵公子买单!上台出场,李剑白算是成为了全场瞩目。

而少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今日过后,希望所有人都知道,堂堂大唐的六皇子。一掷千金,铺张浪费,游逛烟尘,一夜风流,名声扫地!破局婚约!而另一边,李剑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个人生出了和李剑白一模一样的想法。她就是刁蛮胡闹,却聪明才智一绝的长孙有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