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市民的奋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小市民的奋斗 (第1/5页)
    
不知道是七夜故意还是她运气太好,当初随便一选就选了个好地方。她们这次拿回来的巧克力,正是绿合刚刚上市不久的天价那款,现阶段对外还没开始出售,只接先高级宾馆和酒店的订单。“夫,夫人。。。这些,这些都是咱们的?”卫超像是对待仇人一样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脸,就是感觉到了痛,他还是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一个大趋势,不是个人或是几个人就能改变,除非本人自己立起来!说很难?说女人本就处于弱势?说女人力气本就不如男人再没激活异能的情况下还能怎么办?或是说被人控制被人欺骗等等。不否认,这的确是事实现象,但。。。也不是一定的。

至少在夜影基地里,强迫这一情况不存在。一旦真是强迫,只要去告,强迫者没有异能的会被处死,有异能的会被废去异能,在这样严厉的刑罚下,又哪个敢做出强迫卖那啥的事?每个区二十四小时都有巡逻队,上告又不难。要说走投无路而走上这条路?

其实未必,就说被七夜他们在半路上救过的那群女人,在大家忽视了她们的情况下被那女孩一直控制到基地里,不过那女孩被识破得早,小黑他们可没怜香惜玉的想法,不只是把被骗走的东西全拿了回来,还废了那女孩的异能。这也是变相的救了那群女人。

这不是也活得好好的,还活得有骨气?夜影基地从来没说过人进基地后就完全不管,一个城市呢,工作岗位得有多少,他们缺人缺得很,现在还有不少人都身兼数职。等如果攻克了土地问题,那城外一望无际的一大片田地里就更缺人了。

这种事情,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可看到又是另一回事。乐和肯定是乐和不起来,在场谁的心都没那么大。这是末世的一个铁一样的趋势,除非男人都是太监。夜影基地是有着管制还好些,其它的基地包括a市的zf大基地里,这种事儿上头所不管,甚至是默许,因为他们也同样的用女人来交易,只是人家做得漂亮些。

七夜没了再逛的兴致,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些堵。大家都发现了七夜情绪不对,回去的路上车里没了出来时的叽叽喳喳。一切的情绪到了个临界点就会暴发,而七夜这次暴发的时机,就在回到别墅时看到的别墅门口那一堆的人。

七夜暂时还不懂什么情什么爱,自然也不会吃那劳什子的醋。但这并不防碍一个自闭症者,一个貔貅对于自己所有物的占有欲。所以一下车,本来还带有些惆怅加迷茫的小脸又再次的回归了木木的,不只是脸木,全身都泛起了冷意,连单纯的李佑棋都能感觉到的素月手还没牵到他,他就已经主动抓上去拉着素月一起退离了七夜两米开外。

撇了眼某男身边的几个女人,还特么是不同装扮不同品种的。‘啥意思?招小妾,我要换栋别墅住不?’‘瞎想什么?’轩辕冥殇都冤死了都,他也是刚回来,谁知道门前怎么出来这些些个玩艺儿。不过现在安抚小媳妇先,至于这些个东西。。。

“你个猴崽子,你给我站住,今天娘不揍得你连裤衩都没得穿娘就跟你姓。”傅佳宜手举擀面杖如个出征的将军一样狂奔着追着前面四处乱窜的年轻人。年轻人长得和傅佳宜很像,约二十出头,偏瘦,面色有些不康健的肌黄。如猴儿一样的边跑边还朝后面的傅佳宜嘻皮笑脸的顶道:“娘,你当儿子傻啊你,站住就得光腚了,儿子可没有露着大腚到处乱跑的习惯。”

“你个猴崽子,你还敢气老娘,还敢气老娘。你自己说说,你干的是人事,是人事吗?”可气死她了都,难倒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的娘啊,这事儿真不怪我,他们冤枉我啊娘,我是您儿子,我是什么人,要真是我做的我能不承认?”

傅佳宜一想也是,她这个儿子虽然是混了点,但基本的责任心还是有的,做过的事绝对不会不承认,哪怕是错的。也不追了,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和娘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五一十一点不漏的给娘说。”

亲娘老子啊,您能把手里的擀面杖先放下不?好像不能。没办法,亲娘的话不能不听,轩辕晨珏如个娘们一样挪啊挪的,在傅佳宜似笑非笑的目光下一个哧溜窜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坐到,后背笔直的那种。切,德性,真以为娘制不住你?

“说吧。”“娘,这事儿儿子是真冤,六月飞雪了都。”“别贫,说正事儿。”擀面杖飞舞着威胁。“好,好,娘,我说。事情是这样,半月前儿子不是加入了一个小队出基地去任务嘛,是清理xx村子丧尸的任务,那村子的不远处有个旅游景点,娘记得那不?”

“记得,每年你放假回来咱们都会去那走走。”“可不,那儿每次都是人山人海的呀,咱每次去都是连脚都没地儿放。。”“别贫这些,重点。”擀面杖又举了起来。轩辕晨珏脖子一缩,一副怕怕的拍着胸口:“娘,您怎么现在越来越爷们了,这样不行,第二春上哪儿找去?”

“你个臭小子,欠是吧?”这回是擀面杖直接砸了过去。轩辕晨珏一手接住,然后双手捧着像是古时官员捧着圣旨一样的又捧到傅佳宜面前:“娘,别生气,别生气啊,儿子就是嘴欠,您要是生气伤了身子那多亏,不值当嘛。”轩辕晨光正在这时从门口走了进来,“咦,你们在干啥?开家庭会议?”

“啥家族会议,娘在训你弟。”傅佳宜一脸无可奈何的瞪了大儿子一眼,斜眼正看到小儿子向他大哥发着求助的可怜小目光。忍俊不经的甩小狗一样朝他甩手:“走,都走,以为娘不知道是吧,你们俩兄弟是不是又想要来蒙你们亲娘我?不用蒙,娘不问了行不行?”

倒是本事了,自己闯货让大哥来填坑,看她不逮住机会再好好的削他一顿。一个个都是来收债的,气也不是怒也不是。“娘,您永远是我们的指向标,我们哪敢蒙您啊!”轩辕晨光完全无视了轩辕晨珏的求助,目不斜视的坐到傅佳宜身边轻轻揽住她的肩:“我正回来准备告诉您小弟的事儿呢,现在刚好小弟在,咱们一起听听,我从旁人的嘴里听来的也不定是真相。”

朝自家小弟使了个眼色——哥能帮也只能帮到这了,起码帮你把娘给压住让你少挨几杖。轩辕晨珏立刻感激的连连点头:“娘,我就说您急什么啊,我这不正准备说的嘛,您擀面杖就丢过来了。”这丫就是个欠削的。一句话让本来已经息了火的傅佳宜差点儿轩辕晨光都没能压住,“嘿你个皮猴子,看娘这回不打死你。”

“说。”这声大喝是轩辕晨光。再皮下去,他要再压着娘娘都该给伤了,这孩子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真是,大哥现在越来越凶了,难怪那女人情愿丢下孩子都要跑了。这话他也就敢想想,说你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来。

第191章 攘内——都瞪他干啥“是这样,我这次不是跟着出任务了嘛,因为村子离着旅游区近,旅游区那边已经有不少丧尸都跑到村里来了,所以我们一天根本清理不完,下半夜就找了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了会儿。”“重点。”轩辕晨光都手痒的想代他-娘上前踹他几脚。

“这事儿得连着讲。。。好,好,重点,重点。”都瞪他干啥?“晚上我本来是自己一个人睡在一边,可早上起来时我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躺了个女人,就是队里那个唯一木系的女人,还是光溜溜的。”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声,因为他娘他哥那眼神。。。怎么说呢,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他现在已经生不如死了。

“我打死你这个混球。”轩辕晨光一个发愣给了傅佳宜机会,一把推开他又拿起一旁的擀面杖朝小儿子扑了过去。轩辕晨珏果断的闪啊,边跑边诉冤:“娘,我真的是冤的,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躺在身边的,还他嘛的光着,这绝对就是他们合伙的在陷害我。哥,大哥,救命,救命啊,再不救我娘就要打死你最亲的弟弟了。”

“娘,先别动怒,这事里面还真有点问题。”虽然他这个弟弟裤腰带一直没紧过,在学校里女朋友有一个月没换就已经算是长期,但自家小弟的为人他能肯定,如果他真睡了那女人,他不会不承认。“能有什么问题?能有什么问题?上学不好好上,一天到晚给我在外面浪,现在回来还是这样,他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他怎么就不知道现在有多少的眼睛盯着咱们家?”

傅佳宜心中的怒火根本就难以平静,左右转着身又要找东西。今天不削死这个不孝子她就不姓傅!“娘,娘,冷静,冷静,您先听我说。”轩辕晨光赶紧追上去死死抱住亲娘老子的腰,边朝着小弟吼道:“还不快出去。”抱着屁屁已经躲到门边的轩辕晨珏懵圈,他这才刚任务回来呢,气都没喘顺呢,又走?

这丫蠢的,蠢死算了,“去二弟那。”“哦,哦。”某小弟立刻抱屁屁盾之。人都跑了,傅佳宜不可能追出去满大街的打孩子,都多大了都,她都丢不起那个脸。于是泄了力任大儿子将她拉到一边坐下。“晨光啊,你说你小弟怎么就这么蠢呢?半月前是他第一次出任务啊,第一次出任务就给人设套套住,他脑子到底咋长的?里面是不是长了个瘤?”

“娘,原来您知道小弟是冤的啊!”还打那么大力,他都看到小弟屁股边儿大了,亲儿子呢。傅佳宜白了他一眼:“你当娘蠢,娘好歹曾经管了基地内务十来年了都。”“不是管基地内务,是只管财政这块。”轩辕晨光更正。傅佳宜被气得连捶了他好几下,她生的一个个崽子都是来报仇的。

轩辕晨光一动不动的任她打,眼中滑过笑意,“娘,娘,疼呢。”又捶了下两下加送白眼一个:“疼死你该,和娘说说,你小弟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讲到正经事,轩辕晨光立刻搬正身体坐如松:“娘,小弟这事儿说小是小,可说大影响很大。”

“咋说?”“是这样,这事儿已经闹到了首领面前,我回来就是首领让我回来当面问下小弟。。。”“什么?连首领也知道这事了?”哪有不关心孩子的母亲?这不,一心这事儿竟然已经捅到了首领面前,傅佳宜立刻急了,拉住轩辕晨光就是一番连问:“这事怎么会传到首领面前去?是谁传的?这事儿夫人知不知道?首领知道后怎么反应?首领咋说?”

是谁说他娘是个蠢婆娘的?这不是句句都问在点子上嘛。“是叶家老大的婆娘和人聊天时首领刚好经过听到,因为听到叶老大的婆娘提到晨珏首领多听了几耳朵这才知道的。夫人应该还不知道。首领当时没说什么也没看出来生气,就是让我回来先问下事实情况。”

亲娘老子,请记住重点,重点是‘事实’二字。傅佳宜瘪了瘪嘴,气得没差点冲到叶家去撕了那娘们的嘴。什么正好在首领经过时和人聊天还正巧的聊的就是他们家老三,天下哪有这样的巧事儿,还巧在那娘们的身上?“娘,这事儿我觉得您还是要去和夫人说下,很明显,这是针对咱们家而来。”

七夜静默的看着面前的茶几久久不语,坐她对面的傅佳宜被这凝重的气氛弄得混身都不自在,感觉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也不知听大儿子的话找夫人到底对不对,其实她个人感觉事情并没有大儿子说的辣么严重。不就是有人想把女人往她儿子面前塞嘛,什么大不了的,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轩辕晨珏呢?”这事发生在半月前,是半月前人家没想赖上-他,还是人才刚刚找到他?“晨珏去他二哥那里,晨光刚也找过去了,晨光说他先去问清楚,也是让晨珏先躲一下。”“躲?”已经到这么严重了?一提这傅佳宜就老激动了,一拍沙发扶手巴啦开来:“夫人你是不知道,下午,就下午啊,我正从城外回来晚饭都没做呢,家里就这么的冲进来一伙人,男男女女的加起来十几号。

他们个个凶神恶煞的,嚷嚷着要晨珏赔命,说晨珏侮辱了他们的朋友,那姑娘受不了委屈已经自杀了好几次,只是都没死成。”七夜嘴角抽抽,再抽抽。没死就没死呗,你那可惜的语气又是几个意思?也许也感觉自己的态度不对,傅佳宜立刻正色的补充解释道:“我不是说盼着那姑娘死,我是女人,像这种事情自然更向着女人些。

她要真是个好姑娘,只要晨珏真干了这缺德事,只要她愿意,就是押我都要押着晨珏娶了她。”第192章 攘内——要削削她“可夫人您看,都半月了,要真感觉委屈,她怎么会半月后才自杀?晨珏参加任务时没有用假身份,现在咱基地里也没人能用得了假身份,晨珏是我的儿子这点他们根本不可能不知道,那就不存在找不到晨珏的问题。”

话虽无情,可理的确是这个理。基地里对于身份录入这点很重视,一点儿假都不容许,也一点假都假不进去,它有着几近于完美的系统,古城基地这块比a市起码先进了有二十年。在这样的先前条件下,又是末世这样的环境中,一起组队出去任务就等于是把后背暂时性的交到别人手里,出任务前没先了解对方,起码的总要知道人家是谁啥身份,有几分信任度可言这才敢一起走吧?

那么问题就来了,傅佳宜虽然现在没有正经职业,也不再是挂着管理内务的名儿,但她混得可不比曾经的挂名儿差,几乎是哪哪都有她的身影,连城市的重新建设她都有插一手还别提城门官暂时还是她。这样一个角色的儿子,不是她想得太过现实,就依现在的世道,女人地位极具下降,就算是轩辕晨珏真做了什么,他们按理应该是借机贴上来,而不是没头脑的闯人家里去。

好,就算是她把人想佐了,人就是一个自尊自爱的好姑娘,那出了这事时应该是当场自杀以示清白,或是想讨个公道后无奈再绝望,那前提也是先讨过公道吧?“你是什么想法?”通常来说,这事儿不是当娘的直接搞定就行?要不强权相压拍个好处来个‘这些够不够,拿了离开我儿砸’,或是悄咪咪的就那个这个再那个。

七夜把心理的思绪在脸上写得太过明显,傅佳宜想要看不明白都不行,无奈又好笑的瞪了她一眼,“夫人,您把我想成啥人了?”虽然这事儿她的确是干过几次,可当着夫人的面能承认吗,能承认吗?妥妥的不能啊,她又不欠削。

“首领也知道这事了,是叶家老大媳妇那娘们嘴欠的和人聊天,还就那么巧的在首领路过时聊的就是我家老三。”叶老大媳妇是其心可诛啊夫人,要削削她。无语的一个白眼:“怎么又来个叶家?等等。。。三号区现在是谁在负责?”

每个区都有一个区长,除了一号区。她记得昨天翻文件时有看到,三号区的副区长好像是和叶老大媳妇一个姓。傅佳宜眼珠子一转,刚才急她没反应过来,现在七夜一提她也想起了这事,一拍大腿那个怒啊:“我就说她怎么嘴那么欠,原来就是冲着我家来的。”

叶老大媳妇姓魏,叶老太太的娘家,自然在基地里差差不到哪里,但好嘛也不算,末世前在古城算是能排上号的家族,全家几乎都从商,供应着古城里的大部分生活所需。如果古城是个国都,那魏家就是皇商。末世后魏家就比较惨了,在基地内的就剩下了叶老大媳妇两兄妹,在外的至今没一个回来。

但魏家和其它家比有一点是幸运的,就是两兄妹都有异能,魏舟今年四十有九,金系异能,本来在古城内任警局片区分局副局长,是魏家唯一一个走官场的,末世后人才紧缺他被提为了二号区副区长,真正端了铁饭碗。没证没据没个原由的,这事儿一时也不好确定,一时也不能立刻查出个原由,只能等轩辕晨光回来。

轩辕晨光这货办事还是很妥帖的,不到两小时他就的车就停在了七号别墅外。“咋样?咋样?”傅佳宜急得嘴都快要秃噜皮了。尤其是在七夜不理她自己看文件的情况下,一向都静不下来的人突然的一声不吱的呆坐着,别提那滋味多难受了。

“夫人好。”轩辕晨光先和七夜打了招呼后,才在七夜点头示意下坐在傅佳宜身边开始讲述。“晨珏知道的事情不多,半月前是他的第一次任务,他本来是和一个好友一起组队想领个附近的小任务先练个手,去了任务大厅后恰巧的碰到那叫‘共赢’的队伍。”

转头对傅佳宜说道,也是向七夜解释:“晨珏的朋友娘您也认识,就是他同学赵流年,赵家只剩下他一个了,现在住在三号区里,和晨辉住隔壁。”“哦,是那孩子啊,可怜见的,他现在还好吧?”轩辕晨光:“。。。。。。”娘,您的重点咋从来就没找准呢?

这点夜影基地还是很仁义的,不会把下面人的命不当命,对于清理基地附近丧尸这块,都会有风系异能者组成的先遣队伍先前往探路,两三天就会更新一次记录,不会完全未知的情况下就发布任务。谁知道只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旅游区里的丧尸就跑出来那么多。

“我刚去连赵流年那儿也问了,赵流年说他当时也累睡着了,第二天他还是被尖叫声给吵醒。”“叫人查过那队的人?”七夜问。她才不信轩辕晨光这个首领护卫队的队长会只是听到消息就让亲娘老子跑她这来告状。轩辕晨光很坦然的点头:“那叫‘共赢’的队伍表面上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队伍,异能者还只有一个,也就是那个要自杀的木系女人。但其实他们是魏舟的人,他们。。。”

这话有点不好在夫人面前说咋办?本来这事儿按理是要告诉首领,可首领最近忙得每天觉都只能睡那么一两个小时,首领还经常的挤出点时间从后山跑回来看夫人和少爷,他实在是担心首领再累下去把自己身体给累垮了。而且这事儿,也算是内务中的一种吧?

如果这话轩辕晨光问出来,七夜一定会直接喷他一脸口水。啥叫内务?第193章 攘内——不敢赌就算是基地里把内务这块的权利已经算是无限放大,但真正归到内务里管理的,也就是财政和安防这块,其它的都是一些琐事,大致离不开女人间的麻烦。

而轩辕晨光即将要说的,已经归到了政务管理这块,按理轩辕晨光不和轩辕冥殇这个首领去反应,也应该找现在专门负责政务的李彻。“魏舟有个爱好,他比较。。。好色。”哦~~~不是很懂。他好他的色,和‘共赢’小队是他的有几毛关系?

本来尴尬的轩辕晨光被七夜懵圈的小眼睛秒败,得,他就当是哥哥教下妹妹在这末世里对于弱势女子的险恶。不用再说了吧?“什么?”傅佳宜震惊得差点没直接跳起,就是七夜本来淡然的脸上都显出怒色来。“能确定?”“确定,我还带人去救出来过几个人。”那个惨哦,女的还好些,其中俩男的已经神智都不清醒了。

“这次针对晨珏的事情,我怀疑就是魏舟设的局。因为这事儿不归我负责,所以当时我没有露面,可虽然没有露面,但去救人的那位是我朋友,他。。。职业不是很高,能调动的人也不多,很容易就能联想到这事儿和我有关。”这点是他疏忽了,永明只是三号区里的一个护卫小队长,手下只管着十来号人,而且那条街还不归他管。

哦,懂,这是被报复了。就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嘛!“证据确着为什么不抓起来。。”处理了?这仨字七夜虽没说出来,但脸上表现得不要太明显。轩辕晨光立刻脸上的尴尬怎么遮掩都掩不住,沉默了几秒后才小声到几乎只他自己听到的出声:“没有证据。”

“嗯?”没证据?一个首领护卫队的队长竟然手里没证据的情况下来找她为他们家出头?脑子被丧尸病毒入侵了?这事说出来着实丢人,可又不得不说,“夫人,魏舟在三号区势力很大,尤其是在末世后。三号区的区长元穗本来是个很正直的人,可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对魏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三号区一直都没有消息往上传,首领他们都不知道三号区内部的真实情况,他们也惯会做表面功夫。”七夜眉头微皱,你到底是想说个啥?“夫人,是这样的。我下面有俩孩子,孩子的母亲和我离婚了,她后来改嫁,嫁的那人现在住在三号区里。”

傅佳宜那个气啊,她这不争气的崽子,人都不要他了,还舔着脸跑去看啥,看个啥?七夜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去看前妻的时候被他察觉到魏舟那个副区长的事儿。“这事我知道了。”有了七夜这回复,傅佳宜和轩辕晨光俩同时都松了口气,只是两个人这口气松得太早了,当两天后听到三号区区长重病不起,副区长的尸体在一个街边女的床上发现时,母子俩都感觉后背脊梁阵阵发寒。

要换他们,真做不来如此果决之事,这就是主子与属下间最根本的区别吗?“娘?”轩辕晨光轻轻抓住傅佳宜紧握着放在双膝上的拳头,“这事儿夫人做的对,是咱鼠目寸光了。”傅佳宜从失神中微回过些神,苦笑了声:“晨光,娘不是说夫人做的不对,娘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我知道,我知道。娘,您是为了我们三个兄弟。”轩辕晨光越发紧的握住傅佳宜的手,额头轻轻的低在她肩上,“娘,是我没用,让您一天福都没享,现在还要为了我们操心。”谁能没个私心?没私心的那是圣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