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连环夺宝app下载安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连环夺宝app下载安装 (第1/7页)
    
‘嗯哪’收到。两人继续无声的朝前挪,地上都是深浅不一的坑,造成他们整得跟翻山跃岭一样累人。挪到离镂空墙还有约两米左右距离时,再往前脑袋就有种被人拿着小鼓锤在不断敲击的麻痛感,两人知道这是已经过了他们战圈的外围,这儿到了他们能承受的安全极限,再前进他们自己就得赔进去了。

七夜一掀被子爬起来,“我也去。”轩辕冥殇就知道她一听这个准有兴趣,本想让她好好休息他去了带资料回来给她看,现在人即醒了。。。七夜去换衣服,某男很自觉也很习惯的去将床铺整理好。现在傅家村通向外面的路已经在林中让土系铺上了条宽敞的双行道,可车辆行走。

轩辕冥殇自己开车,夫妻俩这一次没有叫别人跟着。研究所建在双雪峰左峰靠近傅家村的这一侧地下,只是暂时,因此并不大,和在古城没得比,一层总面积才不到五千米的两层。七夜到了研究所才知道,她还是想象少了南部受到毒雾侵害的受害者。

夜影从南部救回来的幸存者总数在十一万三千余人,七夜听了轩辕冥殇的话,当时就已往严重的猜测,可有个一两万已经算非常严重了。WX001生物是从毒雾中出来的东西,按正常思维,它的活动范围也应该是在毒雾的附近,那应该也只有离着毒雾近的那部分人会被感染。

可现在看这数据,显然跟着这不正常生物出现的,同样是不正常的现状。竟然已能确定的感染者人数达到了幸存存总人数的一半,将近有六万人。近六万的人研究所可安置不下,症状轻的便安置在外面的临时医院内,现在还留在研究所内的,全是看过去已经看不出人形的重症。

年近六旬的孙主任将光脑中的资料外放出来,“这六人是第一批感染的,当时我们没来得及研究出克制的办法。”里面有着几张照片,一张是大致能看出是条手臂,手臂上的血管全都暴凸着,皮肤都已呈近透明色,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到里面的黑色。

一张是看不出年纪看不出【性】别的脸,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面貌,整张脸跟被无数黑色树根盘着一样,整个脑袋已经是正常人的三倍左右大,五官都已经全都移位。接着一连几张,都是基本类似的情况,只是情况严重的程度不同。

最后一张,是地上看不出是什么的一大坨黑红相间。孙主任伸手点了点那坨黑红相间:“WX001感染者的最后,都是这样的暴0体而亡,不知道说幸还是不幸,感染者在暴0体前就已经死了,不会有暴0体的痛苦。”接着,孙主任又切出另一组照片,“这些是我们确定加入了生机水后制出来的解毒剂对WX有作用后自愿参加实验的感染者的实验数据。”

数据轩辕冥殇和七夜都没细看,他们主要看的还是数据旁直观的照片。这一组照片都是一个个独立感染者的实验过程的对照组,从确认感染后到使用生机水进行治疗的所有数据。并不是所有都是成功的结果,也有不少的失败案例,七夜相信,孙主任还并没有将所有失败的都例出来给他们看。

七夜及她身边的人,对于严文志来说太远太远了。印象中就是那视频内脸上依旧还挂着些许婴儿肥,双眼自带笑意,似乎集美于一身,本应可可爱爱,却一出现就气场强大到令人不敢直视的夫人。听到的,除了夫人对基地的贡献外,更多的是夫人处理了谁谁谁,死了多少人。又整顿了哪哪哪,令多少人没了工作。

可以说,基地里的大部分人,和严文志一样,对七夜是感激与尊重并存的同时,更多的是惧怕。觉得她仁与残0暴共存,是个圣人一样的人物。总结就是,看的是大局,做的事也是为了大局,该舍立刻就会舍,而不会为了他们这些百姓有一丝心软。

却没想到。。。传言不可信啊!!机械的拍着素月的背,严文志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过去的就过去了,咱们以后自己过自己的,这些曾经再也不想了。”不能想,也不能再碰。他终于明白了素月为什么这些年连提都没提过夫人他们。

第1132章 素月的幸福(四)可以说,基地里的大部分底层的人,和严文志一样,对七夜是感激与尊重并存的同时,更多的是畏惧和胆颤。觉得她集仁与残0暴一是个类似于圣人一样的人物。总结就是,看的是大局,做的事也是为了大局,该舍立刻就会舍,哪怕要舍的是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人她眼都不会眨。

圣人嘛,人和猪狗在他们眼中那是一样的,何况是他们这些毫无存在感的。素月这么一说,严文志才重新的认识到——原来他认为的高高在上和凡人不同的夫人,其实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普通人。特么的,传言不可信啊!!

有些隐在的东西素月看不懂,不过严文志却看得分明,也正因为看得明白,他才更感叹自己这个新婚妻子的运气。拍着素月的背小声安抚道:“过去的就过去了,咱们以后自己过自己的,这些以前的事咱再也不想了。”不能想,也不能再碰。

有些东西,不该是你的不要去想,贪了没好处不说,有可能还会惹来祸事。严文志这人,三观那是非常的正,且并没有被末世给茶毒过一丝一豪。他出生于一个很偏远的农村,不过他们村虽偏远,村民们却并不愚昧。他们村的地下,是座史书中并没有记载过的某时代的皇陵,严文志祖宗的祖宗的祖宗,是皇陵里面那位的大将军,非常忠心,忠到那位一翘,他就放弃了将位带着妻儿去当守陵人了。

并且还立下祖训,严家世代以守陵为生,世世代代,但凡只要有一个后代活着,都要守护好皇陵免受外界的侵扰。严家的子孙后代做到了,到现在都末世了,依旧没有人知道,他们那个遍远到鸡脚嘎啦的破地方,地底下竟然是个皇陵。

唯一知情的严文志,也准务将这秘密直接带进棺【材】里。老祖宗是大将军,就是离开去守陵了,这该带的东西自然也不会差,对后代的教育更是不会忽视,他们又都是一直守着村子不离开,代代相传的东西也就从来没有断层过。

说句不好听的,严家传承下来的东西,比Z国的传承都要完善,几百年前国家被一小岛国入侵,后又闹了什么文化【革】命,许多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在那个时期都消失了。这样的家族式养出来的严文志,他其实并没有太强的爱0国0情怀这些,因为骨子里刻是也仅是守护好皇陵。

但三观那是一个相当的正,不是自己的东西不拿,不该自己念的不念,坚守原则。所以,他哪怕看出了许多素月没看出来的东西,比如夫人暗中一直在保护素月,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至少夫人是希望并且是极力的保障着素月能在末世好好活着。

比如曾经夫人只让人保护素月自己及身边的人从没露过面,这种情况,如果素月是夫人的女儿之类,可以视为是培养,当然,听了素月的悔悟,猜测都不用的,严文志已明白,夫人是对素月失望,并不想见到她。而在素月改变了之后,夫人的人就出现了,这是严文志曾亲眼见到过的,当时他还误会过,后来才知悄悄给素月送去吃食的人原来不是他以为的那样,而都是她非亲生的哥哥们。

听了故事,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非亲生的哥哥们,就是夫人身边的人。有了这些为前提,他们夫妻若是想,一飞冲天的机会就摆在眼前,正当结婚,请妻子的娘家人来吃个宴,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可严文志一点都不想,他骨子里的坚持——该他的就是他的,不该他的甭去强求。

否则,活着会很累。素月一听他这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觉得她所认识的严文志就该是这样的,可还是没忍住问道:“你不可惜吗?”严文志好笑的用指腹勾了勾她的鼻尖,“咱们就是小老百姓,能吃饱穿好就是幸福,现在咱们生活的地方空气里再没有病毒,将来生个儿子或是女儿,一家子平平淡淡的不是更舒心?”

夫妻俩相视一笑。都说开了,可以说是进行了一次心灵上的深切交流,两人间的感情没受影响反而更深了。他们都以为,他们不再强求,不去巴着,自己活好自己,就会和七夜间的关系到此为止。没想到。。。两天后的夜里。。“叩叩~叩叩~”

严文志咪瞪的睁开眼睛,一旁的素月也同样被吵到,不安的蹬了几下腿眼瞅着也要醒来。“没事,没事,你接着睡,我去瞧下,可能是邻居要借东西。”严文志赶紧轻轻拍着她安抚。临时基地不像原来的盛城那样便利,单就说买东西这点,整个临时基地就才十几家超市,这突然的缺个盐少了油什么的,可不就得左邻右舍的去借?

他们夫妻俩虽然才搬进来两天,不过两人都好相处,家里储备也多,邻居们也就乐意来他们家借,因此他们家的门经常被敲响。不过这大半夜来借东西的,饶是教养好的严文志也心生了丝不满,因此出来开门时脸色就不是太好了。

“谁。。。?”门一推开,啊字还没出来,直接就卡回了喉咙口,脸上的表情也僵在了那儿。“你们。。。谁啊?”这一群乌压压的是来干嘛?还有,你们手里提的,肩上扛的又是几个意思?第1133章 素月的幸福(五)把人都请进了屋,严文志都还有些云里雾里,脚像是踩着云般轻飘飘的,整个人都是懵着。

素月也已经起来,和严文志一样一脸麻木的瞅着不断搬东西进屋的人。他们这是一室一厅一卫的临时基地很标配的房间,只是临时基地,自然就不需要建得太全乎,因此屋内是没有衣柜这些的,电器也就是简单的牵了个灯泡来照明。

不过空间不算小,足有四十平左右,可四十平也背不住这些人一下搬进来这么多东西。除了米面和糕点这些吃食,还有着衣服被子等等,甚至最后还搬进来一台管家小【机】器人。一身黑衣的十几个汉子全搬完后跟来时一样无声无息的离开,只其中一个留了下来。

“素月小姐,这些是夫人特命我们送来给素月小姐庆贺新婚的贺礼,夫人特意让我亲口告诉素月小姐‘遇到难处了去找郑特助,你是有娘家的人。’”话落,这人就跟风一样咻的消失得无影无踪,还顺利给他们夫妻俩将门都带上。

屋内的夫妻俩是半天都没回过神,一个是震惊的,一个是感动的。你是有娘家的人!!这话,可不就是夫人以后是素月的靠山,只要素月愿意,他们夫妻俩没有坏心眼,将来铁定能风光无限。刚有这想法,严文志就立刻给了自己一耳光,娘的,差点就违背了老祖宗的教诲。

“文志,你说我是在做梦吗?”素月喃喃的问着。严文志看了眼已经快连走路都没法的屋里,瘪了瘪嘴道:“可不是真的,以后我要是欺负你,肯定会被人给撕了。”夫人送这堆东西来,又特意留了那话,可不是在警告他要对老婆好嘛。

讲真,夫人突然来这么一下,他感觉压力山大。素月这一晚是又哭又笑的折腾到了下半夜才睡着,梦里都是笑着。不过,夫妻俩并没有因为七夜送礼这一行为就贴了上去,两人之后还是本来该干嘛就干嘛,谁也没在外提过素月认识七夜的事。

盛城建好后,两人搬进了自己的新家,一个三居室的套房。又在搬进新家后的第二年,素月怀孕,一年后生下了第一个女儿,五年后生下一个儿子,凑成了个好字。毒雾中有生物的存在,造成了对任务队伍的要求以一个质的变化升高,严文志和素月的队伍,很快就被淘汰了。

不过基地建立起了不少的新工厂,工人们不需要有异能什么的,只要能吃苦就行,他们也有地方可去,养活自己及家人没问题。严文志有能力人又圆滑,在素月生下第一个女儿后双喜临门的考进了兵工厂后勤采购部,生素月生下儿子那年,他升职为采购部的科长,算是事业有成。

两夫妻一直都没和七夜碰过面,但七夜一直都有关注他们,每次他们家有喜事,就会有人扛着大包小包的将他们家堆满。素月的一生,结束在六十三岁这年。在她四十岁那年,基地暴发了一次全面【性】的瘟0疫,有个懒汉饿极了,将毒雾里的怪物尸体施回家煮着吃,怪物的身上布满病毒,他施了一路等于是放毒一路,造成了基地暴发【性】的大面积感染。

素月很不幸的,也在感染者中的一员。基地的专家研究了一个多月才研究出抑制的办法,是抑制,不是疫苗。经过了近半年,才真正的研究出疫苗来。可是曾经的感染者们身【体】已经垮了,就是后来有着生机水,那些被感染的人寿命也全都大大的降低。

普通人大部分就是治好了后,也都没再活过十年,素月还是异能者呢,也就比大部分的普通人多坚持了十来年。严文志一直都没有激活异能,普普通通的陪了素月一生,现在的他,已经七十高龄,因为长年的工作劳累,他一头头发早已全白了。

瘦得已经脱了形的素月紧紧拽着严文志的手,浑浊的眼中满满都是不舍。她瞧着也并不比严文志年轻,因为消瘦与惨白的病容,瞧过去更显得她要比严文志老。“挺好,我以前还怕我活得久,一个人会孤独。”素月是笑着说这话。

严文志也笑得宠溺,另一支没被抓着的手轻轻的给她捏着手臂,“我先送你,如果真有地狱,你到了那边别忘了等等我。”“好。”他们的一儿一女都已长大成家,此刻正带着他们自己的孩子一起守在旁边。听着父母爷奶的这些话,除了还没到懂事年纪的,其它人全是红了眼,素月的大女儿更是早已哭倒在老公的怀里。

他们的父母亲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非常温馨,一辈子都没有吵过嘴,遇事也都是商量着来。……两夫妻一直都没和七夜碰过面,但七夜一直都有关注他们,每次他们家有喜事,就会有人扛着大包小包的将他们家堆满。素月的一生,结束在六十三岁这年。

在她四十岁那年,基地暴发了一次全面【性】的瘟0疫,有个懒汉饿极了,将毒雾里的怪物尸体施回家煮着吃,怪物的身上布满病毒,他施了一路等于是放毒一路,造成了基地暴发【性】的大面积感染。素月很不幸的,也在感染者中的一员。

基地的专家研究了一个多月才研究出抑制的办法,是抑制,不是疫苗。经过了近半年,才真正的研究出疫苗来。可是曾经的感染者们身【体】已经垮了,就是后来有着生机水,那些被感染的人寿命也全都大大的降低。普通人大部分就是治好了后,也都没再活过十年,素月还是异能者呢,也就比大部分的普通人多坚持了十来年。

严文志一直都没有激活异能,普普通通的陪了素月一生,现在的他,已经七十高龄,因为长年的工作劳累,他一头头发早已全白了。瘦得已经脱了形的素月紧紧拽着严文志的手,浑浊的眼中满满都是不舍。她瞧着也并不比严文志年轻,因为消瘦与惨白的病容,瞧过去更显得她要比严文志老。

“挺好,我以前还怕我活得久,一个人会孤独。”素月是笑着说这话。严文志也笑得宠溺,另一支没被抓着的手轻轻的给她捏着手臂,“我先送你,如果真有地狱,你到了那边别忘了等等我。”“好。”他们的一儿一女都已长大成家,此刻正带着他们自己的孩子一起守在旁边。

听着父母爷奶的这些话,除了还没到懂事年纪的,其它人全是红了眼,素月的大女儿更是早已哭倒在老公的怀里。他们的父母亲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非常温馨,一辈子都没有吵过嘴,遇事也都是商量着来。第1134章 素月的幸福(六)

他们的一儿一女都早已长大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正带着他们自己的孩子一同守在旁边,来送母亲奶奶的最后一程。听着父母爷奶的这些早已耳熟的话,此刻却再没了过去的调侃和羡慕祝福,除了还没到懂事年纪的,其它人全是红了眼。

素月的大女儿,更是早已哭得昏倒在丈夫的怀里。他们的父母间不是那种轰轰烈烈‘你0死0我0活’式的爱情,有的只是非常平常的家长里短,子女孙辈从来没听到他们间提‘爱’说‘喜欢’,不是今天吃什么,就是明天穿什么。

可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幸福?而且他们无论什么事都是商量着来,更是一辈子没有吵过嘴,他们这些子孙后代,就从没一个人见到他俩有红过脸。相濡以沫,也不过如此。七夜就是在这全家悲伤的时候,脚步匆匆一脸急色的推开了病房的门进来。

虽然一直都知道素月的近况,可视频是视频,真正亲眼看到这般的素月,七夜还是没忍住眼睛也红了。老了,容易伤感。她还看不出年纪,可和她年纪相当同样是异能者的素月,却已满头白发一脸皱纹。“夫人。”“夫人。”素月的子女对于七夜的到来除了震惊就是震惊,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家是啥时候竟然夫人扯了上关系。

不过这时,他们也无暇去想太多。严文志知道夫人肯定是来送他的月月最后一程,也知道月月这辈子要说有遗憾,唯一的,应该就是还没听到夫人亲口说出的‘原谅’二字。所以他主动的让开了位置,并且,把子女们都带离了病房,给她们留下独处的空间。

“姐姐。”我快死了,就让我自私的再不要脸一把吧。七夜坐到严文志刚才的位置,‘嗯’了声伸手轻轻抚了抚素月的华发。那一抹温暖,带回了遥远的记忆。当年,她赖着脸皮叫夫人姐姐时,夫人也是这样伸着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并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那时像是根无根的浮萍,怕着这个怕着那个,同时又想要的太多。那一抹温暖,除了暖了她的心外,那一刻,她便有了根,她的心,定了。只是。。。她有一个要随着她一起火化的秘密,其实,当年她是嫉妒过夫人的。为什么同为女人,夫人却一末世就激活了好几种异能有自保能力不说,还令人敬畏?

为什么夫人明明生的儿子父不详,本应该被人唾弃,那人却偏偏是一个那么强大那么优秀的人?她的上一世对于末世只有着浅薄的见识,男【人】越如就越代表着不会专一,将她切片的那个小基地里的老大,都有着数不清的女【人】。

既然早晚都会便宜别人,那还不如便宜她。她是姐姐的妹妹,如果她成了首领身边的女不还可以成为姐姐的助力,帮着她拢住首领的心?这样的嫉妒,这样恶0心的想法,虽然存在她的心里时间并不长,她只是有天夜半像是突然有了心魔一样的想到,在发现自己有这想法后立刻恨不得打死自己,可这并不证明它曾经没有存在过。

她怎么能这么的恶0心?这么的恩将仇报?每每想到她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她就无颜再见夫人。嘴唇在颤抖,她终于说出了念了半辈子的三个字:“对不起。”七夜并不知她这声对不起有个双重意思,笑着像曾经一样伸手轻弹了下她的脑门,“你和我说什么对不起,我是你姐你忘了?

真要说对不起,反过来应该我说。这么多年,是我一直不来找你。小月,你怪姐吗?”素月连连摇头,“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以前年轻不懂事,也曾怨过甚至恨过。可后来她自己想通了部分,文志也掰碎了和她分析过,她也逐渐了明白了夫人的苦心。

她那时真的很蠢,光看到了叫夫人一声姐姐后会得到的便利与好处,却忽视了夫人身边的危险。掌实权的首领夫人身边的妹妹,是那么好当的?还是那时的是她一个毫无战斗力的空间系。在那些想要对付夫人的人眼中,她会是夫人的软肋,也是夫人身边最容易被攻克的对象。

如果她依旧留在夫人身边,如果她离开了后夫人依旧关心她,那么等待她的结果,不是杀机,就是无群无尽的阴谋阳谋和别人挖好的坑洞等她跳。她将永远不会有平静的生活。也许会在某个夜里无声无息的消失,也许会被人捧得失去了自我,也许会成为别人的木仓手,也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