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容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重生之容少 (第1/5页)
    
“炫无机是南海第一人,林铭杀了炫无机,以后他就是南海第一人了!”“像大禅寺的主持方丈,南海的南允王,实力还不如炫无机,以后林铭就是比他们地位更高的人了!即便考虑身后势力的情况,林铭也至少能跟大禅寺方丈平起平坐!”

李逸风由衷感慨,在这方面,他自愧不如!一个天才往往在某一方面特别出众,比如李逸风出众的地方就在于对风之意境法则,他在风之意境的领悟上,已经直追神海大能。而这王一禅,显然是武道意志出众,在法则方面可能相对弱一些,很少有天才在各个方面都强。

不光是李逸风,见多识广的大禅寺空贺方丈也认出了战灵来,他低头念了一句佛号,今天的局势越来越不好收场了。“林铭,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玉匙,你已经惹怒了我,这一次,我不会付出任何补偿。”林铭眯起眼睛,看着王一禅指尖之上旋转的玉盘,对方显然自视甚高,否则他就不会将战灵灌注在玉盘上了,而是会灌注到自己的宝器中。

他又看了一眼王一禅身边的少女,对方灰白色的瞳仁中闪过一丝凄楚之色,似乎在为自己的命运而悲哀,林铭心中莫名的被触动了一下,这个少女背后究竟有什么故事?“看来你是执意要死,我成全你!”王一禅冷喝一声,手掌猛然一甩,加持了战灵的玉碟犹如夺命飞轮一般直斩向林铭的颈间,那一刹那,玉碟的硬度已经接近了天阶宝器的程度!

“小心!”牧千雨和秦杏轩同时惊叫出声,关心则乱,这种时候,她们无法想象一旦林铭出了事她们要怎么办。林铭目光一凝,屈指一弹,一股战灵包裹着空气,犹如箭矢一般呼啸而出!战灵的速度何等之快,一瞬间,战灵气流与玉碟毫无花哨的击撞在一起。

只听“呯!”的一声脆响,玉碟四分五裂,而那股灌注了战灵的空气去势不止,直射王一禅的眉心。“什么!?”王一禅心神大惊,右手一甩,一柄黑色长剑祭出!只听“铛!”的一声金石交加之音,战灵气流重重的撞击在黑色长剑的剑身之上,一柄长剑震颤不已!

原本一边品着美酒,一边看戏的李逸风当场傻眼了,他张大嘴巴,嘴里还没来得及吞下的酒水沿着嘴角哗哗的往外流,像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一样。战灵强大不假,但也要看依附的对象是什么,依附宝器当然攻击力最强,王一禅明显轻敌,只用了玉碟,可是没想到林铭更嚣张,用了空气!

空气又轻又散,比玉碟更脆弱,可是在林铭的手下,却将玉碟击穿!(月底了,求一下月票,最后一天,不投就过期了,谢谢)第七百五十六章战灵的对决空气击穿玉碟,还有余力射向王一禅的眉心,王一禅出剑格挡,竟能撞击的他那把天阶下品宝剑兀自震颤不已,两人战灵级别的差距可想而知了!

“这林铭,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他的战灵怕已经接近青铜级大成了!”李逸风倒吸一口凉气,而他身旁的小丫鬟也是瞪大了一双杏眼,她出身四大神国,同样清楚接近青铜级大成的战灵意味着什么。每一级战灵都有四个级别,成形、小成、大成、圆满。王一禅有天赋不假,但也只是刚刚领悟战灵没几年,战灵品级算是稳入成形期,而林铭已经是小成顶峰,要知道很多神海强者都没能达到这种地步的!

林铭进入山门之后,就重新带上了木灵玉面具,这分部之中高手很多,他可不指望自己的半吊子易容术能把所有人都骗过去。一路前行,林铭走得很慢,他在观察修罗神国分部周围布置的阵法,都是中规中矩的防御阵,主要作用是抵御外敌,直到林铭走到临近主殿之外的时候,才发现了一个能够隔绝外界和主殿的大型封阵。

一旦这封阵启动起来,想要出去就要费一番手脚了。“这个封阵的布置结合不少神域的手法,非常巧妙,而它的主体部分都是魔帝遗留的手法,其中还涉及到了八龙瑶光阵和当初封起魔帝药园的双重封阵……修罗神国果然是继承了魔帝的部分传承。”

林铭自语着,如果是流派不同,他想要破阵要大费一番手脚,可是因为出自同一流派,而且林铭对魔帝布阵的手法记忆的更清晰,所以没用多久他就看透了这座阵法,有把握在它开始启动到完全启动完毕之前冲出来。“退路已经不成问题了。”

林铭这样想着,踏入了封阵之中,而后,他渐渐听到远处传来一些打斗之声。约莫走了一炷香的功夫,林铭来到了一座大殿之前,这座大殿通体黑色,像是一座高塔,在它面前是一个开阔的殿前广场,此时在广场之上已经聚集了不少武者。

这些人大多数修为在旋丹期以上,也有先天期的小辈,多是跟着长辈来的。这些武者分成几个明显的阵营,每一个阵营都有高重命陨武者牵头,显然他们都是与流岚宗一样的五品宗门。在四大神国境内,五品宗门有很多,他们依附于四大神国而存在,就如同七玄谷和神凰岛的关系。

此时在广场的正前方,两个旋丹后期的年轻武者正在激烈的交锋,一道道能量流轰击着防御法阵,不断的迸射出绚烂的光华,相对他们的年纪来说,能有这份实力相当不错了。林铭之前听到的打斗之声就是从这里而来。“他们在打什么?”林铭心中微微疑惑,正欲询问之时,他发现距离战场不远处的一座高台,在那里赫然放着一种不知名金属打造的箱子,在箱子中放着满满的元灵石。

那赫然是——上等元灵石。元灵石只有普通、上等和极品三个等级。极品元灵石就是元灵石矿脉之源,它基本绝迹,一整座元灵石矿脉能够开采出一块就非常不错了,那是神海大能都会为之眼红而大打出手的东西。接下来就是上等元灵石,一枚上等元灵石价值差不多三百枚普通元灵石,而且这上等元灵石因为蕴含元气极为丰富,可以用来在突破瓶颈的时候使用,起到奇效。

林铭突破命陨的时候,如果能得到一些上等元灵石助他突破的话,那就更稳妥了,有助于林铭破命陨之后快速吸收天地元气,稳固修为。“箱子中大概有一千块上等元灵石,这就是修罗神国许下三十万元灵石的奖励!”三十万元灵石,而且还是上等元灵石,如果能得到的话,是一大笔财富!

林铭已经在思考如何打劫这一笔财富,他环视了一下大殿,发现在高台不远处,有一个黑衣中年人双臂抱胸,闭目养神,仔细看发现他的双脚距离地面只有一寸距离,竟是悬浮在半空中。“六重命陨!”黑衣中年人并没有掩饰修为,真真切切的六重命陨,配合他不算太大的年纪,他甚至有希望冲击神海境界!

毫无疑问,对方是修罗国三大魔使之一,天命榜上排名前百的顶级高手!而在黑衣中年人身边,还悬浮着一个半尺见方的木灵玉玉盒,玉盒被重重封印包围,上面纹刻着一个凶恶的巨魔,林铭虽然看不清其中的东西,却能猜到,里面不出十二分意外便是——化神丹!

三十万元灵石,化神丹!可惜化神丹距离黑衣中年人太近,林铭想要抢夺的话,希望极其渺茫。“这修罗神国分部还有两大魔使,不过并不在附近,招待这些人,出动一个魔使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了。”林铭这样想着,随口问身边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青年,“台上的两个人在打什么?”

青年说着向高台一指,林铭这才发现,在那高台之上除了三十万元灵石,还有一个榜单,上面写着上等天才,中等天才,普通天才。后面各自留了空缺,显然是准备填名字的。“有趣的比斗。”林铭嘴角泛起一丝狞笑,他今天来主要要干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抢劫,第二件事就是搅局。

至于说惹怒修罗神国,那是开玩笑的话语,林铭已经上了修罗神国的必杀名单,当初在九华宴如果不是诸多年轻俊杰在场,林铭绝对不介意杀了司徒川和司徒峰。这时候,台上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手持后背刀的短发青年获得了胜利,他哈哈大笑,“这上等天才之名,归我涂一峰了!”

说着他便一跃到高台,提起一支笔,想要在天才榜上题下自己的名字。而就在这时候,一声冷笑传来,“涂一峰,你想列第一,还要问问我手里的剑答不答应!”嚣张而又有些熟悉的话语,林铭随意扫了一眼,果然在人群之中发现了酒楼中斗笠青年彦君轩的身影,刚才说话的人正是他。

“化神丹和三十万元灵石分开放置,我要抢也最多只能抢一样。化神丹距离魔使太近,只能抢元灵石……”林铭看着那元灵石所在的高台,发现高台上有一个小型保护阵法,像一个透明玻璃罩一样把元灵石罩了起来。不过这阵法只是随意布置,以林铭的实力和对阵法的了解程度,想要一击破开并不难。

说白了,这阵法只是做做样子,修罗神国分部做梦也不会想到竟然有人在会场上公然抢劫。除非是天命榜排名前几的高手,否则来抢劫就是找死,而天命榜排名靠前的高手又有谁会为了这些财富而触怒修罗神国。林铭现在是无所谓了,反正他跟修罗神国已经不死不休。

就算林铭愿意交出《大荒戟诀》的传承和魔帝之铠,修罗神国也会追杀他灭口,并搜魂确认功法真假。而且关键问题是,林铭根本无法交出《大荒戟诀》的传承,修罗神国以为林铭有传承玉简,其实林铭只有魔帝的记忆,想要将功法的记忆篆刻到玉简上,首先要林铭自己修成这套功法才行。

否则林铭早会考虑篆刻《邪神之力》给秦杏轩和牧千雨修炼了。就在这时,广场前方爆发出一声巨响。彦君轩将他对手打出几十丈开外,打得对方大口吐血。一个老者从人群中飞起,一把接住了那重伤的年轻俊杰,对着彦君轩怒目而视。

彦君轩浑然未觉的说道:“切磋过招,重伤也是难免的。”“哼!”那老者冷哼一声,给自己重伤的弟子喂下一颗丹药,弟子技不如人,他也没脸多说。“这彦君轩果然名不虚传,他应该是我天华州年轻一代第一天才了!”“哼,不过是天华州第一天才而已。跟中州的天才一比还有不少差距。更别说跟林澜剑这种妖孽相比了。”广场之中,不少武者看不惯彦君轩的非横跋扈,忍不住出言讥讽。

“是啊,林澜剑估计跟彦君轩差不多年纪。别人却已经位列天命榜了!”又有其他宗门的弟子在台下说道。“吹吧,你们流岚宗就肯定能抓到林澜剑?”“哼,我流岚宗敢这么说,自然有一些特殊的寻人之法,不说十拿九稳,也有六七成把握!历史只会铭记胜利者,到时候,我会被记载在历史上,而林澜剑只会一颗流星,被人遗忘!”

彦君轩说得自信满满,配合他外放的气势,让那些小辈根本无人敢跟他对质,至于老一辈的,自然不会自降身份与小辈争口舌之利,很快整个会场就被彦君轩一人压了下来。“还有谁不服!?”彦君轩大声说道,一时间无人应答。

彦君轩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他大步走上放置天才榜和元灵石的高台,准备挥笔写下自己的名字,而就在这时,突然听到猎猎的衣衫破空声,一个脸带木灵玉面具的男子飞到了广场中央。此人自然是林铭了。彦君轩眉头一蹙,放下了手中的笔,“还真有不怕死的。”

他目光在林铭木灵玉面具上停留了一会儿,很快认出了林铭正是在酒楼角落中的那名武者。木灵玉面具在武者之间并不鲜见,不过每个面具往往样式有区别,林铭的面具双目之上带着淡淡的黑纹,这使得彦君轩一眼就认出。轻哼一声,彦君轩根本就没把林铭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林铭就是那种偶然听到这个消息,而后抱着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心态来修罗国分部的凑数武者,看到这天才培养计划,一时热血就冲上来了,这种人就是来找打脸的。

“什么人?报上名来!”“木双家族,木双剑。”林铭信口胡诌了一个出身和名字,反正天衍大陆广阔无比,家族众多,还有不少偏远隐世家族,谁也不可能每个家族都知晓。彦君轩打量着林铭,虽然对方五官被遮住,但是从脸上露出的肌肤还有他的声音可以看出,这人应该比较年轻。

“什么木双家族,没听过!”“你没听过的家族有很多。”林铭平静的回答,这种殴打小朋友的战斗实在提不起他什么兴趣,现在的他,已经跟年轻一代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了。“哈哈哈哈!有趣,有趣,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出身就这等狂妄,我这就来教训你,看剑!”

“嗖!”随着凄厉的利剑破空之声,彦君轩一剑斩向林铭的面门,林铭后退一步,在修罗国强者面前,他不能用贯虹、葬天等招式,否则顿时会被他们看出这些招式出自于《大荒戟诀》。除了这些外,林铭还有《朱雀禁神录》和练体功法《混沌罡斗经》,虽然攻击力弱了些,不过对付彦君轩这种小朋友级别的对手却绰绰有余了,其实,林铭就算什么招式都不用也能轻松击败他。

侧移一步,林铭重心下移,继而一脚踏出。粉身碎骨拳!真元凝聚成丝,林铭一拳击出,能量喷涌!“蓬!”一声爆响,彦君轩的剑气被林铭一拳震散,林铭拳势不减,轰到了彦君轩的眼前。“什么?”彦君轩心中大惊,又是一剑劈斩过来,想要劈散林铭的拳劲,不得不说,这彦君轩的出剑速度倒是非常出色,一招不敌,第二招马上可以酝酿出来。

然而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这些微小的优势根本可以忽略不计。震动真元爆发,一时间彦君轩仿佛暴风雨中的树叶一般,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噗!”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彦君轩被林铭一拳击飞,真元深入五脏六腑,全身内脏受伤,经脉破损!

林铭乘胜追击,猛然踏前一步,又是一拳击出,第一拳他有意留手,是为了不伤及彦君轩的性命,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挥出第二拳,则是为了彰显自己的狠辣,免得有不开眼的小朋友继续向他挑战。“住手!”彦君轩的师父一声大喊,然而他终究来不及阻止林铭,第二拳结结实实的轰在彦君轩的背脊之上,只听咔嚓一声,彦君轩的全身骨骼被震得寸寸碎裂,他本人则大口吐血,当场晕厥。

这一击之后,就算彦君轩的师父用上各种顶级天材地宝救治,也足以让他卧床半年之久,而且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却不好说!对待一心想要活捉自己来换化神丹给自己的突破的家伙,林铭自然不会有任何怜悯之心,如果不是因为击杀对方会造成混乱的话,他不介意顺手送他上路。

“你!!”彦君轩的师父亲眼看着徒弟被打成这样,愤怒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因为在修罗神国分部,他绝对会出手生撕了林铭。“哈哈,彦宗主莫生气,切磋过招,重伤也是难免的啊!”在流岚宗旁边,一个宗门长老说着风凉话,这是彦君轩之前重伤他对手之后说过的话,被他拿来原封不动的奉还彦宗主,因为被彦君轩重伤的人正是他的弟子。

能够出这一口恶气,他心中的念头无比通达。“好!好!很好!”流岚宗宗主声音冷漠之极,他已经在心中对木双剑和所谓的木双家族判了死刑,只要这个家族不超过五品,他就准备让对方付出惨痛的代价。“还有谁要上台么?”

林铭站在擂台之上,冷漠的说道,他脸上的木灵玉面具遮掩了所有的表情,那两道以诡异角度弯曲着的淡淡黑纹,看起来就像是两条黑色的毒蛇,沁透着浓郁的杀机,让人不寒而栗。没有人敢应声,对方是个狠人,而且实力强得一塌糊涂,贸然上台的话,彦君轩就是他们的榜样!

这种情况在林铭的意料之中,他大步走向高台,堂而皇之的走向了那三十万元灵石。这便是林铭会对彦君轩出手的原因,他需要首先接近这里。提起笔架上一根最粗的毛笔,于此同时,林铭的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罩在三十万元灵石上的法阵,那一刻,阵法在林铭的瞳仁之中似乎分解成了无数复杂的符文。

在场武者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林铭身上,修罗神国的魔使微微蹙眉,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却又说不出来。足有两尺长的粗大毛笔蘸饱了墨汁,林铭下笔如风,三个银钩铁画,饱含杀机的大字只是一瞬间便出现在了天才榜的纸面之上——林澜剑!

最后“剑”字的那一竖,因为蕴含了肆意的锐气和强大的力量,直接如一柄真剑一般,将天命榜切开成了两半!第七百九十七章抢劫整个广场一片寂静,彦君轩还躺在地上流血,几个流岚宗的长老还对着林铭怒目而视。林铭落笔的速度太快了,三个字几乎是瞬间出现,看着天才榜上三个力透纸背,蕴含着一股锋锐枪意的大字,全场武者都愣住了。

“林澜剑!!!”一些武者脑海中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而就在这一刹那,林铭右手光芒一闪,红色长枪如蛟龙一般冲出,重重的刺在了元灵石防护罩的薄弱点上!贯虹!能量激发,只听砰地一声,防护罩粉碎!这一声巨响,也终于让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这木灵玉面具的青年正是林澜剑,而他使用的红色长枪,还有他所发出的枪招也证明了这一点。

他是来砸场子的?他竟然敢来修罗神国分部砸场子!?坐镇广场的魔使大怒,他坐下的椅子轰然破碎,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射向林铭。其他一些修罗神国的武者也迅速封住了现场,想要把林铭擒下来,虽然他们远不是林铭的对手,但是拖延一下还是可以办到的。

在这重重包围之中,一个弹指时间的拖延,就足以要人性命!面对修罗神国武者训练有素的反应,林铭根本浑然不觉,他一把抓起了那一箱子元灵石,塞入了自己的须弥戒之中。“尔敢!!”魔使的眼珠子都红了,他终于明白。林澜剑今天是来抢劫的!

修罗神国分部,三大魔使齐在,又聚集了四大神国的各大势力的名宿、长老,在这种情况下,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林澜剑竟然敢来公然抢劫悬赏!?魔使感觉这林澜剑根本是疯了,他这是自寻死路!“想死我成全你!”修罗魔使从须弥戒中抽出一杆一丈长的霸王枪,双手抓住枪尾,对着林铭一枪抽下来!

以他天命榜排名第八十三名的实力,面对天命榜排名末尾的林铭。完全可以秒杀!魔使这一枪挥出。如同山峦崩塌,恐怖的能量流撕碎空间,林铭被这一枪砸实了,绝对要被拦腰砸成两段。对旋丹期武者来说。被腰斩之后只要及时救治。并不会死。这修罗魔使是打算活捉林铭,拷问他关于魔帝传承的有关事宜。

林铭眼睁睁的看着魔使这一枪抽下来,这一枪的威势远远超出林铭的葬天。速度也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这就是天命榜排名前百高手的实力。林铭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双膝之上能量爆发,惊门开启!突破身体的极限,瞬间达到极致的速度,而后林铭双脚连动,空间在他脚下扭曲,一步踏出,林铭的身影如轻烟一般消失。

无法正面面对魔使,但是开启惊门后,林铭仅凭速度就可以傲视天命榜!“轰!”修罗魔使一枪抽在高台之上,整个高台轰然坍塌,土石崩飞,周围靠的近的武者直接被冲击波推飞出去,修为弱的被震得大口吐血。而这时候,林铭却已经出现了百丈之外。

修罗魔使一枪落空,心中不可置信,躲开了?他的一枪不但速度达到极致,而且还蕴含着空间意境,可以扭曲锁定空间,竟然被一个旋丹后期武者给躲开了!?这不是旋丹武者能有的速度!诡异的一幕让修罗魔使心中暴怒,“拦住他!开封阵!”

他一声大吼,三个距离林铭最近的修罗国武者就冲向了林铭,其中的两人赫然是命陨高手。“死!”林铭只是冰冷的吐出一个字,连枪招都没出,三道附着了青铜大成战灵的真元气箭从林铭口中射出,正中三个修罗国武者的头颅!

“蓬蓬蓬!”三声爆响,三个修罗国武者头颅如西瓜一般炸开,脑浆崩裂!“什么!?”在场年轻俊杰屏住呼吸,感觉心神都在颤抖,这三个修罗国武者,尤其是那两个达到一重命陨的武者实力绝对不次于他们,可是在林澜剑面前,简直如同蝼蚁一般,竟然被一口真元气箭射死!

也就是说,林澜剑要杀他们也只是吹一口气的事儿,而之前没一口气吹死彦君轩只是为了隐藏实力罢了。这种差距用云泥之别根本不足以形容,他们第一次深深体会到绝顶天才的恐怖,那是让人想一想都为之绝望的力量!“混蛋!”

修罗魔使怒喝一声,提枪冲向了林铭,他真元运转到极致,能量全开,每一步踏出,都踩得山川震动!“轰轰轰轰轰!”整个广场在同一时间出现了五个深深的脚窝,每一个脚窝都有几尺宽度,踏得岩石飞射,广场上的武者像是被狂风吹乱的稻草,四散横飞。

天命榜高手只是展开身法,能量的暗劲和冲击波都可以重伤修为弱的武者了。林铭听着身后的破空声,不用看就知道那修罗魔使追了上来,他不以为意,惊门全开,再加上诡异的《金鹏破虚》身法,速度在短时间内就攀升到了极致。

“嗖!”长虹划过天际,一瞬间就横贯十几里的距离,看的广场上的武者目瞪口呆,这是人能有的速度吗?“轰隆隆!”笼罩整座修罗国分部的封阵开始启动,然而对林铭来说,这样的大规模阵法启动太慢了。而且他早在之前就观察好了这个巨型封阵的薄弱点,毕竟它也是出自魔帝的传承,林铭破解起来极为容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