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珠探宝疯狂宝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龙珠探宝疯狂宝石 (第1/237页)
    
“国画。”云朝朝有问必答:“不过我奶奶比较经常用油画的技法画国画。所以她的国画不太像是国画,色彩通常都非常艳丽。”“郭老师?”赢曼而在惊奇之中,提到了一个人。这会儿轮到云朝朝意外了:“阿姨,您认识我奶奶啊?”

“那你没事了再起来。”云之磊把云朝朝放到了库管宿舍的床上,伸手摸了摸床板:“这么硬你一个女孩子怎么睡啊?还说什么都能自己搞定,连个床都弄成这样?你还是和我回去吧,你在这儿算是怎么回事。”云之磊对宿舍的条件感到不满。

“我在这儿算接管自己的事业啊,你不知道创业有多难吗?我可是有一个品牌需要推广的人呢。”“这还不是呢,生日才能转到你名下。再说了,你直接接手,也能算创业?就你这样,不转也罢。”云之磊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苦着累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云老啊,你怎么又心疼钱了?你信不信我找我妈告状去?”云朝朝耍赖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我心疼的是钱吗?你妈都走了这么多年了,你也不让她清净。”云之磊无奈。“那我不经常告个状,我妈怎么知道我想她了?她肯定觉得我连她什么样都不记得了。”云朝朝人是乖乖在床上靠着了,嘴巴却不老实。

云之磊看着云朝朝不说话。心情却是肉眼可见的不好。云朝朝见“坏”就收,“好了啦,知道你是心疼我啦。学校宿舍的床不也是这种类型的吗?我都习惯了。”“你们学校的单人床,那是丹麦的芙什么莎,和这铁架子做的能一样吗?”云爸爸气结。

“创业不易,不要搞个人享乐主义,得要和员工同甘共苦,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云朝朝笑了笑,“要不,你把那辆开了二十一年的桑塔纳2000换了,我就去换个床。”一物降一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云之磊可以给云朝朝买下一整个品牌做成人礼,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对自己却节俭得不行。当然,云之磊是不承认自己节俭的。他把开一辆已经二十一岁高龄、公里数接近八十万、每年都得要四次上线检验的车,叫做念旧。那是云之磊人生的第一台车,结婚的时候买的,也是他自己唯一在开的一台车。

这么多年下来,真的已经不能算节俭,而是一种情怀了。以前,国家是有规定汽车使用年限的,超过十五年就要报废。后来没有年限的要求了,还是会在里程数达到六十万公里的时候引导报废。车龄超过15年,公里数超过六十万,如果还想要继续合法使用,要拿环保标,还有各种各样的合格检测,就是一件费时费力并且费钱的事情。

再过几年,这台桑塔纳2000的保养费用,估计都能赶上老爷车了。云之磊就是这么念旧。云朝朝和云之磊在单人床那边说话,潮·伪泡面大师·长长极不熟练地去着骨汤里面的浮沫。潮长长是还没有看到云之磊的桑塔纳2000,如果他看到了,就会发现,云之磊和潮一流是先富起来的那一帮人里面的两个极端。

疑问有很多,奈何关于那时候的记忆,已经模糊到根本就没有办法在搜寻点蛛丝马迹。“那我现在记住还来得及吗?”潮长长满脸歉意地看着云朝朝。云·神仙姐姐·学霸·朝朝这么大老远地跑了几百公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潮长长都认为自己只有收起所有的痞帅乖乖被怼的份儿。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是连教务处主任都敢打,呃,删掉重来,敢怼的【十大神兽之首】。潮长长把姿态放得很低,云朝朝却还是愤愤不平地送上了三个字——“来不及。”“……”一点面子都不给,前学生会主席没办法和现学习部长继续聊下去了,云朝朝却没有彻底把天给聊死,“你知道葛主任私底下找我说什么吗?”

话题变得太快,潮长长差点没有反应过来,“说什么?”“他让我不要针对水淼淼,还老神在在地说水淼淼是什么忍辱负重。”云朝朝不屑得就差【切】出声来,“但凡有点正常智商的人,都能一眼就看明白水淼淼是什么套路吧?”

云朝朝这话说的,直接把潮长长的智商都给拉到了水平线以下。真有那么不堪一击吗?借口是他找的,授权申明是他写的。潮长长在继续否认和直接承认中间摇摆。他更倾向于否认,但当着云·推理大师·朝朝的面撒谎,似乎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潮长长避重就轻地问:“你这么诋毁yc葛孔明,你问过那一堆追随明哥的善男信女的意见了吗?”云朝朝压根不搭理某个试图转移话题的前主席,完全不按默认既定的剧本出演,“水淼淼找你要学校退款,你就给写授权申请啊?这算什么?分手费?你一个首负继承人,分个手还要给人百万分手费?”

“我……”潮长长语塞。特别不神仙的姐姐不依不饶、不留情面:“你怎么这么穷大方呢?你是把水淼淼给怎么了吗?”就算他把水淼淼给怎么了,那也不关云大学霸什么事吧?除了继续无语,潮长长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债权人的顺序,是法院定的,这也是你能私下处理的?”潮长长越是没有接话,云朝朝就越激动,“我和葛主任说了,他要是把你的学费退给水淼淼,我就去找法院举报,他为人师表,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云朝朝明过激的反应,让潮长长不免有些怀疑:“我爸是不是欠了你们家的钱?”“你怎么不说你爸欠全世界呢,这样你也好跟着普度众生?”云朝朝摊手对着潮长长,不屑的眼神、调侃的语气很是有些生动。云朝朝的这个样子,莫名就戳中了潮长长的笑点:“嗯哼,朝朝姑娘,你看起来真不像是找我还人情的,比较像找我要寻仇。”

潮长长当时留在葛功明办公室的那份授权申明,是为了彻底告别过去。他并不真的关心,那早就不属于他的一百万,会有什么样的归属。“人情是要还的,仇我也是要报的。”“还真有仇啊?”潮长长还在笑点的边缘徘徊。也说不出是为什么,潮长长忽然就觉得,被报仇比被还人情,要跟家值得期待。

“我和水淼淼有仇,能算你头上吗?”“……”潮长长忽然就又不期待了,“我一个连分手费都给不起的负二代,云姑娘是想要怎么算我头上还是……算我身上?”潮长长话里有话,也不知道智商超群的云姑娘能不能立马就把这话里的戏谑给拆分出来。

云朝朝一脸的厌弃:“看在你曾经帮我说过话的份上,我要给你提供一份看仓库的工作。”“看仓库?”“怎么?看不起看仓库。”“不是……”潮长长认真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内心,“我是有点意外。”潮长长的心里,一声叹息,【姑娘啊?你为什么要和一个老赖过不去,你不知道什么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吗?】

叹息归叹息,说出口的话,还是么有什么毛病:“我是有学籍的,虽然没办法和清华都要降分录取的朝朝姑娘比,但初中肯定是已经毕业了。”“毕业怎么了?毕业了不起?”云朝朝的口气越发生硬:“你一个已经成年的人,有手有脚、四肢健全,就算只能拿最低生活保障,你也要出去工作吧?你难不成要在这偏僻的山村,让善良淳朴的村民接济你家一辈子?”

“……”潮长长非常震惊。震惊于他竟然没有想过早就迫在眉睫的这个问题。“你去看仓库,工资我让仓库那边结现金给你。就一初中学历,包吃包住还给现金,就还那一句话的人情,算是够大了吧?”“为什么总拿学历刺激我?”潮长长不傻,难能停不出来云朝朝是故意的。

潮长长却并不觉得云朝朝的话,说得有多么难听。爸爸生活不能自理,妈妈情绪不能自控的时候,他确实是应该把照顾爸爸妈妈的身体和情绪放在第一位。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成年的他,首先要承担起的,难道不是一家人的生活吗?

他寸步不离地守着潮一流和赢曼而,到底是不放心,还是想着要继续逃避?他并不一定要去看仓库,但他一定得有收入。潮长长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用潮牌搭配神仙姐姐气质的女孩。这个名字和他【天生一对】的姑娘,到底是不经意间点醒了他,还是有意撕开他的伪装?

葛功明肯定不会把他成了失信被执行人的事情告诉云朝朝。那为什么云朝朝知道的比葛功明还多?这个和自己只有一话之缘的女孩的信息来源是哪里?“爸,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一下。”潮长长眼睛不太自然地眨了好几下,表情看起来有些犹豫。

“什么事啊?儿子。”“我们家……和水淼淼她们家,有什么生意往来吗?”潮一流反应了一下,“你找的那个小女朋友家啊?”老爸的这个问题太简单了,简单到潮长长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水淼淼是他的小女朋友吗?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但现在的水淼淼和他还有什么关系吗?答案又显然是否定的。“怎么了,她和你说我们两家有生意往来?还是她……找你要账?”潮一流毕竟是叱咤商场了这么多年的人物,稍微一想,猜不出个100%,也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没,现在这时候,谁找我要账啊?你放眼我生活过的城市,哪里还有人不知道我是老赖的?”

潮长长否认了。基于一个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的原因。此刻的否认,一定不是出于对水淼淼在老爸心目中的形象的保护。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再和水淼淼有什么。这里不是学校,潮长长也没有给“小女朋友”留面子和里子的需要。

那到底是为什么要否认呢?大概、或许、可能,是有点另类的少年的自尊?水淼淼可以是那个不能陪他共担风雨的女生,他原本也就没有这么想过。但潮长长又是非常真心地,不想让潮一流知道,水淼淼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和他“依依惜别”的。

是他刚成年还不够成熟?还是他生得比别人更爱面子?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反正潮长长就是不想在潮一流面前承认。潮长长之前一直都没敢问,就是不知道会问出个什么结果。这会儿知道水淼淼说的一百万是确有其事,心里还蛮有点轻松的。

既然事实就是如此,那他给人女孩写个授权申明,就是理所应当的。哪知稍感轻松的第一口气还没有吐净,潮一流就话锋一转:“你爸我那时候是首富,哪里看的上这一百万的?肯定是要拒绝的。”潮长长的心,蓦地有沉重了一下。

虽然想不清楚是为了什么,但潮长长明显比他自己以为的,更加在意这件事情。会有人不在意自己在十六七岁,第一次喜欢喜欢的女孩是什么样子的吗?至少潮长长做不到像他自己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心无芥蒂。潮长长的心里有点不太舒服。

少年的倔强,让他宁愿低头掩饰,也不想让潮一流察觉出什么异样。潮一流把放在自己下巴的手伸了过来,用拇指和食指,把自家儿子低头沉思的头颅给抬了起来。告别【十大神兽】那个阶段之后,潮长长和潮一流的关系,一直都是不错的。

潮一流除了忙一点,对儿子几乎是言听计从、满足一切要求。潮长长虽然看起来痞痞的,但从来也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关键学习还一等一的好,完全都不需要潮一流操心。父子俩是真的没有什么矛盾。非常典型,小时候不是那么亲,长大后没少谈心。

“干嘛啊,老潮。”潮长长有点用力地拍开潮一流勾着他下巴的手,“你是要用调戏小姑娘的动作,调戏你儿子?”“没,老潮就是想要看看,小潮有没有受个情伤什么的。”潮一流把被拍掉的手,又撑回了自己的下巴底下。“我只有情商没有情伤。”

潮长长是同龄人里面比较能装的,他很少表露自己的真实情感,即便是在和自己老爸说话的时候。“反正都是个shang,怎么写你说了算。”潮一流顿了顿,“刚刚的话,爸爸还没有说完,你要不要听?听完心里能舒服点的那种。”

潮长长不想说话。他其实挺喜欢随便说几句话都要一波三折+峰回路转好几回的潮一流的。就和家里没出事之前一样。就是不知道,老爸是真的回到和以前一样了,还是基于男人的面子,故意在他面前装。一声哼笑从潮长长的鼻子冒了出来,“你为什么会觉得,这话我听了会舒服一点?”

“不会吗?”潮一流很是有些无辜,“如果不会的话,那一定是因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您请讲,”潮长长给潮一流作了个揖,“拜托你话一次讲完,别带这么大喘气。”“你小女朋友她爸走的时候,我给他拿了一瓶威士忌。是我那天从慈善拍卖会上刚拍下来的,两百多万。”

“慈善拍卖嘛,价格肯定有点被我抬高了,但就算正常拍卖,那瓶酒差不多也要一百五十万再往上。”“长长啊,你不要担心,要是你的小女朋友有问起那一百万呢,你就和她说说那瓶威士忌。”“要是没有的话呢,你们就好好在一起。”

“你要不想耽误人家女生呢,也好好和人家说。”“长长啊,还是爸爸对不起你。”“你别因为这事儿,对女孩失去了信心,这也都是人之常情。”潮一流非常听话的把要说的话一次说完,连气都不带喘的。家里出事之后,潮长长的眼睛大概是出了什么问题,动不动就要酸那么一下,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老爸还是把什么都看在了眼里。

“你儿子比钢铁还直,这辈子都不可能对女孩失去信心。”潮长长挑了一大段感人肺腑的话里面,最没办法让人感动的点接话。煽情了半天,没想到会从儿子那儿得到这么个回应,潮一流从鼻子里喷出一声笑:“你最好是。”“爸,我如果出去工作,你一个人,真的顾得过来我妈的情绪吗?”话题再度跳跃。

“自家老婆,有什么顾不顾得过来的?”潮一流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话了他真正想说的话:“老爸是希望你能回去念书。”“你见过哪个老赖,能念那么贵的私立学校的?不会被告吗?”潮长长越来越习惯把老赖这个身份,和自己扯到一起。

“长长啊……”潮一流眼看着又要再道一次歉。“打住啊,老潮,你要是没完没了地道歉把我给整哭了,我就和我妈告状说你打我。”潮长长最受不了男人之间的这种煽情。潮一流让步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你别在这山村待着浪费大好的青春年华,成吗?”

“那你和我妈呢?”“我和你妈当然是等自己的儿子闯出一番事业,就跟着去享清福啊。”潮一流拍了拍潮长长的手背,“想我老潮,好吃好喝地供你到十八岁,还不能让你给我们养个老啊?”潮长长把自己的手从潮一流的安抚中抽了出来。

非常正式地向潮一流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老潮,我们一言为定。”“一言为定。”父子俩的第一个正式的“握手礼”。潮长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通的。明明一天之前,他还只愿意做一只把头埋在土里的鸵鸟。一天之后,他就变成了想要自由奔跑、肆意飞翔的火烈鸟。

…………………………仓库并没有潮长长如想象中的那般阴冷、潮湿、黑暗。相反,这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仓库。一排排货架,整齐而干净。两个巨大的排气扇,一前一后地更新着仓库的空气。这是城市的味道,虽然是在远郊,但还是和山村,有着明显的不同。

排气扇会发出些声响,却再也不会有半夜两三点的鸡叫。这个仓库很大,就是过于冷清,看不到有其他人的迹象。云朝朝说的让他守仓库,大概是不太准确。整个仓库就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估计连搬也是要一起的。他终于从拒绝了哈佛耶鲁的学霸少年,混成了一个在仓库干体力活的青年。

潮长长这么想着,竟然也没觉得有太多的不适。一个首负继承人,也配有期待和要求?不,他不配。他不仅首负,还没有国内认可的毕业证,别说初中高中,连小学都没有。就他这么个没有文凭的老赖,能有个正经的工作,都还是托了两年前那一话之缘的福。

能在环境这么好的一个仓库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他应该惜福。仓库有好几道门,每一道门都有密码,每一个密码都不一样,潮长长只看一眼就记住了。他对这些比较敏感。事实上,除了女孩的脸,潮长长在哪方面的记忆,都挺好的。

无人值守的仓库深处,有些异样的声响。带点机械感,还有轻微的金属碰撞。潮长长往传出声音的方向走了走,发现了一台处于工作状态的叉车。没有人在叉车上面操控,机器却能够准确地把箱子从地面架到最高的架子上去。所以。

这是一台机器人叉车。然后,潮长长就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了一台机器人编程的机器。所以。这并不是一个需要做特别多体力活的仓库,前提是要会机器人编程。潮长长不免有些意外。现在的仓库,对库管的要求,都已经上升到这个程度了吗?

眼前的这个仓库和潮长长想象中的库管工作,有些不一样。在机器人编程机器的侧后方,有一扇还关着的小门。潮长长用记在脑子里的最后一个还没有用过的密码,打开了这扇门。门的后面,是说好的,包吃包住的地方。整个房间,最多不过七个平米的样子,还没有潮长长原来房间自带的卫生间的十分之一大,却集齐了所有的功能。

有个卫生间,蹲式的,没有马桶,小到不怎么容易转身。仓库禁止烟火,配了一台单门矮小的冰箱和一个很小的电磁炉。一张单人床,占了小半个房间。这些都很正常,是潮长长心里想到过的仓库管理员宿舍的样子。唯一让潮长长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宿舍还有比床更占地方的一张大桌子。

以库管宿舍本身的大小限制来说,这张桌子的存在,简直算得上奢侈。最奢侈的,还不是桌子本身,而是桌子上面堆积成山的东西。潮长长被这堆东西震惊得目瞪口呆,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尽管,仓库并没有他可以说话的人。 第十二章 声嘶力竭

那不是一张桌子,那是书的海洋,一眼望不到边:《资源库》《学霸笔记》《语法革命》《高考必刷题》《考点同步解读》《必备古诗文75篇》《真题全刷2000题》《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十年高考一年好题》《高考数学题型全归纳》

《高中文言文译注及赏析》《更高更妙的物理》系列《衡水中学状元笔记》系列《更高更妙的高考化学思想与方法》……不胜枚举。除了书本组成的海,还有和a4纸堆成的山:高中九科学霸笔记高中九科思维导图高中九科知识点汇总

高中九科易错知识清单高中九科提分技巧总结衡水中学高三九科一轮复习资料大礼包……琳琅满目。这个仓库是新的,不像有人管理过的样子。这个宿舍是新的,不像有人住过的样子。这些书是新的,不像有人用过的样子。在崭新的书山纸海的浩瀚之中,书桌右上角的十六本沾染了岁月印记的武功秘籍,就显得格外抢眼。

秘籍的封面是蓝色的。左边是古朴的线装,打了三个洞,三横一纵,把姜黄色的秘籍内业串在一起。右边有一个竖版的框,框里面是白底黑字再加一个红色的印章。每一本秘籍的竖框,都写着一种绝世神功。九陰真經、如來神掌、玉女心經、北冥神功、獨孤九劍、淩波微步、葵花寶典、打狗棒法、吸星大法、無字天書、六脈神劍、九陰白骨爪、四十二章經、黯然銷魂掌、乾坤大挪移、降龍十八掌。

毫不重复地囊括了一整个武侠世界。神功的繁体字都是用毛笔手写到封面上去的。犀利的笔锋,遒劲的字体,透着一股子熟悉,弥漫了一整个库管宿舍。不用打开,潮长长也知道这些绝世秘籍的主人是谁。除了字体本身的熟悉,还有秘籍字体框最底下那鲜艳如血的【云朝朝印】。

明晃晃红艳艳,让人没办法忽视。翻开秘籍,里面的内容却和武侠完全没有关系。这十六本外表看起来极致古朴的秘籍,真正打开之后,就变成了普通笔记本,最多也就是颜色偏黄一些。没有划线的笔记本内业,写满了好看得不像是能用手写出来的字体,整洁得像是练习硬笔书法描红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