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活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重活之王 (第1/453页)
    
不过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末世这样的地方,就是亲兄弟亲父子都不一定敢信任对方,所以无论素月和谁组队,从来没有人将晶核藏在素月的空间里,而素月又是个实诚孩子,她挖的晶核也从来不私藏,也许就是她这样的性子,所以在基地里不少队伍都愿意和她这毫无战斗力的人组队。

虽没亲眼见过夫人和鹤小姐,但听说她还是听说过的,传言夫人年纪不大,说是如果基地女子有外貌排行的话,夫人准是妥妥的第一。鹤小姐没传她长得怎样,但任务处的鹤处长他们经常见,那俊得丫,以前的明星都比不过,鹤小姐又能差到哪?

这种女人她还真见过,她那现在不知在哪的前夫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就擅长干这事儿,人本事可比嘤嘤怪要厉害,一个正经男朋友没承认,可各行各业加起来吊了十几个所谓的男闺蜜,她无论有什么事,都会找到男闺蜜出来帮她解决。

毛不旺:我亲耳听到魏思思和她爸的谈话,他们说以前是魏丽丽对不起轩辕队长,所以他们只能忍,要不轩辕队长一较真他们会连基地都待不下去。现在不一样了,所有人都看到傅姨杀了魏丽丽,要是轩辕队长不给赔偿金,他们有办法挑拨轩辕队长和他两个孩子间的关系,让轩辕队长左右都难做人,让轩辕队长连队长的位置都坐不下去。

当时几个家族姐也还没整顿,那些公子哥都是相熟的人自己组成队伍,接一次任务拿到报酬后用光了再接任务,期间闲得发慌的就在基地里到处晃,三天两头身边的女人都是不同面孔,但要说和他们玩得最长时间的,就是魏思思了,这事基地里老一代很多人都知道。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些公子哥就不再魏思思玩了,我听说是魏思思和吴文呈有了一腿,当时魏思思还是公子哥中其中一个女朋友,然后那人觉得吴文呈给他戴了绿帽要报仇,吴文呈的队伍却被另一个家族给收纳了。具体的我了解不多,反正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这件事的真正目标不是傅佳宜,那不过是个引子,死亡的魏丽丽不过是个工具,他们真正的目标是轩辕冥殇的左膀右臂,是龙卫的大队长轩辕晨光。就是要逼着轩辕冥殇哪怕没怀疑轩辕晨光,也不得不因为毫无证据与舆论而不得不做出表态。

其实如果是单纯这一件事影响还没这么大,甚至处理得隐蔽些一点影响都没,可偏偏事情发生在吴文呈这个所谓基地至高异能者带队脱离基地的时间里,基地异能高手跑了,首领又无底线的护着自己人,你让底下那些新加入的,对基地归属感还不是那么强烈的人怎么想?

倒是七夜又搏了个好名声,因为轩辕晨光的俩崽子算是被其收留养在了庄园内,每天和轩辕彤彤同进同出一起上学,坐同一辆车,穿一样品质的衣服,中午带的盒饭也是一样样的,从这些就不难看出夫人对他们的态度和对轩辕彤彤这个小公主差不多。

“葛妈,你这是在教唆你的学生,在爸爸跳楼,妈妈割腕的前提之下,把他们统统抛下,自已一个人跑到国外去躲清闲吗?”潮长长“调侃”起葛功明的诗风师德,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照你这个逻辑,我还得要加上榨干最后一点有可能扣出来的钱,去国外继续做个纨绔子弟?”

“对啊,你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她之前就光顾着自己难过,自己没面子,自己不想活了,也没想过你会不会绝望,会不会难过,”葛功明复述了赢曼而的话,“你妈妈不希望你就这么装着和没事一样地在山里面一天天地虚度光阴。你妈妈还说她不好意思和你道歉,让我帮帮你,带你出去。”

“真不是我煽情,就那什么,替补你的学生会主席,完全没有你的魄力,很多东西压不下去,已经压下去的也辩不赢老师,”葛功明开始给潮长长摆事实,“寝室没有成绩退步的同学就可以不熄灯,这项福利都已经取消了,开放宵夜和不设晨跑这两项福利,也马上就要被取缔了……”

“谁告诉你约定俗成的?明明是被你强行推广的!一出手就是国际评委,还引经据典用最正规的方式打师生辩论赛,你让输了的老师们多下不来台?”葛功明提醒潮长长,要对自己有正确的认识,“你那会儿一呼百应,没有老师不怕你的,你换个人试试?”

“你的小女朋友也是硬气,愣是一句解释也没有。”唯一一个拿了【最佳剧本】的葛功明还在云里雾里,“这事儿吧,本来过去也就过去了,奈何水淼淼也是学生会的,后来学生会但凡有什么事情推进不下去,或者有什么福利被取消,都要算到她头上。”

“你走之后,原来担任学习部长的绩优生替补做了主席,那天到我办公室的是替补的新任学习部长,也是个绩优生。”葛功明帮潮长长捋了捋人物关系,“这个部长是第二次进学生会了,刚考进yc的时候,就有做过两天的学习部长,就你刚当选高中部学生会主席那会儿,你应该有印象。”

“学生会的人,知道我来找你,都很希望我把你带回去,大家都很想你。”葛功明就这么【死缠烂打】,一点都不给潮长长告别过去的机会,“你要是再不回去,出国的出国,高考的高考,以后再见面,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潮长长无奈收下,葛功明一下就来劲了:“坐不了飞机和高铁又怎么了,就算只能坐火车和汽车,葛妈也把你送到欧洲去。我都选好路线了,我们先坐汽车去北京,再坐火车去莫斯科。你到了欧洲之后,肯定就没有什么限制了。我在yc国际这么多年,竟然都没有出国玩过,这次,也算托你的福。”

“仓库怎么了,仓库包吃包住。你高中都没毕业你一个初中学历的,不看仓库,还能干什么?”云朝朝摆明了打击报复,到这种程度,犹嫌不够,“你是国际生对吧,这样的话这基础教育的学历也不被承认,不要说初中了,你这认真算起来是连小学也没有毕业。”

“不然呢?你一个国际生,不拿个本科学历回来,还真当自己是名校毕业的不成?什么样的学历,就应该有什么样的工作。不过是阐述了一个事实,怎么就成了刺激了?”云朝朝不依不饶,话里话外,一点情面都没有给潮长长留。

“这仓库,你守也得守,不守也得守。”云朝朝完全没给潮长长反应时间,就直接下了最后通牒,“你要是不愿意过去,我就去法院举报yc教务处主任葛功明,意图帮失信被执行人转移财产,他一个知名的教育工作者,你看看被举报会有什么结果。”

“我见过那女生的爸爸一次,人也还行,就是有点……我想想怎么和你说好啊,儿子。”潮一流用大拇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边思考边回忆,“她爸爸好像挺怕我那时候会觉得你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会看不起或者怎么样的,然后就拿了一百万,奇奇怪怪地说是想要投资入股。”

“你不想听是吧,那爸爸就和你说说吧,我要开始了啊……”潮一流正常起来,就是现在这副模样,“但但但但是,我又想了想,儿子第一次有喜欢的女生,我不大力支持就算了,还帮倒忙,就肯定不太合适啊,然后呢……我就把那一百万收了。”

“你来得不巧,柳主管昨天去市里面开安全会议了,要到今天中午才会回来。不然他肯定会领着你,给你介绍介绍。”微胖女性稍微停顿了一下手里翻炒萝卜干的动作,抬眼看着潮长长,像是解释又像是抱怨:“这仓库不大,纪律很多,晚上九点关门,主管不在,没人能出门。”

“你去帮什么忙?好好吃你的早饭!管好自己的仓库就行。”吴姐拦住了第一天做库管的少年的热情:“这边的仓库都是库管负责制,你住哪个仓库,就负责哪个仓库里面的东西。一周也就不轮到一次这帮老油条早起,有什么好帮忙的?”

“织带,就是丝带,各种各样的。”吴姐看了潮长长一眼,发现他并没有表现出秒懂的表情,只好继续解释:“涤纶色丁丝带、尼龙雪纱带,丝绒带、丝带发饰、丝带花饰……还有罗纹丝带、织边印标,就各种各样的,你能理解哇?”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们云姚知道,占全球织带市场1%的份额。你知道全球百分之一是什么概念吗?我们每天都有集装箱要运往世界各地。都是一大批一大批的,肯定是要订单做完了再往外送,总不能做一点装一点是吧?那么多的品类,生产周期肯定也都不一样。是不是这么个理?”吴姐与有荣焉地说。

“这不就俩长吗?叫什么厂长。”来人看了潮长长的身份证一眼,坐下呼噜呼噜地吃了小半碗面,才开口,“我是负责三号仓库的,我叫王石子,他们都叫我石子哥,这仓库我排行老二,你叫我二哥也行,阿丽嫂家的那口子,负责一号仓库,那是大哥。除了主管,你再认得我们俩就行了。我们这儿都粗人,没有那么多讲究,你别贵来贵去的,我可买不起。”

石子哥喝了点酒,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什么皇亲国戚,没想到你就是个被遗忘的。早知道这样,一开始也就不防着你了。我们这都去新厂区了,你一个人还在这儿吗?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单纯看门的,就隔壁那个工厂最近找门卫,以前那个老大爷走了。也比你一个人在这强,至少也有食堂。”

“葛妈息怒,连个漂亮师娘都还没有给我找,就气出大把皱纹没人收了怎么办?”潮长长真真假假,连哄带安慰地解释,“我就是觉得这个字体好看,拿来当字帖看一看,完全也没看明白里面写的是什么。我这连国内小学都没念过的人,哪里有脸参加高考?”

“mk fairwill的总部会直接搬过来。一、二号仓库会改造成工作室的形式,会找一批大学刚毕业的独立设计师,以头脑风暴的方式聚在一起。三号和四号仓库,会改造成剪裁和生产车间。五号做仓库,六号备用。要是全都做成仓库,得要多少东西堆积在这里,这样做潮牌基本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目前是希望可以朝限量和精品的方向发展,后续看情况再进行调整。”

“街头涂鸦是有玩过,但是,就是玩乐性质的,要到可以用来开发布会背景的程度,就不一定行。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先尝试在纸上画一个底稿。就是涂鸦工具什么的,我手边现在是连个喷头都没有。”潮·库管·长长莫名被带的说话都有些正式了。

“都两个月了,还没有想清楚,以后要干什么吗?”云朝朝在潮长长的沉默中继续一次性倾倒她自己想说的话,“你要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大概要和你说声抱歉了。这里以前是云姚织带,对库管是没有学历要求的。换成mk fairwill 就没办法这样了。即便是智能仓库的库管,也需要会机器人编程的本科生。就你现在连个学历都没有的情况,可能不太符合mk fairwill的要求,你有没有规划过你未来的生活?”

潮长长收起差点脱口而出的激烈语言,平静而又温和地表达自己的疑惑:“我以前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如果是的话,我向你道歉。我之前一直都活得比较张扬,有的时候,可能不经意间就会说一些伤人的话。谢谢你这两个月的照顾,我可以先离开这里,再慢慢规划未来的路。”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这里看仓库吗?你以前的人生,和你现在的人生,差的最多的,并不是你是究竟首富还是首负的继承人,而是你对自己的看法。你以前展望过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你现在能想到的未来又是什么样子的?”

“我先前有点针对水淼淼,葛主任可能是看不下去,就和我说了一些明显不符合逻辑的虚假事实。然后他还和我说,退一万步,你也能参加国内高考。又说就算没有考上清华,就算没有奖学金,一个国内的大学,他都完全负担的起。”

“我看过你的a-level成绩。其实我也有考过a-level。大概知道是个什么深度、有什么区别。你数学、化学、物理、生物、绘画,拿了五个a*。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全都是最高分,这说明你的理科基础,完全没有问题。a-level和国内高考有差别,但数理化的东西,并不存在国界和语言的差别。”

“你那么好的理科成绩,因为教育体系的不同,多多少少可能会有些影响。你普通高高考不上清华,你艺考还考不上吗?我还没弄明白,清华美院有没有自主招生。就算没有,你的那些机器人编程的国际证书,也一样可以参加清华的冬令营,说不定也能拿到降三十分录取什么的。艺考生要是能通过自主招生,你搞不好会是历史第一人。”

女孩抬起了她的右手,手指修长,皮肤很白,在清晨阳光的映射下,有微微一点点的泛光,“怎么样,要不要试着给mk fairwill的即将搬迁的新总部做个外墙涂鸦,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清华美院想要的考生。等到时候发布会一开,品牌形象和新的地位一推广,这也算是你艺考简历上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亮点。”

“我就是,有一些话想说。”潮长长站在云朝朝的对面,女孩往那边移,他也跟着去,他非常固执地说着自认必须要说的话,“你要是一个单纯的绩优生,不知道我们家的水到底有多深,我或许还能理解成,你因为不知者的无畏喜欢我。”

“隔三差五的,美国给你弄个反补贴调查,欧盟给你搞个反倾销调查,你都被调查过多少次了?要是永远没有人应诉,那整个中国织带行业就被当成软柿子捏了,这不也是你说的吗?放弃应诉要被征收231.4%的啊云老,这样还做什么生意啊?”

“我前几天查资料了,织带是没有过,但别的行业也有类似的,不应诉就要收百分之两百多的惩罚性关税,应诉了,一般也就一百多点,这样也算有点毛利。你整个厉害的团队,直接给打到零关税,那绝对能提升行业士气的。冲吧,云老,云宝在精神上支持你。”

“我下午进了一趟市区,找了一些涂鸦的素材,耽搁了一些时间底稿我可能要明天早上才能给你。”潮长长解释了自己叫住云朝朝的原因,“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肯定是画不完的,太晚了影响你睡美容觉。明天再给你,你看行吗?”

“就是觉得你们女生会喜欢奶茶,然后又要保持身材,就比较适合少少糖。我买少少冰的带回来,等到了差不多就还是冰的,但又不那么冰,介于冰和不冰之间,这样应该比较不会踩雷。就是我刚回来之后放的有点久了,也不知道还好不好喝。”潮长长解释道。

“我要是说,我很后悔,你会不会觉得我是放不下呢?其实我真正倾向的,是不去想起。”潮长长不是特别想继续和水淼淼有关的话题,“有些事情,说到底也都是人之常情。我以前之所以招人喜欢,和我的家庭环境,肯定是有关系的。现在这个前提不在了,欢喜也不在了,这应该也算是公平吧?”

“我从小就是吃着陈姐做的饭长大的,陈姐的厨艺是真的没话说,要不然我小时候也不会那么胖,还因此被你那……”云朝朝说着说着,就毫无征兆地转换了一个话题:“你快坐下试试,陈姐的饭,我爸要是不过来给我送,你这辈子估计是无福消受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没研究也挺好的,我们云宝就是研究的太多了,每天都催着我应诉,这也没有行业先例的事情,。我做云姚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有和谁打过官司,这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遭,一上来就打国际官司,我还是有点犯怵的。”云之磊直接和潮长长聊开了。

“打赢了。而且还赢了不止一场。一开始是反倾销。打赢之后,欧盟又折腾了一个新的说法,要求海关价在2欧元以下的打火机必须安装防止儿童开启一类的装置。就是你卖的便宜,你还没有反倾销的问题,那就给你创造性地弄个有针对性的法规出来。”潮长长侃侃而谈。

“你同学那不就是我同学吗?”斯念瞬间就情绪高涨到了下一个层级,“我们家当年和欧盟啊美国啊打那些个官司的时候我还不记事,就都是听说,完全没有亲身参与的跌宕起伏。到时候你同学家和欧盟打官司,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我和你说,让你同学家,呃,我们同学家,一定要应诉。打火机最开始是美国出了一个cr法规,就是防止儿童开启装置的法规,那时候没应诉,也不觉得问题有多严重,结果当年中国打火机出口美国的份额就直接下降了70%。后来欧盟有样学样,也来搞这么一出,我们家就牵头就应诉了。最后直接让那个法规还没有来得及生效,就被打回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律所我倒是不太清楚,以前从来也没有关注到这个点上,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去问我下爸,回头再给你回电话。”斯念都准备挂电话了,又想起来问:“你现在在哪儿呢?要不问完了我直接去找你吧。我这一高考完,就闲得和条咸鱼似的。再不出去晒一晒活动一下,估计都要臭了。”

“小时候还有听家里人说,有一回他们到欧洲做庭前分析,国内律所的人没有一起到,找翻译都找了半天。唉,你说我这在yc念了一年就念不下去的半吊子英文要怎么全程参与啊?你到时候一起啊,再小的细节你也得给我翻译啊。”斯念话里话外,都是兴奋过度的样子。

潮长长和云家妇女吃了一会儿,斯念就把电话给回过来了:“我问过了。律所都还在,律师有几个是已经不打官司了,但他们的徒弟什么的,都还在。联系起来没什么问题。我爸说,行业和国家的支持也很重要。最好不要单打独斗。牵个头,然后联合应诉,才会比较多快好省。”

“你对mk fairwill接下来的发展,有什么设想吗?”潮长长把素描本递给云朝朝:“我画了一些图样,有几个不同的风格。外墙主要是要抓人眼球,远远地看着,就知道是一个潮牌。内墙主要是品牌内部的人员自己看,我就想画得有格调一点。还有就是品牌形象了,好多潮牌都是用老虎、猴子、熊猫一类的动物,我在想,mk fairwill要不要用一朵云。不是白云,就是像这样的。和今天日落时分挂在天空的火烧云那种感觉。还没有潮牌是用云做主题的,刚好你又姓云,你觉得怎么样?”

“我就是顺便运动一下,晒晒太阳。怎么晒都晒不黑,我也是挺烦躁的。”斯念伸出自己白的发光的手,在太阳底下转了转,然后把刚刚用来和潮长长联系的手机,放到了口袋里,“这么久没见,你要是不介意我这一身汗的话,我们是不是该来个拥抱。”

“我的包重吗?还行吧。都是些户外运动的用具。我本来是收拾好了行李打算去徒步的,这不听到你这儿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就过来了。既然是住仓库,我也懒得换等到城市旅游的行李了。我包里连睡袋和帐篷都带了,你这儿只要有空地,我就没有问题。你这四体不勤的,我也不能什么都指望你,是吧?”

“啊哟诶,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古人啊?还姑娘上了。我是那么没谱的人吗?”斯念说了一句估计连他自己都不怎么能说服的话,就开始催促:“赶紧的,别管住哪儿,先给我找个洗澡的地儿,我这一身汗,快难受死了。不洗干净了,也不好往人女孩面前凑,你说是不是?”

“你要是真在地上睡,我会被我爸说的。哪有这样的待客之道。我就搬这一箱子东西过去就好了。”云朝朝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她转头看了看潮长长:“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从六号搬过来的?书和资料什么估计你这几天你也不用,就先放着就好了。”

潮流国际中心(第一高楼),地址:江鹭道520号,项目用地面积15,033.33平方米,建设性质为商业、办公。规划地上建筑层数66层,地下四层。建筑总高度约333.33米,地上建筑面积,112,222.22平方米,地下建筑面积55,555.15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67,777.37平方米。目前该项目已封顶且玻璃幕墙基本完工。

“哎!这不就还是个时间问题吗?但凡是第一高楼,那肯定都是门面工程。主管部门不可能不管你的。就是这门面有已经花了两次了,再找下一家的时候,肯定是要慎之又慎的。下一个接手的再出问题,那就很难看了。我听说是会倾向于本省有地产背景的国企,这样就比较有保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