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贴身保安全文阅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贴身保安全文阅读 (第1/9524页)
    
他都已经和葛功明一样高了,不想把自己弄得和个爱哭鬼似的。潮长长定定地看着葛功明的脸上,用【全世界都不在我眼里】的痞帅语气开口:“我一个坐不了飞机的人,申请那么多学校,是要走着去吗?”“坐不了飞机?”葛功明有些吃惊,但更多的还是自责,“你恐飞是吗?所以你上学期考完act一个美国的学校都不申请,也是因为这个?”

潮长长却并不觉得云朝朝的话,说得有多么难听。爸爸生活不能自理,妈妈情绪不能自控的时候,他确实是应该把照顾爸爸妈妈的身体和情绪放在第一位。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成年的他,首先要承担起的,难道不是一家人的生活吗?

他寸步不离地守着潮一流和赢曼而,到底是不放心,还是想着要继续逃避?他并不一定要去看仓库,但他一定得有收入。潮长长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用潮牌搭配神仙姐姐气质的女孩。这个名字和他【天生一对】的姑娘,到底是不经意间点醒了他,还是有意撕开他的伪装?

“看什么看?和你有关系吗你就盯着人看?你以为人人都是水淼淼吗?”云朝朝被盯得很是有些不高兴。潮长长一时也想不明白,这位绩优学习部长和水淼淼到底是有多大的仇。 第十一章 一言为定云朝朝放了一番狠话之后,就走了。

葛功明肯定不会把他成了失信被执行人的事情告诉云朝朝。那为什么云朝朝知道的比葛功明还多?这个和自己只有一话之缘的女孩的信息来源是哪里?“爸,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一下。”潮长长眼睛不太自然地眨了好几下,表情看起来有些犹豫。

“什么事啊?儿子。”“我们家……和水淼淼她们家,有什么生意往来吗?”潮一流反应了一下,“你找的那个小女朋友家啊?”老爸的这个问题太简单了,简单到潮长长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水淼淼是他的小女朋友吗?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但现在的水淼淼和他还有什么关系吗?答案又显然是否定的。“怎么了,她和你说我们两家有生意往来?还是她……找你要账?”潮一流毕竟是叱咤商场了这么多年的人物,稍微一想,猜不出个100%,也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没,现在这时候,谁找我要账啊?你放眼我生活过的城市,哪里还有人不知道我是老赖的?”

潮长长否认了。基于一个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的原因。此刻的否认,一定不是出于对水淼淼在老爸心目中的形象的保护。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再和水淼淼有什么。这里不是学校,潮长长也没有给“小女朋友”留面子和里子的需要。

那到底是为什么要否认呢?大概、或许、可能,是有点另类的少年的自尊?水淼淼可以是那个不能陪他共担风雨的女生,他原本也就没有这么想过。但潮长长又是非常真心地,不想让潮一流知道,水淼淼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和他“依依惜别”的。

“行,那爸爸听云宝的。”云之磊妥协了。住哪儿的问题解决了之后,云朝朝就开始关心另外一个问题。“你那初一的同学。”云朝朝眨着眼睛看向潮长长。“怎么?”潮长长立刻给出了回应。“帅吗?”云朝朝问出了自己好奇的问题。

“嗯……帅,特别帅!他们温州水土养人,不仅帅,皮肤也好。”潮长长从来都不吝啬自己的赞美。“这样啊……那挺好,我就喜欢养眼的帅哥。”云朝朝笑了笑。看起来是高兴的,但好像又不那么高兴。“嗯,绝对养眼,高高瘦瘦的,名字也好听,叫斯念,等他来了,我好好给你们介绍介绍。”潮长长这话,说的不带一丝勉强。

“行!你吃鸡爪吗?”云朝朝问。“吃。”潮长长有点木然地回答。“吃你就夹啊,愣着干嘛,还等着我给你布菜吗?”云朝朝又笑了笑,这会儿比刚刚看起来要更高兴一点。“没……没有。”潮长长拿起之前云朝朝推到他面前。那罐一直没有动过的啤酒,一口气灌下去一大半,才拿了筷子:“我口渴,我先喝一口,就夹。”

“自己一个人喝多没意思,来我们把这一听给干了。”云之磊举杯。潮长长就这么一下喝了一整罐啤酒。潮长长是有酒量的,就是他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好不好。以前潮一流偶尔也会叫他喝酒,那会儿他还未成年,喝酒多半都是走个过场。

今天这么直接灌,肯定是没有过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忽然就一阵心慌加口干舌燥。感觉不灌点东西下去,就不知道要怎么把话顺下去。心里面堵堵的,有点不太舒服,但又说不出来,具体是哪里不舒服。 第二十七章 点睛之笔

潮长长在堵心之余找了一个话题:“这个鸡爪真的很好吃,比外面卖的那些卤味都要好吃。”“都说了是新鲜没冰冻过的鸡爪做的,能不好吃吗?”云朝朝这位一个鸡爪都懒得给潮长长夹的姑娘,在潮长长说完好吃之后,又把装鸡爪的整个食盒,直接拿起来放到了潮长长的面前。

云之磊又开了一听啤酒,给潮长长递了过去:“还能喝吗?”潮长长稍一迟疑还是伸手接过:“那我就再喝这一听吧。”酒都递到面前了,再拒绝也是不好意思。但他确实不能一直这么喝下去。工作还没有做完,就把自己喝高了,肯定是不合适的。

反倾销应诉,多半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之前,仓库围墙涂鸦的底稿,是一定要尽快画出来的。如果不是云朝朝的爸爸都来了,潮长长打算吃个泡面或者连泡面也不吃,就一口气先画完底稿再说。“那就再走一个,”云之磊给自己也开了一罐新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云之磊碰完杯之后,颇有点语重心长地对潮长长说,“你们家的那些事啊,你也别太担心,总还是会有办法解决的。”潮长长的手还举着。原本碰完杯就应该收回来喝的,这会儿却像入定了一样。他没想到云之磊会忽然提起他家。

更没想到云之磊会在这个时候,借着喝酒的契机安慰他。反应了好一会儿,潮长长在赶在云朝朝被他傻愣着的动作乐出声之前,把手收回来,猛地喝了一口啤酒道谢:“谢谢云叔叔。”“这有什么好谢的?也不是帮了你什么。”云之磊又喝了一口啤酒才放下自己手里的罐子,伸手掂量了一下潮长长的那一罐,发现已经没有重量了,“你这是一口就干了啊?我看你这酒量,是要用箱算的啊。”

说着,云之磊又准备给潮长长打开第三罐。“没,我平时不怎么喝酒的。”潮长长拦了一下,“等下还要画图,我现在这么多,就差不多了。”“画什么图啊?”云之磊问。“就这边仓库围墙的底稿。”潮长长举着食指划了一个圈。

“哦,涂鸦啊?”云之磊搞清楚状况之后转向自己的女儿,“云宝啊,你不是已经在找涂鸦艺术家了吗?”“这有个免费劳动力,能不花钱就搞定的事儿,干嘛还要去外面找?你不知道现在做一个品牌有多难吗?”云朝朝有很多生意经。

“你表哥给你介绍的那两个美院的同学,不也是免费劳动力吗?你怎么看都没看一眼?”云之磊把云朝朝的“前科”给卖了。“我眼光很高的好么。”云朝朝瞪了自家老爸一眼,“我也就是让潮长长试一试。免费劳动力嘛,让做个无用功什么的,也挺合适。”

“我是收了钱的劳动力,不是免费的。”潮长长一直都觉得自己是白拿工资的,就算是让他做无用功,他也是没什么意见。“拿着库管的工资,做着涂鸦艺术家的活儿,这买卖是不是还挺划算的。”云朝朝像是示威又像是撒娇地等着云之磊。

背好画板,潮长长看着云朝朝说:“我那锅汤就先拿回去煮了。”潮长长泡面狂热爱好者的人设还在继续。片刻都不曾松懈的影帝级的演技,让云朝朝很是满意:“你别边煮边画,把锅烧焦了就行。好好的锅借给你,你得全须全尾地还给我。”

一心记挂着泡面的云朝朝,也没有再做挽留。她能看出来,潮长长有点不自在。云之磊是一个非常好沟通的长辈,但潮长长第一次见,还是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她硬塞了一个角色,怎么也不可能是轻松自在的。看在潮长长把泡面狂热爱好者的戏码演得这么逼真的份上,云朝朝决定放免费劳动力回去继续作画。

再怎么样,云·真狂热·朝朝今天也是一定要吃到七步泡面的。“好,锅在我在。”潮长长郑重地答应了下来。没走两步又停下了。“你过敏好点了没有。要是需要去医院的话……”潮长长之前就问过要不要陪着去医院,这会儿重新问完一遍,问完才发现情况已经有了变化:“有云叔叔在……也没我什么事。”

走到五号仓库的“操作台”,潮长长端起煮了一半的大骨汤转头告别:“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吃。”“慢走不送。”云朝朝头也没抬,就扯着嗓子,扬了扬手。“云宝啊,你干嘛故意针对人家啊?”云之磊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还是应该用别的表情。

“哪有故意针对?”云朝朝坚决不承认。“老爸这么大条神经都感觉到了,你还说没有?”“我不过是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太重要罢了。”云朝朝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紧接着一脸严肃地问:“他谁啊,就值得我针对?”云之磊笑着摇头:“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说了算。”

“云老放心,你家云宝打小就是算数最好了,算无遗策。”云朝朝的脸上带着小得意,语气里面带着小嘚瑟。“你呀,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别把自己算沟里了就行。”云之磊笑了笑。他对自家闺女一向是放心的。父女俩惯常的相处模式,向来是点到为止。

…………………………云之磊回去之后,潮长长把一锅煮好并且彻底去了浮沫的大骨汤,给云朝朝端了回去。云朝朝看着潮长长,也不说话,就是浅笑盈盈。云朝朝笑得潮长长有些不自在:“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第一次见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你这又是风格又是主题的,你让我一下子从哪里开始回答?”云朝朝的笑容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我只是说让你试一试围墙涂鸦,你怎么连品牌形象都操心上了?”

这个问题,既直接又尖锐。想想也是。这是人家的品牌。不说一声就画这么多,明显有越俎代庖的嫌疑。“我画着画着,不小心,就画多了。”潮长长抱歉道。“我喜欢这朵火烧云。”云朝朝翻起了潮长长的素描本,笑容比先前的浅笑盈盈更加灿烂了,“这朵云真好看,就是可爱了那么一点,不太像我。”

云朝朝把素描本举起来,转换了几个角度:“从这个角度看,这朵火烧云还蛮张扬的。这倒是和我挺像的。”“你能在这朵云里面,同时看到可爱和张扬?”潮长长有些意外。“对啊。你画的时候没有这个想法吗?”“有。”潮长长坚定坚决地点了好几下头,“就是可爱又张扬。”

“你是说我吗?”云朝朝问得饶有兴致。“我……我说这朵火烧云。”潮长长的回答,没有了刚刚的笃定。“哦,也就那样吧。不朵一云吗?”云朝朝兴致没了大半,“你就这朵火烧云上了个色,其他的图样就这么干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等你上完色我再看看适不适合mk fairwill吧。”

“那行,回头要是不行,你就直接说。不要不好意思。”潮长长也是第一次接到涂鸦的“活计”,心里不是特别有底。“你搞笑呢吧?我为什么要不好意思?你有什么可让我不好意思的?”云姑娘又起了一身的逆鳞。潮长长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抚顺的那一种。

潮长长没有话说了。因为他自己都觉得云朝朝说的非常有道理。人姑娘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他还真是习惯性地把自己的脸,想得比脸盆还大。在潮长长长时间的沉默里面,逆鳞姑娘把一碗煮好的七步泡面端到了他的面前。除了之前看到过的腐竹、丸子、香肠这些配料,最上面还放了一个已经去掉了蛋清的生蛋黄。

“你趁面的温度还超过90度的时候,用筷子把面夹起来搅拌这个生蛋黄。”云朝朝亲自做了一个示范,吃了一大口,才抬头提醒潮长长:“尝尝和你以前吃的泡面会不会有些不一样。”“我以前只在吃火锅用牛头牌沙茶酱的时候,用过生蛋黄搅拌。”潮长长一边让蛋黄液均匀地裹上面条,一边说。

“没看出来,还是个行家啊。牛头牌沙茶酱里面的生蛋黄是灵魂,七步泡面的生蛋黄是点睛之笔。蛋黄比蛋清干净,生吃熟吃都行。你趁蛋黄液彻底凝固之前,把这口面吃了。剩下的面就只能和熟的蛋黄为伍了。”潮长长依言吃了一口饱含蛋黄液精华的七步泡面。

这是他第一次吃泡面吃出幸福的感觉。他抬眼看着还在吃面的云朝朝。逆鳞姑娘吃面的样子很可爱。确实是可爱而又张扬的。【刚刚为什么不直接承认呢?】潮长长的心里划过一个疑问。 第二十八章 全凭心情(白银大盟@头号墨粉)

斯念第二天中午就到了。也不知道是司机连夜开车把他送过来的,还是坐什么交通工具来的。反正潮长长看到他的时候,人都已经站在了厂区门口,没有行李箱,就背了一个登山包。斯念一直都是有点【表里不一】的男生。高高瘦瘦人长得还白净。

乍一眼看上去,颇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但他一直都特别喜欢极限运动。什么徒步啊、露营啊,全都是他的爱。以前在学校寄宿的时候,斯念说什么攀岩啊、速降啊、极限越野啊,潮长长其实是不太相信的。光从皮肤的颜色看,斯念就不像是一个经常要去户外活动的。

每天都说极限运动,怎么看怎么像是叶公好龙。今天看到自己的前舍友背着个登山包站在厂区门口,忽然又觉得特别像那么回事。“你怎么来的?”潮长长四下张望了一下,还是没有看到有什么交通工具,“怎么一身汗?”“剩十公里的时候,我就下车然后一路跑过来的。”斯念回了一句。

“为什么那么早下车?你就算打不到车,公交车不是也能到吗?”斯念张开了双手等着。“我想我还是介意的。”潮长长拒绝了一个汗人的拥抱提议,“我帮你把包拿进去吧。”斯念也没客气。把包从背上拿下来,递给了潮长长。

潮长长一下没拿稳,差点给直接掉到了地上:“你这包里装的是铁啊?”“你好歹一大男人,这手上就没点力气的?你拿不动还是我自己拿吧。”斯念伸手准备把自己的包给接回来。“不是拿不动,是一下没有想到这么重。”潮长长稳稳地就把包提起来,往仓库的方向走。

潮长长有点无奈地笑着问:“最近怎么都喜欢说我四体不勤呢?”“还谁啊?你还和谁联系了?我认识吗,是咱们初一那会儿的同学吗?”斯念好奇。“没谁。你……还不认识的。”潮长长扯了扯嘴角,他为什么能记得云朝朝说过的每一句话?

“你这什么命犯桃花的表情啊?就你说的要和欧盟打官司的那个女同学吧?”斯念左顾右盼了一下,也没有发现还有什么人:“你赶紧叫出来认识一下啊。”“她这会儿正在整理宿舍,她不知道你会带着野营的装备来,昨天想着给我们俩,换一个大点的宿舍。”潮长长没有否认,挑了一个他想说的点解释了一下。

“啊哟,这姑娘贤惠啊。要长得还过得去就娶了。”斯念这会儿不是特别正经。“你说的什么话?”潮长长瞪了眼睛,愣了表情,斯念这话说的实在是有够夸张的。斯念啧啧了两声,“人话啊,还能是什么话?又不让你娶,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

“哦,你说你娶啊。”潮长长舒了一口气。只不过,上一秒才如释重负,下一秒心就揪着沉了下去。“不然呢?”斯念反问道。“没……挺好的。”潮长长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了,似笑非笑地叹了一口气:“人姑娘昨天还问我,你帅不帅呢。”

“那你怎么说的啊?”斯念蓦地来了兴致。“我的室友,那必须是帅得惨绝人寰啊。”潮长长笑了笑,真诚之中带了那么一丝勉强,“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一下云朝朝。”潮长长得去看一下云朝朝换宿舍的进度。她过来那天,有好几个人帮忙,现在就一个人收拾东西,估计要很久。

再想到自己房间推挤成山的复习资料,潮长长就觉得换宿舍是个大工程。“我去啊!云朝朝?!那不和你从宋朝开始就注定了的情侣名吗?这我还怎么娶啊?”斯念有点夸张地哀嚎了一声。潮长长意外了:“你也知道那副对联啊?”

“废话,你也不看看那副对联是在哪儿挂着的。”“哦也对,江心寺是你们那儿的。我都还没有去过呢。”“我大小去到大,去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次,都去腻了,也没啥好玩的,不然也不会无聊到去研究挂在门上的楹联了。”斯念并不会对那副对联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潮长长想了想,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前室友:“云姑娘比较正经,话不多也不怎么爱开玩笑,你等下收敛着点,别一惊一乍地把人女孩给吓到了。””潮长长被斯念不能用正常逻辑来解释的出现方式,给搞得哭笑不得:“你知道不好,你还非得跑着来?

“我今天本来是计划好徒步五十公里的,这一下换你这儿来了,再不跑两下,我身上的毛孔应该会憋屈死。”斯同学一脸的憋屈。“又没人逼你来。你蛮可以等来了以后,绕着仓库跑个千八百圈的。”“那多没意思啊,你兄弟我要是绕着仓库跑,那才几个人能看到我的绝世风采?你这话对得起这沿途十公里的父老乡亲吗?”

斯念和潮长长聊着天,云朝朝的声音就从五号仓库靠近大门的地方传过来,“潮长长,你过来帮我一下。”潮长长应了一声往仓库走,看着云朝朝手上抱着个大箱子,赶紧加快了脚步。潮长长已经走得很快,像跑一样,健步如飞。

哪曾想,他身边的斯念比他更快,像箭一样冲了过去,非常熟练地接过云朝朝手里的大箱子:“我来我来我来!怎么能让女孩子搬这么重的东西呢?”斯念的那个驾轻就熟的样子,一看就是和他自己说的一样,是在工厂长大的。潮长长是有心帮忙的,就是他在这方面的反应,和斯念差了一大截。

当然,除了反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手上还拿着斯念的登山包。潮长长走过来,要去斯念的手上接下箱子,被斯念给拒绝了:“你那大少爷的体格,连我的小包拿起来都带喘气的,搬箱子你就算了吧。”“再怎么看都是你更想大少爷的体格吧?你都白得发光了。”潮长长不知道斯念是怎么定义【小包】的。

“我这是天生丽质,晒不黑好么。你快给介绍介绍!”斯念看着云朝朝。“斯念,这是我同学云朝朝。”“朝朝,这是我同学斯念。”云朝朝的手上没有东西,但斯念两只手都抱着箱子,也不能握手或是怎么的,只能过过嘴瘾:“你同学可真是大帅哥和大美女啊。”

斯念把大帅哥放到了大美女的前面。他对自己的颜值,比对自己的成绩,要有信心的多。“谢谢你能过来,我爸说他明天中午请你吃饭,到时候你给他介绍一下律所,我们再研究一下要怎么应诉比较好。”云朝朝和斯念说话,虽然谈不上有多么的热情,但绝对的温柔而又礼貌。

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待遇的潮长长只能在一旁看着。“好嘞!云大美女,这箱子要搬去哪里?”“就隔壁六号仓库。你和潮长长住五号吧,这边比较大。”“别介!你就安安心心在大宿舍待着,我俩睡一个床都行。你这搬来搬去得多麻烦?”斯念不自恋的时候,还是非常绅士的。

“单人床,一米的。”云朝朝看了斯念一眼,“你确定你和潮长长两个要睡在一张单人床上?”“一米怎么了?放两个睡袋都还绰绰有余呢。而且这大夏天的,我睡地上就行。”斯念很是大气地说。“没什么要搬的。我去把牙刷和剃须刀拿过来就好了。”潮长长的画板什么的这会儿都已经在五号仓库宿舍了,确实也没有什么东西是要拿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