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官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官路 (第1/71页)
    
好一会儿,潮长长才渐渐地把单个单个的字,组合成了笔记的内容。表面是武功秘籍,内里是云朝朝的笔记“孤本”。除了课堂内容。还有很多是专门做了题型注解的。从一道题的笔记,延伸出一整个题型的解法。藏在注解里面的,是顶级学霸对学习方法的独到见解。

潮长长从小的教育体系和知识储备里面,肯定是没有出现过这所为中国民航培养了80%的机长的学校。好在学院的名字非常直观,一听就能明白过来:“你毕业以后要当飞行员是吗?”“对头!轻轻松松年入百万的飞行员,娟婶子要是找我这样的女婿,还怕两个儿子学费凑不齐吗?”潮大力越说越兴奋:“我们最多也就念书这几年苦一点,娟子说了,她到了大学就好好打工,给我赚多多的零花钱。”

潮长长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给你赚零花钱?”“是啊,她在成都,又是川大的学生,肯定更容易找兼职啊。”潮大力理所当然地接着兴奋:“娟子说,我这专业,得全神贯注,等我毕业了,做了飞行员,我再帮她照顾弟弟和家里。”

潮长长有点出神。因为潮大力语气里的兴奋,也因为潮大力话语里的理所当然。这才是十八岁该有的样子吧?他现在这种畏首畏尾,什么事情都不敢做,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应该是八十有余了吧?没得到潮长长的回应,潮大力就自己直接把话给接下去了:“怎么样?我家娟子够可以吧!”

“够,特别够。”潮长长由衷地说道:“那你可得好好珍惜啊。”“二长哥。”潮大力叫了一声。“嗯?”潮长长这次倒是没有再出神。“你这不是废话吗?!”潮大力的【免提】功能再度提升,震得潮长长的耳膜一阵发紧,“娟子诶!我从穿开裆裤就开始肖想的娟子,我能不珍惜吗?还用你提醒?”

潮长长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力子啊,我觉得你已经不需要二长哥了。”潮世娟带给潮大力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之前那个缺乏信心,找他要表白被拒绝还能继续做朋友法子的卑微少年,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潮大力语塞了两秒:“需要啊,怎么不需要?你还没告诉我成都和广汉有哪里好玩的,我和娟子要提前一个月过去打工呢。”

“那你到了再问本地人,不是比直接问我这个外地人要好得多吗?”潮长长反驳了一下。“你们城里人就是有见识!说什么都有道理。”潮大力反应过来,确实是这么个理。然后就开始怀疑,自己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到底是不是要问潮长长哪里有好玩的?

“你们飞行员就是有前途,说什么都有未来。”潮长长给潮大力来了个排比。这个排比,让潮大力的心里,无比熨帖。嗯,他确实不是真要问哪里好玩的。他就是想要找他身边最有见识的人炫耀一番,以证明娟子和力子,都厉害得不行。

想明白了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潮大力到开始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嘿地干笑了几声。不知道要说什么,也没想着就这么挂电话。“力子啊,我记得我有一次,看到个美食节目,说全中国川菜大厨偷师最多的餐厅。然后我就被那个节目给诱惑了。直接和几个朋友买了机票就去吃。你可以带娟子去试试。”

“零关税是一点税率也没有,对吗?”“不是,税率打到2%以内,都算零关税。110%-120%的税率到也是能有利润的,接受这个裁定,是比较保险的做法。但这样一来,中国织带的竞争力,就会下降了。我爸本来也打算随大流的。”

“你是不是和你爸说,他就你一个接班人,怎么好意思,让这么高的税率压得你闯不过气?是可忍孰不可忍,云老可忍云宝不能忍。!”潮长长学着云朝朝的语气说话。“哈哈!”云朝朝笑了笑:“这都被你猜到了?”“你真这么说啊?”

“相似度超过90%。”云朝朝上扬的嘴角一直也没有回落的迹象。“那云老板要加油了。”潮长长每次叫云老板,云朝朝的心情就会跟着变好。“主要是我们的律师团说了,这是国内织带行业首次遭欧盟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只要打赢这一次,就意味着接下来长达20年的时间,都是零关税。”

“那还有点一劳永逸的意思。”潮长长表达了自己的支持。“对啊,我们云姚又大又正规,也不怕这些调查,我肯定让云老冲冲冲了。”云朝朝越说越兴奋。“嗯,我都有点羡慕斯念了,可以和中国织带行业并肩作战。”潮长长没能亲眼见证,多少是有些失落的。

“你快别说他了。每天叫嚣,说什么云姚占比全球织带1%算什么,还说温州打火机曾经占全球70%的市场,搞得好像温州打火机都是他一家生产的。”云朝朝一提到斯念就心生不爽。“他都说曾经了,而且他们家肯定占不到全球的1%,他们家做的都是金属打火机,市场更大的应该是一次性的那种快消品吧?”潮长长顺着云朝朝的话说。

云朝朝很满意潮长长的站队:“你放心,他家就算占比100%也不是我的菜。”“啊……我……”这突入起来的大拐弯,让潮长长不知道自己应该回答【放心】还是【不放心】。“你什么呀?”云朝朝说着说着,语气忽然就变了:“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吗?”

“你不是打电话找我聊天的吗?”“才不是,我是来兴师问罪的。”“那你问。”潮长长摆出一副,【只要你打了我的右脸,我就把我的左脸也翻过来让你打】的架势。“你和sibylle怎么回事?”“谁?”潮长长不明就里。“berwibsp; sibylle.”云朝朝说了个全名。

“我没什么印象啊。”潮长长想了半天没想起来。“那你可要把人sibylle小姐姐的心给伤透了?”云朝朝莫名有些高兴,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忍不住想要大笑两声,“她可是一听说我是yc国际的就问我认不认识你了。”“yc国际都是中国学生啊,哪来的sibylle?”

“sibylle小姐姐不是我们学校的,是你在联合国青年代表大会认识的,你代表亚太区的青年发言,她代表欧洲区的,你们不是还留过联系方式?”“那个会议人那么多,我都不记得留过多少联系方式了。”“人小姐姐还说,你的电话打不通,所有的社交媒体也都联络不上,可把人给急死了。”云朝朝揶揄道。

“不是,你们怎么还聊这些了?”“那可不,小姐姐一见到我,就问我知不知道中国有个高中叫yc国际。”“然后呢?”“然后我说我就是yc的,小姐姐就和见到个上辈子的情人似的,一直抓着我问。”“你不是去应诉的吗?怎么扯上小姐姐了?”潮长长有些好奇。

“大概你和织带比较有缘?欧盟最大的织带公司,就是sibylle家的,怎么样,要不要把你电话给她?你们好好联络联络感情。”“我都不记得人家名字,联络什么?”潮长长不接招。“那你以前还不记得云朝朝呢!”某位姑娘不依不饶。

“我记得!我没齿难忘。我把你写给我的那副对联都还带着呢。”“我信了你才有鬼。”朝朝姑娘明摆着还不高兴。“真的。除了我爸、我妈、葛妈、还有硕哥,就只有你有我的电话,加起来一共五个人,你是唯一的同龄人。”云朝朝啧了一声,表示不信:“你要不要我去和斯念说一下,你没把他当人?”

“斯念会有我电话,难道不是因为你逼着我联系一下吗?”潮长长早就做好了回答这个问题的准备。“哈哈哈,我现在心情好了。我挂电话吃早饭去了,你也可以准备去吃晚饭啦。”“嗯,我试试给我爸爸妈妈做七步泡面。”“哈哈哈,你是要上演厨艺首秀吗?有不懂记得问啊,我随时提供远程指导。”

挂完电话,潮长长忽然想唱歌。小小地改一下歌词,轻轻的唱一句。【用我的晚餐陪你吃早餐】。 第四十九章 笑了半天如果不去想明天,明年,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生活其实还是值得歌唱的。就算想了。生活还是需要积极向上。

“怎么了,斯念大哥。”潮长长顺着斯念的话,就上去了。“你快管管你家云朝朝吧。”斯念一声叹息,可怜巴巴的语气,承载着满到溢出来的委屈。“朝朝姑娘是云家的,她爸爸现在应该还和你在一起,你好像搞错求救对象了。”

“啊嘿,小潮潮,你可拉倒吧,跟你斯念哥哥在这儿推什么皮球篮球排球羽毛球?”“你说的球,我可是一个都没有。”潮长长四下看了看自己的周遭环境。“你这是逼我……哎算了算了,本大哥不和小弟计较。”斯念叹了一口气:“小弟啊,哥哥心里是真的苦啊。”

“那我拿个桶来,你倒倒。”潮长长决定让斯念把苦水给倒了,不管他愿不愿意接,斯念都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你说我来欧洲干嘛的?”斯·苦水·念率先出一个提问。稍事回忆,潮长长给出了答案:“重走家族打赢国内第一起欧盟反倾销诉讼的辉煌路?”

“可不就是吗!”斯念的语气瞬间就激动起来了。“那然后呢?”潮长长知道斯念肯定还有话要说。“然后,我们当时是怎么赢的,这种算回请,我爷爷和我爸爸肯定都和我讲了很多了,对吧?”“对。”“那我肯定想知道对方是怎么输的,是吧?”

“没错。”“那好不容易,有一个长相绝美、身材出众、金发碧眼……”“你说重点。”潮长长出生打断了斯念过于泛滥的形容词。“好不容易有个漂亮的小姐姐愿意和我说说原告的思路,那我是不是应该和人好好聊聊?”“是。”

“人小姐姐一开始是和云朝朝聊的,还聊到了yc国际,云姑娘忽然就不理人了,那我肯定自告奋勇啊,我说我也是yc国际的,你猜怎么着?”“猜不到。”潮长长高度配合。“你们家云朝朝真的太可怕了。我什么都还没有说,最多和小姐姐聊了两句话,她竟然就威胁我。

斯念像鹦鹉学舌似的,学云朝朝说话:“云朝朝警告我,【你要是敢说你认识潮长长,敢说你有他的电话,我就敢让我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已经知道怎么回事的潮长长笑而不语。斯念连语气,都学的惟妙惟肖。很容易想想云朝朝说话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

斯念郁闷得不行:“你说说这都什么事儿啊,也太暴力了吧,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还行吧,我要是她,我肯定不会当着长相绝美、身材出众、金发碧眼的漂亮小姐姐的面威胁你。”潮长长站到了兄弟的这一边。“还是潮小弟明白事理,那我就把你的电话……”斯念试探性地发问。

“随便啊,反正清华和北语那么近,我要是云朝朝,我就去北语找师姐告状,长相绝美、身材出众、金发碧眼……”“啊嘿,小潮潮!”斯念反应过来,在同样的地方打断了潮长长。“反正她都已经知道你在北语的哪个专业了,辅导员那还不是一找一个准?完全没难度的事情。你说对吧?”

“啊嘿,潮长长,我可算是看清楚你的塑料兄弟情了!”斯念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塑料?”潮长长满是意外:“那也太坚韧了一点吧?我们明明是卫生纸造就的兄弟情。”“啊嘿,我不就是刚到yc的第一天,忘了带卫生纸吗?这个梗你是要记多久啊?”斯念最烦和潮长长一起追忆往昔。

“蛮久的。”潮长长笑了笑,和以前经常挂在他脸上的笑有点像,因为头发太短,没有了以前那种痞帅的架势。“啊嘿,算我眼瞎,我找你求救。”斯念放弃了挣扎。“你该怎么撩小姐姐,你就去撩,记得多探听点情报回来。”潮长长换了不开玩笑的语气:“没人有空去告你的状,关键人师姐也不屑听吧?”

“你这戳心了啊。”“你不是号称上了大学再慢慢追吗,祝你早日追上师姐的脚步,站在师姐的身旁。”“啊嘿,这话我爱听。那小姐姐这边……?”斯念有点拿不准潮长长的想法。“你就说和我做过室友但已经没有联络了,我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联系方式,我现在这状况,是个人我都不想联系。”潮长长给了一个非常直接的回答。

“啊嘿,你这话说的!”斯念被气到语塞,“你斯念哥哥不是人?”“斯念哥哥是我的男神,我才想着要和斯念哥哥联系。”潮长长总是能把自己的话圆回来:“人间的凡俗物种,压根就不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啊嘿,这话哥哥爱听。那哥哥就勉为其难,帮你保个密。”

“嗯,小弟谢过斯念大哥。”“小事,小事,小事。”隔着电话,潮长长都能想象出斯念嘚瑟的样子。…………………………“房子小,就是好,这三下两下就收拾好了。”潮一流从陡峭且不太稳固的楼梯上下来。潮长长赶紧跑到楼梯口,伸手接了一下。

“干什么呢,你这是,你爸又不是残疾人。”潮一流把自己的手往上抬了抬。“你之前身上一身的伤,肯定没这么快好利索,还是要小心一点。”潮长长没理会潮一流的意愿,还是伸手扶了最后的几级台阶,这毕竟也不是普通坡度的楼梯。

“都这么久了,哪还可能不利索?你爸我现在扛着你上楼都没有问题。”潮一流欣慰之中带着嫌弃。“那您还是留着力气,扛我妈吧。”潮长长笑着回了一句,给足了潮一流面子。“你妈本来说要做饭的,这刚出院,收拾一下就累睡着了。”潮一流说明了一下,自己这会儿下来的原因。

“今天我来。”潮长长大包大揽:“你和我妈好好休息。”“我儿子什么时候会做饭了?”潮一流一脸的不信:“你以前是连烧水都不会的吧?”“用电水壶烧水都不会,那应该是属于智障吧?”潮长长提出了异议。“哈,哈哈,也对,你要给我们做什么好吃的?”潮一流一下就来了兴致。

“泡面。”潮长长老老实实地给出了一个简短的答案。“那你还说自己不是智障?”潮一流借着失望打趣。“爸,你儿子现在穷得就只剩下一点智商了,你怎么还打击上了?”潮长长抱怨了回去。“哎,长长啊,爸爸对……”“打住啊老潮,你别又来,你不烦我都烦了,我跟你说,我这泡面,超级无敌不一般的,我专门找大师学的,保证你们吃了有惊喜。”潮长长迅速切换话题。

“工厂还有专门泡面的大师?”潮一流有些不信。“嗯嗯,我们老板就是。”潮长长没把话说的太明显。“你们老板……还真的是好人啊,就你这么个老赖,也不怕惹麻烦上身。”“对!可好可好的人了。”潮长长拉了张椅子出来,用手按了按,确定不会一坐就散架,才让潮一流坐下:“老爸,你坐这儿等我一下,我先把书放好了,就开始煮面。”

“真是想不到啊。”潮一流感慨地拍了拍潮长长的肩膀:“我老潮竟然还有吃到小潮亲手煮的面的这一天。”“这次流拍,对你妈打击比较大。之前第一次公告的时候,就说有很多家再问的,延期了这么久,连一个报名的都没有,更不要说是卖出去。”潮一流和潮长长交了一个底,“等你妈醒了,你别和她提这些。”

“我和你也不讨论吧,我一个不上网的人。”“本来我们是想着,怎么样也要先把你的个人资信问题给解决了的,把自己的儿子都搭进去……”“我就安安心心复习,认认真真工作,我负责想怎么解决眼前的温饱问题,其他的,你就慢慢解决呗。”潮长长把两只手都搭在了潮一流的肩上:“你昨天不是还说最多两年吗?只要你们身体都没有问题,我肯定等得起。”

“要是两年还解决不了,爸就没剩下什么可以给你的了。”只有两父子的时候,潮一流也就没有再说爸爸一定不会倒下那样的话。“你把你自己还有我妈剩给我就行了,其他的又有什么要紧?”“你不觉得是累赘就行。”潮一流也拍了拍潮长长的肩膀。

“你们生我的时候,也没有觉得是累赘啊。”“我们生你的时候,也没经过你同意啊。”“行吧。”潮长长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那我现在同意了。”“那你现在倒是不同意看看啊。”父子俩就这么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笑了半天。

第五十章 蛮有兴趣日子总还是要过的,自怨自艾并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潮长长尽量让自己开心。该吃吃该睡睡。该画画画画。该出去找工作就出去找工作。只要他整个人是积极向上的,爸爸妈妈总归也是会受到影响的。虽然还是看不到希望,但在工厂的那几个月,还是让潮长长放下了很多。

没有了明显的抑郁倾向。没有了无处不在的心理落差。比过去十八年的任何一个时刻,都更加努力地生活。不再抗拒,也不做鸵鸟。潮长长接受了葛功明给他介绍的四份算得上高薪的兼职。辅导yc国际9-12年级的四个团队竞赛项目——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

这个大奖赛的含金量非常高。和奥赛属于不同的序列,不是特别好比较。可以比较直观地通过清华自主招生的报名条件来见其一斑。清华要求申请参与自主招生的学生,在国际或全国权威性高、公信力强的学科竞赛中获得优异成绩。

这里的优异,任何一个学科的奥赛都得是一等奖。唯独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只要四等奖就可以了。(注1)这个奖项,是可以同时敲开哈佛、麻省,牛津、剑桥,北大、清华这个级别的学校的大门。对于申请顶级名校,有着无往不利的功效。

潮长长在九年级就拿了机械工程学科的二等奖,十年级的时候,再接再厉,一举拿下机械工程学科的一等奖。潮长长获得的这些成就,都是yc国际史无前例的。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躺”进哈佛耶鲁,牛津剑桥。想要进顶级名校,光靠考试成绩这一项,就能进去的,公平程度最高的,其实是中国高考。

单纯的考试成绩,在国外名校的申请里面,时不时地还会成为劣势。有很多托福和gre考了满分的学霸被拒。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比如,怀疑不作弊考不了那么高的分,本土的学生都做不到,为什么中国的学生能做到。再比如一个干巴巴的学习机器,不符合学校的教育理念。

随随便便花钱就让上的那些学校另当别论。想要上殿堂级的学校。不管是哪个国家的,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潮长长的敲门砖,并不只有过硬的学习成绩这一块,还有针对综合素质考察的两块砖——竞赛奖项和道德品质。潮长长的竞赛敲门砖,可以说是纯金打造的。

申请国外名校的道德品质和乐于助人一类的,关系不大,主要还是慈善方面的。这里的慈善,不是说学生捐了多少钱,更多的是参加国际志愿者组织一类的慈善活动。(注2)在这方面,潮长长手握的第三块敲门砖也格外有分量。

他没有参加任何一个国际志愿者组织,因为他直接创立了一个。潮长长的简历,算得上申请国外名校的完美范本。只可惜,他现在根本就没机会出去。即便如此,超常住那个在学习和竞赛上的这些闪闪发光的点,并不会因为他无法成行,就不复存在。

在葛功明的极力推荐之下。要找潮长长辅导竞赛和学习的人,很快就排起了长队。潮长长的真实水平是怎么样的,网爆他的那些吃瓜群众不知道,yc国际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当潮长长不再忌讳这些。愿意通过自己过去身份和能力赚钱。

愿意和yc国际的人扯上联系。想要找潮长长辅导的人,比他能够辅导得过来的人,要多出来不知道多少倍。葛功明不仅负责放消息出去,还负责筛选学生和家长。那些家长比较有攻击性的,可能一边找人辅导,一边又恶语相向的,都被葛功明提前给过滤了出去。

事实上,超常住那个在辅导竞赛方面,并不是新手。在他拿到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一等奖之后,yc这两年参加大奖赛的项目陈述,潮长长全都辅导过。项目本身好不好是一方面,内容也都有专业竞赛的老师会督导。但怎么陈述这个项目,让这个项目得到更好的展现,就没有哪个老师,能有潮长长这么有经验。

经验归经验,过去的两年,潮长长从来也没有因为这样的辅导收过钱。那时候,潮长长是yc国际的高中部学生会主席。一不差钱,二也有这个义务。葛功明和潮长长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以为他会拉不下来那个脸,去收学弟学妹们的辅导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