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腹黑三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腹黑三小姐 (第1/637页)
    
在广场上,测试还未开始,林铭便在官道旁的石台上打坐调息。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声音响起,“闪开,都闪开!”林铭睁开眼睛,却见在官道上,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策马狂奔,他身穿甲胄,手中拿着一根长达两米,粗如儿臂的骑士枪,此时他正一边挥枪驱赶官道上的人群,一边使劲的挥动马鞭。

他师父必是前辈高人,那种人就算找材料也不会用到天运城铭文术公会这样一个小地方吧?汪璇玑在一时间想了很多东西,他沉吟片刻,说道:“你若是将这把剑卖给铭文师公会,我可以出三千积分来购买。”林铭一怔,旋即大喜,他正发愁完成任务,没想到汪璇玑直接开出用三千积分换这把剑的提议,他之前看过那些珍奇药材的价格,三千积分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足够他将所有要用到的灵药符材料买下来了。

“不必客气,若是他rì令师来到天运城,欢迎他来我们天运城铭文师公会做客。”汪璇玑为林铭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一是为了研究一下那把长剑,二也是想拉拢林铭,有机会结识林铭背后的神秘师门。………………“四级凶兽的血液一两,一千一百两黄金,一百五十积分。”

“天青花花籽十二颗,六百两黄金,八十积分。”“龙血草汁液一两,六百两黄金,六十积分。”……负责铭文师公会珍稀材料销售的人是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她对照着林铭列出的清单,一边读,一边报价,每报一个,她都会停下来看林铭一眼,这小家伙,买这么多珍奇玩意儿,到底想干什么?

林铭列出的材料有几十种,其中有几种珍贵的材料,比如那四级凶兽血液,就那么一小瓶就顶的上一件宝器,要是出了铭文师公会在市面上买至少要三千两黄金,还不一定买得到。若是在半年前,这些东西都是林铭想都不敢想的。

黄金很快累加到一万两以上,积分也用去了差不多两千积分,林小东看着这不断往上涨的数字,听着那噼噼啪啪拨动的算盘声,刚开始是心惊肉跳,后来直接麻木了。什么叫花钱如流水,他可算是见识到了。“总价一万两千黄金,两千一百积分,确认购买么?”中年妇人按下了算盘,又问了一遍林铭,即便是天运城德高望重的铭文宗师也不会一次xìng买这么多珍惜材料,这小家伙是怎么回事?他哪来那么多积分?

“嗯,确认购买。”林铭掏出了金票和积分卡。积分卡上只有一个卡号,通过这个卡号便可以查询到积分记录。“好的……”……第五十一章林家子弟红金龙髓丹是黄金买不来的,而且王砚峰最多能调用几千两黄金而已,所以他抛出了《九道真言》这个诱饵,这是王家的家传秘籍,珍贵非常,严禁外传。

王砚峰给林铭看的只是心法篇,没有招式武技,只要林铭不说,就不会有人看出来,王砚峰认为林铭不会傻的泄露出去,遭遇王家追杀,所以才铤而走险。当然,王砚峰估计林铭的天资,只看六个时辰的话,能领悟也不会太多。《九道真言》?还只能看六个时辰?林铭心中冷笑,这条件,他根本看不上眼,与《混沌罡斗经》相比,《九道真言》根本就是垃圾,“抱歉,没兴趣。”

王砚峰脸一红,“林铭,你想清楚了!以你的天资,吃下红金龙髓丹也不可能突破练体三重,可是修炼一点《九道真言》中的心法,你rì后凝练真元的速度会大大提高,受益无穷,这是我王家的家传秘籍,百万金难买!”林铭道:“七玄武府不缺心法,比《九道真言》强的也有许多,我何必去看你的?”

无论张冠玉还是杨振,都不是轻易服输的人,他们怎么可能因为林铭的出现就坐以待毙?林铭注意到了杨林的神色变化,还有张冠玉和杨振春风得意的面孔,顿时也明白了欧阳荻花到此的缘由,也清楚了为什么欧阳荻花一进门,就用一种猫看老鼠的戏弄眼神望着自己。

“原来如此……当我是老鼠了……”林铭神色不变,依旧沉稳的坐在椅子上。“太子殿下。”张冠玉微微行礼。“张公子。”虽然心中恨不得杀了这张冠玉,但是杨林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太子殿下,似乎兰云月兰小姐就在太子府上,欧阳大人想见兰小姐一面,不知殿下以为如何?”

张冠玉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林铭就在太子身边,怎能听不到。虽然兰云月已经与林铭无关,但是张冠玉一再利用这件事情恶心林铭,妄图打击林铭的武道之心,却是让林铭感觉像有一只绿头苍蝇围着自己一样,烦不胜烦。杨林听到张冠玉如此说,脸色微微一变,旋即恢复了和煦的笑容,“真是抱歉,本王已经送兰小姐离开了,至于兰小姐去了哪里,本王并不知晓。”

张冠玉说到这里,林铭脸色一沉,他不禁要赞叹张冠玉这招的阴险与狠毒。他是要离间自己和太子的关系。而这一招离间计,选择的时机十分巧妙!现在的情况是,太子要面对欧阳荻花这个敌人,这件事是因为林铭而起,如果不是林铭与张冠玉为敌,那么就不会出现欧阳荻花,让十皇子得到了一个未来七玄使的支持,这对太子势力的打击,太大了!

也就是说,太子找了林铭当帮手,不但没有受益,反而跟着倒了大霉。要是遇到某些人,这时候早就急着把林铭一脚踹开了。在这种时机,张冠玉抛出欧阳荻花保持中立的诱饵,却让太子明知这是离间计,却无法拒绝,因为欧阳荻花的威慑实在太大了!太子不敢违逆他!

张冠玉这招,可谓狠毒,他在一点一点的孤立林铭。朱炎当时就是最好的例子,朱炎之所以如今这么惨,就是因为林铭的强大,让十皇子和朱家不敢违逆,所以朱炎被直接逐出家族!如今,张冠玉以同样的方法对付林铭,搬出了欧阳荻花,他要让林铭不但无法通过七玄武府的考核,而且还要失去太子的庇护,最终落得与朱炎同样的下场!

张冠玉说出这番话后,杨林也无法再保持从容了,林铭想到的,他当然也想到了。“张冠玉!这个阴险小人!”杨林心中怒骂,他不禁看了林铭一眼。林铭漠然道:“兰云月本来就是太子殿下救下来的,于情于理,我都无权干涉殿下的决定,殿下请自行定夺吧。”

杨林深吸一口气,素来镇定的他,此刻手心甚至沁出了汗水,他隐隐的预感道,这将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究竟是选择继续站在林铭一方,还是选择屈服于当今天运国的七玄使——欧阳荻花!杨林这一席话说的极其不适场合,但是他依旧说了出来,林铭心中微微一动,他同样没想到,杨林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

在这种情况下,杨林还能继续站在他的一边,去反抗已经成为了七玄使的欧阳荻花,凭此,杨林这人,值得一交。君视臣为手足,臣视君为心腹。君视臣为草芥,臣视君为寇仇。林铭打定主意助杨林登上大统,天运国是林铭的家乡,他的家族都在这里,他自然希望国家能有一个好君王。

“哦?这么说殿下是不打算交出兰云月了?”张冠玉依旧微笑的问道。而此时,在张冠玉身后不远处,欧阳荻花也看向这里,面带笑容,只是他的笑容,却有几分阴冷的味道。“本王说过,兰小姐不在府上!”“呵呵,太子殿下这么说,可敢让人去搜查一下呢?”

“放肆!”“嘿嘿,我当然不敢去搜,可这若是欧阳大人的命令呢?”张冠玉说到这里,太子面色一变,欧阳荻花要搜,他确实没有任何办法!此时,空气间的火药味已经很浓了,整个宴厅都注意到了这里。就在这时,林铭突然开口说道:“张公子,我突然记起,我们之间还有一场对决啊。”

林铭的想法很简单,张冠玉既然拉帮结派的找人对付自己,那么他就先下手为强,今天晚上就决斗,先把张冠玉废了,那他再有诡计也玩不出来了。第一百四十八章择日不如撞日张冠玉始终面带微笑,他已经想好了后续的布局,有相当大的把握逼迫林铭在半个月之内就向他挑战,如此一来,他就有信心用《合欢神功》中的绝生白骨剑等狠毒招式将林铭打的重伤残疾,让他从此与武道无缘!

“跟我斗是你这辈子最愚蠢的决定了,一个十五岁的小毛孩子而已,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张冠玉心中构想着未来林铭的惨象,嘴角泛起一丝狰狞,他要的不仅仅是干掉林铭,而是要让他活的万念俱灰,猪狗不如。在场人听了张冠玉的话后都深感这张冠玉的狡诈,此时距离七玄谷预定的四个月之期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张冠玉恰巧在半个月后去拜见欧阳博延,这很可能是他计划好的。

他恐怕是知道一个半月之后的战斗没把握赢,所以逼着林铭半月内就与他对决。在场不少人知道欧阳博延和欧阳荻花的关系,他们听到张冠玉这样说后,纷纷看向欧阳荻花,欧阳荻花微微点头,算是证实了这个消息。“这张冠玉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打动了欧阳博延,这个时候要考核他做记名弟子。”

“林铭是狠人,张冠玉也不是面团捏的,面对林铭还有这样那样的手段,要是我面对林铭早就没辙了,就等着认输了。”“不知道林铭如何面对,这下有好戏看了。”“嗯……我也这么觉得。”场中俊杰私下议论着。林铭微微一笑,盖上手中的茶碗,说道:“半个月之内吗?其实不需要半个月,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们现在就去校场,如何?”

“嗯?”张冠玉心中猛然一惊。这林铭疯了?现在就要跟他对决?林铭如此一说,全场的所有宾客都愣住了,包括杨林、汪雨涵、秦杏轩等人,也是始料未及。林铭前不久刚刚进行了万杀阵考核,成绩第六,这个成绩虽然已经是神话,但相比张冠玉还差距太远了!林铭绝不可能在这么几天的时间内就追上来。

“这林铭想干嘛?他这么做简直找死啊。”“这个跟头一旦栽下去,搞不好就起不来了,张冠玉绝对下狠手!恐怕会瞅准机会,打的林铭就此残废,永生不得翻身。”最后一个说话的是排名石第四的弟子,他虽然很清楚自己将来远不如林铭,但是现在距离林铭上次考核才这么几天,林铭的实力恐怕还没追上他呢,更别说张冠玉了。

高手过招,尤其在实力相近的情况下,招招拼命,十分危险,真的不小心致人伤残的话,七玄武府也不会处罚,甚至即便致人死亡,顶多也落一个开除武府,发配充军的下场,而这等处罚,对张冠玉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林铭道:“殿下,我心里有数,这几天来,我的实力又有进步,就算赢不了张冠玉,我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林铭一句话刚说完,他的耳边又相继响起了汪雨涵、白静云、秦杏轩的真元传音,意思都差不多,一致劝林铭不要意气用事。林铭站起身,对三个女孩微微一笑,示意自己没事。在场的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的眼光其实很准,他们想的不错,如果林铭真的只是万杀阵第六的话,他确实不可能在半个月内追上张冠玉。

可是林铭当初在万杀阵中只求前十而已,得到了足够的积分之后,林铭便找上了凝脉期高手,开始磨练自己的实力,若是真的一股劲冲排名,他不见得会比张冠玉差。何况,这几天时间中,林铭邪神之力大成,斗之印也铭身成功,连带着他的练力如丝和《混沌真元诀》都有突破,他的实力增长可不是一点半点。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还是打不过张冠玉,也决不至于被他打的断手断脚,全身而退他还是做得到的。想到这里,张冠玉不再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机,他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择日不如撞日?自古英雄出少年,你看来是以为自己赢定了啊,那我们不如现在就出去,我来领教领教林先生的招式!”

“我也正有此意。”林铭笑道,“对了张公子,刀枪无眼,一会儿我们决战的时候,势必倾尽全力,不小心伤了对方也是难免的啊……”张冠玉嘿嘿一笑,“林先生是怕了么?放心,我会把我好力度的。”当然要把我好力度,否则不小心把你一下子弄死了,不就不好玩了么?

林铭笑眯眯的说道:“不不,我不是怕了,我是怕不小心伤了张公子,不好跟联合商会交代呀,我们林家是小家族,像联合商会这样的大势力,我们可是得罪不起的。”林铭如此一说,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相当的精彩。“他……他说什么?怕不小心伤了张冠玉不好跟联合商会交代?”

“这林铭,太狂了!”“他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这时候还要激怒张冠玉,一会儿张冠玉要是不出阴毒的招式就怪了,我可是听说,合欢宗的招式以阴毒著称的!”在场俊杰大多见识非凡,对合欢宗的功法有一定的了解。张冠玉哈哈大笑,“林铭啊林铭,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有点怕啊,怕一不小心被你伤了,哈哈哈,那你说该如何是好?”

张冠玉语气中的讽刺意味十分明显,可是林铭却浑然不觉,他微微想了一下,笑道:“不如我们签个生死状吧,这样若是把人打伤打残了,不能追究,如何?”第一百四十九章生死状“不如我们签个生死状吧,这样若是把人打伤打残了,不能追究,如何?”

林铭笑的很灿烂,绝脉手造成的效果“好”的有点过分了,所以还是提前立下生死状比较好。张冠玉听到林铭这样一说,简直要乐疯了,这林铭,简直是伸出脖子来等着自己砍啊,见过傻逼的,没见过这么傻逼的。“林铭!你要做什么!”汪雨涵急了,也顾不得不用真元传音了,直接跑了过来,签生死状?这简直是自掘坟墓!

“林铭,你不能签!”张冠玉呵呵一笑,“汪姑娘,请问你是林铭的什么人?”“我……”汪雨涵话一滞,直接说不出话了,是啊,她跟林铭只是铭文师和助手的关系,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有什么资格干涉林铭的决定呢?林铭道:“汪小姐是我的朋友,张冠玉,我既然说了要签生死状,自然不会反悔,拿笔来吧。”

“好!痛快!来人,那文房四宝来!”张冠玉哈哈大笑的说道。很快就有人拿来了文房四宝,一个师爷模样的人,在纸上快速写下了一行行小字,正是林铭和张冠玉生死状的内容。张冠玉按下了一个手印,而后接过朱砂笔,大一笔一挥,张牙舞爪的“张冠玉”三个字就出现在了生死状上,朱红如血的颜色,看起来无比狰狞。

林铭也接过印泥和朱砂笔,不动声色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的笔锋并不张扬,但却如长枪一般,隐隐的散发着一股锋锐的气势,站在一旁的汪雨涵清楚的看到朱墨因为林铭的笔力,已经透过纸的背面,向外溢出着。生死状签完,张冠玉嘿嘿一笑,用真元传音联系到了欧阳荻花,“欧阳大人,之前说好的霹雳邪火珠给我吧。”

欧阳荻花嘿嘿一笑,用真元传音回复道:“怎么,林铭这么早就向你挑战,你还要用霹雳邪火珠?太瞧得起他了吧?”张冠玉沉声道:“小心行得万年船,我要打的林铭毫无翻身的可能,我不想容许任何一点差错出现。”“哈哈,这林铭得罪了你,可真是倒了大霉。”欧阳荻花说着手指一弹,一枚灰色的须弥戒倏地一下子飞入了张冠玉的手中。

此时天色已晚,加上欧阳荻花的手法十分隐蔽,这一幕十分不起眼,在场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不过林铭修炼《混沌真元诀》后感知十分敏锐,而且距离张冠玉又近,却是注意到了。“那戒指中是什么?”林铭心中一凛,暗暗戒备,欧阳荻花扔出的戒指,必定不是凡物,“这张冠玉不知有什么底牌,这一战,我一定要小心了。”

皇宫的校场在午门之外,青色方石铺地,占地面积十几亩,比一个马球场还大。因为这场决斗,几乎参加宴会的人都跟出来观看了,即便是之前躲了一下的慕容紫,也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与白静云一起看比赛。张冠玉换掉了身上的锦衣长袍,穿上了一身劲装走上了校场,在他手上,赫然拿着一柄寒光森森的人阶上品宝剑,而这把剑就是一个多月前,林铭铭文的那一把了。

“感觉应该没你好。”林铭抽出了重玄软银枪,在他右手之上,斗之印发出淡淡的暗红色光芒,犹如血脉凝成的一般。张冠玉自然没有听懂林铭这句话,他不知道自己送出的五级凶兽血液是林铭右手斗之印的主要材料之一,否则他的感觉肯定会比林铭来的强烈的多。

“林铭的枪……没……没有铭文!”汪雨涵不可置信林铭的重玄软银枪,她万万没有想到,林铭作为一个顶级铭文师,竟然没有给自己的枪铭文!他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经汪雨涵一说,人们纷纷望向林铭的重玄软银枪,这枪没有铭文?

一般武者单从外表远远的看没法判断武器是否铭文过,不过汪雨涵是铭文师,她这么说,自然没错了。林铭得到了武器竟然没有第一时间铭文?而现在又用这把武器对付张冠玉,他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本来他们就不看好林铭的实力,现在武器又比张冠玉低了一阶,还少了铭文术,这一战,更没的打了。

远远的,秦杏轩也注意着这一切,她秀眉微蹙,她很清楚,林铭虽然年纪轻轻,但绝不是心性不成熟的小孩子,他敢在这种时候挑战张冠玉,到底能有什么底牌?“嘿嘿,没想到你已经蠢到了这种程度,得到武器不第一时间铭文,却在今天用它来对付我。”张冠玉舔着嘴唇,嘿嘿笑道。

不过没有铭文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以前林铭的紫乌弹铁贯虹枪甚至连宝器都不是。林铭踏前一步,右手抓住重玄软银枪枪尾横伸出去,他可以感受到右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这是斗之印带给他的。斗之印绘制成功后,林铭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七千二百斤,这个力量,比凝脉初期的武者还要强!

不动如山!随着林铭的气势爆发,他身上开始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压力,一些修为弱的天运城俊杰,忍不住纷纷后退,这就好比普通人面对猛虎时的感觉,即便知道猛虎不会伤他,却还是要忍不住后退。“好厉害的气势!林铭的强项在于力量和气势,可是速度不行,而张冠玉的强项在于速度,力量稍逊,这场比斗可以说是力量强者和速度强者的巅峰对决,真是让人期待啊!”

一个出身于七玄武府的弟子由衷的说道。“巅峰对决?嘿嘿,七玄武府力量最强的人是拓苦吧,不但修为达到锻骨初期,而且是天生神力,张冠玉速度最快,拓苦力量最强,这两个人打起来才是速度和力量的巅峰对决。”一个身穿锦衣的世家子弟,冷笑着说道,在天运国,以林铭为偶像的年轻人多如过江之鲫,但相应的,嫉妒林铭的,希望林铭一朝败北,从此一蹶不振的年轻武者也不在少数,说话的这锦衣男子便是其中之一。

他相信林铭这么下去终究有一天会超过张冠玉,但是绝不是现在,现在林铭就挑战张冠玉,绝对会死的很惨。张冠玉哈哈一笑,说道:“你的气势不错,可惜对我没用,我不是朱炎,你的《粉身碎骨拳》,我已经看穿了!”他这话说出来,全场都是一惊,尤其是汪雨涵等人,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粉身碎骨拳》可是林铭最强的招式,要是张冠玉看穿了林铭的《粉身碎骨拳》,那林铭还怎么可能赢?

然而林铭对张冠玉的话却完全不在意,他笑道:“你是在玩心理战吧,就凭你那烂悟性,练《合欢神功》半年多了,祸害了多少女子,你到第二重了没?就这烂悟性能看穿我的《粉身碎骨拳》?太可笑了!”林铭如此一说,饶是张冠玉城府很深,也是愤怒了,他确实如今连《合欢神功》第二重都没达到,所以他才忧心,自己有生之年究竟能不能达到《合欢神功》第七重大成,达到阳精不竭的地步。

林铭的话正戳中了他的痛处。“做人不能太狂,你去死吧!”张冠玉暴喝一声,身影一闪,已经失去了影子,众人只能听到一连串“踏踏踏”的脚步声以及尖锐的破空声,那是利剑高速切开风的声音!“好快!”“天,我的眼睛几乎追不上他的速度了!这真的是人能达到的速度?”

在场的年轻俊杰不乏天资出众之辈,原本也是自我感觉良好,虽然知道自己必张冠玉和林铭等人有差距,可是没想到差距这么大!这么快的速度,眼睛都跟不上,林铭还怎么对付?你根本不知道,他的剑从哪里来!在张冠玉狂风一般的速度中,林铭手持贯虹枪,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

一个急速运动,完全看不清身影,而另一个完全站立不动,光是看气势,林铭就弱了。张冠玉一个闪身来到了林铭的身后,狞笑一声,一剑对准了林铭的脑袋削了下去,他的剑速快到了极致,连声音都被吞噬了。第一百五十章极限身法

众人甚至连剑光都没看清,这一剑要是斩到了,林铭的脑袋就要成了两半了!人们尚来不及惊呼,张冠玉这一剑却落空了。林铭的背后仿佛长了眼睛,就在剑落的一瞬间,他十分诡异的向前挪动了那么一小步,仿佛是被风吹开了柳条似的,一毫不差的避过了张冠玉的剑。

“嗯!”张冠玉势在必得的一剑就这样落空,他不信邪,提剑再刺!“哧哧哧哧哧!”一瞬间,张冠玉不知道刺了多少剑,他的剑,已经完全融入了风中,只见模糊之极的剑光,剑身已经完全消失了!只见剑光不见剑已经是用剑的极高境界,而张冠玉的剑,却连剑光也看不清!

这样速度恐怖的剑光,从四面八方笼罩向林铭,可是在这一瞬间,林铭的身影同样模糊了起来,仿佛他身体周围叠了一连串厚厚的残影!身处残影之中的林铭,像是动了,又像是没动,然而毫无疑问的是,张冠玉的剑,一剑都没有刺中他!

“这……这是……怎么回事?”躲在角落中看决战的慕容紫傻掉了,林铭明明被笼罩了在了这样密集的剑光中,却毫发无伤!“怎么回事?当然是全躲开了!”白静云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林铭的身法,太恐怖了!

要在这样的剑光中游刃有余,不但要求有准确的眼力和敏锐的瞬间判断力,而且要求对身法的掌控达到入微级,精妙的掌控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一瞬间做出无数短暂而迅速的移动,如此,才能避开剑光!林铭身边那一连串模糊的残影,就是因为他一瞬间做了太多短暂而迅速的移动,在人们的虹膜上留下的十分之一秒视觉残留才导致的!

这身法,简直登峰造极了!可是林铭,为何会有这样的身法?在场年轻俊杰不乏见识过人之辈,白静云想到的那些,他们也想到了,他们很清楚,在如此密集的剑光中游刃有余是多么的困难。“怎么会这样?我记得以前林铭在战场中很少动的,基本都是硬碰硬的打法啊,而且他学的是《基础步伐》,怎么可能速度快了!?”之前认为林铭速度弱项的世家子弟不可置信的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