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际之死神传奇下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星际之死神传奇下载 (第1/465页)
    
结果砂光尊主和天目尊主被林铭所杀,都成了万年尸草的养料,这万年尸草自然也就落在了林铭的中了。这东西也就是万古魔坑那种奇特的环境下才能长成,天衍大陆不绝迹也差不多了。主要是它的样子实在奇葩无比,丑陋不堪,再加上那难听的叫声,一开出来,就具有绝对的震撼xìng效果,清秀少年看到它已经干瞪眼不出话了。

“少帝?这个林铭竟然自称少帝?”在李逸风身边。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不爽的说道,“连少爷都不敢用这种称呼,这林铭不过一个四品小宗门出身,就自称少帝。太嚣张了吧!”小丫鬟撇撇嘴,不服气的说道:“你们南天域所有武者公认的又如何?全大陆的封皇强者九成集中在四大神国,你们南天域不过是天衍大陆众多域当中很普通的一个,你们这几千年来,出过封皇强者吗?”

再者天才陨落的很多,渡命陨也是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人类想成就神海,困难重重。这里毕竟是南天域的地盘,这小丫鬟一句话说出来,很多武者都不愿意听了,他们纷纷站了起来,“欺我南天域无人?”一时间,小丫鬟成了众矢之的。

看到这一幕,李逸风打了个哈哈,“各位莫动气,小丫鬟不懂事,乱说话而已,别激动啊。”李逸风一番赔不是的话说出来,那些站起来的武者也不好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了,纷纷坐了回去。丫鬟少女十分郁闷,她真元传音道:“少主,你干嘛要跟这些不入流的家伙们道歉,你一根手指就能把他们都打趴下!”

李逸风眉梢一挑,说道:“欺负这些凡人有什么意思?说起来这次林铭大婚应该挺有趣的,我们去玩玩。”……一个月后,神凰岛——自炫无机死后,神凰岛用三个月重建完毕,而后就是林铭大婚,整个天衍大陆南部区域,各大命陨级强者几乎都收到了神凰岛的请柬。

这一次大婚是牧煜凰一手操办的,神凰岛嫁圣女,原本就是一件大事,再加上林铭成为南海第一人,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如此盛事,自然要好好操办一番了。一连数日,神凰岛上空被五色霞光所笼罩,天空中到处是彩色祥云,偶尔有一身火焰的朱雀和通体青羽的青鸾在云间穿梭,当真如人间仙境!

主岛之上,各种仙草琼花玉树灵木也在阵法的作用之下同时开放,一时间,整个神凰岛灵气逼人,芳香四野,各种云霞彩光之中,琼楼玉宇接连无尽,当真如梦幻中的景色。以林铭在南海的威名,凡是收到请帖的命陨级武者基本没有不来的,在命陨之下,各大旋丹武者也是早早的来到神凰岛,三品宗门之上,就算宗主不来,也会有副宗主到场。

再往下,还有很多没什么名气的先天武者,甚至没有宗门的武者,这些人也很多不请自来,来见识一番这南天域数千年一见的盛大庆典。说数千年一见,也丝毫不夸张,以林铭如今的风头,也只有三千年前的幽冥大帝能够稳胜一筹,在这种情况下,神凰岛的武者在短短三日之内,就云集了上万武者,而且还在持续增加之中。

对那些不请自来的武者,神凰岛也是来者不拒,牧煜凰为了给林铭大婚办庆典,专门建了几座方圆数里的会客堂,神凰岛为了这次婚庆大典,绝对是不遗余力。“极空宗长老连驰珏到!”“风云谷副谷主展云天到!”“火阳宗亲传弟子火如烟到!”

林铭喝了一口只觉得腥膻无比,原本茶叶的清香被混在腥膻味里,根本尝不出来了,再喝第二口就实在喝不下去了,真不是一般的难喝。一旁的李逸风看的哈哈直笑,显然他是知道这茶的味道,一口都没动。倒是周坤喝得有滋有味,让林铭极度无语,真是重口啊。

“好了,咱就正式开始吧。”刀疤男子看着周坤一碗茶饮尽,再次拍了拍手,之前上茶的两个妖艳少女又回来了,引得青儿龇牙咧嘴的。两个少女手里各有一个托盘,上面包着红绸子。掀开第一个托盘上的绸子,里面是一杆翠绿的烟斗,有些武者喜好抽烟,当然抽的不是普通的烟草,而是由各种灵植炒制发酵出来的特质烟丝,有些上好的烟丝一钱就要一两块元灵石。

吸这种烟丝的话,自然要一杆好烟枪了,木灵玉的烟斗本身木系能量就多,融合在烟丝的香味之中有一股清新之气,常吸的话有清神养魂的效果。“五千年前的木灵玉烟斗,做工精细,一千二百元灵石,这物件我就不多说了,两位自己看吧。”

刀疤脸说着将这木灵玉烟斗摆了上来,林铭打眼上去首先看的不是烟斗的制作年份,而是烟斗本身用料的年份。从木灵玉中蕴含的纹理,散发的木系能量波动等等各种方面判断。“十三四万年份的九品木灵玉,算是比较差的品质了。”

木灵玉本身有年份的衡量标准,年份越久的价值越高,出自之外,木灵玉本身就有品级,这品级的高低甚至比木灵玉的年份更加重要。举例来说,魔心花被埋在地下后形成的木灵玉就要比万年梵天龙根形成的木灵玉低了好几个品级,而梵天龙根的木灵玉又会比玄金神果形成的木灵玉品级低。

形成木灵玉灵植本身的品级才是影响木灵玉品质的最重要因素。看了木灵玉的品质后,林铭又开始判断这烟斗的年份,烟斗色泽温润,隐含一些看起来如萤石一般十分不明显的绿光,这是木灵玉中蕴含的极微量的金属杂质经过数千年的时光形成的特殊光泽。

单凭这一点,再加上木灵玉本身精纯的能量,林铭确定这个烟斗应该有个四五千年的历史了,刀疤脸说的没错。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李逸风和周坤先后停止了鉴定。“这烟斗我要了。”周坤说道。李逸风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口,他要开口的话就要加价。

刀疤脸男子用希冀的目光看向李逸风,看到李逸风没有出价的意思,不免有些失望,这烟斗他买来的时候不过八百元灵石,一倒手百分之六十多的利润,其实也很不错了。在这白龙玉行中买东西都是现钱交易,周坤当即点出了一千三百元灵石,把那烟斗买了下来。

“嘿嘿,第一件只是开胃菜,接下来是第二件,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保证你们喜欢!”刀疤脸抽开另一个侍女盘子上的红布,亮出来的是一对赤红如血的玉镯子。“这是……”李逸风眼睛猛然一亮,“血灵玉?”周坤也激动起来,血灵玉是一种极为少见的木灵玉。

很多时候,顶级天材地宝会有守护他们的凶兽、圣兽,这些凶兽往往是被灵植浓郁的元气所吸引,而后守护在灵植的旁边,等待它成熟之后,一口吞下去。可是有时候会发生意外,那就是灵植本身蕴含的元气能量太强了,守护凶兽吞下灵植后承受不住元气能量的冲击,结果经脉寸断,爆体而亡。

而后凶兽连同腹内的灵植一起被埋入地下,一般来说这种凶兽品级也不会低了,凶兽本身蕴含的能量和精血会潜移默化的渗入到木灵玉之中,形成罕见之极的血灵玉。这种木灵玉的价值比一般木灵玉高出了十几倍甚至二十几倍。如果这是一对血灵玉玉镯,再有个数千年历史的话,价格不可估量。

李逸风和周坤一人拿了一枚镯子,迅速的鉴定起来,两人都是全神贯注,作为一个木灵玉收藏者,越是稀有的东西越能激起他们的兴趣。连原本对木灵玉兴趣不是特别大的青儿对这对血灵玉镯子都充满了极大的兴趣。林铭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感知渗透出去,观察了那血灵玉很久,色泽红润,能量充盈,玉石的品质也极高,确实看起来像是血灵玉,可是林铭却从这块玉石上感受到了淡淡的死气。

死气?血灵玉虽然也是死物凝成,但是历经十几万年的时间,死气总会慢慢消散,除非是……林铭微微沉吟,对李逸风说道:“给我看一下。”一般鉴定一个物件要望、感、问、摸、听、闻。望就是眼睛看,感就是感知探查,问是问来历,判断货主所说真假,摸是试手感,听是听撞击声,闻是闻味道,真正的木灵玉有极淡木香味,高手甚至可以根据这种木香味判断年份。

林铭光靠望和感也叫不准这玉石镯子的真假。李逸风小心翼翼的把血灵玉镯子递给林铭,其实鉴宝的时候被人打断其实是一件不太爽的事情,然而李逸风没有任何意见,哪怕他知道林铭不懂木灵玉雕,只是看个热闹。这不是血灵玉,而是尸都玉,所谓尸都玉是木灵玉葬品被墓主含在口中,或是封入腹内,经过上万年的时间侵润武者鲜血而形成。

这块玉确实是古墓中出土的珍品,但究竟是不是大帝墓就不得而知了。当时刀疤男子从那掘爷手中收到这对玉镯的时候连他都没敢叫准,最后请白龙玉行的大长老出面鉴定,最后确定为一万年前的尸都玉,以两千元灵石的价格收购。

要知道,尸都玉也属于珍品玉,虽然没有血灵玉珍贵,但也比一般的古玉雕价格高出一倍来。如此少见而高明的作假手段,刀疤脸男子有十二分自信。“多少元灵石?”周坤开口问道。“一万二!”刀疤脸男子爆出价格来,他一张口就是五倍的利润,如果这一对玉镯真的是血灵玉的话,在拍卖行上如果遇到了喜欢血灵玉的买家,完全能卖出两万五到三万的价格,刀疤男子给出的价格很低了。

可是一万两千元灵石,哪怕是李逸风和周坤这等身家,也要考虑再考虑,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两人不约而同的交换了手上的玉镯,又是一番鉴定,这次鉴定也持续了一个时辰,怎么看这古玉镯都是真品无疑了。玉镯上留下的那种牛毛纹理绝对是万年岁月累积下来的,这种纹理虽然可以造假,但却没办法做的如此圆融。而且纹理与木灵玉融合在一起而形成的雾花一般的渐变颜色也是再高明的作假手法也做不出来的。

两人一直沉默着,刀疤脸男子一点也不急,他笑眯眯的等待着,眼睛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从头到尾,他都没说这是血灵玉,其实说了也没关系,玉行的潜规则就是有真有假,买进卖出全凭自愿,买了赝品只怨自己眼神不好,事后不可追究。除非玉行卖假玉。

李逸风和周坤虽然身份显贵。但也要遵守规则,而且白龙玉行能开在这里,又有这么多进货渠道,自然也有幕后支持它的势力。刀疤脸男子对每个客人都点头哈腰的。但并不代表他怕事。“一万二。我要了。”在沉默了足足两刻钟的时间后。李逸风舔了舔略显干涩的嘴唇,坚定的说道。

他已经完全确认这是一万年前的老物件,只是他没想到。这不是血灵玉,而是尸都玉。尸都玉虽然也十分稀少,但这种东西略带不祥的意味,一般没有哪个公主千斤愿意把死人身体里封了一万年的东西戴在自己身上,这对尸都玉玉镯拿到拍卖行上最多卖出去五千元灵石的价格。

有人开价后,再开价就容易了,周坤伸出一只手道:“我加五百,一万两千五!”两人竞价,那当然是刀疤脸男子最愿意见到的景象了,他不留痕迹的一笑,说道:“李公子,周公子开价一万两千五,您看……”“一万三!”李逸风把价格再提五百,听得青儿都心惊肉跳了,“公子……”

“没事,我有九成把握。”只有在这些鱼龙混杂的赝品市场中摸爬滚打出来,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业界人士。“一万三千五!”周坤也不甘示弱,其实对他来说,拿出这么一大笔元灵石已经十分吃力了。“一万四!”李逸风喊出这一句的同时,耳边响起了林铭的真元传音,李逸风听后神色一变。

林铭说的是:“我在这玉感受到了一丝非常淡的死气,不知李兄有没有同感?”“死气?”李逸风心中一怔,又仔细感受一番,微微皱眉,虽然被林铭一番提点,但是对偏门的尸都玉,李逸风也没有太多了解,一时间没有联想到,应该说,尸都玉他根本就没见识过,自然想不到了。

“一万四千五!”周坤喊出这个价格的时候,额头的青筋都微微凸起,再往上加,他就要承受不住了,他虽然有五六万元灵石的身家,但这是算上其他固定财产,单论元灵石他可没这么多。“周公子开价一万四千五了,不知李公子……”刀疤脸男子脸上恭恭敬敬的,心中却要乐开了花,卖出这一对镯子,他可是赚大了,扣掉背后势力的抽成也够他们白龙玉行运转一两年了。

李逸风正不知道要不要再叫价,这时候林铭的真元传音再次响起,他原本以为一次提点就能让李逸风明白过来,现在看却是高估他了,“李兄,林某对这一对玉镯有种不好的感觉,李兄要买的话还请慎重。”感觉?李逸风微微一怔,人有第六感,对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李逸风不怎么相信,如果是一般人说出来他早当耳旁风了。

不过林铭不是一般人,自从李逸风认识林铭来,他就感觉林铭如一团迷雾一般,让人始终看不透。犹豫了一下,李逸风还是压下了心中出价的欲望,一来一万五的价格太高,二来林铭的告诫也让他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动摇。这玩意儿要是真的砸在手里,那就赔大了。

“李公子,您……”刀疤男子用希冀的目光看向李逸风,周坤也是微微紧张的望向李逸风,如果李逸风再加价,他真的有些承受不起了。李逸风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我放弃!”对古玉雕收藏者来说,放弃一个自己看中了的玉雕、玉饰也是需要很大决心和勇气,李逸风虽然咬牙放弃了,但内心难免有一丝不舍。

刀疤脸男子微微失望,如果李逸风继续加价的话,还能卖到更高。周坤终于长出一口气,手心都微微见汗了,好险,再多一点他就拿不出这么多元灵石了。“那么……恭喜周公子得到这对玉镯!”刀疤脸男子笑着说道,从妖艳女子的玉盘中拿起玉镯,把它们包进了特质的木盒中,交到周坤手上,周坤也依言支付了一万四千五百元灵石。

李逸风看着两人完成交易,也有些羡慕嫉妒,心中难免产生一种我刚才要是坚持下去就好了的想法。在交易完成汇钱,周坤是断然不敢这样刺激李逸风的,毕竟他的家底不如李逸风厚实,要是李逸风红眼了,吃亏的保准是自己。不过,现在就无所谓了,东西已经到手,就算李逸风发飙也没用。

原本没买到喜欢的东西李逸风就有些郁闷,再被周坤一数落,就更窝火了,不过他还算冷静,讽刺道:“周坤,你先别得意,东西真假还不一定呢,小心亏得裤子都穿不起了。”这时刀疤脸男子适时的说道:“李公子、周公子,大家都消消气,来我白龙玉行都是我的客人,李公子,虽然玉镯没买到也不要紧,敝店还有不少其他宝贝,李公子看上别的,买回去也是一样的。”

刀疤男子开店这么多年,深谙商场之道,他看似劝架,其实是趁着李逸风窝火的时候推销其他产品,这时候客人最容易冲动而买下别的东西。就在这时,周坤适时的说道:“李兄有钱是有钱,就是家里男人婆管得严,可未必会买的。”

周坤一句数落,让刀疤男子恨不得赞一句,他简直爱死周坤了,一来而去给他带来了一万三千元灵石的收入,现在还要鼓动李逸风再买其他东西。青儿冷声道:“哼,我们家慕容姐姐管我们家公子是因为我们公子有前途,谁像你,竞争世子失败,连管都没用,糊不上墙的牛粪一坨!”

青儿的嘴那不是一般的毒,不骂人则已,一骂人就专门揭短,周坤听了之后,脸一下子青了。李逸风哈哈大笑,他本也是豁达之人,虽然因为刚才的事情抑郁了一下,但也不会始终挂在心上。一手揽住青儿的腰,李逸风道:“好,今天我就挑几件好东西拿回去,免得空手而归!林兄,你要不要也试试手气?”

李逸风对林铭就是随口一说,想不到林铭微微一笑,答应了下来,说道:“好,我也选几件,图个彩头。”第七百六十六章被人黑了李逸风看林铭真有买的意思,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如果他本身是鉴定大师,还能帮林铭长长眼,可是他自己就是半吊子水平,鉴定模棱两可的东西,他可没什么把握的。

“李兄放心,我心中有数,而且买东西就是图个痛快。”“哈哈,说得好,千金难买真开心,虽说这玉雕的行当要多看少买,不过总是畏手畏脚的也没意思!”李逸风说着,径直走向那条林铭之前问过价格的木灵玉雕龙,三千三百元灵石。

李逸风以前过来看过这雕龙好几次了,真心喜欢,就是看不准,一直没敢买,趁着今天,他打算直接买下来。林铭看到李逸风拿起雕龙,心中有些无奈,这雕龙他之前看过了,说是出自数千年前的大师之手。大师的手工林铭判断不出,但是年份他却判断的出,是一件不超过一百年的仿品。

他有心提醒道:“李兄,这雕龙我感觉……”“感觉不好?”“有点。”“没事,哥们早就想买这雕龙了,一直看不准不敢下手,如你所说。买东西就是图个痛快,我今天要是空手而归的话,念头难以通达,我买这雕龙,就算买了赝品,我也认了。”

李逸风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铭自然不会多言了。他瞥了一眼刀疤脸男子,之间对方笑得像弥勒佛一样,今天这几单生意他赚得盆满瓢满,当然开心了。林铭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走到货架前。开始挑选玉雕。他手上有炫无机的六千极品真元石,再加上杀死的其他命陨强者留下的所有财富,一共是一万四五千极品真元石,林铭打算花去一多半用来购买玉雕。

既然如此。他自然要挑贵的买了。“七品木灵玉。三十万年年份。好材料。”林铭看着眼前的一块两尺高的玉佛,在天衍大陆,这种木灵玉算不错了。据他估计,这玩意儿价格不会低了。刀疤脸男子看到林铭在看那玉佛,微笑着迎了上来,他原本以为林铭是李逸风的随从,现在看来林铭是李逸风的朋友,自然会以礼相待了。

不过他看林铭看玉雕的架势,显然是连新人都算不上的外行人,一般鉴定师鉴定玉雕怎么也要几刻钟的时间,而且是又看又摸又闻的。林铭看一个玉雕最多用一炷香,只是偶尔伸手摸一下,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看,这能看出些什么来?

所以刀疤脸男子认准林铭是外行人。这种啥也不知道的外行人,除非是冤大头,否则指望他们买下动辄几千元灵石,却不知真假的木灵玉雕是不可能的。因而刀疤脸男子根本就没把林铭当客户,也就是看着李逸风的面子才笑脸相迎的,“这玉佛编号四十五,价格五千元灵石……”

刀疤脸男子说着晃了晃手中的价格玉简,他直接报出价格是想让林铭知难而退,免得浪费他的时间,一般脑袋正常的外行人听到这个价格早就放弃了,毕竟他们根本看不懂,也就是看个热闹而已。所以哪怕林铭眼前的木灵玉佛是真品,放到拍卖行上至少能卖个八九千元灵石,刀疤脸男子也没有丝毫紧张,他用脚趾头都能预料到林铭不会对这玩意儿感兴趣的。

别说是林铭,就算是那些自诩为内行人的武者,这两年来,看过这个玉佛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没有谁敢买它。主要它价格高,而且它比起一般年份久的玉佛少了一丝青冷光,让人难免心生犹豫,而事实上这种光并不是每一件真品都有的。

可是刀疤脸男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林铭似乎对这木灵玉佛非常有兴趣,反复摸索了一会儿说道:“看起来品相挺不错的,我母亲喜欢拜佛,我就买下它送给她老人家好了。”刀疤脸男子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小子脑袋没发烧吧,就因为母亲喜欢拜佛,就买下五千元灵石的玩意儿送给他母亲,也不管真假?

不光是刀疤脸男子,李逸风也是吓了一跳,“林兄弟,你不是开玩笑吧,这玉佛本身就是一件模棱两可的物件,你真的要买?”五千元灵石的玉佛,在白龙玉行都算是极高价格的物品了,如果是李逸风来买的话,都要再三考虑,害怕看走眼,可是林铭前前后后总共没用一炷香的时间就拍板把东西买下了,这种行为用三个字形容那就是——冤大头。

玉行最乐意见到的就是有钱的冤大头,随随便便买东西,根本不管真假,可是按照李逸风对林铭的理解,林铭天赋极高,绝不会办糊涂事,而身家也没有多少的,这是怎么回事?“嘿嘿,恭喜你啊刀疤兄,遇到一个款爷,发财啦!”在林铭身后,周坤一脸玩味的笑容,言语中明显带着看好戏的语气,明显在讽刺林铭愚蠢。

然而刀疤脸听了周坤的恭贺,心中却叫苦不迭,这玉佛可不是从掘爷手中收来的,而是白龙玉行总行的库存,拿来镇店的宝贝之一,这玩意儿按照五千元灵石的价格卖出去可是要亏本的。“好哩,那我给您包起来!”刀疤脸男子尽量让自己显得兴高采烈,仿佛又大赚一笔似的,让林铭心里发虚,可是林铭面不改色,又是点了点头,让刀疤脸心都抽了。

这小子,该不是在扮猪吃虎吧!倒是李逸风已经有点心虚了,“林兄,你可考虑好了,这是五千元灵石的东西!”“我知道,包起来吧,买东西就是图个痛快。”李逸风张了张嘴,最终无奈的笑了,“行,反正对林兄弟来说,就算把元灵石都花光了,也很快能再赚回来的。”

刀疤男子忍着心中的苦涩把玉佛包起来,尽量维持着脸上开心的笑容,然而刚包好抬头一看,刀疤男子差点一头栽过去,他看到林铭拿起一个翠绿色的香炉,翻来覆去的看。那香炉又是一个真品,价值虽然不如那玉佛,放到拍卖行上也能卖个七八千元灵石!

这东西同样是总行分下来镇店的库存,这小子,不是又要买这香炉吧,那这次白龙玉行真的是亏死了!在价格玉简中这香炉的标价只有四千五百元灵石,卖出去的话,他要给总行补一部分差价的。玉行为了吸引客人,价格都会标注的比较低,用来镇店的宝贝也就那么多,被人都卷走了,他这玉行就很难开下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