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傻人有傻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网游之傻人有傻福 (第1/46页)
    
容貌不在自己之下,气质各有千秋,天资也不弱于自己,甚至犹有过之,总得来说,不分伯仲,只是……对方的年纪比自己小,这点是没法改变的……轻叹一口气,静婵玉道:“婵玉告辞了。”“嗯,静小姐慢走。”秦杏轩也施了一礼,目送静婵玉离开。

就算他是天才,现在还没成长起来,也没有理由让牧千雨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他付出这么珍贵的资源。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何况他还算不得神凰岛弟子。牧千雨似乎看出了林铭的想法,她微微一笑说道:“林铭,不想见见那位铸枪大师么?”

“想倒是想,不过……”“那随我来吧。”牧千雨说着拍了拍手,一股奇异的火之真元波动如cháo水一般从牧千雨掌心蔓延出去,而后只听得一声高亢的凤鸣,一只翼展六七丈长的红sè大鸟,飞过大殿,直落殿前广场而来。锦鸡一般高高昂起的鸟头,红蛇般的长颈,灼灼燃烧着的火焰鳞羽,正是牧千雨的本命朱雀——火儿。

火儿落地,一股无比灼热的火焰气息随之扑面而来,林铭,甚至连先天初期的刘玄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林铭不得不催动体内的邪神种子,才在灼热的火浪中站稳了,这家伙,进化了?林铭可是记得当初第一次见火儿的时候,它的翼展只有五丈,现在已经有六七丈了,而且它身上火系真元也与上次见到它时强大了很多。

此时的火儿,正得意的舒展着它的羽毛,微微扬起了凤喙,展示着它的风采,它很满意林铭眼中的震惊之sè。火儿自然认得林铭,确切的说是认得林铭做出来的烤肉。“走吧。”牧千雨足尖轻轻一点,如羽毛一般轻轻的落在了朱雀的背上,示意林铭也上来。

林铭呆了呆,自己也站在火儿的背上?它愿意吗?史宗天和刘玄也是无比吃惊,圣兽何等高傲,不是什么人都能站上去的。果然,火儿不满的叫了几声,不过也只是叫了几声,还是容许林铭上来。这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牧千雨的命令,不过林铭之前做出来的烤肉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林铭单脚轻点地面,稳稳地落在了火儿的背上,刘玄看得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他作为炼器宗弟子,也是火系武者,看到林铭堂而皇之的骑上了火系圣兽,心中羡慕之极。第三百零一章凯旋回国战在火儿背上,林铭可以感觉到一股股热浪涌入身体之中,补充着他体内的火系元气,这让林铭暗暗吃惊,不愧是火系圣兽,它可以从天地之间吸收火系元气,而后不断的补充到它主人身上。

哪怕牧千雨与人交手中,朱雀根本不攻击,也会对牧千雨起到很大的帮助作用。若是等它日后成长到旋丹境界,与牧千雨协同作战,那更是了不得了。朱雀冲天而起,灼热的炎风吹的刘玄不禁眯起了眼睛,眼看牧千雨和林铭消失,刘玄忍不住心中嘀咕,林铭和牧千雨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只是普通的认识,牧千雨不会允许林铭与她同乘自己的本命朱雀吧……刘玄心里嘀咕,不过很识趣的没有开口,只是暗暗后悔刚才没有趁着机会多跟林铭套套近乎。牧千雨不会在众人面前刻意表露她与林铭的关系,反过来,她也没必要隐藏。

眼看林铭像没事人似的站在擂台之上,所有观众都是长大了嘴巴。这……这林铭的身体是铁打的么?就算是铁也该被切成碎块了吧!用手挡剑,手没事,剑被弹开了!用身体硬抗剑气。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这是怎样变态的防御!

要知道,这剑和剑气都是姜澜剑发出的!而且融入了风之意境!!剑宗攻击之强,在整个七玄谷名列第一!姜澜剑更是剑宗年轻一代的第二天才。他的剑气,可以轻松切开玄铁!观众席上的张彦召此时心潮起伏,他假想自己与林铭交换位置。面对运用风之意境的姜澜剑,颓丧地发现,自己必败无疑!

别说是先发后至的七十二道剑气,就连姜澜剑施展出的第一剑,他也挡不下来。实在太快了!他可没有空手挡剑的能力,与林铭一战时,他用手拍了林铭的枪杆,都被震裂了虎口,要是硬挡姜澜剑的剑,手直接就没了。“这就是姜澜剑留下的底牌吗?竟然领悟了风之意境!如果不是遇上林铭,有几个人能挡下他的绝杀剑技?这林铭更是变态,这样的剑技都赢不了他,到底谁才能阻挡他获胜的脚步?”

……姜澜剑目光灼灼,“剑气对他没用吗?林铭那青苍色的护体真元太强了,似乎他本身的防御也惊人,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体制,那种青苍真元又是怎么练出来的!”“剑气没用,我只能用剑直接攻击了!”姜澜剑脚步一动,风之意境再起!

“绝峰七剑!”剑光融入风中,这一次,姜澜剑选择了直接用剑攻击。失去了剑气的诡异,姜澜剑的攻击清晰了许多,林铭催动青苍震动真元,一枪击散了姜澜剑的攻击!然而攻击虽然被击退,剑气依旧!融合了风之意境的剑气,根本无法击散,无论刀、剑、还是枪都无法斩断风!

两人激战在一起,交手越来越快,而林铭的内心却越来越清晰。“风永远不会散去,所以剑气不会被击散,攻击中的风之意境,我懂了!”“就让我真的来体悟一下,如何在枪招中,融合风之意境!”在与姜澜剑交错而过的一瞬间,林铭的枪化成了无数幻影——

“暴雨梨花!”《基础枪诀》中,没有哪一招比暴雨梨花更适合施展风之意境!枪芒融入到风中,无影无形,真元暴起,擂台上的风化成了无数的利刃直刺姜澜剑!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姜澜剑闷哼一声,身影急退!他压制着体内躁动的气血,不可置信地望向林铭。

“这……这难道是……”“风之意境!?”不可能!姜澜剑的话清晰的传递到在场观众的耳中,所有观众,神情一片呆滞。第二百七十一章偷师姜澜剑一脸惊色,刚才那一瞬间,林铭明明用出了风之意境,而且隐隐的,比他的风之意境境界更高!好似触摸到了风之本源一般!

这怎么可能?整个比武场鸦雀无声,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嘈杂的议论声轰然而起。“林铭竟然也懂风之意境?怎么会这样?”现在,终于可以还回来了。“区区风之意境,连七玄谷弟子都能有五个人领悟,对林铭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说不定林铭原本还没有领悟风之意境,是看到姜澜剑施展风之意境后才领悟的,领悟这种东西,对林铭来说也就是半柱香的事儿。”“对,对啊。要不然林铭怎么拖着这么久没结束战斗,一定是想从姜澜剑身上参悟风之意境!”

一名弟子的突发奇想,立刻迎来的了很多认同,在他们心目中,风之意境虽然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对近乎无所不能的林铭来说,顿悟一下差不多就搞定了。根本不算什么。听到这个言论蔓延开来,七玄谷剑宗弟子苦笑一声,也懒得去和他们争辩了。他们以为风之意境是大白菜么,想吃就吃?

在七玄谷大殿中,几大长老都有些一时接受不了的感觉。见过天才的没见过这么天才的。意境他竟然也领悟了,好像没有什么林铭不会的!剑宗大长老无奈的摇头,“林铭不但领悟了风之意境,而且境界很高,可叹澜剑还将风之意境作为自己的底牌,没想到却是班门弄斧了。”

史宗天沉默不语,姜澜剑已经是天才中天才了,风之意境也足以作为杀手锏,可惜姜澜剑的对手是林铭。看着这些长老脸上惊叹的表情,牧青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她感觉林铭简直就是一个挖掘不尽的宝藏一般,总能给人带来新的惊喜。

如果说,诸如紫蛟神雷这些东西可以靠机缘得到,个人修为可以靠天材地宝来提升,那么林铭本身就对风之意境和枪道的领悟。还有他的武意,那就要纯粹依靠个人的悟性和武道之心了,什么机缘都帮不了他。一个在枪道、意境、武意、灵魂力四大方面同时取得惊人成绩,同时个人修为在同龄人中顶尖,还具有高品级雷之元气契合度,区区锻骨期修为吸收了紫蛟神雷。体内疑似有上古蛮兽血脉。

姜澜剑说着剑锋一抖,直指林铭。“好,我也想与你战个痛快。”林铭哈哈一笑,姜澜剑的话正合了他的心意,他需要在与姜澜剑的切磋中,继续感悟风之意境。“惊鸿一剑!”姜澜剑再度出剑,狂风呼啸,林铭的枪招也融入了风中,在风之意境的加持下,林铭出枪的速度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只听一阵阵锐利的长枪破风声,漫天都是枪影!

如果硬要说林铭的枪法有什么弱点,那就是攻速慢!其实这也不能算缺点,枪本来就偏向于重兵器,讲究的是以势压人,以力破巧,不可能像剑那样将速度发挥到极致。所以林铭之前面对姜澜剑铺天盖地的剑光时,只能依靠震动真元来挡。

而现在,有了风之意境的加持,他的枪却不见得比姜澜剑的剑慢多少!“叮叮叮叮叮叮叮!”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林铭和姜澜剑不知道过招多少次,枪剑击撞,林铭的速度竟然没有落入下风!甚至周围的风也开始更多的听林铭的号令,凝成风刃向姜澜剑攻去!

七玄大殿上的长老越看越是心惊,原本就看出林铭在风之意境的领悟上很高,现在发现,却还是低估了他,在持续的战斗中,林铭的风之意境越来越纯熟,已经远不是姜澜剑能够比拟的了。“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参悟的!”剑宗大长老感慨。让一千二百斤的重玄软银枪跟上剑的速度,林铭的风之意境,不可思议。

“我怎么觉得……林铭好像在战斗中不断的进步,你们有没有发现,林铭在模渀澜剑的招式!”“嗯!?”一个长老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满座皆惊!姜澜剑的惊鸿一剑可以将剑身藏匿在风中,林铭同样将枪身藏匿在风中。姜澜剑凝聚风刃攻击,林铭也是如此。

姜澜剑让剑气与风融合,只要风不散,剑气不散,林铭也将枪芒融入风中,无处不在!“他在学澜剑的招式。”“天,难道说……他之前根本就没领悟风之意境,是在与澜剑的交手中领悟的?”在擂台之上,胜负已经明朗,九成以上的风之力都为林铭所调遣,姜澜剑能够催动的风之力不足一成而已。

“轰!”硬接了林铭一次攻击,姜澜剑连退十几丈远,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丝,他收起手中的长剑,说道:“我认输。”“谢谢!”林铭抱了抱拳,他没有礼貌性地说承让,而是说谢谢,自然是感谢姜澜剑教会了他将风之意境运用到攻击中的方法。

神域大能的记忆零碎无比,很少有一个完整的体系,林铭虽然领悟了风之意境,但是运用方面却缺失了,如果不是姜澜剑,他还会空守宝山不自取。“林铭胜!”随着裁判长老的宣布,不少七玄谷弟子倒抽冷气,姜澜剑也败了!琴心大成的琴无心,掌控了火精的火岩罗,他们两人,能否阻挡林铭连胜的脚步?

林铭转身下场,目光正好与姜薄云对上了,在纷乱的人群中,姜薄云的目光就渀佛两道剑芒,想不注意都难。姜薄云微微一笑,林铭也微笑回礼,不过心中却是微微一凛。虽然赢了姜澜剑,但是林铭并不轻松,这一战,他除了雷火杀和紫蛟神雷外,所有的底牌都用上了,青苍真元,风之意境,邪神之力,练力如丝。

所有招式尽出,却还受了伤!姜澜剑的绝杀剑技太强,不是林铭不想躲,而是实在躲不开。可以说,如果不是临阵偷师,学会了将风之意境用在攻击中,夺走了姜薄云对风的控制,林铭要赢这一战,并不轻松!如今,看到姜薄云的微笑,林铭心中突然想起,从开赛到现在,他从来没在姜薄云脸上看到惊愕惊慌的表情。

这除了因为姜薄云剑心大成外,恐怕也是因为他绝对的自信!不管是见识了木鼓卜域的融元境界,还是看到了自己层出不穷的底牌,又或是火岩罗震惊全场的火精,姜薄云始终云淡风轻。那是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那么……姜薄云的底牌是什么?他自信的倚仗又是什么?

一个姜澜剑,剑宗第二弟子,已经实力强大如此,姜薄云作为亲传弟子,他的实力极限又会在哪里?林铭重重吐出一口气,他发现如果直接对上姜薄云,他赢得把握并不大!紫蛟神雷攻击力毋庸置疑,可是战斗并不是看谁的攻击力强,谁就能赢的。

论攻击力,姜澜剑尚不及张彦召。可是张彦召却赢不了姜澜剑!因为在他血王三杀用出来之前,他就已经输了!那么自己仅凭紫蛟神雷,能赢姜薄云么?紫蛟神雷是强,但如果打不到姜薄云,那就没有任何意义。而姜薄云的剑,会比紫蛟神雷慢么?自己能否躲得开?

林铭在心中经过一番推演,却发现只要姜薄云的剑快到了一定境界,再领悟一种不是风之意境的其他意境,自己就会输!除了紫蛟神雷外,林铭还有雷火杀,可是雷火杀因为火精的弱势,威力不见得比紫蛟神雷强太多,而且消耗大,发动慢,还不如紫蛟神雷实用。

“我还是太小看七玄谷亲传弟子了,以姜薄云的天资,放到四品宗门应该也是不错的了,况且,他比我年长三岁!”第二百七十二章时代的主角姜澜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默默的看着林铭,对身边的姜薄云说道:“林铭也许会加入剑宗,如果不出意外,他以后很可能会成为剑宗第一弟子,甚至是七玄谷年轻一辈第一人!”

“可能。”姜薄云淡淡的应道。“你不担心?”姜澜剑转头望向姜薄云,似乎想从对方的眼睛中寻找到些什么。“我担心什么?”“担心他抢了你的位置,抢走你的资源,你现在是七玄谷年轻一辈里最有发展潜力的,也是剑宗百年来的第一天才,在此之前,总宗和剑宗几乎都在不惜一切代价地培养你,可是如果林铭来了的话……”

姜澜剑说的是事实,一百个人中,九十九个会有这种担心,七玄谷的资源是有限的。姜薄云笑了,“抢走我的资源?哈哈,澜剑,你认为一个旋丹境的顶级高手是能用资源堆出来的?”“大家都是天才,如果我们就此泯然众人,无法脱颖而出的话,那我们还拿什么来冲击旋丹?”

姜薄云言语间,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姜澜剑听得也是心情微微激荡。姜澜剑本身资质已经非常好了,可是对姜薄云,这个与他年纪相仿,却一直领先他一步的师兄,姜澜剑可谓心服口服。他说道:“师兄说得没错,能有一个强大的对手。对剑客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自林铭和姜薄云一战后,比赛暂时沉寂了下来,第六轮,没有值得关注的交手。第七轮第五场,张彦召对方启,方启布下了九转青光阵,却被张彦召的血王三杀撕裂,方启再度败北。方启也是毫无办法,阵宗就是打阵地战的,而张彦召的攻击力在全场所有选手中都是数一数二的,简直是一个超级炮台,在血王绝杀——天地崩面前,他的九转青光阵跟蛋壳一样脆弱。

第八轮第三场,张彦召对姜澜剑。论攻击力,张彦召自然要超过姜澜剑,然而攻击力再强,发挥不出来也是没用!姜澜剑的剑气凝聚成一条条细线,真元高度压缩,一瞬间发出几十剑,剑气如织,密集如网!这种高度压缩的剑气极为凌厉,而且难以被消磨。

姜澜剑连风之意境都没用,就已经打得张彦召狼狈不堪了。他的剑如同毒蛇一般,每次都刺在了张彦召的真元薄弱处,根本就不给张彦召凝聚真元的机会。张彦召有力使不出来,面对密集如雨的剑气,他应接不暇,连续被剑气击中。而他想攻击姜澜剑,却只能斩碎一道道虚影,连姜澜剑的衣角都碰不到。

“嗤嗤嗤!”张彦召袖口,裤脚全部被剑风切开,这显然是姜澜剑有意留手,否则他甚至能斩下张彦召的手脚。叹了一口气,张彦召收起刀,再打下却也没意思了,姜澜剑已经给自己留足了面子,打下去只是自取其辱罢了。“我认输。”

“承让。”姜澜剑抱了抱拳,转身离去,虽然出剑次数多,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消耗真元,反而张彦召一刀刀地劈出大量真元,已经气喘吁吁了。差距太大了!在与姜澜剑交手之前,张彦召就猜测自己多半要输,可是他没想到,连姜澜剑连风之意境都没用就赢了自己了!

“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彦召输得不冤。”张家长老也只能叹气,在姜澜剑与林铭交手的时候,他还感觉不出姜澜剑的强大,现在与张彦召一比,这实力差距就太明显了,张彦召连对方的底牌都逼不出来。难以想象,林铭竟然是将这样的强者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第八轮第十场,姜薄云对傀儡宗第二弟子木鼓劫戎,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别说木鼓劫戎已经损失了三具傀儡,就算他所有的傀儡完好无缺,也没有人认为木鼓劫戎有半分可能赢姜薄云。姜薄云连剑都没出,只用剑指就破开了木鼓劫戎的护体真元。

“姜薄云胜!”裁判宣布的时候,在场观众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虽说木鼓劫戎战力折损了不少,但好歹也是傀儡宗的第二弟子,傀儡宗可不是弱宗,他们的第二弟子比起阵宗和炼器宗的亲传弟子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点从木鼓劫戎与火岩罗的那一战就可以看出来了,起初,木鼓劫戎将火岩罗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要不是火岩罗突然用出火精来,结果必然是木鼓劫戎胜。

如此强大的木鼓劫戎,面对姜薄云时,却连对方的剑都逼不出,实力差距太大了。“太强了,姜薄云战到现在,还没出过剑呢,只用剑指就已经横扫一切对手!”“没错,姜澜剑会输给林铭,只是因为林铭太强,绝不是姜澜剑弱,我看姜澜剑这次比赛前六是稳的,至于林铭,有可能进前三!”

……姜薄云走下擂台时,正看到木鼓卜域桀桀怪笑着望向自己。姜薄云和木鼓卜域,毫无疑问是这次总宗会武最大的夺冠热门,上届大放异彩的欧阳明这次完全被他们两人比下去了。“姜薄云,你能耐得很,我倒要看看你的剑能藏到几时!”姜薄云连剑都不用就击败了傀儡宗的第二弟子,落了傀儡宗的面子,这让木鼓卜域极为不爽。

姜薄云笑道:“藏不了多久了,不过……你还是别关心我了,关心一下自己比较好,对上林铭,你那些玩具有可能会坏掉。”“林铭?嘿嘿!你以为我与那个姜澜剑一样没用?”木鼓卜域冷笑一声,“姜薄云,你我一战,但愿你还有底牌,否则,你连逼我全力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姜薄云只是笑笑,不再说话,达到了融元境界的木鼓卜域确实是一个强敌,但是他却隐隐地感觉,林铭带给他的威胁更大!……第九轮第一场,幻小蝶对木鼓卜域!当小巧玲珑的幻小蝶笑吟吟的站在擂台上时,观众都以为这会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即便林铭也存了借此机会看看木鼓卜域更多实力的想法,而没想到的是,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后,幻小蝶嫣然一笑,很干脆地说道:“我认输!”

全场观众哑然,林铭也极度无语,即便是七大亲传弟子中最差劲的方启,对上木鼓卜域都象征性地打斗了一番,让木鼓卜域展露出了他的融元境界。幻小蝶起码比方启强很多,却丝毫不顾亲传弟子的颜面,一上来就直接认输。本以为一场精彩的比赛看不成了,观众难免有些失望,不过他们的失望很快就过去了,因为又一场重量级的比赛开始了。

“第九轮第三场,林铭对琴无心!”琴宗一直都是七玄谷中一个十分低调的宗门,人数也不多,但是琴宗的弟子并不弱,相反他们攻击方式诡异,很难对付。琴无心为人也很低调,人们只知道她小小年纪,已经琴心大成,但具体实力是多少,却没多少人清楚。

林铭对琴无心同样一无所知,不过他却大致清楚琴心大成的意义。当初,琴子牙在后天巅峰时服下入天丹冲击先天境界,就是因为琴心差了一筹,功亏一篑。而后琴子牙走遍深山幽谷,花费足足十年的时间,才将琴心练至大成!琴子牙原本就是一个琴师,在琴道上的造诣十分出众,如果不是修炼太晚了,他怕是早就踏足先天,可是即便如此,琴子牙却用了足足十年时间历练琴心,与琴无心一比,差距之大,让人惊悚!

第二百七十三章音波攻击林铭和琴无心的交手,让在场观众沸腾了起来,琴无心可是七玄谷的人气人物,七大亲传弟子中只有两个女子一琴无心和幻小蝶。相较小巧玲珑,看起来像是没长大孩子的幻小蝶,身材卓约窈窕的琴无心更受欢迎,许多七玄谷弟子已经将琴无心视为梦中情人。

“琴宗弟子琴无心,请指教。琴无心静立在擂台之上,一袭白衣,身形妙曼,因为琴心大成,她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轻灵气质。从容的取下背上的长琴,长袖轻轻一挥,长琴便悬浮在了空中,仿佛放在了一座看不见的石台上。观众对琴无心的欢呼声如海潮一般持续着,然而琴无心只是抚琴静坐,根本丝毫不受影响。

“天运国林铭,请指教。”林铭第一时间催动青苍真元护体,对琴宗的攻击手段,林铭所知甚少,还是小心为妙。随着裁半宣布比赛开始,琴无心十指连动,一首清新如高山流水一般的曲子从琴弦中流淌了出来,曲音轻柔,然而林铭却感到一丝丝真元蕴含在曲音里,震荡着整个比武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