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少的拽丫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恶少的拽丫头 (第1/68216页)
    
许宴华本来就难看的脸色听了邓副官的汇报后更回难看,都快赶上长白山了,“他一个混子倒是运气好。”这话邓副官表示没法接,说人家不是普通的混子,而是拥有科技和武器都要强于a市的混子?“昨天到现在,有没有人去和他们接触?”

公仆?轩辕晨光眨巴了下眼,好像哪里不对。“可是许耀辉为了自己的私欲,他先是害死了总统自己当上了总统,然后发国难财的不顾百姓死活只想着抢占地盘。”轩辕晨光烟都抽不下去了,这都喊的啥呀!“你们的陆军长,他就是许耀辉的人,你们自己想一想,他是不是从来就不让你们救幸存者,是不是让你们不是保护百姓反而去抢百姓的东西,是不是他自己独自享受从来不管你们的死活?”

这几个是不是倒是挺有味道,陆外坲的的确确毫无做为还独自享乐。不过。。。轩辕晨光实在是忍不下去的低声提醒道:“这些不全是兵,你喊些有用的,说点实在的。”拿喇叭的手一顿,李彻才反应过来自己太激动了有点飘。可不激动嘛,首领终于迈出了他希望的第一步!

深吸了口气后他又举好了喇叭,这次语气可就没刚才那么好了。“夜影你们应该是听说过的,我们可不是什么好人,你们这里面有人原来是军人,有的是杀人犯,有的是普通百姓,但我不管你们以前是干什么的,现在你们站在这里被我们拿枪举着,你们的命,我们想留就留,想杀就杀。

可我也知道,你们是跟着陆外坲干了不少缺德事,但很多人都是逼不得以。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愿意跟着夜影干,过去的事情我们不会再问,如果不愿意,我们也不杀你,你们立刻从这里出去,是死是活看你自己的造化。”

低下依旧一片寂静,不过眼中都从一片绝望中有了希翼。不是他们不给面子不想出声,而是怕了。基地里的高层都在食堂里被灭得个干净,不在食堂的唯二两个少将被安排在基地门口带队防止夜影的首领逃走,结果这些黑衣人攻进基地时最早灭的就是那俩。

现在在场的最高军职只一连长,还是个并不和陆外坲一条心这次任务被摈弃在外的连长。任务的执行者一个没有留下,在场都是这次任务连枪都没摸到外人。他们,本来在五号基地里混得就不怎么样,本以为夜影基地的人杀了进来他们会成为炮灰,没想到来了个峰回路转。

可。。。他们还是怕啊!夜影基地会不会也和五号基地一样的对待他们,甚至更甚?李彻没有催他们,喊了话后让轩辕晨光给了他根烟就站在车顶静静的抽着,给他们充足的时间去考虑。在李彻一根烟快到底时,那位连长走了出来。

“首长,我们如果追随了夜影,你们真的不计较大家的过去吗?”这位首长喊的话没有错,他们这里面有军人有普通人,也有。。。犯过罪的人。这现在,都不过是想活下去的人。李彻把烟头一扔,认真的看着喊话的连长,“当然,末世就该全人类一起度过,你们只要进了夜影后守夜影的规矩,过去的你们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真的是救我们的?”“有人来救我们了。”“救命,求求你们救救我们。”“老天哪,得救了。”。。。。。。里面无不是带着惧意又带着狂喜的不敢大声的低呼声,却没有叶鹤镜最想听到的那道。“二百七十六人,力量系占大半,足有近一百九十三个,其它都是没异能但体能较好的。”轩辕晨光拿着新统计出来的数据汇报。

说完呸了声后恨恨的接了句:“他们就是要力量系和丧尸互撕,找那种刺激感。”想想那些被救出来的人的惨样,就是自诩自己没同情心的轩辕晨光看了都想冲到s市里把已经变成丧尸粑粑的陆外坲拉出来鞭-尸。几乎没有一个身体是健全的,不是手臂断了就是脚断了,要不身上到处是被丧尸抓出来的伤因为没有治疗已经化浓腐烂,有一个男人是最严重的,肚子都被抓破肠子露在外面,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

唯一幸存的是几个不足十岁的孩子还完好,除了精神受了些影响外身体暂时还没受到伤害。这几个孩子不是因为他们是孩子才幸免,据被救的人所说,是因为他们昨天才刚被抓进去还没轮到他们上场。“畜生。”还夜影是黑帮势力,他们夜影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丧尸呢?”轩辕冥殇问。“丧尸都被关在最里面的一个封闭的牢里,一个隔间一只关了十几只,有二级有三-级,还有一只快到四级是风系。已经全被杀了,晶核都分了。”然后他拿出个有三指头大的风系晶核给轩辕冥殇露了眼又收了起来。

夜影一向谁有功劳谁得利,大家集体一起杀了丧尸,所得的晶核大家集体一起分。就一四级晶核十几个人合作杀的,不好分呀。不过他们有办法,按夜影的标准换算,一个四级晶核换五个三级晶核,一个三级晶核换八个二级晶核,还能挑适合自己用的。

完美。叶鹤镜也在一旁终于恢复了冷静过来汇报:“总共有四百六十七人投靠我们,其中异能者有四十三人,其它就算不是异能者,战斗力也都不低。”这些是他在五号基地里潜伏了一年多慢慢策反来的,都是与五号基地并不同一条心也不受重用的一拨,也不全是好人。

其实现在,好人与坏人的定义已经分不了太清。以前他们夜影里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坏人,哪个手上不是染满了血?可现在,他觉得他还没陆外坲坏,而陆外坲这样的人,这世道可不仅仅只有一个。比如有个叫朱卫海的,是从牢里逃出来跑到了五号基地,他犯的罪可不仅仅只杀了一个人,而是灭了人一家四口,连十几岁的孩子都没有放过。

因为那家人逼死了他已经怀孕的老婆。无论从律法还是私情来说,再怎么说你也不能杀人一家四口吧?可末世后,他从牢里逃出来路过一个小区听到求救声就转道进去救了小区里所有的幸存者,然后开着大巴一路带他们逃到了五号基地。

五号基地那时还不收留没异能的幸存者,又是他不要命的和门口的守卫干了一架,被许中将看到觉得他有血性而破例留下了他们一整车的人。虽然到最后一整车人只剩下了他一个。可你能说得清他现在是好人还是坏人?还有一个五号基地里原驻的军官,和叶鹤镜一样是个连长,末世之前他是一个合格的士兵,曾出任务时抱着快炸的炸弹一个人跑出了人群。

第318章 统一S市(五)可末世后他有了异能,本该保护一方幸存者吧?可叶鹤镜就好几次看到他抢手下的收获,把普通人不当人的拳打脚踢,强迫人小姑娘,要是不听话直接就是杀。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能说,人心啊,已经变了。

很多人的良心已经被病毒腐蚀,这和他曾经是谁做的是什么职业没有任何关系。轩辕冥殇没有应声。李彻凑到叶鹤镜身边低声问:“这些人可以信任吗?”这个叶鹤镜还真没法回答,信任这玩艺儿现在谁敢保证?李彻也发现自己问的问题不太正确,于是补充道:“首领的意思,拿下五号基地后,就是清理s市里的丧尸,然后整个统一s市。

那些人里,没有a市的人吧?”他们可是要准备干大事要起步了,这时可一点乱子最好不要有,好不容易把古城基地里的乱七八糟给清了,清理s市可是准备来个左右包抄的清理,要不先拿下五号基地干嘛?就是怕他们在清理丧失时这边给他们捣乱。

如果这里还有a市的人,到时他们主力都进s市了,来个后院着火怎么办?这点叶鹤镜倒是可以保证:“他们未必会和咱一条心,但和a市勾结不可能。”他这一年多的潜伏不是白潜的。得到满意的答案,李彻秒退后。“首领,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叶鹤镜很纠结。

首领的为人他清楚,最是讨厌把毫无证据的事情拿出来说,这是一点,第二点就是最讨厌为人扭扭捏捏像个娘们。他也不想这样不干干脆脆,可他要说的事情。。。。。。他毫无证据不说,听着还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果然,叶鹤镜的话一结束,轩辕冥殇的冷眼立刻扫了过来,差点没直接把他给冻住。

叶鹤镜一想也是,是他被影响太深了。在五号基地里这一年多,他不说是敞开了的说话,就是打个喷嚏都得控制它的音量。“首领,是这样,大约半年前,叶景文去了趟a市回来时带回来了一个老人,叶景文叫他郝教授。叶景文很重视他,他住在独立的房间里,周围全是叶景文信任的人在保护,又像是在监视,总之就是谁都不能靠近那里。

我看这人对叶景文这么重要,就一直在找机会打听这人的身份,后来我从守卫赫教授的一个士兵那儿打听到,赫教授是a市xxx研究所防疫科的副主任。”xxx研究所,z国最权威的研究中心!防疫科副主任?这俩信息量可不少,听着的仨人都是脸色沉重了下来,感觉叶鹤镜后面的内容并不怎么美好。

果然。。“我想近距离的接触下赫教授,看下叶景文把一个负责防疫的副主任这么又是保护又是监视的是为了什么?可是叶景文设的守卫实在太严,我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靠近。”这也是他一直都没把消息传回基地的原因。“一直到末世前一星期,关郝教授的那里突然一天夜里大乱了起来,叶景文下令全面封闭,连守着他的人也一起关闭,我在隔了两天后找机会悄悄摸了过去,看到那里面全是装着防化服的人。

还弥漫着难闻的气味,像是烧尸体的味道。我怕被发现没敢到中心位置,第二天,那里就被叶景文下了禁令不准连那附近都不准靠近,谁靠近直接枪毙。重要的是,守卫着郝教授的士兵从那天起,我就一个都没有看到。”防疫科副主任的郝教授,

一堆身穿防化服的人,消失的郝教授和守卫过他的所有士兵,这一件件连起来,很难不让人往某些坏的方向去想。可这一切都只是他的所见和猜测,没有一丢丢的证据。陆外坲来了后,又把那本来被严禁起来已经算是废弃的地方让人给移为了平地建了幸存者的居住地,好嘛,这下更是啥都别想找到了。

这事叶鹤镜不大可能会嗐拿出来扯,无中生有,唯一的可能就是叶景文行事太过隐秘,让叶鹤镜没找到一丝一毫的破绽能找到他这样谨慎行事的原因。办公室里片刻的宁静后,轩辕冥殇抬头示意李彻:“打电话给叶景文。”李彻一直不出声还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等,就怕轩辕冥殇会说出这话来。

结果。。。立刻他差点没跳起来:“首领,也许这事真和叶家有关呢,你打电话不是打草惊蛇了?”“打。”冷眼。打就打,可干嘛偏偏让他打?说起轩辕冥殇,叶景文,李彻间的关系,中间还要再扯个叶景文的弟弟叶景轩。轩辕冥殇和叶景文虽然年纪相仿,但轩辕冥殇小时候居住在古城,后来直接入了部队,直到轩辕冥殇都成了特战队其中的一队的队长,叶景文才刚入部队。

按理这俩人起码这之前是没什么交集的,其实不然。原因就在李彻和叶景轩身上。李彻和叶景轩俩是真正的有缘,孽缘。他们俩同龄,还有缘的一起上幼儿圆,一起上小学,一起中学,再一起高中,一起大学,小初中更是‘幸运’的一直是同班。

李彻自小被捧杀着养,性子那叫一个唯我独尊,和他相比,叶景轩就是根正苗红还养得贼正的别人家的孩子。被老师夸的永远是叶景轩,被训叫家长的永远是李彻。第319章 统一S市(六)李·熊孩子·彻打小就看不惯叶·乖宝宝·景轩,但李彻那时熊是熊,可有些事情他也没一叶障目,

比如出生。李彻是副总统李家的孩子不假,可他只是李家旁支,叶家虽不能和李家平起平坐,但叶景轩是叶家当家人嫡亲的唯二俩大孙子之一。这样一比,李彻在出生上完全和叶景文根本不在一条线上。李彻就是再讨厌叶景轩,也不敢真对他怎样怎样,只能背后怼几句不满的话,面对面却一直在忍,想着毕业了换所学校见不到这人就好了。

可毕业一次又一次,他俩还是缘分贼好的同一学校同一年级还同一样班。一直到他们上高中。注完册的李彻在准备出校时就碰到了他的死对头叶景轩,及叶景轩身边一个外表纯情可爱风,声音还嗲嗲喊他‘叶哥哥’的女生。叶景轩当时正和女生在聊天没有看到李彻,李彻也不知当时心里怎么想的立刻就躲了起来,直到他们俩从他躲着的树旁经过,双方并没有碰上头。

他和叶景轩斗了半辈子了自觉对叶景轩算是了解。他就没在叶景轩对其它女生有对这个女生笑得这么‘无耻’过。一向是书呆精上身女性绝缘体的人突然对一女生笑得这么荡漾,这里面没问题才有鬼了。于是他让狐朋狗友帮着这么一查,果然给他查出了大秘密来。

叶景轩打小身体就不好,这点李彻是知道的。那鸟人三天两头请假还老考第一被老师们挂在嘴边心疼,然后一转个头训他就是叶景轩长叶景轩短。经叶家一旁支,李彻的狐朋狗友之一所说,叶景轩身体不好,好像是得了种特殊的怪病,世界唯一一例,专家都说是活不过二十岁。

叶老爷子就俩孙子啊,当然是尽最大努力的想保住小孙子的命。可用科学方法一直到叶景轩上初中,身体不见好反而越来越弱,甚至好几次差点儿没救过来。这可把叶老爷子急坏了,于是急病乱投医就想到了个那什么的办法——冲喜。

李彻看到和叶景轩一起还嗲嗲叫他的女生,正是给叶景轩‘冲喜’的姑娘,也是世家出身,不过和李、叶这样的家族没法比,三流未的一个小家族。这样的家族本来是没什么机会能和李彻、叶景轩上同一学校的。也不知是真有‘冲喜’这么一说,还是纯就是巧合,叶景轩被‘冲喜’后身体竟然真慢慢的好了起来,没有全愈,但气色要比以前后,发病也少了,每餐的饭都比以前要能多吃一半。

叶老爷子高兴啊,把叶景轩身体见好的功劳都归到了‘冲喜’姑娘身上,送和叶景轩同一学校算什么?他都做好了打算先给两人定亲,然后再等俩人年纪一到立刻结婚。叶老爷子让叶景轩和‘冲喜’姑娘定亲的日子,就在李彻见到他们的一个月后,叶老爷子选的一年中最好的日子。

这时李彻的熊性还在,没有因为他长大了读高中了有所改变,反而是更甚。他不敢和叶景轩面对面的钢,可又见不得叶景轩日子太好过。于是。。。。。。熊孩子想出了贱招。他去泡叶景轩的‘冲喜’姑娘,还特么给他成功了,在叶景轩和‘冲喜’姑娘要定亲的前两天,‘冲喜’新婚不见了。

不见了不只,还写了封分手信给叶景轩。就因为这封信,叶景轩看后是直接吐血昏迷成了植物人。这事吧,要说起来不过是年经人间的斗气,但问题就严重在叶景轩倒下后再没起来这点。可叶家要把责任怪到李彻身上也不行,李彻并没有对叶景轩如何,连正面对他呛声都没有过。

怪李彻勾引了‘冲喜’姑娘害了叶景轩?一来人姑娘要是思想坚定能被勾引吗?还是熊得一匹外面浪到飞起的李彻。二来这事本来就不是什么体面的事,一堂堂军政两界都有人的大家族里出个‘冲喜’事件,还是大家长自己干出来的事,大家私下知道是一回事,可一旦拿出来说谁也丢不起那个脸,搞不好还会被政敌拿来当冲击你的理由。

但叶家也气不过啊,尤其是宠弟的叶景文。然后,还身在部队的叶景文知道了这事后,不经部队同意悄悄离开军营跑李彻学校门口伏击,把人给套麻袋揍了。揍得还挺惨,住院就住了快一个月。而他自己的后果就是,雪白雪白的简历上添了道浓浓的黑墨,给他泼墨的人,正是当时做为教官训练新兵的轩辕冥殇。

同姓李,又是亲戚,李彻得叫轩辕冥殇声哥。有这一关系摆在这,叶景文立刻就当轩辕冥殇是替李彻在出气,俩人自此算是结下了怨,虽然他心里也知道他私自离开军营轩辕冥殇处罚他不过是按章办事。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对面传来道磁性但疲惫的男音。

“喂,哪位?”李彻顿了下深吸了口气后才出声:“叶大哥,是我。”“哦,李彻啊,怎么有空联系我?这时你夜影不是忙得不行吗?”语带调侃,声音都轻快了不少。明显的幸灾乐祸。李彻一白眼送上,“叶大哥,我现在在五号基地里。”

本来你负责的基地都没了,谁幸灾谁啊!对面静默了几秒,然后一声叹息传来,“我猜到他早晚保不住那里,没想到这么快。说吧,找我什么事?”失望,但同时有着释然,就像是长期捆绑在身上的枷锁终于解脱了一样。“叶大哥,我就直接问了,有人看到你保护过一个防疫科的副主任,后来他去哪了?”

“死了。”叶景文没有推诿,也没有任何借口,坦然得不行。“死了?能说说是因为什么原因吗?”“你是在审问我?还是只是只是想了解下情况?”第320章 统一S市(七)李彻:“。。。。。。”特嘛都啥时候了,还审问。。

就算是审问还有意义的时期,他们完全不在同一领域,也扯不到审问上好不好?可如果他说只是想了解情况。。信不,这货下一句一定是‘我没有那义务要告诉你,也没有责任要告诉你,这是军方机密’。但这次李彻猜错了,叶景文还是没有推诿,直接把前因后果告诉了他。

“早在末世前一个月,空气中已经出现了丧失病毒,只是当时并没有浓郁到会让人尸变的地步,只会引起一些人和结核病类似的症状,不确定传染性。”“当时的许副总统手握卫生部门,你们也应该知道,那时正好是大选时期,许副总统有很大的可能性能竞选上总统。”

李彻情不自禁的怒插口道:“所以,他隐瞒了病毒的事情?”“也不算是隐瞒了病毒,当时连xxx研究所那边都没确定是什么类型的病毒,姓许的要的不是隐瞒住空气有问题还有疫病的事,他只是想拖住信息的传播,等选举时期过去再处理。”

想的很美,但他低估了病毒的威力,不是只会引起民众恐慌造成经济等各方面的影响,而是真正的灭世来了。“其实,他隐不隐瞒,或是想选举后把消息上报,影响都不大不是吗?”叶景文声音里带着李彻不明白的丧。在他的印象中,叶景文虽然不能算是强大的,但他背脊从来没有弯过,似乎永远不会累一样,说话一板一眼就是碰到叶家人都不讲情面,更不用提会从他的嘴里会听到一丝带着丧气向某方或是某人妥协的内容。

可这货现在却说‘就是隐瞒影响也不大’这种只有他这种人才会讲出来的话来?“至于五号基地里原来被关着的赫教授,他是第一个发现空气有问题并且将消息汇报给了许总统的人,电话出去的当晚,他就遭到了暗杀。我认出了暗杀的人其中一个是许总统身边的警卫,把这事和爷爷一说,爷爷让我先把人带走保护起来,并且要保密,然后他制造了赫教授死亡的假象骗过了许总统。”

???李彻等人不是太懂叶老爷子的这一操作是何意。他们不是太懂,同样一直在听的轩辕冥殇已隐有所感。突然出声问道:“是不是你叶家出事了?还是你弟弟。。。”“呵。”电话那头传来叶景文的嗤笑声,“我就知道你在。”

“冥殇,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当你是我追仰的目标,就是你离开了部队,我依旧没有忽视对你的关注,你靠一已之力把快要消失的夜影变成了世界暗势力的龙头老大,让世界听到z国这两个字再也不敢有一丝的轻视。冥殇,我谢谢你。

谢谢你虽然离开了部队,依旧没有忘记你是一个z国人,依旧没忘记自己身上的使命是什么,依旧在为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这些听着的李彻几人一阵无语,好好的叶景文说这些干什么?刚不是还在说病毒和赫教授的事?怎么突然话风一转搞得像是要交待遗言了一样。

这头没有任何的应答,叶景文似乎也不必有人回应他,他只是想发表自己的此刻的感想一样。这时电话里隐隐的传出脚步急促踩地的声音,不是很明显,不注意都听不出。“只是现在。。。冥殇啊,咱们曾经所做的一切,已经化为了乌有,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意义了。现在的zf已经不是咱们曾经要奉献的zf,他们。。。。。。”

“住口。”突然电话那头一声男人带着凶狠的厉喝。接着是叶景文的狂笑声:“哈哈哈~~~~你们拦啊,你们来拦啊!骗我叶家,让我们为你们冲在前面,你以为我和他们一样会上你们的当?狗屁的保景轩,你们以为你们拿他做实验我不知道?”

“好样的,姓许的好样的,弄死了总统,弄走了副总统,他自欺欺人的自封自己为总统,他以为这样他就能一手遮天了?”接着是叶景文的咆哮声:“他做梦,你们等着吧,夜影的人一定会来找他,他不是怕夜影想要灭了夜影吗?你们告诉他,不用怕,夜影自己会去找他的。。。呃。。。”

随着‘啪’的一声硬物砸硬物的声音,手机的连接停止,唯有‘嘟嘟嘟’的忙音。短短不到几分钟的连线,让办公室里的四人都沉默了。看情况,叶景文应该已经被监视,至于他怎么还能与外界联系,还能有时间来告诉他们这些不得而知,不过从那声呵斥再到后面叶景文说话时听着已经癫狂的状态,还有突然断开的电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