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唐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满唐春 (第1/9页)
    
单纯的考试成绩,在国外名校的申请里面,时不时地还会成为劣势。有很多托福和gre考了满分的学霸被拒。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比如,怀疑不作弊考不了那么高的分,本土的学生都做不到,为什么中国的学生能做到。再比如一个干巴巴的学习机器,不符合学校的教育理念。

“墙体开裂吗?那这听起来就有点危险,要不我让李叔帮你找个房子吧?”“不危险的,等你去清华学了建筑,就知道,这种看起来不堪一击的房子,其实还是很坚强的。”潮长长笑了笑。“我倒是没有想过你会和我说这些。”云朝朝有点高兴但更多的还是不放心。

“我也没想到,你能心平气和地和我说话,我刚还怕我说点什么都会惹你生气。”或许是因为远隔欧亚大陆,这个电话,和两人平时说话的风格有点不太一样。“怎么会,我脾气那么好的一个女孩,你出去打听打听,谁不说小云总脾气好。”云朝朝带点俏皮地拿自己说事。

“那行,我等下问问斯念。”“你可拉倒吧,那人真是一看到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也真的是……”云朝朝深吸一口气。“脾气好。”潮长长笑着把话给接了。“诶,我说你这人,是不是一天不被骂,心里就不骂舒服斯基啊?”云朝朝也气笑了。

“嗯。”潮长长就这么不带一丝犹豫的承认了:“被骂习惯了。”“那你应该也住习惯了六号仓库了啊,你回去呗,哪能住在有裂缝的房子里面。”云朝朝见缝插针。“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这里挺好的,是我们家梦开始的地方,也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潮长长说的一点都不带勉强的。

“你可拉倒吧。”云朝朝自是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你爸你妈也住那儿?”云朝朝的重点和潮长长不一样。“对啊,他们两个来追忆往昔,我就刚好过来过一过我儿时梦寐以求的生活。”潮长长把这话说的无比真诚。“那就更不能住在这么不安全的地方啦。”云朝朝还没放弃帮潮长长找房子的打算。

“安全的,都这么多年了,还屹立不倒呢。要不等你去清华学了建筑力学,再过来帮我看看?”潮长长说完,才发现自己发出了个邀约。“建筑力学不是我们专业二年级的课吗?你要在那边住那么久啊?你那时候不应该已经是我的学弟了吗?”

又一个不一样的重点。“我就是随口说说的,不会很久,这边还有几个月就拆掉了,我爸就是带我妈过来回忆一下。我这边都挺好的,是我儿时梦想的样子。”潮长长不想再继续把话题放到自己的身上:“你那边怎么样,还顺利吗?”

“这么多年了,还和斯念他们家当年打火机应诉那会儿一样,拿市场经济说事?”潮长长意外与这些几十年不变的奇怪逻辑。“就云姚一家吗?”“这次对方一共提告了十五家中国织带企业,只有一家放弃应诉的,剩下十四家就应诉了,不过行业协会的人说,另外十三家有意接受调解,大概会被裁定个110%-120%的税率。”

“单人床,一米的。”云朝朝看了斯念一眼,“你确定你和潮长长两个要睡在一张单人床上?”“一米怎么了?放两个睡袋都还绰绰有余呢。而且这大夏天的,我睡地上就行。”斯念很是大气地说。“没什么要搬的。我去把牙刷和剃须刀拿过来就好了。”潮长长的画板什么的这会儿都已经在五号仓库宿舍了,确实也没有什么东西是要拿的。

“那行吧,你把你室友的包拿到五号宿舍去,我去帮你把浴室的东西都装盆里面,等下一起给你拿回来。”云朝朝安排完潮长长,就带着抱了个大箱子的斯念,去了六号仓库的宿舍。“云大美女啊,谢谢你收留我兄弟啊。”斯念一边走一边说。

“你是不是和谁都这么自来熟?一口一个美女的,你叫着不别扭吗?”云朝朝有点不太喜欢斯念的表达方式。这人谁啊?什么叫感谢收留他的兄弟。这是想要彰显什么?彰显他和潮长长认识更久,关系更好?“我摆事实讲道理,怎么会别扭?不然你叫我大帅哥,我肯定听得心花怒放。”斯念还是一如既往的表达方式。

“不好意思,虽然你远来是客,但我并不觉得你是大帅哥。”这剧话,云朝朝说得客气而又疏离。“哈哈哈,我还第一次听人说我不是大帅哥的。”斯念乐了,笑得忘乎所以。云朝朝终于有点忍无可忍,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斯念。

这人到底什么毛病?过了好久,斯念才止住了笑:“诶,大美女,你喜欢潮长长吗?“认识还没有五分钟,就问出这样的问题。这个人也是有够奇怪的。云朝朝拒绝回答。“啊,你别误会啊,我早上来之前,想起来给明哥打了一个电话,他有和我潮长长是被他和学习部长给劝过来的。明哥对学习部长那叫一个赞不绝口。我先前还以为学习部长是男的,是你,没错吧?”

“明哥?”云朝朝反应了一下,“你说葛主任?”“对啊。”潮长长念初中那会儿,葛功明是yc国际初中部所有学生的明哥。斯念虽然只念了一年,想要找葛功明还是没有什么困难的。“喜欢啊。”云朝朝反射弧略长地回了一句。

斯念倒像是没有想过云朝朝会给出证明的回答,缓了一下才问:“那我兄弟知道吗?”“他不需要知道啊。他都没说喜欢我,我凭什么要喜欢他?”云朝朝反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他说了,你俩就成了,是吧?”斯念确认了一遍。

“那怎么可能?喜欢这事儿吧,在我这儿,就是全凭心情。我一天变八回,回回人都不一样。” 第二十九章 奇了怪了是夜。斯念拉着云朝朝聊天:“你们家那栋楼,已经在公开招募竞买方了,你知道吧?”“你说烂尾第一高楼啊?”潮长长痞帅痞帅地笑着,心里满是无奈,“一直都说要拍卖,那也要有人要啊。谁不知道那栋楼风水有问题,哪里还会有人接手?”

“赚不到钱的时候,当然是风水问题,要是赚得到钱,哪里还有什么风水不风水的?你家那栋楼,现在还卖不出去,不是风水问题,是价格和限制条件的问题。”“结论都一样,反正就是没人要。”“不是,这才第一次公开招募,招不到竞买方很正常。我大舅就是做地产的,我在他那儿有看到你们家那栋楼的招募公告,我把要点都拍下来了,给你看看。”斯念点开自己手机里面的相册,递给潮长长。

潮长长点开了第一张图:【关于公开招募潮流国际中心名下资产竞买方的公告】一,资产状况二,报名条件(一)拥有一级资质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二)国内排名前500名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三)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央企业(四)上年度营收不低于100亿的国内行业领先企业

(五)细分行业权威机构公布的国内行业十强企业(六)中国企业家协会、中国企业联合会公布的中国企业500强企业(七)中国服务业企业500强企业(八)美国《财富》杂志评选公布的世界500强企业所有符合以上条件之一,并且可调控资金在50亿以上的企业均可报名参加。

斯念在潮长长看完之后,指了指图片的末端:“你看最后这一行,要求可调控资金在50亿以上,就说明你们那栋楼现在的评估价已经超过五十亿了。”“你再看看这条,”斯念点开了第二张图片,对着第六个条款念道:“报名企业在在《报价书》中,应列明企业对竞买资产的整体报价。若参与报名企业所报价格低于评估价的70%,则视为无效报价。”

“70%你知道以为着什么吗?就是有可能可以用35亿,买下一个价值50亿的项目。随便转手就是十几个亿,谁不心动啊?因为是你家的事儿,我还特地问我大舅了,他说要不是他们没有达到那八大条件,肯定集资就上了。”“我看这截至日期都过了?有人报名吗?”潮长长都没有听说有人要买楼的消息,如果情况真的这么乐观,老爸再怎么不希望他大学没毕业就参与公司的事情,也会给他交个底。

再怎么说,今时不同往日。老爸也不可能再拿他当个孩子。“说是去问的人很多,报名的应该是还没有。那八大条件先不说,50个亿的现金,公告给的准备时间太仓促了。我大舅说着回头肯定会出延期公告。这拉锯战,也就是时间问题。要是一直没人报名,搞不好后面还改条件。”

“不管怎么说,最后不还是有你们家接手了吗?”斯念鼓励了一下处于悲观状态的潮长长。“是啊,我们家接手了,然后我们家也破产了。我爸跳楼了,我妈割腕了。这惊天地泣鬼神的风水,难道还不足以差到让人闻风丧胆的程度?”潮长长对没什么营养的鼓励,表示了质疑。

“上次烂尾,找到我们家,那不也是为了保障吗?结果你也看到了。上一次二十个亿,都烂尾了十年,这次按你说的五十个亿,怎么都得烂个二三十年吧?”潮长长当然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保持乐观。“你见过谁家第一高楼烂尾了,还能东山再起的吗?”潮长长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主要是现实不允许他乐观。

“有啊,史玉柱啊。巨人大厦不就是?原本不是要做国内第一高楼的么?后来还直接开了一个还债公司,把先前所有欠款都还清了。”斯念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例子。他不仅手是潮长长的是有,还是潮长长初一辩论队的队友,最擅长的就是举例子。

“这么多年,也就一个史玉柱啊,而且人家东山再起是因为脑白金,又不是因为烂尾的第一高楼。那栋楼应该到现在都还烂着吧?”“你要去北京啊?”潮长长逮到个细节转换话题,他不想继续烂尾楼的话题,他好长时间都没有上网,并不知道外面这会儿讨论成什么样了。

“对,我要报北京的学校。”斯念大概是没怎么反应过来,跟着潮长长就把话题给转换了。“你不会也要去清华吧?”潮长长有点小惊讶。“也?”斯念对这个字表示疑惑,“你吗?”“没。”潮长长顿了顿:“是云朝朝要去清华。”

“这分都还没有出来,就知道清华上了?”“你不都知道朝朝是学习部长了吗?她大学霸,状元级别的。”“能有人比你还学霸?”斯念不太信,他在yc那会儿,潮长长是年级第一。“嗯,和她一比,我就是学渣。”潮长长说的,也算是实话,绩优生是高二的事情,并不在斯念当时关注的范围之内。

“这还真没看出来。长这么好看居然还能是学霸!”斯念有些惊讶。“长什么样和是不是学霸有关系吗?你帅得这么惨绝人寰不是也要去清华吗?我还真没想到,你学习后劲这么足。”潮长长不免也有些意外。“我是要去清华……”斯念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潮长长给他竖起了大拇指。斯念按下了潮长长的大拇指:“我是要去清华……旁边的北京语言大学。”“你考语言大学?那不是首先要英语好吗?”初一那会儿,斯念的成绩很是一般,经常抄他作业。不过斯念主要是英语底子不好。

英语不好又非要上个国际班,其悲惨程度可想而知。“我报提前批小语种不行吗?再说了,我英语是yc国际的那种教学体系不行,最多就是和你比不好,又不真的是很不好。我高考还靠英语拉分的。”“是这样……”潮长长有些不太确定,斯念说的是不是真话。

“诶,你还真别不信。就你那英语水平,你去高考,不一定有我考的好。你都没学过语法吧?语法那种题,别说是你,很多土生土长的老外都不行。”“我信。”潮长长是真的相信。他要不是因为知道这里面的区别,也不会觉得自己参加普通高考是没有可能考上清华的。

中国人去考汉语四六级,考的不如外国人的,比比皆是。当然了,中国人考雅思托福gre什么的,也有很多是比土生土长英语是母语的人要好。“你说信的时候,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你应该相信的,你给了我第二个考清华的理由。”

“第二个?你也要去清华啊?”斯念完全没有听葛功明提起过。“我没参加高考。”“那你说什么清华?”“我明年啊。明年去跟着你混。”事实已然如此,如果他足够努力,通过清华的艺考,应该还是有机会的。再怎么样,他都答应过云朝朝,会竭尽全力。

“这样哦?那云朝朝呢?她也明年吗?”“怎么可能,人家很有可能是我们省今年的状元,就她那成绩,哪有等到明年再上的道理?”“那就是说,接下来的这一年,兄弟我就近水楼台了?”斯念眨着眼睛发动脑筋。“什么近水楼台?”

“云朝朝啊。你看吧,我们两个家里都是制造业的,还都要和欧盟打反倾销官司。回头就算写家族史,都可以大范围复制粘贴,这得是多大的缘分啊?”斯念说的一脸认真。“哦,也是。”潮长长笑了笑,皮笑肉不笑。“你这什么表情啊?你该不会也喜欢云朝朝吧?你要是也喜欢,那兄弟就不夺人所好了,到时候去了北京,给你做雷达,帮你看着,连只公的苍蝇都不让接近。”

“我?”潮长长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纠结了几秒,在斯念等不下去之前,潮长长开口了:“我肯定没有啊。我家现在这情况,哪里有可能喜欢谁?我跟谁在一起不是害了人家啊?你说是不是?饱暖问题都不知道要怎么解决的人,还能想这些有的没的?”

“你喜欢谁,和你家什么情况有关系吗?”斯念定定地看着潮长长:“兄弟就问你喜不喜欢?”“我……不喜欢。”这个答案,与其说是给斯念的回答,不如说是潮长长说给他自己听的。“那你不上我可就上了啊。人姑娘还说喜欢你,害得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斯念笑了笑。

“谁说喜欢我?”“朝朝姑娘啊,还能有谁。这儿就咱们三个,总不至于是咱俩相亲相爱吗?你要真的对我有想法,本少爷也不是不能勉为其难地试一试。”斯念说话,戏谑而又随意。潮长长被惊到了:“云朝朝说她喜欢我?然后她和你说?”

“对啊。”“她为什么和你说?”“因为我问她了啊。”“然后她告诉你,说她喜欢我?”“哦……是这样啊。”潮长长听完前半句,后面斯念说的什么,他基本都没有听进去。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失望,对【一天可能变八回】这句话。

也真是奇了怪了。他都没有过期望,为什么会有失望? 第三十章 无缘无故“出息,瞧你这黯然神伤的便秘样儿!云朝朝同学人长得好看,学习又好,家境就不说了,性格还对味儿,我就不能喜欢一下啦?”“可以啊。那不是你的自由吗?”潮长长带点痞气地笑着反问。

口是心非的话,说完第一次之后,第二次就变得容易的多。凭心而论,潮长长有想过云朝朝会不会喜欢自己,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不会喜欢云朝朝。他觉得云朝朝可能会喜欢自己的那个时候,直接【拒人于表白之前】了。现在的他,不仅没资格喜欢云朝朝,更害怕云朝朝真的喜欢自己。

就像斯念说的,朝朝从长相到学习,再到家境都没有什么可挑剔的,这样的女孩,当然是谁都可能会喜欢的。但这个【谁】,并不包括此时、此地、此刻的自己。他算什么?一个给人家看仓库的。“得了吧!瞧把你给激的。”斯念迅换了一个话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考北语吗?”

“不是你爸让你考的吗?”潮长长毫不犹豫地接过新的话题,他显然更喜欢这个不会让他有负担的话题。“才不是。我有那么听话吗?”斯念看起来像是下了一个小小的决心:“我和你说,我们家隔壁,住了一个师姐,大我五岁。去年北语毕业,留校当辅导员了。”

“大你五岁的师姐?”潮长长有点反应不过来是什么意思。“对啊,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小学六年级,就住我家隔壁,我上小学的第一年,我爸妈一次都没送过我上学,都是师姐带我去的。”“然后呢?你为了师姐考北语?”潮长长被惊到了,“是我理解错了,还是你想和师姐有什么发展啊?”

“你这什么表情?她五岁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她六岁的时候我还没有学会走路,她上小学的时候,我还没有把话说利索。人生最初的那些年,可谓天差地别。但是,这又怎么样呢?”斯念问。“这还不能怎么样?”“当然不能啊。她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不也是小学生了?等她成了80岁的老太太,我就是75岁的糟老头子了。时间久了,还有什么年龄问题?”

“不是,”潮长长整理了一下头绪:“你去北语,你是学生,她是老师。你不怕你师姐被口水淹死啊?”“这有什么?都这么多年了,师姐向来都当我是需要她带着才能乖乖上学的小屁孩。我可以等毕业了再和她说啊。”斯念表明了自己非同一般的耐心。

潮长长还是觉得斯念的想法有点不太靠谱:“等你毕业,师姐都快三十了吧?”这样的年龄差,虽然算不得惊世骇俗,但成功的几率怎么看都不是太大。这是斯念的事情,他想的自然比潮长长这个【外人】要多。“你爸妈同意你找一个大五岁的?”潮长长见过斯念的爸爸妈妈,就那种非常传统的家长,并没有特别开明的样子。

“这很难说。女儿和媳妇能是一回事吗?你们那儿女孩结婚不都早吗?你俩年纪要是反过来,肯定有戏。现在这么着,你追到北京在学校闹她,她还不能去学校外面谈个恋爱相个亲啦?”“别介!你得给兄弟我一点信心啊。你看我对你的终身大事都是推波助澜的。”斯念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被自己的兄弟泼冷水。

“我就是说这么个可能,能不能成,当然还是看你自己。”潮长长紧接着也是话锋一转:“你对哪个女孩都油嘴滑舌的,还真没看出来,你是个这么专一的人。”“啊嘿,你知道我为什么初一要去yc国际念书吗?”斯念忽然间兴致高涨,有了强烈的表达欲。

“不是你们家在这边有生意吗?”潮长长以前得到的一直都是斯念给出的【官方答案】。“那是因为我来了,然后才在这边有生意的。这事儿,你得反着理解。”斯念说了一个和【官方答案】背道而驰的理由。“所以……你师姐也是yc国际的人?那你藏的也太好了吧!”潮长长和斯念做了一年的室友,完全没有半点察觉。

“你爸知道了?”潮长长有点吃惊。“我那时候小学才刚毕业,我爸能知道个啥?”“那你怎么就挨打了?”“还有这样的事儿啊?”潮长长消化了一下,“怪不得你念了一年就走了。”“你还真是嘴里没一句真话。你都成年了啊,哥哥!还娃呢。”潮长长被前室友给你整无语了。

“来来来,再叫一声。”斯念一听就来劲儿了。“叫什么?”“哥哥。”潮长长笑了笑,没有再理他。潮长长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云朝朝是不是真的有和斯念说过喜欢自己?以云朝朝对自己并不明朗的态度,这个可能性,其实是微乎其微的。

人姑娘是对他挺好的,给了他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送了他一大堆高考复习的资料。但也仅限于此。除了一开始送过脸盆,后面一直到高考结束,都没有联系过。这会儿再过来,也是因为围墙涂鸦的事情。而且,按照云爸爸的说法,云朝朝还找了涂鸦艺术家。

虽然他非常积极地画好了底稿,但仓库的围墙要不要他来喷,到现在都还是一个未知数。斯念的话,十句里面有九句都是假的。潮长长想了想,觉得并不可信。云朝朝并不是那种柔柔弱弱扭扭捏捏的女生。她如果真要表白或是什么的,肯定也是直接告诉自己。

没理由和才认识了没一个小时的斯念说这些有的没的。“诶,我说小弟啊。”斯念见潮长长不愿意在叫哥哥,就自己给自己把位份升了上去,“学习部长真的挺好的。我师姐要是这么放得开的性格,我早就表白千八百次了。”“你师姐要是喜欢你,你表白一次就够了。”潮长长不想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和斯念贫下去。

“啊嘿,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啊!我在这儿给你添柴火,你在那儿给我泼冷水。有你这么当兄弟的吗?”斯念不乐意了。“你再说,我还泼。”潮长长更愿意说真话。“啊嘿,还有没有天理了。这大好的暑假,我本来是要去云南徒步,和师姐来个偶遇的。我一听你找我有事,我就把师姐给抛下了过来找你,你竟然这么对我!你伤害了我,还一……”斯念说着说着就唱上了。

“你和你师姐约好了徒步?”潮长长被斯念说得有些抱歉了。如果这句是真的,那么之前的那一句呢?云朝朝到底有没有和斯念说过喜欢自己的话吗?可是这无缘无故,前无交集,后无发展的,云朝朝为什么要喜欢此时、此刻、此地的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