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仕途风流全文阅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仕途风流全文阅读 (第1/87353页)
    
两位基地领袖的夫人聊天,她虽也是一基地首领夫人,可基地和基地间是有区别的,她们俩说话哪有她插嘴的份儿?所以全程只吃东西并尽最大努力的降低自己存在感,还好伊利卡丝夫人似乎也没注意到她的存在。或是说,伊利卡丝夫人已经注意不到别人的存在。

好好的,活蹦乱跳,每天笑眯眯叫着自己爷爷的孙女送进去,不到两年一个全身怪异扭曲着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小孩被还回来。这时恰又是卡斯夫人该被送进入的年纪,四长老看着已经不成人样的大孙女,哪还舍得再把小孙女送进去埋汰?

于是动了手脚,说是卡斯夫人不适合练习影子功夫,在塔布施家族中,不能练习影子功夫是被视为耻辱,不只是个人的耻辱,还是整个家庭的耻辱,且家庭会因为小辈无法训练而不得不放弃许多家族给予的优待与荣耀。这些四长老全都不要了,他只要小孙女能活得好好的。等小孙女长大了他也没将她往其它贵族去嫁,而只是将她嫁给了真正爱她的卡斯将军,当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跑保险的。

至于卡斯夫人的姐姐,人总有看错的时候,年轻时的葛来瞧着是个憨憨厚厚的老实人,完全不嫌弃卡斯夫人姐姐的残疾,在婚后对着残疾妻子做到了常人所做不到的一切。端水喂饭,甚至是妻子的个人卫生,他从来不假他人之手,可谓是好男人的典型,要有好男人奖,当年的葛来稳稳能拿个最。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男人有钱就变坏,还是说是人有钱有势了都会变坏,或是仅仅只是葛来掩藏得太深。原来的公司小职员,在成了副总后就开始变了,从不再对妻子不再是亲力亲为,到渐渐的连家也不再回,外面养起了可能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楚的小情儿。

到这吧,也就是凤凰男背信弃义的故事,还没上升到不可饶恕非要恁死的地步。卡斯夫人对葛来的恨,是在她姐姐死后。郑炫炂像是在读文档一样一板一眼,其实内心中早已在鄙视着吐槽。据他们所查来的信息,葛来那样的人品,是他们最不屑的。

葛来家曾经只能算是中上,家族中能力最强的是葛来的大伯,一州之长,其它的好像全没继承上他大伯的智商,不是混曰子的,就是脑子太过精明,把心思放在了和正经事一点没关系上面。这脑子精明不走正道,又心大到身体都容不下,可不眼睛就巴着那些大家族上面。

还别说,人还挺本事,真给他们巴上了。七夜:“卡斯夫人姐姐的死,和葛来有没直接关系?”至于其它的,都末世了,还扯那些干啥?郑炫炂:“直接关系说有也有,说没也没,是和他的小情儿休琳娜有直接关系。休琳娜就在末世前给葛来生了个女儿,要平时没啥,现在的情况,一个女儿就等于不会绝后了,葛来对休琳娜那是宝贝得紧。

休琳娜能调用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就是她抱着女儿带着人打进了葛来夫人的家里,把葛来夫人给活活气死了。”顿了下,郑炫炂又接着道:“埃罗一直被折磨,也是她背着葛来下的令,休一样娜虽然没有正式和葛来结婚,她在葛来手下的面前已经是已夫人自居,葛来也没有反驳,葛来底下的人大部分也都认可了她的身份。”

“颖颖,怎么了?怎么哭了?谁又欺负你了?是不是文文那些人又找来了?颖颖,别哭,别哭啊,你不能激动,别哭啊,来,深呼吸,咱冷静啊,没啥事过不去的,咱冷静。”第618章 一层套一层(一)“谢谢,谢谢。”吴婶感激得除了这俩字已经不知道还有其它什么语言还能表达,整个脑子里早已是一片空白。

刚周颖一激动哭着哭着就突然全身抽搐起来,然后就脸色青白的撅了过去。周颖心脏打小不好,她也不是个任性的孩子让身边关心她的人多操心,末世到来这种可怕的事情当时她都没有病发给她哥找麻烦,足见她不是个不知轻重的孩子。

今天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突然这么激动?正是因此,吴婶这些人不会时刻身上备着急救的药,再说也备不起,所以周颖一撅,吴婶立刻就麻爪了。万幸周颖是幸运星本星,恰巧的有个囤货王就在她店里,救心丸这种东西别人没有,七夜她有啊,只要还有口气就能暂时拖住命的强效救心针她手里都有不少。

不过现在用不上那些,有鹤雪莹在呢。七夜一声‘救她。’,鹤雪莹二话不说过去手按在周颖心脏处一治愈异能下去,不到二十分钟,周颖不只是命被救了回来,孱弱的心脏也得到了一定治愈。“先天的没有那么快,至少还要再治几次。”鹤雪莹没有说准数,不是她心里没普,而是他们本就是陌生人,会出手相救是听了夫人的令,至于后面还会不会再出手,她依旧还是要听夫人的。

她是夫人的专属‘医生’!周颖醒来自己也是愣的,她一般病发晕倒再醒的话都像是死过一次一样,全身乏力气息不均,而且一般晕倒一次时间都很久。怎么这次醒来身子一点不难受,甚至全身都松快得就像是没病过一样不说,她人还依旧在店里?

吴婶这时哪还顾得给她解惑啊,她自己已经被吓傻了。现在她可不认为店里这俩客人是普通人了,治愈系啊,基地里就两位,英洁姑娘外跑没几人不认识,那眼前这位应该就是传闻中只听令于夫人的鹤家大小姐了。如果真是鹤家大小姐,刚才下令的那位。。。。。。夫人啊!

这俩位对于基地里像他们这样在底层混口饭吃的人来说,那就如帝王一样的人物,多看一眼都是亵渎,哪里还敢造次?看到周颖醒了还在发呆,她赶紧怼了周颖的腰一下低声提醒:“颖颖,是两位客人救了你,快起来谢谢人家。”

吴婶脑子一转就猜出夫人和鹤小姐是特意装扮了后出来‘微服’,既然夫人她们不想有人认出,那她怎能傻子一样的表露出自己把人认出来了?他们是经常被有权势的人欺压,可他们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要巴上有权势的人,这世界从来没有无缘无顾的好,真巴上了有了靠山,代价也不定是他们能负得起的。

像他们现在这样当自由人不挺好的!再说了,夫人她们不想有人认出来,你丫巴巴的跑过去说我认出你了,这不是讨好感,这是讨嫌。周颖没吴婶那么通透,一听吴婶的担心便明白自己是被客人给救了,立刻爬起来给还站在她旁边的鹤雪莹鞠了个九十度大礼,“谢谢,谢谢。”

鹤雪莹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没事,对了,你这的衣服我都挺喜欢,这件,这件,还有这件不要,其它我都要了。”这姑娘是个财大气粗的,指了几件料子不怎么样的,其它根本不看样式全买,不差钱。自古以来都是女人钱好挣,就是末世这定律也不会改,日子一稳定,吃喝有保证了,人就想往自己身上倒腾,谁不想天天美美的出去?

七夜空间里专柜的东西不少,轩辕冥殇这个首领现在的穿着都全是七夜在提供,她不只不缺且样样都是精品上品,可鹤雪莹这些人不同啊,七夜又不是慈善家凭白乱给东西,他们要想捣成好自己就只能买了。鹤雪莹上有管着任务处的处长哥哥,自己又是基地夫人的专属‘医生’,偶尔还能挣个外块啥的,晶核什么自然是不缺的,缺的是她想要买的东西。

周颖一听那个高兴啊,立刻满满都是活力的跳起就去打包,站原地的吴婶是欲言又止,悄咪咪的看了眼沙发上的七夜,见她一点反应没有,好像没看到这边的事一样,想了下也跟着去打包衣服了。夫人那是什么人啊,基地仓库里的物资夫人都不知无偿弄进去多少,可以说是养活了他们整个基地的人,这样品性的夫人,要是她让周颖说送的话,夫人反而会生气吧?

七夜生气倒是不会,只会觉得没必要。周颖是她基地里的百姓,若按古时来说,可以说是她的子民了,子民有险她助一下救人一命而以,算得了什么?本以为大家的缘分就这样了,周颖和吴婶俩打包速度都不慢,十几分钟就把鹤雪莹要的衣服全给包了起来,七夜收进空间,鹤雪莹再付帐走人就完了。

被周颖她们的为感谢救命之恩而免单,然后鹤雪莹坚持要付帐,双手掰扯了会儿改成了打折,这期间又浪费了快十分钟,也就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但半小时够有些人把靠山给叫来了。“叔,就是这家店,讨厌死了,老板不只骂我,如果不是我走得快,她还会打我。”由远而近,嘤嘤怪的声音又再次传了过来。

这是个人喜好本也没啥,但问题就在,你连真嗲还是假嗲都分不清,喜欢个屁啊。就为了证明自己脑子比别人蠢,连个分辨能力都没?第619章 一层套一层(二)看,立刻就有男人跑出来证明这点了。嘤嘤怪的声音一落,一个粗中带哑的男声接着就响了起来,“放心老妹儿,这二楼是哥的地盘,谁敢不给你面子那就是不给哥面子,我让他她混不下去。”

听出来了吧?嘤嘤怪叫他叔,叔自认自己是哥,这绝不可能真是亲叔侄或是亲兄妹的关系。七夜猜,应该是男人长得太磕碜,没入那嘤嘤怪的眼,可他身上又有利可图,那就吊着呗。七夜想到这,她脑袋中的磕碜男就出现了,身高有近两米,手臂就有七夜的腰粗了,像一座山一样站在店门口一个人就占了半边儿。

“老板给我出来。”手里的大斧子挥舞了几下,每舞一下都带着风,让人不得不怀疑他这斧子要是砍在人身上,会不会直接把人给劈成两半?周颖和吴婶俩早躲柜台后去了,俩腿都是软的,吴婶更是面色惨白手都在哆嗦。不是说来人有多凶残,其实这人在商贸大楼里口碑还不错,就是熊了点,整天都把‘谁敢闹事’放在嘴边,动不动就挥着他近两百斤的斧子吓人。

但要问他是否真的对人动过手,丫还真没。这人是谁呢,姓史名焚,体力【力量系】异能者,在商贸大楼招保安时其力量与战力脱疑而出,被选为二楼保安队队长。她们怕的是,这人真有本事让她们在这的店开不下去。七夜不认识史焚,可知道这人的存在,据说他来应聘时一只手能拖动一辆重达四吨的车,手拿两百斤大斧能与六级丧尸对战而不败。

人才啊,自然的名字就摆到了轩辕冥殇和她面前。看了眼史焚身边小鸟依人一样的嘤嘤怪,又撇了眼店外看热闹的人群中那位圣父,在看到他望着嘤嘤怪脸上那失落又失望的神色时,七夜突然勾唇笑了。这算不算是因小失大?她也想起这个‘圣父’是谁了,现今依旧在基地里排在大家族位置的孙辈独苗苗,郑炫炂曾和她说过这人是个奇葩,原来是这么个奇葩法。

“你是什么人,这么大的口气。”鹤雪莹可不惧史焚,咻的就挡到他面前,眼神鄙视的在他身边的嘤嘤怪身上上上下下扫视一圈。“啧啧啧,就算你是这二楼的负责人,也得要查清事实后再说屁话吧?就这样的货色,也值得你拿自己的前途来玩为‘女人不要理性出头的霸总’游戏?”

啥意思?史焚被反训得有些懵,他自从在这上班后,那是一吼斧子再舞一舞就能吓一票人啊,今天这个怎么好像一点儿也不怕他?是他的吼声不够响亮?还是他的斧子不够重他挥的不够有力?刚才还有着雄霸一方气势的人,被鹤雪莹一怼愣在那儿的样儿瞬间啥雄啊霸啊的都没了,但自认吓人的双眼依旧还瞪着,反而显得蠢萌蠢萌的,就是一脸的胡子看着太埋汰。

难怪人家叫他叔了。嘤嘤怪一看他没声儿了,立刻又抱着他手臂晃了晃,“叔,就是这个要饭的欺负我,明明是我看中的衣服,她一个饭都吃不起的人偏偏要和我抢。”她这话出来,先不说鹤雪莹什么反应,看热闹的人先压着声儿笑了。

从前面嘤嘤怪进店和鹤雪莹抢衣服,就有不少人听到她嚣张的喊声凑过来看戏,她被气走又是周颖晕倒,接着是鹤雪莹这个‘要饭’的一下几乎把店里所有衣服给包了,这一系列的骚操作下来,也就让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只是在末世中,谁也不想惹事,大家全默默的站一边当个无声的吃瓜群众,如果没有前面吃瓜,嘤嘤怪这话他们也会跟着鄙视鹤雪莹,那张严重营养不良的脸实在不像是个能买得起衣服的人。

可全程都看下来的吃瓜群众却清楚,人那是扮猪吃虎啊,这下有得打脸了。新吃瓜群众看旧吃瓜群众笑便感觉奇怪,“你们在笑什么啊?”立刻就有人出来讲解,这人也是个不怕事儿的,声儿还不小,周围众人都听得到,离着他并不算远的史焚同样听得到。

“最早是那两位小姐进店去买衣服,那位小姐拿了件衣服去试,然后魏思思小姐也进店了,她一进去就说那位试衣服的小姐是要饭的,买不起衣服,她要那位小姐身上的衣服。然后老板出来骂了魏思思小姐,她凶着说让老板等着就走了。再然后老板突然晕倒,好像是有心脏病被气病发了,是那位小姐出手救了老板。

接着那位小姐就把店里所有的衣服都买了,她晶核都已经付了。”这下大家全明白了,史焚也明白了。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魏思思,魏思思倒是没有被拆穿后的窘迫,她依旧高扬着头一脸倨傲,对于史焚投过来的‘审问’视线还甚是不解的眨巴眨巴眼表示不解。

七夜刚见到嘤嘤怪就感觉她有点眼熟,但一直想不起来是谁,吃瓜群众一提到魏思思这个名字,她便知道自己为什么感觉熟悉了。姓魏,和魏丽丽同姓,两人还真是至亲关系,魏思思是魏丽丽最小叔叔的女儿,是魏丽丽最小的堂妹。

魏家曾经在古城不算是大家族,排在中流吧,可以说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魏丽丽嫁给轩辕晨光,让魏家渐渐的从中流家族爬到了上流,可魏丽丽的婚内出轨后离婚,却是直接让魏家从上流一下吧唧掉到了末流。都不用轩辕家出手,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红眼病和落井下石的人。

魏家旺盛时,魏思思正是青年时期,家里自然是将她当成名媛来教养,她骄傲自得矜贵,都很正常,名媛嘛,哪个没有自己自认高人一等的倨傲?可魏家落没了,落没时魏思思才十六七岁,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一下子从受众人追捧变成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鄙夷,这中间的落差。。。

第620章 一层套一层(三)更倒霉的是,末世来了,本就落没的魏家又再次受到重创,一家子十几口最后剩下的人才三位,除了魏丽丽和魏思思外,还有一个就是魏思思的父亲。贵富家族里出来的崽,极少有中庸之辈,一般都是两个极端,要不是脑袋瓜子里的道道比马蜂窝还要多的精英中的精英,要不就是被宠坏了的纨绔。

但真正会成为纨绔的不多,那样的大环境,你周围的人全是优秀的,只要不是真没的自尊,逼也会逼着自己成为大家中的一员,扮猪吃老虎装纨绔的倒是不少。只是这不多的纨绔中,魏父特瞄的恰巧就是其中一个。其母四十几岁才生下他,魏奶奶生大儿子时年纪小,魏老大结婚生子也不迟,这大侄子出生却和魏父这个叔叔同龄。古有大孙子小儿子的说法,可要把这俩摆在同龄嘛,亲生的和隔一代还是有差别的。

魏奶奶庞魏父宠到了什么地步呢,魏父十一岁还在喝奶。极宠之下基本都是毁了孩子,魏父就被庞成了一个心比天高自命不凡却毫无担当又无真才实学的人。庞爱他的父母在,他就靠父母,父亲不在了他还有个有责任心的哥,日子也依旧混得不错。

可末世一下家里就剩他和女儿俩了,都还是因为夜影仁义的没因为他们都无异能又无建筑而收回他们的房子,要不他们俩是连个住的地方都没。一个合格的纨绔,脸皮要厚得,良心要莫得。显然魏父是个非常合格的纨绔子弟,没干过活吃不了苦又有什么关系,他还有女儿啊。

魏思思有着这样一位父亲,基因遗传这玩艺有时真的是非常强大,她也是一个更愿不劳而获的人。于是魏丽丽开始游转于基地中各家族中的青年当中,魏丽丽长得不错,魏家又已失势就是玩了也不用负什么责任,不过小毛小利而以,家族子弟指缝中露点都够他们父女吃喝不愁了。

史焚受刺激大发了,魏思思在他的心中,那就是女神,比基地里被传得像是圣母转世一样的夫人在他心里地位更高,更圣洁。皆因为末世初在他快要饿死时,是魏思思给了他一包泡面。这事儿说起来是巧合也是史焚的运气,史焚末世初期并没有激活异能,瘦瘦弱弱的年青人谁愿意和他组队?要饭吧你有手有脚,再加那时大家自己都吃不饱,哪还有闲食拿出来发善心?

饿到不行的史焚听人意见的想去农场那儿碰碰运气,据说如果能进农场,就是除草的每天至少都能吃饱。只是他刚撑出城便饿昏了过去。正好魏思思刚吊到一个公子哥,那天公子哥带她和另几个大家族小姐出城游玩,魏思思这种家族已落没的,在其它几个大家族小姐面前就显得不够看了,她自己也自卑。

这时看到昏倒在地的史焚同学,可不显得她比大家族小姐要善良不像别人那样无情无义的机会来了?不只是拿水救醒了史焚,还把她自己的午餐给贡献了出来。却忽视了在那个时期食物就是命,就算是大家族里的崽,他们每天的食物一样也是限量着,大家全都是能省就省。

你显大方了,毫不留情的打了其它小姐姐们重重一耳光,且这打别人耳光的手,还并不是你自己的,只不过是你用身体换来的而以。至于公子哥,他愿意掏粮掏物,前提是你拿了后得珍惜,他们的东西也不是白来的,末世后的夜影基地内一向公平,没有付出你想有回报那是门儿都没。

魏思思的‘善良大方’没有换来她本想要的结果,反而让众小姐们越发远离她,想吊的人更是直接就没影儿了。但对于史焚来说,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后来史焚有了异能能挣晶核后,无意间得知魏思思经常自己都吃不饱,他开始无怨无悔的每笔收入都至少分给她八成。

认识的人都说他傻,可魏思思是因为善良啊,她自己吃不饱肯定是像他刚认识她时那样把食物给分出去了。他们不懂那绝望时有人向你升出援手时的阳光是多灿烂!可是现在,在他心里圣洁无比的人,别人却告诉他,她并不是你心中所想象的那样,甚至。。。

史焚耿直但不蠢,如果说魏思思坏话的人是鹤雪莹或是店老板,他不太可能会相信,可说话的是旁边看热闹的人,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他认识的这附近的店老板看魏思思的眼神都不对劲,看他的眼神和看傻子是一样样的。心里的美好突然幻灭那感觉他说不上来,就是心里堵得慌,脸也烧得慌。

至于周颖是否凶魏思思,是否语言对她不敬什么的,对于史焚来说,周颖不过是外人不是。魏思思是个很懂得察颜观色的人,一看史焚脸上的神色惊疑不定,扫向她的视线也带着审视,她便知道再闹下去于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了。立刻扬起个勉强的笑容轻声道:“叔,是我最近因为姐姐的事心情不好乱发脾气了,其实没什么大事的,这事就算了,咱回吧。”

若是换做以前,哪怕是在刚才,魏思思一提到她姐,史焚都会先安慰她先,可他此刻却是心情无比的平静,平静到似乎他已是个局外人般,竟然让他看出了魏思思那勉强的笑容中的勉强。原来可怜,也都是骗他的吗?难倒真的像他朋友说的那样,她平时不过只是因为他手里的东西在哄着他?

史焚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冷漠到莫得感情的一眼,把魏思思看得脸上的笑容差点没保持住,都有些僵硬住了。史焚有些失望的收回视线,然后他收起手上的斧子朝着鹤雪莹一个握拳抱歉道:“对不起,是我没了解清楚实情。”鹤雪莹:“。。。。。。”那么凶狠狠的冲进来,她还以为要干一架呢,竟然就这样?

“。。。。。。呃,没事。”对方这么慬事,倒显得她刚才骂人有些那啥了。撇了眼夫人那边,看夫人一副万事不理正在忙自己事的样子,显然是没想将事情闹大了。鹤雪莹不得不感叹她心境还是差太多了啊,要是今天只有她一个人,魏思思和史焚俩今天都甭想讨得了好。

可夫人显然没将这事儿当成个事儿来看。第621章 一层套一层(四)也是,级别差太多了,在夫人眼里,这俩可能不过是在她眼前蹦跶的小动物,小猫儿小狗儿之类的,人会因为小猫小狗乱叫的就冲过去和它们对叫?史焚没有多停留,也许是出于误会了人的愧疚心里,直前还特意跑过去告诉周颖和吴婶俩以后有事可以找他。

周颖和吴婶俩全程都在懵13中,和鹤雪莹有着一样的不解,这要杀人架式的冲进来,不说是打吵都没吵起来的就走了?甚至是,她们的店好像还被罩了?天下掉馅饼还是史焚准备鸟悄儿的报复她们?自史焚冲进来后,就全程都在用精神力将他的暴躁情绪压制下来的七夜,默默在一旁一声不吭的深藏着功与名。

精神力异能者异能级别越高控制脑电波的能力就越强,史焚这种没多少脑细胞的人,只是压制他的暴脾气而以,小意思啦。因为有着七夜的压制,让史焚面对着魏思思时不再是带着厚滤镜,虽还没完全看清一个人,但已不再是全然信任。

这事儿虽没闹大,可依旧还是影响了七夜和鹤雪莹的‘微服’心情,两人没再的继续逛下去。回到家七夜洗完澡出来,光脑一打开,群信息叮咚叮咬的已经显示有几十条未读。打开群聊一看,原来是鹤雪莹在群里说了刚才他们在商贸大楼里的事。

鹤雪莹:。。。【此处五百字的讲诉加一千字的吐槽】。。。,我感觉魏思思这名字听着卫熟,但我一时又想不起这人是谁。素月:魏思思?我认识一个叫魏思思的,她是魏丽丽的堂妹,不是个正经女人,和几大家族子弟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现在好像是赵家那位的女友,不过赵家并不承认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