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爷的神医小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王爷的神医小妾 (第1/1页)
    
第四十四章 回到起点半夜。两点半。夜黑风高。这是山村里的那些不负责任的鸡开始司晨的时间。潮长长已经调整过来的生物钟,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又回去了。他睁开了眼睛,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失落有之。但更多的还是兴奋。

云朝朝和潮长长说了一下在城市选择上的商业考量:“刚好mk fairwill今年要在成都开三家新店,就直接把线下的活动都放到了成都。”“云老板。”潮长长换了个称谓,叫得还特别顺口。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叫了。“怎么地?潮库管。”云朝朝立马也不甘示弱地上了一个崭新新的、从来没有使用过的称谓。

在库管前面加了一个潮,整个感觉就不一样了,倒是显得【云老板】这样的称谓有些大众了。“我想请你帮个忙。”“咋地啦?潮库管。”云朝朝一叫就叫上瘾了。“要份成都的兼职。”“你要去成都?”云朝朝瞪大了眼睛,可爱得像一个十八岁的姑娘。

什么?云朝朝本来就十八?潮库管一叫云老板,就很难和十八岁的小女生联系到一起。“我去不了,我爸我妈还在这儿,我就先做着辅导这摊子云老板看不上的事情。”潮长长家里一堆事儿都还没有解决。“那你问什么成都的兼职?”

“我是帮别人要的,不知道云老板方便不方便。”“别人?男人还是女人?”云朝朝很快就找到了重点。“女……女的。”潮长长刚说了个女,就没有了底气,明明也没有做错什么。“女的?女的那就不行。”云朝朝直接拒绝,不留一点余地。

“有个水淼淼你还嫌不够?怎么地!是要给我折腾个金鑫鑫、木森森、火焱焱、土垚垚出来,凑够金木水火土啊?”朝朝姑娘生气了:“你怎么不直接来个累靐靐呢?劈不死你!”云慢慢的醋坛子翻了。前所未有的直接和彻底。某库管都这德性了还想着金木水火土。

这以后,可还了得?果然,是草率了吧?还有后悔药可以吃吗?云朝朝直接脑补了一个连续剧。她以前吧,其实也爱吃醋。见到潮长长和水淼淼在一起就来气。可那会儿吧,她压根就没有吃醋的资格和立场。只能滴滴都往肚子里面吞。

不对,不是一滴滴,是一扎扎。用扎啤那么大的杯子装醋,见到一次,喝掉一扎。现在总算找到机会了,直接来个醋海翻腾,把以前喝下去的,一次都给倒出来了。“是个女生没有错。”潮长长赶紧求饶,“但是我没见过,也没说过话。”

“好啊你,找我帮的第一个忙,竟然是因为一个没有见过的女生。怎么地,和我一样,跟你有个十几年的漫长纠葛?”云朝朝就差直接拍桌子了。环顾了一下四周拥挤的环境,她要真的拍了,估计至少能被五六章桌子围观。只好作罢。

更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过颠沛流离的生活。她选择眼不见为净。赢曼而第一次割腕是在潮一流跳楼之前,等到她醒了,看到潮一流跳楼的新闻,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哪里还有活着的可能,就想着直接跟着去了一了百了。这就有了第二次的割腕。

轻生其实是需要勇气的,一般人都不会连着来两次。潮长长的外公和外婆,都是文化人。条件算不得有多好,但也不差。家里出事之后,赢曼而要是回去投靠自己的父母,其实也不是多大的负担。但赢曼而拉不下那个脸。潮一流当然也很爱面子。

最后就躲到了山里。如果不是赢曼而生病,潮一流觉得自己都快适应山里的生活了。面子固然重要,看着赢曼而生病不管,又不是潮一流能做的出来的事情。他给卢境硕打电话,卢境硕连夜把两人接了回去,安排赢曼而去医院检查。

这事儿,潮一流和赢曼而都没有和潮长长说,但卢境硕没有瞒着潮长长。他在潮家当了这么多年的司机兼保镖,觉得潮长长并不是一个遇事就会躲的人。卢境硕语重心长地在电话里和潮长长说:【等你妈妈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我再给你打电话。你现在是家里的顶梁柱,你要撑住,你爸你妈都还等着你照顾。】

潮一流跳楼过后,现在也就勉勉强强一个生活能够自理的程度。赢曼而真要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身边还是得要有人照顾。潮长长非常清楚,自己和自己的家,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也许,斯念说的没有错,他家的未来,并不见得是无尽的黑暗。

可是,那是在多久以后的未来呢?他连生活的希望都看不到,哪来谈恋爱的愿望?他不仅没劲,他还绝望。他不仅绝望,还不能让人看出来。云朝朝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让他去艺考。葛功明也给他打过电话,说yc会给他办休学,不用交学费,报名的事情他会帮忙解决,他等到高考的时候再去参加就行。

还说他只要考上清华美院,yc就一定会给他发高考奖学金。做了一个多月的高考模拟题,潮长长渐渐也不觉得自己考个还过得去的成绩,是多么大的难题。但艺术生的花费,要比别的专业大很多。就算yc愿意给他发考上清华的奖学金,失信的问题,一天没解决,这些钱都不见得会是他的。

他的目标太大,肯定还有人盯着。现在还多了一个问题,如果妈妈真的生病,他哪能那么潇潇洒洒的去北京上学?太多悬而未决的问题,让潮长长的高考之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阴云密布。这也是潮长长为什么会喜欢给墙体涂鸦这段时间,平凡的幸福,短暂的目标。

不去想太长远的未来,就只想明天要做的事情。潮长长有认真想过,他并不会因为高考前路的阴云密布,就选择放弃。不仅仅是因为他答应了云朝朝,也因为他直到自己其实很在意。比想象中的更在意。就算他再怎么装,再怎么和葛功明说要退学,再怎么说自己不在乎。

可是,今年高考进行的那几天,那种明明和他没有关系,他却喘不上起来的感觉,是那么的明显。他已经没有可能出国。那高考就是他现在这个年龄唯一的出路。只不过,他到现在都还不清楚,自己能把这个【出路】走成什么样子。

云朝朝在这样的情况下问他有劲没劲,他不管有劲还是没劲,都肯定是没劲的。斯念说云朝朝当他的面承认喜欢自己,还说云朝朝一天可能变八回,可就算是那八分之一,潮长长也觉得自己【德不配位】。活了十八年,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生活所迫,就被迫成了这副模样。

他要怎么才能有劲?沉默。良久。潮长长没再开口说话,云朝朝也不知道要怎么接话。气氛在沉默中,一秒更比一秒尴尬。空气凝固了,云朝朝的动作也凝固了。直到笔记本的热度从指间传来,云朝朝才终于想到了化解尴尬的办法:“我还就要看看是有多少儿不宜了。”

云朝朝打开了潮长长的笔记本。因为有密码,屏幕亮了之后,并没有马上进入之前的画面。“你密码多少?”云朝朝用质问代替的沉默。“你过两天再看吧。”潮长长坚持了一下。“我就不!”云朝朝直接杠上了:“是你先问我生日愿望,也是你先没劲的,我现在就要看个屏幕,你还要继续没劲吗?”

“不是……”潮长长抓了抓自己的寸头,想着要怎么解释:“我没看你想的那些。”“我想哪些了?你说我想哪些了?你很了解我吗?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逆鳞姑娘生气了。不是看起来可能的那一种。是真的生气了。而且非常严重。

“你做导向系统?你怎么不早拿出来?”云朝朝有点意外地看了看【少儿不宜】的真实内容。“没用你还做?”“我一下又想不到其他还有什么可以送的,所以就……”“发布会就在我生日后的第二天,你等我生日再给我看,就一天的时间,就算我看上了你的这套导向,会有时间做出来吗?”

“你有看上吗?”潮长长嘴上是那么说,心里其实还是有期待的。“你觉得呢?这边导向系统都做了好久,明天就安装了。你现在来一套新的,是要把制作公司和印刷厂的人逼死吗?”“……”潮长长无言以对,这些问题,确实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过的。

云朝朝看着潮长长:“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铺张浪费?前一套做完了都还没有装,就要做新的。你早说你要做导向系统,我还用专门找人做吗?”“对不……”“我要你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云朝朝气着气着就笑了:“这个生日礼物我就笑纳了啊。”

【?????】潮长长的心里飘过一长串的问号。云朝朝没空搭理从潮长长眼睛里面满溢出来的符号,直接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拨了谁的号码潮长长不知道,反正就听云朝朝反复确认时间来不来得及。对方可能是不太愿意这么赶时间,云朝朝却很坚持:“我是觉得那套挺好的,我也知道设计师很有名,但我一直觉得缺了什么,现在找到了,当然就是要换新的。”

云朝朝一连打了四个电话。最后才终于把这件事情给确定了下来。潮长长在旁边听着,就知道自己一个心血来潮的生日礼物,给人家的发布会,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第三十八章 一起去看“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是冲你。”云朝朝打完电话,伸手挡了一下潮长长的视线。

被人这么盯着看,就算是一直有事情在忙,也不可能没有感觉。“不好意思。”潮长长收回了视线,“我是不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麻烦肯定是有的。但不是你给我添的,是我自己找的。不是我说,你这个黑白条纹的螺旋桨路牌,是有点犯规了。”云朝朝笑着摇了摇头。

“犯规?”潮长长不太确定这两个字在这种情况下的真实含义是什么。“犯规就是就是我喜欢啊。一不小心,就心生欢喜。还是以一种不太日常的方式生出的欢喜。可能不需要很特别,就刚好是我的点。”云朝朝解释了一下。“原来犯规还有这样的语境。”

“多看点书吧,少年。”云朝朝扯了扯嘴角。笑容里带着点鼓励,又伴随着藐视。表情像夏日的天气。晴朗中,藏着一片乌云。阳光的灿烂,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刻被阻挡。“你真的要用火烧云做主题吗?是要把我在仓库围墙上的那些涂鸦图案,弄到衣服上去吗?”潮长长有些不敢确定。

他确实有表达过这个想法,还说火烧云可以做品牌的标识。大部分的潮牌,都会有自己的标识,比如off white的双箭头,再比如moso的那颗红心。远远看着,就能知道是哪一家的潮牌。潮长长去市区商场调研的那一次。对mk fairwill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每一个系列都自成一派,但都不上风格。

所以就想了一个简化的火烧云图案。简洁明了。再加上云朝朝之前说的,灰黄相见的配色,给这朵云增添了一些拟人的元素。云朵的元素本身是比较可爱的。但在潮长长的配色下,又透着十足的酷劲儿。这是特别打动云朝朝的地方,一看到就决定要试一试。

“怎么?你还想找我收版权费不成?”云朝朝不知道潮长长这会儿的表情是想表达什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有点意外。”“这有什么好意外的,你给你的这套导向系统做一个ppt。ppt你知道要怎么做吧?底板就用你自己的涂鸦,格式什么的要是觉得麻烦,你就下个合适的模版。”云朝朝无缝衔接,开始交代工作。

“你不是都找了知名设计师吗?这么临时替换……”潮长长一开始就只想做一套生日礼物,并没有想过要和什么人抢工作。“你就说你会不会做吧?”云朝朝没时间理会潮长长的纠结。“会。”潮长长回答得也很正面。“那行,你先做着。你把导向系统的psd文件给我一下,我先安排到制作公司和工厂去。”云朝朝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好。”做了那么多年的学生会主席,潮长长解决突发事件的能力,也早就已经练出来了。“就光这一季,我都觉得没有底气,我以前,不管画什么,都是自娱自乐。”潮长长表示理解。“你比自娱自乐的程度,还是稍微高了那么一丢丢。”云朝朝说完,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对了,涂鸦墙我看了两遍,也没找到你的署名,你记得找个稍微显眼一点的地的方署个名,ppt也是。”

“我署名?”潮长长惊讶了。“对啊,你设计的图,不署你的名,难道署我的名吗?”“我这也不是什么涂鸦大师,也没可能出什么品牌联名款,要是我署上名,会不会对mk fairwill只有负面影响?”“潮长长,这不像你,你的自信都哪里去了?”女孩笑了笑。

“被生活给吃掉了吧,大概。”男孩收敛了所有的表情。看起来云淡风轻,眼底却落寞无垠。女孩忽然就有些不忍心继续笑下去。云朝朝的这番话,安慰的以为胃肠明显,直接把潮长长给安慰傻了。他第一次从云朝朝那里,得到这么直接的安慰。

或许是被云朝朝打击惯了,这突如其来的安慰,让潮长长感到无所适从。震惊到那块将他的心牢牢封印了的【德不配位】的盾牌,都裂开了一条缝。一道光化作的剑射了进来,直击潮长长的心房。让潮长长不得不面对一个他自己一直回避的事实。

他喜欢面前的这个谜一样的女孩。他喜欢她的安慰。他甚至喜欢她时不时的打击。不管女孩有没有和斯念说过什么。不管女孩的想法是什么。潮长长自己的想法,在这一刻,变得清晰了起来。时间要是能倒流该多好。在他还有资本自负的时候。

遇到这个女孩。和这个女孩在一起。哪怕每天都会被打击。哪怕只是短暂的一段青春岁月。潮长长想要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能说的出来。言语不足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潮长长,你知道你爸原来的司机和葛主任还有联系吧?”安排完视觉导向的事情,云朝朝忽然换了一个话题。

“嗯,我知道。”潮长长低低地应了一声。“你要不要回去一趟?你现在坐动车还不太方便,我可以让李叔送你。”“不用了。我过几天再去吧。”潮长长的声音更低了,心情也从云端跌入了谷底。“你不用管发布会的。署名那些我肯定不会落下的。你可能不相信,但我觉得我可能比你更关心署名的问题。”云朝朝想了一个潮长长拒绝的理由。

他和云朝朝说的这番话,更多的,其实是在安慰他自己。他很害怕,从来就没有这么害怕过。赢曼而的身体一直也不算特别好,每年都要各种调养。但也都是些体弱的小毛病。之前每年都体检好几遍。这次应该是家里出事之后一直撑着,没条件好好调理。

再加上先前两次失血过多。【妈妈不会有事的。】潮长长从接完电话之后,就一直这么告诉自己。现在的他,除了自我安慰,已然找不到一点有用的办法。“嗯。肯定会没事的。”云朝朝又轻声安慰了一句。潮长长觉得自己的心,在这一刻崩裂了,眼泪也有一种想要奔涌而出的冲动,但他还是不着痕迹地忍住了。

一道无形的封印,把潮长长的心又封了起来。他就是【德不配位】。越来越不配。云朝朝拍了拍潮长长的肩膀:“你别这样。葛主任给我打这个电话,主要是说你在yc的那笔投资款。因为我一直从中作梗,至今也没有打到水淼淼的账上。要不要听我说件好笑的事情?”

“我现在估计笑不太出来。”“其实也不是很好笑。我就说说,你就听听,要不要?”“嗯。”潮长长强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葛主任,就是你的葛妈,脑子特别不清楚。他一面不希望你退学,一面异常积极地想要把你在yc国际的投资款给退了,这样你以后要回去,不是更有难度?”

“这事儿葛妈有和我说过,我自己复习,直接去考试就好了。”潮长长没觉得自己听到了好笑的事情。“随便你吧,反正我就是不爽。我隔一个礼拜就和他说一次,他要是敢退,我就去举报。然后他就真的变成了,想干点什么事情,就先来问我。你说好笑不好笑?”云朝朝继续逗乐。

“不太好笑。”潮长长努力了一下,还是没有笑出来。“那我再和你说个好笑的。葛主任这次打电话给我,就问,如果你妈有需要,他把这笔钱打到医院,剩下的钱,再该谁的就拿去还债,行不行。你猜我怎么回答的?”潮长长想了一下就给出了答案:“你说随便。”

“对啊。你说葛主任怎么这么幼稚?我还能真去举报他?这个好笑吧?”“还是不太好笑。”潮长长没法在这个时候笑出来。葛功明从来也没有真正了解过,失信被执行人是怎么回事。云朝朝的那个架势一出,他肯定是会有担心的。

“就按法院执行的走吧。我们家的那个窟窿,也不是学校的投资款能够填平的。我不想玷污葛妈教育生涯的任何一个坚实的脚步。要是可以的话,你帮我问一问,治病救人,能不能排在还款顺序的最前面。”“哈哈。”云朝朝笑了,光彩照人,山花浪漫,“你这么说,是想告诉我,你对水淼淼没有留恋吗?”

“我不敢有。”潮长长的这一句不敢,其实是说给面前的这个女孩听的。“不敢,那就是你还想对不对?”云朝朝显然没有听懂。“我没有。”潮长长选择了正面回答。“哈哈。我有点高兴呢,我想唱歌。”“你唱歌好听吗?”潮长长顺势转移话题。

“特别,不好听。听一次,就让人永生难忘的那一种。”“那有机会,我要听一听。”“哈哈,你真的没有啊?真的吗?为什么就没有了呢?”云朝朝又回过头来,想要再确认一遍。云朝朝并不经常笑。一旦笑起来,就特别有感染力。

尤其是在这么密集的时间里面,连着笑出声好几次。像雪地里开出的见春花,骄傲独立,让看的人充满希望,舍不得移不开视线。但潮长长还是移开了。他能猜到云朝朝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答案,但这一次,潮长长没再给出正面的回答:“我爸说,我们家不欠她们家的。我向来都很听我爸的话。”

雪地的见春花,是泥泞深处的枯草,不可远观,更不配拥有的。“那我过几天,和你一起去看看你爸爸。”云朝朝如是说。 第三十九章 大言不惭“我希望你不要去。”潮·破坏气氛大王·长长的头,简直铁到不行。“你几个意思?”云朝朝毫无意外地有了生气的迹象。

原本,在潮长长之前没有正面回答的那会儿,云朝朝就应该心生不快的。但她非常巧妙地化解了,还给了潮长长一个台阶。云朝朝没办法长时间的心如止水。一个大男生,拧巴到潮长长的这个程度,也是没谁了。“我希望……我自己也可以不用去。”潮长长又加了一句。

“……”云朝朝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潮长长如果过两天要回去一趟,就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如果能当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等回头有时间了再找个机会回去看潮一流和赢曼而,才能算是一件好事。她一向自诩聪明,怎么能忘了这件事情的前提?

“你把你的这套视觉导向系统里面,有哪些是你可以动手做的列一下吧。要赶在发布会开始之前的一天完场,不然临时出问题,就没时间想其他办法应对了。”云朝朝决定要以“云扒皮”的身份,给潮长长多找一点事情做,省得他闲了就胡思乱想:“动起来动起来,发布会近在眼前你别给我在这儿闲着哈。”

云朝朝先前还以为,潮长长不知道赢曼而去医院检查的事情。现在想来,是知道了,但没有表现出来。云朝朝推己及人,她要是个男生,估计也没心思,在这么一堆事情,一件接一件地压下来的时候,还想着风花雪月的事情。她不是一直都有修理清华小学弟的长期计划的吗?

最近这是怎么了?对的,她一直都是讨厌潮长长的。这么多年了,她必须要继续讨厌下去。也不差接下来这一年半载的。【来吧,让咬牙切齿来得更猛烈些吧。】云朝朝给自己做了一轮心理建设。“我能看看发布会的秀场设计吗?要是能融合到一起的话,应该会更好一点。我原本是想给你个惊喜,后来又觉得自己设计的导向拿不出手,就一直也没有问。”潮长长这会儿,倒是有什么说说什么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