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傲世神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傲世神尊 (第1/8页)
    
当着他这爷爷的面都这样毫无顾忌的欺压,平日里私底下又会是怎样?“纤巧!!”隐着警告的提示,虎目一瞪,李纤巧立刻缩到许桑身边老实了。在家习惯了,突然愤怒一下忘了爷爷和哥嫂都在,妹的,丢人丢大发了。许桑突然有种背靠大靠山的感觉,一下就扬眉吐气了。但自家老婆还是自家老婆,可不能让老爷子脑了她。

毕竟吴文呈长得不错,平时又痞痞的很受年轻女性的喜欢。一回来就跑去厨房吃了一肚子出来的许巾帼刚好听到周俊这句,她可没有那么多避讳什么的,一手还拿着个已经咬了一口留着牙印的卷饼挤到素月身边,一副过来人架式的和她分析道:

可以说就是基地的公主,和纤巧姐姐没多大区别。”老爷子笑看着俩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他倒没想到许宴华这个传闻中一事无成只会惹事的女儿,竟然也是心有肱骨的聪明人一个。“你再想想那些受过夫人重视的人,比如鹤家的鹤学文,白家的白路远,一个现在是任务大厅的厅长,一个是警局的总警司。

哪个被夫人重视过的,不是在基地里辉煌腾达?吴文呈在基地里是异能强者,可也仅仅只是异能强者。反而还正因为他异能强的原因,造成了他的地位很尴尬。”咋的扯到地位尴尬去了?多少人巴结吴文呈啊,他怎么会地位尴尬?

素月更懵了。要再分析,就会扯到些不能说的事上面了,许巾帼有些局促该不该再说下去,于是小眼神就飘向了老爷子。老爷子给了她一继续的鼓励目光,他也想听听许家这小姑娘还能说出啥来。有了老爷子的默许,许巾帼胆子立刻膨胀,完全没再有顾忌的继续道:“你别看现在基地里平平静静的,可几大家族依旧还是在明争暗斗着,为了自家的实力,他们怎么会不去收拢异能者?

你看基地里的各队伍好像都是自己各干各的,领着任务过活。可出名的队伍哪支背后没有着家族的支撑,有的索性就是家族自己的私人队伍。”“那吴文呈不是更受那些家族的重视?”怎么还会尴尬?许巾帼一脸神秘的反问:“傻姑娘,基地最大,实力最强的人是谁?”

“肯定是首领和我姐。”这还用问。许巾帼一白眼送给她,“那不结了?吴文呈除了首领和夫人外,是基地里异能最强的一个,他归于哪方势力,哪方的实力就大大增强。同理,他归于谁,谁就会受其它人的忌惮和排挤。基地里的各家族,现在又有哪个敢和首领和夫人对抗,至少明面是没一个家族敢。

所以,他们更不敢去招揽吴文呈,怕犯了上面的忌,明白吗?”都说这么白了,谁还能听不明?素月双眼一亮,立刻举爪子道:“所以吴文呈特意靠近我,就是想引起姐的注意。”“可以这么说,但我个人感觉还不只。他虽然没表现出来,可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y望,对权利的y望。以前我在学校时那些凑近我身边的人,不少都是这种眼神看我。”

她也算是‘久病成医’了,打小因身份的原因,身边就没少巴结的人,小时看不明白,只以为那些人是真想和她成朋友,后来亏吃着吃着,倒是吃出了些看人的本事来。就是还没出师,要不当初她也不会差点儿被卖了。第501章 温馨一刻

可平时基地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就只任务队伍,一般都是互相认识,插个陌生人很容易引来注意。去s市重建的大队伍,是她最大逃离的机会。哪怕她也有所怀疑为什么这么巧这时开始重建,也会为此搏一搏。果然,这人易容进了前往s市重建的一队伍里准备开溜,只是郑炫炂早已守在基地门口,被他认了出来拎到了这里。

可郑炫炂几个曾都是军人,一身正气浩然,有些东西是刻在了骨子里的,没那么容易改变。例如审问,手段还是比较温和。不过。。。嘿嘿,这种人不怕死,但他们怕长长久久的生不如死啊。“a市,王家。”痛到了及至,毒蜘蛛已是一副气若尤丝的样子。

“王家?王家一个小家族,连个二流家族都排不上,哪来的毒源?”“王家一直和我们教有生意往来,不过王家聪明,挣了钱不会在明面上显摆,而是大部分都投到了国外。”第468章 毒/品事件后续(一)“这就自杀啦?”小黑表示他有点懵圈。

从来审问就没碰到过这样的,显然毒蜘蛛是已经抱着必死的心,要不不会干脆到‘噗’一下就玩自暴。主要是看着很吓人,一般人瞧自己身上变成了那样都会受不了了,自己已经把自己吓得不行,然后心里做用之下,哪哪感觉都痛,痛不欲生。

可毒蜘蛛不会在这类人里,心理承受能力不可能那么弱。这样的人最是顽固,一般无论是什么手段都套不出话来。退一万步来说,要是真受不了折磨而自暴,一折磨就自暴了不是更干脆,至于后面巴啦了一堆后再暴?郑炫炂摇了摇头不知是感叹,还是释然:“啧啧,爱情啊,这报复心。。”

小黑更懵了,就是蹲那的李彻也转头疑惑的看向他。“xx教的教主不只是喜欢南【同(男)字,老禁,怕了】人,他是南女不忌,毒蜘蛛本就是他女人中的其中一个。”李彻当初抓人是埋伏进xx教快一个星期才找到了毒蜘蛛孤身的机会将人逮了。

至于其它时间,毒蜘蛛都是和所谓的教主在一起,一男一女一个白天晚上都在一房间里,还能有啥关系?小黑震惊:“你的意思,她是嫉妒,所以在报复?”即报复教主也报复教主心里的小白脸,连小白脸的家里人都不放过。“不过,那小白脸是谁啊?”挠着下巴,小黑笑得有些猥琐。

许宴华其它多不多另说,儿子女儿是真多,现在a市里他各儿子管一区域,分工合作又像是古代藩王划地管理一样,整个a市尽在他手。不过。。。同不同心可不是嘴上说说,要不怎么会有许安的事?郑炫炂没有吊两人胃口,“可能性最大的是许安,许宴华的几个儿子我以前基本都见过,和教主的女人们都不太像。

许安不是很像许宴华,他更偏向于他母亲。”以前他也不确定,没见过许安这人,自a市一见后,他巧合的又认识了许巾帼,从她嘴里知道了些许安的事,这便基本可以确定了。“巾帼和许安的母亲很早就没了,他们母亲不在时,许宴华正第一次竞选,为了维持住好丈夫好父亲的人设,许宴华当着全国人的面承诺此生不再娶,守护着许安和巾帼俩人。

后来许宴华的确一直没娶,不过他自己也很少回许安和巾帼住的房子,一年只偶尔回一两次。巾帼小时候傻,以为在外闹事闯了货就能引来许宴华的注意,所以基本不回家,都在外面玩,和许安间关系也一般,只知道他从中学起就神神秘秘的,经常打国际电话。”

许宴华给他们的生活费是两人共用,一人一月五万,家里拥人的费用,平时火食花费,还有些日用,基本就不剩下什么。李彻一言难尽的看着郑炫炂:“。。。。。。你。。。非要在这里说这些吗?”在死人面前,还是七孔流血看上去惨得不能再惨的死人面前炫女朋友,这都什么品德?

郑炫炂一噎。。。一扯还在懵圈中的小黑转身就走,“毒源断了,以后怎么控制不让毒品进来,这是李队长的任务,咱们走。”李彻:“。。。。。。”“噗~”竟然还害羞了,瞧那落荒而逃的样儿。又低头看了眼尸体,这回他是真同情毒蜘蛛了。

爱了不该爱的人,为这人奉献一生无怨无悔的,就是已被这人放弃,依旧想的还是如何回到这人身边。爱而不得,最终绝望,可死也要报复的人却不是真正负她的那个教主,而是教主心里的心尖尖,好吧,这姑且当她是要教主也体会下失去最重要的人的痛苦。

可都说罪不及家人,毒蜘蛛是真不愧于她的毒,要报复的不仅仅小白脸本人不止,还要他整个家里的男性后代。这是想借夜影的手,要许家断子绝孙?呵呵,连夜影都算计进去了,不得不说她挺牛。不过嘛。。。李彻一句话,她以死所做的筹谋算是白费了。

至于为什么只说是好像呢,许宴华平时出现在人前时除了坐轮椅外倒是红光满面看不出异常,但他身边有他们的人,对于他要靠营养液吊命这事,正是得此人汇报。只是这个暗子汇报后不久便失去了消息,也许已经。。李彻叹息了声,话说末世大家先处理丧尸多好,非要外有丧尸时时想着吃他们的漏,这时内却依旧互相的想着弄掉对方。

认命起来一把火将尸体烧成灰后离开,一出大门,一道猛冲进来的身影差点没直接撞他身上,身影撞过来的同时,五指成爪的朝着他的脸就挠来。李彻一个闪身避开,一向笑眯眯的脸已经沉了下去。他没看错,朝他挠来的五指上都绑着像弹古筝一样的小玩艺儿,只是那些小玩艺儿上面呈现的是黑色,在阳光下还泛着幽暗的光泽。

郑炫炂和小黑虽然提前出来,只是两人也没这么没义气的直接走人,而是一直就等在门口。毒品这事不宜声张,恐引来幸存者们的混乱,所以郑炫炂抓了毒蜘蛛后没往人多的地方带,而是来到三号区这边一片比较偏僻的地方,这一片区域里暂时并没人居住,刚好审问后就直接将人处理了,气味不会被人发现。

第469章 毒/品事件后续(二)李彻是跟着他们后面来,后山是有专门审问的地方,但来都来了也懒得再换,反正就一会儿的事。谁知道三人的自信,瞬间就被狠狠的打脸。郑炫炂和小黑不过是抽个烟的功夫,就被人摸到了门口,还是一个手无负鸡之力毫无异能波动的女人。

自信过了就是自负,三人都被深深的上了一课。女人因为李彻的闪开因惯性止不住,直接就摔扒到了地上。不过一摔倒她立刻又爬了起来,两只都绑着黑玩艺儿的手再次的朝李彻挠来。李彻却是一动不动,面露讽刺明显没将这人放在眼里,不只是没将她放在眼里,甚至眼中所表示的意思是厌恶到了极点。

眼看女人的手就要挠到李彻脸上,郑炫炂和小黑俩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一手按肩一手抓住她手的制住她。李彻一愣,悄然收回已经伸出一半的右腿。郑炫炂和小黑俩,一个虽没异能却是特战队残酷训练出来的,一个还是力量系。被他们俩按着,女人是使出了全身的劲怎么扭都没法挣脱开,反倒把自己折腾得累得不行。

最后也许是认知到自己再难攻击到李彻,于是疯了一样的朝着李彻吼骂着:“李彻,你个丧良心的。微名是你的儿子,是你的亲儿子啊,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你爽了裤子一提就走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这么多年不管,现在你竟然说杀就把杀了,你还是人吗?你就是一个畜生,畜生。。。。。。”

被不断的咒骂语没差点堵住耳洞的郑炫炂和小黑:“。。。。。。”这是你们的家事,他们不是很想听辛密啊,能不能你们俩私下再说?“呵。”直等女人似乎骂累了,李彻才蓦然轻笑着低头抖了下腿双手插兜,然后一脸看垃圾一样的看着女人:“那儿子怎么来的,你真以为我不知道?

过去的事情,我不过是懒得再提。你们如果安安分分的待在基地里,也就算了,不过是点支出,我还付得起。可你们是怎么做的?余微名在学校的行为,你敢说没有你和我那个好妈的指示?余微名手里的毒品是哪来的?不是我害了余微名,是你们,是你们偷偷的生下了我儿子,然后又亲自害死了他。

还留着你们一命,只是不想脏了手。以前我顾着亲情还管你们,就算余微名没了,我依旧没说不管你们。可你们吃我的住我的。。。”撇了眼女人被架的两手上的套甲,李彻轻轻呼了口气:“竟然用染了丧尸血的东西要来伤我,这是已经决定了和我决裂,要不死不休了?

好,那从此以后,你们的生活你们自己玩,我不会再管你们。”话落,不管女人是什么反应,李彻转身就走,大长腿一迈不会儿上了停在一旁的车启动离开。女人也不知是被李彻吓住了,还是那句不管他们给吓住,只是愣愣的看着李彻真到他消失。

郑炫炂和小黑:“????”他们呢?算了,也不管了。两人把人一丢,丢的时候郑炫炂手颤了下,然后俩人也快步离开。只会儿,门口就只剩下了被丢在地上扒着瞧过去似乎已经死了的女人。微风徐徐中,十几分钟后,突然从房子的角落阴影处走出来一个约在四十左右的女人,如果郑炫炂他们还在这的话,一定会认出此人。

来人缓缓来到女人身边蹲下,抻手直接扯住女人的头发将她头扯扬起,只见女人的左脸上有着两道被她自己指甲套划过的划痕。此时女人已经没了呼吸,脸上从划痕那儿起正一条条青黑色的血管凸起密布全脸,已经延伸下了脖子进了衣服里。

“嚯~”来人吓得失声,立刻手一甩起来转身就跑。“嘭”的一声枪响,来人脚步顿住,呃呃的几声嘴角流血朝后笔直的倒下,她的额头正中,已经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在倒下前,她似乎看到了前方有三道身影缓缓的靠近,其中一个手里正拿着手枪。

郑烁炂收起枪,有点嫌弃的撇了眼李彻,“知道人在哪,还玩什么引蛇出洞?”就他们的警觉,出了个突然冲出来抓人的已经够丢脸了,怎么会不立刻注意着旁边?这妇女就躲在房子后面悄悄的瞧他们,要再发现不了,他和小黑的特战队白待了,李彻的大队长也甭干了。

不过这货向他施眼色示意先走,他一想就知道他要引蛇出洞,还以为他除这个妇女外有发现其它人呢。李彻眠着唇看着妇女的尸体,并没有理会郑炫炂的嘲讽。这时本趴在地上的女尸竟然手指轻轻的动了下,然后开始缓慢的身躯像是要爬起来。

李彻立刻一道火异能过去,新丧尸惨烈的嘶吼着还没完全站起就被烧成了灰。一不做二不休,他索性把妇女的尸体也一并烧了。等做完这些,左右各拍了下郑炫炂和小黑后转身离开,这次是真走了,不远处车辆碾压地面的声音响起,渐渐远去。

郑炫炂与小黑对视了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小黑:“回去,还是你和老爷子说吧。”郑炫炂:“。。。。。。为什么?”“你口才好,我嘴笨。”他有深刻的自我认知。呵呵,我看你丫还欠揍。不过。。看来这次a市救回来的人,得重新再排查清楚了。

一星期后,等七夜带着乖宝回来时,就发现家里多了几张新面孔。七夜没有通知,老爷子并不知道她回来这时还在外面浪,他最近碰到一群老头老太,经常在外面的公园里下棋一下就是半天,有时叫吃饭都叫不回来。“夫人,您回来啦。”管家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刚进门的她,立刻冲了出来给她拿鞋。

“夫人,您是先洗漱,还是先吃点东西?食味楼那边昨天得了只变异山鸡,姑爷送了条腿过来,已经炖得烂烂的。”难怪鸡汤味这么浓,她刚下车就看到附近的门口溜哒的人都多了不少。看还到有人探着头朝七号别墅望,脸上那垂涎的神色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第470章 英雄流血又流泪“我先去洗个澡,对了,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七夜抱着乖宝直接朝楼上走。管家一路跟着汇报:“夫人,家里处理了两个有异心的。新人都是老爷子亲自选的人,又增了几个拥人。”他只简单说个大概,详细的等下夫人下楼用餐时再说。

七夜点了下头表示知道,然后摆了摆手让他忙自己的,迈着小短腿快步上楼。半个小时后,七夜和乖宝都洗好下楼一个喝着香喷喷的鸡汤,一个坐婴儿椅上抓着小饼干磨牙,管家躬身在一旁,这次是仔细的汇报。先就是低着头只差没跪下的告罪,“夫人,这事怪我,我识人不清差点害了您和首领,还有老爷子。”

自责不已的语气,把七夜听得一愣一愣的,勺子都顿在了半空不动。“什么事就怪你了?”她对这个管家是真挺满意的,想法全面,安排事情也是井井有条,又不会越矩让他们不舒服,有自己的想法但不会因自己的想法而去揣度他们的想法。

是个很有主见,却又进退有度的人,主仆间相处着很是舒服。“夫人,吕婶子的女儿被二。。。李峰烨残害致死,吕婶子一直想报仇。。。”吕婶子正是丈夫是英雄牺牲的那个,照顾老爷子的人自然都是要查得底儿掉的,吕婶子只一丈夫并无儿女这是档案上明明白白写着的。

可有时总是会出现那么一点失误,就是调查也不是百分百的正确。吕婶子其实有一个女儿,只是并非那位吕英雄的子嗣,军人常驻部队,没到一定的品级家属不得随军,再加那位吕英雄家中还有老父老母需要照顾,吕婶子又主动提出留在家中照顾公婆,吕英雄为了父母自然没有不可。

心里对吕婶子除了感激她的付出外,就是越加的心疼她的委屈。因此,他所有的工资几乎是全寄给了她,自己在部队里省吃简用,衣服除了军装就是军装。却不知,吕婶子嫁给吕英雄前,本就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竹马,就是结婚后两人的关系也没有断。

吕婶子用着吕英雄的钱来供着竹马挥霍,竹马还在离着吕英雄所驻的部队最近的x市开了家小公司,每次吕婶子去部队看吕英雄,都是提前几天走,推后几天再回老家,这期间所腾出来的时间便是与竹马在一起。有时竹马也会回家乡去看她。

吕英雄信任吕婶子,吕英雄的父母也感念她的付出,从来都没有人怀疑过英雄背后本该是最中坚的支持力量,她是否已让一个英雄流血又流泪。后来吕婶子怀孕了,不用想,是竹马的。吕婶子那期间没去看望过吕英雄,根本推不到吕英雄头上。于是她寻了借口说是一个好友想做生意,事业刚起步较忙要请她去帮忙。

这个朋友,就是后来也跟着到基地的仲婶子。仲婶子和吕婶子俩是打小的朋友,对于吕婶子的事情包括她和竹马间的事全知道。吕婶子的竹马给了仲婶子好处,据仲婶子自己供认,是五十万的现金和一套一百来平方的房子。于是仲婶子用五十万开了家服装店,用来帮吕婶子的借口当掩护。

吕婶子平时很会做人,几乎是所有认识她的人都以为她是个好妻子,好儿媳。对于她为了朋友在外地近一年的时间也并没怀疑其它,只感叹着她为人的仗义,真是吕家的好媳妇,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起吕英雄。吕婶子躲在仲婶子那生下了一个女儿,带是自然不能带回去的,本来她想交给她竹马,可她竹马却嫌弃是个女儿并不乐意自己养,吕婶子最终没办法,只能将孩子托给了仲婶子。

仲婶子有好处拿,反正她自己也有孩子,不过是多照顾一个,一月不只有几千的工资,吕婶子竹马给孩子的每月一万生活费也用不完,省下又全是她的,一算计便乐呵呵的同意了。就这样悄眯眯的,孩子以仲姓生活在了仲家。管家为吕英雄叹了口气后接着讲:“仲婶子头几年都能拿到钱,也就对孩子还不错,据她自己说是当成自己的孩子在养着,她亲生的有什么那孩子也有。

后来那男人好像是和吕婶子掰了,从此没再拿出一分钱来,吕婶子的丈夫没多久就牺牲了,吕婶子做为未亡人,倒是拿了一笔不小的慰问金。只是吕父吕母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双双相继病倒,吕父还是得了癌症,这一下是多少的钱都不够用的。

吕婶子对吕父吕母她倒是尽着心,没有说病了就不给治,不过她没工作,钱只有出没有进,这不没几年吕xx的慰问金就全用光了,她也没钱再给仲婶子。夫人,当时我们也是查到吕婶子对吕父吕母的不放弃,才相信她的人品看她可怜给招了进来。”

丈夫死了,未亡人依旧留下在照顾公婆,就是得了癌症也没有放弃过,只这一点就会让人高看三分。在不知道孩子及那竹马存在的情况下,管家会因此将她招进去当帮拥不是不可以理解。七夜笑了下点头表示理解,然后示意他继续。听着故事下饭,这感觉满爽,难怪纤巧有时那么八卦。

看出七夜突然有了兴致有了八卦的意味,管家这下讲得更详细了:“吕婶子没能力再给仲婶子钱后,仲婶子对那孩子态度就变了,那时孩子已经十岁,仲婶子觉得这么大可以干活了,刚开始只是让她洗洗碗,渐渐的就让她洗自己的衣服、学着做饭、做卫生。

后来直接全家人的衣服全是她洗,饭也她做,家里卫生也全是她干。只要一天没做到让仲家人满意,孩子就没饭吃。吕婶子自己不知道孩子在仲家过的日子,她被接着李家后,工资是照样给仲婶子送去的,她怕她有个私生女的事被我们知道,一直也不敢去看孩子一眼。只听着仲婶子的,以为孩子在仲家过得很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