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txt下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txt下载 (第1/299页)
    
傅强看得出来,夫人对彤彤心里一直存着愧疚,觉得她对彤彤不够关心,这才让彤彤选择了哪怕跟着个丧尸离开也不愿留在基地。也许是因他是曾龙卫现傅卫,比较冷血,傅强个人并不觉得夫人有欠彤彤什么,相反的,彤彤的命是夫人救的,夫人救了彤彤还给了她在末世中都能无忧无虑的生活。

“我……”“嗯~”七夜一冷眼过去。科轮特立刻蔫了,可心里实在是憋屈得不行,于是也不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他竟然一脸委屈的向七夜告状道:“夫人您瞧瞧玉宝小公主,她欺负我。”哎哟,不说七夜了,就跟着科轮特的助理都感觉辣眼睛,立刻别开了眼,似乎这样就能证明他和这位没关系。

科轮特看着这俩静默了,他自己也尴尬,“……呃,玉宝小公主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其实他都不造自己说了啥。科轮特自己也很奇怪,他见轩辕冥殇这个首领时,那是十二万分的戒备,心里想着算计对方,也时刻怕着对方算计他。

可见到七夜夫人时,却总有股亲切的感觉,说得娇0情恶心些,就是有种看到了母亲般的感觉,所以总会不自觉的就。。。丢人了。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怕被揍。人七夜夫人被称为夫人听着似乎显得年纪大,那也不过是个尊称,其实人看过去才二十左右,还因为五官本就偏可爱卦说她是个高中生都有人信。

而他本人,呵呵,已经三十六了,还母亲,打不死才怪。七夜和助理俩都是一言难尽的看着他,两人这时的脑回路神奇的同步,全认为这货刚才出门时脑子是被门给夹过。被夸的玉宝可没其实想法,她就喜欢别人夸她,越夸越嘚瑟,越夸越高兴,小下巴一抬那个骄傲啊。

“玉宝就是最可爱的。”科轮特也被这小奶音叫醒了神,这人有个特点,那就是脸皮厚,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秒速的脸上啥不自在都没了,“对啊,我见过的小孩里,就没有比玉宝更可爱更棒的小朋友。”还夸张的竖起大拇指,眼神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助理:“……”BOSS啊,瞧扯也得有个度好不啦,您老人家末世后见过几个小孩?玉宝哪管这些,高兴的还伸出小手手探过来拍了拍科轮特的肩,“你很有眼光,我决定不说你像火鸡了。”科轮特:“……”我谢谢你哦。但咱能不能避过火鸡这个话题?

本就是碰巧的碰到,互相又不熟,能说上几句话已经看在科轮特身份特殊的原因,所以七夜连借口都不需要寻就准备离开。“孩子调皮,抱歉,你忙,我还有事。”【这话生硬的,一听就不是个善交际的】“等等夫人。”科轮特却叫住了七夜。

左右隐晦了看了看没人注意这边,又朝助理瞅了眼,助理秒懂的退后到一定距离,同时眼睛跟雷达一样的扫视着四周。这阵仗,一瞧就是有秘密要说。七夜:“???”可问题是,她和这位能有什么秘密要谈的?科轮特也没多啰嗦什么来做铺垫,几句话他已经大约摸出眼前这位的【性】格,不是那标板的圆滑型领0导,而是喜欢直来直往型。

想要光明正大的离开,恐怕只有最后一个方法!那就是修炼,修炼到武道九品,成为武道巅峰,甚至先天宗师!到时候,实力大过一切,自己想走想留,仅在自己一念之间。“六殿下,你去哪里了,吓死我们了。”“总算找到您了,爷啊,你吓到小的们了。”一位太监满脸大汗,庆幸的抱怨一句。

李剑白对四人点了点头,无力在说什么。现在回宫?自己还要面对那位父皇的责问,还要愧对长孙母后的信任,最为可怕的还是那个素未谋面的人。真的要成亲?这一点,李剑白最为难以接受。甚至,这一瞬间,李剑白后悔了,自己不应该假意答应,不应该自私的妥协。

这一局,自己输了!输给了那位便宜父皇。“不!”李剑白脸色坚定,道:“我一定要找到破局之法!”不能成亲,不能完成束缚自己的婚约。“怎么办?”一时间,李剑白脑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终于,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好办法!

置之死地而后生!第24章 长孙嫡女长孙情出宫成功,但是出城失败。这算什么?千算万算也比不过权势滔天,也比不过千军万马,特别是在这大唐的长安城之中。因为,九五之位的那个人,一句话,无人能敌!就算是先天,在长安城之中,也要夹着尾巴做人!

这一刻,李剑白知道,自己那位便宜父皇,既然同意自己出宫,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变化。别说是北城门,就算是李剑白从南城门,东城门,任何一个城门走,也会被王猛的禁军给怼回来。别说是城门了,就算是钻狗洞,也出不了长安一步!

出不了城,意味着就必须要回宫!回了宫,面对自己的是什么?是那位善变的父皇,是一方圣旨的婚约,是朝中旋涡般的局势,是各位皇子夺嫡的开始。甚至是自己假皇子身份被一步步揭开。越想,李剑白心中越是寒颤,心中感觉穿越也不好玩了,本以为凭借自己现代人的知识和灵活,完全可以玩转这个异界版的唐国。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面对的乃是整个天下风云局势,自己看似不起眼,但唐王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从滑翔翼,从热气球,从自己各种越超这个世界的奇怪表现。“不管如何……先应该将婚约这一局,给破了!”不管是“洗劫”自己的修文阁。

还是随后李剑白去“破坏”御花园。到被责罚去“禁军”,面对王猛的下马威。还是文武殿的“考核”,御书房三位太傅学士的“对辩”,李剑白从未输过一局。而现在,李剑白宁愿前面自己全部输了,只要能赢下“婚约”这一局救好。

因为这一局,赢了不打紧,但是输了的话,那意味着自己将要输掉一辈子啊!一场婚约,一生牵绊,可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是两个人的人生大事啊!不能输,也输不起。归根结底,李剑白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破局之法!置之死地而后生!

左思右想之下,李剑白决定了“自毁”“自爆”,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在所不惜!这破局之法,自然就是“毁了自己!”“走。”李剑白狠狠的踹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太监。像是发泄,更多的是将其作为出气筒。“爷,你,您您轻点!”

尖锐的娘娘声,这太监让李剑白心中生怒,低骂:“给我闭嘴,带路,去长安最大的青楼!爷今天要好好的放肆一把!”听到这句话。不等那名太监反驳,两名宗卫立即上前,劝阻李剑白。“六爷,别,您,您第一次出宫就去那种地方,一旦被发现了的话,可,可不好。”

两名宗卫知道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六皇子第一次出宫,就去了青楼,不论谁对谁错,他们四个肯定是要受罚的。就算不处死,也会被打断双腿!宫中对皇子们的要求管束,十分的苛刻。甚至就算是宫女和皇子们过多的接触,都会被直接杖毙!

生怕有些心思不良的宫女,勾引诱惑了年纪不大的皇子。而出宫,就逛青楼,这种烟花之地,两个宗卫,两个太监,都没有做到劝阻职责,都是死罪!“怎么,你们要拦我?哼……”李剑白直接一脚又踹翻了一位宗卫。现在的李剑白修炼小成,在禁军训练了大半个月,修为更是达到了武道四品,仗着身份,有恃无恐,四人也不敢还手。

一脚干翻一个。正在气头上的李剑白,可不管那么多,以前自己心情好,向来也尊重自己手底下的仆人。可是现在,可不一样,自己必须赶紧破局,心中也更加暗恨自己那可恶的父皇。更加痛恨到底是是谁,出了一个如此难题!这一刻,宗卫,太监,四人都意识到了眼前自己主子的怒火,再也不敢多劝什么。

而这里的人,大多都是达官显贵,或者是放荡才子。青楼是青楼,而妓院是妓院,两者有很大区别。青楼女子,是卖艺不卖身的名花,只娼妓是卖身!还有歌妓,舞妓等女子一般都是不卖身的,称为清倌人。当然也有卖艺献身的,她们称为红倌人。

青楼里多数是卖艺不卖身的妓女,也有卖身的,但数量很少,档次也比较高,接待的都是些达官贵人,风流才子。至于那些纯粹做皮肉生意的妓院称为“窑子”,档次较低。李剑白为了“自毁”,自然不会去那些档次较低的“窑子”,而是选择了名气最大的秦红楼。

传言这楼,建于始秦时期。秦红楼,分为两座楼,一座青楼,一座红楼。自然就是卖艺和卖身的两座楼,一边住着清倌人,一边住着红倌人。李剑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秦楼。这里有放荡才子,有诗人作对,有名家对谈,有仙曲琴声,有美酒佳酿,还有秦白倌人。

这座秦楼,乃是长安时尚的风向标。有人作出绝句诗词,有人奏出美妙佳音,更有人舞出九天迷漫,更有人一掷千金!而今日,一掷千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剑白。少年登台,黑夜揽月!拿着一达宣纸,卷成喇叭形状,对着台下所有人大喊了一句。

“各位好,今日的消费由我李小白买单!”说完,白衣少年,狂饮烈酒下肚,摇摇欲坠,李剑白哈哈大笑,忽然脑中想起了一个电影画面。那就是摇滚的夜店之中,有人拿着麦克风,大喊:今日的消费有赵公子买单!上台出场,李剑白算是成为了全场瞩目。

而少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今日过后,希望所有人都知道,堂堂大唐的六皇子。一掷千金,铺张浪费,游逛烟尘,一夜风流,名声扫地!破局婚约!而另一边,李剑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个人生出了和李剑白一模一样的想法。她就是刁蛮胡闹,却聪明才智一绝的长孙有情。

此刻,她也在秦楼之中。这位大小姐,看着一掷千金的李剑白,暗暗点头,自言自语道:“就他了,如此奢侈豪放,必定是今日最佳人选,今夜我要和他“睡一觉”,明日婚约必定作废了!”选定了这位“最佳人选”,长孙有情,就低声命令手底下的人。

“去,等他醉酒之后,再将其迷晕,我自行刮了我的守宫砂,就勉为其难的和他待上一晚,所谓婚约,将不复存在!”可谁又知晓,造化弄人。就这样两人,变成了一生都扯不清,理还乱的关系!第25章 秦楼饮酒作绝句秦楼。一掷千金。

李剑白,喊出了一句异界版的:今晚的消费由赵公子买单!震撼出场。此话一出,可以说,让全场震动,因为秦楼的花费可不低啊,一句话,帮助其他人结账!这引起了所有人的欢呼。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时代,请人吃饭喝酒,这是最为开心的一件事情了。

这一出场,李剑白也引起了秦楼“老鸨”的注意。“我说今天为什么喜鹊一直叫个不停,原来是有贵客啊,总算是等到公子爷了。”李剑白听到对方的话,心中作呕。喜鹊?现在已经夜色降临,相当于晚上七八点了,那里来喜鹊,你家喜鹊入夜了还叫个不停?

恐怕那不是贵客来了,是有人要掏喜鹊的老窝吧!不过这种客套话,可以说,左耳进右耳出,甚至就当没听见。但眼前老鸨,风韵犹存,这让还就没有见女人的李剑白,微微欣赏了一下。要知道,李剑白穿越以来,真没有见过几个女的。

别以为在宫中就有女的,还未成年的皇子,是严禁与宫女接触的,修文阁上上下下,除了太监就是宗卫。真的要见几个女的,也只能在凤仪殿,参拜长孙皇后的时候,才能见着几个宫女。而如今一看,这三十出头的老鸨,浓妆艳抹,微微看了几眼,这姿色也经不起多看。

多看两眼就腻歪了。“快快……我要你们这里最漂亮,最有名的妞!”李剑白一副豪气冲天的说道。此时此刻。李剑白完全不知道,这里是秦楼,这一楼的女子,基本上卖艺不卖身。当然这也不是一定的事情,除非你真的有实力,能让那些清倌人,以身相许,自行宽衣解带,也不是不可能。

所谓,卖艺不卖身,说白了也只是待价而沽,没有达到她们心中满意的价格而已。越是卖艺不卖身,她们越能在最后获得一个好的价格。“公子爷,别急啊,秦楼有秦楼的规矩,我看,公子爷是第一次来吧?”老鸨,满脸红尘气息的说道。

李剑白点了点头,道:“怎么,你们这里还有规矩,怎么个玩法。”在这里,李剑白就怕没得玩,越能玩,玩的动静越大,自己越好!真的要自己去一夜风流,和红尘女子一夜春宵,李剑白还真的做不出来。“回公子,秦楼之上,有十二位倌人,每一位倌人都有出了一题,只要那位公子能对出答案,方能得到清倌人的邀请,前往香闺。”

“原来如此。”李剑白心中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己作为客人来到这里,不是挑人家,而是人家挑选自己。也许一开始接受不了,但是现在一想,还蛮好玩的。“既然如此,那最难的三题是什么,我倒要看看。”李剑白生起了一股趣意玩味。

“公子,你确定吗,每对一题,须要百两。”听到这句话,李剑白不由暗呼:这秦楼真是赚钱啊,奉上百两也只是有一个答题的机会。十二个香闺,这一晚上可不少收入啊。当然,清倌人有十二人,还有一些歌姬,舞妓,下棋,书画……等等。

而这十二个香闺,则是最漂亮,最有名气的十二人。“不用多说了,我就挑三个最难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更何况,李剑白不差钱。堂堂六皇子,能差钱?岂不是好丢人丢到家了?更何况,今日自己准备逃离,早就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家底!

今日既然出不去,那就一夜挥霍了吧!听到李剑白的话,老鸨也不多说什么,哪里会嫌银子多?直接退下,让手底下的鬼奴前来伺候,并且送来茶水。没一会儿。龟奴们,迅速地给在场每一张桌子的客人,端上了一个木盘,木盘中摆放着纸笔。

很显然,这是用来答题的。十二个清倌人,最难的三道题,已经连续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人能答上来。在场不少青年俊杰,更有饱读诗书的名家,甚至有不少达官显贵……他们都想一亲芳泽。十二个问题,出自十二个清倌人。至于这些题目,基本上大多出自儒家书籍。

有的很简单,但也有的很难。甚至有些较为生僻。大多都是对诗,上面一句,让人打出下一句。大概意思就是一段古诗词的前半句,然后让厅内的客人们接上下半句。看到这些问题,李剑白不由大失所望,这不是小学六年级的题目吗?

这简单到让人深感无趣。不免有些失望。难道这所谓的提问仅仅只是一个噱头?不过李剑白仔细一样,如果太过困难,那岂不是十二个香闺,都要空着?这简单和困难,自然是商家模式,让人感觉到简单,也要让人感觉到困难。好在,后面几个题目,是要求厅内的才子们写诗作对,只要有人对题,就要付出一百两。

然后从几个,十几个答案之中,选出最好的一首诗词,为胜利者。这也许有些趣味,不过即便如此,李剑白也没有立即提笔,只是自顾自地喝着茶。轻笑自信的看着厅内那些自诩风流的才子,让他们争先恐后的去答题。李剑白自信,自己脑中随随便便背出几首诗,绝对是千古名句!

这一题,自己赢定了。而暗中角落之中,长孙有情也正在关注着李剑白。倒数第三的难题,要求是:写一首诗,道一生情!看到这个题,李剑白起身提笔,下笔如有神,顿时整个人气势爆发,如同文圣附身。挥笔泼墨,千古绝句,惊现而出。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就这样,一首千古绝句诞生,震撼了全场所有人。

“好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位鬓发灰白的名家上前一步,惊呼了一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有人念叨着:“写得好,写得好……”就连暗中的长孙有情,也不由听着这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心中感慨。第26章 台上第一少年狂

倒数第三的难题,被李剑白一首诗攻破。虽然,在场有七八人写诗对题,还并没有选出谁为胜利者。但在场所有人都被李剑白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给折服了。大多数人都自愧不如,甚至都认为这一题,这个白衣少年,必是最后赢家!

不过,也有人不屑。毕竟有些诗词是事先做好了的,并不是即兴所写,甚至是别人代写,此时才拿出来发挥而已。因为,在众人的眼中,白衣少年虽然气质无双,高雅尊荣,但年纪不过十五六岁而已。在场不少名学子弟,甚至是天才骄子,儒门学士,论学问,还是论见识,或者是年纪,都胜于这个白衣小少年。

所以,就有很多人,都认为这一首诗,并不是少年即兴而作。其实,在场所有人还真的猜对了,这一首诗,还真的不是李剑白即兴写出的。而是借鉴了上一辈子印象最深的一首诗而已。随之。下面第二题,李剑白缓缓打开。是一副对联。

“有点意思……”白衣少年看着这幅对联,笑了笑,若是众人都拘泥对联之中,就难以对出。但是二十一世纪大好少年的灵活头脑,微微转变一下,就能张嘴就来。对联上联:望秦楼,望江流,望秦楼上望情留。秦楼千古,情留千古。

这一对联,巧妙的说了:秦楼,青楼,还有情留。可见这位“清倌人”是一个有过情的人,人生在世,一个“情”字最伤人。显然,这位出对联的“清倌人”被情伤过,或者是心上有人,有情有恨。李剑白提笔疾写而出。白衣少年所写:观月台,观月圆,观月阁中观阴晴。月老无言,月下无言。

一句话,对上了:月有阴晴圆缺,月下之人的无言,月老红线的无言。有悲伤,有感叹,有人生。阴晴圆缺,根本不是凡人所能掌控的。李剑白这下联,虽然没有鼓舞人心,没有振作激励,但更多的是聆听和述说。给人一种深有体会,感同身受的感觉。

这一下联作答,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也许刚刚哪一首诗,是事先做好,是别人代写,但是这一副对联,可是了,立马对上。上联和下联,工整且巧妙,不可能有事先安排之说。“对得好。”有人拍手叫好。“不错。”“……”很快,这一副对联就被选中,送入闺房香阁之中,只要那位“清倌人”同意,李剑白就能近距离一亲芳泽,共度良宵,若是“清倌人”愿意,甚至可以春宵一刻。

这可是千金难还,万两难求啊!很快。李剑白成为了全场瞩目。一首诗,被选中了。一副对联,也被选中了。意味着排名第二,第三的名妓,都同意今晚李剑白进入他们的厢房闺阁之中。这一下子,引起了全场的震动。这是有史以来都难得的事情啊。

但是,李剑白却从容稳重,脸上淡淡的挂着一副笑容,一副与年纪不匹配的笑容,极其老道,极其淡定,胸有成竹。因为接下来还有最后一题,也是最难得一题,据说已经半个月的时间,没有人对上。李剑白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放弃呢?

最后一题。也是最难的一题。出这一题的人,正是秦楼之中,最漂亮,最好看,最有名的“清倌人”,想到这里李剑白跃跃欲试。所谓最难得一题,李剑白一看,哈哈一笑,念叨:“简单。”对!简单的再简单不过了。是什么?竟然是字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