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复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重生之复仇 (第1/32931页)
    
所以他一旦可怜兮兮的专注盯着你时,分分钟都给让人莫名的有种罪恶感,当然,除了一向莫得感情的七夜。吴明晧被攻克后,接着是黄天野那几个,龙卫们倒是一直很坚持,不过他们手里也没适合吴明清能吃的晶核,最后只能莫得感情的七夜临危受命,成了拦截吴明清无节制的最后一道关卡。

这样的宴会,人气,那是绝对满满的。大家无论心里真正抱着是什么样的心思,从八点一直到十二点才结束的晚宴,至少表面举办得非常成功。一个个推杯换盏间都是笑容满满,外来的友人们看起来也是非常满意,包括那们三号楼众人传的那位神秘又不好相处的大佬,今儿晚上也高兴得都喝醉了,是被他的面瘫女保镖边扶边拖着回去休息。

还有几个许多人都不认识像是老学究一样古板,许统帅对他们态度非常友好的中年人,晚宴结束时同样也都是醉得需要人扶着离开。有个五十几岁刚进来时还一副‘我是正经人’的家伙,走时是抱着统帅送他的美女一起离开。……

“夜哥,那边已成功,给我二十分钟。”还是要饭街对面的大楼后门,还在那个窗户下面,这次依旧是两个人,只是矮个更矮了些。路春木报了二十分钟,不过在十七分钟过后,他就声音带着兴奋的通知道:“成功了,夜哥,你们可以进去了。通往地下的门我已经找到,我会发地图给你们指引,现在我破译密码。”

七夜的身手和素月是没得比,她擅长远攻,近战不是没学过,但她的平衡能力较差,习武平衡能力差还习个屁,勤能补茁什么的压根不适用于她。所以这次变成了她这力量系来托龙十一,然后龙十一爬进去之后,再放绳子下来把七夜拉上去。

这次俩人没穿‘裹油布’那个衣服,有路春木直接入侵了系统,连门卡都不需要人留。出了清洁室后两人按着脑中路春木给的地图右边走廊一路过去,到了尽头地图指示是继续向前,可他们眼前却是一面白墙挡道,两不得不停下。

时刻也在关注着他们俩的路春木再次传来声音:“稍等,再给我一分钟。”两人无声的又等了会儿,随着路春木的‘搞定’,他们前面的墙壁从正中分开一左一右的向两旁滑去,露出前方笔直似乎无尽头的通道。“夜哥,往前二十米右拐,电梯和楼梯都在那。”

两人乘电梯下楼,出了电梯间后,外面似乎只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空间一样,不过路春木速度不慢,立刻着左边的墙壁和楼上一样的左右滑开,里面一片漆黑只有门口位置从外面照射进去那么一点点。无端让人感觉有种阴森感。精神系的七夜对于这种一看里面就很不对劲的地方自然先‘看’一拨,然后站她旁边的龙十一肉眼可见着她脸色越来越沉。

抿着唇一脸写着‘我不高兴’的七夜无视了龙十一担心的神色,快步的走进了门内,她人一脚迈入门内,里面的灯从她的头顶开始一路朝内迅速的亮起,不到几秒本来的漆黑已经被驱逐,里面亮如白昼。但对龙十一来说,还不如保持漆黑呢,他也终于明白夫人为何生气了。

看了眼表面板着脸却难掩担忧望着他的子女,他发现他其实一直都不是孤家寡人,早就有一堆的家人在了,又何必太过在乎那些永远不可能得到的虚无?“夫人放心,我明白。”瞧他脸上的笑容不是勉强,曾经的龙卫大队长,七夜也相信他心里的享受能力不是一般二般可比。

……轩辕晨光好话说尽,笑脸陪到肌肉抽抽,依旧还是没有能接回自家俩崽崽,孤零零的一人背影萧条的回到家,看着满室的清冷,总有种已经被世界给抛弃了的凄凉感。揉了下饿得有些痛的胃,刚光顾着陪孩子了,都忘了自己已经一天没吃饭的事,真真是浪费了夫人准备的一桌好菜。

没心情再去无病呻吟,快步前往厨房打开冰箱,冰箱里满满当当的,这些应该都是母亲走前准备好的。翻箱倒柜的找出包干面,开火、热油、抄蛋、加水放香肠,再放入把干面进去滚熟,再切点葱花洒在面上,香!端着面到餐厅,面一放下,在碗粘桌的瞬间轩辕晨光已经火剑聚起朝着餐厅窗户旁的窗帘位置射去。

隐在窗帘后的小毛吓得立刻跳了出来躲到一边,“是我,是我。”“小毛?”认出了来人,轩辕晨光急急将就要触上窗帘的火剑收回,眉峰都拧在了一起逼视着他,“是夫人让你来的?”小毛在群里那是叨13叨13个没完的货,但现实中他反之可以半月都不吭一声,轩辕晨光的问题,他只是淡淡抬眸撇了他一眼点了下头后又隐到了窗户的另一边窗帘后。

轩辕晨光有些一言难尽的看着小毛所躲的位置,讲真,光肉眼完全看不出来那藏着个人,就他要不是刚听到属于人类肚子饿的叫声,真不知道那儿竟然躲着个人。看了下桌上发着热气的面,轩辕晨光有些肉疼,但还是去厨房又拿了一个空碗出来,然后分了半碗面过去。

“出来吃点,就是我煮的味道不怎么样。”小毛也没客气,咻的一声就闪到了桌前,端起碗呼噜呼噜不到两分钟碗里连口汤都没了,然后又是一闪将碗放回厨房后人直接像是消失了一样,这次轩辕里光是彻底找不到他在什么位置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还剩下一半的面,轩辕晨光无奈苦笑,原来特意让他发现位置,不过是为了让他管饭啊!夜,追五级变异兽追了半个多月不知都穿过几座山的轩辕晨光在床上沉沉睡去,月光自未拉起窗帘的窗户透射进来,让他一向刚毅的面容多了几分柔和。

突然,宁静的空气中响起道细到不注意到听不到的开锁声,接着房门被轻轻的推开。在房门被推到能容一人通过时,里面床上前一秒还均匀呼吸着的人在下一秒呼吸一滞从床上一个弹跳而起,手里薄如纸的利刃如剑般射向门口那被推出来的空间。

噗的一声入r之声,接着是道男子压抑着的闷声痛呼,弹跳下床的轩辕晨光利刃脱手后立刻就追了出去,可还是慢了一步,等他追到门口时,哪还有人?但他家可不只表面的只他一个呀,他刚出门,就听到楼下传来‘噗’的微弱子弹穿过消音器传来的气压声。

三步并两步冲下楼,等他到大厅时,灯依旧是关着,并没有看到‘幽灵’小毛,只有道黑影趴在茶几旁脑袋刚好位于茶几和沙发中,乍一眼看过去像是无头尸一样的家伙不知死活。约两分钟后,没有脚步声只能听得到微弱的风声自大门呼进来,然后一个眨眼,绷着脸的小毛已经站在了轩辕晨光不远处。

“两个,逃了一个,风系。”说话没头没尾,轩辕晨光大致猜测他的意思应该是说晚上来他家的是两个人,一个就是地上这位,一个逃了的是风系所以同样是风系的小毛慢了一步没有追上。指指地上这个他刚探过没有呼吸的家伙,轩辕晨光同样木着脸问道:“你杀了他?”这么干脆,都不先留条命审问下先?

小毛抬眼送他一鄙夷眼神,“张叔用夜哥拿回来的变异蚁研究出来的试剂,可以让人呈假死状态半小时,不伤害身体健康。”轩辕晨光:“。。。。。。”和他说话是几个字的蹦,吝啬的不行,现在说起自己人就一长窜了。小毛也不管轩辕晨光怎么想,上前直接拉起地上那家伙的腿直接拖走,“夜哥说,对方没动咱们不管,要是动了,就得问出他们真正的目的。”

看着被拖得脑袋先和桌脚来了个亲密接触,然后咣的又撞上另一边桌脚,再然后出门时又是更响亮的咣的一声怼到门上的家伙,轩辕晨光为他默哀的同时,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起码的保证着小毛把人拖到审问的地方前,这人别被撞死或是撞傻了。

第627章 局中局(二)审问室位于庄园内,轩辕冥殇当初设计庄园时特意建出来好几处秘密地下室,其中就有间想要什么的刑具都有,犯罪份子却牙口严实者‘天堂’的审问室。主审者是那位枉为教育者的拿手术刀片r都依旧保持笑容的杨赫先杨院长。

只是看他惨白惨白的脸色,还有脸上细细密密的汗,应该在她进来前也没多好受过。主审是杨赫先,七夜和轩辕晨光纯是凑热闹来旁听。杨赫先:“你去轩辕队长家是什么目的?”轩辕晨光:“。。。。。。”他本人就在这,问这么容易让人误解的带着引导性问题,当他是死的?

鼻青脸肿那已经肿成了一条线的双眼似乎瞧了一旁的轩辕晨光一眼:“上面给我们的命令,是先和轩辕队长交涉,如果交涉不成功,那就。。。。。。”就啥不用问了,在场仨全明白。杨赫先不无同情的看了眼轩辕晨光后继续:“上面?上面谁?又是交涉什么?”

“我不知道上面是谁,我们都没见过上面的人,命令全是靠网络,有时邮件有时u聊有时电话,电话最少,对方还是开着变声器,我们拿报酬做事,也不用管对方到底是谁。命令是让我们先联系轩辕队长,劝轩辕队长背叛基地首领,最好是能杀了基地首领。如果劝不动的话,那就杀了轩辕队长。

我们老大说劝轩辕队长和杀轩辕队长是一样的价,就别搞得太麻烦,直接遣进轩辕队长家,先劝,劝不动就直接动手。”虽然心里已经有数,但心里有数是一回事,真正听到这般残忍的实情又是另一回事,轩辕晨光在这一刻心里还残存着的那么点念想终于完全破灭。

劝和杀是一样的价,呵呵,他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杨赫先这下看轩辕晨光的眼神那已经是怜悯了,可怜的娃,还不如他这样没亲没顾没爹没妈呢。半小时后,杨赫先牛x的审问出一整条的事件链来。被抓这位,是末世后新成立的一个叫‘风无’组织里的成员,这个风无组织就类似于末世前的拥兵组织,最初他们成立的初衷便是收报酬帮人解决麻烦。

不过风无组织成立不到一个月,就被一神秘人联系上了,那人给了风无组织巨额报酬,并不阻止风无组织接别人的任务,也不是吸纳风无组织为他卖命,只一条件——风无组织无论做任何事,必须以他的事为先。这等好事,风无组织的老大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报酬月月拿,可那个神秘人却是没让风无组织帮做过几次事,加这次针对轩辕晨光的事,那神秘人才让风无组织做过四件事。第二件事就在前一个多月联邦会议时,对风无组织来说小到不能再小的事,为神秘人送一封信给伊尔家族大长老。

第四件就是轩辕晨光这事了。末世至今已经近两年半时间,风无组织为那神秘人做事仅仅四件,还不如有些基地对他们委托次数多,根本引不起别人的注意,可件件事连起来,就会发现,一张巨大的网从末世初便已经开始铺起。问了不少风无内部之事,把鼻青脸肿脑袋瓜子里有价值的东西都挖出来后,杨赫先还算是仁义的给了鼻青脸肿一个干脆。

审问一半七夜就有事先走了,等审问过后轩辕晨光被杨赫先以安慰之名拉去了食味楼吃下半夜的夜宵。还把食味楼里已经睡熟的大厨给从床上挖出来为他们烤了几盘肉。轩辕晨珏知道大哥和杨赫先来了后亲自端着烤好的肉来找他们,同时还带了几瓶好洒。

“我去,你们这竟然还有这酒啊,前几天我来点酒还说只有米酒呢。”杨赫先一点没客气的拿起已经开了盖的酒瓶给自己先倒了一杯。端起一口闷后呵了一声一脸的享受,“爽!”一向不喝酒的轩辕晨光实在不能理解这家伙在酒和老婆间选酒的痴迷,正好晚上只吃半碗面现在早消化光了,他没再理那‘酒痴’把整盘烤肉拖到自己面前开吃。

“你们这是刚从哪来的啊?”怎么两人身上都带着血腥味?血腥味并不重,一般人还真闻不出来,可他天生鼻子灵,这俩一进门他就闻到了。轩辕晨光吃东西的动作顿都没顿,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倒是杨赫先看在酒的份上给了个解释,“刚有人要杀你大哥,我刚好有事找你大哥就一起解决了。”

第628章 局中局——入‘丐帮’(一)吃过夜宵,杨赫先和轩辕晨光出了食味楼后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送他们出门的轩辕晨珏一直目送他们的身影在街角消失后才转身回去。只是他进门后并不是直接将门一次关紧,而是关到能容一人通过便停下,紧接着几道身影或风一般闪入楼内,或也是速度极快的进去,之后食味楼的大门才关上,遮住了里面的一室灯光。

昏暗的路灯所照射不到的街道拐角巷子内,两道视线此刻正一错不错的盯着食味楼的门口。片刻后,寂静的空气中传来道微不可闻的轻叹声。一身酒气的杨赫先毫无刚才出食味楼时的醉酒之态,双眼明亮而深邃,收回看食味楼门口的目光改向对面的人看去,他是真越来越同情这货了。

想了想,似乎说啥都不对,可似乎啥都不说也不对,现在气氛太压抑了。半天终是憋出了一句:“其实,可以理解不是吗?那人也没把你当儿子,挑拨了你和首领的关系,在你没了利用价值后再踢了你,这不挺正常?”轩辕晨光:“。。。。。。”我谢谢你的劝解哦。

可再不想承认,他又不得不承认杨赫先说的的确没错。家里要说起对那人最没感情的,应该就是他了。母亲的状似为难其实妥协,他才知道原来母亲也不是他想象中的母亲。说出‘他是我的种,我让他干嘛他就该干嘛’这话的父亲,原来也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成熟稳重对他抱以厚望的父亲。

从那时起,他再难把那人放在父亲的角色上,对于是真正自认为他好的母亲,他也不知该用何种态度对待。所以他越来越少回家,至于他们想让他当探子的计划也因为他与家里越来越生分而流产。但三弟不同,他是那人最小的儿子,是真正发自内心疼爱过的儿子,那人和三弟间的关系也是他们几个孩子中最亲密的一对,有些事他做得出来,三弟却未必做得出来。

至于求情什么的,今晚杨赫先特意带他来看这么一出,就已经表明了首领和夫人的态度,同时,也是要他表态。轩辕晨光低着头沉默不语,杨赫先还注意到他垂于双侧的双手拳头紧握显示着他此刻心里的不平静,倒不担心他会选择对方阵营,毕竟也是跟着冥殇一起长大护了冥殇半辈子的人,如果他都不能信,那他们还真不知道该信谁了。

可同时讲真,心里挺不得劲的,这下轩辕晨光一个不好真要孤家寡人了。……基地突然治安严厉了起来,明眼人都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但生存于基地的人都知道一个道理——该知道的会让你知道,不该知道的别问,知道秘密的人往往正是命不长的人。

对于基地首领夫人长时间不会露面于人前大家也并不感觉奇怪,他们夜影基地的首领夫人,一向生活在传说里。却不知,此刻那位传说中的女人,正一脸麻子套着麻木袋剪出来的衣裳坐在a市三号区一要饭专属地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向前的地面上还非常有仪式感的罢了块缺了一角脏得看不出原貌的碗口直径足有三十厘米的大碗。

虽位置不起眼,但她的装备太过奇葩,引来了不少同行的侧目,重点是侧目着她面前的大碗。同行一:“我怎么没想到弄块大碗?”同行二:“她一看就有病,你也有?现在谁要饭拿个碗?”说着拍了拍看过去严重骨折到变形的腿,非常自豪道:“要像我这样才像要饭的,体不残人家凭什么同情你?”

这话倒是真,末世许多身体残缺的都还在外拼命,你个身体没残缺的跑来要饭,谁理你啊?但这理论不适用在a市内。a市原幸存下来的‘土着’,百姓占了三分二,原贵族富商这些占了有三分一,这世间就是这么不公平,许多平民在底下自己搏生死一线时,贵族富商却是早已身边有着高手在守护。

只要有权有势或是和有权有势有关系的人,没到生死一线间时一般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子孙后代,这世间真正食子的虎毕竟还是少数。所以a市就有了‘要饭街’的存在,那些没食人间烟火,在末世中依旧吃好喝好过着前呼后拥公子哥小姐派头的末世新一代贵族,最是喜欢来施舍点东西表示他们的高贵与善良。

同样一脸麻子同样套着麻木衣还一瘸一拐看起来长短腿的素月‘艰难’的挪到七夜身边,“姐啊,要不就我一个人在这讨点吧?”她实在是见得不姐这般可怜的样儿,再说姐的确是像那俩人聊的一样,太不像末世里的‘丐帮’人物,至少得像她这样基本没了行动能力嘛。

七夜也听到了周围人的议论,还有那些同行看向她时的鄙夷眼神,似乎在鄙视着在这一早上都没要到东西,又似乎在鄙视着她连装都装不像。想了想,她大碗没动起来噌噌的跑到后面一破门板后,几分钟后再出现她已经是坐在一破轮胎上双手撑着地自己硬挪着出来。

周围一众同行:“。。。。。。”叉!但他们已经没鄙视这个不要脸的同行,因为他们的饭票来了。‘要饭街’很小,宽度就两米左右,左右再被一个个丐帮一占,中间也就留了可并行两人通过的道,这也是丐帮间的默契,饭票来时,刚才左右各分一个,一个丐帮都不落下不是。

第629章 局中局——入‘丐帮’(二)啥行业都有竞争,别看只是个要饭,里面的道道多了去了。一群穿着整洁其中还有几个穿着名牌的青年出现在街道口时,里面的一个个立刻就全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行行好给口吃的吧,我快要饿死了。”这种是要饭界里最喽的。

面露苦楚一副了无生趣,看着分分钟会自杀的这种,稍微高点。古时帝王选妃女子是各种技能齐展,这要饭的一个个发挥起来,那可比古时女子选妃展技还要品种多样。一个个全是影帝影后,小金人妥妥抱回家。但是否真戳到人心里的软处这种事吧,也因人而异,各要饭技能入各眼嘛。

整个街道中唯二没表演,都低着头像是局外人,一看就是毫无优势的俩,竟然突然面前啪啪的砸下来好几十块压缩饼干,渐渐堆成了小山。公子哥间也是有领头的,谁家里势力强谁自然的就在这个堆子里地位高,今儿这帮子人里,领头的恰巧是一姓许的,许宴华的那个许。

许宴华这辈子妞无数,崽子他自己都记不清亲生的有多少,可也许是老来子的原因,眼前这个才十六岁的许严清,是他正正五十那年生的儿子,也是他最小的一个孩子,是他在所有孩子中唯一真正当成儿子的一位。可这娃子被护得太过,于末世来说正直善良得也太过,不知疾苦却是满腔同情心,‘要饭街’的存在要真正说起来,可以算完全是因为他而存在。

许严清对‘要饭街’里的丐帮成员面孔都已经熟悉,今天突然出现的两个残疾小姑娘完全是新面孔,那都垂头丧气的丧样,一看就是受了大刺激。也许是家人全遇难自己也残了觉得生活了无生趣,实在是太可怜了!脑洞大的许严清已经把七夜和素月俩归到了没他救济就活不下去的角色中,立刻感觉自己责任重大啊,肩上的担子都重了不少。

于是本来准备拿来分发给‘丐帮’成员的压缩饼干,他一鼓脑儿的一袋三十几包全倒了七夜和素月面前。瞬间整条街像是被按了暂停健,喊饿的也不饿了,哀求的忘了词,哭诉自己凄苦的忘了哭到家里哪个被丧尸咬了,除了公子哥们外,所有丐帮成员全望向了七夜她们——面前的压缩饼干。

那一道道贪婪的视线,如果眼睛会生出爪子来,地上的压缩饼干早被一抢而空了。接着所有人再看七夜她们的视线就不再那么友好了。这些视线,七夜她们是直接无视,许严清是脑袋空的完全没感觉到,他就单纯一腔热血的觉得自己这时是个救苦救难的圣者,自带光圈那种。

蹲到素月面前,旁边那个有轮胎坐,这个直接坐地板上,看着要更可怜些,“你们从哪来的?”许严清还不错完全没脑子,‘要饭街’在a市自末世后就渐渐成立,一年前算是成熟存在,若这俩可怜姑娘原来就在a市生活,现在不会是新面孔。

素月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怯生生的又低下头,声音小小的带着许久未喝过水般的哑意,“wo市,本来我们是一队人准备投靠a市,我和我姐在路上受伤了,他们进了a市后就把我们丢下了。”“这太过分了。”没长什么脑细胞的小青年气愤了,脸得气得通红。

素月立刻又是怯生生的急切罢着都是伤的小手,“他们肯带我们来a市已经是好人了。”如果素月说的是实情,其实她说这话一点不错,在末世中在丧尸堆中穿行时,没有战斗力甚至是如七夜和素月现在发现出来的残疾,那都是被直接丢弃的,人家却把你一路带到a市来,可不是好人嘛。

瞧瞧旁边听到的丐帮成员都是一脸认同,也因为素月这知感恩的话,不少人对她们的敌视都少了不少。说句实在话,他们要是有能力,怎么会在这儿真的等人施舍着过活?末世谁能吃得饱还有富粮又心善的愿意出来救济?像眼前这些公子哥,他们也不可能天天来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