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界传说全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七界传说全集 (第1/8页)
    
他还想着把妹妹骗来和自己做伴呢,结果这小家伙竟然来一句‘听妈0的’。。。两人背后的李彻明明没看见,却似乎已经知道乖宝的憋屈,一直在抿着唇忍笑。三人从背着他们的女仁旁边路过,并没有因为女仁那明显不断在颤抖的身体而驻足,甚至女仁都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女人立刻温柔的笑着安慰他,“看你,什么白眼狼不白眼狼的,那可是咱们的儿女。再说了,我是他们的妈,我不对他们好还对谁好?”男人立时是感动得不行,伸手将女人搂进怀中,“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气,孩子太不懂事,让你受委屈了。”

“哪有?我一点都不委屈。”七夜就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里面的这一幕,嘛的,有点想自戳双目的冲动。忍无可忍,“咳~~”惊动了你们你浓我浓的俩,立刻分散开来重新坐好。七夜勾了勾唇,露出了个讽刺的笑容。以前,她以为这人不是好儿子,不是好丈夫,最起码会是个好父亲。

没想到啊,也是个蠢的。只比轩辕冥殇大几岁的轩辕晨光现在看过去要比轩辕冥殇起码大了十几岁,不过事业有成中年人的味道很足,瞅过去就是个特别有吸引力的成功人士。以前到处跑的他,这几年也安定了下来,任职于警卫部,现是容城警卫总部的副部长,平时都生活在容城。

他身边的这位长得有些圆润,五官较好气质温柔大方的女人,是他的妻子池子凡。两人已经在一起有七年了,不过七夜他们知情还是在轩辕晨光到容城就职后,他们是在那时才去登记的结婚。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俩已经有一个六岁的儿子。

当然,这些和七夜和轩辕冥殇没多大关系,人已经离婚了多年,再找一个又怎么了?七夜恼他们,是因为轩辕琼和轩辕乐欣这俩孩子。轩辕晨光正式上任后,就向七夜提出要将俩孩子接回去养,七夜没多想,父亲要接儿女回家,这是多正常的事,再说两孩子都在校读书,也就是周末和放假回去下,于是就同意了。

没想到还不到两个月,她就接到医院的电话,轩辕琼重伤进了手术室。她匆匆赶去一问才知道,轩辕琼的伤竟然是被轩辕晨光这个亲生父亲给打的,脾脏破裂,内出血严重。通过从轩辕乐欣那的了解,再让人去查了下,事情的原因,竟然是轩辕晨光和池子凡生的那个儿子摔下了楼梯额头壳到流了不少血,刚巧轩辕琼准备下楼。

正在楼下的池子凡哭着喊着一顿哭诉,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轩辕琼不满她这个岳母,所以把气撒在她的儿子身上。轩辕晨光就是个没眼睛的,二话不说抽出皮带把轩辕琼抓过去就打,乐欣去拦都被连带了抽了好几鞭。池子凡还在旁边明着是劝实为刺激,把轩辕晨光激得下手更没了分寸。

虽然事后轩辕晨光被轩辕冥殇以比试为由狠狠揍了一顿,几天都起不来床那种。可七夜还是生气。两孩子养在她身边多年,她可是一个手指头都没舍得动过,丫接回去不到俩月就给她打出个内脏破裂大出血。胆可是真肥。七夜这人要不讲理起来,那是谁来都没用,直接二话不说俩孩子又给她接了回来。

简单,直接,明了,将那些面子,冠冕堂皇舍去了而已。当然。有人大骂六皇子嗜血成性,有人放出谣言,一旦六皇子李剑白成为新王,必定是一代暴君!甚至有人说六皇子喜欢杀人,杀人成性!而文武大殿之后,三朝元老,三大学士,三大阁老,九人对各位皇子作出评价。

竟然有五人,对李剑白做出了极其优秀的凭借,其余四人,则是上奏参了李剑白一本。分成两派,两派都极为极端。御书房之中。“赵瑾,你觉得我这几个儿子,那个儿子最为适合?”听到这句话,赵瑾脸色大变,立即弯下腰,不敢多说任何一句话。

“老奴不敢评价,陛下圣命,想必心中自有分寸。”唐王没有多说什么,许久许久之后,道:“赵瑾,你觉得我那六子,如何?”“嗯?”赵瑾脸色诚惶诚恐。许久许久之后,唐王,声音很低,很小,几乎听不到的念了一句:“此子古灵精怪,需好生打磨,日后必成大器。”

第19章 圣贤孔孟的师从这时。王式安也来了。在文武大殿结束的时候,唐王提前就吩咐王式安,考核结束,来一趟御书房。来御书房的人不止是王式安,还有长孙无忌,严阁老,总共三人。因为这三人乃是当今天子最为器重的三人,十大武将可以镇守唐国,但是三大文臣,却能治理安邦!

若是要选定未来新王,自己的接班人,就算是唐王也必须要听取这三人的意见。御书房中。三人都静静的待命。“三位大人,文武大殿一试,我的七个儿子,如何?”这是唐王直截了当的问话,让眼前这三位自己最为倚重大臣,点评七位皇子。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半会都没有说话。因为这可不是一般的问题,关于储君,关于夺嫡,关于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三人都不敢轻易评论,一个不慎,很有可能引起眼前这位天子的不满,甚至会传到其他皇子耳中,引起皇子们的记恨。

“怎么,三位大人,越老越怕事啊?”唐王讥讽。“呵呵……”长孙无忌轻笑一番,最为从容,因为长孙一脉,在唐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当今皇后就是长孙一脉,长孙无忌更是当朝大佬,长孙更有一位武将。可惜,长孙皇后膝下无子,不然的话,储君之位,可以说是板上钉钉。

也正是因为如此,长孙无忌,和长孙皇后最为公平,也最令人信服。“陛下,七位皇子,只有大皇子李建成,二皇子李建泰,三皇子李建志,四皇子李建军,四人最为杰出,其余三人,要么年龄太小,或者如李建功无心争权,还有六皇子李剑白,根本不适合担当帝王之位。”

严阁老和王式安,听到长孙无忌的话,两人额头细汗冒出。因为,长孙无忌,这是直言不讳,直接表明对各位皇子的看法啊。“严阁老,王大人,你们怎么看?”听到当今天子的问话,严阁老和王大人,立即对视一眼,王式安上前一步。

毕竟严阁老辈分摆在那里,王式安知道自己的身份。“我觉得,六皇子不错,文武殿一试,让人耳目一新,现在年仅不到十五而已,若是好好教导,必是栋梁之才。”王式安这明显是避而不答。直接说,“六皇子不错”,但是谁都知道,六皇子根本不再考虑的范围之内。

而王式安却故意如此,当然在文武殿之后,李剑白在王式安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呵呵,王大人提醒的好,这逆子,必须好好管教,不然的话,必定会长歪了!”唐王怒着冷笑了笑。“这倒不至于,不过陛下也应该做点什么,毕竟我看得出来,六皇子心性洒脱,虽然在宫中,却随心所欲,可是宫中规矩多,也有束缚,怕是六皇子心性有所变化。”

“王大人,既然你对六子有如此看法,不如我就将那不成器的六子,交于你管教。”大唐天子,此刻有意将六皇子李剑白丢给王式安。“嗯?”王式安,内心中瞬间沉思了几个想法,分析眼前这位唐王是什么意思?“陛下,这倒不至于,六皇子天资聪颖,心思缜密,远超同龄人,根本不需要管教,而且孔孟之学,对六皇子根本不起作用。”王式安内心中闪过几个想法之后。

下一秒,立即拒绝了。“呵呵,王大人,何必如此直接了当的拒绝呢,我现在就让人将那逆子找来,三位大人,可要给我好好的教导教导此子!”唐王内心中突然升起一个想法,那就是让这三个老古董,好好的说道说道,念叨念道这个六子。

没一会。李剑白就被王猛拎着,丢进了御书房之中。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李剑白,整个人有点发懵,这里是御书房,一般人是进不来的。是当今天子和朝中大臣商议国家大事,紧急军情的地方。“参加父皇,见过各位大人。”李剑白揉了揉屁股,暗骂了一句王猛,起身行礼。

而李剑白撇了撇最,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父皇,皇儿的志向又不是当皇帝,你就不要为难我了?更何况,孔孟之学,迂腐古板,不学也罢!”“为难?”唐王这一次真的动怒了。大唐国君之位,竟然被人说成了“为难”,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梦寐以求的位子,在李剑白的口中,竟然如此不堪?!

此言一出。非但当今唐王彻底傻眼。就连三位大臣,也目瞪口呆了。长孙无忌忍不住开口道:“早就听皇后说过,六皇子心性洒脱,真是令人吃惊……可是身为皇子,皇室血脉,六殿下实在令人看不下去,竟说孔孟之学,迂腐古板,那可是先贤圣学!”

唐王,本是想亲自管教管教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现在长孙无忌跳了出来。这可是好事!要知道这三位大臣,那可是都是老古董,老油条,老怪物,辩论之法,就算是自己身为君王,也难以改变这三人的内心所想。可谁也没想到,这位六皇子摇头晃脑,满脸不在乎的看了长孙无忌,忽然诡异的笑着:“长孙大人的话,恕本殿下不敢苟同,孔孟之学,虽然教导世人,但是时代在变迁,人总是在不断的变。”

“嗯??”长孙无忌轻笑一声,问道:“呵,六殿下这是要和微臣辩论么?微臣洗耳恭听。”长孙无忌是什么人?就算是当今唐王,长孙无忌都敢反驳,别说是眼前这个六皇子了。唐王看到,六子和长孙无忌俩人开始针锋相对。唐王顿时觉得有点意思,想听听,这个逆子,究竟能说出什么来,会不会让长孙无忌吃瘪。

不管是什么结果,大唐天子都十分期待。因为长孙无忌经常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而自己这个六子也忤逆自己。两人不管是谁输了,唐王都是赢家,都是看客!“长孙大人,您是长辈,是前辈,辩论倒不敢。不过本皇子只是想问大人几个问题而已。”

说着李剑白上前几步,轻松玩味的问道:“既然长孙大人如此推崇孔孟之学,那请问,孔孟之学,是何人是写?”“当然是孔夫子和孟子,所写!”长孙大人毫不犹豫的回答。而李剑白立即笑着问道:“上古尧舜,可有拜师?古朝桀纣,可有师长?”

长孙无忌皱了皱眉,还没有开口。一边的首席大学士王式安,却呵呵笑了笑,因为王式安心中暗呼:恐怕这为长孙大人,要阴沟翻船咯。果不其然。长孙无忌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但还是皱眉道:“桀、纣身为人王帝君,自然有师教,尧舜更是上古圣贤,倒是没听说有谁教授。”

“既然如此,为何有师教者反成昏君,无师教者却成圣王?……可否理解为,教,反不如不教?”【桀、纣,是两大昏君,却有师长教授!】【而尧舜,却没有师长教导,却能成为人族帝君!】没有老师的成为了圣贤,反而有老师教的,却成为了昏君。

第一点,李剑白就强势的表明,有师傅,和没有师傅,意义不大,主要还是要看人!这话一出。王式安,明白了,长孙无忌与六皇子的辩驳,长孙大人已经输了!“这……这这……”长孙无忌,哑口无言。呵呵轻笑的李剑白,又再次突问:“那圣贤孔孟,可有师从?”

第20章 王式安的毒计“孔孟自然是师从历代圣贤。”长孙无忌很奇怪,为什么六皇子会问出这么没水平的问题。“那么历代的圣贤,他们又是从哪里学到学识的呢?”李剑白推问。“自然是……”说到这里,长孙无忌心中咯噔一下,他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陷阱究竟在哪了。

还是那个问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看来这位大人猜到了我真正的问题,不错,本皇子就是要问,在仓颉造字、圣人留书,那留下第一本圣贤之书的圣人,他究竟是学成于何人?如果他有老师教,那他的老师到底是谁,又是从那里学于来的呢?”

长孙无忌瞬间无言以对。因为回溯到最早,那必定会有一位圣贤是没有老师的!但是这话他却不能说,一旦说了无疑就中了这位六皇子的圈套,坐实了教与不教其实也没多大差别的歪论。“恕微臣才疏学浅……”长孙无忌,老面通红地败退了。

李剑白稳操胜券,道:“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不能成为第一个圣贤,走出属于自己的路,而不是去学习别人已经走过的路,大家都在走的路!”这一瞬间。李剑白有那么一丝霸道,一丝锋芒,触动了在场的三位大臣和大唐天子。不得不说,李剑白的话,超越了三位大臣和唐王的认知。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年纪十几岁,就应该好好学习孔孟之道,法道礼经,论语之学。可是现在,李剑白竟然要走出自己的路,养成自己的道。甚至拿尧舜作为比较,成为第一人!这是一位令人惊讶的皇子呀。就连败下阵来的长孙无忌也不由内心感叹。

王式安也不得不细细思考着李剑白的话。而年纪最大,最为迂腐的严阁老却摇了摇头,道:“六皇子的话,虽然有那么一丝道理,而且我也没有找到辩驳的理由,可是要成为尧舜,成为新的大家名士,是何等的艰难!”大家,指的是:儒家,道家,法家,农家!

成为新的一家开创之人,绝对不是凭借一股豪气就能成功的。“严老大人,正因为这样,我才不能去学习那些古板礼仪,束缚了自己的思想。”严阁老点了点头,道:“六殿下的话,虽然没错,不过我还是有一个问题。”“您老说。”李剑白恭敬一礼,丝毫不惧,虽然知道这位严阁老可能要为难自己。

严阁老心中组织自己的语言,捋着胡须笑着:“老臣,算是空活数十载,也有什么可教殿下的,这样吧,也不是什么问题,就当老臣给殿下讲个故事。”“请。”李剑白正视这位朝中辈分最高的阁老。严阁老的话,很精辟。一棵树苗,有人照顾打理,成为参天大树,最后有了栋梁之用。

而另外一个,没有人管理,最后成为柴火,两者结果天壤之别。听到严阁老的话,大唐天子也不由听得暗暗点头。这毫无疑问,是严阁老故意拿“树苗”,来比喻眼前的李剑白,若是没有人教导,很大可能性,会变成无用柴火,而不是栋梁。

李剑白点了点头,丝毫不惧,直接上前一步。只见李剑白并不正面回答,也是笑着说:“严老大人,那本皇子也给老大人讲个故事如何?”“嗯?”严阁老虽然不解,但还是点头:“殿下请讲。”随之。“这,这这……”严阁老张了张嘴,一时半会竟无言以对。

这本来是极好的规劝六皇子的故事。还是一个寓言故事。可惜,只是被李剑白随意添了几句。瞬间。这个故事的含义就彻底改变。尤其是六皇子还在故事中点明了一个事实:一颗巍峨大树,的确可以成为大厦栋梁!可问题是,单单只是一根栋梁,是不足以盖起擎天大厦。

反而歪木裂术,虽然其貌不扬,却能在寒冬之中,为数百人取暖做饭,助其安度严冬。这随随便便几句话,就将两棵树的含义改变了。这究竟孰高孰低?谁对谁错呢?听到这里,王式安,也不由内心暗暗笑来了一下:哈,看来这严阁老的老脸,今日是难以保全……

严阁老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三位大臣,还会有唐王,都清楚李剑白的话都是歪理。可问题就是这些歪理,在李剑白的口中,竟然变得头头是道,还真有几分道理。让三人,都无从反驳。这会,唐王当真是动容了,心中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顽劣六子,是一个天赋之才。

仅仅三言两语,就让长孙无忌和严阁老败下阵来。辩驳倒了三位学富五车的大臣,虽然歪理取巧,可足见六子的不凡之处。恐怕就连自己的三子李建志,都做不到让三大文臣吃瘪。。唐王脸色气愤,但是心中欢喜感慨。只不过脸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毕竟李剑白驳倒了三位中书大臣,但是也助涨了这逆子的气焰!

这顽劣气焰,岂能助涨?想到这里,唐王冷哼一声,立即斥道:“全是些歪理!狗屁不通,哼,三位大人,本好心规劝于你,你却胡搅蛮缠,真是放肆无理!”“现在给我滚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修文阁半步!”唐王指着李剑白的鼻子大骂。

“是。”李剑白立即离开,从头到尾自己只想气一气自己这位父皇,只是没有想到,这位父皇,竟然越来越可恶,现在竟然要关自己禁闭。离开之后。大皇子李建成,二皇子李建泰,五皇子李建军,都依次来了御书房。加上李剑白,一共四人,这是唐王故意释放的一个信号。

御书房之后。三位大臣皆是有些劳累,就连唐王也不由疲倦的坐靠在椅子上。“三位,你觉得应该如何好好引导朕这几个儿子。”而王式安则上前一步,道:“其他皇子还好说,倒是六皇子,微臣有一个法子。”“说说看。”唐王看向王式安,有些期待。

王式安,嘿嘿一笑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看能让六皇子收心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成婚!”“指婚?”第21章 李剑白人生大事“成婚?”这个想法从王式安的口中说出。唐王也不由自主的奸笑了一下,因为唐王知道,这是一个好办法,是一个绝佳的好办法!

看着唐王采纳了自己的意见,王式安微微退下。随之。唐王又将眼神,慢慢的看向了长孙无忌,因为长孙无忌膝下有一个幼女,正好和那逆子年纪相当。这一刻。长孙无忌,也不由头皮发麻,虽然李剑白贵为六皇子,但在长孙无忌的心中,对着这位六皇子十分抵触。

唐王下一秒不等长孙无忌拒绝,立即道:“长孙大人,好像你的小女儿长孙有情,正好年芳十五吧?”“回陛下,小女还小。”长孙无忌这是拒绝的意思。“怎么,朕的儿子你看不上?”唐王有些不爽,虽然自己对六子严厉,但是不知为何,最近发现,自己挺在意这个六子的。

“陛下,老臣没有这个意思。”长孙无忌立即弯腰,推脱:“我虽为父,但是我那女儿只听皇后的话。”“这样吗?那好,朕会亲自会和无忧说的。”唐王不再废话,转换了话题。离开御书房的李剑白,心中很不爽。相比待在修文阁,自己更喜欢待在皇宫禁军的军营当中。

因为修文阁被断了所有的奉银开销,意味着自己坐吃山空,而且自己来到皇宫时日不多,手头上根本没有什么银两。就算之前有,也全部花在了工部头上。就算自己贵为皇子,但是该用的,该给的,还是不能少,毕竟自己从工部拿了那么多材料,雇佣了不少太监内官。

各个地方都需要花钱。并不是像电视剧里面的一样,一国皇子,动动嘴,就有人送来自己所需要的。皇子也需要付钱,也需要开销。更何况唐律严明,皇子身份,只能有些特权,受到众人的尊重和敬畏而已。没钱。而且还被禁足!

不过,这些都难不倒李剑白。没钱,去借,虽然自己在皇宫红墙之中不认识什么人,但是只要去长孙皇后那里,李剑白自信可以讨到点银两。至于,禁足?李剑白左耳进,右耳出,完全就当耳边风。虽然李剑白来到宫中不久,但是不少人已经知道了李剑白的大名,有人拦着李剑白,也只是象征性的阻拦而已。

凤仪殿。长孙皇后居住之地。这里的守卫加大了不少,都是修炼有成的宫女,毕竟红姐伤势还未痊愈。来到凤仪殿,李剑白参拜这位“母后”,这是李剑白真心实意的行礼。因为长孙皇后,有母仪天下的风范,而且对自己也十分的好,像极了略带严厉的母亲。

“白儿,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看来你知道了?”长孙皇后看到李剑白的到来,心中猜测。认为李剑白是知道了婚约之事。“知道什么了?母后,你说的是什么?”李剑白其实此刻,什么都还不知道。“你还不知道?”长孙皇后皱了皱眉。

“嗯?难不成父皇又要变着法子折腾我?他是不是看我不顺眼,非要和我过不去呀。”李剑白有些无奈。自己本不想怎么高调的。可是这位便宜父皇,拿走了自己的“滑翔翼”“热气球”就更加对自己严看死守。很显然,李剑白也知道这一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