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纯情宝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纯情宝贝 (第1/474页)
    
这个二楼全是服装店,据黄天野所说,这栋的三楼四楼同样都是服装店,偶尔中间穿插一两家饮品店。这里同样被人光顾过,不过剩下的东西还是有不少,也许是光顾过的人拿不走多少,或是没必要拿太多。其实不难理解,有七夜这么大空间的能有几个,就那么小小点地方,不装食物装衣服,在末世中是个正常人就不会这么选。

至于私下还有没有人在谈,这个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一提起,知情或是不知情的都只会想到首领的冷酷无情,跟了半辈子的龙卫大队长他说弃就弃了。增加了威望,却也更令人透彻知道了他的冷血。据说他们俩上学第一天还是夫人亲自送学院去的呢,当亲儿女了都。

首领冷血无情,首领所宠爱的夫人却与之相反的是个大度又慈善的人,这不是刚刚好互补了!让大家一下从魏丽丽的死亡事件中,一下歪楼的转到首领和夫人相配的话题上,而且此话题越来越热,现在已不只限于网上在聊,现实中不少青年男女也是动不动就把他们基地有个好夫人这话挂在嘴上。

还别说,因为这,基地里的新面孔短短半月里又多了不少,城门口接待新居民的报名处每天都是处于暴满状态。……‘失踪’了的轩辕冥殇终于在半月后这天回到了庄园里,胡子渣渣满脸像个野人,眼中布满了红血线,一看就是许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威叔听到脚步声转头一看,嚯了一声三叔并两步就冲了过去,边退下他的外套边开始忍不住的叨叨:“少爷,您怎么又把自己给累成这样?这天下的事儿哪有能忙完的一天,您这么不爱惜自己到时心疼的可就是夫人了。”在少爷面前提老爷子都不如提夫人有用,威叔已是深谙其道。

布满了血丝的眼扫了眼大厅,只见到俩做卫生的阿姨一个在擦沙发一个在拖地,并没看到其它人,疑惑问道:“老爷子和夫人呢?”“老爷子带小少爷和小人参精还有小金那只猴子去后山玩儿去了,夫人在书房里正和张先生视频,好像是张先生发现了宇石中一个什么关键的东西,夫人准备拿宇石来做个实验,他们在探讨实验地点放哪比较好。

少爷,您饿了吗,我让厨房给您弄碗面来?”轩辕冥殇揉了下睛明穴,“不用,我回来先刚吃过了。先不用去打扰夫人,我去躺会儿。”说着已步上了楼梯。威叔没再跟着,而是担忧的一直望着轩辕冥殇的身影消失后转道就去了厨房,赶紧让人煲点汤让少爷好好补补,一向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寻夫人的少爷竟然先去睡觉,瞧瞧都已经累成什么样儿了。

刮了胡子洗了澡,已经五天四夜没睡的轩辕冥殇一躺到四处都散着媳妇儿身上香味的床上立刻就呼呼大睡了过去。这一觉,一直从早上九点睡到了下午五点,起床下楼,一家子老小都已经坐在餐厅里的餐桌上举筷准备开餐了。“咦~~~粑粑肥来啦。”

坐在特制比其它的椅子都高出一层的小乖宝在等嘛嘛吹吹的蛋羹时第一个发现了站厨房门口亲爹的存在。第624章 一层套一层(七)他这一呼唤,把整桌人的注意力全转了过去。老爷子拿眼角斜了他一眼,喝了口汤语带埋汰:“总算是没忘记自己还有个家。”

从那时起,他再难把那人放在父亲的角色上,对于是真正自认为他好的母亲,他也不知该用何种态度对待。所以他越来越少回家,至于他们想让他当探子的计划也因为他与家里越来越生分而流产。但三弟不同,他是那人最小的儿子,是真正发自内心疼爱过的儿子,那人和三弟间的关系也是他们几个孩子中最亲密的一对,有些事他做得出来,三弟却未必做得出来。

至于求情什么的,今晚杨赫先特意带他来看这么一出,就已经表明了首领和夫人的态度,同时,也是要他表态。轩辕晨光低着头沉默不语,杨赫先还注意到他垂于双侧的双手拳头紧握显示着他此刻心里的不平静,倒不担心他会选择对方阵营,毕竟也是跟着冥殇一起长大护了冥殇半辈子的人,如果他都不能信,那他们还真不知道该信谁了。

可同时讲真,心里挺不得劲的,这下轩辕晨光一个不好真要孤家寡人了。……基地突然治安严厉了起来,明眼人都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但生存于基地的人都知道一个道理——该知道的会让你知道,不该知道的别问,知道秘密的人往往正是命不长的人。

对于基地首领夫人长时间不会露面于人前大家也并不感觉奇怪,他们夜影基地的首领夫人,一向生活在传说里。却不知,此刻那位传说中的女人,正一脸麻子套着麻木袋剪出来的衣裳坐在a市三号区一要饭专属地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向前的地面上还非常有仪式感的罢了块缺了一角脏得看不出原貌的碗口直径足有三十厘米的大碗。

虽位置不起眼,但她的装备太过奇葩,引来了不少同行的侧目,重点是侧目着她面前的大碗。同行一:“我怎么没想到弄块大碗?”同行二:“她一看就有病,你也有?现在谁要饭拿个碗?”说着拍了拍看过去严重骨折到变形的腿,非常自豪道:“要像我这样才像要饭的,体不残人家凭什么同情你?”

这话倒是真,末世许多身体残缺的都还在外拼命,你个身体没残缺的跑来要饭,谁理你啊?但这理论不适用在a市内。a市原幸存下来的‘土着’,百姓占了三分二,原贵族富商这些占了有三分一,这世间就是这么不公平,许多平民在底下自己搏生死一线时,贵族富商却是早已身边有着高手在守护。

只要有权有势或是和有权有势有关系的人,没到生死一线间时一般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子孙后代,这世间真正食子的虎毕竟还是少数。所以a市就有了‘要饭街’的存在,那些没食人间烟火,在末世中依旧吃好喝好过着前呼后拥公子哥小姐派头的末世新一代贵族,最是喜欢来施舍点东西表示他们的高贵与善良。

同样一脸麻子同样套着麻木衣还一瘸一拐看起来长短腿的素月‘艰难’的挪到七夜身边,“姐啊,要不就我一个人在这讨点吧?”她实在是见得不姐这般可怜的样儿,再说姐的确是像那俩人聊的一样,太不像末世里的‘丐帮’人物,至少得像她这样基本没了行动能力嘛。

七夜也听到了周围人的议论,还有那些同行看向她时的鄙夷眼神,似乎在鄙视着在这一早上都没要到东西,又似乎在鄙视着她连装都装不像。想了想,她大碗没动起来噌噌的跑到后面一破门板后,几分钟后再出现她已经是坐在一破轮胎上双手撑着地自己硬挪着出来。

周围一众同行:“。。。。。。”叉!但他们已经没鄙视这个不要脸的同行,因为他们的饭票来了。‘要饭街’很小,宽度就两米左右,左右再被一个个丐帮一占,中间也就留了可并行两人通过的道,这也是丐帮间的默契,饭票来时,刚才左右各分一个,一个丐帮都不落下不是。

第629章 局中局——入‘丐帮’(二)啥行业都有竞争,别看只是个要饭,里面的道道多了去了。一群穿着整洁其中还有几个穿着名牌的青年出现在街道口时,里面的一个个立刻就全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行行好给口吃的吧,我快要饿死了。”这种是要饭界里最喽的。

面露苦楚一副了无生趣,看着分分钟会自杀的这种,稍微高点。古时帝王选妃女子是各种技能齐展,这要饭的一个个发挥起来,那可比古时女子选妃展技还要品种多样。一个个全是影帝影后,小金人妥妥抱回家。但是否真戳到人心里的软处这种事吧,也因人而异,各要饭技能入各眼嘛。

整个街道中唯二没表演,都低着头像是局外人,一看就是毫无优势的俩,竟然突然面前啪啪的砸下来好几十块压缩饼干,渐渐堆成了小山。公子哥间也是有领头的,谁家里势力强谁自然的就在这个堆子里地位高,今儿这帮子人里,领头的恰巧是一姓许的,许宴华的那个许。

许宴华这辈子妞无数,崽子他自己都记不清亲生的有多少,可也许是老来子的原因,眼前这个才十六岁的许严清,是他正正五十那年生的儿子,也是他最小的一个孩子,是他在所有孩子中唯一真正当成儿子的一位。可这娃子被护得太过,于末世来说正直善良得也太过,不知疾苦却是满腔同情心,‘要饭街’的存在要真正说起来,可以算完全是因为他而存在。

于是本来准备拿来分发给‘丐帮’成员的压缩饼干,他一鼓脑儿的一袋三十几包全倒了七夜和素月面前。瞬间整条街像是被按了暂停健,喊饿的也不饿了,哀求的忘了词,哭诉自己凄苦的忘了哭到家里哪个被丧尸咬了,除了公子哥们外,所有丐帮成员全望向了七夜她们——面前的压缩饼干。

那一道道贪婪的视线,如果眼睛会生出爪子来,地上的压缩饼干早被一抢而空了。接着所有人再看七夜她们的视线就不再那么友好了。这些视线,七夜她们是直接无视,许严清是脑袋空的完全没感觉到,他就单纯一腔热血的觉得自己这时是个救苦救难的圣者,自带光圈那种。

蹲到素月面前,旁边那个有轮胎坐,这个直接坐地板上,看着要更可怜些,“你们从哪来的?”许严清还不错完全没脑子,‘要饭街’在a市自末世后就渐渐成立,一年前算是成熟存在,若这俩可怜姑娘原来就在a市生活,现在不会是新面孔。

素月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怯生生的又低下头,声音小小的带着许久未喝过水般的哑意,“wo市,本来我们是一队人准备投靠a市,我和我姐在路上受伤了,他们进了a市后就把我们丢下了。”“这太过分了。”没长什么脑细胞的小青年气愤了,脸得气得通红。

素月立刻又是怯生生的急切罢着都是伤的小手,“他们肯带我们来a市已经是好人了。”如果素月说的是实情,其实她说这话一点不错,在末世中在丧尸堆中穿行时,没有战斗力甚至是如七夜和素月现在发现出来的残疾,那都是被直接丢弃的,人家却把你一路带到a市来,可不是好人嘛。

瞧瞧旁边听到的丐帮成员都是一脸认同,也因为素月这知感恩的话,不少人对她们的敌视都少了不少。说句实在话,他们要是有能力,怎么会在这儿真的等人施舍着过活?末世谁能吃得饱还有富粮又心善的愿意出来救济?像眼前这些公子哥,他们也不可能天天来吧?

都是堆可怜人,全都不是七夜和素月那样的假残,个个身体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残缺,不能自保不想连累亲朋,不若在这待着,有一口就活,没就算了,不过一死而以。但精贵着长大,现今还依旧在娇养中的许严清却不懂这些,他的世界不存在残酷的末世生存法则,所以素月的话,他并不是听表面意思,而是只单纯的认为她品性好知感恩却非常不幸的遇人不淑。

立刻心里就有了个不成熟的想法。一直站在许严清身边的高壮男人视线一直都不友好的盯着素月,里面的阴霾杀意若是换一个胆子小的姑娘都会被直接吓晕。见许严清又要开口,男人立刻扯了下他的袖子低声提醒:“少爷,统帅允许您求助这些人,但绝不会允许您将人求助到家里去。”

许严清脸色一僵,显然他的心思被男人给猜中了,这人是父亲安排给他的保镖,说是保镖,但和间谍一样时刻会将他的一举一动告诉父亲,如果他真把人带回去,前脚他刚带后,父亲肯定后脚就会知道。乖宝宝的许严清一想到父亲会动怒,对于刚才想要彻底求助这俩姐妹的想法立刻就歇了,但心里觉得特别过意不去,因为没真正的帮到人,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又呼啦啦的带着一票小弟离开。

等这些公子哥的身影一消失在街口,七夜和素月的面前立刻被丐帮成员给团团围住。但素月没给他们逞凶的机会,伤痕累累的手把一小堆压缩饼干往前一推,“我们姐妹只想在这有个容身之地,并不是想和大家抢东西,这些你们拿去分了吧。”

食物人家都主动贡献出来了,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谁不想活?第630章 局中局——武字号两兄弟(一)要饭街里的‘丐帮’成员非常有组织,一个长得瘦弱的约在三十左右的男人应该是他们的头儿,分压缩饼干的正是这人。男人没了一条右腿柱着根已经生了锈的拐杖,右腿是自臀部之下裤子就是空荡荡的,右手手腕下面就没东西了,结成了r瘤一样的伤口上有着明显被什么动物咬过的痕迹。

男人虽残,但在这条街上很有威望,从他分发饼干其它人不闹不吵就可以看得出来。素月还注意到,这人分东西很有原则,重点是老弱幼这三类人,多出来两块他也没自己收了,而是给了两个残得比较严重的男人。等他分好大家也就散了,各归各位继续等饭票,男人却没有走,而是转身柱着拐杖慢慢的走到了七夜面前。

“我看得出来你们不是真没地方可去,我不是要赶你们走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们别把危险带到这里来。。。。。。这些人,活着已经不容易了。”似警告,又似哀求。话落男人也不等七夜他们回答,柱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又回到街道最里面一角落里的草堆那坐下,坐下后没往七夜她们这方向看一眼,只是低着头静静的坐那像是他自己独处于另一世界一样。

“姐,他啥意思?”素月武力值是进化了,但脑子还是基本停留在七夜刚认识她时的程度。别看重生穿越什么的好像真重生一下穿越一下就会变聪明,智商这东西是个很玄妙的东西,不会因为你多活几次就质一个的飞跃,之所以感觉聪明了,那不过是多了份阅历而以。

就如七夜,她现在就完全看不懂男人此举的意义到底在哪。威胁?她一脚就能直接踢死的人,拿什么来威胁她们?不怕她们因为他刚才那话反而来个杀人灭口吗?请求?有这样态度来请求的人?她们要是一个脾气不好,这家伙也是分分钟找死好不好?

七夜看白痴一样看了她一眼,“他在赌。”在赌她们的良心。就这么的,七夜和素月算是在‘要饭街’上起了班,早上准时八点会到,下午六点准时‘下班’,比白领还白领,连个加班都没。还有更奇怪的是,那俩姐妹除了第一天外就再没一起来过。

有时是姐迈着小短腿拖着个破轮胎一路拖到那专用位置,然后再坐到轮胎上当起了‘残疾’。有时是妹妹迈着大长腿进来,之后坐下做出个残了的亚子。刚开始,大家以为她们是那种想不劳而货的人,可渐渐的大家发现她们根本没有真要讨饭的意思,就是有人把东西丢她们那了,她们也是暗中随手就丢给了他们老大。

末世里,除了被保护太过的人外,傻子哪还能活到现在?几天大家就知道那俩混在他们‘丐帮’堆里,肯定是有其它目的。但他们会告密吗?呵呵,先不说人家到底啥目的他们不知道,向谁告密去?再说了,这时代多管闲事的一向早死。

……半月后的一天下午,这天要饭姐妹俩倒是一起出现在了‘要饭’街,只是不在原来的位置,而是和街口最靠外的俩夫妻用两包一斤装的面包换了位置。两点整,‘要饭’街的对面,一辆加长重甲越野缓缓停下,先是副架下来一个看上去阴气森森的女人,女人下车后立刻从车头转道过去打开驾驶室后面的后座车门。

驾驶室的位置,正对着对面的‘要饭’街,后座的男人下车后朝着四周谨慎的扫视了一眼,正好入了‘要饭’街上那两道隐蔽的眼。“嘶~~真是他啊。”素月一副饿脱了力一样的靠在七夜身上。七夜一脸凄苦的拍着她的头似在安慰:“前几天都是他手下来这,他在明知我们一定会怀疑他一定会出手的情况下还离开统帅府那个安全屋跑这里来,里面肯定有什么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

你等下通知下去,计划改变,先别动手。”“明白。”后座下来的白衣男人扫了眼对面,便看到了和周围文明建筑毫不相符的‘要饭’街,眉心一皱面露不悦之色:“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男人可不管你什么小少爷大少爷的,面色一冷:“等我出来前,我不想再看到对面还是这样乱糟糟的。”

“这。。。”司机还想说什么,可男人以大步绕过他走向旁边的大门。司机想了下,这位先生统帅似乎很尊敬,尊敬还有点讨好的意味,这种人他们哪得罪得起?那要不,先问问统帅的意思,于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这通电话出去的结果,就是半小时左右,一群身穿治安管理者服装的人如狼一样的冲进了‘要饭’街,像是在赶小狗儿一样,个个手里都拿着警棍,‘丐帮’成员一个不愿立刻就会遭到一阵拳打脚踢。

这时的七夜和素月俩都已离开,并不在场,也没法看到如此。。。的一幕。等到她们第二天再次来‘上班’时,这儿哪还有一身破一身脏臭的‘丐帮’成员?道路都清洗得干干净净,墙也是重新刷过雪白雪白的。“这咋了?”那些人怎么好好的就被赶走了?

两人从街道再出来,一个一身浅蓝的运动服,一个粉嫩色的运动服,如果不看那依旧满脸的麻子,倒是俩青春靓丽的崽。第631章 局中局——武字号两兄弟(二)俩人在附近绕了几圈,都没有发现‘丐帮’成员的影子,也不知他们被赶后哪能有容身之处。

末世中,对于他们这些残疾人士太过无情,毫无用处的人,便是亲人许多都是选择丢弃,又何况旁人呢。“他们能去哪啊?”虽是末世两年过去,也许是夜影基地的氛围并没有许多基地一样那么的冷血,也许是所经历的还没到那种生死一线的地步,素月依旧还保持的那份人类从人这个词开始就有的同情。

有同情心,并不是坏事,人若没有同情心,那与没有智商的动物又有何分别?人只要不丢失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同情心反之是个美德,当然,若是过了或是慷他人之慨,那不是同情心,那是圣母加带b字头。同情的前提,是自己有同得起情别人的资本。

七夜脸色也不大好的摇了摇头,a市不是她们的地盘,明知对面的大楼有问题她们都不敢随便的就跑进去查看,这些人去哪了她哪知道?“姐姐~~姐姐~”突然,有道怯声声带着哭腔的奶音传来。声音并不大,素月都完全没听到,依旧愁着脸跟在七夜的身后,还是精神力强的七夜敏锐的在周围来来往往行人的噪杂环境中,听到了那道有别于其它的呼声。

结果前面的七夜一停,毫无准备的素月直接就怼了上去,因为身高差的原因,两个包子正好怼在七夜背上的肩胛骨俩凸起上,那酸爽。。。。。。她嗷了一声就叫了起来,引来的周围的测目无数,害她连揉下痛处都不好意思了。“姐。。。”啥情况啊这是?

只是还没问出来,前面的七夜已经迈着大步朝一旁一个巷子走了过去。……“姐姐,你救救大武哥哥好不好,我知道你能救他,只要你救了大武哥哥,不,不是,只要你愿意去救大武哥哥,我这辈子给你做牛做马,下辈子给你当仆人。”

小小的孩童看着不到六七岁的样,身上穿着破旧东一补丁西一补丁的衣服,跪在地上边哭着哀求边不断的拿头磕着地面,一点不知痛一样一下比一下狠,只几下额头就青了一片。这不是最引人注目的,他最让人侧目的是他的双手,天生的畸形长才十厘米多点,小得只有成年男人的两指粗,五指像是两个小鸡爪强安在上面一样。

七夜在孩童的头又要往地上撞时,弯腰一把手托在了孩子额头上,“跪什么?我是不是和你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听七夜这话,就知道她和孩童是有些熟悉的。孩童一直没有名字,出生就被人拐卖,他的运气还不如小毛,小毛起码是全须全眼的被卖给人当儿子,这孩子不是,他是被人活生生扭断了双手让他成了后天形成的‘天生’残疾,然后在他刚会走路起就被人带着开始到处要饭。

末世后,他这样已经变得毫无价值的人,那些人自然是不愿再带着他多张嘴,孩子被直接从车上推到了满是丧尸的街道中,那些人只给他留下了一窜恶意的笑声。是孩子口中的大武哥,也就是那位‘丐帮’头子,是他刚从超市中逃出来听到了孩子哭声,跑过去将孩子给救了,从此大武就一直带着孩子,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小武。

小武终于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名字。这些全是小武在七夜‘当班’时跑过去主动告诉她的,这孩子人生前面在认识大武前都很不幸,但没有泯灭他的童真,他依旧乐观。一点不在意七夜对他的冷淡,似乎特别喜欢七夜,只要她一‘当班’就会跑过去也坐在她身边,然后完全不用七夜回应的自己的吧的吧个没完。

还别说,因为他的存在,一个坐轮胎上的残疾女人加一个双手残疾的孩子,业务那是突飞猛进,就是不主动向人讨东西,路过的人只要有点同情心的或多或少都会丢点东西。有时一小节面包,有时小半包没调料的泡面,运气好时还能有一颗稀缺的糖果。

每每有这些收获时,小武都会用那溜溜有神的双眼巴巴的望着食物咽口水,但他被大武教得好,馋得眼睛都直了,不只不会讨要,便是七夜主动给他他都不要,坚定的认为‘他们是给你的,那就是你的。’七夜是那会在乎这点东西的人?

所以每天‘下班’时,她都会特意路过基本一天都没啥收获的大武那,把一天的收获用布袋装着,有时会多塞点东西进去,然后丢给大武。“大武哥,大武哥要死了。”小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哪还记得什么黄金不黄金啊。七夜脸色一凝,上前把快要哭岔气的小人儿抱起,“不哭了,我抱着你,你带路,我们去救你大武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