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夺宝连环游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夺宝连环游戏 (第1/9958页)
    
其它植物变异了没什么,人参啊,那能一样?阿威是新来的管家,也算是老管家,原就是a市李家的管家,这次a市大营救,他也跟着过来了,继续当这里的管家。阿威是老爷子的人,老爷子被李父悄悄送走后,阿威也被赶了出去,还有两个阿姨一个厨师三个帮工,都是曾经专门照顾老爷子的,也全被赶了出去。

又凭什么他们就得受穷?他们就得绝后?于是,就有了第一批出动去外‘找老婆’的队伍。刚开始,他们还不敢往大城市里‘找老婆’,只敢在远一些偏一些的村子里‘找’。只要是女人就行,碰到落单的几人冲上去架起来就跑。

女人哭、喊、骂,不愿意,那就打,打到愿意为止。做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情,心里还是会有恐惧的。所以一次不敢在外面停留太久,一般一个队伍出去‘找老婆’时间都不会超过一个月。一个月能找回几个呀?有时运气好五六个,有时运气差些一两个,这哪够整个村子几十号男人分的?

于是。。。共妻。女人们被抓进了村子就是进了地狱,被打骂是正常的,你要是想逃,逃一次打断一条腿,两次两条腿都打断,再逃就双手都打断。反正,村子里的男人要的只是女人们能生孩子而以,手脚于他们来说毫无意义。李彻特意提到报导中被抓的村民讲过的一段话,他还向轩辕冥殇和七夜学习那人讲话时的状态与神色。

只见他原一副玉树临风的状态不见了,少肩一萎,头发抓了下成了爆炸如疯子,一边腿一抖一抖的,脸上嘴还有点斜,双眼秽浊斜视着人,猥琐得轩辕冥殇差点没一脚踢过去。整一个街头的地痞流氓。“我们对老婆可好了,都不要她们干活,每天供她们吃供他们喝,你们说说天下哪还有这么对老婆的?结果呢,她们竟然还跑?她们还有没有良心?。。。。。。”

“啪~”的一声,李彻后脑勺挨了一下,打断了他后面的影帝表演。演得满爽的李彻被某男的死亡视线盯着,立刻咳了声秒恢复他的玉树临风,一本正经的接着讲下去。那个被大学生们碰到的被活埋的女人,已经逃过了五六次,被打断了手脚刮花了脸,身上更是没一块好肉。

而她被活埋的原因,不是因为她逃,而是她被绑到村子已经有两年多,可依旧还没有怀孕。所以,她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没有作用了,那就没必要再浪费粮食,而且还不听话。这样毫无人性的事情,山上虽远可他们只要下山抢人总是有行迹可寻,一年两年附近的人不知道,十年二十年,甚至已经五六十年了,还说没人知道就说不过去了吧?

村子里的人也不是全不懂交情的,他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山下的j方有了所谓合作。村民们抓到的新鲜货先上供给保护伞,保护伞享受过后他们再接回村里当共妻。“这事被捅出来时闹得很大,光是【官】员就是几乎全省撸,我记得我当时有看过有关的新闻,好像是村民都被抓了,里面的女人也全被救了出去。”

不过,这只是新闻里的说法,其实哪有那么容易处理的,几十年的拐卖,说拐卖都是善良的,单纯的只有一个抢字。他当时年纪也小还混蛋,一天到晚的想的不是玩就是玩,这样的事情当个乐子看过就过去,哪会多去注意?第425章 路上——恶是为什么(三)

这时威叔正好走到他旁边,递给他一寻问的眼神。李彻苦笑着摇了摇头。第498章 好想 好想一个睡美男笔直的躺着像是睡着了一样,只是要先忽视那惨白惨白毫无血色的脸色。七夜全身的血液像是突然被冻住,手脚冰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了床边。

“这是,怎么回事?”声音轻得,似飘似渺随风而散。“首领是头部受伤,我的能力只能是治疗,脑袋。。。太过复杂了。”英洁也很无奈。治愈系不是万能的,治愈系说白了就是细胞再生,受了伤,哪怕是内伤,她都有办法,可人体是复杂的,每个人的身体情况又都不一样。何况是人体内最为复杂的脑部,神经连着神经,一个不好没治成功反而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所以,对于首领的情况,她现在唯一还能做的,就是防止情况的恶化。“他是。。。怎么伤到了头?”轻轻的抚身握住曾经在她身上总是炽热,现在却冰冷的手,七夜的心都在颤抖。她走的时候,明明那么鲜活还气她,一月前两人虽没见面但最少也会三四天就视频一次。

也就是,这人出事,是在这一月内的事。他去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英洁眠下了唇,为难视线瞟向门口眼神躲闪的李彻。是该说,还是不该说?李彻也为难,首领昏睡前还一直三令五申的交待不要告诉夫人实情,可现在这情况。。。

想了下,他朝英洁微一点头后转身快步逃一样的离开。这里,他实在是待不下去,只要多待一刻,他就恨不得杀了自己。大厅中的老爷子看到脚步匆匆,神情恍惚中带着自责的李彻,无声的叹息了声又再次靠到沙发背闭目养神。大孙子出了那样的事,他心里也难受,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孙媳妇儿未出师,曾孙子也还需要他。

“太爷爷吃。”小乖宝哒哒哒的从厨房跑出来,两只小胖手各拿着根林大厨刚给他做好的自制棒棒糖。跑到老爷子身边才一根塞到自己嘴里,另一根举着要朝老爷子嘴边递。“哎哟,太爷爷的乖宝。”老爷子掩下心跳的酸楚,笑着抱起乖宝张嘴把糖含住。

为什么明明是糖,却是苦的?乖宝扒在老爷子肩头,怯怯的望了眼二楼,“妈妈?”对于才一岁多的孩子来说,分别一年这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哪怕是中间经常有进行视频联系,可总归是多了分疏离。乖宝认识那个匆匆跑进来的漂亮女人,也知道她是自己妈妈,只是她一冲进来就直奔二楼,明明他就站在楼梯边,妈妈好像都没看到他一样。

乖宝不开心,他感觉妈妈并没有像他想妈妈一样的想他。老爷子察觉出乖宝语气中的失落,他就怕母子俩分别时间过长生疏了,赶紧将小家伙放到双膝上,两人面对面的开始哄他。“乖宝记得妈妈经常在电话里说什么吗?”对了对手指,小乖宝情绪不高的低喃道:“妈妈叫乖宝要听太爷爷的话。”

“不是这句,妈妈每天挂电话前说的最后一句是什么?”小乖宝暗淡的眼中闪出了些亮光,“妈妈爱乖宝,想乖宝。”李彻也凑了过来,挤在两人旁边,“对啊乖宝,妈妈肯定很爱乖宝,也肯定天天都在想乖宝。妈妈才刚回来,身上带着细菌,是怕把细菌粘到乖宝身上害乖宝会生病,所以才先上楼去洗澡。

妈妈不是没看到乖宝,也不是不想抱抱乖宝亲亲乖宝。”夫人进门时,乖宝正从楼上下来,站在楼梯口一看到夫人立刻咧开了嘴张着双手求抱,结果夫人从他身边一掠而过。当时乖宝那受伤的小眼神,看得他们这些大男人心里那个酸啊。。。

这不,本来老爷子一天只准乖宝吃一棵糖,早晨已经乖宝已经过过瘾了,为了安抚他受伤的小心灵,林大厨赶紧又去拿了两根哄他,老爷子也没反对。“真哒?”小乖宝不太相信的望着李彻,像是要在他身上寻找那份确定。父亲的昏迷,母亲又不在身边,哪怕身边有太爷爷和叔叔们在,可少了最重要的父母,终归是会让乖宝小小的心灵缺乏了些安全感。

好不容易妈妈回来了,结果却是。。。李彻非常确定的重重一点头,“叔叔保证,乖宝把这棵糖吃完,妈妈肯定就下来了。”乖宝似信非信的又望了二楼方向一眼,蠕动着小嘴加快了吃糖的速度,离他最近的两人都能听到他小乳牙磨糖的咯咯声。

老爷子给了李彻一赞赏眼神,将乖宝换了个位置让他靠在自己怀中,特意坐斜一些让乖宝能舒服的靠着又能直接看到楼梯方向。做妈妈的七夜,怎么会不想念乖宝?不到几分钟,她已经洗漱好换了身便装快叔下楼。老爷子理解做母亲的这份急切,没有再霸占着乖宝将还有些闹小脾气的乖宝放到她怀中。

然后给了李彻一眼神,两人立刻离开了大厅,给他们母子俩独处的时间。七夜紧紧的抱着小乖宝,亲了亲额头,又亲了亲脸颊,“妈妈好想乖宝,乖宝想不想妈妈?”嘟着小嘴还想表示‘我很不开心’的小乖宝一听妈妈这话立刻破功,小嘴一咧立刻抱紧了七夜的脖子。

花园中正散步的老爷子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了这半月来第一个轻松的笑意。李彻脸上的笑容,也不再是浮于表面,而是深入眼底,“夫人回来家里一下热闹起来了。”他们这些属下的心,也能定了。有时想想真的很奇怪,夫人那样一个似乎长不大的萌萝莉,按理应该给人的感觉是处处需要保护,可夫人偏偏会经常让人忽视了她趋于幼小的外在,让人感觉亲切的同时,也令人安心。

这可能就是人格魅力!“这孩子,心怀天下却不自知。”老爷子也失笑。总是常说自己自私,其实这世上哪个人不自私?可她说着自私,做出来的事,却总是以大局为想。第499章 河东狮吼就说这离开的一年时间,的确,最初是因手下被抓才前往营救,可营救哪需她自己本人前往?

也的确是为了引出某些人。但她一直没说的是,她还有另一目的,就是为基地的未来持续发展去收集物资。七夜的空间,是迄今为此所知的空间系中容量最大的一个,其它人,就是有空间系在,收集物资的量有限,也就意味着走不远。

随着末世到来后时间的推移,全国各地可收集到的物资在逐渐减少,不是因为被其它人所拿,而是许多的东西保质期等不了他们。还有最重要的救命的药品,更是被拿走一样少一样。为了未来,本来他们应该及早就要尽最大努力的收集,胜利一向是给有准备的人。只是因为夜影发现了木系净化植物的能力,这才能让他们相对的不那么急切需要外面的物资。

可时间再施,空间再大也将变得毫无意义。所以,七夜的离开,是必然。李彻愣了下,他没想到老爷子对夫人的评价竟然这么高。不过心思回转间一想,他也不得不承认夫人当得起老爷子对她的评价。夫人的异能之强,就是基地的一镇山石。

他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在首领和夫人间,外界更怕的是异能确认已达六级,不知上限的夫人,而首领的暗系,因为未知,让人忌惮的同时,也同样会让人轻视。夫人在基地内,那些人就一直只是玩阴的不敢直接动手,可不就是这个理。

还有基地里保护了不知多少人,救了不知多少人命的疫苗,最原始的数据,也是从夫人曾经的研究成果而来。更不论夫人一人就能一次收集来整个任务大厅一天几倍的物资,哪次夫人出去一趟回来不是把仓库塞得满满当当的?这些,夫人从来没有居功过,更甚至是因为她性子的淡然与不喜交际,反而让许多人误会夫人清冷孤傲。

一想,李彻已面色苍白,狠不得重重打自己几拳。他曾经,对夫人也有着同样的误会,甚至一度认为夫人配不上首领。现一回想,只觉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真真是鼠目寸光。“我叉你的,你再跟着我,信不信我直接弄死你?”别墅前院传来道河东狮吼。

接着,是一道男人贱贱的讨好声:“小月,没关系,你尽管蹂躏我,只要你别再生气了。我错了,真的错了,我不是故意的,当时真的是走错了。别打,别打,痛痛痛。。。要脸,别老打脸啊,屁股,屁股肉多。啊,痛啊。”紧接着,就是阵肉碰肉的拳打脚踢声,和男人的阵阵哀嚎。

老爷子和李彻对视了眼,两人眼中皆是深意,显然对于这类声音,他们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又是他们俩来了。”老爷子指指房子方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挑眉,“你去把那个打发了,要不碰面了不太好看。”李彻眉头一皱,应了声‘明白’就快步赶了过去。

只是他还是慢了一步,到前院时,那俩已经都进了大厅。“姐,你可回来了。”素月像是恶虎扑食一向扑到七夜身边,紧紧的抢了她一条手臂搂住,双眼通红的望着七夜眼神都不舍得眨一下。“瘦了,不过看起来很好。”七夜笑看着她,伸手戳了戳她的手臂,的瞧着就很健康。

只是。。。“女孩子干嘛弄出一身肌肉来?”现在看过去像是一金钢芭比,呃,没那么夸张点,看起来不是那种特别壮实,但穿着的紧身皮衣把一身的彰显着力量的肌肉都显示在外,和曾经的软妹妹相比,这差别实在是太大了。要不看脸要看背影,俩完全不是一个人。

素月没太在意自己的外在,只是笑得没心没肺的望着七夜,任她在自己的手臂这戳戳,那戳戳。“夫人。”一道有些熟悉,但七夜一时想不起是谁的问好声传来。七夜转头一看,嚯~,娘呀,这是个啥玩艺儿?两只眼睛一只紫黑色的,一只直接是黑的,脸上看不出一块正常肤色来,这青肿一块,那青肿一块,连个正常五官都看不出来了。

她在看来人,来人却问好后,视线定在了。。。周俊身上?七夜眼珠子一转,哦~~,她想起来这人是谁了——吴文呈。吴文呈一扫眼看到站在七夜不远处如一护卫般的周俊,整个人惊得连身上的痛都忘了,连带着也忘了他今天来这的目的。

对周俊,吴文呈的内心其实很复杂,有愧疚,也有。。。但无论如何,他都是被他的队伍给赶了出去,现在却受到夫人的重视,像是已经如郑炫炂等人一样能入驻进七号别墅。这不是妥妥的在打他的脸,说他是有眼无珠?周俊对吴文呈的到来并没太大反应,只是淡淡抬眸看了他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

他的冷淡,反衬得吴文呈的呆滞就有点显得大惊小怪了。“吴队长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把吴队长给伤成了这样?”七夜的声音,让吴文呈立时收回心神,顺着七夜指的位置坐下,然后如刚才的情绪失控是大家的错觉一样,又是笑得混不在意的抚了下脸笑道:“这是我自己做错了事活该。”

感觉到抓在自己手臂上力量的加重,七夜眸光一闪没再问他伤的事,“吴队长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没有其它事情,就是听说夫人回来了,过来看看夫人。”依旧还是如初见时的一副自来熟。不过七夜,已经不再是一年前的七夜了,从见到他起脸上的笑容就一直保持着同一弧度。

听了这话,也只是淡淡的“谢谢。”。只两个字,但吴文呈也看出了她不留客的真实态度,屁股还没坐热立刻识相的起来告辞:“夫人刚回来,肯定有许多事要处理,那我就不打扰了。”七夜没留人,说了声抱歉后让只他们后脚进来的李彻送客。

等人一走,素月马上气鼓鼓的开始告状,“姐,那人就是个流氓,他半夜三更的摸到我房间来。”“嗯?”七夜瞬间笑容冷了下去。竟然不只是眼瞎,还干这种品德败坏的事?对象还是一直叫她姐姐的素月!!!第500章 许巾帼给素月传教

素月就像是受了委屈找家长诉苦的孩子一样,紧抱着七夜的手臂,把她这一年来和吴文呈间的交集一五一十都吐了出来。起初,吴文呈只是在素月面前偶尔晃晃,说一些有的没的带着挑逗性的话语,素月不理他他也不在意,但起码的没有过于纠缠,就是碰面了会嘴贱下。

s市从重建起,素月就暂住到了s市内,混在各队伍去s市附近的山里猎杀变异兽。她不为报酬,纯是为了在战斗中提升实力。是空间系,又有着好身手,加哪个队伍哪个队伍不欢迎?素月一直就没把吴文呈这人放在眼里,就更别提往心里放了,只一心的提升自身能力。这娃子似乎天生就缺了那根筋,不只是总在她面前晃的吴文呈,她是谁在她面前示好都会被直接无视。

吴文呈倒是显示出认真的追过素月一阵,约有一两个月吧,经常的送吃送喝,猎到了好东西也会往素月那塞,只是素月不知情趣为啥,更看不懂吴文呈要表达的意思,啥都不收不说,还总有他有病的目光看他。后来慢慢的,吴文呈就不再往素月面前凑了,也许是被打击了。

本来自此后应该是两条几乎不可能有相交的线,谁知有一天半夜三更的,一身酒气的吴文呈竟然摸进了素月的房里。素月再怎么说也是有过上辈子经验的人,再有着阿兵哥们的教导,在这一个人权都可以说是不存在的世界,她怎么可能不时刻戒备着?

吴文呈一摸进去她就发现了,然后三下五除二的把人给绑了一顿胖揍后直接丢了出去,从此两人只要一见面,素月就对吴文呈没再客气过。七夜听后拍了拍她的手,“你受委屈了。”她明白,只因吴文呈异能之强,对于基地来说是极重要的人物,所以素月才会只是躲着人,顶了天的见面揍一顿。

否则,吴文呈的这种行为,素月不宰了他才怪。素月笑着摇了摇头:“姐,我没受委屈,反正看到就揍。”就是烦人。老爷子慢步走了进来,“姓吴的,的确是个麻烦,他大谋没有,但是这小伎俩使得太不入眼。”一直沉默着的周俊也来了句:“吴文呈心很大。”

七夜对他们的言论没啥反应,素月却是脸色一变,“难倒他是特意凑我面前,是想要谋什么吗?还是他想要对姐不利?”不怪素月怀疑,自上次吴文呈被打后,至今素月都快有一个月没见到吴文呈了。今天姐刚回来,这人就在她回来的路上和她巧遇,然后说了堆有的没有跟着进了别墅。

很多事是不经想的,一想就会发现里面的问题多多。老爷子但笑不语的微摇了下头。周俊眸光微闪后眠了下唇似乎在做艰难的决定般,几秒后他才沉声开口道:“吴文呈在男女之事上,没有什么度。”做为曾经的好友,背后言人非议这事他实在是做不来,可素月是夫人的妹妹,他不想素月有一天后悔。

毕竟吴文呈长得不错,平时又痞痞的很受年轻女性的喜欢。一回来就跑去厨房吃了一肚子出来的许巾帼刚好听到周俊这句,她可没有那么多避讳什么的,一手还拿着个已经咬了一口留着牙印的卷饼挤到素月身边,一副过来人架式的和她分析道:

可以说就是基地的公主,和纤巧姐姐没多大区别。”老爷子笑看着俩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他倒没想到许宴华这个传闻中一事无成只会惹事的女儿,竟然也是心有肱骨的聪明人一个。“你再想想那些受过夫人重视的人,比如鹤家的鹤学文,白家的白路远,一个现在是任务大厅的厅长,一个是警局的总警司。

哪个被夫人重视过的,不是在基地里辉煌腾达?吴文呈在基地里是异能强者,可也仅仅只是异能强者。反而还正因为他异能强的原因,造成了他的地位很尴尬。”咋的扯到地位尴尬去了?多少人巴结吴文呈啊,他怎么会地位尴尬?

素月更懵了。要再分析,就会扯到些不能说的事上面了,许巾帼有些局促该不该再说下去,于是小眼神就飘向了老爷子。老爷子给了她一继续的鼓励目光,他也想听听许家这小姑娘还能说出啥来。有了老爷子的默许,许巾帼胆子立刻膨胀,完全没再有顾忌的继续道:“你别看现在基地里平平静静的,可几大家族依旧还是在明争暗斗着,为了自家的实力,他们怎么会不去收拢异能者?

你看基地里的各队伍好像都是自己各干各的,领着任务过活。可出名的队伍哪支背后没有着家族的支撑,有的索性就是家族自己的私人队伍。”“那吴文呈不是更受那些家族的重视?”怎么还会尴尬?许巾帼一脸神秘的反问:“傻姑娘,基地最大,实力最强的人是谁?”

“肯定是首领和我姐。”这还用问。许巾帼一白眼送给她,“那不结了?吴文呈除了首领和夫人外,是基地里异能最强的一个,他归于哪方势力,哪方的实力就大大增强。同理,他归于谁,谁就会受其它人的忌惮和排挤。基地里的各家族,现在又有哪个敢和首领和夫人对抗,至少明面是没一个家族敢。

所以,他们更不敢去招揽吴文呈,怕犯了上面的忌,明白吗?”都说这么白了,谁还能听不明?素月双眼一亮,立刻举爪子道:“所以吴文呈特意靠近我,就是想引起姐的注意。”“可以这么说,但我个人感觉还不只。他虽然没表现出来,可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y望,对权利的y望。以前我在学校时那些凑近我身边的人,不少都是这种眼神看我。”

她也算是‘久病成医’了,打小因身份的原因,身边就没少巴结的人,小时看不明白,只以为那些人是真想和她成朋友,后来亏吃着吃着,倒是吃出了些看人的本事来。就是还没出师,要不当初她也不会差点儿被卖了。第501章 温馨一刻

许巾帼一脸神神秘秘的凑到素月耳边压着声:“我告诉你,那姓吴的无论多好看,你都千万别喜欢他。就冲她半夜往你房间里跑这点,他就不是好人。我猜啊,只是猜测,但我觉得不离十。姓吴的肯定是看你一直不理他,所以想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只要和你成了一对,那就是夫人的妹夫了,可比单靠他自己来巴结夫人要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