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连环夺宝手机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连环夺宝手机版 (第1/9794页)
    
师姐以前怎么从来也没有提过学姐和学长?为什么这次提了,他有偏偏错过了。华亦资本有没有和二舅合作的可能?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为什么要这么急哄哄地从北京过来这一趟?他昨天当着师姐的面说了什么来的?【烧钱的意思就是不赚钱咯。】

语气摆明了是在赞美。只不过,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把潮长长给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么会?我会什么了?”“啊哈,怎么还谦虚上了,快快如实招来,你是怎么做到,才两天的时间,就让云老对你赞不绝口的?”云朝朝的笑声很是开怀。

隔着手机信号,都能感受到朝朝姑娘灿烂的笑脸。云朝朝倒是没有想过,让男朋友帮自己跑这一趟,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夸我了吗?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啊。”潮长长认真回忆了一下。他这次确实是来帮忙的没有错,只是,到目前为止,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做特别具体的事情。

“你爸爸那是爱屋及乌吧。”除了这个理由,潮长长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有什么特别值得夸赞的地方。“谁说没有。我爸说你给云姚织带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朝朝姑娘的兴奋劲儿还没有过去。“全新的思路?关于双反调查的?”潮长长向来就没有邀功的习惯,实事求是地回答道:“目前就是按照既定的应诉策略在进行啊。”

“不是双反调查的事情,是关于企业发展的。”云朝朝给了潮长长一个提示。“啊?那就更不可能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往那个方向聊。”潮长长笃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向来对经营一类的事情不感兴趣。别说提供新思路,就是旧思路,他也不见得已经了解透彻了。

“你再想想。”朝朝姑娘颇有点循循善诱的意思。云朝朝一再强调要关注细节,潮长长就想尽量把人为的因素都降到最低。“诶呀呀,这么厉害的呀,我男朋友可真不愧是yc学生会主席出身,在成规模的人员管理上,完全是经验丰富嘛。”

“你再这么夸下去,不怕把男朋友夸坏吗?”“男朋友这个物种,是夸能夸得坏的?不能够啊,就算别人家的男朋友夸两下就坏,我云朝朝的,绝不能够啊!”云·夸赞精·朝朝上线。“都还没影的事情,我就只想了一下问卷,都不一定能设计出适合那么多人的培训方案,连个半成品都没有,哪当得一个【会】字。”潮·前学生会主席·长长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惶恐。

“哈哈,你这么诚惶诚恐是要干嘛?我都刚刚知道你要做问卷和培训,你都没告诉过我爸,我爸怎么可能说这个?我刚刚说你那么会,本来也不是指这件事情。”“那是什么事情?”潮长长直接发问。云朝朝没有再和潮长长卖关子就公布了答案:“我爸说你给了他一个全新的经营方向,他已经在研究去土耳其建厂的可行性了。”

“啊?这么突然的吗?我前天就随口提了一句。”潮长长确实是有说过土耳其,但压根就不是要给经营建议什么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好的点子,不都是在不经意间出来的?”云朝朝坚持把这件事情,归功到潮长长的身上。“可我说的那些在土耳其开分部的,也都不是织带行业的。”潮·不邀功·长长依然在线。

“那第二呢?”“其二就是,你以前并没有想过要做潮牌,当然,我并不排除,你以后有喜欢上做潮牌的可能,但现阶段,你更应该想着的,是怎么在高考的时候,考出一个可以让自己自由选择的成绩。”“自由选择?”“你成绩要是一般般,就只能想,自己能够得上什么学校。反过来,如果你的成绩足以傲视群雄,那不管是学校还是专业,都任你挑,这就是自由选择。”

“那你着自由选择的标准还挺高的。”潮长长再一次感受到来自状元的降维打击。“那我也是看人下菜碟啊,要换了别人,我会这么要求吗?我原本就不是一个特别看重学些的人,都我没怎么太用功,成绩非要这么好,我也很无奈啊。”

“你这话说出来,应该会被很多人追着打吧?”潮长长好不容易找到可以接的话。“慢慢,你在以前的学校,是不是人缘不是特别好啊?”潮长长没有正面回答。“这话从何说起?”“因为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我最多只会自己在心里面想一想,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那是你虚伪好吗!怎么想就怎么说,还非得要装谦虚给谁看啊?你装了他们的成绩就能多几分了?你总不可能为了别人的自尊心,委屈自己一辈子吧?”云朝朝完全不觉得自己的理论有问题。“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潮长长没再继续数落自己的女朋友。

他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寄宿,还做了一路的学生会主席。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但说话做事,经常会有一碗水端平的需要,反而没有云朝朝那么肆意。“哈哈,是吧。全班都在抄我的作业,你说我人缘好不好?”云朝朝给自己正了一下名。

“那必须好啊,也不看看是谁的女朋友。”潮长长赶紧补救了一下自己刚刚的一时嘴快。“算你有眼光。”说完,云朝朝话锋一转:“其实呢,我反对你接手mk fairwill和我的心理价格是什么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是因为什么?男朋友都快好奇死了呢,你可不可以快点满足一下男朋友的好奇心。”潮长长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顷刻间变成了一个幼稚而又可爱得好奇宝宝。

潮长长很少犯可爱。一旦可爱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下定决心要让男朋友把精力都放到高考上的云朝朝,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要破功了。这都怎么回事?从来都只听说谈恋爱会让女人变傻,何曾听闻谈恋爱会让男人变可爱? 第八十七章 笔记片段

云朝朝有点不忍直视,主要是担心她自己。男朋友可爱成这样,完控制不住想要直接上手往脸上揉揉捏捏,要怎么办?刚刚是谁让人把幅心思花到学习上来的?无奈之下,云朝朝只得避开男朋友投来的视线,冷冷地来了一句:“好奇害死猫。”

“啊?会出猫命的吗?那咱们以后养狗就好了,你想养几只?大型犬还是小型犬?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品种?”潮·可爱·长长一点收敛的意思都么有。云朝朝缴械投降:“我对猫毛狗毛,所有带毛的动物都过敏。”赶在潮长长把宠物方向往冷血动物上靠之前,云朝朝把话题带回到正确的轨道上:“如果我没有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出现,你肯定不可能在刚刚十八岁的年纪,就决定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对不对?”

“可是你就这么出现了啊,早点知道自己以后想要做什么,不是好事吗?”潮长长也没有继续可爱下去。他刚刚的那个反应,有一多半是下意识的。如果云·录音机·朝朝录下来,回过头来又放给潮长长听,某位可爱上身的男朋友,应该会直接掉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当然不是好事。”云朝朝提出了反对意见:“如果这是你一早就有做品牌的想法,那肯定是好事,可你现在是因为我,才想着要接手MKFairWill。”“为自己的女朋友接手也没毛病吧?”潮长长把男朋友的位置摆的很正。“怎么没有?接手只是一时间的事情,但接手完了之后呢?回头你发现自己根本不喜欢做潮牌,这不就成了情感枷锁了吗?”

云朝朝想不希望潮长长为自己做太多的改变:“我希望你未来职业的起点,是你自己喜欢的。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我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多。”潮长长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的。自从遇到了朝朝姑娘,才发现自己是幼稚着长大的。

“那你现在开始想还来得及啊,大学这几年不就是让我们有时间想清楚,自己究竟要做什么的吗?”云朝朝体会过一边念书一边做品牌的压力,不想让潮长长重蹈覆辙。“那不行,你不能对男朋友采用放任自流的放养政策,要不然,就你男朋友那种做什么事情都没有计划的,很有可能一直念到博士毕业,还没有想明白。”潮长长给云朝朝支怎么管理男朋友的招。

“所以,你原计划是一口气念到博士?”云朝朝这是第二次听潮长长说这个了。“也不是,就是觉得念书最不费脑子,还有书念,就懒得看其他的事情。”潮长长老老实实透了一个底。“就你这样的,还好意思问我以前人缘好不好?”云学霸反将了潮学霸一军。

“哈哈,男朋友这也太妄自菲薄了吧?”云朝朝被逗乐了。她就想不明白了,她的笑点怎么忽然就变这么低了?她不是以高冷的标签行走江湖的吗?“哪个妄哪个自哪个菲哪个薄啊?你男朋友没有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学历都没拿到,对成语的理解比较有限。”潮长长拿云朝朝用过好多次的学历问题自黑。

“小样儿,还挺记仇啊。”“我这明明是那什么耻那什么勇。”潮长长故意把知耻而后勇,说成了文盲可能会用的样子。云朝朝没有继续和潮长长斗嘴:“你想念完博士再想要做什么就先念呗,还没有想好就直接上手,你女朋友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潮·男朋友·长长不干了:“我女朋友怎么了?怎么就前车之鉴了?我女朋友有什么不好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当着我的面,诋毁我的女朋友?!”某位潮姓同学瞬间男友力爆棚,非常认真地装生气。可惜最后没绷住,自己先笑了。

“MKFairWill没有在我的手上崩塌,纯粹是因为我运气好,遇到了你。”朝朝姑娘对自己的男朋友嘴甜起来,也一样是没有上限的。“明明是我运气好啊,你都状元星了,还和我抢这么的小幸运星头衔啊?”长长同学不甘示弱。“我是说真的,不管是火烧云系列、绝世秘籍、还是云端的美食,MKFairWill已经发布和即将发布的主打系列,灵感都来自于你。”

云朝朝活动了一下被潮长长扣在手里的左手手指。一下又一下,除了拇指以外的四个手指轮番上场。像是在潮长长的手背弹钢琴,又像是在手背上打字和按摩。潮长长低头看着云朝朝“把玩”他的手背。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手背直达心扉。

潮长长还在想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回应,云朝朝就又开口了:“如果不是运气好把你骗来仓库,我是真的不知道再转手的时候,MKFairWill能不能实现保本。”“这么妄自菲薄,可不像是我的女朋友。”潮长长用拇指刮了刮云朝朝的食指的关节。

“你不是文盲吗?怎么用都上练哪几个字都不知道的成语了?”云朝朝将了潮长长一军。前后不过两分钟,某位潮姓男朋友就自己打脸了。“文盲只是不识字,又不是连话都不会说。我刚刚是问哪几个字,又没有问是什么意思。你还不允许文盲有良好的学习和运用能力了啊?”潮长长强行找了一个理由。

“行,你是文盲你怕谁?”“就是这么说啊!”潮长长摆出一副只有女朋友最懂他心的架势。“你可能不会理解,我其实特别害怕MKFairWill不能卖一个好价格。云老卖织带,利润经常都是用分来算的,他得要卖多少条织带,才能支持我随便就更改的人生理想?”

云朝朝在工厂长大,向来都知道赚钱的不容易:制造业的第二代和第三代,有好些都和他们的父辈一样勤俭节约。云朝朝就属于其中之一。当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有云之磊和云朝朝这样的制造业一代二代。也有潮一流和潮长长这样的。

潮一流一早就觉得制造业赚的都是辛苦钱,早早地把包装工厂给卖了,做起了既不辛苦,赚钱又多的生意。坚守初心,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尤其是在习惯了钱生钱的游戏之后。由于成长的背景差异太大,潮长长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云朝朝就把自己的前车之鉴娓娓道来。朝朝姑娘是因为自己的偶像,在达成高级定制成就之后做了潮牌,所以就萌生了自己也要坐潮牌的想法。那会儿,她才高一。说风就是云,直接让云老帮忙打听。一圈下来,有机会能买下来的,就只有MKFairWill。

因为是云宝点名想要的成人礼,云老二话不说就开始和原来你的品牌持有人谈。顺顺利利地,赶在云朝朝成年之前,谈好的转让的协议。自从接手MKFairWill,云朝朝一直都很认真地在做。她觉得这就是真的喜欢、真的热爱。结果,偶像的一句话,就让她放弃了做潮牌的想法,转而更加坚定了成为世界级建筑师的梦想。

哪个是真热爱,哪个是伪热情,一目了然。作为过来人,云朝朝不希望潮长长经历和她一样的试错过程。云朝朝的想法,对于潮长长来说,自然是很重要的。但潮长长并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你所有的担忧或者说假设,都是基于我一定不会对做品牌感兴趣,并且没办法兼顾的前提之下。”

“难道不是吗?”云朝朝摆明了是要问你就这么确定自己能兼顾得比我好。“也不能说不是。应该说是,我自己也还不确定,你给我点时间,等我确定好了,我们再讨论后面的事情,这样可以吗?”潮长长没有把话说死。“那有什么不可以?”云朝朝懒洋洋地靠在了潮长长的肩膀上:“我现在真是太幸福了。饱得我都想睡了。都有点不记得上一次躺在床上睡一个整觉是什么时候了。”

“那你赶紧上床睡吧。工作室那边,我去帮你盯着,要是他们有什么解决不了又很着急的问题,我就回来叫你。”潮长长也有意要让自己的女朋友好休息。“这么好啊?你不困吗?男朋友也忙了一整天了,又是来回来去地赶飞机,又是做七步泡面的,还降了好几个级别,委委屈屈地坐在经济舱,肯定也累坏了。”

“你男朋友像是那么娇气的人吗?他可是连小危楼都住得特别开心的。”潮长长一脸的认真。“咦~说的好像你是自愿去住小危楼似的。”“看破不说破不是中华女朋友的传统美德吗?”“哪个传哪个统哪个美哪个德啊?”云朝朝又学潮长长说话。

“我也不知道是哪几个字,反正就是我女朋友在我眼中的样子。”潮长长努力维持自己文盲的人设。“你说谁传统,你说谁美德,你这是侮辱谁呢?”云朝朝瞪了潮长长一眼。“啊?是我对传统美德有什么误解,还是你对侮辱有什么特别的理解?你男朋友书读的少,你可千万别嫌弃。”潮·没文化·长长诚惶诚恐地了看云状元。

“哈哈哈,你干嘛一直逗我笑,还让不让人睡了?”云朝朝又瞪了潮长长一眼,这回还加上了挑眉怒对。完了还觉得不够,就外加一声撒娇意味十足的:“哼”。“我错了!那你就在六号仓库睡吧,这边相对比较独立,不会有什么噪音,我帮你把灯关了,要是有急事,我再过来叫你。”潮长长刚刚已经把床什么的都铺好了。

托破过一次产的福,潮长长生活自理能力和照顾人的能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那你呢?”“我出去反省一下自己的文化水平,顺便追忆一下库区凌晨三点的露水和空气。”“你今天就不睡了?““我觉少,我来刚从山上过来那会儿,可能两天才能睡着一小会儿,每天都能和凌晨三点的仓库打招呼,这么久不见,还怪有点想念的。”

“你那是心情抑郁导致失眠。”“我那会儿表现应该还挺正常的吧,我怎么记得我那阵子,笑得比平时都多呢?”“皮笑肉不笑也叫笑?”云朝朝直接拆掉了潮长长的伪装:“你现在还有睡不着的问题吗?”“没,早就被女朋友给治好了。我刚来的时候,应该是有点抑郁的,后来被你打击得连抑郁的时间都没有了,每天百思不得其解的,就只有一件事情——云老板为什么无缘无故针对一个小库管。”

“是嘿?看来我以后得多打击打击你,不然你都睡不着觉。”“就是说呢,我女朋友连打击,都能催人奋进。”打击催眠,这种方式只有云朝朝能想的出来,也只能在潮长长身上发生作用。关灯。关门。走出六号仓库。还没来得及和凌晨三点的露水和空气来个亲密接触,潮长长就看到仓库门口站了一个人。

丁进聪看起来你像是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了。“有事吗?”潮长长问。“是有一点。”丁进聪有点举棋不定。“着急吗?”“有一点,想要和老板探讨一下绝世秘籍的主打内容。样衣是都已经做出来了,但我不太确定哪几件衣服上面的公式啊什么的,是一看就特别有水平的。”

绝世秘籍系列,主打的是状元笔记的内容。每一件衣服,都融入了云朝朝手写笔记的一部分。除了版式和款型,笔记的内容,也同样重要。但设计师在选取笔记片段的时候,都是当成图片的。如果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内容,就不太适合上到发布会。

第八十八章 这种状态“要不然我先去看一看能不能帮到你?”潮长长主动请缨。“这……不太合适吧?”丁进聪回答得有些犹豫。他是来找云朝朝的。做设计,最忌讳中间经手的人太多。每个人的意见和审美都不一样。有的人喜欢时尚前卫的设计,有的人喜欢椰树牌椰汁。

不能说一定有谁的观点好,谁的观点不好,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直接和最终决策者沟通才是最节省时间的。接触了一堆人,收获了一堆意见,改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没有一个是老板的喜好,那就注定是在做无用功。老板想要椰树牌椰汁那一款的,你非得来一个良品铺子和卫龙辣条那一型的,你自己再满意,老板也不会满意。

工作室的其他设计师,就是太自我了,才没办法成为主管。丁进聪就是因为知道怎么做有效的沟通,才会在同一批设计师里面脱颖而出。“我的成绩也还行的,【绝世秘籍】系列的那十六本手写笔记,之前也一直都放在我哪里,我对里面的内容还算熟悉。”潮长长并没有空降或者越俎代庖的意思。

“熟悉内容和掌握内容应该还是有区别的吧?我们这是主打今年新科状元的名号,要是选不好了,回头闹了笑话,丢的还不是我们老板的脸?”丁进聪完全没有妥协的想法。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可能有点不太恰当。丁进聪决定要补救一下:“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会闹笑话还是什么的,就是我们不是也合作过吗,你当时负责涂鸦和品牌标识,都特别让人耳目一新,但我们每场秀的主题都不一样,最后还是得要老板拍板。”

“理解的。我就是先去看看,你们老板她刚睡着,实在不行,等天亮了就叫她起来,你看这样行不行?”潮长长坚持要让云朝朝多睡一会儿。丁进聪郁闷了。因为云朝朝不曾避讳,所以他也已经看出来潮长长和老板的关系。他是老板的员工会为老板着想没有错,但人是老板的男朋友,肯定也是为老板着想的。

可是,关系是关系,设计是设计,秀场是秀场。之前那个【火烧云系列】,潮长长其实也就是提供了涂鸦的图案。真正和服装设计有关的事情,也并没有太多的参与。也正是因为这样,【火烧云系列】的署名才会是丁进聪的。又不是科班出身,只是因为是老板的男朋友,就横插一脚。

老板最后要是认同了潮长长提出来的方案,那还好说。如果不认同,就又得回过头来全部重改。这么做,放到往常,其实也不算是太大的问题。总归让老板的男朋友开心一下,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可问题是再有两天就要去成都开始做发布会现场的布置了。

mk fairwill是有竞争机制的。【绝世秘籍】这个系列,关系到他和二号仓库工作室集群的负责人,谁能当上总监。在这个节骨眼上,是真的不太适合做无用功。可潮长长都已经这么和他商量了,没有占着自己是老板的男朋友,就直接指手画脚或者颐指气使。

丁进聪也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他不是林多义那种几乎都没有职场经验的,相反还比较擅长处理职场的关系。设计师,一般都比较有个性,在这一点上。丁进聪属于个性最不强烈并且配合度最高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拿到和【涂鸦艺术家】联名的机会,并且借由这个机会,成为一号设计师工作室集群的负责人。

潮长长在【火烧云系列】成功发布之后就走了,丁进聪就更坚定了云朝朝和【涂鸦艺术家】只是偶然的合作的想法。发现潮长长和云朝朝是男女朋友关系之后,丁进聪很是有点忐忑。他原先一直觉得,潮长长是靠才华拿到mk fairwill围墙涂鸦和品牌标识设计的工作的。

现在看来,可能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一个认知,让丁进聪怀疑【火烧云系列】卖的比其他的系列要好,究竟是因为他的设计出彩,还是因为有各种资源的倾斜。如果自己的老板是一个恋爱脑,那他是不是要跟着,或者说,还能跟多久。

来到一号仓库,潮长长立刻就进入到了挑秀场衣服的状态。很快就选择了六件图案有些相似的衣服放到丁进聪的面前:“我觉得这个系列应该符合你的需求。”“我看不出来一条公式有哪里美的。”丁·设计师·进聪从小到大,一次都没有体会过什么叫数学之美。

“你不是想找云老板帮忙确认哪些内容,是【一看就特别有水平】的吗?这一组大概是最能符合要求的。”潮长长强调了一下自己选择源自同一本笔记的这几件衣服的原因。“但发布会的多样性也很重要啊,这么类似的六件衣服,有点太占用资源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