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兽宠天下 全能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兽宠天下 全能召唤师 (第1/427页)
    
听到寒皇的话,五胡军师轻笑,天地间,最大的谋,不是阴谋,而是阳谋!比如围魏救赵,比如推恩令,比如学区房……因为阳谋,真的让人无法破解,让人左右为难,让人深陷其中,却有不得不做!第276章 愿书友们未来可期五胡军师和寒皇联手。

另一侧。李建泰却道:“六弟,你好好制服长孙大人,至于父皇和玉玺,我来保护!”李剑白眼睛变冷了,眼白逐渐消失,整个人开始魔化了。素白衣裳也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气息。少年开始动用了超越后天的力量,动用了先天层次的力量,魔性也被激发了。

“哼,没有了剑,你拿什么挡我!除非你能提起剑。”长孙无忌大喝,手中利剑化为夺命之刃。少年死撑抵挡,眼中闪过恨意。“剑吗?呵,眼前不就有一把吗?”少年反手夺剑。李剑白夺剑成功!而长孙无忌眼中顿时清明,喃喃自语道:“小子,善待它,它是我长孙一脉的荣耀,不要再失了剑,更不要让心蒙了尘。”

“什么?”少年皱眉。而就在这一刻,长孙无忌命丧剑下。身后。李开明,一代唐王也起身而立,紧抓玉玺,摇晃走到两人身后,似乎要和自己这位老友一起西去。“父皇,这是怎么回事?”李剑白似乎明白了什么。李开明已经奄奄一息,苦涩摇头,道:“六皇子李剑白,朕现在将传国玉玺交于你,以后你就是新的唐王,不要辜负了我和唐国。”

“什么!!”李剑白整个人从魔性之中脱出,全身陷入僵持。而李开明,可以说是上一任唐王,因为现任唐王为李剑白!靠在李剑白耳边喃喃自语:“只有我死了,只有长孙无忌死了,你才会接掌玉玺成为唐王,其实从一开始长孙无忌就没有选择李建泰,我们一直选择你,莫要让我失望,更不要让我们死不瞑目。”

就此。一代唐王,一代国公,双双离去。而新任唐王为,李剑白!“啊!!!”李剑白大吼!!!第189章 赵瑾的意难平李剑白接过传国玉玺。整个人怔住了,心中顿时明白,顿时恍然大悟。长孙大人,从来就没有被先天丹给魔化,这一切都是一个局,这一切都是这两位死去长辈所布置的局。

而自己就是这局中人!“父皇啊!!”李剑白紧捏这块传国玉玺,重如千斤,却不敢有一丝放手的念头。左手握剑,右手捏传国玉玺,少年心中无比剧痛。“你们何须这样,只要你们说,我可以接掌这块玉玺,可以坐上那个位子,你们不用这样,不用这样啊,啊!!”

少年眼中通红,鼻子酸楚,整个人陷入崩溃的边缘。长孙一脉的剑,无畏剑!这柄剑,传承先秦,这柄剑是长孙无忌终身之剑,这柄剑代表着长孙家四世三公的无上荣耀!而长孙无忌却死在了这柄剑下,而握剑的人,却是李剑白!

“小子,别辜负了这柄剑。”这是长孙无忌的最后言语。唐王李开明,已经年迈,也已经没有几天好活了,受了长孙无忌一掌,已经心脉断裂。“六子,这是为父最后一次算计你,别怪为父,为了唐国我对不起你。”奄奄一息的李开明,年迈无力,如同风中蜡烛,随时会就此熄灭。

“嗯?”李剑白看向长孙有国。“她,她,她好像是……是文献菩萨。”“文献?”李剑白很不解?“我只听过文殊菩萨,并未听过什么文献菩萨。”李剑白在记忆脑海之中寻找着。文殊菩萨是大智慧的象征。文殊菩萨是佛陀怙恃之一。文殊菩萨又称法王子,为智慧之象征,身紫金色,形如童子,五髻冠其项,右手持金刚宝剑,能斩群魔,断一切烦恼,左手持青莲花,花上有金刚般若经卷宝,象征所具无上智慧,坐骑为一狮子。

“文献菩萨并不是上古菩萨,而是前隋皇后。”“前隋?”李剑白很不解。“对,前隋皇后,独孤伽罗。”长孙有国深吸了一口气,解释着:“姑姑她信佛礼法,对独孤皇后还是十分敬仰的。”“独孤伽罗?”李剑白顿时明白了什么。

独孤伽罗是秦州刺史、河内郡公独孤第七女。当时社会普遍崇佛,独孤信也不例外,他给女儿取了一个极富佛教色彩的名字:伽罗,梵语为Tagara,意为香炉木、沉香木、奇楠香。而就在此时。泥菩萨竟然动了,轻微的动弹了一下。

“嗯?!”李剑白后退半步,脸色满是警惕。“难不成还活着?”长孙有国心中也惊骇无比。李剑白看着黄泥材质的菩萨人形,凝重神情探查过去,发现这尊菩萨竟然有一丝生气。这意味着什么?这尊菩萨还有一丝生命迹象!就在此时。

伽乐佛陀飞冲上山,携带烈日一般的金芒!伽乐佛陀身上的金光耀眼,超越了天空之上的太阳,给一种无比压迫的气息。“王,伽乐伪佛杀回来了。”长孙有国脸色惊变,因为他心中知道这尊伽乐佛陀的厉害程度。“你们该死!”伽乐满眼通红,身上再无一丝佛门高僧气息,如同杀红了眼的死敌。

“小心。”李剑白提醒,直接拉出长孙有国,将其挡在后面。“伽乐,她是谁?你是谁?”李剑白拔剑抵挡,可是话刚刚说出,就被击飞,口中喷血。李剑白眼中惊骇,难道这才是伽乐真正的实力吗?一招就将自己打吐血。“你们,你们该死,她快要醒了,我也快要成功了,我坚持了快两百年啊,两百年啊……却被你们毁了,啊!!!”伽乐大吼。

“你是前隋之人?”李剑白抹了一把嘴角血迹,直勾勾的看着伽乐,心中猜想着。“对,没错,我就是前隋帝王,杨坚毅!”“原来如此。”李剑白看着身后的泥菩萨,心中不免有些触动。“唐人,你们该死,真的是该死!!”伽乐佛陀大吼,他不是杨坚毅,他是伽乐,两百年的伽乐,他等了将近两百年!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李剑白轻声自语,念了一句佛门禅语,可是话总是说的轻巧,可是做起来却难如登天!“李家唐王,交出玉玺,我给你全尸!!”伽乐看着黄泥心爱之人,挥手一动,就是碎石凝固,石封了不该存于世上之人。

“不好意思,我宁可将命给你,也不会交出传国玉玺。”李剑白认真说道。这块玉玺太重了。这块玉玺是父皇和长孙无忌用命才交到自己手中的。一个是父皇,一个是长辈,李剑白没有资格将玉玺交给伽乐,哪怕这一瞬间李剑白明白了伽乐,同情了伽乐。

但还是不可以。“不可以?你可知道,唐国为什么能取代前隋?若不是我拱手想让,你们李家岂会成功?若不是不死神教与我做出交换条件,你们李家永远不可能!”伽乐大吼!!“建造运河,开创科举,丝绸之路,开发西域,天朝体系,迁都洛阳,哪一样不是造福万民的无上功德!”

“前隋之前,天下食不果腹,而我让中原东土再无饥饿,我天下人衣食无忧!!”“李家小儿,你现在身为唐王,你可知道哪怕开明之治最巅峰,唐国最盛世,也没有超越大隋之前的成就,没有我开创科举,哪有大唐诗词繁盛!”

“今日,交出传国玉玺,献出一国气运,不然我将覆灭整个唐国!!”伽乐嘶吼着,脸色满是狠容!李剑白沉默了许久。缓缓拔起了剑,道:“我敬你,你为了心爱之人,与不死神教做出交换条件,拿整个江山换取心爱之人一线希望,我真的敬你,可是……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整个江山,前隋亡的也不冤。”

“如果不死邪教,真拥有真正的佛门传承,你还有一线希望,可惜,你被不死邪教给欺骗了。”“不可能!!”伽乐大吼。“没有什么不可能,不死邪教就是利用了你的爱之切,你的不可能!”第222章 佛陀曾是王者“不可能!!”

伽乐佛陀大吼,这是他此生的艰辛,是他一百余年的坚持,是他每天活着的希望。有些人死了,他却依旧活在众人的心中。有些人活着,但是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伽乐佛陀,他不是佛,也从不信佛。这也许很可笑,但就是事实,一个极度不信佛的人,却成为了弥陀山唯一的佛陀。

但就算没有敌意,恨意,但李剑白手中的剑却没有放下。因为自己不是为自己而战,而是为眼前的近千唐国精锐,为死去的太平军士兵,为唐国而战。“她,她明明就快要苏醒了,明明就快要成道,成为佛门菩萨了,就是因为你!!”

伽乐佛陀指着李剑白大吼。李剑白摇头,再摇头,轻声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不死神教,我已经和他们交锋过几次,它蛊惑唐国江湖武林,诱惑每一名武者,让其成就先天,可是最后呢,成为了邪魔傀儡。”“不,不可能,伽罗她从未死,只要汇聚无上信仰,无数念力,无尽祈愿,她就能成为菩萨,只要成为菩萨,我和她就能进入灵界,一切苦难将会过去!”伽乐佛陀心中还是坚持着,这是他活着的希望,此生最后一根稻草。

“隋王前辈,抛开大唐和前隋之前的国仇家恨,你应该知道不死邪教的野心和目的!”伽乐佛陀眼中通红,心中已经被恨意占据,唯独一丝理智在坚持着。“宣阳古城的邪魔傀儡,我相信你比我还清楚,剑神前辈随时可以破境进入灵界,但是他没有。”

“李家小儿,休要多说什么,今日,你毁我弥陀山,碎我心爱之人,你该死!!”佛陀伽乐全力出手,一手抬起,金光漫天。金身境界!真正意义上的境界!这是李剑白所遇到最强的对手,不管是当初的大使者,还是第一力的扛鼎,或者当代剑神杨定心,大唐传奇李淳风……任何一人都不及眼前曾经的王者如今的佛陀!

如果真的有一人强过伽乐,也只有书院后山那位劈柴的夫子了。不过李剑白并不肯定,因为夫子修炼的还是儒家的浩然正气,论打斗厮杀,不是夫子所擅长。“三月前,我覆灭,一座千年古城,我无悔!”“而今日,我灭佛,血流一座青山,我亦可!”

这是一场特殊的战场,不是两军厮杀,而是士兵和僧佛的对杀。论这种厮杀,李剑白和长孙有国占据绝对的优势。在西疆战场之上,太平军连连败退,那是因为密宗佛国蛊惑了成千上万的无知信徒,而且抽调了整个佛国九百九十九座寺庙的僧人和尚。

而如今。佛国密宗上下,在西疆战场之上,李剑白利用黄沙河,葬送了佛国好几万信徒,一万多僧人……而这几日,兵分三路,各个击破,已经将弥陀山周围各大寺庙横扫干净。所以。就算佛国全境全来驰援弥陀山,也于事无补。

第一,影密卫攻上山,第一时间就封住了上山的几条路,除非有人如同弥陀伽乐一样,能飞跃山上。不然的话,想上山的信徒还是僧人和尚,根本无法驰援弥陀山之巅。第二,佛国在西疆战场之上已经损失惨重,已经没有多少僧人和尚了。

第三,这几日,兵分三路,可不是打草惊蛇,而是实实在在的各个击破,横扫数百座寺庙。如今。弥陀山之巅血流不止,阶梯都被染红了,最后都变黑了。金身无敌!伽乐佛陀爆发最强战力,佛门金刚之身可谓是炼体无上法门,别说伽乐已经是金身境界,就算只是先天修为,佛门的金刚体也相当于金身肉身。

更何况现在伽乐已经拥有了金身修为。砰!一击之后。李剑白被击退,定秦剑脱手!剑者的手中剑,犹如生命,就算不敌也不会轻易脱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伽乐佛陀实在是太强了。一拳就击溃了李剑白的剑意,一拳就让少年手中无剑。

“剑来。”李剑白低呼了一声,定秦自主重入少年手中。“再来!”“这是剑神杨前辈赠与我的十八剑法!”李剑白缓缓持剑而起。“今日就算是杨定心来了,你也要死!!”伽乐大恨!“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活着。”李剑白心中剑意空灵而起。

剑道有缺。心中有憾。反而,这才应该是最完整的人间剑道。李剑白心中有感,剑意呈现更高境界,剑之极道。“还有我!”长孙有国为唐国将候,岂能待在君王身后。将军,就应该为君主冲锋陷阵,而且为眼前这样的君主献身,长孙有国心中毫无怨言。

若是死,也是死得其所!“你退。”李剑白扭头低喝了一声。“嗯?”长孙有国不解。而李剑白冷冷说道:“伽乐,不,前隋文王,现在你我的战斗,是大唐和前隋之前的战斗,你若能赢我,我将玉玺双手奉上,若是你输了,请在这弥陀山上就此坐化,可敢?”

“哈哈,李开明选了一个好继承人啊。”伽乐大啸,倒是有几分豪气上头,身上袈裟甩开,迎风飘去。这一刻。伽乐不再是伽乐,因为他身上腾起了一股王者气息!这才是真正的他!第223章 前隋王者杨坚毅国仇家恨,或是立场不同。

两位王者,公平一战,无关是非对错。伽乐,不!是前隋文王!剑者,不,是唐国新君!两人都有各自所坚定的,既然如此,只有死战到底,分高下,决生死,才能有所终结。这一战,李剑白不需要长孙有国出手,因为这是属于自己的战斗。

长孙有国点头,明白其中道理,挥军而动,让弥陀山的僧人,信徒,佛者,和尚,都没有介入的可能。前隋文王,以弥陀山当世佛陀的身份,向在场所有僧人和尚,下了最后一道法旨。令所有僧人停手,安静等待自己这一战的结果。

赢了自然最好,唐兵将会退去,玉玺也就此到手。若是万一输了,对错不在重要,生死也无关紧要。“我的剑,会证明一切。”李剑白手中之剑,在空中变化,闪出刀光剑影,随手之间已经分光错影,剑随心动,已经是剑道小成。

少年已经在剑道一途走了很远,终于有机会追赶大唐传奇李淳风。“哪怕是错,我也要一试,你死,对错将会分晓。”伽乐,不,前隋文王低喝。他是王者,他是佛陀,他是痴情。他一生辉煌,他建立过比李开明还要辉煌的“开皇之治”。

有人说,开明之治,是建立与开皇之治的基础之上,唐国能繁荣昌盛,离不开前隋的坚实基础。百余年前,隋文帝杨坚毅受北周静帝禅让为帝,改元开皇。可是,不死邪教的搅局,让神州再起战火灾难。两位都是君王。李剑白敬他,所以全力出手!

前隋文王爱她,哪怕是错,也要全力一试。宣阳古城的事情,前隋文王什么都知道,但是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一杆长戟突入出现。这才是前隋文王的兵刃。他知道他错了,但也要一错到底,以自身之力,迎战唐国新王。“请赐教。”李剑白报了一拳,手中定秦顿时变得异常厚重,异常钝感。

因为剑的锋芒已经被长戟死死克制。“不知道李淳风的剑,你学了几成。”“不好意思,我有我自己的剑。”李剑白剑心小成,剑随心动,一剑荡出。“荡”字剑诀!直接与长戟硬碰。“好剑。”散去虚伪佛面,前隋王者令李剑白有些惊诧。

“多年的佛,你应该很辛苦吧。”李剑白手中发麻,心中明白对方并未动用金身力量。“这一战,胜负如何,都将是我最后一战,别以为我会留手,我只想看看唐国君王能撑多久。”“不留手,最好。”李剑白双手持剑,十八剑决已经连续施展。

“斩!”字剑诀!“震”字剑诀!“连”字剑诀……两位王者越战越勇。山崩地陷,狂风走石。“你这位唐国君王,得到我的认可了,你不差,只可惜,一位本可以成为明君霸主的帝王,将失去玉玺,成为一生耻辱。”前隋王者低喝,力量攀升而上。

这一战,无人干涉,也没有人可以干涉。长孙有国率军将战局围了起来,生怕弥陀山的其他几尊金刚佛出手。不过幸好,弥陀山之上的佛者,僧人,和尚,信徒,都很惊诧,没想到弥陀山当代佛陀,竟然是东土中原的前隋王者。百余年的汇聚信仰,竟然只是为了让一个将死之人而不灭。

心中执念已经成为了魔念,前隋王者改名法号为“伽乐”以余生之力,只为了“伽罗”。为了他的“伽”能够“乐”。前隋王者心中已经知道自己是一个错误,但是哪怕只要有一线机会,他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百余年时间,他让心中的她,死而不灭,现在万分之一的希望就在眼前。

只要能夺取唐国玉玺,以皇朝气运为根基,就能复苏他的伽罗!所以。不管他是佛,还是魔,还是曾经王者,他都义无反顾!长戟开山裂地,脱去袈裟,揭开真面,虚伪之佛消失的无影无踪,此刻才是真正的自己。李剑白“嗯”了一声,手中定秦变换,剑影分错。

“来吧。”李剑白剑指敌手。称他为佛还是为魔?都不合适了,眼前是两位王者的对战。“天地人三剑?”手持长戟的敌手,轻声念了一句。“嗯。”李剑白点头。“天地人三剑,这出自剑宗剑诀,为剑仙所创,只有将十八基础剑法修炼至小成境界,才能施展此剑法,看来你已经不弱于李淳风了。”长戟王者,正视眼前的对手。

“这一战无论如何,希望前辈都能如愿。”李剑白双手持剑。“多谢。”两人再一次对杀在一起!这一次,两人势必拼尽全力!这一次,两大王者决分生死!这一次,无谓对错只有相杀!“人之剑,人间绝路,无处逃生!”李剑白真正意义上入先天,修炼的剑诀。

这是自己提起剑,这套剑法前辈送给自己的礼物,是由夫子转送,李剑白心中很喜欢。他是李剑白最敬重的前辈,他是大唐传奇李淳风,他也是剑宗的叛徒,他也是神州数一数二的剑者。能让李剑白敬重的人不多,只有李淳风和长孙无忌二人。

至于父皇李开明,李剑白更多的是愧疚。“兵锋长戟,横扫八荒!”手持长戟,曾经王者,威严冲天,一手霸道长戟,一手佛门念力。砰!李剑白被击退。人之剑,为人间最锋利,而真正的人间锋利是什么?莫过于一个人,一段时间,一段爱恨。

“地之剑,地狱无门,一剑归西!”地之剑施展,李剑白身上魔气纵横,犹如地狱中走出的修罗!“我心如铁,这是无用之剑。”王者佛陀大喝,全身金刚之气,无惧刀剑,金刚不坏。“天之剑,天地人绝,逆天而行!”第224章 王者,佛陀,魔头

这一战。弥陀山震动。这一战。所有人触动。这一战。在场无人插手。但是在场的人不插手,不代表赶来的人不插手其中。长孙有情来了,她痛恨兄长没有跟随自己回长安养伤。她痛恨,他李剑白带着兄长冒险来到这异国佛门危险之地。

但是她明白,兄长放不下太平军,哪怕只是一面旗帜。虽然只是一面旗帜而已,但这对其意义完全不一样,甚至超越生死,超越一切。长孙有情本来无法赶来,因为被下药迷晕了,而且还有长孙有国的死忠看守。君臣二人都希望,她不要陷入这场战局当中。

可是,李建功的出现,让长孙有情来了,这也是李建功的计划之一。青岚也来了,因为这是击杀唐国新王最好的机会了,她要帮他完成心愿。盛世唐王,前隋王者,都会死在异国他乡,五胡将会成为新的神州霸主。而青岚并不知道,五胡军师,也在赶来的路上。

两位王者死战。少年全身染红,手中定秦也出现缺口无数,但是李剑白却没有一丝泄气。越战越勇,心中之剑,手中之剑,越发锋利。因为经过了数百招的对杀,试探已经过去,现在到了决分生死的关键了。“李淳风给了你剑宗无上剑诀,也于事无补,天地人三剑那又如何?我要逆天裂地灭人!”

长戟王者,弥陀佛者,双力汇聚,金身耀眼,欲要破天而行,改命换天!“人间锋利,爱恨情仇!”李剑白心中之剑,并不是无情无义,反而拥有酸甜苦辣,爱恨情仇。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李剑白感受到了许许多多。“小子,你是一个最正确的王,但也是一个最错误的王!”无情无义在长戟挥动之间,展现的无情无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