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强剑神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最强剑神系统 (第1/12783页)
    
放心不下自家的小娇花的云朝朝,特地从北京回来给潮长长送考。还给今年的考生,送上了来自去年状元的祝福。当然了,明面上是祝大家好运,实际想要祝福的,就只有自己选的那朵病娇的花。云状元有点紧张。她自己高考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嗯,这铁峰能有现在的成绩确实不错,不过今天这场战斗他很难赢。”秦霄这么说,是因为两人的功法和宝器差距。银甲将军的儿子有两件宝器,而且经过了铭文大师的铭刻,而这铁峰平民出身,根本弄不到宝器。这种战斗看起来不公平,但是天运国的比武历来是这样的,宝器被认为是战士实力的一部分,在战场上,因为宝器的差距,被敌人杀掉了,你能不能去理论说不公平?

军队不可能配给战士人手一件宝器,那么战士的宝器就要自己准备,这时候,家世就成了战士本身实力的一部分,而且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当铁峰上台,拔出背后的战刀时,秦霄轻轻的咦了一声,他对身旁的木易说道:“木易先生,这铁峰手中的战刀似乎也是宝器?”

木易摸了摸白须,点头道:“确实是宝器,不过是一件残品。”“哦,残品?”木易说完后,秦霄也发现了那战刀缺了一角,确实是残品。木易道:“残品宝器的威力相较完整的宝器自然差了很多,而且铁峰只有一件,李奇却有两件,两人修为相当,但是铁峰修炼的功法不如李奇,这场战斗铁峰还是要输。”

秦霄最后一句话是对秦杏轩说的,秦杏轩乖巧的点头道:“是,爷爷。”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战斗开始了,那名为李奇的战士一上来就展开猛攻,想要尽早结束战斗,毕竟他占了功法宝器的优势,要是不能早点拿下战斗太说不过去了。

他使出了李家家传绝学五岳重剑,这种剑法出剑如山倒,气势博大无比,一般修为差的直接就被气势压倒了,即便修为不错的,遇到这样排山倒海的攻击也难以支撑的住,往往被沉重的攻击压垮。李奇手中的重剑一挥,演武场上空掀起了狂风,他手中的这柄宝器重达五百二十斤,用来施展五岳重剑简直是天作之合,若是对方的武器品质不过关,只要触碰一次,武器便会直接断裂!

铁峰眼看李奇一剑砍来,脸sè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当然知道李奇这一招的厉害,他腰部一沉,脚扎马步,双手握住他那把残破的战刀,浑身的真元如洪水一般汹涌的灌入手中的战刀上!面对李奇的重剑,他必须全力迎敌!然而在真元灌入战刀的那一刹,铁峰心中微微一怔,嗯?真元的流动似乎……比以前顺畅了很多!

怎么会这样?铁峰已经来不及细想,李奇的重剑就在眼前,他暴喝一声,一刀斩出!势均力敌!铁峰大口喘气,看着手中的重刀,满脸不可置信之sè,之前他从未跟李奇交手,只是听说过李奇的大名,刚才交手一招,他才明白李奇的可怕,若是以前,他很可能受一些轻伤,可是刚刚,自己竟然神奇的把那一剑挡下来了!

他很清楚,这不是自己的实力提高了,而是这战刀突然发生了某种变异……难道是昨天的铭文符?那不是只是一个学徒级的铭文符么?怎么这么厉害?铁峰虽然不懂铭文符的价格,但心中也绝对明白,如此强悍的效果,绝对不会只是一百两黄金就能买下来的!

“当然不是好事。”云朝朝提出了反对意见:“如果这是你一早就有做品牌的想法,那肯定是好事,可你现在是因为我,才想着要接手MKFairWill。”“为自己的女朋友接手也没毛病吧?”潮长长把男朋友的位置摆的很正。“怎么没有?接手只是一时间的事情,但接手完了之后呢?回头你发现自己根本不喜欢做潮牌,这不就成了情感枷锁了吗?”

云朝朝想不希望潮长长为自己做太多的改变:“我希望你未来职业的起点,是你自己喜欢的。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我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多。”潮长长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的。自从遇到了朝朝姑娘,才发现自己是幼稚着长大的。

“那你现在开始想还来得及啊,大学这几年不就是让我们有时间想清楚,自己究竟要做什么的吗?”云朝朝体会过一边念书一边做品牌的压力,不想让潮长长重蹈覆辙。“那不行,你不能对男朋友采用放任自流的放养政策,要不然,就你男朋友那种做什么事情都没有计划的,很有可能一直念到博士毕业,还没有想明白。”潮长长给云朝朝支怎么管理男朋友的招。

“所以,你原计划是一口气念到博士?”云朝朝这是第二次听潮长长说这个了。“也不是,就是觉得念书最不费脑子,还有书念,就懒得看其他的事情。”潮长长老老实实透了一个底。“就你这样的,还好意思问我以前人缘好不好?”云学霸反将了潮学霸一军。

“嗯嗯,肯定不好,你男朋友在YC国际,靠请客拉票,不然肯定没人选他当学生会主席。还好家里一破产就退学了,要不然,请不了客就得票为零,得多丢女朋友的脸,你说是不是?”为了防止一时嘴快后遗症形成思维定式,潮长长的认错态度,要多端正有多端正。

“哈哈,男朋友这也太妄自菲薄了吧?”云朝朝被逗乐了。她就想不明白了,她的笑点怎么忽然就变这么低了?她不是以高冷的标签行走江湖的吗?“哪个妄哪个自哪个菲哪个薄啊?你男朋友没有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学历都没拿到,对成语的理解比较有限。”潮长长拿云朝朝用过好多次的学历问题自黑。

“小样儿,还挺记仇啊。”“我这明明是那什么耻那什么勇。”潮长长故意把知耻而后勇,说成了文盲可能会用的样子。云朝朝没有继续和潮长长斗嘴:“你想念完博士再想要做什么就先念呗,还没有想好就直接上手,你女朋友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潮·男朋友·长长不干了:“我女朋友怎么了?怎么就前车之鉴了?我女朋友有什么不好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当着我的面,诋毁我的女朋友?!”某位潮姓同学瞬间男友力爆棚,非常认真地装生气。可惜最后没绷住,自己先笑了。

“MKFairWill没有在我的手上崩塌,纯粹是因为我运气好,遇到了你。”朝朝姑娘对自己的男朋友嘴甜起来,也一样是没有上限的。“明明是我运气好啊,你都状元星了,还和我抢这么的小幸运星头衔啊?”长长同学不甘示弱。“我是说真的,不管是火烧云系列、绝世秘籍、还是云端的美食,MKFairWill已经发布和即将发布的主打系列,灵感都来自于你。”

云朝朝活动了一下被潮长长扣在手里的左手手指。一下又一下,除了拇指以外的四个手指轮番上场。像是在潮长长的手背弹钢琴,又像是在手背上打字和按摩。潮长长低头看着云朝朝“把玩”他的手背。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手背直达心扉。

潮长长还在想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回应,云朝朝就又开口了:“如果不是运气好把你骗来仓库,我是真的不知道再转手的时候,MKFairWill能不能实现保本。”“这么妄自菲薄,可不像是我的女朋友。”潮长长用拇指刮了刮云朝朝的食指的关节。

“你不是文盲吗?怎么用都上练哪几个字都不知道的成语了?”云朝朝将了潮长长一军。前后不过两分钟,某位潮姓男朋友就自己打脸了。“文盲只是不识字,又不是连话都不会说。我刚刚是问哪几个字,又没有问是什么意思。你还不允许文盲有良好的学习和运用能力了啊?”潮长长强行找了一个理由。

“行,你是文盲你怕谁?”“就是这么说啊!”潮长长摆出一副只有女朋友最懂他心的架势。“你可能不会理解,我其实特别害怕MKFairWill不能卖一个好价格。云老卖织带,利润经常都是用分来算的,他得要卖多少条织带,才能支持我随便就更改的人生理想?”

云朝朝在工厂长大,向来都知道赚钱的不容易:制造业的第二代和第三代,有好些都和他们的父辈一样勤俭节约。云朝朝就属于其中之一。当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有云之磊和云朝朝这样的制造业一代二代。也有潮一流和潮长长这样的。

云朝朝就把自己的前车之鉴娓娓道来。朝朝姑娘是因为自己的偶像,在达成高级定制成就之后做了潮牌,所以就萌生了自己也要坐潮牌的想法。那会儿,她才高一。说风就是云,直接让云老帮忙打听。一圈下来,有机会能买下来的,就只有MKFairWill。

因为是云宝点名想要的成人礼,云老二话不说就开始和原来你的品牌持有人谈。顺顺利利地,赶在云朝朝成年之前,谈好的转让的协议。自从接手MKFairWill,云朝朝一直都很认真地在做。她觉得这就是真的喜欢、真的热爱。结果,偶像的一句话,就让她放弃了做潮牌的想法,转而更加坚定了成为世界级建筑师的梦想。

哪个是真热爱,哪个是伪热情,一目了然。作为过来人,云朝朝不希望潮长长经历和她一样的试错过程。云朝朝的想法,对于潮长长来说,自然是很重要的。但潮长长并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你所有的担忧或者说假设,都是基于我一定不会对做品牌感兴趣,并且没办法兼顾的前提之下。”

“难道不是吗?”云朝朝摆明了是要问你就这么确定自己能兼顾得比我好。“也不能说不是。应该说是,我自己也还不确定,你给我点时间,等我确定好了,我们再讨论后面的事情,这样可以吗?”潮长长没有把话说死。“那有什么不可以?”云朝朝懒洋洋地靠在了潮长长的肩膀上:“我现在真是太幸福了。饱得我都想睡了。都有点不记得上一次躺在床上睡一个整觉是什么时候了。”

“那你赶紧上床睡吧。工作室那边,我去帮你盯着,要是他们有什么解决不了又很着急的问题,我就回来叫你。”潮长长也有意要让自己的女朋友好休息。“这么好啊?你不困吗?男朋友也忙了一整天了,又是来回来去地赶飞机,又是做七步泡面的,还降了好几个级别,委委屈屈地坐在经济舱,肯定也累坏了。”

“你男朋友像是那么娇气的人吗?他可是连小危楼都住得特别开心的。”潮长长一脸的认真。“咦~说的好像你是自愿去住小危楼似的。”“看破不说破不是中华女朋友的传统美德吗?”“哪个传哪个统哪个美哪个德啊?”云朝朝又学潮长长说话。

“我也不知道是哪几个字,反正就是我女朋友在我眼中的样子。”潮长长努力维持自己文盲的人设。“你说谁传统,你说谁美德,你这是侮辱谁呢?”云朝朝瞪了潮长长一眼。“啊?是我对传统美德有什么误解,还是你对侮辱有什么特别的理解?你男朋友书读的少,你可千万别嫌弃。”潮·没文化·长长诚惶诚恐地了看云状元。

“哈哈哈,你干嘛一直逗我笑,还让不让人睡了?”云朝朝又瞪了潮长长一眼,这回还加上了挑眉怒对。完了还觉得不够,就外加一声撒娇意味十足的:“哼”。“我错了!那你就在六号仓库睡吧,这边相对比较独立,不会有什么噪音,我帮你把灯关了,要是有急事,我再过来叫你。”潮长长刚刚已经把床什么的都铺好了。

托破过一次产的福,潮长长生活自理能力和照顾人的能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那你呢?”“我出去反省一下自己的文化水平,顺便追忆一下库区凌晨三点的露水和空气。”“你今天就不睡了?““我觉少,我来刚从山上过来那会儿,可能两天才能睡着一小会儿,每天都能和凌晨三点的仓库打招呼,这么久不见,还怪有点想念的。”

“你那是心情抑郁导致失眠。”“我那会儿表现应该还挺正常的吧,我怎么记得我那阵子,笑得比平时都多呢?”“皮笑肉不笑也叫笑?”云朝朝直接拆掉了潮长长的伪装:“你现在还有睡不着的问题吗?”“没,早就被女朋友给治好了。我刚来的时候,应该是有点抑郁的,后来被你打击得连抑郁的时间都没有了,每天百思不得其解的,就只有一件事情——云老板为什么无缘无故针对一个小库管。”

“是嘿?看来我以后得多打击打击你,不然你都睡不着觉。”“就是说呢,我女朋友连打击,都能催人奋进。”打击催眠,这种方式只有云朝朝能想的出来,也只能在潮长长身上发生作用。关灯。关门。走出六号仓库。还没来得及和凌晨三点的露水和空气来个亲密接触,潮长长就看到仓库门口站了一个人。

丁进聪看起来你像是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了。“有事吗?”潮长长问。“是有一点。”丁进聪有点举棋不定。“着急吗?”“有一点,想要和老板探讨一下绝世秘籍的主打内容。样衣是都已经做出来了,但我不太确定哪几件衣服上面的公式啊什么的,是一看就特别有水平的。”

绝世秘籍系列,主打的是状元笔记的内容。每一件衣服,都融入了云朝朝手写笔记的一部分。除了版式和款型,笔记的内容,也同样重要。但设计师在选取笔记片段的时候,都是当成图片的。如果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内容,就不太适合上到发布会。

第八十八章 这种状态“要不然我先去看一看能不能帮到你?”潮长长主动请缨。“这……不太合适吧?”丁进聪回答得有些犹豫。他是来找云朝朝的。做设计,最忌讳中间经手的人太多。每个人的意见和审美都不一样。有的人喜欢时尚前卫的设计,有的人喜欢椰树牌椰汁。

不能说一定有谁的观点好,谁的观点不好,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直接和最终决策者沟通才是最节省时间的。接触了一堆人,收获了一堆意见,改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没有一个是老板的喜好,那就注定是在做无用功。老板想要椰树牌椰汁那一款的,你非得来一个良品铺子和卫龙辣条那一型的,你自己再满意,老板也不会满意。

工作室的其他设计师,就是太自我了,才没办法成为主管。丁进聪就是因为知道怎么做有效的沟通,才会在同一批设计师里面脱颖而出。“我的成绩也还行的,【绝世秘籍】系列的那十六本手写笔记,之前也一直都放在我哪里,我对里面的内容还算熟悉。”潮长长并没有空降或者越俎代庖的意思。

“熟悉内容和掌握内容应该还是有区别的吧?我们这是主打今年新科状元的名号,要是选不好了,回头闹了笑话,丢的还不是我们老板的脸?”丁进聪完全没有妥协的想法。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可能有点不太恰当。丁进聪决定要补救一下:“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会闹笑话还是什么的,就是我们不是也合作过吗,你当时负责涂鸦和品牌标识,都特别让人耳目一新,但我们每场秀的主题都不一样,最后还是得要老板拍板。”

“理解的。我就是先去看看,你们老板她刚睡着,实在不行,等天亮了就叫她起来,你看这样行不行?”潮长长坚持要让云朝朝多睡一会儿。丁进聪郁闷了。因为云朝朝不曾避讳,所以他也已经看出来潮长长和老板的关系。他是老板的员工会为老板着想没有错,但人是老板的男朋友,肯定也是为老板着想的。

可是,关系是关系,设计是设计,秀场是秀场。之前那个【火烧云系列】,潮长长其实也就是提供了涂鸦的图案。真正和服装设计有关的事情,也并没有太多的参与。也正是因为这样,【火烧云系列】的署名才会是丁进聪的。又不是科班出身,只是因为是老板的男朋友,就横插一脚。

老板最后要是认同了潮长长提出来的方案,那还好说。如果不认同,就又得回过头来全部重改。这么做,放到往常,其实也不算是太大的问题。总归让老板的男朋友开心一下,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可问题是再有两天就要去成都开始做发布会现场的布置了。

mk fairwill是有竞争机制的。【绝世秘籍】这个系列,关系到他和二号仓库工作室集群的负责人,谁能当上总监。在这个节骨眼上,是真的不太适合做无用功。可潮长长都已经这么和他商量了,没有占着自己是老板的男朋友,就直接指手画脚或者颐指气使。

丁进聪也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他不是林多义那种几乎都没有职场经验的,相反还比较擅长处理职场的关系。设计师,一般都比较有个性,在这一点上。丁进聪属于个性最不强烈并且配合度最高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拿到和【涂鸦艺术家】联名的机会,并且借由这个机会,成为一号设计师工作室集群的负责人。

潮长长在【火烧云系列】成功发布之后就走了,丁进聪就更坚定了云朝朝和【涂鸦艺术家】只是偶然的合作的想法。发现潮长长和云朝朝是男女朋友关系之后,丁进聪很是有点忐忑。他原先一直觉得,潮长长是靠才华拿到mk fairwill围墙涂鸦和品牌标识设计的工作的。

现在看来,可能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一个认知,让丁进聪怀疑【火烧云系列】卖的比其他的系列要好,究竟是因为他的设计出彩,还是因为有各种资源的倾斜。如果自己的老板是一个恋爱脑,那他是不是要跟着,或者说,还能跟多久。

来到一号仓库,潮长长立刻就进入到了挑秀场衣服的状态。很快就选择了六件图案有些相似的衣服放到丁进聪的面前:“我觉得这个系列应该符合你的需求。”“我看不出来一条公式有哪里美的。”丁·设计师·进聪从小到大,一次都没有体会过什么叫数学之美。

“你不是想找云老板帮忙确认哪些内容,是【一看就特别有水平】的吗?这一组大概是最能符合要求的。”潮长长强调了一下自己选择源自同一本笔记的这几件衣服的原因。“但发布会的多样性也很重要啊,这么类似的六件衣服,有点太占用资源了。”

“你确定吗?可是这六件衣服的款式和版型也太像了,色相、明度、纯度差别也都很小,不仔细看都有可能误解成一件。”“这倒确实是个问题。我是这么想的,可以走两个极端,要么就直接弄成一模一样的款型和版式,弄得和找茬游戏似的,要非常认真才能发现有什么差别,要么设计就在每一件衣服细节的地方下下功夫。比如这里……”

潮长长拿了纸和笔就开始画。最多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潮长长就画了六张图。潮长长把草图拿给丁进聪,并且询问他的意见:“现在的情况是,衣服已经做好了,如果需要再重新做,不一定来得及,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衣袖和背部的这些小心思,让大家在统一里面看到新意?”

潮长长画的是六个卡通版的数学工具——圆规、直尺、三角板、量角器、卷笔刀、直角比例尺。每一个工具,都用拟人化的卡通形象展示。看起来像是一个数学工具家族。每个卡通形象都能非常传神地体现这些数学工具的特点和使用功能。

虽然每一个工具,都是寥寥数笔,却足够活灵活现。丁进聪有些吃惊:“这些都什么时候想的?”“就刚刚看到用数学笔记做出来的这几件衣服的时候。”潮长长回答。“你看那些衣服一眼,随手就能画出六个数学工具卡通?连放到衣服的什么位置都标注好了,你是学服装设计的?”丁进聪的态度开始转变。

“没学过。我是看完衣服的第一个感觉,是云老板的字太好看了,这么大的一张工整文字图对潮牌来说,好像有点过于工整。就想说加一点比较俏皮和另类的元素,然后就想到了数学工具。”潮长长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设计思路。“没学过啊。”丁进聪更惊讶了:“那你为什么会把那么严肃的数学工具画成草图上的样子?”

“如果单纯用数学工具,就还是会有些呆板,把这些工具都变成卡通形象,就比较会有潮牌的感觉。”潮长长解释了一下。“你这出图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都感觉你是直接复印不是画的。”“就只是画了草图,肯定会快一点。”潮长长确实不懂也没有学过服装设计,但他同时也是参加过高定时装周的人。

设计是不会,但是想要什么样的衣服,他一直都很清楚。在看过潮长长的画草图的速度和质量之后,丁进聪先前的那些抗拒都没有了。他在知道潮长长是自家老板的男朋友之后,就有些挫败,以为潮长长就是那种只专注于涂鸦的【艺术家】,误打误撞喷了个火烧云,然后在云老板的【特别关照】下,让火烧云的形象,成了mk fairwill的品牌标识。

现在却一下就有了全新的认识。他当然也能画卡通版的工具草图,但绝对画不了这么快,更没有可能一下想出六个形象,还个个都那么传神。放下偏见,丁进聪开始认认真真地和潮长长探讨一号仓库的十六间工作室的成衣。一号仓库有十六间工作室,刚好每个工作室都分到一本【绝世秘籍】,然后以那本秘籍里面记录的内容为基础开始设计。

mk fairwill不止有一个工作室集群。二号仓库同样有十六间工作室,也都给到了同样的配置。总共十六本【绝世秘籍】,工作室却多达三十二间。这就意味着,每一本状元笔记,都会有两个工作室在同时负责设计。最后上秀场,每一本都是二选一。

这是一号工作室集群和二号集群之间的竞争这还不算完,【绝世秘籍】一共有十六本,但高中要考的科目只有九科。最后发布会的时候,每一门课,会形成一个小的系列。这就意味着,至少有七组,要经历二次淘汰机制。最后看看哪个集群的设计师出的小系列比较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