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妖孽人生sodu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重生之妖孽人生sodu (第1/8页)
    
七八次还是十来次,后面的老张等人忘了数,但大家都猜出她是在练异能了,一楼再能装也装不下几百个丧尸吧,更何况丧尸的叫声听着似乎还满惨,这是在被完虐呢。有一就有二,这是种感觉,无法言传的那种。七夜渐渐的找到了那种感觉,甚至找到了不必一次十道闪电齐发,她想一次几道就几道,最后一下更是帅到了暴,她已收起了一手,右手一抬仨闪电齐发。

毕竟现在准确算起来只是末世第二天,七夜和素月又准备足了吃的用的,水源也充足,最重要的还是对于末世的不够了解,唯一历经过一场的,人还只是一知半解。末知会令人恐惧,同时,末知也让人无畏。这才是真正最重要的一点——强者无畏!

七夜的雷系,暂时为止克星只有轩辕冥殇一人。对于七夜来说,只要轩辕冥殇没有弄死她的心,反正迄今为止发现的异能者和丧尸,她都是可以直接秒的。七夜将孩子绑到了前面,王成负责背卫国民,太阳渐要落山,众人伴着夕阳准备出城。

有素月这个‘先知’在了还敢晚上出去,这些人是不要命了?城里那丧尸海他们已经见识了,这个位置又是加油站边,留下的危险性并不比离开要低。出了城起码所过之处是村子或是直接周围空无一物,安全性似乎要比现在的城里要更高些。

这俩一直在外面浪,达文娜特别怕轩辕冥殇,只要是轩辕冥殇在的地方,达文娜都是尽量的远离,刚好路文语要练异能,两人一拍即合,清理这整个小区的丧尸去了。路文语在前面打,达文娜后面捡晶核,也不必太担心安全问题,他们不是异能者前身手就是世界排名靠前,现在有了异能,身体更是强化了不少,可以说只要不是碰大批的丧尸围堵,小小的自保绝对不是问题。

两人晚饭时前才兴冲冲的回来,路文语有些显疲惫,不过精神状态很好,眼中尽是兴奋,可见其收获不小。达文娜左右手各一个装手饰的那种小袋,两袋里面黄豆大小的晶核都快装满了。这时李彻他们才知道丧尸的头里面竟然还有晶核,晶核还可以补充异能者损耗掉的异能。

是的补充,并非提升。他们暂时只发现晶核只是有补充异能者消耗掉的异能,并不能让异能强大之类,也许能,不过效果低到微微所以没有被发现。路文语和达文娜的练习带来了个好消息,异能有点像是古代传说的那种修真一样,是靠不断使用、练习、战斗来增强。

路文语和达文娜出发前素月有提醒他们感觉累了就吃晶核路文语刚开始嫌恶心,毕竟是从那么恶心的丧尸头里暴出来的不是,于是他最初的选择是打会儿感觉脱力后就躲安全的地方休息会儿再战。只是当他们杀到一个房子里时,那家人在尸变前是在过生日,整个房间里到处都是丧尸还有一地的碎肉,这时对面房子里的丧尸既然又破门而出,两人一下子等于是被堵在了丧尸堆里。

路人语和达文娜只好用一个沙发为挡拼了命的击杀,很快就脱了力,而丧尸这时还有起码还有一半,达文娜也要顶不住了。没办法,他只能忍着恶心吃了个晶核。没想到这东西想着恶心,其实一点味道都没有,吞一个下去不到几秒,他全身的力气就回来了几成。

原来父亲和继母对她的好,只是为了她手里的股分,他们早已做好了打算,等她十八岁一到,就从她手里把股分骗来,然后她的用处便结束了,自然也就是她生命该结束的时候。谁知道末世来了,谁知道她该死的觉醒了异能,而他们俩却没有,他们只能依靠着她来保护,自然的对她就表现得更好了。

本来素月的父亲是想着到了基地后,他当不了头,起码也能混个小官当当,毕竟他原是b市的市长不是,结果b市的基地是属军方,人家完全不给政方面子。于是到了基地,他们还是得依靠着素月,直到知道基地在用异能者做实验,素月的父亲立刻找到负责研究院的人,用素月换了一栋别墅的居住权,还不是永久,仅是两年。

素月是在生父怪她怎么不再撑几年为他多换几年别墅居住权的谩骂声中,在继母责备她没良心不知报养育之恩的污言中断了气。前世她醒来是在觉醒后,所以不知道原因在她高烧昏迷的过程中还有这么一出戏。只怪她眼瞎,一直看不清事实。

于是她撑着软绵绵的身体出门找他们,愿意将股分送给父亲,她也不想住在家里连累他们,想住到同学家里去。父亲和继母自然是高兴的,立刻叫来了律师办好了股分转移手续,就是她高烧中要走,他们都没有拦。是啊,没拦。可紧随的,是一堆的杀手。

第7章 末世初始——路文语、达文娜七夜:“。。。。。。”老张:“。。。。。。”好狗血,好老套的抢财产故事,就是加了个带着玄幻色彩的末世。“哇~~~”突兀的,一声婴儿啼哭,将门外的恶魔招来。随着孩子的哭声响起,跟着便是外面阵阵的捶门声。

“宝宝,宝宝不哭啊,外面有坏人,哪里难受的告诉张爷爷,张爷爷一定给宝宝整得舒舒服服的,不哭不哭啊。”老张赶紧起来从婴儿床将孩子抱起,立刻就查孩子是不是尿了还是拉了还是饿了。就连七夜这个亲妈,都没有老张的速度快。

孩子又尿又拉了,自然肯定就饿,老张手脚利索的给孩子换了块尿布,然后将孩子塞到七夜的怀里:“你哄他,我去给孩子泡奶粉,我记得外面还有一箱的瓶装水。”不管这个叫素月的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但她既然说水已经被污染了,为防万一,自然是不能再喝了,还好这几天他们仨都在发烧中,他为了安全,饮用水都是瓶装水。

没电,想烧热水泡也弄不起,只能让孩子将就了。【又一个坑娃的爷爷】还好孩子可能是前半夜已经喝过亲娘给的凉牛奶,现在再来,他已经开始学着习惯,主要还是饿过了头,抱着喝的就是一阵猛吸。只是哼哼了几声表达了下自己的抗议,然后就着亲妈的手,咕嘟咕嘟的喝着很是满足,甚至一瓶没喝完,他又进入了梦乡。

至于什么末世,什么丧尸,他还是个宝宝好不好,和他有个几分钱的关系?没了娃娃的哭声,房间内的人皆保持静默,不会儿外面的捶门声就渐渐消失。只是屋内的三人不知道,并不全是他们的安静换来了屋外丧尸的离开,而是楼道那儿,有人从六楼朝着七楼的楼梯处丢了个易拉罐,这个声响,将丧尸们给引走了。

六楼与七夜房子同样位置的屋内,一个二十几的青年闪身进来,迅速的将门关好,然后和屋内本来的另一人一起将门边的一个大柜子推到门上顶住。门挡好,达文娜立刻就一巴掌拍在路文语的后脑勺上:“你不要命了,要是那些东西从屋里出来怎么办?”

路文语无语的摸着后脑,恨恨的瞪了达文娜一眼:“一个女人,没个女人样,小心我告诉老大说你喜欢他。”“你。。。”达文娜那个恨啊,可还是被威胁住了,不再敢凶他,只能用杀人的目光咻咻咻的朝他射刀片。要不这混小子真有可能和老大乱说,就老大那人,哪个女人敢对他有意思,对他有意思的都成了z国的鬼了好不好,她哪来的胆?

一招就达到制敌,路文语很满意,至于带着杀气的目光。。。现在四处一片漆黑,他表示没有看到。摸黑进屋,边解释道:“刚才你又不是没听到,楼上有孩子在哭呢,楼道的怪物我们都清了,我们暂时是安全的,能帮一把帮一把吧。”

达文娜瞬间失语,只能默默的靠微弱的月光看着带有些伤感而孤寂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侧卧,也就是七夜改成了婴儿室的那间。基地里谁都不知道,包括老大,包括老四双胞胎的哥哥,只是经常和老四搭档的她知道,老四曾经有个孩子,只是出生没多久,就当着老四的面被人残忍的杀害了。

夜影基地的人,哪个会有多余的仁善?别人如何,与我何甘?但人,终是有着自己最柔软的地方,老四的柔软,便是孩子。更准确点说,是婴儿,越小的婴儿,他就越会发以被掩藏的善心。也不知这是好还是不好!尤其是现在世道变了,人都开始吃人了,但愿老四不会因此而成了他的弱点。

路文语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他们俩并不是一同来b城任务,他前,达文娜后。谁知道还没与买家见面,他便高烧不退的病倒,然后还特么倒霉的碰到两伙黑帮火拼,把他和其它的夜影成员冲散了。这个叫利民的老旧小区,正是他和买家约好的交易地点,他撑着来到这儿等候,结果对方从他带车下飞机后联系过一次外,后面就再也联系不上,害他在这儿和个傻子一样的等了‘愉快’的一星期,也烧了快一星期。

好吧,烧了快一星期浑浑噩噩的没力气去找人算帐这才是真相。至于达文娜,她也是半带着任务主要目的为出来玩,送一批军火,都是杀伤力比较大自带准头的那种,当然不是帮你自动瞄准,那是神化里的故事。可和他碰到了同样的事情,就是入境后联系一次再后就没再后,然后她也开始持续发烧。

不过这女人是属疯子,发烧还跑迪厅玩,结果惹了当地的一个老大,被人像狗一样的追了几条街,被半夜出去买退烧药的他给捡了回来。若是达文娜全盛的情况下,几个当地的混混哪是她的对手,可谁让她发着低烧的时候还去浪呢。

于是,两个不是低烧就是高烧的往日杀手榜排在前二十的高手,就这样的被困在了不少地方连墙皮都已经已经脱落的破旧小区内,等他们俩退了烧清醒过来。好嘛,人开始公然吃人了!第8章 末世初始——准备离开天渐渐的开亮,久违的阳光终于从东方缓缓的开始升起照耀着大地。

大街上三三两两手脚僵硬要么脸色青黑青黑,要么直接料肉挂脸,要么全身不全,不是没了手就是没有脚,要么明明脖子处已经断了却依旧站着在走的怪物。也许太阳公公都要问一句,仅仅只是经过了一晚,地球到达经历了什么?

“出太阳了。”老张看了眼窗外和煦的阳光,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感慨一句。如果没有门外那些东西的话,躲了半月的太阳终于出来,他定然是心生欢喜,连个近半月的阴雨天终于是过去了。可现在嘛,怎么给他有种开餐的感觉。

摸出婴儿房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发出声音溜了一圈,老张再次确定了个于他们来说悲惨的事实,他们家是真没吃的了。然后老张进来一脸苦相的看着七夜:“那什么七夜啊,咱们家没吃的了。只有两个苹果,三个已经烂了一半的水蜜桃,还有冰箱里有一盒两斤重的樱桃。”

七夜依旧还是那木木有脸,一夜没睡,也看不出有一丝的疲劳之态来。素月看了看老张,又看了看七夜,她反正是看不出这俩是什么组合。像父女,你不怎么像。虽然她是重生回来的,但她从来没觉得自己的重生占了什么利,仅只是让她认识了自己一个最重要的特点——脑子不太够用。

所以她才会在昨晚进屋看到一个是风系时,只感觉自己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毕竟风系到了三级之后也是很强的。等她看到另一个总给她种无形压迫感的姑娘是雷系时,她立刻就想到了三个字——抱大腿!雷系啊,她死前b市基地根本就没有,她只是在一次和人组队时听说位于京城的a市基地有个雷系,因为着那人是雷系,他的家族从一个小家族坐到了基地二把手的位置。

“我没有攻击力,但我的空间已经开启了,只要我能出去,我能贮存不少东西。”主动请缨,必须的。这时不表示出来自己的作用,她这战五渣就是个拖累,末世队友被抛弃这样的事儿她见过的不要太多。七夜目光转向素月,眼中里的寻问之色,神奇的素月看懂了。

刚好她坐在老张的行礼箱旁边,于是她手一摸老张的行礼箱,行礼箱便消失了,她手再如大将军般的一挥,行礼箱又再次出现,不过不是在原地,而是她手所挥的方向,七夜的面前。七夜眼中难得的闪现出好奇之色,伸手,本意是想摸摸行礼箱,真的会变没哎,结果。。。

老张瞪圆了双眼,半天都没法回神。素月。。。她感觉自己在眼前这俩人面前,真的可谓是一废物。不是明明已经是雷系异能者了吗,为什么还是空间系?她就是想抱个大腿而以,为什么连她这个辅助的能力这人也抢?七夜完全不知那两人的想法,她现在的注意力完全被‘发现了好玩的事儿’给全数引去。于是收入放出,收入再放出,再收入再放出。

玩得不亦乐夫。老张与素月两人从震惊失落,到看着老张可怜的行礼箱出现消失再出现消失,再出现消失,然后麻木了。“那个,姐姐,你的空间,多大啊?”素月忍不住开口寻问,要是没她大的话,那她就还是有用的。“两。。。套。。。房子。”好玩的被打断,七夜也失了再玩的兴趣,可怜的行礼箱终于不再受折磨,老张跑过去将它搬回了原处。

素月懵之,两套房子?是多大?“两百平方左右。”老张看出了她的疑惑,解释了句,七夜的房子一套是一百平,两套可不就是两百平,看来能藏不少东西呢。好事儿,他们又多了份未来生存的资本。然后老张乐颠颠的出屋去拿必要的东西,比如婴儿室隔壁仓库里的婴儿用品。

外面有着那些怪物,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现在七夜有了空间,他们就可以把必要的东西装进空间里带走,然后回他家去,那儿安保安全住的人也少,接着等候政府的救援。素月的嘴角抖了抖,再抽了抽,她突然想哭怎么办?她重生的意义到底在哪?

她还是前世的二十米空间,等将来升一级才叠加,也就是她现在是无级空间,二十平,一级了四十平,二级了八十平,三级了便一百六十平。可眼前这个变态呢,人家一觉醒就是两百平,是她升到四级的大小,这也太太太打击人了吧?

张叔去收拾仓库时,七夜就抱着孩子回房间去换衣服,她昨晚被电后随意拿了套衣服,是件连衣裙,不适合等下逃跑用,还是换个裤装比较好。七夜和张叔不愧是一起生活了快一年的铁交情,两人都不用过多的言语交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对于素月的空间,两人都没想过要借用,突然跑来又什么重生什么家族轮理大战的,不要说七夜这个自闭,就是张叔都不敢相信。对于他们来说,素月就是个慌话连篇的人,这种人哪值得信,只是她威胁不到他们俩,所以没去在乎她罢了。

说白了,就是将素月完全的无视之。第9章 末世初始——作战时的天马行空婴儿用品并不多,毕竟七夜和老张谁也没想到什么狗屁的末世,出小区后左拐两百米不到就有个大型超市,随时都可以买不是。只有两包纸尿片,两罐进口奶粉,还有瓶是已经开封喝了几天的,奶瓶一个,没开封的奶嘴一个,婴儿的衣服从内到外五套。老张是个男人,准备得充足不到哪里去,而七夜,对于这些完全是茫然的。

“你们,是要离开了吗?”快步跟上。别丢下我啊!七夜脚步不停,老张也没有阻止的意思。这是不反对她跟着了?素月高兴的紧紧跟着老张,就差粘着他的背走了,还不忘小声的表下忠心,证明自己其实还是有用处的:“那个,挖晶核的事情我来,放心,我一个都不会贪。”

昨晚他们俩把她所知道的末世知识全给掏空了,都有什么异能,又怎么打丧尸最少费力,丧尸脑袋上还有着对异能者有帮助且还能提升异能的晶核。她愿意说这些,首先是冲着雷系异能者而去,因为她是女的,女人起码不会糟蹋女人,她抱紫了七夜的大腿,总比将来被其它男异能者收编要强。

还有就是自信,因为她有空间异能,前世基地中加她只有三个空间异能者,他们仨每次任务都是被抢夺组队的对象,出任务也总是受保护,所以就造成了她的盲目自信。眼前这两人一瞧就不是坏人,虽然在末世,好人与坏人只是一线之隔,但,她已经无路可走了不是吗?不如拼了,只希望能加入他们的队伍,成为他们可信与值得信的一员。

因为昨晚没电又加门口有怪物而大家都不敢睡,七夜与老张让素月讲了许多她所谓的末世后的事情,反正没电视没电影看的,当娱乐了不是?昨晚素月看到老张的速度,脱口而出他是风异能,老张在素月睡着后试了下,很不幸,老张调动不起空气,不是变异异能,他只是普通异能的速度加元素异能中的水异能双系。

已经很好了,逃跑和命脉他都有了,绝佳的辅助,比什么空间有用的不要太多,至少对七夜来说,老张这两异能就等于是在为宝宝而生。有攻击力的是雷异能,对这异能,她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是完全的掌握,所以宝宝不能放在她的身上,要是一不小心电到了怎么办?

老张的速度异能,保护孩子最好不过了。仨人,七夜在前,老张隔着七夜一米左右,不防碍她杀敌,又不脱离她的保护圈,素月不知从哪弄来了个抄锅跟在老张半米后。等七夜手握到门把时,仨人同时都是一个闭气,然后深呼吸,然后再闭气,包括七夜。

‘看’了下门外,离着他们的门最近的是对门的夫妻俩,此刻正悠闲的迈着僵尸步游逛在隔壁家的门口,其它的离着这两夫妻最近的也有四五米,大部分都在楼梯口位置。七夜伸手一个手势,竖了下食指,也不管后面看不看得懂,然后猛的一开门窜了出去。

老张迅速的关门,紧接着就趴在门镜那儿看着外面的战况。开门关门的声音像是开餐前的铃声一样,整层楼在楼道的丧尸全都朝着站在那儿的七夜冲了过来,只是这个冲,因为他们四肢的僵硬,变成了还不如个正常人的走路速度。

但是那阵势瞧着很是吓人,尤其是那毫无人味可言的嘶吼声,和一个个都已经看不出正常,仅过了一夜就已经烂得像是被硫酸腐蚀过了一样的脸。胆小些的,不要说战斗了,当场直接吓死过去都会。再加那些关着门的住户,因为丧尸的智商就是没有智商,它们不懂开门,所以听到声音本能的想向声音的源地,可门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只能嘣嘣嘣的撞着门,像是在为通道上的丧尸奏着开餐曲。

最近的那夫妻俩一左一右的朝七夜伸着手扑来,嘴里发着嘶吼声,还流着恶臭的疑是看到美味时的口水的黄色液体。七夜有洁癖,不算严重但眼前这也太恶心了,对于一自闭症娃子来说,让她厌恶的东西,要么躲远些看不到,要是躲不了,那就灭了。

雷力蓄于右手的菜刀,左手的水果刀上,想起了素月昨晚说的,丧尸的头最脆弱,一击就死,切脖子也行,可是切脖子会有血喷出的吧,那会脏了衣服。【哎亲,丧尸的手就要碰到你那可爱的脖子了,你还有心情想这个?】七夜从没尝试过什么近身战斗,只是电影有看过特种兵做战,也不知怎的,这时她突然就想起了一个两特种兵对战的画面来,里面是锁喉、踢胸等等这些正规动作。

第10章 末世初始——雷系异能的强大之处可现实中的七夜,动作却是与所想到的完全毫无一悄眯眯的关系,她直接一个前倾,刚刚能看到这一位置的老张魂都吓丢了,只感觉他的头顶有个小飞人在幽幽的离休,然后不断朝上升去。

七夜这是要主动喂丧尸?不怪老张误会,实在是七夜的动作太像主动把脑袋给送到丧尸的手下去。“七夜。”扭转门把就冲了出去。结果。。。只见七夜正一脸木木的从男女丧尸的额心位置抽出菜刀和水果刀,抽的时候,人还快速的朝后退了段距离,避开了喷溅出来血,又正好挡在了老张前面。

“进去。”与平常无二的语调,不过语速顺畅了些。别问老张仅从两个字哪听出来顺畅,他觉得顺畅了就是顺畅。都特么的末世了,任性不行?两人撇开身上令人能做恶梦的样儿不说,就一身的恶臭随着越离越近,让七夜这个洁癖者差点儿直接扑地大吐。

老张关起门来的瞬间,刚好也瞧到了这一幕,门一关门,他再也忍不住的护住宝宝后大吐特吐,一旁的的素月轻轻拍着他的背边安慰:“没事儿,叔叔,吐着吐着,就习惯了。”老张:“。。。。。。”七夜丢了手里的刀,自闭加洁癖者的思维,这俩刚砍过臭死人的丧尸,脏了,洗都洗不干净的那种。

丧尸看着吓人,可现在它们的动作并不快,一步一步提线木偶一样,只要是克服了视觉与味觉上的恐惧与恶心感,其实它们的杀伤力并不算大。七夜更是注意到,每个丧尸的双眼都像蒙了层雾一样白蒙蒙的,按理是不该有视力的,那就有可能是素月所说他们靠食物的气味与声音来判断食物所在的方向。

难不成,素月真是重生来的?【又天马行空了!】不过这回的天马行空没行到太远,在最近的丧尸到了两丧尸尸体前时,七夜就被算来熏回过了神,实在是不想视觉再被茶毒,她双手一挥,两道闪电朝着丧尸袭击而去。七夜可不是普通的雷系觉醒者,别忘了她将整个小区的电都给吸到了发电机自融报废,若是七夜知道异能的等级话,她便知道,她现在的雷系异能,已经在二阶到三阶的中间徘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