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连环夺宝16个珍珠视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连环夺宝16个珍珠视频 (第1/9458页)
    
“死刑?”林铭哈哈大笑,“你要杀我何须废话,极星塔主到底对林某做了什么,想必在场诸位心中犹如明镜,好!你既然也要加进来,那再好不过了!我的天魔纹身初入十翼巅峰,即便杀了极星塔主也难够十二翼,加上你这把老骨头,也差不多了!”

“尊主刚刚发话,限你一rì之内离开通天塔,你来通天塔一年半有了吧,你已经赚了不少了,煞气积累了许多,在修炼地也大有收获,做人,应当知足。”摩诃又一次用真元传音说道,这种暗含威胁的话与通天塔原本的规矩相违逆,自然不能明面上说了。

“荒唐?哈哈!”摩诃笑了,“让你在通天塔修炼这么多时间已经是便宜你了,现在让你活着离开不过了,你还废话还真多,你不明白么?在这里实力就是一切!你最好放聪明点,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嘿嘿……”摩诃真元说到这里冷笑了两声,威胁之意已经十分明显,当然,这种事他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依然用的真元传音。

如果真的暗杀林铭那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林铭实力太强,想要杀死他要闹出很大的动静,如果尊主出手,那可以说是明目张胆的破坏通天塔的规矩,到时候诸如“在通天塔锋芒太盛,实力太强就会被杀”的传闻便会传出去,这样的话,以后哪里还有人敢来通天塔?

“哼,你大概还不知道这个东西的价值,我可以毫不夸张的告诉你,一块魔神之骨,足以让魔王级的武者疯狂!用它来淬炼身体都是浪费了,如果将其融入生命本源,而已滋养生命之火,甚至对魔王强者冲破魔帝瓶颈都大有帮助!”..

林铭眼中寒光一闪,他也不再用真元传音了,而是直接朗声说道:“通天塔。人人得以进入,你说我得到了大量的血煞晶,修炼资源,各种宝器丹药玉简,没错!不过这不是你们通天塔送给林某的,而是林某在生死厮杀中用战斗和鲜血换来的!与你们何干?”

“这通天塔,原本就不是你们巨魔族建的,也不是矮魔族、妖jīng族建的!它已经屹立了十万年,十几万年的岁月,是圣魔大陆武者的共同资源,可是,有些人仗着实力强大,联合起来建立势力,发展鹰犬爪牙,自封尊主,坐地敛财,霸占掌控通天塔的一切高级资源,又制定各种规则,让其他武者只能通过拼命厮杀,才能换得一点点的修炼机会,你们凭什么?”

“申公,我早就说过了,这小子不会乖乖就范的,怎么样,我们魔神之骨都拿出来了,他照样拒绝!指望他有足够的实力之后乖乖离开通天塔怎么可能,不如趁他现在实力还弱,实行我的计划!”在大殿的角落,黑暗尊主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的叩击着一根古木法杖。

“嘿嘿,真希望看到三四个月后这群人的表情,一定很jīng彩,他们以为林铭会创造奇迹,结果那时候才得知,林铭死了,封号修罗级的天才,陨落在通天塔,真是讽刺!”开阳笑着摸了摸自己满是皱纹的下巴,他心中觉得可惜的是林铭须弥戒中的一块魔神之骨。

“这是自然。”牧赤火笑了,他下意识的抓了抓手掌,仿佛要将一切都掌控在手心…………此时,魔神帝宫之外——“炫无机,别卖关子了,你一定知道怎么破阵!”墨蛟族长气急败坏的说道,他这次带来的族入中有一个jīng通阵法,然而刚才在魔神帝宫外研究了整整一个时辰,却没有任何进展。

从五点左右,一直在看网上关于地震的直播,看到一个婴儿从废墟里被救出来,浑身是土的样子,心里挺难受的,后来也听说,那婴儿还是死了,直播的镜头很摇晃,血,废墟,堵塞的公路,滑坡的山体,忙碌的医生,痛苦的孕妇,啼哭的孩子……看着看着就被感染了,一直看了很久,后来继续写文,脑子乱乱的,总是写得很不顺畅,不知不觉就回想起08年我尚未毕业的时候,参加汶川地震的默哀,转眼间o阿。

不过炫无机说到这里却不愿意继续说了,而是环视了众入一眼,缓缓的说道:“各位,关于魔神帝宫其中的宝物,我们是不是该商讨一下如何分配了?老夫在上古遗迹中寻得魔帝手札,又花费巨大的代价开启上古战场,已经到了今夭这一步,老夫可不想为别入做了嫁衣!”

听到炫无机狮子开大口,其他宗门长老脸sè都不太好,这么多宗门,光是大禅寺的实力便比南海魔域有过之而无不及,除此之外,还有以南允王为代表的几个zìyóu势力的老怪,再加上以神凰岛为代表的,其他小宗门的联合,炫无机独占一半,其他入还怎么分。

牧煜凰、牧凤仙也跟着诸长老后退了,见到这番场景,她们都是苦笑不已,虽然早就预料到这次魔神帝宫之行阻碍重重,可是没有想到,连魔神帝宫的防护阵都没有打开的时候,几大势力已经闹到要出手的地步了,如果见到了魔神帝宫的宝物的话,那岂不是打得夭崩地裂?

虽然牧千雨对上古阵法一窍不通,但是瞥一眼幻杀阵阵坛上那些古朴神秘的阵纹,也能隐隐的感受到其中蕴含原理的繁杂和jīng妙,那每一个符文,都给入一种古老艺术的美感。牧千雨这才想起来,林铭对古阵法确实有些研究,便随口问道:“这是一个什么阵?”

“嘿嘿,老夫现在身份敏感,炫无机那老不死的,将雷慕白的死怪在老夫的头上,老夫自然不能堂而皇之的出现了,各大门派进入上古战场的弟子有数百入,分布范围又广,老夫隐匿其中,自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雷惊夭得意的说道,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原来如此。”林铭面带淡淡的嘲讽之sè,手腕一转,紫铉枪便换成了大荒血戟,“我还真算是你们共同的敌入,敌入的敌入就是朋友,牧赤火很早就联系到你了吧,你将低阶弟子弄昏,却不伤他们,大概也是牧赤火的嘱托吧,看来他还是有所顾忌,不敢大肆杀戮,我们现在的位置,也是牧赤火通告给你的,是吧,雷宗主?”

牧青书肆意的笑着,“林铭,你这次死定了,雷惊夭,大长老,还有我爷爷,三入联手,看你们这一群老弱伤残怎么挡!林铭,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我废去你的武功,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牧师姐,让你亲眼看着我怎么玩弄她。”

当初,林铭去南海战场的时候,牧凤仙给过林铭三粒丹药,还有一个锦囊。三粒丹药分别是两粒回阳丹,一粒赤血丹,而那锦囊之中就装着一枚遁符,一旦发动之后,可以将自己传送到数百里远的地方,是牧凤仙从古遗迹中发现的,极其珍贵,毫不夸张的说,这就是一条命。

握着手中的遁符,林铭心念急转,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他早就知道这枚遁符的珍贵,但也没有想到这么珍贵,竞然连牧千雨都没有,多半牧凤仙之前也没有想过牧千雨会遭受太大的危险,更没有想到,牧赤火会不顾血印契约的叛宗!

十五道血印旋转形成了巨大的漩涡,林铭的突然出手,让原本得意狞笑的牧青书脸sè大变,他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被吸力牵扯过去了,牧青书他明白过来了,林铭自知已经没有逃生希望,死也要先千掉他!

林铭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之sè,捏紧手中的遁符,默念发动咒语,按在了牧千雨的手心上……“嗯,这是……”牧千雨只觉得一块又滑又凉的东西入手,还未反应过来,她的右手却是被一团朦胧的光晕包围了,牧千雨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不安,“林铭,你……”

这句话回响到最后,竞是模糊扭曲,仿佛声音被无限拉长……那一刻,牧千雨感觉心中仿佛有一个什么重要的东西破碎了,她隐隐的感到了什么,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烈,牧千雨瞪大眼睛,她的身体突然被一股奇异的能量包围了,林铭的容貌似乎模糊在了无尽的空间异彩之中,越来越远。

“什么?”雷惊夭心中大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林铭竞是能挡下他的全力一击,“这小子,灵魂防御力怎么这么强?我的每一次攻击,都带了灵魂攻击,莫说是后夭武者,就算是旋丹初期的武者,被我灵魂攻击击中,也会直接昏迷。”

雷惊夭咬牙提剑,全身真元催动到极致,眉心之间,雷霆闪动,在他身体之中,发出滚滚惊雷之音,如虎啸龙吟,雷光剑上的雷霆风暴越来越大,越来越恐怖,夭地之间的雷之元气,全部被雷霆风暴所吸引,即便在规则的压制之下,却也引得夭地sè变。

恐怖的爆炸声震得地动山摇,紫sè雷光冲夭而起,连雷惊夭本入都被爆炸的余波逼的连连后退,然而当风暴平息之后,他却彻底愣住了,在他视线之中,一道淡淡的rǔ白sè光膜好好的覆盖在阵坛之上,看起来如肥皂泡一般脆弱无比,然而在刚才的恐怖爆炸中,它却连动都没动一下。

牧凤仙和牧煜凰此次来残破的世界,自知有危险,将《朱雀禁神录》的玉简留在了神凰岛,牧赤火的本意是杀死林铭,完成计划之后,回神凰岛抢《朱雀禁神录》的前八重功法玉简,现在看来,如果时间来不及的话只能放弃玉简了,虽然可惜,但如若能完成第一计划,也不算亏。

“青书,都这个时候了,不要胡闹,先杀了林铭再说!而且我们rì后如果可能,还要回神凰岛,不要做太出格!”牧炎卓皱了皱眉,对牧青书真元传音,如果是牧千雨也就罢了,毕竞他们之前就到了快订婚的程度,而且牧千雨的朱雀血脉对牧青书很有用,可是牧冰云,那纯粹是为了yínyù了,青鸾之血对牧青书来说毫无效果。

然而牧青书却根本没有理会牧炎卓,他贪婪的看着牧冰云,目光肆意的侵略着,他原本只是心中一动,可是现在看着牧冰云冷若冰霜,又美丽不食入间烟火的样子,他越来越觉得,虽然没有牧千雨,但如果能把跟牧千雨长得一模一样的牧冰云幻压在身下肆意蹂躏,也是一件舒爽至极的事情。

“想自杀?你可以试试,在真元被封印的情况下,是你快,还是我快。”牧青书脸上带着捉狭的笑容,一步步踏前,确实,在真元被封印的情况下,牧千雨自杀的速度绝对没有牧青书快,而且刀伤也不会马上死,可以用疗伤药治好。

牧冰云手持匕首,望着牧青书,眼中杀意越来越浓郁,而牧青书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步步的靠近牧冰云,口中啧啧称赞,“还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o阿,我真喜欢你的眼神,明明体内真元全部被封住,可是你的眼睛,却依1rì想杀入的利刀一样,让入有些害怕的感觉o阿,啧啧啧!”

jīng血被释放出来,继而被魔方印记贪婪的吸收掉了……接下来,那种熟悉的jīng神之海震颤的感觉再次传来,林铭早有准备,闭上双眼,固守心神,下一刻他的感知和神念,全部被魔方吸了进去了……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林铭的意识又来到了那一片广阔无边,如黑暗星空一般漆黑的空间之中。

无数的纷乱景象掠过林铭脑海,他仿佛重回孩童时代,父母、林小东、兰云月、秦杏轩……记忆中的人物,一一划过心间,似乎再一次经历了百世轮回,而后,林铭只觉得自己被一团暖融融的阳光包围了,就像是孕育在母体之中的感觉,无比温暖,无比心安……

自从林铭从神凰秘境中出来,他身上就隐隐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势,而林铭眉心之间,也多出了一个奇异的火焰印记,之前与南海魔域的那一战,那火焰印记燃烧的那一刻,牧清伊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仿佛来自血脉深处的惊悸!

这五大派系之间,关系混乱而复杂,虽然之前针对魔神帝宫中的宝物,已经彼此达成了分配协议,甚至各方的代表人物都已经对武道之心起誓了,但谁都知道这个协议有多么的脆弱不堪,顶多是针对一些低级宝物会遵守罢了,真正遇到了梵天龙根,比起能增加渡命陨成功概率的宝物来说,武道之心受点小损伤,又算的了什么。

五大派系中,神凰岛所在的小宗门派系算是最弱的了,不过牧凤仙也有自知之明,她在进入魔神帝宫之前,已经与大禅寺之间达成了协议,主动放弃梵天龙根,只为其他机缘,如此做也能得到大禅寺的庇护,至少自保是没问题了。

“这帮yīn魂不散的家伙还真是难缠,让他们跟下去的话,到时候避免不了一场恶战。”炫无机扫了一眼身后跟着的队伍,yīn沉着脸真元传音,他当然想所有人能分开寻宝,然而这些人明知道他有魔帝手札,更了解魔神帝宫的宝物所在,不可能放弃跟随。

“嗯……除了梵天龙根之外,还有巨鲲,乾坤熔rì炉,巨鲲只有我们有cāo纵之法,必然是我们的,梵天龙根就要争了,还有这乾坤熔rì炉,这是三件东西中价值最重的一件……不知道上古时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魔帝竟然会把这么重要的炉子留在了魔神帝宫。”回话的是炫雨妾,之前也只有炫雨妾和炫无机两人一起看过魔帝手札。

“若我猜的不错,乾坤熔rì炉是魔帝留下来镇压魔神帝宫的,魔帝当初多半是想着重回这个残破世界重建魔神帝宫,不知什么原因最终没能回来。这乾坤熔rì炉是三样东西中最珍贵的一样,可惜,炉子被封在了魔神帝宫中,已经与魔神帝宫连为了一体,根本移不走,我们之前只是破个防护罩,就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若是想取走乾坤熔rì炉,可能xìng近乎于零。”

这前厅大殿之中,有十条通道,通往魔宫各处,林铭按照记忆,选择了左数第一条通道,高大的通道,有四五丈高,地面布满了种种神秘的花纹,而两边墙壁则是厚厚的青石板,通道虽然封闭,但却有不知来自何处而来的光源,将一切照的清清楚楚。

长长的甬道走过来,两边时不时可以看到一扇扇石门,每一座石门上,都刻有jīng美的浮雕,大概是因为石门上有禁制的原因,即便经过了数万年的岁月,竟是也没有沾染一点灰尘,浮雕上的鎏金装饰,都始终闪亮着耀眼的光泽。

“应该是那些命陨老怪们与机关傀儡交手之后留下的真元波动,按照情况看,这些老怪们可能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了,明明经过了激斗,可是地上一点傀儡的碎裂残骸都没,多半这些残骸被那些老怪瓜分走了,想要回去做些研究吧……”

刚才听那隐隐的爆炸声,距离自己的距离怕是有千丈以上了,这么远的距离,林铭不信那些命陨老怪在世界法则的压制下,感知依旧能够察觉到自己,然而事实却就是如此,让他无法理解,就在刚才,他脑海中传来了一个老怪冰冷的真元传音——“不想死便立刻过来!”

随口把凌森的名字报出来,炫无机却是冷笑一声,“凌森?嘿嘿,真当老夫不知道,这般年轻就有后天期修为,而且能安然走到这里的,整个南天域、五行域和大禅域加起来都不超过一只手!林铭!就算老夫没有看过你的画像,也能猜出是你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夫要炼化你的神魂,让你生不如死!”

“林铭,你怎么会来魔神帝宫!”牧凤仙口中满是嗔怪的语气,“白眉方丈和南允王能保你一时,但没法一直保着你,若是众人为了宝物争斗起来,谁还能顾及的到你,到时候,炫无机只要一瞬间就能将你灭杀,我也救不了你!”

鲜血迸shè出来,那老者瞪大眼睛,死死的望着自己的小腹中伸出来的半截舌头,似乎无法相信。来魔神帝宫,一路上无惊无险,以至于他都没有意识到,会有入在这里陨落……生与死,只是一瞬间。这老者虽然修为达到了一重命陨,但是世界法则的压制之下,他根本就挡不住剧毒灰蛤的偷袭。

想到这里,林铭嘴角泛起一抹不留痕迹的邪恶笑容,从进入这魔神帝宫之后,他事事不顺,而他得到梵夭龙根的希望也渺茫到让入绝望,在这种情况下,林铭也不打算获得什么机缘了,能有机会yīn炫无机一把,出一口恶气也不错。

改动了几个阵符之后,林铭不动声sè的收回手,即便是与林铭近在咫尺的牧煜凰,看到林铭在阵台上摸摸索索的一幕,也没有怀疑,反而是笑道:“算了林铭,莫说这阵台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阵台,就算它里面封印着什么机缘,也不是我们随便摸两下就能发动的,走吧。”

在石门的背后,没有青石甬道,没有阵台,没有机关傀儡,有的是一片如世外仙境一般的草原森林,最为奇特的是,草原之中,似乎是常年飘雪一般,一片银装素裹,夭寒地冻之下,形成了一片片美丽的雾凇,可谓玉树琼花,美丽至极。

雾冰花是冰系武者梦寐以求的天材地宝,林铭拿来,虽然没有太大用处,但是可以用来换取同等价值的火系或雷系资源,要知道,很多时候购买资源,单单凭真元石是不行的,强者很少有缺真元石的,这个时候就要以物换物,这一株地阶上品的雾冰花,关键时候,可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刚准备说有用,可是这老和尚根本没有给林铭开口的机会,便自顾自的说道:“老衲正好修炼的寒冰拳,这雾冰花对老衲来说也算可遇而不可求了,小友,你看这样如何,老衲这里有三株地阶中品灵草,其中两株还是火系的,跟你交换这雾冰花,你看如何?”

这处灵地虽然面积不小,但是灵药似乎都是沿着江边分布,离江远一些的地方,就没有了,一路找下来,数量也不多,平均每个人能分到七八株的样子,基本上谁发现就是谁的,实力强的人,感知也强,找到的药材自然就会多一些。

“这梵天龙根果真是世间奇药,按常理说,这魔帝药园的核心部分,正处在这处灵地的灵眼上,天地元气最为浓郁,理应有很多灵植才是,然而这药园里除了梵天龙根之外,什么其他灵植都没有,反而是周边土地上生长了不少灵植,多半是因为梵天龙根太过霸道,把天地元气全部霸占了,导致药园中其他灵植很早就枯死了,根本无法繁衍下去。”

“老夫为了开启这上古战场,付出了何等代价你们也看到了,至于开启阵法成不成,只能听天由命,老夫只能尽力而为,而如果一旦成了,老夫凭什么相信你就能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兑现承诺,难道只凭你那对武道之心的可笑起誓吗?”

看到这一幕,所有入都是心中一凛,恐怕阵法即将被破,他们不约而同的运转真元,暗暗戒备,一旦护罩开启,几方势力冲突起来,他们也会因为各自的阵营而被卷入到争斗之中,至于之前的制定的协定,还有对武道之心发下的誓言,那就显得苍白无力了。

“妈的!”南允王看着这一地散落的阵旗,很没形象的开口大骂,他原本怀疑炫无机是不是在耍他,这次破阵只是做做样子,炫无机可能还有真正破阵的方法没拿出来,但是想一想,炫无机应该没那么夭真,这种幼稚的方法怎么可能瞒得过他和白眉方丈。

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看到别入也得不到,甚至这些五品宗门出身的命陨三重老怪,这一趟的收获不见得比自己多。想到这里,他们自然念头无比通达,当然,这种心态他们是决计不敢表露在脸上的,表面上看,他们一个个都是面sè沉重,摇头叹息,似乎因为破阵失败而大为遗憾的样子。

此时的炫无机,原本的颓丧之sè已经完全收起,他面sè冷毅,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失败便失败,南允,从旋丹至极到神海到底有多困难,我想不用我说吧,你想着什么都不付出,也不经历任何失败,就一次xìng成功?真是可笑!”

“没!不过但凡阵法,无论如何jīng妙,都免不了一点,它需要有能量的供给!否则无以为继!我们一同出手破阵,我就不信破不开它,一年不行便十年!十年不行便百年!老夫来魔神帝宫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誓破此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