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娘子为夫陪你爬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娘子为夫陪你爬墙 (第1/896页)
    
“男朋友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没有问题啊。”云朝朝没有太多犹豫就答应了。答应完还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我还一直担心,你因为我之前说的那些话非要考清华美院呢。”“那不能够啊,你男朋友智商也是在线的,肯定是要给自己多留几条路对吧?”潮长长顺着云朝朝的话说。

“我办事,你放心,我把你的护照给带上了。”潮长长拿了两本护照出来。“国内航班用什么护照。”“我们平时国际中转什么的,还不都用的是护照?护照级别比身份证高,坐飞机肯定没问题。”潮律师表示自己做事,妥妥的周到。

“我就一星期的假,你就打算浪费在跨省追讨一只玫瑰上?”朝朝姑娘忽然有些心累。“我们做律师的,就得要有这么较真的精神啊。”“那你去吧,砸店也好,退钱也好,祝你旗开得胜。”云朝朝懒得和潮长长一起疯。“那不行,你都答应我了,必须得去!”潮无赖上线了。

云朝朝看了潮长长一眼,就站在原地不动了。“我自己家里的床不香吗?没事跑到万米高空上去补觉?”云朝朝没有闭眼看蓝天的喜好。“不喜欢吗?你知道潮大力这一趟执飞,是要去接谁吗?你要是跟着这趟飞机去,就有可能可以在机场见上一面。”潮长长终于卖不了关子了。

“谁啊。我又不追星,他接谁我也没有兴趣。”朝朝姑娘还是兴致缺缺。“哦,这样啊,那我就和你偶像说一声,你压根就没有兴趣见她。”潮长长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这趟行程是设计师颜滟定的?”“不是。”“那我哪里还有偶像?”

“是你偶像的老公订的呀,你偶像那么忙,还能亲自订行程,就算她愿意,她老公也不舍得吧。再说了,我怎么能越过你和你偶像直接联系呢?”潮长长无时无刻都在给自己立贞节牌坊。云朝朝就这样,被潮长长给哄上了飞机。放假之前,云朝朝连轴转了两天,上了飞机,还没起飞,就直接睡了过去。

等到飞机平稳了,还是潮长长把人给抱到了床上。等到被潮长长叫醒,公务机已经开始降落马累机场。如果不是私人飞机不能直接飞酒店,要转水上飞机,潮长长大概会等到了酒店,才叫醒自己的女朋友。“你花是从马尔代夫买的?我怎么不知道这边还搞农业呢?你直接说道马尔代夫度假不就好了吗?你圈子绕的是不是有点大?”

云朝朝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生气:“你干嘛骗我说会见到偶像?”“我骗你干嘛?他们是真的在这儿度假。你看到那边停着的那辆房车没有?你去车上和你偶像见一面,我联系一下水上飞机,看准备好了没有。”“真的假的?”云朝朝有些不相信。

“我有命骗你,没命回去。”潮长长一副很有自知之明的样子。“哇,那我先去找我偶像咯,我去年在她时装屋订的那套衣服,也不知道做好了没有。”云朝朝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只给潮长长打了一个电话,说偶像把她的衣服都带过来了。

“还有五个符文……”林铭在心中默数,他的真元已经消耗到近乎极限。“四个……三个……两个……一个……”“完成了!”在林铭完成绘制的一刹那,在半空中漂浮的数十个符文一起闪亮,而后在奇异的光芒中融合到了一起,最终形成了一寸见方的奇异铭文,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林铭此时已经近乎虚脱,然而他看着这漂浮在半空中的成品铭文,心中大喜过望,这小小的铭文就像是他的孩子,为了它,他过了一个月的非人生活,也花费了大量的金钱,才终于将这铭文制作出来了!那位前辈大能将这个铭文命名为“强力符”,对这个名字,林铭心中颇为腹诽,实在太俗了,不过出于尊重这位前辈的考虑,林铭也没有改名,就叫“强力符”吧。

林铭取来一张市面上一两金子十五张的最便宜的符纸,用刚恢复的一点真元捏了一个法诀,强力符便落在了符纸上面,金光随之收敛,形成了一个黯淡古朴的符文,看起来毫不起眼。在铭文符纸成形的最后一刻,林铭用灵魂力改变了铭文的外观,最终形成了一个火焰一样的图案。

这种图案会被永远的留在被铭文的宝器上,成为一个标志,很多铭文师都会以此为自己的标志,相当于是品牌。林铭将标志定为火焰,取火焰中涅槃重生的含义。修武一途,如被火焰煅烧,其中的苦痛、危险不计其数,坚持不下来的人纷纷化成灰烬,湮灭成尘,而只有心志坚定者,才能浴火重生,成为真龙翔凤!

林铭小心将这符纸收起,他推开窗子,灿烂的阳光洒下来,照进他布满血丝的眼睛中,虽然疲惫到只想倒头就睡,但是林铭却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距离七玄武府的考试期限还有两个月零十天!……又是五天过去,林铭将最后一个符文烙印在了符纸上,至此,他所有的材料全部耗尽,而林铭总共做出了四张“强力符”。

看着这些强力符,林铭心中有种很强的成就感,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四张符卖出去。在那位前辈大能的记忆里,这种“强力符”虽然属于低级铭文,但是却足以用在人阶上位(三品)的宝器上,如果用在人阶下位宝器的话,效果能够增幅六成!

不但如此,这强力符还能带给宝器一项附加技能!一些品级十分高的铭文术能带给宝器附加技能,只要贯注真元,就能将技能催发出来,比如武器的能量攻击,防具的增加防御,或者是境类宝器的幻术、妖术等等。林铭的这个强力符,若是铭刻在武器上,便能带给武器一项名为狂暴一击的技能。

这小小的铭文其实是一个驳杂的法阵,当使用者将大量的真元贯注到武器上时,铭文吸收存贮这些真元,将其压缩到极致,而后瞬间爆发出去,在近身攻击中,这一招能造成非常强大的杀伤力。第二天清晨,林铭经过了一夜的休息,真元和灵魂力都回复到巅峰状态,他向林小东打听了一些交易会和拍卖行的地址,便带上铭文符出发了。

林铭首先来到的是天运城官方拍卖行,天运城有多家拍卖行,并没有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林铭选择天运城官方拍卖行只是觉得官方拍卖行的信誉更好一些。只要这四张铭文符卖出去,自己就可以赚到足够的金子来购买药材。然而真的到了拍卖行,林铭却发现,他把拍卖行想的太过简单了。

第十六章受挫拍卖行有着极其严格的审核流程,尤其是对民间流出的拍卖品,更是严上加严,否则拍出假货来,拍卖行的名誉就毁了。接待林铭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确切的说,是这位中年男子把林铭给拦了下来,“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林铭虽然穿了宽大的袍子,但是他的身高还是相较成年男子矮上了几分,再加上他并不成熟的嗓音,自然没可能在这样一个阅人无数的拍卖场执事面前遮掩他只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实事。所以林铭干脆用原本的声音说道:“我来鉴定铭文符。”

“哦?”中年男子有些怀疑的看向林铭,“我可以看看你的铭文符么?”事实上,这男子的态度已经很好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来拍卖行鉴宝,而且还是价格动辄上千两黄金的铭文符,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有些恶作剧的嫌疑。不过,感受到那铭文中隐隐散发出的能量,中年男子还是确定,这确实是一张完整的铭文符,而不是恶作剧,他看了林铭一眼,问道:“可有铭文师公会出具的凭证文书?”

林铭摇头。“好吧,跟我来。”中年男子带着林铭来到拍卖行的鉴定室中,负责鉴定的是一位看上去五六十岁的黑衫老者,林铭注意到,在老者胸前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高级鉴定师。这黑衫老者拿过这张铭文符后自然也注意到这铭文符是用劣质符纸做的,不过他并没有流露出什么鄙夷的神sè来,而是平静的戴上了白手套,而后便投入到认真仔细的鉴定工作当中,显示出了良好的职业素养。

不过鉴定只是开始了一会儿,老者便面带异sè的抬起头,看了看林铭,又看了看这张铭文符,最终,他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绘制这张铭文符的人实力不超过练体三重,是吧?”林铭知道这点没法抵赖,只能点头。老者深吸一口气,啧啧称叹,“江山代有才人出,区区练体三重修为就能绘制铭文符了,让人惊讶!”

铭文符只能用在上了品级的宝器上面,因为只有上了品级的宝器,才能被武者贯注真元来战斗,而铭文是通过改变改良真元的流动方式,才能增幅宝器的战斗力。所以,能够被铭文的最低也要是人阶下品,而人阶下品的宝器,价值普遍在几千两黄金以上!

宝器可不是一般人装备的起的东西,即便大家族的子弟,也要等修为到了易筋锻骨期,才有可能得到一件宝器。比如当初王义高,虽然家世不错,但因为本身修为有限,用的也不过是一把品质jīng良的青锋剑,这柄青锋剑可不是宝器,价值不过两百两黄金而已。

宝器的铭文次数是有限的,基本上只是一次,也就是说,一次铭文之后,不可再铭文,试想,谁会买了一件几千两金子的宝器,而后使用质量难以保证的铭文符来铭文呢?所以铭文术学徒做出来的铭文符是没有市场的。林铭料到了这个结果,他说道:“我可以只拍卖三张铭文符,剩下的一张用来做实验。”

铭文符成品制作出来后,不铭刻到宝器上很难实验其结果,即便是制作者自己,也只能大概推测出增幅会在几成到几成之间。很多时候购买铭文符的武者也是在拼运气,所以大师级的铭文符作品非常受欢迎,因为他们有信誉保证,而名气不显的铭文师做的铭文符却往往无人问津,没有人会买一张效果未知的铭文符,拿自己的宝器冒险。

鉴定师道:“这个自然可以,不过,实验用的宝器需要你自己提供。”林铭一听,顿时无语了,一件宝器价值几千两黄金,拍卖行不可能随随便便的拿出几千两黄金的东西作为实验道具。当然,若林铭本身是铭文术大师就不同了,因为大师有信誉保证,拿出宝器做实验也不会亏,而且这种人,拍卖行也乐得交好,适当付出一些自然值得。

林铭最富裕的时候也不过八百多两黄金,上哪儿去弄实验用宝器?他没有再做纠缠,也没有说什么,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提供的宝器蒙受损失之类的话,他知道这样说也不会有任何意义,鉴定师不会相信他的,归根结底因为这铭文符的真元波动太弱了。

就这样,林铭带着他的四张铭文符转身离开了天运城官方拍卖行。……“抱歉,我们需要铭文师公会提供的证明,或者是铭文大师本人提供的文书……”在天运城交易会,采购师在看到林铭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后,根本都没有给这四张铭文符一个鉴定机会,直接拒绝了林铭。

这还是态度好的,后来林铭到了一些私家店铺,这些人的态度更差。他们有的人根本懒得搭理林铭,有的则不耐烦的挥手驱赶。“哪来的小孩子,别在这里捣乱,耽误做生意。”“赶紧走吧,这地方不是你这个年纪的小孩子该来的地方,哎……哎,那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吗?进来看看……”

“小朋友,别在这里逗我发笑了,你这是草纸画的吧,一张草纸上画一团小火苗,你以为这就是铭文术吧,哈哈哈……”第十七章兰云月就这样整整一天,林铭走了两家拍卖行,一家交易会,除此之外,还有五家大家族设立的宝物交易楼,结果一无所获。

无奈的回到了大明轩,林铭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出售几张铭文符都如此困难。不过这点挫折、嘲讽对林铭来说不算什么,练功中遇到的苦远胜这些千百倍,他都熬过来了,至于嘲讽,更是无所谓,即便是朱炎的当面嘲讽,而且是围绕着兰云月、家世、修为这些敏感点,也不能影响林铭的武道之心。

将铭文符收起来,林铭开始修炼《混沌真元诀》,虽然他这一个月来,主要心思都放在了铭文术上,但是他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修炼《混沌真元诀》,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达到练体第一重巅峰。练力九石,拳破铁木,这就是练体第一重练力巅峰的标志。

九石就是九百斤,这是练体第一重的巅峰。然而林铭现在的力量已经不啻千斤,这《混沌罡斗经》带给他的,而且如今,这力量还在增长,而林铭却还停留在练体第一重。这逼迫着林铭不断的挑战体能极限,同时掌握用力的技巧。

以前每天的解骨任务林铭一顿饭工夫就可以轻松完成,现在,两个时辰都做不完,而且解骨结束后,林铭又是练得满头大汗。不过,这效果确实不错,林铭将切好的肉块收拾起来,若是大明轩的解骨手知道林铭用刀背完成了二级凶兽的解骨,恐怕他们不会认为林铭疯了,而是多半会以为自己疯了。

一夜的修炼之后,林铭筋疲力尽,他没有去cāo心铭文符的事情,直接上床睡觉。……来者正是林小东,昨天林铭问他这问题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回答了,可是事后他越想越不对劲,林铭该不是画出铭文符了吧!虽然林小东对铭文术了解的不多,但也确定林铭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画出正确的铭文符,这画出来的十有仈jiǔ是劣质品,到时候去交易会推销,搞不好被人当成骗子打一顿。

林铭笑了笑,点头道:“是的,画出来了。”林小东心中一紧,“你拿去那些地方卖了?”“嗯,不过没能卖出去。”没卖出去是意料之中,那些人又不是傻子,林小东上下打量了林铭一番,不太放心的问了一句,“铭哥你没被打吧?”

林铭顿时哑然,这林小东想象力真够丰富的,他笑道:“我确实画出了铭文符,又不是骗子,怎么会被打?”他说着便拿出了那四张这一个月来他jīng心绘制的铭文符,想让林小东放心。不过林小东哪里懂,他看到这四张铭文符后,脸上的表情僵了半天,这些铭文符的卖相实在是……惨不忍睹啊!

虽然他就猜到林铭的铭文符会是次品,但是这也太次了吧,这纸张又粗又黄,整的跟厕所用纸似的,傻子才会买啊,以前林小东也见过几份铭文符,哪张不是光洁照人,sè彩明亮,你就算山寨也山寨的像一点啊。林小东脸上酝酿了好一会儿才挤出了一点干涩的笑容,他没好意思再打击林铭,不过想到几百两黄金的材料,就换成了这么几张厕所用纸,而且看着面积上一趟厕所都不够,林小东心里顿时又抽痛起来,这可真是糟蹋钱啊。

林铭看林小东的表情变化就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他干脆收起了铭文符,没有解释什么,对林小东根本解释不清。“我说铭哥,以你的勤奋和天赋,突破凝脉期早晚的事儿,何必去搞这些呢?”林小东好言相劝。林铭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林小东说的没错,即便不做这些,他也必然踏入凝脉期,甚至后天、和传说中的先天也不是太难。

可是修武一途等于与天争命,时间不等人,若是不能在年少时期快速提升境界的话,以后的修炼会越来越难!不靠任何丹药、灵物,仅凭自身修炼,固然基础扎实,但是必然耽误大量的时间,这些时间,林铭耗费不起。所以他需要利用铭文术来赚钱,走捷径。

他说道:“小东,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干嘛?你不是又要去卖那些符纸吧?”林铭笑道:“这事你别cāo心了,我心里自然有数。”说话间,林铭已经掠出数十米的距离。“靠!”林小东看到林铭已经消失的身影,只能无奈的骂上一声,他知道,林铭决定的事情,他是无力改变的。

虽然林铭心志坚定,但是很多事情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整个天运城虽然店铺林立,但是真正有资格出售铭文符的店铺并不多,再加上几间拍卖行和交易会,满打满算不会超过三十家。不到三十家店铺加上拍卖行,林铭如今已经造访了大半,无一例外的被拒绝了,铭文术学徒偶尔运气好便能制作出成品铭文符,这种东西没有太大使用价值,谁也不会浪费自己宝器的唯一一次铭文机会。

不过林铭虽然有些失望,但却没有被这挫折打击到,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他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想要我们寄卖这东西?你开什么玩笑,你小小年纪不好好用功修炼,尽想些歪门邪道,你这东西根本卖不出去,走吧,走吧,别在这耽误我们做生意。”

百宝堂的一位掌柜不耐烦的挥手,私家店铺的态度总是比拍卖行差很多,林铭也不以为意,收了铭文符转身要走,而就在这时,他却看到了一张他极其熟悉,也极为美丽,但他却十分不愿意看到的脸。在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两个身穿鹅黄sè衣裙的女孩,其中一个正是几个月前失约与他,随同朱炎去了七玄武府的兰云月。

兰云月也是刚来一会儿,她看着林铭手中四张蜡黄sè的粗糙符纸,回想着掌柜刚才的话,面露复杂之sè。也是……林铭的家境本来就不算富裕,要支持他练武的开销,同时他又一个人在天运城,衣食住行都要花钱,他当然缺钱了,所以才会想一些办法赚钱……

想到这里兰云月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在这种场景下该说什么话,她感觉说什么都会伤到林铭的自尊,可是她又不能装作没看到林铭。就在这时,那掌柜看到了兰云月,顿时满面堆笑的迎了上来,那笑容对比之前对林铭的简直判若两人。“小姐,来买点什么呢?昨天您买去的剑还好用么?对了,昨天陪您一起来的那位少爷怎么不见呢?”

很显然,掌柜口中的少爷就是朱炎了,而看到那掌柜谄媚的笑容,林铭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上次朱炎陪同兰云月来的时候这位掌柜大赚了一笔。尴尬了好一会儿,兰云月低声道:“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还好。”林铭平静的应了一声,事情已经过去,他不想在去想那些了。

还好?若是还好的话,又岂会在这里见到你呢?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受着修炼的痛苦,同时要为生计奔波,受尽旁人冷眼……这真的是还好吗?兰云月知道林铭的倔强,可是看到林铭现在这个样子,她不得不劝道:“你就没有想过回去吗……”

“回去?呵呵,你在劝我放弃习武吧?”听到兰云月的肺腑之言,林铭笑了笑,说道:“谢谢你的忠告,不过我不会放弃武道的。”林铭说完这段话,便淡淡一笑,收起了符纸,平静的离开,只留下一个孤独,但却挺傲的背影……

……林铭大步离开百宝堂,飞蛾扑火,这是他的武道之心,他会坚守自己的武道,一直到涅槃成凰的那一天。-------求收藏,请点击加入书架,这对作者来说很重要,谢谢-----------第十八章卖出最后一站是红枫拍卖行,林铭没有报什么希望,果然,拍卖行的美女执事婉拒了自己。

林铭没有去铭文师公会,首先他没资格见到真正的铭文大师,其次,即便是铭文大师也很难看出林铭铭文符中的玄奥,因为天运国的铭文术流派与神域的铭文术差别太大了。至于说在铭文师公会考取铭文师资格,也被林铭否决了,因为铭文师考核要自带宝器和铭文材料,这对林铭来说同样不可能。

如此一来,林铭只能放弃这些高端交易场所,将铭文符投放到低级交易场所,也就是坊市。这也是无奈之举,林铭的卷轴将会以学徒铭文符的身份参加坊市的交易,如此一来,想卖出高价自然不用奢望了。坊市虽然低端,但也有官方设立的交易中心,在这里可以寄卖各种商品,当然,交易中心要抽成5%,不过官方交易中心信誉好,不怕被骗,所以很多人都会选择在此寄卖。

林铭来到坊市的交易中心,打眼望去,商品琳琅满目,但是这些商品却很少有价值超过一百两黄金的。交易中心的进入门槛很低,只要货真价实就可以寄卖,林铭的铭文符自然是真货,这一点谁也不否认,只不过是学徒铭文符,所以价值较低。

交易中心的鉴定师经过一番鉴定之后,胖掌柜给林铭开出的底价是一百两黄金。听到这个数字,林铭无语了,你妹的,刚刚够本!一张强力符的材料价格就要七八十两黄金了,交易中心给出的价格一百两,四张铭文符,若是全部一百两黄金出售,林铭还要搭进去四百多两!

“你到底卖不卖?”胖掌柜不耐烦的问道,这种学徒铭文符很难有市场,能花几千两黄金买一件宝器的人,自然宁愿多花一点钱再去买一个大师做出来的铭文符,让自己的宝器达到最强效果。林铭咬了咬牙,说道:“卖,我寄卖两张。”

最近林铭钱都花光了,要不是大明轩的薪水在撑着,他都要断粮了。损失一点钱,只卖两张他还是能接受的,至于剩下的两张,再等等好了,一百两黄金卖出去他实在不甘心。“留下地址。”胖掌柜说道,交易中心只负责寄卖,只有有人买了,他们才会付钱,林铭这两张铭文符卖不卖得出去还不一定。

“低等租位费一两黄金,中等租位费三两黄金,高等租位费五两黄金,租期一个月,若是一个月无法出售,自动下架,租位费不退。”胖掌柜又道。“我靠!”位置还要收钱,真他妈黑!他转头看了一下,高等租位显而易见,中等租位次之,而低等租位就在边边角角的地方,仔细找都不一定找得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