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神5200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修神5200 (第1/3959页)
    
希望能够重修旧好。评估价七折的起拍价,不可谓没有吸引力。最终流拍,斯念之前说的那八个报名条件要求高,肯定是一个方面。但更主要的还是,第一高楼的风水问题。很少有那一场拍卖,会有这么多人盯着。说是史无前例,应该也不算太过夸张。

“你家里现在还好吧?”云之磊问了一句。“哎呀,云老,你问这个干吗?他家里的那些个破烂事情,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吗?”云朝朝颇为不满地拦在了前面。“我没问事情,我就是问问,”云之磊看向潮长长,“你爸爸妈妈现在还好吧?”

云之磊会有这样的关心,并不奇怪。不管是潮一流的一跃而下,还是赢曼而的双重割腕,都是新闻热点。别说是省内,就算跨越了好几个省的,也都有所耳闻。这样的好奇,谁都会有,但一般不会直接问出来。云之磊一开口就这么问,让潮长长有些意外:“您认识我爸爸妈妈?”

潮长长的心里有很多疑惑。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他来说,还蛮重要的。至少能让他知道云朝朝一开始对他的态度是来自哪里的。“你妈妈我没有见过,你爸爸的话,也不算太认识吧,有过那么一面之缘,也好多年了。我们这种制造业的,和你们家那些后来转做第三产业的,也是没有什么交集。”云之磊回答得很详细。

本来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我们家最早也是制造业,后来才转型的。”潮长长接话。“这我知道,你们家以前是做盒子的。”“什么盒子?”云朝朝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信息。“就纸箱嘛。咱们用来装织带的那种大盒子之类的。”云之磊给宝贝女儿解释了一下。

“啊?我们家用的包装箱是他们家的?怎么没听你说过啊?”云朝朝惊讶得不轻。“没有。没用他们家的。这不才说不熟嘛。要用了就可能是很熟的合作伙伴了。”云之磊想想又加了一句:“其实最近这些年倒是用着的。”“那你怎么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小姑娘明显有点生气。

因为是和自家老爹说话,生气的时候也是嗲凶嗲凶的。“我们家早就产业转型了,你爸爸后来用兴和包装的纸箱的时候,肯定和我们家已经没有关系了。兴和包装应该是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就已经转让出去了。”潮长长不明就里,还以为小姑娘是真的生气了,就帮着解释了一下。

“对,是这么回事。要都在制造业的话,后来和你爸交集肯定还多一点,就不会只有一面之缘了。”云之磊也跟着解释了一遍。“云老,你老提他们家干嘛啊?你嫌人家不够烦啊?”云朝朝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我这不是……”云之磊明明是在缓和气氛。

“不是什么啊不是,你就给我吃个鸡爪啊,还骗说有好多好吃的呢。”云朝朝继续嗲嗲地凶着。“这不一桌子吗?哪里只有鸡爪了?”云之磊把一大堆食盒,往云朝朝面前推了推。云朝朝并不满意:“可你就给我夹了一个鸡爪啊。”

车间里面有空调,温度很低。但车间和车间之间离得都比较远,三个人走在路上晒太阳的时间要比在仓库纳凉的时间更多一些。就这么一路走一路介绍,云朝朝没嫌天气热,也没嫌路太远。夏日正午的太阳,肆无忌惮地挂在天上。

毒辣辣的,照得人晃眼,照得地面发烫。一会儿吹空调,一会儿头顶艳阳。潮长长走在最后,他已经有点走不动路了,云朝朝和斯念看起来却还是精力十足的架势。【我果然是一个四体不勤的人吗?】在没有了自信之后,潮长长连自己的体力都怀疑上了。

就他这样的状态,还好意思要喜欢谁?潮长长觉得自己就是笑话本笑。潮长长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云朝朝和斯念。如果没有师姐的那个故事,云朝朝和斯念这两个中国制造的接班人,还真的是蛮般配的。潮长长这么想着,觉得自己的汗都热得流不出来了。

就从头到脚,一阵阵地发凉。然后他就真的凉了。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了地上。不打一声招呼就晕了。人的身体,和人的心情,常常是紧密相关的。潮长长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好。这两天又是赶底稿,又是想斯念说云朝朝喜欢他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潮长长已经整整两天都没有合过眼。他来的时候就头重脚轻,又在冷气充足的车间和热得发烫的地面,来回切换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是潮长长从未有过的极限体验。这一件件一桩桩加起来,潮长长非常不幸地中暑了。可能是因为身体本来就不太好,一中暑就直接给中晕了。

潮长长晕得还很不是时候。没在车间里面,也没在阴凉的地方。就这么直挺挺地摔在了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沥青路面上。砸到地上的那一秒,潮长长还是有意识的,他听到有人跑过来,把他的头扶了起来,然后焦急地问:“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说话。”

这是云朝朝的声音。潮长长想说他没事,但睁不开眼睛,也开不了口。再一秒之后,潮长长感觉到有另一个人,直接把他从四五十度的地面给一下打横抱了起来。这应该是个公主抱吧?来自他的前室友斯念。然后潮长长就彻底晕了,还没来得及羞愤,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这一晕,让潮长长原本就已经归零的自信,直接降到了负值。早知道会这样,就算云朝朝再生气,他也还是会拒绝过来新厂区吃午饭。等到意识渐渐回笼,潮长长人就已经被挪到厂区的一棵大树底下靠着。上面是树荫,底下是泥土。

风轻轻地吹着,感觉不到像夹心饼干一样的热。斯念在一遍一遍掐他的人中。云朝朝一遍一遍地问:“怎么还没醒?”……“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先送车间里面去?”羞愤难当的潮长长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了云朝朝有多着急。

“你不要担心。车间里面冷气太足,他这一下进去忽冷忽热的更不好。户外中暑我有经验,这边树荫底下的这个温度现在就挺好的。我先把他弄醒再说,可惜我的急救包什么的都在背包里没带过来。”这话是斯念对云朝朝说的。“你要什么?藿香正气水吗?办公楼那边就有,我让李叔开车送过来。还有什么吗?他能醒吗?要不要打120?”云朝朝用一连串的问题,表达了焦急的心情。

“藿香正气水、一个汤勺、一瓶高度的白酒。有这三样应该就够了。他这呼吸什么的都没有问题,情况不算严重,我们等他先醒了,再看看要不要去医院。”斯念继续掐潮长长的人中。一下又一下,力道不可谓不大。能够听到云朝朝和斯念的对话,就说明潮长长在生理上已经醒了。

但在心理上,潮长长并不愿意醒来。尴尬,丢人,对自己失望,不知道要和斯念还有云朝朝说些什么……好多情绪,就这么一股脑儿涌了上来。斯念加重了力道,照这么再这么掐下去,再多来几下,应该就会直接把人中给掐破了。

潮长长极力忍了下来。破相事小,丢人事大。“这么久还醒不过来,这样不行,得去医院。”斯念也有点急了:“你叫司机过来了吗?”“怎么会这么严重?”云朝朝忽然就自责地带上了哭腔:“我刚不应该自顾自地在前面走的。看都不看一下的。”

第三十三章 关心则乱潮长长只想着自己要是就这么醒来肯定会无比尴尬。太过丢人,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以至于都没有想到另外的一层。他要是一直不醒,身边的人就会跟着着急上火。【身边的人】这四个字,潮长长首先想到的是斯念。

斯念赶忙松开掐着潮长长人中的拇指:“我说兄弟,你要再不醒,我可就要打电话叫救护车了!”潮长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人中,非常明显地感觉到一个凹痕,斯念那一下一下的,掐得可谓毫无保留。斯念的指甲不算长,但一直用力这么掐了半天,还是有种直接掐进肉里的感觉。

潮长长缓了一会儿:“哪那么严重?我不就中个暑吗?”“你还知道自己中暑啊?中暑本身是不严重,但中暑到直接晕倒的,也不太常见。”斯念的手并没有停下,不掐人中了就一下一下地揪着潮长长的眉心,“你这不是一般的中暑。”

“那是什么?”潮长长清醒过来,就听说中暑了,并无其他。“你这是严重的中暑,你看看,我这才轻轻地揪了两下就紫了一大片。”斯念点了点自己揪过的地方。“紫一大片?你说我脸上吗?”潮长长带着心有余悸的表情问。人中那儿,明摆着已经“塌陷”了。

如果眉心再来一片紫,那他的脸,又红又紫的,会花成什么样子?要换平时在仓库也就算了,顶多自己待宿舍不出来就好了。这会儿可是在云姚织带的新厂区。就算他可以不介意被云朝朝看到,那云之磊呢?不对!他为什么可以不介意被云朝朝看到呢?

他明明应该很介意的。“你能不往我脸上一个劲儿的留记号吗?朝朝这不都还在旁边看着呢吗?”中暑状态的潮长长,一不小心,就说了实话。“您老现在还有闲情逸致关心这个?我刚都差点被你吓到了,您老放心,回头不仅脸上,你全身我都会给你留好记号。”斯念揪完潮长长的眉心,又去揪他的后脖颈。

云朝朝在那声哭腔之后,就没有再开口,一直默默地在旁边看着,表情有些自责。潮长长有点心虚地看着云朝朝,他刚刚要是不强忍那么久才醒来,人姑娘也就不会急成那个样子:“你不要在太阳底下站着吧?要不……等下也中暑了。”

这句话,刚说完,潮长长就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逆鳞姑娘最不喜欢有人要求她偏离自己的意愿。潮长长想着自己大概会收到两种答案。第一种:【我站哪儿要你管吗?】第二种:【我中不中暑和你有什么关系?】今天注定是一个不太平常的日子,好多事情都脱离了既定轨道。

逆鳞姑娘没有了你领,现实并没有朝着潮长长感觉的方向发展。云朝朝走到了潮长长所在的树荫里,直接蹲了下来,温声细语地问:“你现在还难受吗?”“啊……?”拿错了剧本的潮长长反应了一秒、两秒、三秒、五六七八秒。

“我感觉还挺好的……”潮长长为了显示自己没事,就直接跳着站了起来。然后,就很不帅气地差点重新摔下去。“李叔马上就过来了。办公楼有套房,先带你去那里休息,可以吗?”云朝朝跟着站了起来,轻轻地扶了一下潮长长。

“不用麻烦李叔,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潮长长将将站稳,就被云朝朝扶他的动作和温柔的语气给“吓”得浑身酥软。厂区虽然很大,但车间是以扇形的方式排列的。办公楼在这个扇形的中央。李叔从办公楼开车过来,不管到哪个车间,都要不了太长的时间。

李叔来的很快。带来了藿香正气水、一把汤勺和一瓶五十三度的茅台。斯念把藿香正气水打开递给了潮长长。潮长长喝着药,云朝朝把茅台倒进了汤勺里,准备在藿香正气水之后喂给潮长长,被斯念给拦下了:“我说高度白酒,你就让拿个茅台?人都中暑中晕了,还喝什么酒啊?”

“不是拿来喝的?那你要酒干什么?”云朝朝原本就只是想帮忙,让潮长长尽快能好一点起来。“物理降温,刮痧用的。先用白酒擦一擦见闻,然后用勺柄刮一刮。你随便拿瓶老酒汗或者二锅头什么的就好了,用茅台来刮痧,会不会有点浪费啊?”斯念把茅台从云朝朝手上拿了过来。

“不能喝是吧?”云朝朝把一大汤勺的茅台直接喂了树底下的泥土,修长的右手,把空了的汤勺递给了斯念。潮长长有点生无可恋,不是因为撒入泥土的茅台,而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颜值将会遭受什么样的【毒打】。“你准备怎么刮痧?”潮长长颇为担忧地看向手握茅台和大汤勺的斯念。

“就先紧急处理,你把上衣脱了,我给你背脊刮一刮。”斯念上来就拉潮长长的衣服。斯念的动作,让潮长长彻底生无可恋了。大白天的,在厂区的大树下。当着斯念、李叔,最重要是还有云朝朝的面脱衣服。这画面太……要不,他还是继续晕着吧?

潮长长抓着自己的衣服不松手。“你这都什么德性啊?”斯念扯了两下没有扯动,就恼了,“我刚就应该在你晕倒的时候,帮你把衣服给扒了。”“谢斯念大侠不扒之恩。”潮长长的这句话,求饶的意味相当的明显。“我可真是服了你了。”遇到这么不配合的病人,斯大户外急救专家也是无语了。

自家兄弟都求饶到了这个份上,也不能就这么上去直接把衣服给撕了。“你今天中暑真的挺严重的,要是不发出来,等下有的你难受的。”斯念拿了个打火机出来,非常流畅地在右手的指缝间流转:“你要实在不想在这边刮痧,我就烧一烧,先给你放个血吧。”

斯念玩转打火机的动作非常酷炫,一会儿左手,一会儿右手,花样不断还不带停歇,像是表演杂技,看得云朝朝眼花缭乱的。比起眼睛乱,更乱的,是云朝朝的一颗心:“烧一烧?你要往哪儿烧?你给人背上擦酒精,然后拿打火机点?你还有没有生活常识了?”

“啊嘿,朝朝妹妹,瞧把你急的。”斯念两句话不离的的贫劲儿又上来了:“我这是救人,又不是害人。”“哪有你这么救人的。”云朝朝直接拦在了斯念和潮长长之间。作为状元级别的理科学霸,云朝朝怎么都不可能相信,酒精在人身上烧会没事。

“妹妹你别急,我是要烧这把刀消毒,我烧人干什么?”斯念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把特别小号的瑞士军刀,又从军刀里面转出来一个极其细小的刀片。刀片看起来你很锋利。斯念没有再逗挡在他面前的云朝朝,而是转身问站在背后的司机:“李叔,你车上有没有急救包?有的话给我拿两个酒精棉球或者棉片来,没有的话,我就直接烧了。”

还没等李叔回话,云朝朝像飞机起飞似的蹿了出去:“有的,有的,我知道急救包在哪儿,我去拿。”云朝朝很快就抱回一个急救包,动作快得像是参加百米比赛的运动员。斯念拆了一个酒精棉片,用急救包里的小镊子夹着,拿打火机点了一下。

等到酒精棉开始燃烧,斯念把小刀片放到外焰里面烤。来来回回烤了好几遍,一直到酒精棉燃烧殆尽。斯念又拿了一片新的酒精棉擦拭刀片。最后把第二片酒精棉也给点了。重新又烧了一遍。确认消毒完毕,斯念举着刀片,抓过潮长长的手:“把你的手摊开。”

“你要扎哪个手指?”潮长长打算先做个心理建设。“十个。”斯念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十个都要放吗?”潮长长确认斯念是不是在开玩笑。“对,十个。你要么现在把衣服脱了让我刮痧,要么就十个手指放血,你自己选吧。”斯大医生给出了选项,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你要给每个手指都划一刀?不是说十指连心吗?这得有多疼啊?”云朝朝觉得还是刮痧比较靠谱。“啊嘿,我说你俩有完没完啊?一个爱面子爱的要死,一个心疼的语无伦次。干脆啥也别做就这么中暑到天荒地老好了。”“我不是……”云朝朝被斯念这么一喊,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那……”云朝朝很是有些不好意思,“我去车上等你们吧,你放完血了就带潮长长过来。”关心则乱。云朝朝醍醐灌顶,忽然就明白了这四个字的含义。可是,她为什么要关心呢?她又为什么会乱成这样呢?她需要回车上冷静一下。

第三十四章 丑出风格云朝朝觉得自己今天的反应有点过了。就像她两年前和云之磊说自己要考绩优生。云朝朝不介意做难题。物理的、化学的、数学的、生物的。但她喜欢的潮长长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简单的问题,现在看起来,连她自己都没办法回答。

没有发型,没有形象,走走路还能直接晕了。这样的人设,并不符合少女初开的情窦。但她又担忧得那么明显。焦急得不带一丝的掩饰。这可真有意思。有意思到云朝朝都有那么点不了解自己了。她明明是一个高冷的学霸,哪有那么多外放的人设?

斯念放血的速度很快,没过两分钟,就把十个手指头的血都挤了一遍。潮长长的脸色明显好了一些,不再需要帮助,自己快步跟着斯念上了车:“不好意思啊,李叔,今天净麻烦你了。”潮长长一上车,就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又来了。

云朝朝最不喜欢的过度客气。透着疏离。一点都不像准备长期相处的样子。按照云朝朝的性子,听完这样的话,紧接着就该怼一句:【你今天麻烦的就只有李叔吗?】但朝朝姑娘这会儿不想和这个世界说话。她得端着。她是个女孩子。

她不能成为率先表明心意的那一个。她可以对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袒露自己的想法。唯独不能让潮长长知道她是怎么寻思的。凭什么要让她主动?她一个女孩子。而且还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拧巴,并不是云朝朝的初衷。但生活既然让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发展到现在的这副模样,她就不介意多一点耐心。

放慢脚步,听清自己心底的声音,看清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一行人回到办公楼。“怎么回事啊,云宝?”云之磊只知道自家闺女把司机匆匆忙忙给叫走了,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什么,就某个弱不禁风的男同学,一言不合就晕倒了。”云朝朝指了指潮长长。

“啊?怎么就晕了?”云之磊也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参观工厂参观晕了,赶紧安排了四楼一间空置带套房的办公室,给潮长长休息。斯念跟着进了电梯,拿着勺子和酒,进去帮潮长长刮痧。“严重吗?”云之磊有点不放心地问云朝朝。

“不严重。中暑。就晕了一小会儿,这会儿能走能说的。他室友说这样就代表没事。”云朝朝简单地交代了一下。“那爸爸上去探望一下。”云之磊有点过意不去,他今天要是没有开会,肯定就是让李叔开车,他自己没多会儿就把厂区介绍完了,现在弄成这样,他觉得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别探望了,潮黛玉体弱多病面子还薄,云老还是等他自己下来吧。”云朝朝拦了一下行动力超一流的云之磊。斯念之前说要脱衣服刮痧,潮长长的抗拒都直接写在了脸上。不用问也知道这人并不太希望被人看到现在的这副模样。

“啊?潮黛玉?体弱多病啊?这样的话……”云之磊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那云宝你要不要再想一下?”“云老,你是让云宝想什么再想一下啊嘿?”云朝朝又怒又萌地瞪了一下云之磊,顺带还噘了噘嘴。大概是觉得,不这么声情并茂,不足以表达她的“出离愤怒”。

“想想你要不要喜……诶,云老错了,我们云宝不用想。”云之磊被自家女儿的愤怒给“吓”到直接改口:“云宝第一遍都还没有想明白呢,哪里需要再想一下?”“就是!美的他!”云朝朝像件小棉袄似的贴在了云之磊的旁边,又嗲又萌:“云老啊,今天中午都有什么好吃的啊,云宝都快饿扁了。”

“我们云宝饿扁了啊?那你快去厨房看看,让陈姐快点开饭。你偷吃一点就好,别吃得太光明正大。今天说好了是要请斯念吃饭的。”云之磊交代了一下自己的宝贝女儿。“好的云老,你家云宝知道了。”云朝朝这会儿乖巧得不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