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爹地买我回家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爹地买我回家吧 (第1/2513页)
    
这近万人,就是一人一个吐沫都能淹死李剑白。“这,这唐六小子也太疯狂了吧?”王猛在心中暗暗惊呼了一声,虽然王猛早知道李剑白肯定会有所阴招,而且王猛也见惯了李剑白的怪招。可是现在看来,王猛还是太小看这“六殿下”,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阿红,拜托了!”堂堂一朝国公,堂堂长孙家主,九品武将军候,一日拜托了红姐两次。“嗯。”一个字,郑重而坚定,红姐力量爆出极限。“长虹一枪!”“无惧无极!”老少联手,爆发当世武道巅峰最强!“噗噗!”几名身负重甲的先锋被震退,口中吐血,玄甲裂开!

“嗯?”李建军脸色难看,拖着枪,狠狠的甩了过去,长枪如棍,盖压而下,将长孙无忌和红衣给分开,破了两人的联手。“杀!”长孙无忌喊了一个字,口吐了一道鲜血,不再压制伤势,只求爆出最强力量。红姐与李建军,枪对枪!

长孙国公,找准时机,利剑脱手,飞剑而至!咻!一剑飞出!李建军手臂被斩!“啊!!”李建军剧痛大吼,手痛不是真正的痛,心痛才是最大的痛。“赶去相助陛下和六殿下。”长孙无忌飞身朝着李建军扑去,命令红姐去帮助另外一边。

李剑白,挡在父皇身前,一人一剑,身负重伤,刀剑加身,几乎成了个血人。红姐一枪横扫,来了个回马枪,相助李剑白。“多谢红姐。”李剑白口中满是鲜血,却对着红姐咧嘴一笑,满口白牙,让人心颤,有让人心疼!满口白牙,和满嘴鲜血,红白分明,异常刺眼!

“撑着,别倒下。”红姐没有什么安慰的话,只有五个字。“嗯嗯。”李剑白没有硬撑死扛。可是就在此刻。寝殿之中,玄甲重兵越来越多,黄金士兵越来越少,已经有不少玄甲重兵列队进入了寝殿之中。很显然,长孙大人带领来的兵马,和李剑白的黄甲士兵,已经牵制不住李建军的麾下强兵。

砰!寝殿大门被轰开。李剑白心中一凉,看着红姐,心中将希望全部寄托在这位师傅,这位长姐身上了。大门被轰开,走进来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九公主李玉琼。“不好了,凤仪殿起了大火!”这一句话,让红姐,心神大乱!

这天下,红姐可以牺牲任何人,唯独不能放弃长孙无忧!在红姐心中,一旦有人和长孙无忧相比,所有的事情都是小事,哪怕就是天下亿万人的生死!红姐心神不宁,已无心再战。遥望凤仪殿的方向。第124章 插入腰间的匕首“不好了,凤仪殿起了大火!”

九公主这一句话,让红姐心神大乱,让整个寝殿所有人都一颤!哪怕就是李建军,这位谋反兵变的皇子,心中升起了一丝担心。偌大皇宫,整个唐国,哪怕整个天下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对不起的人!但是无忧,长孙无忧对得起任何一人!

只可惜,李剑白永远也想不到,剑道一脉难成,是其他道路的百倍万倍困难。因为剑道一路,已经断了,路断了,怎么走?不过这些,李剑白并不知道,只是知道,这定秦剑真的很沉啊!李剑白看着前方的李淳风,好奇询问:“前辈,先天境界分为那几个层次?”

“同样先天和后天一样,分为九个层次。”“哦,原来武道一品,二品,叫后天境界呀。”白衣少年,不,是白痴少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后天境界。“也不是,有人叫武道,也有人叫后天……”李淳风不急不缓的解释着。“那前辈,你是先天那个层次?”

“呵呵,你猜?”李淳风难得和李剑白开了一句玩笑,不是劝导,不是讲大道理。“猜?”少年无语了。无语,很无语。可这是前辈啊,自己不能耍小聪明,不能和在皇宫一样,诡辩呀。许久许久。李淳风也看出李剑白的心急,心痒,嘿嘿笑了一笑,心情很不错,也许是取得了定秦剑。

“先天,最大的标准是修炼了先天一气,可做到真气外放,我的一道剑气可以外放十多丈,这也是剑的好处,比如拳,枪,棍,真气外放没有刀剑灵巧。”李剑白仔细的听着,心中也明白,为什么佩剑带刀的武者那么多,原来有这个原因啊。

“能修炼出先天一气,就是最直接的代表,你进入了先天境界,先天境界分为九个层次,分别是一到九,但是也分为其他三个大阶段,分别就是:凝气,练气,化气,三个境界。”“凝气,练气,化气?”李剑白咬着手指头重复着,如同小学生在老师面前,死记硬背。

“对,凝气很简单,就是凝练出了自己的先天之气!练气就是能够利用自己的先天之气,而化气就比较神奇,可以真气化形,比如我没有剑,可以利用真气凝练出一柄剑,比如摘叶飞花,虚空伤人,就必须达到化气境界。”“我明白了点。”李剑白点头。

“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先天之气,锻造身体五脏六腑,四肢八脉,冲击金身境界!”“金身?”李剑白整个人像是走进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金身,也称之为金刚之身,金刚不坏,世俗无敌者!”李淳风轻声说道。似乎李淳风对金身境界也有所期待。

“对了,刚才一战,你看懂了多少”在夜色下,飞雪之中。李淳风在前边慢步前行,低头缓缓问道。“前辈的剑很强,一黑一白,如同白天和黑夜!雪城的那雪霜两位高手,不是前辈的对手,霜雪再怎么样都不是黑白的对手,天生的压制。”

李剑白将自己所理解的说出。方才一战,虽是前辈的实力全面压制对手两人,但李淳风的战斗力量,绝对没有动用超越先天的力量。完全就是靠实力,手中的剑,靠战斗经验,这一点让人惊叹。“嗯,你观战之后,还算有所收获。不错,你修剑可以,好好背着定秦剑,它能定你的心,锻造你的身。”

“嗯,多谢前辈指点。”李淳风点了点头,道:“但是你记住,剑始终都是杀伐之器,亦是兵之王者,可为王者,智慧勇气缺一不可,一味逞勇,以力压人,终究是落入下乘。”“明白,就像前辈一样,从未动用超越先天的力量去战斗。”

“嗯,你看出这一点了?”李淳风稍稍有些惊讶。“嗯。”“好,好,下面我要去战一个人,这一战,你要好好看,对你步入剑道有至关重要的帮助。”李淳风郑重的说道。李剑白点头,躬身一礼,恭敬:“明白,多谢前辈指点”

“恩”李淳风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继续赶路。李剑白缓缓的跟在后面,虽然很吃力,很重,很难受。不过,这点难受算不得什么。世间九品巅峰的战斗不多见,而接下来就要见识一场先天之间的战斗,这是百年来都难以见得的大事啊。

李剑白可谓是三生有幸!能观此战踏入剑道,背负定秦,李剑白的剑道之路,已经算是先了很多人很多步。李剑白的武道,其实很杂,有红姐教的,有自己的军体拳,有王猛的胡乱,还有一些大内高手乱七八糟的。所以,武道一路,李剑白算是大杂烩,而如今踏入剑道,李剑白心中如一张白纸。

这会对李剑白将来的剑道修行很大的帮助。在隐约间。少年总感觉自己触碰到了什么,可是仔细去感觉去感受,有发现这种感觉又消失不见。在心中,能感应,却无法明了。前方。李淳风脸上闪过一抹惊讶,步伐再次放缓,看来这小子踏入剑道一脉不远了。

李淳风其实很羡慕李剑白这小子的。当初自己可是没有人带,没有人教。而且这小子的心,通灵如竹,是他平生仅见,一旦领悟了剑意,剑道天赋绝对不再自己之下,而且身上还有半部天书!未来成就超越自己,不在话下。行路间。

定秦剑,越发沉重。少年的步履渐慢,少年一直在思考,渐渐地竟然停了下来,不再前行。而李淳风也停了下来,站在一旁,不言不语,他要等他。第136章 当代剑神杨定心剑意!少年踏入了剑道一脉!领悟了意境!这可以说是一件奇迹。

为什么?因为意境这种东西,不到先天根本无法领悟,甚至有人到了金身不坏之境也无法领悟意境。意境这种东西根本不是用修为等级可以度量的。有的人,片刻顿悟,便可直接飞升。有的人,悟道千年,却原地踏步。而此刻。李剑白,背负着中华第一剑,始皇之剑,先秦之剑,领悟了属于自己的剑意。

李剑白全身颤动,脑中浮现起了刚刚前辈的纵横黑白,那剑道纵横霸道,那三尺的所向无敌。自己的剑,应该是如何?少年想不通,但是却已经感觉到了,因为自己需要剑,而且少年也喜欢剑。剑意,什么是“意?”意境、意愿、意向、决心之类的自身心意,“剑意”指剑客对剑的认识,比如意向、决心。

剑招,“势”指气势,“剑势”即舞剑者通过剑招表现出来的气势。剑走轻灵、剑走偏锋、飘忽不定。“气”指宝剑快速舞动时带动的空气,“剑气”即舞剑者舞剑时带动的空气流动。常用的形容语:剑气纵横。先天剑芒,“芒”指宝剑的锋芒、光芒,“剑芒”指宝剑锋刃处发出的光芒。

一旦有了“剑意”,才算是真正的剑者,手中的剑也就活了!意是形神情理,虚实有无,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意境,是一个很高的境界。而剑意就是剑者对于剑的领悟达到一个空前的境界,这个境界称之为剑意。剑意是剑之本源的一个延伸。

这个本源只属于剑,有剑的高贵,剑的冷傲,剑的犀利,剑的本心。这是剑的溯源。对于剑或剑者来说,当他真正明白剑是什么的时候,并且能发挥剑的本源特性,无招胜有招,一切发乎本心,与剑融合,发挥出自己对于剑的领悟的时候,这个剑就活了。

剑和剑者,都有各自的意义!李淳风很欣慰,出了长安,离开唐国,才多久,这个后辈让他刮目相看。“前辈。”李剑白紧握定秦剑,心中有所迷茫。可惜。这次的迷茫,李淳风给不了答案,因为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的答案,非要说有答案的话,那就是无愧于心,无愧于剑。

这个答案只有自己寻找,只有自己解答,任何人的回答都没用,反而他人的回答,会误了提问者终生。“我等你。”李淳风三个字,没有多说什么,放下纵横双剑,李淳风静静的盘腿坐下,因为他知道,自己可能要等很久,很久……

为什么?这种悟道,这种晋升,这种领悟境界,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现在他现在给不了后辈什么,只能等待。在这段时间当中,任何人都别想打扰李剑白,这一点,李淳风还是做得到的。怎么说,他叫自己一声前辈。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好孩子。

“走上剑道一途的目的是什么?单纯的喜欢?”李剑白扪心自问,可惜还是找不到答案。“保护应该保护的人?”“锄强扶弱?”李剑白还是摇了摇头,自己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自己上一世保家卫国,也是命运一步步的选择,自己守护长安,也只是情非得已。

“不是喜欢剑,而选择了剑。而是选择了,就喜欢。”李剑白找不到理由,心中喜欢而选择,选择而喜欢!简单而又不简单。一连三天三夜,李剑白凝练了属于自己的剑意,虽然很弱小,但是却简单纯粹。“不差。”前辈起身,对着李剑白上上下下看了看,念出两个字点评。

这两个字,足矣说明李剑白的剑意。对。不差。这便是大唐传奇最好的肯定。“走,赶路,因为你已经停留了好几天,我们要加快速度了。”李淳风对着李剑白说道,因为自己接下来将要和那个人一战。他是李淳风的对手,宿敌,更是师兄弟。

同门学艺,却要相杀,这也许是一件幸事,也是一场悲哀。幸事?因为人的一生能遇到一个好的对手,是一件大幸事,有敌手,才有前进的动力。“是。”李剑白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定秦剑轻了不少,自己修为没有突破,可是身上却充满了战力,很想和人交手一战,很想拔剑挥舞。

“压住自己的剑,自己的意,更要懂得藏剑于身,更要懂得运用自己的意。”李淳风出声教导。不得不说,李淳风是一个好长辈,好师尊,素衣少年对剑的领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简单。对!简单。有人教,什么都简单,学起来也快。

没人教,将会走很多弯路。这一次,少年很想收回自己的话。什么话?那就是和严阁老的诡辩,圣人之学,仓颉造字,孔孟之道……任何人想要进步,都需要学习,融合自身。前辈是师傅,是偶像,是长辈。两位剑者,急速赶来,因为下一站将是李淳风的证剑之战,求证自己的剑,能否担得起传奇之名!

李剑白强行咬牙,紧紧跟着前辈的身后,不快一丝,也不慢一步,因为这也是一种修炼。很快。两人来到了一处荒凉沙漠之中。风沙席卷,两人无惧漫天飞沙,直接闯入一望无际的沙漠。终于。李剑白看到了一处客栈。江湖客栈,李剑白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受这种苍凉江湖气息的客栈。

像极了龙门飞甲,充满了江湖味道。李剑白跟在前辈身后,心中充满了好奇,在李淳风身后,李剑白永远都是一个后辈晚生,甚至童心未泯。客栈入口大门。一句话刀刻在上面。无论多锋利的刀剑,也比不上动人的一笑。无论多可怕的武器,也比不上肚中的心机。

李剑白久久不语,看着这幅刻字,心中喃喃自语:“想必写下这句话的人,必定是个高手,字锋凌厉,但是这人也肯定受过伤,那颗心,更受过伤!”李淳风狠狠的拍了拍李剑白的头,恶狠狠道:“咳咳,这是我剑刻的。”“啥?”少年一愣,低下了头,不再说话,这世界李剑白谁都不怕,就是不敢调侃前辈。

但少年还是硬着头皮道:“前辈,感情这种事情,无非就两种:一种相濡以沫,却相互厌烦到老。另一种是相忘于江湖,却要苦相思到死。”“你给我闭嘴。”李淳风嘴角抽动。少年默默抱剑后退两步,不再言语。突然。一个声音哈哈大笑,道:“这小子,我喜欢!”

来者神州当代剑神,杨定心。第137章 武眉娘的真实身份唐国。内忧外患从未解决。只是暂时被压下了而已。李建泰最为得意,皇家围猎受伤中毒,自己一直重伤在府中修养,作壁上观,无为而治。李建功,一直无意皇位争夺,更希望继承儒家衣钵,学的至圣礼法,修炼浩然正气,只想成就一大先天大家!

李建志,从小体弱多病,虽然样样俱全,但却没有一样极其出色,加上体质有缺,一直都是被忽略的对象。但是,李建志最近却心中有了想法。为什么?因为一个女人。谁?武眉娘,现任的武昭仪!唐王从苏醒以来,从未上过早朝,一切事物,都让李建泰,李建志,李建功三人全权处理。

三人也算精诚合作,加上唐国繁盛百年,文臣精英超越武将,所以政务还算一直很好。唯独,边疆祸乱不断升级。并肩王薛仁桂,算的是继靖武王之后唐国第一战将,统领方面还是排兵布阵,个人修为战力,皆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据说已经武道九品巅峰,半步先天!

唐国武将,不是先天却能斩杀先天!而只有薛仁桂镇守的边疆得到了最大的保障。靖武王的虎贲军,神机营,从未投入战场,那是唐国最大的底牌。王猛需要坐镇长安城。长孙无忌也在兵变祸乱之中,伤势严重,修为尽毁,就算还有再战之力,年事已高,也不会再征战沙场。

毕竟长孙无忌一朝国公,除非唐国真的到了生死关头,不然的话,怎么也轮不到长孙无忧上战场。边疆的不稳,所幸还有几大武将军候,还算在掌控之中。大理寺,刑部最森严的关守之所。“昭仪娘娘。”武昭仪前来,因为钦天监有八成人要被处死!

为什么?那次兵变,钦天监被第一时间释放出来,造成了民间谣言,严重影响到了唐国的气运。钦天监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它的一言一行,会让愚昧无知的百姓无脑相信。青龙寺也被平掉了十三座庙,若不是李玉琼的削发为尼,和长孙无忧的求情,恐怕青龙寺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青龙寺也有大错,特别是几位站出来作证高僧,已经上西天面见佛祖了。最主要能让青龙寺免去灭顶之灾,还是青龙住持让第一殿的大师,送来佛缘相救李剑白。只可惜了,李剑白拒绝了。佛缘本就是因果缘,若是自己保全自己,也必定会受制因果循环。

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青龙寺的好心。大理寺中。武昭仪要救人,因为钦天监是自己的家,之前她一直没有相求唐王,那是因为武昭仪知道,唐王还没有准备舍弃钦天监。如今,唐王下定决心要拿钦天监开刀,武昭仪也知道自己相求也没用。

但是有人却可以帮助自己,而且会不留余力,不惜一切的帮助自己。此人不是别人,而是三皇子李建志,禹王殿下!“媚娘。”李建志看到了武昭仪,好像黑暗中见到了光明,自己体弱的身子也不由激动起来,似乎打了鸡血一样,浑身有点热,那种冲动和澎湃。

“禹王殿下。”武昭仪,保持了很大的恭敬和客气。媚娘不傻,知道禹王殿下对自己的情谊,而武眉娘也要利用这种情谊。既然要利用,那就不能让眼前这位禹王殿下,轻易得到这种情谊。男人嘛。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越是隐约模糊,越是令人激动。

玩弄男人,是每一个女人必学的一件事情。当然,在玩弄的时候,也有可能是男人在玩弄你,甚至是自己玩弄自己。入局了,就要做好成为局中人的准备。“媚娘,你放心,我现在执掌刑部,救出钦天监一行人还是有这个把握的。”李建志激动的看着眼前美人,心中很理智,但就是这种理智,让他难受。

武昭仪是谁?是唐王的妃子,是自己父亲的妃子啊!“多谢禹王殿下,今日之情,媚娘一定铭记余生。”武眉娘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别,别别,媚娘,我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李建志认真地说道。“禹王殿下,我知道,但是你我之间……”武眉娘将话说一半。

有时候,话说一半是最好的,因为还有一半,比说了更好,更有用。有时候,衣服也要脱一般,那样的感觉,是真正的诱惑,让人燥热。“媚娘!”李建志上前,将武眉娘涌入怀中!李建志全身颤抖,他在和自己的理智做争斗。武眉娘狠狠的挣扎,狠狠的推开对方。

“禹王殿下,请你自重。”喜欢的女人,打你一巴掌,感觉都是甜的。被推开的禹王殿下,没有一丝皇子威严,反而给人一种痴情的无助。“媚娘,媚娘……”李建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一声声叫着武眉娘。以前,李建志知道自己不行,一直安分守己,一直安安静静,一直不争不抢。

如今,他想抢这个女人!“禹王殿下,你我不可能……今日你帮助我,我会记得的。”武眉娘准备转身离开。“不,媚娘,我,我需要你,我应该怎么做,我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情,哪怕像大哥一样。”听到这句话,武眉娘嘴角偷偷一笑,因为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别!”可行动上,武眉娘一脸娇弱的捂住了李建志的嘴,道:“别,别说,那可是大逆不道,死罪!”死罪又如何?李建志就被武眉娘的小手捂住了嘴,一句关心,理智彻底消散不见,内心那个想法不断滋生而起!什么想法?死罪的想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