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卓版上分连环夺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安卓版上分连环夺宝 (第1/6页)
    
也许因为力量凝聚过度,也许因为跟三块缘之帝玉集齐有莫名的联系,总之,他这次传送通过的空间通道,与以往经历的完全不同。以前修罗路的空间风暴,其强度连现在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如果是实力不强的武者被这空间风暴卷入,恐怕早就成碎肉了。

能够击杀他的话,对圣族也是一个打击。“轰!”又是可怕的爆炸,蒂无痕已经清楚的听到了防护罩裂开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握紧手中森寒的武器,正欲直冲出去,玉石俱焚。而就在这时,在蒂无痕身后,林铭突然心中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舷窗之外。

“等……等等!”林铭突如其来的话,让在场诸多古族天尊心中一怔,他们不知道林铭发现了什么。“怎么?”蒂无痕、拓跋珪都顺着林铭的目光看去,但是在舷窗之外,虚空深邃,没有任何异样。他们心中奇怪,同样的虚空,难道林铭看出了什么转机?

“有人来了!!”林铭脸色连变,目光闪烁不定,他的感知当然不可能比蒂无痕和拓跋珪远,但是在刚才一瞬间,他却听到了一个声音——来自于小魔仙的——千里连心!小魔仙来了!还有神域的人族武者!可是……他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赶来?

(抱歉只有两更,昨天说尝试三更,但写的不是很顺)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相见“轰!”又是一次圣族天尊的合击,希望号翻滚着倒飞出去,舰体表面的能量护罩,如同被岩石敲开了的蛋壳,裂开了道道触目惊心的纹路。已经有圣族天尊的能量,透过了能量护罩,渗入了希望号之中。

“林铭,你说什么人来了?”蒂无痕抓着林铭的肩膀,现在的局势危急万分,他根本不知道林铭口中所说的来人是敌是友。“神域……人族武者!”林铭开口,此时在他识海中,千里连心还在回响,里面满是小魔仙焦急关切的声音。

“神域!人族!”太古诸族的强者听到林铭的话语都是愣住了,人族,这个跟太古宇宙隔了一重天,哪怕在大劫降临,叹息神墙变得薄弱的时候,都难以相见的种族,跟他们太古诸族,却有着点点滴滴的联系。混元天尊便是来自人族,而玄情天后,也是在神域死去。

作为曾经的巅峰种族,人族在三十六亿年前的那场大劫之中,传承没落,真神死绝,即便是天尊都也死亡了大半,早已经衰弱不堪……现在的人族,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太古诸族的武者正有些愣神的时候,又是“蓬”的一声巨响,希望号的防护罩彻底爆碎了!

在可怕的攻击中,能量碎片肆意激射,在黑暗宇宙之中爆出了绚烂的焰火!“终于碎了,嘿!”为首的圣族金冠天尊。还有圣族圣将哈哈大笑,他们各自施展手段,正要给希望号中的诸多圣族天尊致命一击,而就在这时候,蒂无痕当机立断,将两张神明法旨直接扔了出来!

作为超越了真神级的顶级宝物,修罗路主人的神明法旨如果是天尊来发动,便会牵动自己的生命本源,燃烧生命之火,大大损耗寿命。按照原本的推测,单单那一张攻击的神明法旨,以顶尖天尊,燃烧大部分生命为代价祭出来,便可能灭杀真神。

当然,造化圣皇不是一般的真神,灭杀造化圣皇,也许有难度,但至少能重创它,再结合其他两张封印,与辅助的神明法旨,说不定真的能一举消灭造化圣皇!可是现在,造化圣皇不知用什么办法,与“荒”融合成了一体。深渊恶魔——荒。不可思议的存在,拥有无比恐怖的生命力。如果仅仅燃烧部分生命,来发动修罗路主人所留下的神明法旨,能够灭杀或者重创它么?

人们心中完全没了底,如果不能重创荒,他们又怎么可能逃出生天?“你们……谁愿意来?”老神皇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神明法旨,只有顶尖天尊能够发动。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让神明法旨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尽可能的重创“荒”,那么使用神明法旨的人,要完全燃尽自己的生命,也就是……牺牲。

而且,一人还不够!在场太古遗族所有天尊加起来,有七个顶尖天尊,这个比例,算高的了。七个顶尖天尊,三张神明法旨。老神皇打算,让两个顶尖天尊,一起发动第一张神明法旨!两个是最佳的数目,第二个天尊,其实只能让修罗法旨的威力提升小半而已,第三个天尊能带来的威力提升就更小了。

原本使用修罗法旨未必会死,这样老神皇还能指派某人来使用。可是现在,已经是必死的一战,老神皇也不能强迫谁了,故而开口询问。老神皇苍老的目光,扫下在场的几个顶尖天尊,脸上流露出一丝愧疚,他很想自己出战,可是……他现在还不能死,这场逃亡,需要一个领袖来指挥,他是这支队伍的主心骨。

“我愿意出战……”一个太古神族的老者开口,他是来自神族的顶尖天尊,**千万岁的年纪,已经到了迟暮之年,寿元无多了。“我也愿意……”“让我来吧!”“我来!”……一个个顶尖天尊站出来,这次大劫,种族危机存亡之际,这些太古遗族的老天尊,早已经做好了牺牲的打算。

眼看着眼前纷纷站出来的天尊,老神皇那一双污浊的眼睛,已经噙满了老泪,选择要他来做。选谁,谁死!林铭站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这一切,除了老神皇之外的六个顶尖天尊,没有任何一个人避让,而老神皇本人,林铭也清楚,如果让他付出生命,他也绝不会皱一下眉。

如此场景,让林铭心神震撼。一种久违的感动,萦绕在他心间,他默默的握紧了拳头。有人去战斗,是为了杀人越货。有人去战斗,是为了斩杀仇人。有人去战斗,是为了得到机缘和宝物。可是也有人,他们去战斗,甚至牺牲自己,却是只为了别人,为了大义和种族的延续……

“无痕,战皇,你们二人,退下吧!”老神皇一挥手,战皇拓跋珪,神族的蒂无痕,都是壮年天尊,他们是带领太古遗族此次大劫的希望,老神皇不可能牺牲他们。“可是……”“陛下……”蒂无痕和拓跋珪眼睛都红了,然而老神皇直接打断了他们。

“白平、朵古,对不起了……”老神皇点了两个名字,都是太古神族的顶尖天尊,老神皇默默的闭上了眼,两行浊泪沿着皱纹横流……“明白了!”“好!”两个天尊老者上前,林铭看着他们花白的头发和微微佝偻的身体,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其他太古遗族的武者,看着他们,也不禁黯然神伤。“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么……”老神皇开口了。白平沉默了,他从须弥戒中拿出了一个画轴还有一枚玉佩,他默默的打开卷轴来,这幅画的纸张已经极为古老,似乎被珍藏了悠久的时间。

画轴上画的是一个脸上带着微微稚气的少年,少年的腰间挂着一枚玉佩。跟白平手中的一模一样。“这是我的孙子,天资并不算很好,但是非常努力,他还未成年的时候,就固执的外出历练,在进入太古界遗迹,一次秘境历险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老者声音苍老,他只有这一个孙子,太古神族是天道所不容的种族。比不得三大巅峰种族。繁衍能力极差。他们的后代,往往很少,哪怕是天尊的后代,也并不一定就全是绝世天才。人族天族你的后代必能找出天才来。那是因为人丁兴旺。在众多的后代中,经过层层筛选的结果。

“如果能找到他,替我照顾他。他是我这一生,唯一的牵挂……”老者将两件东西交给了蒂无痕……蒂无痕此时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嘴巴微张,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语到了嘴边,却化为了一丝深沉的叹息。他知道,想要找到这个孩子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朵古神色漠然,缓缓的摇了摇头。比起白平而言,幼年在荒野长大,曾经茹毛饮血的朵古,心性更加冷漠。他曾经长期混迹于太古界遗迹做一名杀手,手上沾满了圣族武者的鲜血。“我没什么要说的,我没有后人,只有自己……”

朵古的目光里无悲无喜,平静中有钢铁般的决然。他也曾年轻过,也曾有过深爱之人。但是……在他悠长的生命中,他所经历的女人们都没能诞下子嗣。神族的繁衍太难了,如同天道的诅咒一般……孤独的一人来到世上,而后孤独的死去,这也许是他身为杀手的命运吧,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杀手了……

灵舰里弥漫着压抑的气氛。不忿、畏惧、对未来的茫然,还有深沉的悲愤。每个人目光闪动,心绪复杂。人们目送朵古和白平离开。他们二人,先后登上了舰首。“嗯,什么人?”造化圣子,看着这两个登上舰首的老者,面露狞笑,“来送死的么!”

在造化圣子身边,造化圣皇目光深沉,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两个老者的身前。两个已经是迟暮之年的顶尖天尊,并不能让他忌惮,可是他们身前的那张黑色符纸,却让他心惊。“这就是……神明法旨吗?好!就让我试试,它的最终威力!”

纯黑色的神明法旨,携带着茫茫的兵戈气息,在白平的意念牵引下,缓缓漂浮着。白平静静的看着面前浮动的神明法旨,低喝了一声,瞳孔里骤然蒙出了一缕缕耀眼夺目的光华,周身无风自动,须发皆张,身上长袍猎猎作响。一会儿,他整个人都在散发出刺目光芒,一**浩瀚的生命气息犹如大江大河,滚滚滔滔的不断涌入面前的神明法旨当中。

而下一刻,他全身的血液,都从体表逸散而出,向神明法旨汇聚而去,老天尊的身体,浸浴在耀眼的神芒之中。而这时候,朵古的身上,也亮起了神芒。他的神色依旧冷漠,但是却带着深深的不屈与不甘!他的生命已经走到终点,不会改变,但是他不想神族的后辈们,命运也这样延续下去!

“如果天要亡我神族,那就以我之神血,化成魔焰,焚烧青天!!”朵古的血液,在燃烧。这是生命燃烧而释放出的最后光辉!那一刹那,那神明法旨仿佛活了过来,里面响起一丝波动。只是简单的一个波动,却像是蛰伏了亿万年的神兵,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一个巨大的漆黑修罗身影,缓缓浮现今天就一更了第二更写了一半,实在困了。去睡觉了。昨天有点透支。缓一缓。。第一千九百零六章血染星空随着漆黑修罗的出现,站在灵舰之中的林铭,都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悸,体内的修罗之血居然颤抖,融入骨血里暗黑龙枪也跟着嘶鸣起来。

这些融入了林铭身体里的力量,都在跟那神明法旨前出现的修罗黑影共鸣。“修罗路主人……”林铭目光闪动。这一次浮现的真神气息,跟前几张燃烧的神明法旨都不相同,异常的锋锐。随着修罗武士的形象越来越清晰,他身上那股铁血森寒的气息愈发壮大,仿佛周围空间都变成了滚滚杀场。

它瞳孔里射出无边的锐利光芒,看向星空之外。看到这修罗武士,太古神族包括其他太古宇宙的一些强者,无不激动。整个神明法旨力量再次暴涨,仿佛太阳般,崩开无边的锐利光芒。那修罗武士也被光芒笼罩,手里多出了一只漆黑的长枪,咻的一下冲出灵舰,向外面射去。

轰轰轰。雪白灵舰外,一**的攻击沸腾如潮,发出轰隆的可怕声响,仿佛巨鼓震荡在众人的心上,令人心悸。“修罗路主人的神明法旨吗?想要凭此便抵抗我?林铭,还有太古族的一些老骨头,今天你们都要成为‘荒’的饵料。”

造化圣皇神情凶戾,语气冰冷。在他眼中,日暮西山的太古神族纵然还有一些本钱,但在圣族崛起,不可抵挡的大势下。只是土鸡瓦狗。今番,他就要让一个曾经辉煌无比的族群消失在历史长河里。每每想到这里,他眼睛里都泛出一丝嗜血的光芒。

嗖嗖嗖!几十条的血肉恶龙,仿佛无尽的长鞭,全部停止了攻击,第一时间缩回,纷纷将那无边血色圆球围拢。同时造化圣子直接被一条恶龙甩了出去,落入了圣族的攻击巨舰里。一瞬间,那些恶龙变成了一层层血肉防御,宛如无数的血肉墙壁。将那如星辰般庞大的肉球围拢其中。

面对修罗法旨的锁定。闪避根本不现实,何况“荒”的提醒如此巨大,也根本无从闪避。修罗武士大步踏碎虚空,它手中抓着一条巨龙般的黑色长枪。身上喷薄无量的黑色光芒。每一缕光芒。都覆盖万里宙宇。一些圣族灵舰靠得太近。竟直接被那光芒扫到,像是风筝一般被那黑色光芒点燃,硬生生炸成黑色火球。里面响起无数的凄厉哀嚎。

修罗武士人枪合一,释放无边伟力,如一**的涟漪四方拓展。周围的宇宙空间都如同沸腾的潮水,无数的虚空崩裂,星辰破碎。许多圣族灵舰反应过来,急速后退,拖曳出耀眼光华。来不及退后的圣族灵舰,更是直接被硬生生震荡碎裂。

修罗武士和手中长枪变成了仿佛无边无际的黑色芒柱,一枪轰入了那巨大的血色肉球当中。一股漆黑的光跟一股血红色的光将无尽的星空覆盖,令人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景。轰轰轰!一**的惊天爆炸中,许多的碎肉都崩散开来,每一点碎肉熊熊燃烧,将四周虚空洞穿,席卷出大片大片的空间风暴。

仿佛宇宙都在这惊人的攻击波动里崩裂。看到这一幕,白色灵舰当中,一些太古神族的强者眼睛里闪烁出希冀的光芒。而圣族巨舰里面,人人无言,气氛无边的凝重。外面的战斗,只有一击。但是那浩大的声势和崩天裂地的威能,根本无人能够接近,甚至是余波他们都承受不住。

“那是修罗神皇留下的神明法旨吗?我皇……不会有什么事吧。”有人喃喃自语。剧烈的冲击波动中,那修罗武士和手中暗黑长枪渐渐消散。只剩下无边无际的黑光依旧在熊熊燃烧,里面依然不停歇的传来闷雷般的巨响。可就在这时,在那爆炸中心,被无边黑光围拢的地方,嗖的一下,钻出了一条血肉模糊的恶龙。

接下来——“嗖!嗖!嗖!”一条又一条血色恶龙钻出,将黑光所笼罩的扭曲虚空撕开了,“荒”那臃肿的血色肉身,生生的从无尽断裂的虚空和可怕的空间风暴中挤了出来。“没死……”看着“荒”的出现,老神皇脸色苍白,虽然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真正的看到这一幕,他却近乎窒息。

“咻!”仿佛山岳般的肉鞭,击穿虚空,重重抽打在“希望号”灵舰上。势大力沉的一击,足够将星辰撕裂,太古神族的神舟被抽得嗡嗡鸣动,能量保护罩外的亿万符文都在闪灭。“该死!”“希望号”翻滚着飞了出去。这时候,越来越多的红色恶龙钻出,将笼罩在“荒”本体上的一股股黑光彻底驱散。

于是,人们也看到了被修罗法旨所伤的“荒”那庞大的血色肉球里,裂开了一道足足千里深的鲜血沟壑!很多“荒”的血肉,已经化成血水,蔓延开来,一条条血肉恶龙,也被斩断,如断掉的蚯蚓一般,在“荒”体表蠕动着。而后,这些蚯蚓一般的断肢,全部都融化,又融入了血肉之中。

“荒”能吞噬一切,也能吞噬自己的残肢,重新吸收。造化圣皇立在肉球上,表情狰狞,他身上的血管爆碎许多,全身是血,宛如一个恶魔。刚才那神明法旨最强一击,就是直面他而来。如果不是有“荒”为他抵挡,那么他在刚才的那一击中。绝对会伤得很惨,陨落也不是不可能。

“修罗路主人,你真是厉害……一缕残存的气息,就伤我如此!可是那有如何,你已经作古,如今,我就灭尽你的后代子孙!”已经亿年没有品尝过疼痛滋味的造化圣皇,不可一世的神情中,燃起熊熊怒火。看到这一幕,“希望号”灵舰里的太古神族诸人都感觉到一阵惊悚。

大舰里面。一片死寂。“这样都没杀死他!”有人惊悸之余。目光里掠过绝望。拓跋珪神情凝重,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个神族顶尖天尊就这么白白牺牲了,再加上一张神明法旨。换来的结果也只是打伤造化圣皇。这让他心情异样的沉重。

这无疑说明。此刻造化圣皇跟那深渊魔兽融合之后,实力突飞猛进,在生命力上。他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的真神,不是神明法旨所能够击杀的。“你们能做到这一步……实在叫我惊讶。不过你们没有第二次伤我的机会了。”造化圣皇耸立在庞大的血肉圆球上,眸子里凝了一层冰寒。

声音隆隆,仿佛闷雷滚动,直达人心,有股慑人的威压。他血肉躯体上,那一只只被斩断的恶龙所在的伤口,血肉蠕动,一声声的嘶吼中,有新的恶龙以肉眼可辨的速度钻出来。造化圣皇伸出手,向那白色灵舰一指。一道道血光如同血色闪电撕裂开,化为一层层的血色结界,将白色灵舰团团围拢。

每一层血色结界,都像是无形的大手,涌动无边的磅礴伟力挤压过去。白色灵舰外的防御罩,顿时发出咔擦、咔擦的声响,能量迅速流逝。“舰体能量只剩下百分之八十五,这样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多久的!”有主持飞船的太古神族天尊,连忙向老神皇大声道,声音有些颤抖。

焦急而压抑的气氛,伴随着外部传来越来越响的挤压声,笼罩整个大舰。那一声声的咔擦声响,仿佛是在不断挤压着太古神族众人的心。外面圣族的舰船齐鸣,杀声如雷,在漆黑的宇宙中回响不绝。怎么办?有人握紧拳头,瞳孔怒火蒸腾,十分的不甘。

有的人痛苦的闭上眼,他们曾经是最强的种族,香火不绝绵延无尽岁月。如今却到了这个地步。更多的人看向外面,眼睛里有沸腾的亮光在闪烁,这时候,战皇拓跋珪大步踏出,怒吼道:“即便是要死,也要轰轰烈烈一场。神皇陛下,请下令让我天族出战。我愿意带领天族一众武者,打先锋!”

太古诸族是高傲的种族,曾经的拥有无尽的辉煌。他们的生命应该在铁与火中绽放出最灿烂的火光,怎么能够窝囊的死去?请战的声音,一下子如潮水般汹涌。一个个天尊,大步上前,尤其那些壮年天尊,更是激动无比,恨不得现在就杀出去。刚才两个年老天尊的牺牲,正是为了保全他们这些壮年一代,让他们去复兴太古遗族。

“都给我静下来!”老神皇怒斥,一时间,整个场面安静了。“我们……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修罗法旨,还有两张!”老神皇伸出手,在他手中,还有两张黑色的神明法旨,它们通体沐浴在神光中,缓缓沉浮。在场神族天尊,看向这两张神明法旨,目光却流露出复杂之色。

神明法旨发动一张,就需要顶尖天尊燃烧生命,代价极大,然而即便如此,却也只是让造化圣皇受伤,无法灭杀他。现在虽然还剩下两张,但是有用么……看到在场天尊怀疑的态度,老神皇开口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但是也不能白白送死,这两张神明法旨,有所不同!”

感谢sophia宝宝的飘红,非常感谢。第一千九百零七章沧桑“两张神明法旨,一张封字言,一张信字言。其中封字言是大封印之术,封杀灵魂,直接毁灭精神烙印。”“而信字言是辅助之术,可以让一个武者,在短时间内发掘生命潜力,获得十倍的力量!”

“只是,原本信字言施法的对象,应该是真神,只有真神能承受这股力量。”“而顶尖天尊,身体和根基终究脆弱了一些,他们承受信字言所带来的可怕威力,甚至可能当场身体崩毁,就算承受下来,也命不长久,等于是燃烧生命去战斗……”

老神皇这样说着,蒂无痕站了出来。“师尊,让我承受吧!”“我来!神族已经损失不小了,而且我天族相比神族而言,在肉身上,更强大一些。”拓跋珪开口,修罗法旨信字言,让年迈的天尊去承受,恐怕立刻就肉身崩毁了,只有让壮年天尊出手,才能发挥信字言的威力。

然而老神皇却微微摇头,“你们两个……承受不住……”“什么……这……”蒂无痕急了,他和拓跋珪,已经是整个太古诸族生命力最强的人,而且本来太古诸族就是精气神三套法则都适修的种族,拓跋珪和蒂无痕两人都曾练体,他们都承受不住,那还有谁能受得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