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以德服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重生之以德服人 (第1/6868页)
    
琴无心的音符打不散生生不息的青苍真元,却可以抵消青苍真元的震动,这让林铭暗暗心惊,神域大能传下来的练力如丝有不少缺失的部分,林铭是通过参悟《粉身碎骨拳》才自行完善推演了练力如丝的修炼方法这大半年来境界进展得极为缓慢。

“化神镜试炼,九种意境变化,能在第一种变化中撑过一刻钟时间才是合格,两刻钟时间为优秀,每年第一次考核的合格率能达到六成以上,而优秀率只有不到一成,除此之外,如果能坚持三刻钟时间。甚至闯过第一意境的。五十年都未必有一个。”

“当然是真的,他的确是下界出身,下界武者能有这样的亲和度确实极少见,不过……可惜的是,他的法则领悟度似乎不怎么好,当初观看古凤遗书,半柱香才融合法则。”高大老者说着惋惜的摇了摇头,悟xìng代表了武者参悟法则的能力,很多时候比亲和度更重要。

“可惜了。”红衣女子也是一脸惋惜之sè,说起来火焰亲和度和法则领悟度还真是关系不大,亲和度看的是体质、资质,而法则领悟度则看武者的灵魂强度和悟xìng。亲和度高,悟xìng低也是没用,武道之路到了后期,越来越侧重于灵魂、jīng神力、战灵、悟xìng。

“关于他的身份我已经询问过诺彦氏的守护者,诺彦氏灭亡之后,古凤遗迹被天衍大陆的凡人宗门偶然得到,成立了神凰岛,以朱雀、青鸾为图腾,诺彦铭原本是神凰岛的一名弟子,后来因为天赋出众,参加了最终战将级试炼,并且取得了极好的成绩,这才被殿灵恩赐一滴古凤之血。”(未完待续……)

化神镜的本质与古凤遗书、古凤图腾是一样的,只不过古凤遗书、焚天图腾石这些东西记载了火焰能量的运转法则规律,供武者参悟,而化神镜是将这些这些能量运转规律通过幻阵扩大出来。让武者置身其中。直接面对火焰能量的变化。

在这样恐怖的热流之中,林铭心思沉稳如冰,他的意念联系到心脏处的邪神种子,下一刻,在邪神种子之上,那枚微小的火焰图腾骤然亮了起来,一股清啸之音爆发而出,林铭体内大量的火焰之力都被邪神种子吸纳,沿着邪神种子表面纹刻的能量纹路运转着。

看到林铭的状态越来越临近极限,来自神域火氏家族的火平嘿嘿一笑,说道,“这诺彦铭,坚持不住就不要勉强了。之前试炼的武者,到最后坚持不住的时候,最多也就是脸色苍白,谁也没有像他这样,至于吗,不行就早点退下来,垂死挣扎有意思吗?”

“我比他差不假,可是跟他比的可不是我。”火平说着指了指火纹龙,然而就这一指,他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情况,在林铭刚才站立的地方,右手接触化神镜之处,分明留下了一小圈蛛网一般的裂纹,而这裂纹正在以缓慢的速度自我修复着。

“各位随便看,看中了哪一个记下号码,玉简里便有对应价格。”刀疤大汉说着晃了晃手中的玉简,在玉行里,私下的交易价格都不会公开,不像买主的客人询问卖家都懒得告诉,或者直接给个天马行空的价格,只有真正的买主来了,卖家才会把价格写在玉简里,供客人查阅。

李逸风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些老玩意儿经常卖到天价,利润太高了,其实那些仿品也造价不菲,看不出来只能怨自己眼拙,我前些日子买了一道木灵玉屏风,以为是两万年前宣炯大师的作品,结果被坑了,因为这事儿,我被罚面壁思过一整年,所以那周坤才会用面壁思过的事儿挤兑我。”

李逸风释放出的感知,只能在木灵玉表面游走,追寻那些木灵玉的纹理,查探光泽,来判断木灵玉的品质以及年份,除此之外还要鉴赏木灵玉的雕工,画工,每个大师都有自己的风格,不过后世效仿者中也不乏高手,想要甄别出来可不容易。

李逸风玩了这么多年木灵玉雕,也有不少经验心得了,他一边看一边对林铭讲解道:“木灵玉雕做出来后,常年吸收天地间的木系元气,会在表面形成细如牛毛的纹理,不仔细看很难看出来,这些纹理能够一定程度上判断木灵玉雕的年份,但是有些技艺高超的作假者——这些人一般是木系武者——他们能够用自己体内的木系能量,在木灵玉中留下类似的牛毛纹理,不是高手的话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比如眼前这一条雕龙,我过来看了好几次了,还是看不准……”

而在李逸风身边,林铭却闭目入定,看起来是在打坐,其实在以飞快的速度融合那神域炼药师关于鉴别木灵玉雕的记忆,这条发财的路他可不想放过了,修炼炼药术不但需要木灵玉,还需要各种珍贵的药材,仅靠他从南海魔域和阴阳玄宫掠夺过来的那一些是远远不够的。

当然,李逸风玩这个不是为了赚钱,而是纯粹的兴趣,这就像凡人爱黄金、爱宝石一样,在四大神国,有太多太多喜欢木灵玉的武者,其中女性武者尤其多,有一套真品木灵玉首饰,不但能起到滋养灵魂的效果,而且戴出去也光艳照人。是各大神国王侯千金用来攀比的奢侈品。

“几位看了这么久想必也渴了,先喝点茶吧。”刀疤脸男子说着拍了拍手,两个身上只穿了一层薄纱,身段窈窕卓约的美貌女子端上了茶壶、茶炉和茶杯,放下茶具的时候,两个女子还不忘对李逸风和周坤大抛媚眼,从她们身上那薄薄的轻纱中,甚至能隐约看见胸口的两点殷红。

眼前这烟斗虽然七成像真品,不过放到拍卖行上去拍卖的话也至多一千七八百元灵石的价格,扣掉税收和抽成,能剩下一千五不错了,二百元灵石的差价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实在没什么搞头,而且他并不吸烟,对烟斗本身就不感兴趣。

林铭一摸这血灵玉镯子,再闻了一闻,心中已经有个大概判断了,玉镯并不光滑,而是有一种细腻的磨砂感,也类似于真正的血灵玉,只是闻起它的味道来,有一股极淡的血腥气息,被制作者用巧妙的手段掩盖掉了,如果不是提前有准备的话跟分辨不出来。

经过了长达足足一个时辰的鉴定,李逸风放下了玉镯,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他有九成把握这对血灵玉镯是真的,而另一边周坤也完成了鉴定,他眼中闪动着一分异彩,表情虽然隐晦,可是看他迟迟不肯放下玉镯的样子,也多半是对这玉镯动心了。

买卖玉雕当然要担风险,就连那些鉴定大师都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如果不敢冒风险的话,那干脆去拍卖行,那里不但买东西要贵得多,而且就算在拍卖行买一辈子东西,也无法成为古玉雕鉴定师,只能成为一个古玉雕爱好者和收藏者,对古玉还是一窍不通。

周坤直到玉镯到手,才哈哈大笑起来,带着胜利的笑容看了李逸风一眼,“多谢李大公子谦让啦,李公子元灵石应该不少啊,是不是担心家里的男人婆告状?一万五千元灵石,啧啧,要是真花出去了,估计要面壁一百五十年吧,哈哈哈!”

“哈哈,真假我想李兄心中有数的!再说玩咱们这一行的当然要冒得起风险了,如果看准了九成还不敢出手,干脆回家抱孩子吧!”周坤大笑起来,又讽刺了李逸风一句,周坤玩玉雕这么多年,也能分辨个八九不离十,否则他也不敢出这么大的手笔。

“林兄,这白龙玉行货架上的玩意儿可是赝品居多,一般来说八九成把握的物件都被人挑走了,剩下来这些要么很容易看出是赝品,要么就是模棱两可的,林兄,你要是真想买,挑几件差不多的就行了,图个开心就好,别买太贵的了。”

刀疤脸男子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他心都在抽搐,脸上却尽量维持着灿烂的笑容,“您要这个?这玉佛可是八千年前的古河玉雕成的,做工精美,显然出自名家之手,在拍卖行那可是能卖到八千元灵石的,林兄弟真是有眼光啊,我这就给您包好!”

林铭明知故问道,其实他原本倒是打算过真真假假一起买,不过林铭本钱有限,买赝品就只能买最不值钱的那种小玩意儿,如此一来,小玩意儿买赝品的,价值连城的宝贝却买真品,这也不过是掩耳盗铃的做法,骗不过眼前的刀疤男子。

“林公子,这时候再说这些就没意思了,如果您认不准的话。会花一万多元灵石来试手气?今天我认栽了,不过您手上的物件,也是您今天能买的最后一件藏品,我白龙玉行也有自己的规矩,今天我眼拙,没能认出您这位大能来,认倒霉,但也希望您能做人留一线,莫要咄咄逼人才好,我白龙玉行能开在茅州这鱼龙混杂之地。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刀疤男子话说到这份上。林铭也没有装糊涂的必要了,“抱歉了,最近在下手头有点紧,日后林某再见白龙玉行定然退避三舍。不过刀疤兄今天也赚了一万大几千的元灵石吧。我卷走的这些。不过万八千的样子,刀疤兄应该还有不少结余。”

“林公子的眼力,在下佩服,不知林公子高姓大名?是否请林公子成为我白龙玉行总行的客座鉴定师?”如果说原本刀疤男子还因为林铭扮猪吃虎卷走了他三件宝贝而心怀恨意的话,现在他的恨意已经荡然无存了,在古玉雕界,那些鉴定大师都是受人敬仰的存在,能带着藏品去让大师指点一番都是极为难得的机会,而林铭已经够上这个级别了。

“既然林公子这么说,在下也不好强求,这是本玉行的传音玉牌,如果林公子什么时候有兴趣了,可以来我白龙玉行看看。”刀疤男子之前的话全部用的真元传音,而最后一句才直接说了出来,同时递出了一枚翠绿色的玉牌,正面是栩栩如生的青龙浮雕,背面则是白龙玉行的刻印。

“好吧。”李逸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随你喜欢吧,你这三件东西要不要鉴定一下?在这座城镇中,可是有一个六重命陨的高手,也是我木灵玉雕界赫赫有名的鉴定师,堪称泰山北斗,他看过的东西,绝对不会错的。白龙玉行的东西虽然赝品居多,但毕竟是有真品的,你买的这些说不准就有真品。”

李逸风和林铭正交谈着,突然听到前方传来的一连串“哈哈哈”的朗笑声,林铭循声望去,只见在前方不远处的一座茶馆中,七八个男子围坐在一个石桌前,石桌上烹煮着腥膻味十足的肉丝茶,而这周围的几个男子中有一人正是周坤。

被训斥白衣老者训斥的年轻人也不以为意,嘻嘻哈哈的说道:“白老,算我失言啦,不过就算再稀罕的木灵玉雕也总得有个价格吧,你看咱们这些刚入行的人懂得也有限啊,您老直接说值多少元灵石,咱们才能有个直观认识是吧。”

周坤有意无意的说出这番话来,一是炫耀白衣老者肯定他的血灵玉镯是真品这件事,二是他不看好李逸风买的古龙玉雕,想拿出来让白先生鉴定一下,给李逸风一个难堪,毕竟那古龙玉雕本来就是模棱两可的东西,在白龙玉行放了那么久了,要是真的早该被人买走了。

李逸风微微皱眉。看到周坤在圈子里炫耀他的血灵玉镯,同时得到了白先生的肯定,心中说一点后悔都没有是不可能的,这个白先生入玉雕行当几十年之久,虽然不是一流的鉴定大师,但也能算一个专业人士,甚至他一度在白龙玉行挂上号,是白龙玉行已经明言不能招待的人物。

开启八门遁甲第三门并不是说必须要某种特定的练体圣药,而是只要到了一定级别的练体圣药,不管什么类型,统统适用,林铭经过几番筛选,已经在神域大能记忆中大致锁定了几种最有可能炼制出来的灵药,只要给他时间和足够的材料,他便有把握炼制出来,而九鼎神国的富饶程度比林铭想象的好得多,很多材料都能找到,当然要有足够的元灵石。

林铭与李逸风向小城的鉴定大师府邸走去,周坤看到两人走的方向就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了,微微一笑,心中暗忖:“李逸风是要去兰道真人那里鉴定那古龙玉雕了,他不敢让白先生鉴定,是因为知道这古龙玉雕可能是赝品,当众鉴定怕被打脸,哈哈,我就去兰道大师那里看看,看看你的古龙玉雕到底价值几何。”

“嗯,天命榜是天衍大陆的一个实力排行榜,只排命陨强者,由几大情报组织联合发布,与天命榜对应的,还有天皇榜,天皇榜只排神海强者,不过天皇榜已经很久没换过了,那些神海大能很多行踪飘渺,根本难以收集关于他们的信息。”

李逸风嘿嘿一笑道:“自然不容易,不过这天命榜还真就很准,上面的排名相差个三四名倒不算差距,不过如果是相差三四十名,那基本错不了的,除非你遇到大机缘,或者新近突破而不为人知,榜单三年换一次,算是各大实力拉拢强者的一个重要标尺了,而四大神国,也会以上榜的年轻武者数量来对比国力。”

“相对年轻而已,对命陨强者来说,五十岁都算年轻了,五十岁能上榜的话,非常不易!因为榜单上基本都是五重、六重命陨以上的强者,甚至还有七重命陨的变态,而且这些人都是同级武者中的佼佼者,根基差的人,修为高也别想排进去!”

兰道真人一眼就看出来了李逸风和周坤的争锋,只是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品了一口茶,也不说什么,这种年少人的意气之争太常见了,莫说年少人,在古玉雕界,那些老古董们涉及到自己藏品好坏的时候,也往往闹得脸红脖子粗。

兰道真人打量了一番玉雕,有放出一缕感知,沿着古龙玉雕游走一圈,轻轻摸了摸古龙玉雕的龙鳞,足足一刻钟的功夫,兰道真人才停下手,说道:“这古龙玉雕是出自名家之手,不过年份稍微短了点,应该是几百年前的作品,经过一些高明手法的修饰成了这个样子,否则这些玉雕表面的牛毛纹不会如此生硬,总的来说,还是一件不错的藏品,毕竟是货真价实的真元玉,品级也算九品真元玉中还算可以的了,价值应该在八百元灵石左右。”

血灵玉镯一出现,兰道真人的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他接触木灵玉雕多年,经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到了他这份上,积累的经验堪称丰富之极,一件东西只要一打眼,他就能有个大致的感觉。可以在短时间判断出这究竟是新东西,还是老物件。

兰道真人道:“周公子的这对玉镯是尸都玉,尸都玉是木灵玉葬品被墓主含在口中,或是封入腹内,经过上万年的时间侵润武者鲜血而形成。这种东西比血灵玉多一些,但也极为罕见了,尸都玉原就跟血灵玉差别极小,再经过jīng通yīn尸术的武者和木系元气武者联改造,做出的成品跟血灵玉真假难辨,别是你们,连老朽也要仔细辨认才能分清,一不留神就被骗过了。用尸都玉冒充血灵玉的事情,老朽也是在典籍上看到过介绍,今天还是第一次见。”

李逸风正暗自后怕着,突然心中一动,看向了一旁的林铭,却见林铭神sè平静,丝毫没有为这血灵玉镯是赝品而有任何情绪波澜,按理这件事跟林铭关系很大,被兰道真人确定是假的,林铭应该长出一口气才对,现在他如此平静,只能证明他原就知道玉镯是假的!

这时候,周坤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玩木灵玉雕就是如此,风险极大,他根也不可能找白龙玉行的麻烦,白龙玉行就是靠卖赝品吃饭的,否则真品的价格也不会卖那么低,想要捡便宜就要抱着被坑的思想准备,这是玉行的规矩,也是古玉雕界的潜规则,找麻烦的话不但得不到任何补偿,反而会被人耻笑输不起。

兰道真人心中摇了摇头,开口道:“周公子还是别玩古玉雕了,虽说古玉雕有养魂效果,但它们昂贵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它们对修炼的那一点作用,总的来说不是正途,这一对镯子虽然是仿品,但尸都玉也是价值不菲,放到拍卖行上应该能卖到四千到五千元灵石,不如周公子卖了这笔钱就安心修炼吧。”

魔光继续道:“主人跟那深海一族的敌人大战许久。魔甲都被打穿了,才险之又险的战胜对,因为魔甲已经破碎,主人不得不将魔甲留在乾坤熔rì炉中祭炼修复,只是修复魔甲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后来直到主人离开,魔甲都没有修复好,现在一晃眼数万年过,这套魔甲在乾坤熔rì炉中祭炼数万年,应该不但修好了,而且品质更胜往昔。刚才我吸收的那团巨魔血,应该就是主人为修复魔甲而留下的。只是没用完而已。”

林铭不动声sè的一挥袖子,身体拔高而起,这时候,他才发现天空中有一股无形的波动,这种波动形成一种阻力,阻碍着林铭靠近天机商行,这让林铭微微愕然,自己能感觉到阻力,别人自然也能感觉到,还有这么做生意的?把客人往外面赶?

林铭越往上飞,阻力就越明显,到了天机商行的门口,林铭已经断定,修为先天至极以下的武者,甚至是那种勉强跨入旋丹,根基极为不稳的旋丹初期武者,都别想登上天机商行的大门,就算登上了也是用尽浑身解数,极为狼狈,没脸再进入商行了。试问有谁买东西跟打仗一样,买一次东西都要如此,下次多半就不会来了。

这清秀少年年纪轻轻,语气却是挺狂,言语之间带着一股淡淡的优越感和明显不耐烦的味道,其实想想也可以理解,这些天有几十个人来天机阁看这块天花石,每个人都要这少年来招待,三番五次的往这里跑,却没有一个人能拿出让他心动的东西,任谁都会不耐烦的。

清秀少年眉头一皱,十分不悦的道:“我虽年少,但自幼跟随师父,每天都要记忆海量的资料,四大神国关于天材地宝的资料典籍我都看遍了,天上地下,不敢所有东西我都认得,但是我不认得的东西,怕是连神海大能都未必弄得到,你自然不会有的。你有东西便拿出来,就怕你拿出来的东西不够珍稀,是我已经见惯了的普通货sè!”

清秀少年看了半晌也没回复一个字,他连名字都叫不上来,更不可能知道价值,怎么可能回复林铭,不过他确实能从这个不知道是动物还是植物的东西上面感受到极为浓郁的气血之力,它绝非凡物!如果是用来炼制补充气血之力的药物,应该有奇效。

“我姓林,名澜剑。”林铭随口借用了一个名字,他已经决定走上炼药师道路,以后各种交易涉及到的元灵石数额定然不小。还是隐名安全一些,而且他rì后在四大神国,也许会跟一些人发生冲突,他的亲人妻子都在神凰岛,不想被人顺着线索找上门。

“林少侠别误会,情况并非你想的那般,我天机商行是九鼎神国三大商行之一,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为了区区三颗天花石而自毁招牌的。”老妪急忙解释道,她的也算合情合理,天机商行存在了六千年,如果但凡遇到一些有钱的客人就派人杀人越货的话,那也不可能开到现在了。

黑衣老妪听到这里脸上满是苦笑,“虽然林少侠听起来会觉得荒谬,但事实上……我确实是来救助林少侠的,被林少侠杀死的红袍老者老身也算认识,他是个无派散修,名声很差,年轻时跟另一个人联手,没少干杀人越货的事情,号巫溪双凶。林少侠修为只有旋丹期,又在我天机商行露财,抢了那老家伙的天花石,老身当时就看那老家伙面有异色,猜测他可能是要追杀林少侠,所以才悄悄跟来了。”

“不敢欺瞒林公子,老身看林少侠身家不菲,能拿出连老身都没见过的奇珍,应该是某个大势力出来历练的天才一代,而且恐怕还不是四大神国的势力,于是就生出了结交之心。老身原本打算能在关键时刻助林少侠一臂之力,让林少侠欠天机商行一个人情,甚至可能帮天机商行一个忙。只是没想到,林少侠身怀绝技,一枪就击杀了二重命陨高手,并且轻易识破了老身的藏身之处,结果老身的这番举动只是遭人笑话了。”

紫衣女子咬了咬嘴唇,用一丝苦涩的语气说道:“林公子,妾身是天机商行行主之女,名为天机筱筱,您可以称呼我为筱筱,两个月前,筱筱的父亲发生意外而身殒,筱筱不得不亲自执掌商行,幸好有白姥姥的辅佐,倒也勉强应付的来,可是就在一个月前,筱筱的两位叔叔却蠢蠢欲动,因为涉及到行主之位的继承问题,目前,家族长老会的部分长老,已经被两位叔叔所买通,有意剥夺筱筱的行主之位……”

天机筱筱说到这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商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那就太脆弱了。九鼎神国为了保证对神国领土的绝对控制,对三大商行的武力一直控制的非常严,尤其是最近数百年的时间,各种限制的规定出来,天机商行也只能依靠本族培养的武者,而论传承,商行当然比不过宗门,虽然能培养一部分势力,但毕竟有限得很。

“是的,不过按照家族的规定,大额的财产只有行主和长老会才能动用,现在长老会中各有支持筱筱和筱筱两位叔叔的人,意见无法统一,以至于无人能动家族的宝库,不光是我,两位叔叔也是如此,否则答应林少侠的龙骨草筱筱七天之内就能准备好,如果林少侠愿意帮助筱筱的话,除了龙骨草之外,还有重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