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宠婚 (第1/21866页)
    
嗤嗤嗤!绿sè的粘液倾泻下来,直接被火焰炙烤为灰烬。片刻之后,林铭在淤泥巨兽体内抛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绿sè内丹,收入了碧落的须弥戒中,一起贴身收好。四级以上的凶兽必有内丹,这淤泥巨兽的内丹无论用来炼药还是制毒,都是上好的材料,林铭自然不会放弃了。

这种人,哪一个不是封皇称帝的人物,是天衍大陆王者中的王者,最顶尖的一类人。有这样一个师父,林铭干脆进圣地修行不就完了?为何还要进入一个小小的七玄谷?牧千雨不解,又或者说是,他的师父已经飞升神域了?两人亦步亦趋的走到赤炎老祖的住处,这是一处位于八卦离火阵中心的洞府,也许由于长时间的火焰元气炙烤,洞府的岩壁已经被烧成了暗红色。

洞府内部到处堆放着散乱的阵旗、阵法玉简、阵盘等杂物,在杂物旁边,立着两个木质傀儡,大概是照顾赤炎老祖饭食起居的仆人傀儡。看到这些,林铭可以想象,一个天天生活在这种地方,整天对着阵法和傀儡这些死物,一呆就是一两百年,就算是正常人恐怕也要憋出精神问题了。

只是巴掌大小的金属,却是压得桌子似乎支撑不住了。林铭眼睛一亮,这一块黑得发紫的东西,绝对要比什么紫乌弹铁,重玄软银重得多。而且他能在黑紫色金属之中感受到一股让人心悸的深沉之气,仿佛洞窟之中黯淡的光线,照射在黑紫色金属之上,便发生了扭曲一般。

之前赤炎老祖说过,如果林铭能说出八卦离火阵的疏漏之处,他便立刻赔罪,且为林铭开炉炼枪。如赤炎老祖这等性情桀骜的人物,让他们低头赔罪,何其之难,林铭没想到他不但道歉了,而且还拿出了一块珍藏的材料,能让赤炎老祖珍藏的材料,其价值可想而知!

“这难道是……紫铉?”牧千雨惊疑的望着黑紫色金属,不敢肯定的说道,因为与赤炎老祖接触过许多次,牧千雨对炼器材料也了解的比较多,紫铉是足以能打造顶级地阶上品宝器的材料,甚至如果对紫铉进行炼化提纯,甚至可以打造出天阶宝器来!

天阶宝器,那往往是封皇称帝的绝世强者才能使用的东西!这一块紫铉用进去,再加上紫电神竹和圣火梧桐,林铭这一杆枪的品级怕是要追及自己手中的朱雀剑了!朱雀剑可是神凰岛的冰火双剑之一,为镇派之宝,想到此,牧千雨怎能不吃惊!

“赤炎前辈,这……”林铭不知该说什么好,这等材料,对赤炎老祖来说也是珍贵至极,没想到他只是为了一句赔罪的承诺,就拿了出来,这个老者,当真是说一不二!赤炎老祖长叹一口气,缓缓地说道:“我的炼器之道,正如你的武道,我说过,若你说对我阵法疏漏之处,我赔罪,且开炉练枪,否则断你舌头,废你武功。”

“我欲毁你的武道,自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林铭心中感叹,赤炎老祖虽然性格乖张暴戾,但是他的武道之心却怕是坚定无比,有自己信念的人,往往才能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远。这种人,其实很值得敬重。想到这里,林铭说道:“赤炎前辈,关于前辈的八卦离火阵,晚辈有一些意见,也许能抛砖引玉,对前辈启发一二。”

娜依终于一一实现了当初师父和父母的遗愿,不但大仇得报,而且重建娜氏部落,后来,她与妹妹娜水凭借着部落聚拢起来的资源,双双踏入后天境界,两姐妹一个冷血,一个温柔,成为了新娜氏部落中人人敬畏的女王。而部落之中,也多出了一个新的精神信仰,他的样子是一个手持长枪的黑衣少年,被称之为木皇,据传是比六千年前的羽皇更为强大的人物,只是功成名就后归隐,不知所踪了。

南疆人们信仰强者,对他们来说强者就是神,于是连带周边几个从火蚩部落的奴役统治下摆脱出来的部落,也在他们的宗教中加上了木皇的信仰。木皇最终与羽皇一样被载入了南疆历史之中,这些都是后话了。……在火蚩教覆灭的时候,林铭正躲在南疆一处隐蔽的洞窟之中,闭关吞噬地心赤炎。

他用梦境之珠布下了结界,如此便不必担心有凶兽来打扰他闭关。从须弥戒中取出被层层封印的火精,火精还在左突右冲着,似乎想要冲破封印而出。虽说火精永生不灭,但是它的力量却会慢慢流逝,火精被封印得久了,就会变得极为虚弱。

与赤月一战,林铭不但夺得了火精,而且也大致了解了自己的实力极限。赤月是后天后期修为,因为拥有火精,其本身实力大概比得上平民出身的后天巅峰武者,赤月所谓的后天中难有敌手,也只是在南疆来说。平民武者与宗门武者之间实力相差很大,这是因为两者拥有资源不同,功法传承和武技也存在巨大差距,再加上本身资质的差别,积累起来便无法相提并论了。

姜澜剑、欧阳明等人,随便挑出来一个,便可以力敌平民武者中的后天中期,如姜薄云、白淑轩、木鼓卜域等地阶天才,更是能力敌后天后期。而林铭如今,借助了紫铉枪还有盘龙钢针的威力,能够相对轻松的战胜后天巅峰。可是这个后天巅峰,比起琴子牙这等宗门武者的后天巅峰,要弱了一大截。

林铭微微沉吟,现在的他,如果直接面对琴子牙的话,肯定是不敌的。可是如果加上这枚火精的话……林铭目光转移到地心赤炎之上,却是不知道自己吞噬了它之后,实力到底会成长到什么地步。“即便加上火精,要胜琴子牙,怕也是不可能,我的实力还是太弱,比起先天境界的欧阳博延就更不用说了!”

想到欧阳博延,林铭就觉得如芒在背,有这么一个隐藏的敌人在背后虎视眈眈,他自然不会舒服了。“实力……”林铭咬着牙。他迫切的需要实力,只要他单独一个人外出,又泄露了行踪,他就极有可能遭遇欧阳博延的追杀,那么他就是十死无生!

林铭可不认为现在的他,有半分从欧阳博延手上逃走的可能。而且他的父母,也因为欧阳博延的威胁,被迫躲藏起来,过着无法外出的生活,这让林铭对实力更加渴望。“淬髓实在太难,如今我还是暂时搁置淬髓,首先全力突破后天。”林铭心中做下决定,淬髓只要在二十岁之前完成,就不算晚。

二十岁以后,就过了最好的淬髓时期,骨髓老化,难以淬髓彻底了。一把撕开地心赤炎的封印,直接把火精按入了自己的胸口。灼热的火焰之力,顿时冲入了林铭的经脉之中,开始肆意的破坏。林铭闷哼一声,身体微微颤抖,脸色变得通红如血。

以他如今的实力,配合邪神种子对火焰之力的压制力,吸收人阶中品火精其实并不算难,只是火蚩部落的这一枚火精养得太好了。同样是降服老虎,降服一只壮硕的老虎和降服一只幼虎难度自然差别极大。许多火系武者,为了吸收火精,不得不先消磨掉火精的能量,才能勉强吸收,当初林铭越级吸收紫蛟神雷,也不得不用元磁石胎先疏导出紫蛟神雷的雷霆之力,才能险之又险的将之吸收掉。

可是这一次,林铭并没有什么容纳火焰之力的天材地宝,消磨掉火精的能量容易,可是吸收完毕之后重新焙炼就麻烦了。林铭不想浪费这个时间。强忍着体内传来的阵阵灼痛感,林铭运转青苍真元,不断的灌注到邪神种子中,一**的威压散发出来,极力驯服着地心赤炎。

邪神种子,对火焰和雷霆之力有极大的压制作用,地心赤炎,被分成了一股股,在林铭体内经脉中乱窜着……面对这么多的火焰,林铭十分的耐心,一股一股的吞噬吸收。第三百一十五章灭门火jīng的力量何等强大,通常情况下,这等能量状态鼎盛的人阶中品火jīng,只有宗门出身的后天后期,后天巅峰高手才能吸收,而且还往往需要一些类似寒冰神泉的外物辅助。

林铭如今却完全是凭借**力量硬抗,饶是他体内的经脉坚韧无比,依旧被灼烤得近乎卷曲,疼痛如cháo水一般的传来,林铭催动体内的青苍真元保护经脉,青苍真元生生不息,被火焰灼烧之后,却能迅速再生。在这样的支持之下,林铭一股一股的消灭掉经脉中乱窜的火焰,每少一股,火jīng的力量就减弱一分,而邪神种子便强大一分。

此消彼长之下,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林铭终第三百一十五章灭门于完全掌控住了局面,接下来完全吸收地心赤炎便只是时间问题了。“嗤嗤嗤……”邪神种子中的小火jīng兴奋的飞舞着,贪婪的吞噬着源源不断涌来的火焰之力,它的身体在不断的成长着。

一个时辰之后,林铭用灵魂力牵引着一团小小的赤sè火焰在经脉中缓缓流转,那些原本残留在经脉中的火焰之力,也被这团火焰悉数融合。随着这种融合的进行,地心赤炎越来越凝实。“总算吸收结束了。”林铭轻舒一口气,将赤sè火焰重新吸纳到邪神种子之中,一股浩瀚的火焰之力随之爆发出来,与之前林铭修炼《朱雀禁神录》凝练的火之元气会合到了一起。

只听“啵”的一声轻响,仿佛什么碎裂的声音,林铭心中微微一愕。旋即大第三百一十五章灭门喜,突破凝脉中期了!总算突破了,一枚入天丹的少部分药力。外加火jīng的支持和在钟燕山长达一个月的高强度修炼,三者加在一起才完成了这次突破,相当不容易。

若是一般的平民武者。哪用这么麻烦,一枚入天丹吃下去,只要不爆体而亡,就够他们一口气冲到凝脉后期甚至凝脉巅峰。这就是林铭为了打牢基础而付出的代价,他每突破一个境界,都要付出比普通武者成倍的努力。不光是林铭,包括姜薄云、白淑轩、琴无心等宗门天才们也是这么做的,先天之下的每一个境界,他们都做到了完美突破,这也是为何天才们能够越级战斗。横扫平民武者的原因。

一旦某一天,他们的天赋不足以支持他们完成完美突破,那么他们的修炼之路也就走到了尽头,此生难以再进入更高境界了。突破凝脉中期之后,林铭需要一段时间来炼化体内杂质。他准备先回七玄谷静修,同时借着这段rì子,学习一下幻宗的易容术,再跟姜薄云探讨一下jīng神攻击的玄妙。

南疆距离林铭的家乡很近了,可是他却不能顺道回家,他现在孤身一人。有欧阳博延在虎视眈眈,他不想暴露在公众场合之下,那样只会为家族招来危险。不杀欧阳博延,林铭无法心安。叹了一口气,林铭吹了一声清亮的口哨,叫来飞天蛟,跳上蛟背,向七玄谷的方向直飞而去……

然而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林铭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回宗门的途中,却发生了一件震惊神凰岛和十九三品宗门的大事,以至于牵动了整个南天域的局势……两天后——林铭坐在飞天蛟蛟背之上,全速飞向七玄谷,迎面而来的罡风吹得他衣衫猎猎,满头黑发肆意飞舞。

就在这时,林铭面前突然亮起了一团火光,火光一闪而逝,迅速被飞天蛟远远地甩开,传音符?林铭微微一怔,他现在身处七玄地区的偏远地带,能够用传音符找到他的也只有牧千雨了,这等超远距离传音符价值高昂,即便牧千雨也不会随意使用。

发生了什么大事,竟然要用超远距离传音符急着通知自己?几息之后,牧千雨断断续续的模糊声音在林铭耳边响起:“揽月宗一夜之间惨遭灭门,幸存弟子十不存一,各地兽cháo爆发,已肯定为南海魔域驭兽宗宗主亲自出手,行事切记小心。”

嗯?林铭心中大惊,揽月宗惨遭灭门!?怎么会这样!揽月宗,为神凰岛附近十九三品宗门之一,实力虽然比不上七玄谷,但毕竟是三品宗门,拥有先天高手数目怕是不会低于百位,同时门内甚至还可能有一个旋丹长老坐镇,竟然一夜之间惨遭灭门!

南海魔域竟然先动手了!林铭震惊过后,突然明白了南海魔域如此做的用意,它要破坏神凰岛和十九三品宗门的联盟。揽月宗距离南海魔域最近,只要排五六个旋丹高手渡海潜入揽月宗,一夜之间,即可灭门!南海魔域暂时动不了神凰岛,但是它却可以动这些三品宗门,五六个旋丹高手齐至,谁能阻挡?

南海魔域能灭了揽月宗,就同样能灭了七玄谷!恐怕也只有落云门、孔雀山这等顶级的三品宗门,能够勉强自保吧,如此一来,神凰岛和十九宗门的联盟就岌岌可危了,神凰岛不可能保护住其他三品宗门,灭门的惨剧摆在眼前,谁不怕?

神凰岛被南海魔域击败,南海魔域统治十九宗门所在的整个神凰州,这些宗门也许还能苟延残喘,可是与神凰岛联合反抗南海魔域,却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想到这里,林铭不禁感慨心惊,南海魔域果然是魔道宗门的作风,行事果决狠辣,毫不拖泥带水,他们甚至连一封jǐng告书都没有发,直接出手灭人满门!

兽cháo……林铭突然心神一震,糟了,他们林氏家族所在的青桑城,南面就是青桑山,青桑山绵延数千里,一直延伸到南疆之中!青桑山外围没什么,但是越往里,凶兽就越强大,一旦兽cháo爆发的话,坐落在青桑山脚下的青桑城首当其冲!

想到这里,林铭倒吸一口凉气,他必须马上回家,青桑城是他的家乡,就如同他的根,他不能眼看着家乡被毁。……随着年关过去,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冰雪融化,万物复苏,树木抽出了嫩绿的枝叶,各种小动物在林间快乐的奔跑着。

这是一处俨然世外桃源般的深谷,很少有人知道,在这深谷之中,竟有一座七玄谷设立于此的驿站,所谓的驿站,其实就是传送阵的中转点,以七玄谷的底蕴,难以建成跨越几十万里的长距离传送阵,必须要在途中设立中转点。此处驿站,常年有高手在此镇守,其中主执事刘月山修为已经达到后天后期。

刘月山尚未来得及辨清那到底是什么,就只见一个黑sè的身影从空中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来者是一个黑衣少年,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初现轮廓的脸角却似乎隐藏着一股让人心悸的锋锐之气。刘月山瞳孔一缩,这个人是……

“刘月山吗?”林铭晃了一下手中的令牌,那是七玄谷亲传弟子才有的赤金七玄令。刘月山吓了一跳,亲传弟子!?作为一个驿站执事,他的地位尚不如霍罗国七玄武府府主,至于比长老地位还要高的亲传弟子,对他来说绝对是高高在上的人物。

“霍罗国驿站主执事刘月山见过大人。”林铭这时候心如火燎,哪里顾得上这些繁琐礼仪,他直接说道:“刘月山,我问你,天运国有没有爆发兽cháo?”刘月山所管辖的驿站,也用于传送消息,而且位置又距离天运国不远,很可能先一步得到消息。

“回大人,属下并没有得到消息,如今七玄地区四处爆发兽cháo,求教的消息如雪片一般,总宗已经有些应接不暇了。”七玄地区那么大,可是七玄谷的人却很少,先天高手一两百人,后天高手上千人,再加凝脉弟子、普通弟子全部算上一共不过一两万人而已,既要集中防备七玄谷被灭门,又要为三十六国四处救火,哪有这么多人手?

林铭轻呼一口气,没有天运国的消息,不过现在,没有消息已经算是好消息了,他稍稍迟疑片刻,对刘月山说道:“刘执事,麻烦你通知一下总宗,能否派一些人手到天运国来,只要凝脉期的就行!”RQ第三百一十六章兽潮“这个……大人……”

林铭哪有时间听刘月山推脱诉苦,他直截了当的说道:“你就说是林铭求助。”“林铭?”刘月山呆了一下,原来眼前这个亲传弟子就是林铭,虽然他久不在宗门之中,但是林铭的大名对他来说也是如雷贯耳,三十六国出身的平民武者却得到了总宗会武第一,这么夸张的事情,想不听说都难。

想到这里,刘月山当即应道:“属下会立刻派人通知的。”飞天蛟一路风驰电掣,林铭骑在蛟背上,只是一个时辰的功夫,就飞了两千里。“嗯?前面空中的那些黑点。是凶兽么?”飞天蛟速度何等之快,只是几息的功夫,这些黑点就看得清了。大量的火猎鹰,飞天豹,食人鸟。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林铭根本就叫不上名字的凶兽,黑压压的足有数万头之多,这还只是天上飞的,在地面上的,只怕会更多。

林铭轻吸一口冷气,这是他一路飞来,第一次见到兽cháo,虽然眼前这些凶兽都只是一级二级三级的低等凶兽,但是数量多了。却可以慢慢堆死高手。难以想象,要何等的神通,才能驱使整个神凰州方圆数百万里的巨大面积的凶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大规模兽cháo!

南海魔域在示威,让十八宗门首先屈服。在这种情况下,十八宗门除非聚集在一起,集合所有旋丹高手,才能正面面对南海魔域,可是哪个宗门又可能在这等时候,离开放弃自己经营多年的大本营呢?分散开来。要么投降,要么等死,而聚集起来,却付出代价太大,南海魔域这一招实在太狠。

暴动的凶兽发现林铭之后,纷纷向林铭扑杀过来,林铭抽出紫铉枪,一枪刺出,真元引发邪神种子中的火焰之力,赤sè火焰如长龙一般飞舞而出,所过之处,凶兽纷纷化为焦炭,扑簌簌的从空中落下来。“四级凶兽?”林铭扫了一眼,依旧是一枪刺过去。

“蓬!”狮头鹰依旧被一枪击毙,毫无悬念。林铭凭借这一枪,一口气冲出包围圈,激shè而去…………此时,天运国——兽cháo爆发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天运国,全国上下,凡是靠近山脉森林的城市,都是人心惶惶。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有周边国家城市在兽cháo中破亡的消息不断传来,尤其是靠近恐怖之森的东阳国,更是生灵涂炭。

兽cháo来得太突然来,以至于东阳国根本来不及调集军队,就被兽cháo吞噬了小半个国家。天运国相较东阳国还是幸运的很多,大片的国土都是平原,平时老虎都不多,只有少数几个城市靠近山脉森林。其中最大的便是背靠大周山脉的天运城,以及南面青桑山脉的青桑城。

无论大周山脉还是青桑山脉,都绵延数千里之远,在山脉深处,隐藏着数量极为恐怖的凶兽群。不过天运城的情况要比青桑城好上许多,因为七玄武府就坐落在大周山脉的主峰大周山上,有七玄武府这块超级挡箭牌在前面挡着,总是让人心安很多,就算兽cháo爆发,也要吞了七玄武府才会冲到天运城之下。

再加上这里是天运国的都城,有重兵把守,所以天运城内的一干贵族,还算镇定。四个天运城护卫军军主,平时地位算不上多显赫,而在这个时候,却转眼变成了京城里炙手可热的人物。镇守边关的大军,正在往京城火速赶回,但是军队的速度又怎么能比得上兽cháo,在大军回来之前,天运城必须要倚仗四大护卫军以及七玄武府。

张大年便是四大护卫军中的西军军主,这几天,他家的门槛都被踏破了,许多地位比他高的王公贵族们,都对他客气异常,更有许多人向他送礼,求护卫军能够多多照顾一下他们的家族。这些贵族们,对自己的身家xìng命可都是金贵的很的。

张大年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琴子牙难道放弃了七玄武府?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琴子牙竟然会放弃七玄武府!就算资源、传承什么的可以搬走,可是修炼大阵、玲珑塔、万杀阵呢?这些大阵,哪一座不是价值数百万黄金,上千万黄金,就这么放弃了?

当然,这些问题不是现在需要去关心的,关键是,琴子牙既然放弃了七玄武府,那么他们天运城怎么办?失去了高手,他们护卫军靠什么守城?不单单是张大年,整个天运城高层瞬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们的根基就在天运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谁也不愿意背井离乡,抛弃他们的家族根基。

……“什么?琴子牙竟然临阵脱逃?”当朝皇帝的亲弟弟廉亲王狠狠地将茶杯砸碎在了地上,“岂有此理,琴子牙这个家伙,只知道自己逃命,竟然不顾大局!立刻联系琴子牙,我要亲自质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琴子牙弃守七玄武府后不久,消息就传了出来,这时候他们还没飞远,传音符完全联系的上。

当站在神风雕上的琴子牙,收到廉亲王质问他为何不顾大局,临阵脱逃的传音符后,他一手掐灭传音符的火光,根本连回复都懒得回复。不顾大局?所谓的大局,无非就是以皇族为代表的统治阶层而已,琴子牙又不是天运国的将军,没有保护皇族的义务。

放弃七玄武府,退守青桑城的命令,正是琴子牙下达的,七玄武府坐落于大周山,一旦兽cháo爆发,很容易被凶兽围困,七玄武府又没有高高的城墙,要死守的话必定损失惨重,而那些实力不够的弟子必死无疑。如此,只能放弃七玄武府了,比起人命来说,建筑、修炼大阵损失了都不算什么。

琴子牙没有为天运城权贵当挡箭牌的义务。既然要退守,退守哪里便是七玄谷的zìyóu。青桑城便成了琴子牙的第一选择,那里是林铭的家乡,林铭对琴子牙有大恩,这份恩,琴子牙自然不会忘记。求救的军文早已经发出,可是现在这时候,天运国各大城市人人自危,不可能抽掉人手协助青桑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