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轻狂庶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轻狂庶妃 (第1/87429页)
    
白家不愿意,然而欧阳荻花是直接向皇帝提的亲,而后皇帝下了圣旨,金口玉言,白元培怎能不从?莫说是欧阳荻花的权势比皇帝都大,就算是皇帝,看中了哪个大臣的女儿,要收为嫔妃,大臣都不敢不从,何况欧阳荻花的叔叔还是七玄谷的长老,拥有废掉皇帝,另立新皇的恐怖权力。

“见过**的,没见过这么**的,他一个易筋期小毛孩子,在我们两个锻骨期武者面前就这么傻乎乎的把家底全亮出来了。”光头大汉一边舔着嘴唇,一边用真元传音对猴脸男子说道。猴脸男子道:“这小子才十五岁,以前估计是在大家族里没怎么出过门,又怎么明白世事险恶,先忍一下,等进了巫神圣地我们一起动手,直接灭了他。”

这时,猴脸男子对林铭说道:“木小兄弟,你看要不这样,这两把刀先借给我们兄弟两个,你也知道,这苗疆森林里,到处是凶兽,越往深处,凶兽的等级越高,要是我们实力不够的话,恐怕等会在与凶兽战斗的时候受了伤,这就危险了啊。”

而林铭拿出的这两把狭刀,以速度取胜,就算给了他们也发挥不出太大战力来,虽然林铭没把这两个武者放在眼里,但是也不想提升他们的实力,给自己找麻烦,毕竟这两个锻骨期武者如果真的要分头逃跑的话,他最多拦下一个来。

就在这时,林铭脑海中突然响起了真元传音,赫然是属于娜依的声音,“我本以为你是装傻,想再作打算伺机逃跑,可是现在看来,你似乎是真傻了,把宝器刀给他们,简直是自掘坟墓!你这种人能活到现在我真是觉得奇迹了。”

林铭道:“有没有意义我也不清楚,但总要尝试的,说起来,你不也是一样,一直在为他们指路,我原本还以为是光头和猴脸知道那所谓的古迹,指望他们带路,现在才知道,原来带路的人是你,想必是他们胁迫你的吧,你难道还指望,他们取走宝物之后,放过你们姐妹?”

“这不可能,我说过,除非得到了巫神之力,而且从巫神圣地中平安出来,否则我不可能放了你妹妹,别以为我是傻子,这巫神圣地既然不准外族人进入,里面不知道会有什么机关,放了你妹妹,你带我们走进机关陷阱里,我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猴脸男子说道:“同生同死碎心蛊,一雌一雄,成双成对,它们必须附在人身上,吸食活人血液才能存活下去,如果是吃了死人的血液,它便会很快死亡,同生同死碎心蛊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如果伴侣死亡,它们也会陪同伴侣一起死,死后,它们身体破碎,会释放出剧毒!”

猴脸男子道:“她是想把这一对同生同死碎心蛊分别植入到她妹妹〖体〗内,还有我们两个当中的一个人〖体〗内,碎心蛊必须吸食活人血液才能生存,如果她妹妹死了,那么碎心蛊也会跟着死,之后,我们两个〖体〗内的碎心蛊也会自杀,剧毒释放出来,我们跟着完蛋!”

人类的气味对于丧尸来说太过有吸引力,丧尸们对于美食的气味也特别的敏感,隔着有几百米远的高速上,因为顺风,风把他们的气味给吹向了高速,已经引来了有不少的丧尸围到了高速边沿处朝着他们兴奋的嘶吼,互相挤来挤去的,这不一只丧尸被硬挤着从高空掉了下来。

军人,习惯了将百姓放在第一位,习惯了百姓先自己后。再加田南方的这支特战三队在末世前刚从一个机密任务中回来,虽有部分的人也经历过发烧而挺了下来有了异能,但他们运气贼啦的好,整队没有一个变成丧尸的,一回来澡都没洗又被派来执行任务,连休息都没有休息下的他们,可以说对于末世连个基本的认识都没有。

因此,在孩童们低声的哭泣中,在百姓期盼与殷切的哀求目光下,有一个士兵看不过去,将手里的压缩饼干和水给了幸存者里面的孩子们。有了一个行动,其它军人也渐渐的全都贡献出手里的东西,然后他们全顶着饥饿顶着口渴又笔直如松坚挺的站在路边。

只是在xx别墅区,包括它旁边的几个小区里幸存者不少,大家看到军队来的全都跑出来求救,身为军人的田南方与他的队友们实在是做不出不管幸存者这样的事情来,于是头一次,他们违背了命令把这些幸存者全部带上装了满满十几车。

军人小伙枪头一转,枪托朝着壮汉的脑袋方向砸去,这是军警对罪不致死者的防卫措施,不会死亡但会当场晕厥无抵抗能力。壮汉却身体一个快速的扭转躲开了军人小伙的攻击,身体扭转的同时手里银光一闪,他手里竟然藏着把匕首,匕首正朝着军人小伙的脖子毫不留情的切去。

匕首已经碰到军人小伙的脖子,壮汉的脸上闪过得意,只是立刻的,他的得意便僵在了脸上,因为军人小伙的脖子像是有个保护盾一样,他的匕首竟然被一股阻力给挡着,差着军人小伙脖子一指的距离划过,再然后他已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壮汉是他曾经的大学同学,因为强女干被告差点儿坐劳,是他拿钱帮他摆平了那事儿,因此壮汉感激他,他在使使小计施点小恩小惠的就让人更加的感恩戴德,从此当了他的打手之一,他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全都会交给壮汉去做。

末世到来时,他也是完全懵圈中,在公司里被七夜他们丢下时,他还不知道外面原来已经变了天,等他和赵红下了停车场,发现车子已经被毁,当时他愤怒得想杀人,那可是他磨了许久父亲才愿意给他的买的车,车上有着他和众多美女们太过美妙的记忆。

坐着赵红的车子离开,出了停车场他们才发现了事情的不对,街上几乎没什么正常人在行走,都是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在晃荡,那些东西一听到车声就朝他们追来,明明脸上的肉都烂了,有的肚子肠子都掉了出来挂在外面,它们虽然步子僵硬,可依旧还站着行走。

老张并不知军方这一块的知识,他仅是好奇轩辕冥殇在军队的地位到底有多高?卫国民不同,他曾经也是军队出来的,绿色证件本代表什么他比七夜和老张要清楚。军队将级或是以上的人物中,年轻的是有那么两个,可那两位他都有幸见过,都没有眼前这位身上的气势强,也没他这么冷,更不姓轩辕。

至于七夜身边的轩辕冥殇,叶副团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看着吓人又怎么样?现今这世道,一人身上的气势什么已经不再重要,长得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当衣穿,以前见一面都难的军长都会被压在脚下,那男人也就是末世前能装下b。

病毒暴发时他们三队正任务完成机飞回程途中,而且他们这队运气真是好到了暴的出了异能者但没有一个尸变。等他们坐了十几小时的飞机回到部队时,部队应急措施早已启动,除了人数少得可怜,气氛低迷外,瞧过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然后他们就被派去b市营救任务。

赵明一一点儿也不怕七夜他们会不同意,他们可不是特种作战队那些蠢货,大部分都是任务刚回来,对着末世一知半解。他们可是跟在副团身边的勤务兵,从病毒暴发到军队里一系列的变化全看在眼里,对于外面的情况也是有所了解。

路文语和达文娜他们四个一辆,还空出了一辆,田南方这个临时大队长带着十几个兵挤了一辆。至于悍马那就全都要挤着坐了,整个特战队幸存的人虽然只有一成左右,但原先的特战队虽叫队,可因它是李军长十几年来重点中的重点培养的队伍,人数直逼一个团。

这时已经觉醒了异能的何副总统借李老爷子顾着总统与稳定军方而没空顾到其它的时机里开始拽权,应该说他早就已经与各方都联络好了,只等个契机便可抢权,而病毒的暴发,三位正副总统一同出事,正好给了他这个完美的时机。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卫星可以重新连接后,李军长收到了a市传来的消息,他的妻子和拥人尸变了,儿子为了保护女儿逃离被妻子抓伤最终也没躲过成为丧尸的命运,女儿好不容易跑出了别墅,结果在别墅外碰到了同样在逃离的何家人,他们当时将他的女儿是救走了,只是等李家人找到他女儿时,他女儿是全身刺果的躺在一辆车后座上,早已经没有了气吸。

【特战队总共二十五个小队,一队人数加小队长整三十员。二十五个小队队长在病毒暴发时尸变了几个,因为没及时发现丧尸抓人会跟着变丧尸而被尸变的战友抓伤了几个牺牲,在田南方带队出任务时,其它还活着的小队队长都被军政委以开会的理由招走,再没有回来。】

轩辕首长是他们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军长没有把他们交给轩辕首长,他在知道军长没了后,也会带着特战队的人去投靠轩辕首长。虽然轩辕首长瞧着难以接近,但毕竟他们中异能者不少,在末世这样的环境,他们还算是有点资本不是。

虽然他们都很饿也很喝,尤其是三队的人,任务时把吃喝分给了幸存者,回去后又不是饭点,水现在又珍贵得比黄金还贵,何况他们早已被部队给孤立,要用水只能靠队里的水系异能者,可他们中就俩水系,一个水系能放出来的水就那么一点,大家分分喝下都勉强,喝足那就别想了。

“我们是要前往s市,在s市外二十公里处有我们自己的基地。老大的意思,虽然李军长将你们交给了老大,但老大不逼你们一定要跟着他,你们也有家人有朋友有爱人,想离开转投别人或是要回家去救人什么的,无论什么理由,你们随时都可以走。

田南方抹了下脸,重重的咬了口面包:“我爸妈在前几年就都去逝了,我妹就嫁在南方。。。。。。我跟着轩辕首长走。世道变了,咱们离开了部队后从此就不再是军人,我也没资格决定你们是走是留,但我有一点提醒大家一下,机会只有一次,你们想回家救家里人我理解,但还来不来得急救,你们要想清楚。”

其实是她有点不好意思,当时她在超市里空间是可以多装更多的食物,可她那时对末世并没有深刻的了解,那时在她心里,其实她并不完全信任素月的话,只以为丧尸的出现是局域性的,是b市或是b市这个范围某样东西或是某个工厂,总之是有个感染源把b市大面积的污染了,这才造成了b市的惨剧。

跟孩子的父亲再次回头去拿研究数据,是她要用研究数据,用研究人员的身份,换她和老张不被zf阻拦的机会,毕竟他们是从b市这感染源头出来的,她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如果zf直接一个活人都不让离开的保证感染绝对的不会散播呢?

都说上位者之气势上位者之气势,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人当领导统领一方久了,自身自然而然而形成的气场,就像一个国家领导人,他不用特意的去显摆自己,只要往那一站,随意一动,自然而然而出的就是平常人承受都承受不住的‘势’。

越靠近小镇,那股子异常就越发的明显,话说路上的葡萄园中没有人没有丧尸勉强还满可以说得通,病毒暴发是晚上,也许刚刚巧的这些葡萄林中一个人没有,而这几天又没有人经过这里。可都到了镇外只差着不到五百米就进镇了,还是连个能动的都没看到,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路上一人没有,一只丧尸也没得,到达目的地后直接翘锁进去拿武器,有着七夜这个外挂在,有没有危险她是预报员,大家完全不用浪费时间再去侦查什么的,所节省下来的人力与时间全拿来搬武器了,不到半小时,车队重新启程,朝着出镇方向而去。

快要将人烧到冒烟的空气令他汗如雨下,正准备拿袖子擦下被汗水模糊住的双眼,突然的后脑一阵刺痛双眼发黑,因受力惯性的朝前扑去,还好及时手撑在发动机上才没让他的脸直接扑到炽热的发动机上,但一双刺果的双手直接的贴到高温的发动机上,可以想见那份痛苦,是站在旁边,都能听到烤肉的吱吱声。

更难以入目的是,第二辆车内,就这光天化【日】满满当当一车人的情况下,一男一女此刻正在做着最原始的运动,而车内的其它人似乎完全没认为他们这行为有什么不对,一个个全都是麻木着脸缩在坐骑上,无神的目光不知看向的是何方。

虽是看不懂,可高端还是低端,他还是有着基本的判断,对面驶来的车一瞧就不是普通人能开得起的那种,而且随着车子越来越近,它后面的几辆车也显露了出来,光和第一辆一样拉风的越野就有三辆,还有后面十辆一模一样的瞧着只比前面的差那么一丢丢的悍马,再后面才是跟着各色车类,虽然都比他开的破公交要牛b,但和它们自己前面的车一比,那就不够看了。

黄牙高烧昏倒醒来后就发现自己有了金系异能,有了控金的能力,偷辆车开开什么的不要太容易,于是他偷了辆公交车逃离了b市。他的敏锐度比七夜他们还要高,他是连夜逃离,一路是畅通无阻的出了b市。这人也聪明,知道不能走高速,从国道离开。

本就是靠坑蒙拐骗过活的人,曾经是法治时期,还有着律法在管他都游离在律法之外,现在是完全没有律法这玩艺儿了,还让他有了超于正常人,甚至是超于一般异能者的实力,用脚底板子去想,都能想到他干不出来什么好事儿。

于是黄牙笑得更加的猥琐,和夜总会里的老鸨没什么两样:“我那车出了点问题,一时半会儿也修不好。这些女人都是我好心在路上救的,如果我车没事,那肯定的不劳烦别人,我好人做到底,把她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可现在这不是没办法了吗?

黄牙正在不遗余力的向李彻推荐,李彻手里的火球都聚了起来,不过一个满头是血看不出是人还是丧尸的东西比他动作更快,随着吼的一声,一下就扑在了黄牙的身上,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动脉上,黄牙只来得及一声惨叫就抽抽着断了气。

最后这个异能者并不怕死,也可以说,对于死这个字已然麻木,仅仅只是一种对于危险的本能而拎出个对对方有胁迫力的人,至于是否能因此而救自己一命,这不是他考虑的问题,有的,反而是大不了你杀了我,我杀了你所在意的让你痛苦而所带来的快意。】

这一幕,恰恰被抱着宝宝溜弯的七夜给看到。【所以才说,她们几个都是聪明人,如果她们破罐子破摔,见一大群强大的男人,就想着用身体来换这些男人的保护的话,若是被七夜所看到,那真就连跟着走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保护了。】

出声的是活泼的叶齐,至于夜哥这个称呼,七夜一路所显示出来的战斗力,早把这些单纯的兵哥哥们给折服。直接叫名字七夜吧,感觉不尊敬,叫妹吧,他们没那脸,也不知是谁喊出了声‘夜哥’,从此七夜在这些人面前,头顶就顶了‘夜哥’这个称呼。

李彻抓的点非常准,对于现在都快成了奶爸的轩辕冥殇来说,提到宝宝最是能触动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孩子如果四五岁了,到处奔波什么的可以当是一种锻炼或是训练,但他的孩子不说周岁不到,这还不到俩月呢,再望子成龙再没人性,李彻这一提醒,他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轩辕冥殇倒是没别它的想法,边习惯的去接七夜怀中的孩子,边将李彻的意思传达了一遍,很有样儿的抖着宝宝添了句:“s市离着已经不远,一个基地里基层的人肯定是少不了,咱们先进基地,训练异能这些以后有的是机会。”

再加他们这群汉子除他们几个外都是兵哥,还都是没结过婚的兵哥,兵哥对于弱小本就有种天然的刻入骨血中的保护欲,宝宝的萌又给这份保护欲上不知道加分了多少,一个个兵哥们对于宝宝那叫一个视如已出,收物资时只要一看到是给宝宝用的,他们准是抢着拿,好像有从自己过里过一下,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先说地位吧,本来李彻是夜影的二把手,轩辕冥殇又是个不怎么管事,至少明面上是如此,因为大家伙,哪怕是他们除李彻外的五个,平日里都不怎么有机会见到老大,自然的,身为老大代言人的李彻这个老二,在大家伙的心目中地位便等同于老大,和古代的九千岁都差不多了。

不说达文娜这个是路文语带进夜影,虽说她靠着自己的努力一路的爬到了七老大当中,但外来的就是外来的,说句不好听也现实的话,达文娜在七人当中,是说话最没底气的一个,面对九千岁一样的李彻,不要说是有话语权,就是有,她也不敢开口,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自卑。

可这一路,李彻和他们同吃同住,不只是李彻,就是高高在上,对于夜影来说他就是帝王的轩辕冥殇也是如此,大家伙吃什么用什么他们同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七夜和宝宝两个会受到特殊的照顾,这也应当的不是,一个能力强大到他们也许合起来也打不过,一个是弱小的孩子。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的是,轩辕冥殇因为着不善言也不与大家挤在一起,几乎能看见他要不是在七夜身边要不就是独自抱着宝宝在哄,虽然做的事儿瞧着都是平平常常,但不常接触,再加那一身上位者的气势,再再加本来大家对他的忌惮,他这个王依旧还是王。

【一路虽然是边赶路边打丧尸边练异能再边收集物资,可他们的队伍毕竟只能算是小队伍,而且没什么热武器,队伍中有异能者,但同时也有需要保护的人,还有个出生没多久的娃娃,出于安全与方便练习等各方面的考虑,他们选择的路并不是穿大城市而过,都是在各城各镇擦边而过。

这个过程可不是说开个公司洗洗钱,或是投资点生意什么的就能完成,没点子手段,黑道那种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全身染满了血的地方,是那么好混的?更何况是一个空降的老大,没手段的话,别说是洗白夜影了,就是安然的坐稳老大的位置都特么的悬。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外孙终是有一半的血是别人家的,可家族事业也不能烂在自己手里,轩辕冥殇的外公最终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将亲弟弟的唯一婚生子,除他女儿的血脉外最有资格继承家族产业的轩辕同凡给带在了身边培养。

是轩辕冥殇的狠,加之他外公的相助轩辕冥殇还是费了三年的时间,才终将夜影大权掌握在了手里。可也仅是掌权了大权,轩辕同凡在夜影中现在虽是失势了,但说话的权利依旧还是有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嘛,要不轩辕冥殇怎么会把那俩球放在与夜影毫无关系的地方,又怎么会好好的去看望个外公就被人给设计,还把二十几年的童贞给献出去了?

如果是夜影的基地已经出了问题,那他们哪怕没进s市的人,也并不意味着除丧尸外就没有敌人。而他们这一伙人中属于夜影的人全进入了s市,剩下的就全是陌生面孔,又有七夜这样的大杀器在,有丧尸有变异动物什么的基本不怕,就是碰到夜影的人,敌意不太可能,反而是被招揽更有可能。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七夜身上,七夜一路而来的战斗力大家都看在眼中,有她在可以说是有了根定海神针定在他们中间,同时,大家也知道了七夜和轩辕冥殇的关系,不过是大家猜测来的关系,一个是孩子爸,一个是孩子妈,很容易的大家都当他们俩是最强夫妻档。

这一路而来虽然他和七夜没有进一步的进展,也不像是真正的夫妻那样伉俪情深你浓我浓什么的,但该有的默契他们有时比他和老二还要深。就说夜里扎营休息,俩人都不带商量的,他们俩就一个守住前一个守住后,平日里更是不必过多的言语,她想表达什么他一眼就知,相信他想要说什么,她也是一眼明了【亲,确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