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连环夺宝20个白珍珠视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连环夺宝20个白珍珠视频 (第1/7439页)
    
抬起头,正好看到牧千雨的目光,对方给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真元传音道:“做得漂亮!”第三百六十八章傲视群雄林铭暴打石撼山之后,又舌战石仲坤,神凰岛弟子士气大涨,一扫之前颓丧的感觉。被六大宗门趁火打劫之后,又被联手欺压,谁心中不是压了一口火儿。

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林铭神sè依旧平静,他目光环视全场,沉寂了几息的时间,沉声道:“大长老所说,属实!”随着此言一出,全场顿时炸开了锅,几个原本就对林铭的人品持怀疑态度的几个长老霍地一下站起身,“林铭!你好大的胆子,谁给你的权力,竟然为了一己私情,将十滴朱雀jīng血白白浪费!”

“十滴朱雀jīng血换一个红颜女子,林铭,你可真是让老身开了眼界!”“今rì,你能用十滴朱雀jīng血换一个女子xìng命,他rì,你成为神凰岛实权长老之后,会不会将整个神凰岛作为礼物,献给魔教教宗?据老身所知,现在南海魔域教宗,便是一个绝艳女人!”长眉老妇对林铭失望透顶。

“真是好得很!老身的嫡孙,只要两滴朱雀jīng血便可修炼《朱雀禁神录》的核心部分,苦求而不得,没想到你!竟然用朱雀jīng血去救一个废物!”一个老妇尖声尖气的说道,话语极为刻薄!在这名长老眼中,六品天赋,没有朱雀血脉,不说是废物,但这样的人几百个加起来,也绝对不值一滴朱雀jīng血,在她身上用上半滴都是浪费!

在场所有长老,几乎是一面倒的质疑,牧千雨轻叹一口气,她是唯一一个理解林铭的人了,只能说林铭太过重情重义,然而他这次做法,实在难以服众啊!林铭任凭这些长老说下去,直到有人直接骂秦杏轩是废物,林铭才眉梢一挑,冷声道:“这十滴朱雀jīng血,林某会赔给神凰岛!”

“赔?哈哈哈哈!”大长老肆意的笑着,“这实在是老夫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十滴朱雀jīng血,相当于十个旋丹高手,你拿什么赔?”最后一天月底这几天,本来是月票突飞猛进的时候,不过蚕茧单章却很少。主要是,参加起点作者会,更新时间都是挤出来的,情节又在过渡期,也就没开。

于是不出意外,月票掉到了分类第十。现在是月底了,距离四月只有24小时了。请各位看看,架中是否有遗漏的月票,请投一张给蚕茧,非常感谢。今天只更了单章五千字,真的不多,只是蚕茧没有存稿,这次起点上海会,蚕茧连续两天,除了起点官方必须参加的活动,晚上作者之间的小活动一概没有参加。

大家出去唱K,happy,喝酒,蚕茧把包括作者编辑的小活动全推了,都窝在宾馆老老实实的码字了。今天晚宴,蚕茧也少了喝了一点,加上一天的参观,确实很累了,写到现在,也就是五千。发一个单章。求月票。最后24小时。谢谢大家。

再次感谢大家的万赏和飘红。-第四百三十三章血红玉简在听到林铭说赔十滴朱雀jīng血之后,不光是大长老牧赤火,其他长老也是觉得可笑,一个红衣老妇冷哼一声说道:“朱雀jīng血每一滴,价值无可估量,老身倒要看看,你用什么来赔!”

听到传音符中传来的声音,琴子牙身体一震,手下的琴弦砰然而断!第四百一十章目标,血煞岛海风吹拂,断掉的琴弦在兀自震颤着,琴子牙站起身,如石像一样的站在海滩上。来自林铭的传音符?林铭没死!?琴子牙愣了很久,传音符的内容很简单,林铭询问了自己父母的情况,他们是否知道自己的死讯,是否伤心yù绝,继而留下新的传音印记,再就是让琴子牙在岛上等着,他不用多久就会过来与琴子牙回合。

林铭还活着!琴子牙深吸几口气,这才平复下心情,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张用于汇报军情的长距离传音符,将目前的情况简单一说,手一抖,将其点燃。……万里之外,一团火焰在林铭面前升腾而起,瞬间被火麟恐怖的速度甩在了身后,断断续续的声音回响在林铭耳边……

“林父林母安好,无需担心,杨林被废,杨振即位,秦元帅被软禁,欧阳博延以秦家老小xìng命为要挟,逼迫秦杏轩到九死一生的外海战场血煞岛,迄今已经一月有余,我能力低微,因军令被困星椰岛,无法抽身去救援……”听到这一段声音之后,林铭的脸sè瞬间铁青。

欧阳博延!!!林铭心中怒火中烧,当初他从七玄谷离开,留下了这一条毒蛇,不是他不想干掉,而是他对付不了。欧阳博延代表了七玄谷合欢宗欧阳家族,身后势力太大,本人的修为又已经滞留在先天初期顶峰数十年之久。这等人物,他根本无可奈何。

林铭刻意安排了自己的父母和林小东,可是没想到,欧阳博延竟然对秦杏轩下手!秦杏轩是七玄谷弟子,欧阳博延找不到借口,无法明着对付,可是暗中以秦家老小xìng命相逼。却是抓住了秦杏轩的命门!“该死!”林铭拳头握得咔咔响,在指节之外,细小雷霆噼噼啪啪的闪动着。而林铭额头上的火焰印记,也因为愤怒而呈现出了红sè。(.

“先救秦杏轩,欧阳博延。我会让你付出惨痛代价!”林铭伏在火麟的背脊上,将真元源源不断的输入到火麟体内,“火麟,快些,再快些!!”林铭心中无比焦急,南海地域广阔,即便以火麟的速度,再加上传送阵,也要数rì的时间!

他不知道这数rì时间中,秦杏轩是否会发生意外。“琴长老。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一个合欢宗弟子笑眯眯的说道,他是欧阳博延派来监视琴子牙的,修为后天中期。琴子牙看了看墙角的沙漏,估算了一下时间,理都没理那后天中期的合欢宗弟子。直接把作战指挥室中的海图给包了起来。

海图上的沙盘、小旗随之掉了一地。合欢宗弟子的脸sè顿时难看起来,“琴子牙,你这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我要出去几天,借用一下海图,过几rì就还回来。”琴子牙轻描淡写的说道。合欢宗弟子不屑的一笑,虽然他修为只有后天中期,不过有欧阳博延撑腰,而且他又是在合欢宗,还真没必要敬畏琴宗的琴子牙。

琴子牙怜悯的看了这人一眼,就在这时,在天空之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凤鸣,合欢宗弟子吓了一大跳,冲出去一看,只见火焰与狂风四起,一只巨大的朱雀落在了指挥室之外,巨大的火红sè翅膀伸展开来,遮蔽了整座庭院。而在朱雀背上,赫然站着一个红衣青年,长发肆意劈散,目光如雷霆闪烁,容貌卓尔不群,气势逼人,他的眉宇之间赫然有一道火焰印记,一看就让人心悸无比。\\..\\

“这……这……”合欢宗弟子呆滞了,这什么情况。仔细看朱雀背上的那红衣青年,那合欢宗弟子的目光越来越茫然。“这……这人怎么有点像……”合欢宗弟子与林铭的目光相碰,只觉得自己的眼睛仿佛陷入了一团黑sè的漩涡,几息之后,他心神巨震,脸sè一白,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这倒不是林铭有意伤他,只是他此时得知秦杏轩的消息,内心杀机四起,而在神凰秘境中历练一年,他经历厮杀无数,他身上的杀气已经凝聚成实质化的程度。现在,这股杀机随着他的心念肆意出来,以至于目光如霹雳闪烁,可以直接刺穿一般武者的jīng神之海。

这合欢宗弟子,修为堪堪后天中期,只是跟林铭对视一眼就被林铭的杀气所伤!“你……你是……林……林铭!?”那合欢宗弟子的双腿都开始发颤了。林铭皱了皱眉,目光旋即凝成了黑sè漩涡。“让我来。”琴子牙说着,取出须弥戒中的长琴,随意的几个琴音弹出,那合欢弟子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琴子牙道:“这样他就不会记得你了,现在我们不宜惊动七玄谷。”林铭点点头,他还活着的消息,现在还没有公开,一旦传出去,欧阳博延就会提前做准备,到时候,欧阳博延说不定人都跑了。“走吧!”琴子牙跳上火麟的背脊,火麟展开双翼,冲天而起!

“琴府主,杏轩的传音印记是什么?”迎面狂风肆意的吹散林铭的长发,林铭的目光愈发冷毅。琴子牙叹了口气道:“进入血煞岛之后。秦杏轩的传音印记便已经就被抹去了,我根本联系不上她。”欧阳博延要对付秦杏轩,切断她与琴子牙之间的联系是情理之中。

琴子牙叹了一口气,道:“血煞岛血煞之气浓郁无比,别说是要经常战斗,就算是什么都不做,身体也会被血煞之气缓慢的腐蚀。导致生命力越来越弱,后天期的武者还好一些,可是杏轩只是凝脉初期而已。”林铭不说话,他只是沉默着,耳边狂风呼啸。然而林铭身边的空气似乎完全凝固,一丝流动都没有,这是他身上凝成了实质的杀气所致,几乎形成了一个领域,凝厚得让琴子牙都感觉有些压抑了。

琴子牙轻吐一口凉气,刚才走得太匆忙。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探查林铭的情况,现在一看,他只感觉心惊肉跳,他只感觉,身边的这个青年,就如同一尊魔神一般——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法想象,他身边站着的是一个后天后期的武者。这一年时间,林铭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气氛压抑了许久,琴子牙突然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说道:“关于秦家和林家的情况,我给牧千雨殿下写了信,连写两封,但是没有回音……”林铭微微皱眉,对牧千雨,他没有丝毫怀疑,如果牧千雨得知这种情况,她绝不会袖手旁观。

事实上,牧千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与欧阳博延有仇,而且现在神凰岛卷入战局之中,最多在确认自己死亡之后,派人送一些慰问品到青桑城林家,他们根本不会想到有人要出手对付自己的家人朋友。不过琴子牙既然写了信,那么信去哪儿了?

林铭沉声道:“琴府主,牧千雨的为人我很了解,她对我有恩,你的信石沉大海,绝对不是她的本意,这件事,我会追查下去的!”林铭的声音有些冷,他知道,自己出现在神凰岛,不是每个人都高兴,嫉妒之心强烈的人无处不在,更何况,他分走了多少人的资源,那一小瓶朱雀jīng血,就不知有多少人眼红!

这次的事情给了林铭一个教训,凡是仇人,必须赶尽杀绝!“林铭,前面六千里远,有一座新的传送阵,是五行域雷极宗设立的,直达血煞岛,我们如果从那里走,可以几个时辰之后便抵达血煞岛,节省整整两天的时间。”南海海域广阔无比,这一场大战,各大宗门为了运送方便,临时设立了不少传送阵,琴子牙刚才去取海图,就是为了确定各个传送阵的位置,定下来最快捷的路线。

“我知道了。”林铭将真元注入到火麟体内,加快火麟的速度,心中却已经杀意滔天!六千里的距离,用不了太久,在火麟的全速飞行之下,仅仅两个时辰之后,在林铭的视野之中,便出现了海图上所说的小岛。第四百一十一章煞神

在传送阵所在的岛屿之上,七八个身穿紫衣的青年,有男有女,正围坐在一起。“张师兄好收获啊!哈哈,六百多中品真元石,还加上一枚血煞晶,这血煞晶可是好东西!”在一个一字眉男子周围,几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看着一字眉男子面前的小木箱,一脸的羡慕之sè。

这木箱中装了满满的中品真元石,而在真元石的最上层,赫然有一棵手指顶大小,红如鸽血的宝石,正是血煞晶,这血煞晶是一些活了近千年之久的血魔才能凝成的内核,对先天高手都是大有好处的东西。一字眉男子很得意,他这次收获确实很大。“说起来也多亏了这临时传送阵,否第四百一十一章煞神则我也没这么高的效率,要是没有传送阵,就算乘坐金翅神风雕,来回一趟也得十多天的时间。”

在血煞岛周围,五行域六大宗门各自设置了自己的传送阵,远程传送阵这种东西,造价不菲,而且有使用寿命的限制,各大门派都很珍惜,自己建自己用,而这建造费用,也要从这些混迹血煞岛的弟子的收获中抽成弥补。雷极宗与七玄谷不同,七玄谷的弟子,实力普遍比较低,来血煞岛九死一生,而雷极宗弟子,来血煞岛,依旧能保证一半的存活率,虽然说死亡系数也不小,但是相对应的,收获也极大。

对雷极宗一般弟子来说,中品真元石可是很紧俏的东西。于是便有一些追求高额利益的弟子来血煞岛铤而走险。眼前这些人,基本都是如此情况。“张师兄,我看你这么下去三十岁之前就能先天至极了,这速度比起一年前吹得很厉害的林铭。也不见得差啊!”拍马屁的青年在睁着眼说瞎话。

当初天光上人的宴会。一字眉男子是见过林铭的,当时他作为随从的先天弟子,坐在宴会的一个角落里。“来,这些中品真元石。你们一人拿上四五颗,算赏你们的。”“谢谢张师兄。”那些弟子心中大喜,一人拿了五颗中品真元石。

这些二十多岁年轻弟子的修为基本都在后天期,还有少数是凝脉期的,五颗中品真元石。够他们用大半个月了。一字眉很享受这等被视为焦点的感觉,在雷极宗,如他这样先天期的高级内门弟子,在核心弟子和亲传弟子面前没什么存在感。不过在这些内门边缘弟子,甚至是外门弟子面前。他是绝对的大哥,何况这些人的修为还远不如他。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远处天空中一个红点飞速靠近。“嗯?什么人?”一字眉站了起来,其他弟子也都跟着站了起来,战争期间,自然jǐng惕。“朱雀?”一字眉愣住了“是神凰岛的人!”轰!翼展十丈的火麟落在地上,激起烟尘无数,一些修为只有凝脉期的弟子甚至被吹得倒退数步才站稳了身子。

妈的!一字眉扇开眼前的灰尘,心中大怒,这帮家伙懂不懂规矩!这是他们雷极宗的地盘。扫了一眼火麟背上的琴子牙,一字眉微微皱眉,对方这么粗暴的降落下来,明显来者不善!“你们什么人?”一字眉吆喝道,虽然琴子牙和他修为相当,他也不怕什么,在他身后不远处,就是雷极宗的驻地,那里还有有几个先天高手坐镇。

“借传送阵一用!”林铭踏出一步,随之他一步走出,他的气势也爆发出来,如雷霆一般的目光瞬间锁定一字眉男子。被这两道目光锁定,一字眉只觉得仿佛心里刺进来一把刀,背脊都寒嗖嗖的。“这……这人……”一字眉看到林铭的面孔后,整个人当场石化,一张脸扭曲成了复杂的阵法拼图,一时间,不可置信,活见鬼种种表情呈现在了他的脸上。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难道他的死,只是神凰岛放出的烟幕?他做梦也忘不了,将近一年前,就是这个少年,在切磋宴会上把如同神魔一般的雷慕白击败在枪下!而现在一字眉也知道了,这雷慕白其实就是南海魔域的圣子,真正五品宗门的圣子啊!竟然被林铭越级干掉了!

不但如此,林铭之后更是将厚土宗的石仲坤长老,以及雷极宗的宗主,扫得灰头土脸,雷慕白也被他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绝对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最可怕的是,那时候林铭的修为才只有凝脉后期,现在他竟然已经后天后期了!

天,这一年他干了什么,一年时间,跨越整整一个大境界!当初凝脉后期的时候,林铭就已经如此恐怖了,完全可以跟先天初期高手一战,现在,后天后期,他的实力会有多变态?一字眉想到这里已经完全呆滞,不过他身后的弟子却没有注意到一字眉的变化,听前面两个人说要借传送阵,他们都气得想笑。

“我没听错吧,他们要借传送阵。”一个弟子吊儿郎当的说道,言语之间满是调侃之意。“傻逼,这传送阵是我们本门使用的,外人想借,没门!”“两个神经病,气势汹汹的下来,盖了老子一脸的土,还想借传送阵,他们两个以为自己是哪根葱!”

林铭的脸sè沉了下来,他现在心中已经被杀机填满,就像是一个几yù爆炸的火药桶,一不小心,就会爆发。“我说最后一遍,借传送阵一用!”林铭的声音开始发寒,首当其冲的一字眉汗都下来了。“无语,遇到个神经病……”

“住。!”一个弟子话刚说一半,被一字眉厉声喝住“给我闭嘴,去开传送阵!”那弟子一时间有些发懵“张师兄,怎……怎么了?”“赶紧开!”一字眉额头已经沁出了汗水,他是亲眼见过林铭恐怖的人,当时他凝脉后期就已经如此恐怖,他无法想象后天后期的林铭实力会达到何种程度。只是被林铭的气机锁定,一字眉都有种被毒蛇盯住了的感觉!

一字眉看到一个弟子极不情愿的往传送阵上安放真元石,顿时火了,上去一脚踹在他身上。“妈的,你没吃饱饭啊。”一字眉踢开那个倒霉的弟子,一把抓过真元石,亲自安放起来,刚才他独自面对林铭的杀气的时候有种下一刻就要死掉的感觉。

这根本就是个魔头,在这种杀机的锁定下,一字眉很怕如果动作不快一点,下一刻林铭就会出手杀人。“你似乎认识我。”一字眉身体一僵,耳边响起了林铭的真元传音。“我……我知道,当初宴会切磋我也在场。”“我不希望我还活着的消息散播出去,否则,我会取你xìng命!”

传送阵终于安放好了,林铭稍微检查了一下,没有问题,便与朱雀和琴子牙一起踏入其中。林铭在被光芒笼罩的一瞬间嘴唇微动,真元传音道:“今rì林某急于前往血煞岛,欠你一份情。”说完,林铭的身影消失,一字眉目睹林铭消失,这才长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谢天谢地,总算把这尊煞神送走了,一字眉很怀疑,驻地那几个先天高手加起来,都未必是林铭的对手!

“张师兄,刚才那个到底是谁?”“为什么让他走传送阵啊。”“这传送阵启动一次,消耗很大,我们自己平时都舍不得用!”这些后天凝脉期的弟子憋得难受,纷纷开口问道。一字眉无语了,他根本不能说林铭的身份,咬了咬牙,一字眉硬着头皮说道:“那人是我亲戚。”

这种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谎话,显然不能糊弄住这些低阶弟子,亲戚把你吓得满头流汗?面对这些弟子质疑甚至有些鄙视的目光,一字眉心里极度憋屈,cāo,这帮家伙知道什么,真该让这些白痴吃点苦头,明白刚才走的是怎样一尊瘟神。

感觉自己刚才树立起来的大哥形象已经轰然倒塌,一字眉干脆懒得解释了,索xìng心一横,冷声道:“都废话个屁,有这时间赶紧去修炼!今天的事情谁也不准说出去,否则我扣掉你们的真元石!”感谢vitae的两万赏,成为武极又一位堂主,感谢Q番茄Q兄的万赏,番茄兄,久违了。

第三更奉上!?。!!!第四百一十二章碎响的玉简血煞岛,方圆千余里,整座岛常年笼罩在红sè血雾之中,这等血雾有魔xìng,若是粘在伤口上,会如水蛭一般钻进去,腐蚀人的jīng血。(.)因此,在血煞岛受重伤,若是没有及时医治的话,会死得很快!

此时,艳阳高照,血煞岛雷极宗传送阵处,只听一声轰响,火光大作,几个没jīng打采守阵的后天弟子直接被狂风掀飞出去,火麟展开十丈长的巨大翅膀,冲天而起。“这……这什么情况!?”飞出去的守阵弟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天上巨大的朱雀,怎么搞得?传送阵怎么会飞出一只朱雀来?

火麟速度太快,转眼之间,已经化成一个小红点。留下一群呆滞的雷极宗弟子,大眼瞪小眼,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玉简有感应了……”琴子牙看着手中的灵魂玉简,上面封印的灵魂更加的黯淡。“大概是那个方位。”琴子牙指了一下,灵魂玉简在长距离的情况下也只能指出模糊的方向而已。

“玉简给我!”林铭接过灵魂玉简,控制着火麟向琴子牙指示的方向飞去。血煞岛不过千余里,如果玉简能够准确的指示位置,可以很快找到秦杏轩。就在这时,林铭心中猛然一震,他低头看向手中的玉简,只听得玉简之中传来了“咔咔咔”的轻响,就仿佛玉石不堪重负被压碎的声音。

林铭脸sè大变,一颗心刹那停止了跳动,他双手握住玉简,手指都在颤抖着。只要灵魂玉简一碎,就证明秦杏轩死亡!玉简轻轻的震颤了数息的时间,终于缓缓的停息了下来。玉简上附着的灵魂之光已经完全消失,琴子牙脸上闪过一丝哀叹之sè,“秦杏轩没事,只是……杏轩现在……”

琴子牙没有继续说下去,灵魂玉简只与武者的灵魂相连,如果是**受伤,哪怕是断手断脚,都不会让灵魂玉简发出几yù碎裂的轻响!除非是。灵魂濒临溃散的边缘。或者是自身jīng血严重受损!而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是极其糟糕的结果。/

可以说,秦杏轩现在的xìng命,就如同风中之烛,随时可能熄灭。林铭双目迸发出噬人的血光,他沉默的将灵魂玉简放在怀里。贴身放好,“欧阳博延,如果杏轩死。我会让你七玄谷欧阳家族陪葬!”那一刻,林铭身上的杀机如火山一般爆发开来,即便是已经先天初期的琴子牙。被这杀气所摄也有心惊肉跳之感,他觉得,从灵魂玉简濒临碎裂的那一刹那,林铭似乎变成了战魔!

朱雀仰天长啸,如风暴一般的火焰灼灼燃烧。周围的血魔,被这股直冲云霄的气势所迫,却是没有一只敢靠近过来。一些跑得慢的血魔,甚至被急速席卷而来的火焰焚为灰烬……此时,在血煞岛的某一个角落中,五六个武者被几十只血魔围困在一个山坳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