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夺宝游戏下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夺宝游戏下载 (第1/2页)
    
有穿着庄重华贵的队伍,这一看就是来参加会议的。也有穿着破破烂烂的,不是路过,就是来凑个热闹。护卫已经找了间宾馆,呃,勉强算是宾馆吧,路过华月城的人太多,能住人的地方全被挤满了,护卫还是在靠边的一栋花高价弄来了三间房,那三间房原来住的人白挣了好处跑外面露天塔帐篷去了。

漫西大长老一生妻妾无数,现在已经快七十的人,身边最新的俩太太平均年龄不到二十五。唯一的夫人只给他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科轮特和简米儿的母亲,另外还有二十几个太太,末世前漫西大长老的子女比许宴华的十几个还多。

第531章 联邦会议前——联邦北部复杂(十一)可这么多的女人里,漫西大长老最喜欢的是十二太太,那是他心中的白月光,曾经的初恋情人。那是个俗套的故事,“西月太太和漫西大长老是高中同学,漫西大长老那时还不是伊尔家族的大长老,大长老是他的父亲。

听说是西月太太追求梦想去了娱乐圈,漫西大长老本来是支持的,可那时他手里没有权利,西月太太又长得太漂亮了,进了娱乐圈那地方,没有权利的漫西大长老哪护得住她。”简米儿吧唧了下嘴,脸上尽是嘲讽,“有个小家族的少主看上了西月太太,漫西大长老就算是伊尔家族大长老的儿子,也帮不上什么忙,还被人打得住了一个多月的院。

西月太太进了娱乐圈,漫西大长老的父亲本来就对她不满,更别提帮她什么了,我听妈咪说,是一直在阻止漫西大长老帮她。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没断,就是娶了我外婆,后来又娶了十个太太,他们也依旧一直保持着联系,歌鸣夫人比我妈咪还大两岁嘞。”

都说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这话在感情上是至理名言。只是老子终是老子,在西月夫人生产时还是被漫西的父亲找到了,人是真狠啊,管你肚子里是不是他的孙子,直接就是下令母子俩一起解决了。期间发生了什么简米儿就不是很确定了,只知道漫西当时被他父亲找了理由给调走,她外婆在这事里好像也有参合的影子,最后的结局就是西月夫人死了,生下的女儿被漫西的父亲给丢进了孤儿院。

歌鸣夫人也走了母亲的老路进了娱乐圈,成了一名还比较有名的歌星,一次伊尔家族举办的晚宴请了她来唱歌,和西月夫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蛋让漫西立刻就认了出来,之后dna一验。对西月夫人的怀念,对女儿近二十年的亏欠,漫西对自己其它所有的孩子都是以利为上,唯独对歌鸣夫人是发自内心的宠爱。

离婚在对于大家族来说是件可耻的事,尤其是对女性来说那是不贞,是被夫家抛弃,是丢尽了整个家族的脸,甚至女子被家暴娘家人会过来教训男人,可若说要离婚,娘家人都会家暴她。可漫西对歌鸣夫人却是只要你高兴就好,谁敢说你坏话他就会让他她直接消失。

简米儿讲得没有一丝委屈的意思,很平静,像是在讲别人的事情,这要么就是这种待遇多了已经麻木,要不就是她控制情绪的能力已经强到让七夜都感知不出来。不过七夜更相信是前者。因为简米儿不是傻子,她不会无原无故的和她八卦这些,还八卦的是她外公的明是风韵实为点明他真正弱点的事,这是一在提醒他们,二想借他们的手报复漫西对他们的忽视。

“许宴华难倒不知道疫苗出事南北部那边会放弃他?还会给他自己造成严重的影响?”群起攻之啊!!!“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他不怕。”轩辕冥殇一挑眉,抻手揉了揉七夜的发。媳妇儿好好的怎么把头发给剪了,齐耳学生头,还留着侧边的薄刘海,让本来就显小的她看起来越发小,现在哪像是生过了孩子的人?说是中学生都有人信。

这走出去,别人不会以为他带着女儿出门吧?七夜哪知某男心里对她头发的不满,把她头发揉得乱糟糟的,不满的就是一巴掌拍过去,狠狠瞪了他一眼用手指把头发理顺。这一年到处窜,几乎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哪还有多余的功夫去打理长发,索性的她就让鹤雪莹帮着剪了。

瞧,现在这样手指头挠挠头发就顺了,多方便。被拍了手轩辕冥殇也不生气,反而是瞧着媳妇儿娇·愤怒·鄙视·嗔的眼神很是受用,脸上的笑容荡漾得七夜眼晕,差点没直接一拳头怼过去。自认凶巴巴的瞪着他,“许宴华为什么不怕?他是有什么底牌吗?”

这俩也是好玩,嘴里出来的话题正经得不能再正经,都是正事,可俩人这行为嘛,别人一看纯是在打情骂俏。再逗下去媳妇儿就真要生气了,为了等下不用自己回去,轩辕冥殇没拖沓的继续道:“许宴华有疫苗,虽然疫苗不完美,可能生产出这种疫苗,弄一些特殊东西出来比解决病毒要更容易。”

破坏永远比治愈容易。第514章 联邦会议前——索非尔/陆雅七夜想到了——用异能者来研究的研究所,还有当初在发电站里的那些能力超强的怪物。“你是说,许宴华可能已经造出来了个怪物军团?”“不是没那可能。”从发电站的那七只怪物来看,许宴华未必在其它地方没弄出那玩艺儿。

他们不能抱太大希望,现在凡事往坏一点想,早做准备于他们来说利大于弊。原来他说的许宴华不怕,反而是联邦那边有人会怕是这意思。七夜静默,小嘴一眠沉思中。他们夜影现在倒好了,夹在了联邦和许宴华之间,还特么的那两方同样都忌惮夜影,无论哪方都是分分钟想要弄死夜影。

小眉心都快夹成条直线了,看得轩辕冥殇即好笑又无语,他家媳妇儿整天的什么什么只为自己,其实啊天怀天下而不自知。伸手轻轻揉着小直线,想将它揉开,他不喜欢她的脸上出现笑容以外的表情,这条小直线太碍眼了。“不用担心,夜影不是他们能算计的。我从五岁起开始步步为营,我的手下可不只国内。”

七夜:“。。。。。。”她怎么好像看到这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嘚瑟?她是不是看错了,一向稳重冷沉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时候?索非尔迷茫的盯着屋中唯一的小窗户所透进来的光线。她本是yl国的公主,还是唯一的公主。

yl国虽然小,但因为与相邻,受制约的同时相对的也受庇护,毕竟yl国是的门户。可为什么伤害他们的偏偏是本应该保护他们的人?为什么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突然就变成了这样?“陆雅,你在里面吗?”屋外传来了道悦耳的叫声,非y文,非yl语,而是z文,小心翼翼的压着声,似乎怕被人听到一样。

索非尔立刻弹跳了起来,下床脚往布鞋里一伸,拖沓着就冲去开门。门只开了条缝,一道浅蓝色的身影就挤了进来,两人一起又迅速的将门关紧。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都压着门耳朵贴在门上,确定了外面没声音后,又是一个不约而同松了口气的呼声。

索非尔轻推了下浅蓝衣服女子,同样是压着声音小声问道:“你怎么过来了?”陆文卿白了她一眼,“两天了,我不是担心你东西吃完了过来看看。”索非尔嘟了下嘴讨好的抱住陆文卿的手臂晃了晃,“谢谢你啊文卿,不过你上回拿的东西我还有不少呢,你不用担心啦。”

索非尔长着张东方人的脸庞,能看出她非东方纯血统的,只有那对深蓝色的眼眸和头上浅蓝色的卷发。圆圆的脸庞,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唇,整一个洋娃娃。此刻嘟着小嘴,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瞬间就让陆文卿投降了。宠溺的一捏她软软的脸蛋,假装的生气的问道:“就那点东西也就够吃两天的,你既然还有得剩,是不是又不舍得吃?”

被拆穿,索非尔不好意思的吐了下舌头,“我。。。我什么忙都帮不了,还要你们保护我,所以我。。。”陆文卿无语的拉着她一起坐到床上,然后一戳她的脑门恶狠狠道:“当初我和我哥的命,可以说是你救的,现在我们保护你不是应该的?”

陆文卿是z国人,在留学生,她口中的哥并不是她亲哥,而是同校的校友,也是z国人。两人都是z国,一起在异国他乡,又趣味相投,很自然的就互相照顾。末世后又巧合的逃命中碰到一起,于是两人就变成了相依为命,一起逃离学校,一起躲避丧尸,一起为了生存而努力。

这份救命之恩,陆文卿兄妹从未忘记,就算后来知道了索非尔自带危险,他们也拼尽了全力护她。陆文卿一提这事,索非尔就想到了曾经保护她的大哥哥们,双眼一红立刻蓄出了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陆文卿:“。。。。。。”

瞧她这贱嘴,怎么好好的又提起这了?赶紧边手忙脚乱的为她擦眼泪,边转移话题说明这次来的真正来意:“不哭了啊,对了,我听说基地要迁移了,好像是有许多丧尸朝咱们基地这边过来。”索非尔立刻收住眼浅,赶紧起来就开始收拾东西,其实她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她现在所穿所吃所用都是陆文卿给的,陆文卿本来自己曰子就不好过,两人衣服现在都还是轮流着穿,她能整理的也就前两天陆文卿拿过来的食物。

只剩下了两包泡面,拿起来直接塞进衣服里,陆文卿也起来帮着一起把被子整理好。“我哥说上头没出声,看样子是准备让咱们来挡丧尸给他们争取逃跑的时间,这时如果我们表现出来知道这事,那些人肯定会对我们不客气。我哥猜他们没有立刻跑应该是丧尸群离着咱们这还不近,他们应该是晚上趁夜逃跑,这样才不容易被其它人知道。

我哥的意思是咱们也晚上天黑了再跑,不能跑在他们前面,咱们没车他们有车,咱们两条腿肯定跑不过四条腿,到时被发现咱们讨不了好。咱们在他们的后面走,还有安子哥几个,一起上路互相照顾也会安全些。”看她们俩的动作之娴熟,就能看出这种逃难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被子很快拿根绳子绑好,陆文卿在出去前安抚的拍了拍紧张得全身都崩紧了的索非尔的肩。“别担心,天黑着,你再戴好帽子,没人会认出你来。”第515章 联邦会议前——巧遇(一)是夜,一阵吵杂之后,一群男男女女纷纷上车,车队启动渐渐远去。

黑暗中走出一熊壮的黑影,朝着车队离开的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然后朝着他出来的方向朝了朝手。六七人个个身上大包小包的跑了出来。“的,这些人真的能干出这种缺德事来。”说话的是一个东方面孔的中年男人,看着车队离开的方向满脸全是失望。

同样是东方面孔的熊壮男人一巴掌呼在中年男人背上,“这些娘西皮的什么事干不出来?”他还想再骂,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高挑偏瘦男子抬手阻止了他,“好了花语,他们走了咱们也走,你再吵吵的把别人吵出来,到时咱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名字与身形和脾气完全不符的花语谁都不怕,就怕看起来文弱书生一样的冯翼名,也就是陆文卿口中的哥,他一出声他立刻就老实了,挠了下头嘿嘿笑了两声,大长腿一迈跑进黑暗当中。不会儿出来已经看不出人形来,背上胸前双手,到处都挂满了行礼,整一个行礼架在移动中。

众人不敢开手电,只能借着月色快速离开。不是他们没人性的不想救旁人,如果是在末世前,或是刚末世,碰到这样的情况,他们都会四处通知着大家一起逃离。可经历了太多太多,现在的他们,已经不敢再随意的发善心。曾经有次他们也是好意救人,结果呢,那些人不只是抢了他们的东西,还杀了他们的一个好友。

在这个时代,善良有时并不是件好事,甚至会害人害已。他们,也再善良不起了。尤其是,他们手里又没杀伤性大的家伙,异能者就俩,还都不是太高级。摸着黑了走了近一个小时,他们已经进入了七拐八弯的山道中,山道两旁偶有停放在那的车辆,几个男士一看到车就会过去查看。

可是让人失望的,除了一辆车里还困着只丧尸外,其它全都是废铁。想弄辆车的希望,一直在破灭中。咣的一声,在这寂静的夜中特别突兀,吓得众人差点没全跳起来。陆文卿重重一巴掌怼在砸车的花语背上,咬牙切齿低声喝道:“你他n的是不是傻?弄这么大声,把丧尸招来怎么办?”

情绪一上来没控制住手不听说的就砸了下去,这一砸咣声一响花语就悔了,一阵后怕的左右扫视,就怕真有丧尸被他引来。丧尸引没引来不知道,倒是不远处树杈上休息着的两人被这货‘惊醒’。娇小的一个打了个哈欠后翻了个身趴在树杆上,一对大大的杏仁眼呼闪呼闪的看着那堆比难民还难民的人。

几乎全是东方面孔,只是一个瘦瘦高高带着眼镜的白人,还有个小个子全身包得连头发丝都包住,夜里还戴了副墨镜一看就不正常的家伙。杏仁眼带着引诱的兴味,但更多的是漠然。“怎么办?”中年男人手肘怼了下身边的男青年,“没有交通工具,光靠两条腿,咱们早晚被丧尸群追上。”

森林更危险他们不敢进,只能走大路牵希望找到辆车,可现在能开的车哪是那么好找的?也不知这家伙是不是个言灵师,他的话音一落,远处立刻就传来了道丧尸牌专利嘶吼声。“吼~~”紧接着是紧二连三的吼声,而且越来越近,听声儿离着他们这已经不远。

众人一惊,青年立刻大吼,“快跑。”大家跑起来没会儿,他们后方的远处拐角,已经有三两只同样在奔跑着的丧尸出现,而且丧尸的速度及快,和短跑动动员冠军有得一拼。末世已过一年多,异能者在强大,丧尸同样在进化,反而是普通者人类的强大速度要远远落于丧尸,丧尸的进化速度是他们所无法比拟的。

比如跑在最前的几只丧尸,拿望远镜望去,虽然只只看起来和干尸一样难看,可那奔跑的速度,那抬腿,那弹跳,已经不是个正常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事,曾经的僵尸步,早已一去不复返。青年朝后看了眼,瞧着丧尸离他们越来越近,头都没回就是一声吼:“不要停,跑。”

“救还是不救?”娇软软的声音寻问向旁边的男子。男子锐目扫过下面狼狈奔跑的众人,又瞧了眼不远处的丧尸群,特别注意了已经快追到跑得最慢那娇小身影的几只丧尸。几只丧尸全伸出了手,脸上张着大嘴狰狞的吼着,黑而长的指甲眼见着就要触到娇小身影的背。

这时,一金光从娇小身影的脑袋旁滑过,没入了他她身后最近的一只丧尸的额头,丧尸倒下,可一只倒下,他她的身后立刻又补上了好几只。一大手伸了过来扯住娇小身影,边不断的朝后射发着金异能,边拉着他她跑。“几乎,都是z国人。”

轩辕冥殇这话一出,七夜先是愣了下,愣后勾唇一笑,然后没再出声的手一伸。拖在最后的两人身后,空中凭空的出现一片雷云,霹雳啪啦如下雷雨般一道道雷电朝着下方的丧尸劈去。初级的丧尸是不知道痛不知道怕的,可已经末世过去一年后的丧尸,不能说全都有智慧,但大部分都已经知道了什么叫危险。

所以雷雨中并没前扑后继不要命送死的场景,而是只有前面和一时没控制住速度冲进雷雨中的丧尸被劈倒,后面的成群结队皆停在雷雨之外。形成了雷雨为界,一方是几个人类,另一方是密密麻麻望不到头的丧尸群之景。第516章 联邦会议前——巧遇(二)

“分肉啦。”突然传来道软腻腻听着很舒服的女声。可这声音是突然出现啊,在这背后有丧尸群追,然后突然天降雷云的夜晚,这不是听着舒服,这是惊悚好不好!又是夜晚又离得较远,大家看不清两人的长相,只是两人站那明明一副慵懒的样子,可却让人不敢轻视。

不过,什么叫分肉?立刻的,就有人告诉他们,什么叫分肉。只见女音一落,他们左右的林中,咻咻咻的窜出二三十道黑影这些是真黑影啊,黑衣黑裤,速度又快,从他们的身边像风一样的掠过,连男女都没看清,人已经只留一道残影给他们。

黑影们从雷云旁绕过,被雷云挡住了视线看不清他们的行动,只能听到一阵的枪声,及从雷雨的缝隙中约莫看到五颜六色的异能在激发。众人:“。。。。。。!!!”这些都是末子人啊,太牛13了!不会儿,七夜收了雷云,这下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对面的战斗

黑衣人排成了一字排,一手枪,一手在激发着异能,以碾压的方式朝着丧尸群挺进。对他们来说是灭顶之灾只能逃跑的丧尸群,对这些人来说,怎么看过去打得就这么轻松呢?众人又不约而同的朝着那边的一男一女望去,明显的这俩人是这些人的头领。

能领着这样的队伍,这俩到底是谁呀?怎么他们听都没听说过?这次跟着轩辕冥殇和七夜来北部的,是轩辕冥殇护卫队,七夜只带了小黑和周俊俩。护卫们就不用说了,那是打小到大的默契,你眼睫毛哪根抖,其它人都知道你是屁股痒还是要抠脚丫。

小黑和周俊跟着七夜到处乱跑的一年,该有的默契也不会少。因此,几人就看到了神兵一样的战斗,各自为战的同时互相兼顾,所站每个角度即能攻又能守还能守护身边的人。几人不约而同的已走到了一起,自我保护的围成了个圈,对于丧尸群,他们自然害怕的,但对于这些神降天兵,他们也同样戒备带着惧意。

这个时代,没有人会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放下戒心,哪怕你的出现是为救他们。一千多只丧尸,将近一个小时的战斗,等护卫们在那边悠闲的挖或捡晶核时,陆文卿这边的几人是即羡慕又恐惧。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不知何时已坐在某破车顶正拿着面饼在啃的男女,都不知道这时他们该怎么办。

看他们的样子,是懒得理他们,也是,他们是谁啊,加起来的战力还不如人家一个手下,人家干嘛拿正眼看他们?可人家在那救他们呀,结果他们连个感谢都没说的溜,还是个人嘛。只是等一切结束,他们冷静下来后发现,他们就像那地上的泥,而对方是天上的神,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去和人家说谢?

最令他们恐惧的是,无缘无故的,这些人为什么要救他们?做为队伍代表的冯翼名,左右看了下身边的队员,一个个都难掩拘谨,也难掩对这些人的忌惮与害怕。其实他也害怕,但总不能他们就这样站着不吭声吧?他相信,要是他们真都不吭声,那才是真正的会得罪对方。

紧握了下双拳为自己鼓了下气,然后在其它人一脸敬意的目光下走向了轩辕冥殇与七夜所在的破车。“你们好,谢谢你们。”z国有古语,礼多人不怪,冯翼名先是朝着车顶的两人深深的鞠了一躬。有他为开头,后面的几人也同样朝着七夜夫妻俩鞠躬。

“谢谢。”七夜把最后一小片塞嘴里,小嘴一鼓一鼓的认真看着车下他们没叫起就一直弯着腰的青年。足足约有两分钟后,她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不用客气,顺手而以。”冯翼名呼了口气起来,抬头直视着他们,“请问,你们是不是东部夜影基地的人?”

虽然他是问句,但语气却是带着码定。七夜的笑意越深,就是旁边完全将事情交给七夜处理的轩辕冥殇也转过头多看了他几眼。七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怎么会猜我们是东部夜影基地的人?”“我以前有幸被夜影的人救过,我记得他当时的穿着。”冯翼名指了指那边忙碌收货的护卫们,“我刚才看到,他们身上的衣服衣领上有个标记,救我的那人衣领上也有那个标记。”

那事就发生在末世前几个月,有个学姐公开的追求他,他其实对那个学姐并无好感,他是z国人,骨子里有着国人的骄傲,也许还有着他自己都没发现的男尊思想吧。那个学姐在追求他的同时,和学校里的好几个男生都有着暧昧关系,甚至是公然与人随意接吻的事都是正常。

又因为她是学校一校懂的女儿,在学校学生中的地位不同,也有着瞧不起东方面孔的原因,认为她看上他那是给足了他面子。是追求他,可是确是用高姿态的态度。还是那个原因,她是校懂的女儿,他再不喜,可也不好直接得罪了,他的留学机会来之不易,他不能凭自己的喜好毁了这机会,所以只能尽量的躲着她。

谁知就是他这没明确的态度,让她的其中一个男友误会了,认为他也和她暧昧不清,那个男生是一黑势力小头目的儿子,虽是私生的,可叫几个人来对付他绰绰有余。第517章 联邦会议前——巧遇(三)一天他就被一群人堵在了小巷里,那些人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抓他的人抓他,对他拳打脚踢的拳打脚踢。

他当时都以为自己此生就要交待在那了,是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路过救了他,不只是帮着他打跑了那些人,还把重伤的他送到了医院。因为他一直半工半读,口袋里根本没什么积蓄,住院费都负不起,也是那人帮他垫了费用,并且一直等着他手术结束醒后才离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