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连环夺宝12颗珍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连环夺宝12颗珍珠 (第1/1721页)
    
七夜心情不甚美丽的托腮手肘抵在某男肚子上,“我就不喜欢这样防来防去的,联邦一个个都盯着我们的粮仓、武0器库,a市那边虽然是怪物被咱清了不少,可应该还藏着不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包围了盛城,暗处还有你外公俯视耽耽的。”

白静云道:“谁说故意刁难人了?考核可没有要林铭非打败凌森,只要修为在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到易筋巅峰就能成为核心弟子了,林铭现在才十五岁还有一年多呢,若是他的武意够好的话一年提高一个境界未必不能呢,怎么你这就替他着急了?”

慕容紫撇撇嘴道:“我着什么急,他要是成了核心弟子,跟秦杏轩才是一对呢!”慕容紫这样一说,白静云倒是愣了愣,确实,林铭似乎与秦杏轩正是一对金童玉女,而且年龄也合适,虽然林铭的家世普通了点,但是若是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家世什么就不值一提了。

这时,太子哈哈笑道:“早就知道林兄迟早成为核心弟子,没想到七玄令这么快就下来了,本王提议,大家共饮一杯,庆祝林兄再创奇迹!”太子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在场宾客纷纷举杯,因为王公公的到来,宴会的气氛到了一个新的高潮。

“林大人,在下是天运城护卫军军主王乾。”王乾说着,躬身行了一礼,林铭虽然地位超然,但毕竟身份还只是平民,而且又是小辈,而王乾好歹是军主,又是几十岁的人了,以他的身份,怎么也没道理给林铭行礼,他如此做,只是为了尽量显出谦卑来。

“天运城护卫军军主王乾?”林铭微微一愕,顿时想起了王义高,对这个几次三番与自己起争执的纨绔,林铭自然不会忘记,然而当初王义高虽然实力弱的一塌糊涂,却有着军主府的势力背景,林铭处处受制,若不是他早些时候认识了木易的话,现在恐怕连七玄武府的门都进不了了。

没想到这人竟然是王义高的父亲,林铭对这个王乾没有半分好感,若是一个好父亲,娄么会教出那样的儿子来,林铭就不信,这王乾不知道王义高平时的所作所为,如果自己只是一介贫民的话,即便被王义高弄死在牢里,这王乾恐怕也就当没看见吧。

这样想着,林铭脸色微沉,说道:“我知道你,前些日子领教过你儿子的手段,你今天来,是为你儿子的事情吧?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我想王大人平时不可能对你儿子的非横跋扈完全不了解吧?”林铭语气不善,带着明显的训斥之意,饶是王乾今天已经准备好豁出去了,可是被林铭这么训斥还是感觉这张老脸挂不住了,毕竟自己丹十岁的人了,而林铭却还是个小孩子。

可是他还是只能连连应是的说道:“杯大人说的是,我之前就已经罚那孽子半年禁闭,而且也已经处置过了家法,如今孽子已经”“行了,不必说了。”林铭大概能猜到王乾想说什么“你今天来,就是想让我把这件事揭过去,是吧?”林铭和王乾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场人不乏高手,还是有一些人听到了,王乾今天实在是郁闷无比,他这张脸算是丢光了。

“哼,叔叔是七玄谷长老便能无法无天了?嘿嘿,你们想杀我,我为何就不能杀你们?你叫张奉先是吧?联合商会的当家人,果然有其子必有其父,父子两个一样的嚣张啊,我之前已经废了张冠玉,现在,不如把你也废了,去陪他好了。”

没做什么,只是用阵珠布下了一个结界,可以让我有充足的时间陪你们玩玩,不用白费力气了,这结界只有先天高手才能破开,可以隔绝一切信息,无论我们在里面打的天翻地覆,外面看里面,还是平静如常,欧阳先生要是不信,可以动手攻击一下试试。

霹雳邪火珠在高空中爆炸,却丝毫没能影响到幻境结界,这时候,林铭的长枪已经刺到了距离欧阳荻花不足十丈远!欧阳荻花身在半空中,根本无从闪避!“林铭,我跟你拼了,绝魂剑!!”欧阳荻花一拳砸在自己的心口,张口逼出一股血箭,喷在剑身之上,本来银光四射的长剑,吸收了鲜血之后竟然变成了诡异的血红色,而后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一只红色的骷髅头从剑身上挣扎着冲出,好像从血海中爬出来的一样!

小小钢针,只有两寸长短,钢针上纹刻着紫色蛟龙,蛟龙一圈一圈的缠绕着钢针主体,不多不少,正好九圈,虽然蛟龙身体渺小,但是每一分细微的纹理都细致的表现出来,包括它凶戾暴虐的神情,也刻画的惟妙惟肖,仿佛这不是一个浮雕,而是一条真正的蛟龙盘在钢针上所化。

林铭徐徐落在欧阳荻花的面前,冷笑道:“你叔叔?我将一切做的干干净净。他会知道是我杀了你么?你一个凝脉中期高手,身边还有四个高手护卫,在高手如云的联合商会总部喝酒。在这种情况下,你却不声不响的死了,你觉得你叔叔会把怀疑对象放在我身上么?恐怕他会以为这是先天高手所为吧。哈哈哈!”

“我……我说可以,只是请求林少侠放过我!”张奉先说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以他的身份,连看到天运国皇帝都只需躬身行礼即可,如今却双膝跪地,他是被欧阳荻花的惨象刺激到了,连七玄谷长老的亲侄子都落得这个下场,何况是他。不得不说,人的求生**是可怕的,有几个人能面对死亡浑然不惧?大多数人临死时都会拼出一切去争取那一线生机,这个时候,什么尊严、廉耻、道德都成了一个笑话。

张奉先急忙摇头,“不敢,只要林少侠放过我,我可以给林少侠一亿两黄金!我可以驱使整个联合商会为少侠服务,少侠想要找稀有材料,想找丫鬟小妾,想找珍贵的丹药药草,都可以通过我联合商会,我敢保证联合商会的信息渠道是天运国最广的,连皇室都无法比拟!”

“我说……我说。”张奉先不敢再提武道之心起誓的事情了,他怕林铭心中不悦,把自己弄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怀疑,假扮琴府主的人是七玄武府的副府主碧落,此人出自幻宗,最擅长的就是易容术,而且他本人跟欧阳荻花私交不错,又跟琴府主不合,很可能对你下手。”

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复杂的人生后,这无数的人生片段,全部倒逆着卷进他的大脑中,在精神之海上空掀起了剧烈的风暴,张奉先的身体猛地一震,精神之海轰然破碎,接着他瞳孔放大,眼睛中完全失去了神采,已经变成了白痴。

此时,在七玄谷的后山一座洞府之中,一个身穿黑色练功服的中年人正盘膝静坐着,他披散着头发,长发黑白相间,一直垂到腰间,中年人的脸冷漠如岩石雕刻一般,随着他运转真元练功,从他身体竟是传出了隐隐的鬼哭声,一股股阴寒之气从他体内传出,在他周围的地面上,迅速的结了一层寒冰。

欧阳博延眼中满是煞气,二十年前,欧阳博延尚未突破先天,他与欧阳荻花的父亲一起外出执行任务时遭到追杀,两人拼死一战,欧阳荻花的父亲身死,但也重创了对手,欧阳博延因此才侥幸保全性命,所以他一直视欧阳荻花为亲生儿子一般,尽可能满足他的一切需求,有时欧阳荻花因为好色而办出一些得罪世俗界权贵的事情,欧阳博延也统统帮侄子压下来。

白家不愿意,然而欧阳荻花是直接向皇帝提的亲,而后皇帝下了圣旨,金口玉言,白元培怎能不从?莫说是欧阳荻花的权势比皇帝都大,就算是皇帝,看中了哪个大臣的女儿,要收为嫔妃,大臣都不敢不从,何况欧阳荻花的叔叔还是七玄谷的长老,拥有废掉皇帝,另立新皇的恐怖权力。

现在,守孝期即将过去,欧阳荻花却来到了天运城成为了新任七玄使,这让白静云心生绝望之感,想当初,欧阳荻花还没有出任天运国七玄使的时候,白家已经无力反抗他的提亲了,现在,欧阳荻花担任七玄使,地位相当于太上皇,白元培一个小小的侍郎,结果可想而知。

白静云看了一眼那帖子,用脚趾头也能猜到,云亲王的宴会,必请欧阳荻花,这几个月,十皇子已经隐隐的得到了欧阳荻花的支持,而反观太子殿下,因为林铭的不辞而别,威望大打折扣,有很多抱着观望态度的势力,已经转向十皇子一方了。

白元培苦笑道:“他的四个护卫都在,他们当时距离欧阳荻花只有二十丈远,欧阳荻花死的时候,他们都没发觉,不光是他们,联合商会还有一个后天高手坐镇,可是凶手进来出去,根本就没留下一丁点痕迹,那后天高手也浑然未觉。”

林铭首先拿起张奉先的须弥戒,灵魂力沉入其中,不禁暗暗咋舌,“联合商会真是大手笔,我还是第一见到人阶上品的须弥戒,这种须弥戒,光是打造的材料就要几十万两黄金,打造师至少也得是先天高手,加上出手费用,还有失败的成本,这一枚须弥,少说一百万两黄金!而且有钱也不一定买的到,先天境界的打造师可不是说出手就出手的。”

“数千颗真元石,而且都是纯净的上品真元石,这些真元石,恐怕是张奉先用来给七玄谷高手送礼的。一颗纯净真元石价值一千两黄金,这一箱子又是几百万。正好我之前攒下来的真元石用的差不多了,有了这些,又能用个一两年了。”

“林师弟太客气了,怎么还用你专程来一趟,直接找人传个话过来就行了。说起来你回来的可真准时,林师弟不知道吧,七玄谷的总宗考核已经开始了,这些天,琴府主已经开始选人了。”孙亮一边快速的说着一连串的话,一边热情地把林铭迎进来,殷勤的倒了一碗热茶。

孙亮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虽然早就知道林铭成为核心弟子是迟早的事情,可是真的到了林铭成为核心弟子的这一天,孙亮还是觉得有点梦幻,如此年轻就有这等成绩可不得了,以前说林铭将来会成为七玄使听上去就很夸张了,现在看来,恐怕还不止!

“我知道了。”林铭点了点头,便出了门,大步向宣武殿走去,这次七玄谷总宗考核他自然不想错过,考核的很多奖励,他也非常心动……三年一次的总宗会武对各国七玄武府的府主来说算是一件大事了,琴子牙当然也十分重视,他提携林铭就是存了让林铭在总宗会武上取得亮眼成绩的心思,当然,这一届他没抱什么希望,林铭还太年轻了,修为也只有易筋期,天赋再逆天也不可能是那些凝脉期天才的对手。

“嗯,可惜了,如果林铭在的话就好很多了,他的现在的实力,想必也超过拓苦了……小说阅读网首发xiaoshuoyd.com”回琴子牙话的老者身穿一身青衫,一头白发绾成了一个发髻,一副道士模样,他便是七玄武府的两个副府主之一孙有道。

孙有道四十五岁踏入后天,如今已经在后天境界足足滞留了七十年,虽然修为早就达到了后天巅峰,但孙有道却知道,以他的天资,总宗无论如何也不会赐他一枚入天丹,其实就算是真给了也是浪费,一枚入天丹根本不够他踏足先天。

琴子牙沉吟了一会儿。没有再追问下去,他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林铭突然外出历练,还有欧阳荻花的死……如果不是林铭的修为摆在这里,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杀掉欧阳荻花,琴子牙定然会怀疑这两者有什么联系了。“可能是我多想了。”既然林铭这么回答,琴子牙没有继续追问,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林铭的实力。

“好,总宗会武还差两个名额,本来预定在凌森、拓苦、赵继峰、江彬中选,现在加上你,五选二!你今晚休息一下,明天一早,预选比武就开始。正好你跟凌森和拓苦都有一场决斗,就一起比了吧,你若是赢了,当时许诺了碧灵丹和净体灵液也会给你,顺带一提,凌森半月之前也突破锻骨期,你有个心理准备。”

看到林铭出现,整个赛场的气氛顿时高涨,这几个月下来,林铭几次创造奇迹,积累下来的人气甚至超过了秦杏轩,尤其对平民武者和女粉丝来说,林铭是绝对的偶像了,很多贵族少女不顾矜持地对着林铭挥动着手中的丝绢,这次林铭沉寂了两个月后重新出现,引起了粉丝的无限期待。

紧跟着太子的是镇国元帅秦霄,随着秦霄的到场,在场所有军队体系里的人全部站了起来,那两大将军更是赶过去迎接,这些年秦霄在军队中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天运国子民有许多人不识国君姓名,但没有不知道秦霄的大名的。

林铭远远的微笑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半年前秦霄对林铭来说,还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那是偶元帅府的马车,远远的看一眼都觉得心生敬畏之感,可是现在,接触了牧千雨之后,林铭再遇到秦霄,却突然就处之淡然了,秦霄在天运国是民众心目中的神,可是出了天运国,却只是一个后天期的普通武者罢了。

江彬气宇轩昂地走上台,望向林铭,冷笑道:“林铭是吧,我听说过你不少事情,在七玄武府,你确实是百年一见的天才,不过这里所谓的‘七玄武府’只是指的非核心弟子,我们天运国周边四大修武家族是不算在内的!我们四大修武家族拥有千年历史,底蕴岂是你能想象的!”

四大修武在天运国边疆各自独占一处灵山,确实是传承了近千年之久。这一千年来天运国皇朝更替,改朝换姓了六次,可是这四大修武家族却一直存在着,没有哪个王朝会去动他们,四个家族如果联合起来,那可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在观众席上的人们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发出惊叹,他们本来根本就不认识江彬,只知道他是武府核心弟子,究竟什么实力却不清楚,不过因为出于对林铭的盲目崇拜,这江彬直接被当成路人甲般的存在,上来就应该是等着被林铭踩的。

“七夜,你也别怪我,你是长得好看,可你太木枘了,我是个男人,是个成功男人,我用不着我的女人要付出什么,要有多强,她只要懂温柔懂得照顾懂得顾家我就行。可是你呢,你自己根赵红比比,她除了长得不如你外,哪方面不比你更适合当我太太?咱们结婚后,你我连住都没住一起过,那破房子是你的命,那我这个丈夫呢?”

“七夜,这个婚你不离也得离,是你先背叛的我,这个孩子就是证明。所以那项专利就当是你做为给我的补偿,把这离婚协议签了,咱们就两清了,本来属于你的东西,我一样不拿,但你背叛我在先,咱们离婚就没必要分什么财产,你带着你的孩子走就算了。”

她是自闭不假,还是从小就自闭,还有官方医学院出具的权威证明,但她不是蠢。相反,她脑子自我感觉还是满聪明的,要不一整个孤独院,也不会仅仅出了她一个仅仅才十八岁的科学家,专利就有好几项,光靠抱着卖专利的钱就能几世无忧。

没有人看到,此刻的发电机在疯狂的运转着,肉眼不可见的是,从发电机处开始,穿过了街道,穿过了无数住户,一道道紫色的电流朝着b栋七单元707室汇总而去,经过如被泡过福尔马林般鸡爪子的手,流进七夜的体内,穿过心脏,再流转于整个身体内。

/uploads/images/14755s.jpg

控制住体内的雷电异能七夜没费什么时间,不是她太过聪明,而是这些力量似乎已经和她容为了一体,完全属于是她的东西,自然就由她来支配,只要习惯了体内有了雷电特殊能力,使用它,收起它,就像是使用手拿东西,用脚走路一样的自然。

张叔虽然不算胖,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也瘦不到哪儿去,一米八的个子正常身材,一百五十斤上下,张叔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在所属部队里的研究院,所以张叔有着军人的一些特性,比如他习惯睡醒了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比如在他的眼中,绿色是最美的颜色,比如他哪怕再忙都不会忘记健身。

她的身体底子实在是太差,又怀胎十月,如果不是老张知道了后照顾仔细的养着,七夜的身体能不能撑到宝宝出生都不知道,所以七夜生完孩子以后,并没有像平常的新妈妈一样会出奶,老张做主,蒲扇一样的大手一辉,算了,孩子就喝牛奶也行。

一个同样穿着睡衣的男人正扑在妇女的身上,头埋在妇女的脖子位置,隔音差毕竟还是有点隔音的,老张又没七夜的‘窃听’能力,所以屋里除了尖叫与呼救后,走廊就寂静了下来,男人扑在女人身上到底是说话还是什么的声音并没有清晰的传进来。

老张仔细一看,这俩不正是对面的那户?男的是对面的男主人,听说是个中学老师,前几天听他太太说也是高烧不退在家养病,他还见过他,脸色发青样子看着甚是严重,他还问他为什么不去医院,那中学老师也是说医院太挤,他只是发烧,忍忍就过去了。

这种场面是个正常人都无法忍受,小姑娘理解的帮老张拍着背,不敢大声,怕引来外面的丧尸,她只能忍住酸臭味的凑到老张耳边悄悄道:“大叔,那些人已经被病毒感染,它们已经不是人了,是丧尸,它们靠吃人为生,你别发出声音,房门关着会隔挡气味,它们暂时不会来找我们,但如果你发出声音,它们听力很灵敏的,听到声音就会全都冲过来。”

因为在她自以为小声说话时,外面那两具丧尸,没错,是两具,那被咬还被丈夫吃了整条手臂的女人‘醒’了,不过‘醒’来后的她变成了和她丈夫一样,然后他丈夫就不再吃她,俩丧尸现在就在他们家门外走来走去,似乎在判定着什么东西。

末世之后,吃喝成了最大的问题,因为末世前连下的近半月的雨就是感染源。水源被感染,人类一喝就会变成丧尸。土地被感染,长出来的东西自己都变异了,后期成长后还会攻击人,不过这是素月猜的,因为她所谓的重生里,她在末世只活了两年,还没看到什么植物变异。

素月带着父母到了基地后,因为她是异能者,所以分到了间不错的房子,不过因为她的异能只是辅助类,异能者中辅助类的占了大部分,她的辅助形空间系并不受重视,和那些火系冰系这种杀伤力强的异能者相比,人家可以几人一起住别墅,他们仨只能在桶子楼里三个人挤一个房间。

素月重生在前天,也就是末世的前两天,高烧不退的她突然的醒了过来,这是前世没有过的,因此也听到了上辈子没听到的父亲与继母以为她依旧还在昏睡中的交谈。他们怕她把病传染给了他们,医院暴满已经塞不进去人,他们准备将她锁在屋子里自生自灭。

她不能按原路走,只能让计程车逮到路就开,最终被堵在了利民小区后门,也是幸在她的空间异能提早激活,异能者的体力高于正常人,这才让她有了一逃之力,于是她跑进了利民小区,跑上了最靠后门的一栋最顶一层的最里一间寻求保护,也就是七夜的家。

他是来送悍马车的,有人向夜影定了加固的悍马车二十辆,每辆都是愿付双倍的钱,这买卖虽大,但还用不着他出手,只是过两天就是那孩子的忌日,孩子的墓地就在b城隔壁的k城,他反正顺路,就接了送货的任务,反正时间够。

当然不是他们开餐,同时老张想起了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因为这几天一家三口俩大人都烧得迷迷糊糊的,所以,家里除了些长相已经有些瘪了的水果外,似乎其它什么吃的都没有。冰箱倒是还有几包速冻饺子,问题是没电啊,怎么烧?七夜家用的全是电子产品,煤气什么的不存在的。

正因她有了抱大腿的想法,所以昨晚娃娃儿哭,她才没有其它的表现,比如嫌弃什么的。人家救了她的命,恩将仇报这事儿她干不出来,这是其一。其二就是眼前这个一脸木木的姑娘是雷系,那孩子一看就是她的孩子,虽然她看起来很小,似乎二十还不到吧,但面嫩这事儿赵某某都五六十了看着还像二三十好不好?

素月看着七夜将老张准备出来那少得可怜的东西收好,然后老张拿出那种可以绑在胸前的绑婴背带,将孩子紧紧的绑在了自己胸口,七夜又进厨房,左手水里刀,右手菜刀,两人就这样光棍的朝门口走去,完全没有要叫她的意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