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魔全文阅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风魔全文阅读 (第1/3页)
    
“算是吧。”神梦天尊点点头,“确切的说,这里很久以前是入口,据传,因为三十六亿年前的大劫,修罗路在神域的诸多入口已经被毁坏,这里剩下的,不过是遗迹罢了,正常情况下根本不能使用它进入修罗路,不过我凭借自身修为,却能帮你强行开辟虚空,让你进入传送通道中。”

“当然!你以为冰梦是谁?一般天才。有谁的实力能在神海后期达到冰梦这个地步?行痴不强吗?普陀山出身。传承比神梦天宫还强,基本是最强的出身了,而且他本身还是数千万年,甚至上亿年一出的佛祖转世金躯。修成金刚不坏之体。拥有莲心菩提。佛祖舍利,从出生就开始用秘法、秘药练体,懂事就开始修炼。苦修三十余年,戒色、戒嗔、戒贪,童子之身都在,心性、天赋、悟性各方面都没得挑了,完美中的完美,已经达到天才的极致,可是对上冰梦,还是输!”

“哼,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作为老夫的徒弟,你未来,成就天尊巅峰是最基本的,我希望你能借着这个大世,冲击真神!虽然难度很大,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这第一会武的六个人,现在也就是林铭、小魔仙在天赋稳胜你一筹,其他人,甚至行痴,你都不必害怕,至于冰梦,嘿嘿,如果老夫没看错,她根本就是神梦天尊,为求突破境界,自斩一剑,硬生生的将元神一分为二,而后投胎转世,这才出现了冰梦!待到冰梦修成天尊巅峰,她们二人合体,凝聚两大天尊巅峰的深厚修为,一口气冲破真神境界,这女人,相当有魄力和野心!”

“八九不离十了,她们的灵魂波动非常相似!不过我还没有真正的面对面见到神梦,也不敢完全肯定,只是隔着结界感受到了神梦的气息罢了,我现在是受伤太重,否则我全盛时期,也不用太过忌惮她的。如果不是我猜测的这样,冰梦哪会这么强?她根本就是年轻时候神梦的翻版,而且应该说,因为她现在少走了很多弯路,比同龄时候的神梦更加强大!”

很多人根本不相信,林铭的天赋已经让不少年轻俊杰嫉妒了,好容易林铭因为逞强,在与行痴的比赛中重伤,沉睡了一年半才醒来,甚至会留下后遗症,对林铭做出的这样的蠢事,很多心怀嫉妒之心的年轻俊杰都是以看笑话的心态居多。

冰梦的身份,除了极少数天尊级别的人物之外,还没有人真正知道。不过来观看第一会武的。总有一些深不可测。眼光毒辣的老家伙,他们虽然不知道冰梦是神梦的部分元神转世,但也肯定。冰梦身上有特殊的秘密,这样谜一般的人物,根本就不可战胜。

冰梦身体漂浮与半空,手持圆梦圣典,不可思议的力量澎湃汹涌,充斥着整个赛场。在场诸多观众,都禁不住被这股力量所影响,老一代高手还好一些,他们修为深厚,不怎么受影响,一些修为弱的年轻人,直接因为这一道道圆梦之音而对冰梦心生无限敬仰之情,仿佛这一刻,冰梦就是世间真神。

许多神海初期以下的年轻俊杰,甚至对着冰梦开始顶礼膜拜,能坐在赛场的这些人,很多都是界王圣地的天才,可是面对冰梦的圆梦圣典,他们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在他们心中,精神之海的深处,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与冰梦产生共鸣,一股股意念之力,从他们身体中发出,向冰梦汇聚而来。

“你说的不可能,什么领悟能够让林铭在一年半之内,实力提升到这种程度?这也太夸张了,而且在时间结界只能增加修为,很难参悟法则,现在林铭修为提高极为有限,还是神海中期而已,可是他的法则、招式都完全不同了!”一个老者不能接受这个说法,摆出了自己的理由。

神梦天尊这样说着,轻叹一声,有鸿蒙灵珠在,造化圣子无论练功还是战斗,都如虎添翼,再加上他原本就逆天的天赋,人族年轻一代想要超越他,太难了,这对人族天才来说,本来就不公平,也只有林铭,能与之一比,可偏偏林铭比造化圣子小了太多。

魔始天尊虽然发现了小魔仙这些天的异常,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往小魔仙怀孕这方面想,应该说,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以魔始天尊对小魔仙的印象,她这个小孙女天生心高气傲,别说怀孕这么离谱的事情,就算是让她倾心于那个男子,都是千难万难的事情。

“人族的天尊,倒是来了不少,他们多半还想在大劫之中争取到妖魔两族的支持吧……”造化圣子摸着下巴,嘴角泛起一丝狞笑,“也好,这一次妖帝大寿,我就让这些人彻底死心,我要让妖魔两族表现出明显的态度,彻底击碎人族那些老家伙们的幻想!”

此时在擎天黑塔之中,元妖妃已经引着魔始天尊、小魔仙还有魔始天宫的一干随从,来到了黑塔大殿,而在大殿之中,摆下了一个百丈长的白玉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种造价高昂的灵食,这些灵食,凡人吃上一口都能活上数百年,武者吃了,也能强身健体,滋养体内世界,好处极多。

她全力压制体内纯阳之气,维系元阴之气,让在场大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同时,小魔仙也压下心中的悸动,用尽显平静的语气应答道:“妖帝陛下太抬举仙儿了,仙儿资质愚钝,在修罗路这些年月,也没有什么奇遇,只是中规中矩的修炼,得到了几株仙草,让修炼速度提高了不少,但是要说实力的话,恐怕没有太多提升的,徒徒蹉跎了岁月,有负陛下所望,实在惭愧。”

“哈哈,仙儿太谦虚了,光是这修为的提升,就了不得了,放眼整个神域,谁能在这个年龄的时候,修为与仙儿比肩?你说只是得到了几株仙草,应该是无上神药级别的吧?在战斗力方面,仙儿也应该是能正面抗衡一下圣主巅峰的武者吧?”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音色动听,但是语气却极为刻薄的声音响起:“我看妖帝陛下太勉强仙儿姑娘了,莫说是圣主巅峰,就算圣主后期,仙儿姑娘应付起来也是很难吧,这次仙儿姑娘去修罗路,大概是真的去错了,又或者是因为仙儿姑娘自身潜力用尽,那样的话,就算不去修罗路,也怕是不能有什么改变……”

魔始天尊声音冰冷,他素来强势,对小魔仙也十分疼爱。怎么容许自己的孙女在这种场合下受辱!“照元妃的说法,仙儿没什么了不起,好,那我问问,你所在的九头蛇一族,可有族人,有人能在同境界下,敌得过仙儿?有的话,让他出来,可以一战!”

她淡淡一笑,继续说道:“妖帝陛下莫要动气,妾身也就是随口一说,古往今来,确实有不少天才曾经低迷过,后来一样辉煌,但是也有不少天才就此沉落,潜力用尽,泯然众人……魔始天尊说,妾身的宗族没有天才能与仙儿比肩,确实如此,原本妾身的宗族中,也是有一个天才的,他与仙儿姑娘一起去了修罗路,后来,就再也没有回来,他留在族内的命魂玉简也碎了……”

听到元妖妃又一次提起独羽妖王,妖帝脸色微沉,“元妃,你这是将羽儿的死怪在了仙儿的头上了,你是后宫众妃之首,怎么连道理都不懂,修罗路试炼,原本就凶险之极,生死各安天命,羽儿死在修罗路,那只能怪他气运不足,与仙儿有什么干系,你莫不是认为,羽儿是仙儿害死的?”

“呵呵呵呵!你问有什么干系?你难道不知道,小魔仙这个惹祸精,一到修罗路就惹上了城主,导致我们妖魔两族派来保护小魔仙和羽儿的青老跟城主大打出手,两败俱伤!这个时候,按照羽儿的意思,就该折返神域,如果真的回来,那什么事都没有。”

“可是小魔仙她做了什么?她趁着青老闭关疗伤的时候,自己偷跑了,后来羽儿担心她出事,苦苦追寻!好不容易追到了她,她却还是不听羽儿的劝告,不肯折返,结果羽儿担心她的安危,无奈追随她,终于落得身死的下场!!”

这元妖妃也是一个狠厉的人物,她能够在竞争血腥的后宫中,慢慢爬到众妃之首的位置,本身的性格也是强势之极,即便面对魔始天尊的压力,她也没有退缩,她沉声道:“我要小魔仙,接我一掌!我会将这一掌的力量压制在圣主巅峰,陛下不是说,小魔仙可以抗衡圣主巅峰的武者么?想必接我这一掌,也根本不算什么了!这一掌之后,我也不会再追究此事,之后小魔仙不管成就如何,地位如何,哪怕她成了妖族领袖,都与我无关!”

元妖妃说的后面的话,看似洒脱,其实都是场面话,因为妖帝寿命还有很长,元妖妃虽然比妖帝年轻很多,但修为不及妖帝,也基本无望突破天尊,肯定是活不过妖帝的,别说小魔仙未必能真的执掌妖族,就算她执掌妖族又如何,那时候她都寿终正寝了,根本不怕小魔仙。

再往前一步,到了元妖妃这个境界,毒之意境大成之时,那毒已经不是一种物质,而是一种能量和元气,一旦她用出毒功的时候,周围的天地元气都会转化成具有强烈腐蚀性的剧毒之气,甚至到了天尊级的用毒高手,可以连一个大世界,都转化成毒气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腐蚀掉,变成彻彻底底的死地!

小魔仙心中一沉,她其实之前就已经料到,对自己心中痛恨的元妖妃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但是她也没有想到,元妖妃竟然用了剧毒术,小魔仙自己自然不怕剧毒,但是她腹中的胎儿却承受不起,这个胎儿,小魔仙绝对不容许他被伤及哪怕一点半点!

“嘿嘿!好!你真是我的好孙女,一个小畜生值得你这么维护?竟然跟我以死相逼!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你体内那孽种的血液中,有一丝真龙之气,又有人族的气息。你去修罗路的时候,神梦天宫的林铭也一起去了修罗路,再加上这丝人族气息和真龙之气,不是他又是谁?”

这时候,妖帝说道:“这林铭,可能是知道我妖魔两族要跟圣族联合,而仙儿会成为联姻的关键,于是他就趁着在修罗路的时候,骗了仙儿的贞操,釜底抽薪!甚至更是在仙儿腹中留下了孩子,把联姻搅了乱七八糟,这一招够狠的!”

原本暴怒的魔始天尊的声音突然平静了下来,然而他平静的声音,却愈发给人一种可怕的压迫感。“我在你腹中种下了能量锁,以你的修为别想解开,只要我意念一动,这能量锁就会坍缩成一个吸天魔功的能量漩涡,将你腹中的胎儿杀死!”

“你早就知道,我妖魔两族要跟圣族联合,你却依旧不顾宗族的利益,把你最宝贵的东西,给了林铭那个小畜生!谁给你的这个权利?你现在的一切,你的血脉,你的肉身,都是妖魔两族给你的,你以为你最宝贵的元阴之气是你自己的东西了?想给谁就给谁?”

“再警告你最后一次,你千万不要以为,我舍不得你腹中的孩子,所以……不要试图违逆我!从今天开始,你就忘了林铭吧,而你腹中的孩子,在你不违逆我的前提下,我会尽量想办法瞒住圣族,让他(她)能降生下来,只不过,他(她)不会和林铭有半点关系。”

而在魔始天尊身后,妖帝也连连摇头,“仙儿,你太单纯,太年轻了,我知道你恨你爷爷,但是将来你会知道,他这都是为了你好。如果任着你的性子来,妖魔两族跟圣族甚至可能就此关系破裂,接着在大劫中灭亡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你算什么?根都没了,你怎么办?像一条丧家犬一样跟着林铭么?你可知道,你还不是林铭的正室!你认为林铭将来都会对你始终如一?”

“男人的誓言,跟狗屎差不多,所谓的爱情都是狗屁,为爱情献身更是蠢得不能再蠢,何况你献身的时候,还拖上了妖魔两族,让我们两大种族都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也难怪你爷爷今天会这么生气了!连我都对你失望,你难道不明白,在武者的世界,实力才是一切,爱情有什么用?能吃么?”

“呵呵呵!恭喜圣子殿下!”彩衣女子欢喜的道,“我早就说过,圣子殿下是人中之龙,在圣族不知有多少天之骄女排队等着圣子殿下的临幸,这小魔仙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圣子殿下?圣子殿下肯与她双修,取她元阴,那是她的福分!”

这个孩子,同时具有了真凤血脉和真龙之气,而且还有一股他无法理解的力量,这股力量虽不知是什么来源,但却给魔始天尊一种莫名的心悸之感,而且这孩子尚未孕育出胚胎,便已经能吞吐天地元气和法则,这种天赋实在太可怕了!

“林铭……唉!如果不是大劫。仙儿如果跟他在一起倒是很合适。可惜他生不逢时,大劫降临的时候,他太年轻了。我估计大劫会在几百年之内就爆发,那时候林铭不会超过五百岁,一个五百岁的小辈,面对这席卷两大种族的大劫,能有什么用?送死而已!”

“哼!活到五百岁?他能活过跟造化圣子的百年约战就不错了!”魔始天尊现在听到林铭这个名字就心烦,这不光是因为林铭给他造成了天大的麻烦,也是因为他感觉林铭从他手中夺走了小魔仙,从之前与小魔仙的争吵魔始天尊就能看出来,小魔仙处处都帮着林铭说话,而跟自己作对,这让魔始天尊怎能不气愤!

“你什么都不用准备,我告诉你这个,只是为了叮嘱你不要跟造化圣子起冲突,在宴会上,他也不可能把你怎么样,如果他挑衅你,你根本不必理会,别忘了,你的年龄比他小得多,没有人会嘲笑你,反而只会认为造化圣子以大欺小罢了,明白么?”

“妖族有很深的底蕴,他们宗族在很久以前,拥有真神……”在林铭身边,神梦幽幽的说道,“当年妖族是太古诸族之一,在七八十亿年前,到一百多亿年前,他们无比辉煌,比人类的传承要悠久许多,只可惜,他们已经没落了,不知还能延续多久……”

林铭呼吸微微一滞。他分明感觉一股庞大的威压笼罩了自己,在寿宴现场,魔始天尊不可能对林铭出手,但是他却忍不住愤怒,以自身的气势震慑林铭,如果是寻常的半步圣主武者,被魔始天尊以气势震死,那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六十年前,你我约战,那时候,你是圣君后期顶峰,差一步踏入圣主境界,可力敌普通界王!而我只是神变中期,与你之间实力差距太远。现在,六十年过去,你是圣主中期,而我已经提升了一个半大境界,踏入半步圣主。我们的修为差距,越来越小,再过四十年,又是什么光景?谁给的你信心,让你认定了必赢我?”

然而造化圣子听了林铭的话却哈哈大笑,“真是太可笑了!你修为提升快又如何?你不过是去了趟修罗路。得到了一些机缘。所以修为在一段时间内突飞猛进罢了。你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要巩固根基,你以为你真的要突破圣主了。简直自不量力!”

“现在的你,距离六十年前我的境界,都有一些差距,而我在这六十年内,实力又有长足的进步,我并没有太过追求修为境界的提升,而是潜心研究功法,我在功法上,已经取得了质的飞跃,这些飞跃,根本不是你这只井底之蛙能理解的!”

这几个随从的实力也不低,修为甚至比造化圣子还高一两个小境界,有的是圣主后期,有的是圣主巅峰,当然,他们的根基就无法跟造化圣子相比了,年龄也比造化圣子大很多,不会有太多潜力,如果没有逆天机缘,突破界王都没什么可能了。

造化圣子这样想着,却没有对浩宇天尊和林铭落井下石。他转向了妖帝。毕竟他这次来寿宴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联合妖魔两族,同时在人族天尊心中,种下一个诱降的种子。让他们明白,只要背叛人族,倒向圣族,就能得到突破真神之法。

“在神域三十三天,有太古界遗迹,在太古界遗迹中,偶尔寻找破碎的传承也不足为奇!当然,因为年代久远,太古界遗迹中可以发掘的传承,已经稀少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而且很多残缺不全,但是我圣族底蕴深厚,在几十亿年的积累中,已经得到了不少传承碎片!”

“不管妖族,还是魔族,都是太古种族的后裔,你们的历史,曾经辉煌无比,比现在的人族还辉煌十倍!我从你们祖宗的遗迹中,取来一些零碎的传承,告知你们突破真神之法,根本不算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东西,原本就属于你们的!如果你们能把握住机会,甚至可以重现百亿年前,妖魔两族的辉煌!”

“不错,你们人族不弱,有着无与伦比的学习能力,在聚元体系,你们有着别的种族无法企及的优势,但是三十六亿年前,你们天尊近乎死绝,传承遗失,一切都是从头再来的,你们天赋再惊人,也会因为眼界的限制而被禁锢在神域范围内,难以突破真神。”

“我们圣族来神域,是入侵,这点我不否认,我们要的是资源,而对你们人族的一些识时务者,我们并无恶意,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甚至是你们的机会,每次浩劫,都是群雄并起,如果不是我圣族入侵,你们碍于眼界所限,不可能突破真神,但是现在,却有了一线转机……”

林铭跟造化圣子的条件已经摆在眼前,谁优谁劣一眼看出来,平心而论,即便在场人族俊杰若是处在小魔仙的位置,恐怕都会选择造化圣子,更何况,魔始天尊已经钦点了造化圣子,小魔仙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爷爷的脸?

魔始天尊感觉自己的血液直冲天灵,原本他就气急败坏,又碰到神梦天尊咄咄逼人,而最糟糕的是,自己的右手被这一条丝带缠着,根本就挣脱不出,这丝带之中,似乎蕴含了一股刁钻的灵魂之力,通过缠住自己的右手,这股灵魂之力竟然刺透自己的精神之海,仿佛千万根冰蓝色的钢针,只要他右手一动,精神之海就传来剧痛。

“哈哈哈!”魔始天尊大笑,“神梦!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无非是不想看到,我妖魔两族跟圣族联合!想方设法想要破坏我们的联姻,好!真好!我魔始一生,最恨的就是别人不择手段的强迫我做某事!你越是强迫我做某事,我越不会让你如愿!”

“我今天就在这里摆明了告诉你!妖魔两族和圣族的联盟,我结定了!这门亲事,也是我说了算,子女婚姻,受命于父母长者,此事天经地义,拿到哪里去说,都是我站着理!我倒要看看,你们今天,还能将我孙女掳走了不成!”

魔始天尊这番话,等于撕破了脸,原本当着人族的面,无论魔族还是圣族,都没有明面上提出联盟的事情,而是迂回的在谈联姻,毕竟要顾及在场诸多人族武者的感受,可是现在,魔始天尊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要与圣族联盟,这顿时让诸多人族宾客的脸色难看之极。

造化圣子看着林铭,他突然明白了林铭的意思,他大笑起来,“哈哈哈!我之前便是奇怪,你怎么会突然脑子抽风,送上门来找打,原来你是狗急跳墙,无路可走,想用这一战来挽回你之前提出的订婚?你是想,如果我输了,就放弃这场联姻,是吧!”

林铭笑道:“你从神域返回圣罗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穿过叹息之壁的裂隙要费一番周折,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想要用人族突破真神之法来破坏我神域天尊的内部团结,又怎么可能不随身携带一套传承?否则岂不是让跟你投诚的人心生怀疑?”

这时候,造化圣子也想到了林铭收起暗龙枪的原因,他哈哈大笑起来,“我明白了,你有顶尖真神灵宝是不假,但是你根本无法使用它!我就说,就算我手中的无锋重剑,我也只是在突破《造化神功》第五重之后,才能勉强调用无锋重剑不足十分之一的力量而已,无锋重剑还只是次一级的真神灵宝,你的暗龙枪,却是顶尖真神灵宝,挥舞起来不知道要消耗多少力量,你怎么可能用得了!”

“你无法承受我的正面攻击……便用游击战跟我打,不打正面,如老鼠一般乱跑?我用真神灵宝,体力消耗得比你快,哪怕我体力悠长,也会吃大亏,所以你想慢慢的消耗我的实力?算盘倒是打得精妙,可惜你纯属做梦!这一次,我就让你无处可逃!”

“乌摩殿下,你在搞什么?还不赶紧将这个林铭击败,你这一战,占着修为的优势,必须赢得彻彻底底,不但击败林铭,也要击溃人族的信心,否则你就等于输了,你们没看到那些人族天尊的表情么?击毁他们的希望,让他们兴不起反抗我族的勇气!”

“哈哈!想用暗龙枪来对抗鸿蒙灵珠?你也太天真了!这杆枪,是顶尖的天尊灵宝不假,但是你又能发挥出它多少力量,又能刺出几枪?你的体力,已经消耗了很多。原本用那杆金枪打游击战。你还能苟延残喘一会儿,拔出暗龙枪,你会立刻落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