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珠探宝官方网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龙珠探宝官方网站 (第1/5页)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来自白石塔的青年惊呆了,刹那间一股寒意透彻脊背,他顾不得去搞清楚巨斧塔尊主是怎么死的,他只意识到一点,他身处巨大的危险之中,无论是这个两个五sè塔的尊主,还是这一处绝地,都可能置他于死地!

人类是很奇妙的动物,越是不祥的东西,越能引起人们的疯狂,因为人们往往都以为自己会是真命天子,大气运加身,不会被克死。大荒血戟甚至成了封皇强者的象征。于是这大荒血戟的仿制品就泛滥了,有野心封皇称帝的天才弄一把不足为奇。

后天和先天的差距,犹若天堑,一来从后天到先天,是武者脱胎换骨去除后天浊气的质变,本来就可以大大提高真元强度;二来先天是一个巨大的瓶颈,在这个瓶颈之前,所有根基不稳的普通后天武者都会惨遭淘汰,只剩下jīng英级,就连琴子牙一流的人物,放在先天强者中,也只能算底层而已,这也整体上提高了先天武者的实力。

林铭横握紫铉枪,身体傲立在广场zhōngyāng,他浑身的气势愈发凝聚,越来越凌厉,一股横扫一切的枪意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仿佛此时的林铭本身就是一杆出匣的绝世宝枪,锋芒毕露,新发于硎,意念一动,便可刺破世间一切!

在宴席首座之上,牧凤仙原本微微眯起的眼睛也睁开了,目光中带着一股不可置信之sè,她静静的看了林铭几息的时间,深吸一口气,心中叹道:“此子当是潜渊之龙,若我神凰岛气运足够,挺过此番浩劫,待到飞龙在天之rì,我神凰岛亦可凤凰涅槃,随之一飞冲天……”

不光是火阳公主,高傲的雷震子,云淡风轻的展云间,冷漠的白傲轩此时都有类似的想法,他们从小在天才的光环中长大,同龄人中没有比得过他们的,以至于他们不可避免的生出一种自己是未来大陆主角的念头,而现在与林铭一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与林铭之间的差距,怕是一生都难以追赶。

整个广场。足足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没有一个人说话,全场静悄悄的,旋丹长老在心中感慨着,而年轻俊杰们,则在消化他们看到的这一场惊人的王者之战,这场战斗,对他们的心神冲击实在太大了,颠覆了他们曾经的世界观,以前不少人还做着一些自己是真命天子的美梦。可是现在却如梦方醒,也许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雷慕白已经无法张口,他只能在心中诅咒:“等到神凰岛被灭的那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会废去你的武功,打断你的四肢,将你养在缸里,让人看着我肆意挥霍神凰岛积累下来的天材地宝。我会同样废去牧千雨和牧冰云的武功,在你面前剥光她们的衣服,肆意的进入她们的身体,玩弄凌辱,得到她们的血脉!”

事发如此突然,在林铭出掌之后,即便是旋丹高手也来不及阻止了,人们本来还以为林铭是去搀扶雷慕白,这种时候,他们绝对想不到,也不敢相信林铭居然在雷慕白毫无反抗之力的时候下此重手,他要干什么,挑起五行域和神凰岛的战争么?

强大的冲击力形成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演武场上的地砖全部被掀飞了,方圆百米范围的雪花,被肆虐的真元冲的干干净净,即便是练体二重,练体三重的武者在这样的真元浪cháo中,也感觉自己如同暴风雨中的树叶,随时会被吹飞。

“太可怕了,仅仅交手逸散出的真元气劲就有这样的破坏力,如果正面跟他们交手,还怎么抵挡?”比武场观众席上一些自认为实力不错的武者,看到这等情景,也充满了颓然之感,他们努力几十年,却差台上两个年轻人这么多。

“怎么会这样,凌森的杀戮领域,应该是他依靠修罗武意,以及自己积累多年的杀气自创而成,虽然修炼这个容易形成心魔,可是论攻击力,应该很强,凌森的修罗武意本身就凶戾暴虐,攻修一体,而林铭的空灵武意则偏向于空冥灵静,是一种偏向修炼的辅助武意,怎么结果反而是凌森输?”

林铭心中感慨,其实他是忘记了自己在短短半年之内,获得了太多太多需要精研参悟的东西,混沌罡斗经、铭文术、练力如丝、邪神之力、空灵武意、金鹏破虚、轮回武意,这么多东西都需要精研,还要忙于修炼,他首尾难以兼顾。

这时。凌森已经站起身,脸色也稍稍恢复了一些,他握紧手中重剑,横贯胸前,叹道:“林铭,你是这些年来。天运国年轻一代中让我最钦佩的武者,我期待着一战很久了,杀戮领域被破,其实我已经输了大半,但我不希望你有任何留手,我想知道你的实力到底有多少?”

“好!来吧!”对凌森这样的对手,林铭发自心底的钦佩,这才是真正的武者,一心追求武道之路,而如张冠玉、欧阳荻花等人,他们习武只是为了巩固他们的地位,好有更多的资本,更多的时间来享受他们的荣华富贵,美色权财。

胜者组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按照原先定好的规则,还要进行败者组的比赛,然而拓苦首先弃权,赵继峰和江彬看到这里对视了一眼,无奈的苦笑,也只能弃权了,凌森虽然完败与林铭。但是收拾他们根本就跟收拾小鸡子一样,何必自取其辱。

凌森与林铭的最后一战,也很快传遍了天运城。凡是看过这场比赛的武者,都兴奋无比地逢人就讲述,而没看过比赛的,听了之后往往捶胸顿足,不过很多人也只能遗憾一下罢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进入七玄武府观看比赛的资格。否则又怎么会错过?

琴子牙的目光在五个年轻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林铭的身上,虽然琴子牙早就料定林铭rì后会大放异彩,但也没想到他进步的这么快,简直惊世骇俗,这等年纪有这等实力,别说放在天运国,就算拿到大宗门中,也是佼佼者了。

“五品下等,在天运国算是惊艳,在你们梁家也是佼佼者!可是,七玄谷经过六百年的积累,从七大开派祖师开始,就不断地通过配婚的方式筛选人才,五品天赋,算不得什么!连杂役弟子都需要四品上等天赋,而且总宗出身的人,比你们拥有的资源要好得多,修炼速度自然要超出你们,你们能赶上普通水准,已经很不错了!坐下!”

林铭也是心中暗叹,武者修炼,资源实在是太重要了,功法、修炼地、丹药等等,可以说,大宗门的弟子一出生就站在了平民武者努力一生都无法企及的起跑线上,他们就算天天与欧阳荻花一样泡妞混rì子,都能混到后天境,而平民武者想要达到凝脉期,都难上加难!

琴子牙继续道:“这次,七玄谷下辖三十六国,还有十六个二品修武家族,总计五十二方势力,一方势力五人,本来该派出二百六十人,但因为霍罗国、敬婵国等国国力强盛,可以多出一些名额,总数会有二百八十人,除此之外,七玄谷总宗下属七大分宗会派出二百四十人参加,总计五百二十人!”

“除了入天丹之外,还有一件地阶下品宝器,攻击类,防御类各种类型任选。第二到第五名,没有入天丹,只奖励地阶下品宝器。第六到第十名奖励天灵丹,也是一种极品丹药。第十一到第三十名,奖励人阶上品宝器和地灵丹……”

“另外,对其他人也不要掉以轻心,琴宗的琴无心,修为也达到了凝脉巅峰,琴宗的人虽然不多,但招式诡异,最为难缠,还有炼器宗的火岩罗,炼器宗宗主花费大代价弄来一枚火精,用特殊方法打入火岩罗体内,此人也不可小觑!”

很多武者就是冲了这七玄谷的名头,冲着天玄山无比浓郁的天地元气,宁愿当守卫也要留在这里,这就好比,一些人宁愿留在京城做苦工,也不愿意会乡下娶妻生子一样。只要留在京城。就有混出头的希望,而留在小国家,一辈子也就是一个千夫长,甚至凝脉期都无法突破。

缴纳了黄金进城,林铭发现,天玄城里的居民,十个里面九个是武者,连卖东西的货郎。店铺门口站街的小二都是武者。虽然他们的修为不过练体一重二重,但这些人如果在天运国的话,去一些大家族里当个家丁护院,或是在衙门里当个衙役捕快什么的,也会有不菲的收入,而且名声听起来也好。

如果之前,林铭听说秦杏轩会为了进一家酒楼而发憷的话,一定会以为是说笑,可是看看这家酒楼,如果用四级凶兽做菜的话,一顿饭吃掉二三十个纯净真元石不足为奇,那是两三万两黄金,一件人阶中品宝器的价格,连秦杏轩也觉得心疼。

侍者笑颜如花的说道:“我们的特色菜很多,比如说龙骨汤,用含有虬龙血脉的四级凶兽的骨髓,配合几十种珍贵药材熬制而成,味道醇厚,汤汁爽滑,喝下去之后有巩固真元,强身健体的功效,一炖锅的龙骨汤,售价二十五颗真元石。”

林铭把龙骨汤喝完,舔了舔嘴唇,说道:“这就是大宗门的底蕴,这些东西,普通武者别说吃,连想都不会想到。我这次外出历练,遇到一个前辈,她每天吃的琼花灵果,喝的是清泉晨露,真真正正的不食人间烟火,不染后天浊气。”

林铭道:“没错,你想我们天运国每年的真元石矿脉出产多少真元石?九成九都运到了七玄谷,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三十五个国家,各种资源,包括药草、材料、珍贵矿石,都源源不断的运到这里来,七玄谷的那些亲传弟子,恐怕一个月分到手中的真元石就有上千了,即便天天吃这样的饭,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或许,他们吃得比这个还好。”

“欧阳兄太谦虚了,谁不知道欧阳兄《合欢神功》已经练到第四重,好多凝脉期弟子都还在第三重挣扎呢。真的论战斗力,欧阳兄至少相当于凝脉中期的实力,要是跟那些三十六国来的乡下武者相比,他们的凝脉巅峰武者都不是欧阳兄的对手!”

“实力决定了地位,这些七玄谷弟子看不起三十六国和修武家族也正常,不过他们这样高声谈论也太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这南华楼可不光只有七玄谷的弟子能吃得起的。”林铭说着伸手一指,秦杏轩循着看过去,便见邻座的三个青年和一个少女站起身,面sèyīn沉的走向七玄谷弟子所在的一桌。

“自然是输了赔。”欧阳懒洋洋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一直挂着玩味的笑容,“姓龙的,我先jǐng告你,这南华楼的东西可不便宜,打一架折进去一两百真元石是常有的事儿,别一会儿输了赔不起了!南华楼的幕后老板可不简单,害怕的话,现在跪下来认个错还来得及。”

“哈哈,欧阳兄说得好,一堆老鼠屎搅坏了一锅汤,总宗给他们二十二岁的年龄上限,入选门槛低的不能再低。结果一来来二百多号人,能过入门关,最后进得山门的人不过七八十人。费了这么大劲,跑了几十万里,连门都进不去。有意思么?”

“天运国?哈哈,竟然是天运国的,在三十六国中,天运国也不过排中游,你们连十六修武家族都不如!”欧阳虽然笑得张狂,但是心中却暗自jǐng惕,天运国什么时候出了一个雷系的天才武者,雷系武者,对鬼魂有克制效果,最是难缠。

欧阳身后的几人还不知道刚才欧阳已经吃了亏,听到是来自天运国的,哈哈大笑,“欧阳兄,不用你出手,我们上就行了,两个来自天运国的乡下武者,才锻骨期的修为也敢嚣张,话说那小娘皮真是长得不错啊,兄弟们帮你夺过来,助欧阳兄修炼到《合欢神功》第四重圆满!”

黑sè的漩涡如同黑莲一般悄然绽放,吞噬了周围的一切,轮回武意爆发开来,一时间无数的幻象涌入四名武者的脑海,四人身体一震,jīng神之海掀起了滔天骇浪,自主意识被冲的一塌糊涂。他们手中的攻击再也不能落下,双眼也变得呆滞无光,瞳孔失去了焦距。

眼看着踢到了铁板。欧阳脸sè十分难看,不过南华楼里这么多人看着,其中不少人还是七玄谷其他分宗的弟子,如果今天他当了缩头乌龟,这些人肯定会回到宗门里到处宣扬,七大分宗,各争一口气,合欢宗纵容宗内弟子非横跋扈宗内默许,但是如果非横跋扈还被收拾了,那就丢人丢大了。

他硬着头皮说道:“小子。别在我眼前故弄玄虚!你刚才施展的是灵魂攻击吧?如果jīng通这种攻击方式,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可以秒杀,但是碰到实力比你强的,却一点用处没有。反而会遭到反噬,这并不代表你有多强。”

欧阳说着,浑身燃起了诡异的紫火,火焰熊熊燃烧,然而让人觉得诡异的是,这火焰不但不灼热,反而有一股yīn寒之气扑面而来,他身后的桌子,脚下的地板,很快结上了一层紫冰,一会儿之后,包在紫冰中的桌椅却不可思议的化成了灰烬,仿佛冰中有火一般。

“你……”欧阳被林铭的讽刺一激,差点控制不住手中的骨矛,他这招确实没办法用于实战,因为欧阳刚刚突破《合欢神功》第四重,紫炎骨矛根本就控制不好,一个瘦老头用大锤对敌,抡起来就要半天时间,不但打不到人,搞不好还会扭了腰砸了脚。

欧阳只觉得脑袋仿佛瞬间爆炸了一般,无数的信息幻象涌入jīng神之海,原本就已经临近极限的他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身子一震,直接一头栽倒了,而他手中的紫炎骨矛,失去了欧阳的灵魂力控制,呼的一下消散掉了,骨矛化成至yīn至寒的紫火,四散飞shè。

而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从二楼中冲出,大手一挥,一股强大的气流漩涡凭空出现,倒卷着所有的紫炎收到了手中,压缩成了一颗通体紫黑的圆球,而后黑衣人随手一甩,紫黑圆球如箭矢一般shè出,破开窗子,直shè天际,最终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不过这个家伙能发现我,倒也是一个本事,他的灵魂力果真强大无比,大概是天生五品上等,甚至六品下等的灵魂天赋吧。”黑衣人修为后天巅峰,虽然没到返璞归真的境界,却也窥到了一些门路,刚才他隐藏气息站在二楼,却不想会被林铭发现。

在得知林铭出身天运国之后。龙云感慨万千,十六修武家族因为资源充沛,又有dúlì的传承。向来自视甚高,龙云也是龙家的佼佼者,却想不到今天完败于一个天运国出身的天才。而且最让龙云无法接受的是,对方的修为还比他低。

龙云身后的几人也注意到了秦杏轩,林铭这几个月混迹南疆,已经长起来了,脸孔也是有棱有角,并带着一股锋芒暗隐的气质,说是十七岁也不为过,可是秦杏轩还带着一些童颜的感觉,他们在与秦杏轩同龄的时候,不过易筋期的修为。

这些女子有些是被强迫的,不过大多数是自愿的,合欢宗的功法,虽然对男子好处更大,不过如果采补得当的话,也会反过来受益女子,所以一些只有四品天赋,无缘进入七玄谷的女弟子,情愿进入合欢宗,修炼《合欢神功》,至少在宗门的帮助下,她们有很大的希望在容颜开始衰老之前踏入凝脉期,甚至是后天期。

如此,便能有额外的数十年青chūn,一直保持在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候,这对许多美貌女子来说,是致命的诱惑。她们当中的很多人,甚至出自三十六国的大家族,地位不见得比白静云、慕容紫在天运国的地位差,当初白静云若不是宁死不从的话,她也会进入这里,成为其中的一员。

几个刚刚踏入凝脉期的女修,正在山野之间聚会,庆祝她们刚刚得到的数十年青chūn,她们的年纪多数在二十五六岁左右,正是女xìng生命中最迷人的时候,因为平时保养的好,再加上各种灵丹的滋润,她们肌肤滑嫩如水,看起来与双十年华的女孩没有任何区别。

“身子抖的那人,好像是……是欧阳子云吧?”一个女子一下认出了欧阳子云,作为合欢宗少数一些大有前途的弟子,这些女修都给予额外的关注,若是与一个天才同修,得到的资源自然也会更丰富,如果服侍的好了,赏下来一些灵丹妙药,就足够她们突破凝脉期了,对这些女子来说,丹毒什么的自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只要突破凝脉期,管它战斗力有多差劲,都没有问题。

这人便是欧阳子云的父亲欧阳文重,是宗内的先天长老,合欢宗的长老七成姓欧阳,他们都是开宗祖师欧阳勋的直系后代,一来他们在宗内根基扎实,得到的资源多,二来他们遗传的天赋也多半好于其他弟子,所以突破先天的概率比较大。

罗姓中年人的目光在林铭等人身上依次扫过,一一探查了他们的修为之后,罗姓中年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这次天运国派出的弟子竟然一个凝脉期都没有,唯一一个拿得出手的秦杏轩。现在年纪还小,也不会取得什么成绩,罗姓中年人已经预料到。这次总宗会武天运国会一败涂地。

这罗姓中年人是霍罗国七玄武府的府主,琴子牙和罗姓中年人在七玄谷当弟子的时候,关系就不太和睦,后来两人被指派到相邻的霍罗国和天运国担任府主,偏偏总宗会武的时候。相邻霍罗国和天运国注定了会被分到一个组,于是,这两个相距不远的武府便一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罗姓中年人只要抓到机会,就会踩琴子牙一脚。

“不急,一会儿霍罗国和天运国总要碰上的,林铭,点到为止,别影响了后面的比赛,伤了和气。”琴子牙慢条斯理地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那凝脉期青年正值热血气盛的年龄,又是一路带着天才的光环长大的,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侮辱和挑衅。

一个时辰之后,天玄山脉之中突然传出悠扬婉转的鼓乐之声,林铭抬头一看,见到一艘青sè的木舟飘了过来。那木舟有十几丈长,通体闪烁着奇异的符文,一层朦胧的光晕如蛋壳一样将木舟包裹在里面,而在木舟的前头,并排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是身穿紫衣的中年人。还有一个白衣美妇。

灵舟停在了山门的正上方,立在船头的白衣美妇上前一步,纤纤十指捏了一个印诀,只听轰隆隆的响声,众人前的山石向两边裂开,一道数百丈宽的巨大白玉石阶从山石之中升起,在白玉石阶之上,有一个个阵法的符文在缓缓流转着,整座石阶,延绵近千丈长,一直通向遥远的山门。

一些初次参加总宗会武的年轻俊杰按耐不住,纷纷展开身法,如飞蝗一般扑向玉石台阶,而那些曾经参加过总宗会武的武者,却不急着冲关,一步步的挪向玉石台阶,看着那些年轻人冲上去,他们脸上挂着捉狭的笑容,等着看他们吃亏。

石阶宽达数百丈,两三百人并排站立也不显得拥挤,在第一个弟子踏上玉石台之后,玉石台上的符文突然光芒大盛,一圈圈的流转,一股巨大的压力突兀的出现在石台上,几个没有太多准备的弟子被这股力量一吸,噗通一声跌倒在石台上,摔得七荤八素。

这时候,修为的差距顿时体现出来,一个背着长琴,身穿一身白衣的少女几乎不怎么受石台上牵引力的影响,脚踏清风,轻松写意地向山门掠去,山风吹拂,衣衫飘飘,少女举止从容,仿佛不是在闯山门关,而是在闲庭漫步一般。

几个年轻俊杰纷纷议论,这时,一个白衣青年笑道:“你们错了,他能躲开元气流的攻击倚仗的不是身法,而是强大的灵魂力,通过灵魂力预先探知元气流的攻击轨迹。提前计算好闪避落线,这人是一个灵魂力天才,我曾经在南华楼见过他出手,跟他同级的武者,哪怕是七玄谷的欧阳子云。一样被他秒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cttl.com.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